頭條故事 靈異 救女孩的小火柴

救女孩的小火柴

火柴被造出来的第一天就被人遗弃掉了,因为那天工人刚好把他从盒子中单独抽了出来,准备划着抽烟,但很不巧,楼上的租户泼了一盆洗脚水下来,蹲在楼下的工人被淋得浑身湿透。

 

工人惊了一下,把火柴扔掉,抬起头指着楼上的租客大骂:“他娘的,哪个龟孙子这么缺德,乱泼…..

 

话还未完,楼上几个窗户同时被推开,几盆水瞬间又泼了下来,工人猛地跳闪开来,骂骂咧咧地跑开,而地面的上火柴也被几盆水冲到了一边,泥土溅盖住。

 

泥土的重量太过于厚实,火柴无法翻身,只能这么静静躺着,他知道自己算是没用了,已经被抛弃掉,似乎要就此腐烂在泥土之中,他感到非常沮丧,不过并非是因为自己生命即将长埋消逝,而是对自己未曾尽到火柴的责任而羞愧不已,因为对于火柴家族而言,一生最高的荣誉便是为主人燃烧掉自己,发光发热。

 

直到这日,一辆小卡车路过这里忽然翻侧,众人把车子拖走时,顺便把火柴也翻了出来,得以重见天日。

 

天空的阳光很刺眼,火柴贪婪地呼吸着空气,这时一位拿着花朵的女孩经过,俯身捡起了这根火柴,抹掉他身上的泥土,把他放在了旁边房屋的窗沿上。

 

女孩的肤色有着黝黑,但眼睛很明亮,火柴看着她的脸庞,嗅着她身上淡淡的清香味,不知为何,感到有种莫名有种亲切的感觉。

 

但女孩很快便转身离开,火柴望着女孩身影慢慢远去,直至变成一个点,他暗自叹了一口气,在窗沿上躺了很久,直到阳光把他身体烘干,他才慢慢地站起身。

 

火柴看了看四周,一片山,几幢工厂大楼,以及一个铁皮厂房,烟管不停排着烟雾。

 

这是哪里呢?自己还能燃烧吗?火柴忽然感到了极大的迷茫,同时仍旧有些愧疚,但他心里却有个念头在生根发芽,他希望可以再见到那个女孩。

 

他无法理解为何会有这种感觉,但内心就是无法抑制地在想,并且念头越来越深。

 

于是他便一直呆在那座房屋的窗沿上,期待等着女孩再次经过这里,他连续等了一个多月,风雨不改,直直地伫立着,看着同一个方向。

 

一只蜜蜂飞过这里,见火柴这么呆呆地站着,便问:“我看你在这站好久了,这是在干嘛?”

 

“在等一个女孩。”

 

“哦?你是想做望妻柴吗?”蜜蜂显得很感兴趣,停在了空中看着火柴,“你说的女孩长啥样,是不是很漂亮?”

 

火柴摇摇头:“我不清楚漂亮的定义,那个女孩皮肤有些黝黑。”

 

“非洲的麽?”

 

蜜蜂的翅膀震动的风吹得火柴有些头晕,火柴便换了一个站位,道:“不知道,我记得那天她拿着花,穿着花裙子。”

 

“拿着花?穿花裙子?”蜜蜂想了想,恍然大悟起来,“我知道是哪个女孩了,肯定是经常来偷圣花的那个。”

 

“偷圣花?”

 

“对,圣花拥有奇香,香味可以覆盖保持半年之久,那个女的每半年就会翻山越岭地过来我们的地盘偷花,也不知道她用来干什么。”

 

火柴一听,连连叹气,蜜蜂就问他道:“既然你也要找她,要不要跟我一起走?反正我路上缺个伴,无聊死了。”

 

火柴的脸上浮起笑容:“啊这,可太好了,那就带上我吧!”

 

“哦,我还以为你是个脸瘫呢,原来还有其他表情。”

 

说着蜜蜂便把火柴抓了起来,甩在自己的后背,一下飞向天空,蜜蜂在空中坠了坠,吃力骂道:“他奶奶的抓紧了,没想到你瘦骨如柴,却还这么重的!”

