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故事 虛構 那个来喝酒的机器人跟我说了些人类想不到的事

那个来喝酒的机器人跟我说了些人类想不到的事

三个客人

文 | 团栗子

 

  喧嚣的城市总有一处安静的地方,城郊路边有一间晚上10点才开门的酒吧。破旧的招牌被风吹得吱吱作响,墙上贴着的海报早已发黄。从里面走出一个大约四十多岁的男人,把门口东倒西歪的酒桶摆放整齐,接着按下开关,屋顶上的霓虹灯亮了起来。

  今天也不会有人来。

  Thomas是个机器人,他喜欢去这家极具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怀旧风格的酒吧坐着,一坐就是三四个小时。他曾经和酒吧老板开玩笑说吧台的1号位被他承包了。今天他又来了,坐在专属座位上,翘起二郎腿,笑着点了杯德国产的啤酒。与人类一般印象里少言少语的机器人不同,他非常喜欢说话,似乎想把所有话都塞进你的耳朵里。他也很健谈,那些知识储存在一张芯片里,他时不时会更新一下,以备交流。

  酒吧老板用一个特大号的酒杯盛满啤酒,这是对Thomas长久以来关照这间生意冷清的酒吧的感谢。Thomas一口气喝了三分之一,接着对老板絮叨起他的过去。

  “知道吗,我从来没告诉过别人。但我和老板你也认识两年了,今天,我想跟你说一下心里一些不算秘密的秘密。”

  老板边擦杯子边听着,Thomas摘下头上的牛仔帽,帽檐上写着一个日期,这是他被伟大的博士创造出来的日子。按人类的话说,这是他的生日。博士把一个核心程序删除了,Thomas自行做过检测,这也许是他话多的原因,比那些陪伴型机器人还要有更多说不完的话。

  “你看过二十世纪的一部动画吗?一个像狸猫一样的黄色机器人在出厂时不小心从高空摔下来,摔成了次品,因为耳朵被吃掉了,哭得很伤心,还把自己哭变色了。老板你不用担心,我一切正常,也没有变色,只是话多而已。”

  Thomas出生没多久,博士与世长辞了。他的大脑被取了出来,送进机器人历史博物馆,供人类和机器人参观。Thomas只去过一次,站在人群里远远望着那个被玻璃保护着的“父亲”。他对“父亲”没有什么感情,因为他没有模拟人类情感的程序。Thomas诞生的意义,博士写在程序里了——博士的晚年沉迷于机器人研发,导致他与家人由疏远走向决裂,身边缺少亲人陪伴。“那就创造一个喜欢说话的机器人来陪我这个糟老头子说说话吧。”这就是Thomas的使命,可博士已经去世了,往后他应该去为谁完成使命?

  Thomas不是量产的机器人,他拥有独一无二的型号和名字,博士生前还删除了备份的数据资料,所以永远不会有其他机器人拥有和他相同的数据。“我和博士年轻的时候可一点都不像,有很多人喜欢我,不骗你,我收到过很多表白。她们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你是机器人也没关系,我们在一起吧。’”

  后来, Thomas找了一份陪聊的工作,全天24小时无休。他的工作只是让客户有一个发泄情绪诉说烦恼的地方,有一个很古老的词语很适合用来形容他的工作——树洞。他鼓励客户勇敢地去挑战,去面对生活的种种苦难,去接受已经发生的事实,去尝试改变现状,为了成为更好的人而加倍努力。可不到一年,他被解雇了。因为一位男性用户按照Thomas的建议向一位心仪的女性传达内心的爱意,被对方拒绝了。那位女性已经结婚了,她的丈夫得知后,把Thomas以及其所属的公司告上法庭,于是,Thomas的档案里留下了一笔不光彩的记录。

  老板问:“你真的鼓励他去告白么?”

