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故事 真實 亲述——被家暴后,我求丈夫不要离婚

亲述——被家暴后,我求丈夫不要离婚

“来听听我见证的故事吧。”
 
以下故事来自读者倾诉
 
第一次见表舅妈的时候,她站在表舅舅家的院子里,腼腆地对着我笑。
 
她个子很矮,对表舅舅唯唯诺诺的样子,一看就很软弱。听家里的大人们说,表舅妈没有什么文化,甚至连自行车都不会骑。
 
表舅舅倒是长得一表人才,而且工作也体面,除了家境不太好,其他条件看起来都过得去。
 
但是,表舅舅虽然家庭条件不好,坏毛病倒是学了不少,吃喝嫖赌一样不落,真正意义上的样样精通。那会儿村里大家都不富裕,即便不是家家盖了小洋楼,也没人像他家一样是茅草屋。
 
表舅舅和表舅妈是盲嫁盲娶,听说连相亲都算不上,之前双方都没有见过面,就这样直接结婚了。
 
刚结婚的时候,新婚燕尔,表舅舅经常给表舅妈买各种小玩意儿,也算是甜甜蜜蜜。
 
表舅妈在原来的家里,估计是没有被宠爱过,所以表舅舅对她的一点点好,她都特别感激。
 
时间久了,表舅舅的本性就暴露了,开始在外酗酒、赌博,喝醉了回家就打表舅妈。每次打架大家都会去帮忙劝说,表舅舅一时被劝住,当着亲戚邻居的面承诺得再好,下次还是会再犯。
有一次,表舅舅下手实在太狠,表舅妈直接被送进了医院。躺在医院得病床上,表舅妈哭得伤心欲绝,甚至要喝农药,吓得大伙轮流看住她,不敢有一丝懈怠,生怕她得了空想不开要去自杀。
 

可能是这次打的太厉害心怀愧疚,也可能是害怕表舅妈自杀,自此之后表舅舅收敛了一点。但风平浪静得日子没有过多久,这个破碎不堪得小家掀起了一场轩然大波——表舅舅养在外面的女人找上门了。
大概是无法忍受另外一个女人的挑衅,再加上一直以来的积怨,向来软弱的表舅妈爆发了,把家里能砸的东西都砸了,要表舅舅给她一个说法。
 
不知道是真的对外面那个女人存了感情,还是对表舅妈和这段婚姻厌弃了,看着坐在地上哭闹不止的表舅妈,表舅舅嘴里蹦出了两个字:离婚。
 
表舅舅一说要离婚,家里的亲戚长辈都急坏了,有的骂他没良心,有的劝他好好想想,毕竟表舅舅在十里八乡的名声已经坏掉了,那个女人虽然口口声声要和表舅舅在一起,万一真的离婚了,她又不肯嫁,表舅舅一个吃喝嫖赌又没有钱的鳏夫,怕是要打一辈子光棍了。
 
表舅妈也没有想到,在这段婚姻里,自己已经处处忍让,还为他生下了两个儿子。可如今,丈夫却要为了别的女人和自己离婚。
 
她本就没有受过什么教育,不敢去想象离婚后自己要怎么办,回娘家吗?她的娘家更是靠不住的。她的姐妹知道她被表舅舅打,也知道表舅舅外面有女人,还是劝她不要离婚,她连后盾都没有。
 
表舅妈害怕了,她央求表舅舅不要离婚。
 
这件事闹得沸沸扬扬,后来还是没有离婚。听说小三被劝退的真正原因,是因为表舅舅家实在太穷了,家里四口人,只有两张床,她自然不愿意和穷困潦倒的表舅舅在一起,还要担着小三的名头,做两个孩子的后妈。
 
小三自动退场,表舅舅自然也不提离婚的事情了。不过听说,表舅妈还是找到了表舅舅当时的单位,让他写了保证书。
 
我想,表舅妈真的很需要这个家,尽管这个家不仅不能为她撑伞,反而给她带来了太多风雨,而且已经摇摇欲坠。
后来,表舅舅和我们家不来往了,我对他们家的事情也只知道个大概了。
 
在我上大学的时候,表舅舅在去厂区的路上出事了,失去了一条小腿,最终要到了工伤赔偿,之后家里盖起了小楼。大表哥上到初中就工作了,后来给他娶了一个外地媳妇,因为本地的女孩没有一个愿意嫁过去。二表哥跟着表舅舅有样学样,从小就偷偷抢枪的,经常进派出所。
 
前两年回家的时候,听说大表哥离婚了,据说是表嫂开店,他怀疑在表嫂在外面有人,到店里打架闹得不可开交,也有人说是因为表嫂败家,反正后来就离婚了,儿子分给了大表哥。
 
现在表舅舅腿也残疾了,只能完全依靠表舅妈,收敛了很多,听长辈们说他现在对表舅妈很好。表舅妈每天忙着带孙子,日子看起来过得不错。
 
亲戚们都说,表舅妈熬了一辈子,终于翻身了,可她这一辈子,得到过属于自己的幸福吗?
 
每当亲戚们谈论起表舅妈,我都会想,如果是这样的婚姻,那么结婚干嘛呢?不过话说回来,也许现代女性的婚姻会不一样,应该说我们这一代人会不一样吧。
 
「读点君说」
人们总说,婚姻是座围城,外面的人想进去,里面的人想出来。也许现在这句话要改一改了,外面的人也不想进去。
 
不知道是不是时代的变化,现在身边的女孩,谈起婚姻,更多的是恐惧,而不是向往。可能是恐惧对方在婚姻中伤害自己,也可能害怕在茶米油盐的琐碎中消磨掉感情。
 
不得不承认,女性在婚姻中,经常处于一种被动的位置,仿佛女性天生就该为婚姻牺牲。
 

相关推荐: 闺蜜上位

我提前结束出差回家,我男朋友林逸和一个女人在我家里。 那女人我认识,闺蜜,小雪。 在我怀孕三个月,说好结婚的时候。 我看着他俩,陷入沉思。 我知我平凡无趣,也知小雪美丽动人,又是知名大学的法律高才生。 男人会在我们中间选谁不用动脑子也知道。 但小雪和我从小学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