 

火柴感激道:“谢谢你了,蜂兄。”

 

“不用谢,到了那里你可是要付钱的。”

 

“付什么钱?”

 

蜜蜂加快了速度:“机票钱,人类搭飞机都要给的,何况你这根火柴。”

 

“这,我没有钱。”

 

“没事,到城里,你把自己卖了就有钱了。”

 

……

 

他们飞过山群,朝着城里的方向前进,火柴看着底下的山河,脑袋一阵发晕,忍不住吐了出来,全喷在了蜜蜂的头上。

 

蜜蜂闻到一股酸臭,头上湿漉漉的,便皱眉问道:“他奶奶的,什么东西?下雨了么?”

 

“不好意思,我好像恐高。”

 

蜜蜂一听,骂骂咧咧地加速,终于在天黑前赶到了城里面,他把火柴扔到一边,找了个水龙头开始冲洗身子。

 

而一旁的火柴仍旧在狂吐。

 

“太臭了,走开点吐。”蜜蜂找了块纸巾,开始擦拭翅膀。

 

火柴坐到一边的草坪上,喘气很重,蜜蜂也飞落到对面的草坪边上休息,这时一只屎壳郎慢悠悠地推着粪球经过,蜜蜂捂住鼻子,甩了甩肥胖的身子,忙地找了另一处的花坛休息。

 

“蜂兄,请问你找那个女孩干什么呢?”

 

蜜蜂低头闻着自己的身体,道:“他奶奶的,我不是说她是个偷花的麽?我就是奉了国王之命前来处理这件事的。”

 

“啊这,蜂兄,你是要害她麽?”

 

蜜蜂摇摇头:“那倒没有,我是一名使者,不干打打杀杀的事,我要说服女孩去我们隔壁敌国那里偷花。”

 

火柴似懂非懂地点头:“那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做?”

 

“把你卖了,换钱,补机票。”蜜蜂道。

 

火柴闭上眼祈祷:“啊这,可以先别这么快卖吗,我想再见一眼那个女孩。”

 

蜜蜂想了想:“可以。”

 

“那这城里这么大?我们要怎么找到那个女孩呢?”火柴问。

 

蜜蜂飞到一朵花上,道:“这个交给我就好了,明天我在空中飞几圈就可以锁定了,你先去漱口,跟你讲话臭死了。”

 

城里的大街人声鼎沸,日光波动,火柴坐在花坛上看着人来人往,等着蜜蜂带回来消息。这会一个清洁大妈拿着扫把清理路面,一下朝火柴拍来,火柴一惊,躲闪不及,被扫进了垃圾桶,顿时一股馊臭阴湿压了过来。

 

清洁大妈拉着垃圾桶走过大街,里头的火柴从垃圾里翻身而出,惊慌大喊:“蜂兄,峰兄。”

 

不久,蜜蜂果然飞了过来,把火柴从垃圾桶抓了起来,在一处水龙头处落脚。

 

“我这刚洗干净的身子,又被你搞臭了。”蜜蜂推动水龙头,开始冲洗身子。

 

火柴浑身肮脏,显得很狼狈,他道:“有找到那个女孩子吗?”

 

“当然找到了,没有我蜜蜂办不成的事,不过你为什么这么执着找那个女孩的?一见钟情?”

 

火柴一阵脸红:“啊这,倒也不是,只是她救过我,而且……而且她给我的感觉很亲切,像是家人,可能我太失落了吧,找寻那种归属感。”

 

蜜蜂摆手:“行了,好色就好色,哪来这么多解释,你跟我来,我知道那个女孩的住处了,不过这个女孩住的地方有些奇怪。”

 

火柴感到疑惑的时间,蜜蜂用纸巾把火柴包裹住,抓飞了起来。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飞行,他们来到了一条胡同处,火柴看到了一幢红色楼房,那个女孩此时正拿着鲜花走进楼房,奇怪的是,女孩身后还跟着几个木偶小孩。

 

等蜜蜂带着火柴飞近了一些后,他才发现那不是木偶人,而是铜人,很明显这几个人的皮肤都是金属来的。

 

“这女孩是会魔法的吗?”火柴惊叹道。

 

