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故事 愛情 在无人注意的角落里,暗恋他两年,我表白后…

在无人注意的角落里,暗恋他两年,我表白后…

我暗恋他两年,偷拍了一段他打篮球的视频,发去某短视频平台后意外爆火了。

就这样,几百万网友都知道了我喜欢他这件事。

最重要的是,视频爆火后,他忽然加了我的微信。

1

因为一条短视频,我喜欢的男孩子火了。

而偷录并发表视频的人,是我。

我发誓,这是一场意外,我是用小号发的视频——

一个总粉丝量 3 人,且其中两个是僵尸粉的账号。

这真是火得莫名其妙。

其实,暗恋他的两年里,我在无人注意的角落里,偷偷拍了许多关于他的照片和视频。

也曾用小号发过一些他的背影照,暗戳戳地诉说着我的暗恋心事。

这是我第一次按耐不住发了有他正脸的视频,却莫名其妙地火了。

火得猝不及防。

说来也巧,那晚闺蜜生日,我刚巧喝多了酒,一觉睡到了第二天中午,压根都没注意过视频平台的消息。

直到中午起床,洗漱吃饭后,我才发现不对劲——

我的后台几乎爆了。

所有的留言与私信,都和他有关。

宿醉后的反应总归是要迟钝一些,我愣了很久,才反应过来,沈骁火了。

沈骁就是我暗恋了两年的男孩子,和我同系不同班,是公认的系草。

视频是我两天前偷录的,一众打篮球的男生里面,沈骁是最为显眼的那一个。

身高腿长,肤色比周围男生都要白上几分,却半点不显秀气。

一米八八的个头也分外显眼,黑色短碎发,眉眼干净清朗。

视频中,沈骁带球晃人,三步上篮,动作干脆利落。

在一众欢呼声中,他转过身来,刚巧面向着我的方向,目光与我的镜头有着片刻的对视。

就是这段不算高清的视频,火得一塌糊涂。

最让我意外的,是神评论的那句话:「信我,从眼神看,这个男生绝对喜欢你。」

这条评论一共 2.3w 点赞,比夸赞沈骁的那条神评还多了两千赞。

虽说明知神评说的不太可能,但我还是很开心。

听见有人说自己暗恋的人可能也喜欢自己,不管真假,任谁听了都会开心的吧。

我原以为这件事就到此结束了,然而,晚上 8 点,我正抱着手机刷韩剧时,手机忽然震动了一下,收到了一条微信好友验证。

我原本是不想理会的,可是,在看见附加消息的那一刻,身子陡然僵住。

我匆忙点开好友申请,上面写得清清楚楚:你好,我是沈骁。

沈骁?

沈骁!

我愣了很久,然后颤抖着点击了接受,却又因为备注而犹豫不决。

备注什么好呢?

未来男朋友?不不不,有点羞耻。

男神?也不行,要是被人看见了,和我平日里的「高冷」人设有些相驳。

犹豫再三,我还是中规中矩地备注了「沈骁」二字。

刚改好备注,沈骁的消息便发了过来。

「我看见视频了。」

嗯,开门见山,言简意赅,似乎正是沈骁的一贯作风。

我的心颤抖了一下。

倒是一时没能摸清沈骁的意思,是兴师问罪?还是来让我死心的?

或者,像电视剧里一样,他其实也暗恋我,我们来个双向暗恋岂不是美滋滋……

我幻想着无数种可能性,可我唯独没有想到,他的下一句话会是:「楚同学,我给你推广费,你再给我拍些视频吧。」

「……」

千算万算,我唯独没有算到,他居然是想让我当他的摄影师。

真是造孽啊。

沉默了很久,我默默回复:「同学,我姓陈。」

「……抱歉,所以,你能再给我拍几条视频吗?」

拉着床帘的上铺,我双手搅作一团,靠在抱枕上出神,既紧张又无奈。

一想到之后要正大光明地给自己暗恋的男生拍视频,不免有些紧张。

可一想到,沈骁看了我的那些暗恋视频,知道了我暗恋他这件事,我又有点沮丧。

看样子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了。

沉默了很久,我默默地打了一个「好」,想了想,又在后面加了一个「吧」字。

好吧。

这样总显得我不是那么主动了吧?

等待沈骁回消息的间隙里,我翻了翻他朋友圈,却发现了一点不寻常。

沈骁他……似乎喜欢谭小白。

谭小白,我的同学兼室友兼学校里仅有的一人闺蜜。

因为我平日里走的是高冷路线,班里同学都不太和我亲近,除了谭小白。

她是个萌妹子,与我刚刚好全部互补。

我个子高且瘦,她个子不高,带着可爱的婴儿肥。

我性子偏冷,与人说话能说一字绝不说两字;而她是个小话痨,空闲时间里能拖着我聊一整天。

总之,所有人都觉着不登对的我们,是特别好的朋友。

而沈骁的朋友圈里,有一张夕阳的照片,配文称:我暗恋一个姑娘,她美好得有些不像话。

夕阳的照片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照片的左下角露出了小白的半张脸。

我盯着照片出神了很久。

直到手机振动。

是沈骁发来的消息,他问我:「为什么从来没给我送过水?」

??