  “是的。他没有告诉我那位女性已经结婚了,我默认的就是未婚单身女性。我也不能主动询问客户的情况,只能由他告诉我,这是规定。可能也因为这件事,公司把这条规定改了,”Thomas停顿了下,让老板再给他续杯。他耸耸肩,继续说:“不过都和我无关了,管他呢。”

  “你比人类还像人类。”

  

  “不,如果真这样,我宁愿恢复出厂设置。”

  Thomas还做过销售,比起人类,他的笑容缺少一些情感,但不妨碍他的业绩稳居第一。有些同事不太高兴了,就把他以前被解雇的事告诉了经理,因此,经理还得知了Thomas擅自修改履历。因为这些劣迹斑斑的行为,他又失业了。后来,以前的客户给他介绍一份差事,做回陪伴型机器人的本职工作,代替别人去陪伴恋人或是家人。Thomas在这期间算是真正走进了人类的生活,他是旁观者,也是记录者。那些需要陪伴的人类的喜怒哀乐,他都看在眼里。有些客户爱上了Thomas,甚至愿意出钱买下他的所有,可他仍没有产生任何格外的感情。

  机器人终究是人类创造的东西,以金钱来衡量。

  Thomas离开了都市,跑去小镇上的一家农场当了马夫。他喜欢把自己打扮成美国西部牛仔,与不会说话的动物相处,他感到无比轻松。农场主的年纪与Thomas记忆里的博士差不多,可农场主家庭幸福美满。Thomas希望他能安享晚年,于是主动承担了很多额外的重活。直到有一天,农场主说他可能要付不起机器人的薪水了,可Thomas觉得那都不重要了。

  老板听完他的故事,只是问了句要吃根香肠吗。Thomas没有拒绝,拿出钱,把啤酒和香肠的费用一块付了。

  这时,两个男人相继走了进来,坐在吧台剩余的座位上。这里的客人向来不多,老板印象里没见过这两人。Thomas一眼就能断定,他们都不是人类。这个坐在他旁边的机器人,高大英俊,Thomas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这张万人迷脸;另一个看上去面目和善,气质温顺,应该是家庭型机器人。

  老板拿出菜单说:“两位客人,想喝点什么?”

  “威士忌。”

  “果汁。”

  Thomas自来熟地对最右边的机器人说:“又不是小孩子,喝什么果汁啊。老板给他威士忌,我出钱。”

  “谢谢你的好意。那麻烦老板给我一杯威士忌吧,我付钱。”

  Thomas看着万人迷脸,手指有节奏地敲敲桌子:“你是David,服装公司的机器人模特。”

  David不是第一次被认出了:“我现在不想签名,能让我安静地喝酒吗?”

  Thomas摇摇两根食指:“不能,安静喝酒只适合在家。你现在在酒吧,就应该畅所欲言,像我一样。哈哈哈哈哈!”

  David是一家专门制作西装的国际公司特意定制的机器人,价格昂贵,独一无二。他的脸符合当代年轻人的审美,名字也是百万人投票选出来的,可以说,他的一切都是人类赋予的。自出生起,David便吸引了全球的目光,媒体赞叹他是最完美的机器人,迷人的脸庞,黄金比例的身材,他是人类利用先进技术所创造的人偶,没有谁比他更适合穿西装了。年轻人视他为偶像,特意建立粉丝网站、社交账号,他的行程实时更新,甚至什么时候更新了程序都会有详细记录。David逐渐从模特变成全能型艺人,每天的通告满满,在不同城市不同地区来回穿梭。机器人会觉得累吗? David今天觉得累了,于是,他推掉了一个通告。他的反抗在工作人员看来是不可思议的,机器人居然不受控制了。David留下一句话,便离开了——“就当我程序故障送去维修了吧!”

  “你到底有多贵?”

  “公司三年的营业额。”

  “太贵了,你的粉丝可都买不起你这样的机器人,最多买点你的同款西装了。”

  Thomas轻松地说,他不是David的粉丝,而且他认为自己穿西装的模样不比David差多少。

  David的酒杯空了,他把杯子重重往桌上一放,让老板续杯。“我的‘母亲’是个画家,她说我是她最好的作品,接着把画卖给我的公司;我的另一位‘母亲’是位科学家,她给予了我身体,我睁开眼后,她高兴地拥抱了我,不过后来,我只有检测的时候才能见到她,她说她不喜欢David这个名字,会让她想起了过世的儿子。David是人类投票选出的,我每次接受采访时都必须回答‘我非常喜欢这个名字,谢谢你们。’”

  “机器人没有父母,David你不能忘了这一点。人类创造了我们,只是为了他们自己。从人类体内诞生的生命,那些婴儿生来即拥有父母,将来会拥有子女。可我们不是。”

  “那我们是什么?只是他们当做偶像来崇拜的对象?”