蜜蜂晃了晃头:“不一定,可能是会少林寺功夫的,带着十八个铜人,兄弟,你的老婆梦破灭了。”

 

这时,房内忽然传来了一个老头极大的训斥声。

 

火柴察觉到不妙:“啊这,我们还是跟着她进去看看吧。”

 

蜜蜂便带着火柴从窗口飞了进去,停在窗沿上,屋内堆放着各种材料,木条、金属、塑料……以及摆放着许多人形木偶。

 

而在屋子的中央,他们看到了一个满头白发的肥胖老头,络腮胡也全白了,面前站着那个女孩以及五个铜孩。

 

老头似乎气得吹胡子瞪眼,大声骂道:“你们这些蠢货,为什么整整出去了一天,才偷回来这点钱?”

 

女孩跟身后的铜孩低着头,一言不发。

 

老头更加怒了,抓起拐杖狠狠敲打女孩的后背:“特别是你,这几个木讷的铜块蠢我就不说了,但你不同,就不懂带带它们麽?今天罚你不准吃饭!滚!”

 

火柴一看就急了准备跳下去,蜜蜂一下拉住他:“别冲动,你下去有什么用?英雄救美麽?你根本就不是英雄,救不了她。”

 

“不是英雄也能救,我虽无用,但我会想尽一切办法救她的!”

 

蜜蜂叹气,急忙抓起火柴飞到外头的屋顶上,道:“不用急,看看情况先,要用脑子,鲁莽必坏事。”

 

“你有什么办法?”

 

“当下首先要做的是联系上她,目前看估计就是老头操控着她带着那几个铜人去偷东西,我们先看女孩去哪里了。”

 

火柴点点头,跟蜜蜂偷偷观察着房子里面的一切,发现女孩一直独自呆在房间里哭泣,直到天色黑了下来后,火柴跟蜜蜂在另一边看到白发老头已经沉沉睡去,便飞入了女孩的房间。

 

女孩望见蜜蜂带着火柴飞进来,十分惊讶,呆呆地看着火柴。

 

火柴显得有些紧张:“我,我就是之前被你救下的那根火柴,你还记得我吗?”

 

女孩抹掉了眼泪,回想了很久才点点头。

 

“放心吧,我会救你走的!”火柴安慰道。

 

蜜蜂啧地一声:“你口气还是这么大,你就是一根火柴,怎么救?”

 

“我们可以带着她离开。”火柴坚定道。

 

蜜蜂不再理会他,对神色忧虑的女孩说道:“喂,黑妹,我这次来找你是有事的,以后不要再来我那地盘采花了,要去就去隔壁那片山的黄色花区,行不行?”

 

女孩有些懵,还未作答,这时房门忽然吱呀一声响了,蜜蜂跟火柴立马窜进女孩的被窝里面。

 

原来是一只铜孩带着馒头偷偷进来了,它递过去给女孩:“给你姐姐,我今晚偷偷藏的,爷爷不知道的,快吃吧。”

 

“这黑妹的被窝有股花香,很明显就是偷了我们的圣花。”此时被窝里面的蜜蜂嗅了嗅,忽然又皱起了眉头,“但是为什么她的身上好像还有一股奇怪的味道的?”

 

火柴道:“啊这,不好意思,我放屁了。”

 

“他奶奶的!”蜜蜂骂骂咧咧一下冲出了被窝,疯狂地煽鼻子。

 

这时铜孩被吓了一跳,它问:“这是谁?”

 

女孩开始拍了拍铜孩子,打起了手语,火柴明白过来,原来女孩是个哑巴。

 

“原来你们是姐姐的朋友,你们是要来救她的吗?”铜孩说道。

 

“你小子聪明啊。”蜜蜂称赞道。

 

“但是,要救姐姐,首先你们要解决掉爷爷。”

 

蜜蜂看着它:“你小子讲话这么老成的?也没有多木讷啊。”

 

铜孩摇摇头:“我们也知道爷爷干了很多坏事,我们也不想的,但是我们都是爷爷造出来的,身体被他所操控,要想摆脱掉爷爷,就必须要把他手里那颗魔石给毁掉。”

 

“魔石?什么东西。”火柴问道。

 

铜孩解释道:“那块石头可以把材料幻化成人,这些人就会被爷爷用咒语所操控,所以要想解救我们,首先就要把魔石毁掉,只是我们的意识会被爷爷所察觉到,是没有办法下手的,只能靠外人帮我们了。”

 

火柴听后急忙对蜜蜂道:“那我们赶紧去偷那块魔石吧。”

 

蜜蜂耸耸肩:“我为什么要帮你们,除非黑妹你答应我刚才的条件,行么?”

 

说着蜜蜂就看向女孩,女孩深吸了一口气,最后点了点头,火柴在一旁就看着她不由得笑。

 

此时铜孩向蜜蜂指了一个房间:“爷爷就在那里,魔石被锁在他床头的宝箱里面,如果失败了,我们肯定都不会有好下场的。”

 

“他奶奶的,你这是给我加压力。”蜜蜂一下窜出了房门,这边火柴也忙地跟上。

 

白发老头的房门是锁上的,不过蜜蜂跟火柴身体小,直接从门缝间溜过,就看到房内的还亮着一盏昏黄的煤油灯,木桌上还摆放着一沓情色杂志,白发老头正躺在床上侧睡,发出极大的呼噜声。

 

“这老头宝刀未老嘛。”蜜蜂啧了一声,一下冲向床上。

 

蜜蜂刚贴近了白发老头的脸,老头忽然一只手就挥了过来,蜜蜂身子一弓,连忙跃开。不过所幸老头并未醒来,只是挠了挠脸,翻了翻身,喃了几声继续睡去。

 

火柴也爬上了床,指了指床头的宝箱,箱盖上镶嵌着几颗红宝珠。

 

蜜蜂飞过去,撅起屁股,慢慢吐露出尾针,伸进了钥匙孔内,只见他来回旋转了几下,宝箱竟然哒地一声开了。

 

“看来蜂兄也是做过小偷的呀。”火柴在一旁小声惊叹。

 

蜜蜂翻身爬进宝箱,里面是一颗只有拇指大小的蓝色宝珠,透着奇异的微光,他仔细摸了一下,接着便打算抓起,但无奈实在太重,只能跟火柴一起抬走。

 

他们小心翼翼地在地板上行走,慢慢出了房间,火柴在后边用头顶靠着魔石,忽然感受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怪异感,似乎身体在膨胀。

 

“蜂兄,我好像在长大。”火柴在后面一边走一边道。

 

蜜蜂疑惑了一下,回头一看,发现火柴还真长大了两倍,他惊奇道:“这魔石还有这个功效?但是为什么我没有变化的?”

 

蜜蜂思考了一下,随即补充道:“哦,可能只对材料有用,对我这些动物没啥用,可惜了,要是我也能强壮点就好了。”

 

说话的片刻间,蜜蜂感觉魔石的重量越来越轻,他抬头一看就惊愕发现火柴已经变成了一个人类小孩的高度,跟那个女孩差不多高了,并且也成了人形。

 

“他奶奶的,火柴你开挂了吗?”蜜蜂骂道。

 

火柴看着自己的身体,正感到惊愕,此时房间房间突然响起了警报声,门口的跑来一个铜孩拦住了去路,嘿嘿地笑:“爷爷,有人偷魔石了,快来看。”

 

这个铜孩正是刚才给女孩送馒头的那位,蜜蜂大骂:“他奶奶的,你小子在设圈套,为什么要这么做?这是在救你们!”

 

铜孩已经招呼来了其他铜孩,他诡异地笑道:“因为这样爷爷就会重用我了,而不是一直让那个废物姐姐带着!”

 

火柴叹气皱眉,忽然一下抓起蜜蜂,猛地冲向门口,想要直接冲出去,但此时整个木屋的木偶全都聚拢过来,三两下就把火柴推翻在地。

 

此时那个白发老头也醒了过来,大骂着抓起拐杖就要敲向火柴,蜜蜂猛地箭飞过去,狠狠刺中了老头的眼睛,疼得老头咿呀大叫,倒在地上,外头的木偶人眼神通红,气势汹汹全部一拥而入。

 

蜜蜂忙地大喊:“火柴,快!把魔石扔进那个煤油灯的火里面!”