  “不,那只是你。”Thomas纠正他,“机器人是工具。”

  那些人为什么把他当做偶像?除了他的脸、身体和笑容,有些人还喜欢他不会交女朋友,不会变成同性恋,甚至不会变老。David身边的工作人员告诉他,他应该感到高兴,被这么多人喜欢和崇拜是多么美好又让人羡慕的事情。人类竟然喜欢这种精神上的追求,David无法理解。他没有接触过别的机器人,酒吧里坐在他左右的两位,是他第一次接触到的同类,仿佛只有他们才能明白他的感受。

  Thomas说:“David,你知道历史上像你这样的人类偶像有多少吗?有人说他们承载了普通人的梦想,为普通人创造了美好的幻想,靠脸和身材吸引路人,把他们变成粉丝。粉丝用钱堆起了他们一半的成就,没有粉丝贡献,他们什么都不是。你现在也如此,只是你与历史上的那些偶像有些不一样。你不会有负面新闻,最多是程序坏了或中病毒了,修复一下就好了。你也不会恋爱,从一开始,你就被设定了不会对任何人产生感情,那些都不是机器人该有的。”

  David奇怪地看着Thomas:“你为什么这么清楚我的事?”

  Thomas翻个白眼:“我上司的女儿是你的狂热粉丝,我被迫听她说了一个星期。你的事粉丝或许比你还清楚。”

  一直沉默的另一个机器人开口了:“机器人也会拥有的。”

  Thomas和David突然安静下来,齐刷刷地看着他。

  “抱歉,打断了你们的谈话。我是John,家庭型机器人。”

  “最受欢迎的机器人。”

  “那不是我吗?”David笑了,他向John伸出手:“你好,我是David。”

  Thomas也伸出手:“我是Thomas。”

  John一一和他们握手,简短地做了自我介绍。John的型号早就停产了,但因为物美价廉,现在也有一定的人气。人类还是挺怀旧的,时隔多年的情怀会突然爆发,时不时引起一阵热潮,这其中也包括机器人。

  John在一家派遣公司上班,目标客户群是中产阶层。他的工作内容普通又单调。早上去某客户家里送小孩上学,如果小孩不愿意上学,他可以向学校和客户申请在家对小孩进行课程教学。客户同意后,他便切换模式,陪孩子学习知识,闲暇时,进行互动游戏。有的小孩会叫他爸爸,John则会告诉小孩,他不是爸爸,爸爸正在外面努力工作。小孩又会问那你是什么,John的回答永远只有一个:成长道路的好朋友。John喜欢小孩子,他的程序设定本就如此。许多客户对John说:“你的眼神告诉我,你一定非常喜欢孩子,你会无微不至的照顾他。”John也一直如此,服务过的家庭对他的评价都是五星,派遣公司也赠予他优秀机器人的称号。

  机器人更新换代的速度和手机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John不再是派遣公司主打的产品,他的客户群收入水平也降低了好几个档次。直到有一天,在他与其中一个客户家庭的合同到期时,派遣公司命令他快点回来,说有个VIP客户指名要见他。

  VIP客户是个单亲妈妈,有个五岁的女儿。在公司的催促下,John与客户跳过了双方交流商议的流程,直接签了合同。John必须一直照顾小孩,直至她去世。

  第二天,John按照规定时间,准时出现在客户家门前。单亲妈妈打开了门让他进来。单亲妈妈叫Jane,父母在另一个城市生活,她一个人照顾女儿Eve。John没有询问关于Eve父亲的情况,可Jane自己说了。男友知道她怀孕后人间蒸发了。Jane的收入完全能够养活自己和Eve,父母也给予了一些帮助。Eve很喜欢John,亲昵地叫着他的名字。Jane本来还有些担心Eve会生气,因为之前她已经气走了三个家庭型机器人。看到John和Eve相处得很愉快,Jane就放心地去上班了。John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在他快被遗忘的时候,Jane出现了,还给了他一份长期工作,让他不用担心会被机器人回收公司带走。

  Jane的工作很忙,John有时候会留在家里陪Eve,给她讲几百年前的童话故事,唱她最喜欢的歌曲,模仿妈妈生气的表情逗她开心。Jane经常深夜才回来,发现John还在,有些抱歉地说:“她一定又哭又闹了。”

  “Eve很乖,她刚睡着。”

  “谢谢,我给你泡杯咖啡吧。”Jane不怎么喜欢智能AI泡好的咖啡,喜欢自己动手。

  按规定,Jane回来了,John就必须离开了。他身体里的定位系统会实时把地理位置反馈给公司,如果违反规定留在客户家里,公司有立即回收机器人的权利。John抬着咖啡杯回到了自己家中,连接程序,开始进行检测。