 

火柴惊慌会意,三两步退回房里,急速把魔石投进了煤油灯火中,那一瞬间,煤油灯爆开,发出巨大的幽蓝光亮,一股冲击力量炸开,所有东西都被弹飞开来。

 

电光火石之间,火柴被弹飞到了房外的走廊上,期间他似乎听到了蜜蜂急叫快跑的声音,但等他稍微平息了一下,抬头打量房间,那些木偶很多已经瘫着不动,但蜜蜂不见踪影。

 

“蜂兄!”火柴颤抖着大喊。

 

但此时女孩也爬了过来,她的脸色十分不好,身体在发抖,显然是刚才铜孩给过来的馒头有问题。

 

女孩打手语让火柴赶紧逃跑,火柴哪肯,猛地甩头,现在蜜蜂还不知道怎么样了呢,不能抛下他。

 

只是未曾想到,房内的白发老头忽然也慢慢爬了起来,他瞪着眼愤怒地大叫,紧接着念了一大串咒语,房间的物品竟然都开始抖动起来,开始围了过来。

 

女孩急得哭了起来,火柴看了看女孩,又咬牙看了看房间的一切,只得忍痛背起女孩,快速冲向一边的窗口,一跃而下。

 

白发老头气得咬牙大叫,他盯着那面窗户凶狠喊道:“你们是逃不掉的,无论你们去到哪里,我绝不会放过你们!”

 

这些日子仍旧是会有木偶人追杀,火柴只能背着女孩不停逃命,在这几天里,他们爬过悬崖,越过树林,穿过瀑布,最后在山里的一处废弃的木屋暂时落脚。

 

这天气是越发寒冷,还下起了小雪,山间一片苍白,木屋被雪压得吱呀作响,火柴只得爬上去扫掉一些雪。

 

屋内女孩咳嗽越来越严重,火柴一边扫雪一边叹气,神色忧虑,他花了半个小时,除掉了屋顶的雪,然后回到屋内,看着女孩。

 

火柴感叹道:“也不知道蜂兄现在是什么情况了,是我害了他,还记得他的使命就是让你别去偷圣花了,你是用圣花做什么吗?”

 

女孩的手语,火柴只能懂一些简单的,复杂的交流女孩只能用笔来写,纸跟笔是女孩身上必带的东西。

 

她在纸上写道:“因为圣花的味道可以掩盖住我身上的味道,有个男孩很不喜欢我身上的味道。”

 

火柴愣了一下,不知道为何,他忽然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失落,便点点头,独自出了门看着山间飘落的雪花。

 

在此后的两天火柴没怎么说话,女孩的病似乎也越来越严重了,她躺在木板床上,冷得发抖,缩着身子迷迷糊糊的。

 

火柴看着女孩,开始焦急起来,而他不知道的是,在不远处,一群木偶正抬着木桥往这边走来,木桥里面坐着白发老头,穿着貂皮,手握拐杖,怒气冲冲。

 

“这天气,唉。”火柴看着女孩叹了一声。

 

女孩身子发抖得更厉害了,火柴的眼神忽而坚定了起来,他看了女孩很久,轻轻说道:“作为一根火柴,我的使命终将是完成的。”

 

说着火柴便把头开始在地板上摩擦起来,火星溅起,火柴头破血流。

 

这时女孩微弱地摇头,眼神满是哀伤,她颤抖地拿出了笔写道:“不要…..

 

但火柴已经把自己给点燃,火光温暖,他微笑地一步步走近女孩:“没事,不用为我惋惜,我的家族本就以此为荣誉……

 

火柴已经燃烧到了自己的颈部,他蹲下身子,慢慢靠近,给女孩烘暖,但这时他忽然看清了女孩所写的字:不要靠近我,我是爷爷用火药造成的人……

 

火柴瞪眼,这时一群木偶与白发老头也踢门而入,瞬间房屋炸开,火光冲天……

分享一些“细思极恐”的经历,胆小慎入…

村内发生连环命案,疑是女鬼作祟,捕快用折扇查出真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