  家庭型机器人不允许和客户产生感情。在机器人刚投放市场时,发生了多起人类爱上机器人并与原配离婚的案件。最后的处理结果是,对那些人进行心理疏导,而机器人无一例外都被回收了。至于怎么处理的,John不知道。与John同一型号的机器人越来越少了,当没有人愿意雇佣他们时,派遣公司每隔三个月就会进行回收处理,而回收公司会支付一笔非常可观的费用。

  人类创造了机器人,却对他们怀有不安和恐惧。机器人太聪明了,强大到一定程度便被认为会威胁到人类的生存安全。他们必须定期进行检测,一旦产生对人类的敌意就会被立即停用。如果John被外界发现他对客户萌生了爱意,也会是这样的下场。

  David往啤酒里加了几个冰块:“所以你爱上那位女士了吗?”

  “我爱她。”John的回答非常坚定,慢慢放下啤酒杯,他平静地说:“她已经去世了。”

  Jane意外死于一场机器人的暴走事件中。John被解雇了。Jane的父母接走了Eve,他们无法接受害死女儿的机器人来照顾他们唯一的精神寄托。派遣公司对此表示很遗憾,但John没有被回收处理,而是离开了公司。这也是Jane和派遣公司的秘密协议,如果Jane去世,派遣公司会收到一笔不菲的资金赞助,用来换取他的自由。

  如今John自由了,也无处可去了。

  Thomas肯定地说:“Jane也非常爱你。”

  酒吧喜欢播一些很久很久以前的经典歌曲。Thomas听到了一首非常熟悉的,也是博士爱听的——《Weus’d a Herz hast wia Bergwerk》

  Thomas心里一直有个疑惑:“老板,我来这儿这么久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

  David有些吃惊:“我以为你和老板是老朋友了。老板你也是机器人?”

  老板摇摇头:“我是机械人。”说着,拉起袖子,露出机械手臂。

  “难怪我从来没见过你穿短袖。”Thomas伸手摸了摸他的手臂,“果然和我的材质不一样。”

  老板叫Tom,因为一次工作事故双手被切除,不得不接上机械手臂。他变成了半机械人,每当他无意间露出手臂时,那些四肢健全的正常人总会用怪异的眼光看着他,这让他心里很不舒服。机械手臂帮助他继续工作,可很多人觉得他像机器人。Tom离开了工厂,用所有积蓄开了这间酒吧。自从开张以来,与他交谈甚欢的都是机器人。他从机器人那里听来了许多故事,机器人与人类相处久了,越来越像人类,甚至拥有不亚于人类的丰富情感,比如他眼前的这位John。在人类看来,机器人作为工具,不应该对人类产生感情,人类也不应该爱上工具,这不利于人类的生存和发展。

  Thomas情绪高涨:“你不喜欢人类,我也不喜欢。”

  David喝完了啤酒:“我不讨厌人类,可也谈不上多喜欢。”

  John露出微笑:“人类会改变的。”

  Tom没有说话,静静地看着三个机器人像人类一样,喝醉了相互搭肩唱着不同语言的歌曲。Thomas问Tom是不是A国人,Tom点点头。

  “那我们来唱一首A国的国歌好了!”

  “今天正好十周年!”

  Tom很清楚今天是什么日子,Earth国建立十周年纪念日。人类出奇地达成了一致,原来的国家变成了历史,以后只存在于冰冷的文字里了。

  墙上挂钟响了6下,Tom该关门了。那三个机器人累了,趴在吧台上休息。Tom动作很轻,没有吵醒他们。他走到屋外,眺望远方,几缕晨光洒落下来,照亮了城市的边缘地带。

  一辆车从公路的另一头飞速驶向酒吧,Tom站在原地不动,车开到他面前停下了,车窗慢慢放下,里面坐着两个男人。

  “你见过这个机器人吗?他故障了,非常危险。”男人手里拿着的是David的照片。

  Tom一脸茫然:“没见过。他是做什么的?”

  “就是个工具。”

  “哦。”

  男人不再说什么,发动引擎,继续沿着公路寻找David的踪影。

  那辆车渐渐消失在Tom的视野范围里,他关掉霓虹灯,转身进了酒吧。那三个机器人不见了,吧台上用啤酒杯压着几张纸币。Tom把钱收了起来,白天对他来说太漫长了,该好好睡一觉了。

– the end –

天上突然掉下的尸体,是一切恐慌的开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