这话题跨度有点大,我一时竟回不过神来。

沉默了几秒,我慢吞吞地打字:「给你送水的人太多。」

他几乎是秒回:「我没喝过。」

这句回应竟有点像是某种保证或解释,我盯着这四个字瞧了半晌,心跳竟加速了起来。

很快,他的消息又发了过来:

「明天晚上,记得来篮球场给我送水。」

2

我盯着那句话看了很久,还没来得及打字,沈骁的消息便又发了过来:

「和你那个室友一起来吧。」

我瞬间愣住。

一盆冷水兜头浇下,

不得不承认,我的确是那种外表高冷,实际上内心戏贼多的人。

在心里纠结了几个来回,我才慢吞吞地回了一句话,原本打了一长串,最后却又被我删掉了,只是颇为高冷地回复了三个字:

「好,晚安。」

所有对话到此为止。

可我抱着手机将沈骁的朋友圈翻了个底朝天,仔细地揪着他朋友圈里的每一处线索。

从他的字里行间,很明显能看出来,他的的确确是有着心上人的。

可是,我几乎更确定了,他喜欢的人是小白。

因为在他某条朋友圈的评论区,有我们的共同好友问他单了这么久,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女生。

他回复了三个字:萌萌的。

萌萌的?

那小白再符合不过了。

一丁点婴儿肥,黑又圆的眼,白嫩的皮肤,纯天然不做作的萝莉音,以及日常的洛丽塔穿搭,没有人会否认萌这个字安在小白身上。

我有些沮丧,原来,沈骁喜欢小白这个类型的,那我几乎是毫无指望了。

我人生中最为盛大的暗恋,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正抱着手机出神,寝室门忽然开了,小白蹦蹦跳跳地回来了——

她今天是和男神约会去了,当然,是和她的男神。

小白喜欢的男孩子叫萧肖,是校篮球队的,不算很帅,是很阳光的哪一款。

我见过几次,男生笑起来时会露出一排洁白又整洁的牙齿,和小白站在一起挺般配的。

我连忙扯开床帘,趴在床边问她,「小白,约会怎么样?」

她手里握着一杯奶茶,神色欣喜,

「超级顺利,我和你说,萧肖今天说,其实我挺好的,他也挺喜欢我的。」

看得出小白是真的开心,她是个不会藏心事的人,开心时嘴角就上扬着,难过时整张小脸都皱成一团。

我犹豫了半晌,趁着寝室这会没有旁人,悄声问她,

「小白,如果……如果沈骁喜欢你,你会心动吗?」

小白刚巧喝了一口奶茶,闻言直接呛到,猛咳一阵后,她一脸震惊地看着我,「我和沈骁?」

我点点头。

「开什么玩笑!」

她慌忙摆手,「沈骁那种系草不可能看上我,而且,那种花美男式的爱豆脸,也不是我的菜啊。」

我知道,小白说的都是真的。

松了一口气的同时,我又多少有点心疼,心疼沈骁,那么优秀的男孩子,居然喜欢上了一个不可能喜欢自己的人。

一晚上,我都在这种感慨中度过。

由于惦记着第二天晚上的约定,一整天上课我都有些出神。

好不容易熬到下午,陪小白去食堂打了份米粉带回宿舍,便开始洗漱化妆了。

就像小白劝我时说的:爱情吗,总归是要自己争取的。

虽说沈骁喜欢萌萌的,但是,如果我总在他眼前晃悠,万一哪天就看对眼了呢?

收拾妥当,刚巧小白也吃完了,她一手拿着纸巾擦嘴,另一只手则拎着装有米粉汤汁的垃圾袋。

看见我的那一刻,小白愣了愣,下一刻,两眼放光地跑了过来。

将我上下打量一番,小白啧叹道:

「陈楚,我一直知道你漂亮,但是真的不知道,你化好妆以后这么漂亮!」

我笑了笑,没应声。

其实,从小到大我都知道,自己是属于外貌中等偏上的,生活里也经常会受到一些关于外貌上的夸赞。

但是,这真的不影响我暗恋一个人。

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沈骁太过耀眼,在学校里遇见他时,我总是会下意识地避开。

喜欢一个人,大概都是会这样吧,会紧张,会害羞,会在所难免的有些许小自卑。

反正,我是这样。

小白挽着我的手,一路拽着我去了篮球场,路过食杂店时,还买了两瓶冰水。

笑嘻嘻地把水递给我,小白朝我挑挑眉,

「今天萧肖也在,一会你给你的沈骁送水,我给我家男神送!」

我笑了笑,却还是有点紧张:「好。」

我们去的时间刚好,篮球场内已经聚集了很多人,而我一眼便看见了沈骁。

他们还没开始打篮球,他站在球框下方,目光在四处搜寻着。

我下意识地停下了脚步。

在沈骁目光转过来的那一刻,我不太自在地拽了拽裙角。

其实,我平时很少穿裙子,穿的最多的基本上是白 T 和短裤。

隔着人群,我和沈骁四目相望。

他忽然笑了,然后抬起手,朝着我的方向摆了摆。

我有些受宠若惊,匆忙也朝他挥挥手,放下手后又不免在心里吐槽自己,刚刚的动作应该看起来很傻气吧……

我和沈骁自始至终一句话都没有说上,反倒是小白的男神抱着篮球走了过来。

「小白,这位是?」

萧肖看了我一眼,转头问向小白。

小白热情地给我介绍着,「这是陈楚,我舍友,我们班出了名的大美女!」

萧肖的目光落在我身上,然后笑了笑,颇为正式地朝我伸出手来,「你好,我叫萧肖。」

我被他这举动弄愣了几秒,连忙伸手和他交握了一下,「你好。」

其实我原本还想再叮嘱他几句,譬如要对小白好一点之类的话,可是,和陌生人说这么多话着实不是我的性格,我张了张嘴,最后也一句话也没能说出来。

萧肖站在我们面前,又和小白聊了几句,我则下意识地抬头,在人群中搜寻着沈骁的身影。

然而——

看见沈骁的那一刻,他刚巧也在看向我们这边,目光专注。

我心里一沉,瞬间反应了过来,沈骁应该……是吃醋了吧。

看见小白和萧肖站在一起有说有笑,他心里应该不太好受。

幸好,萧肖没说太久,很快就过去打篮球了。

小白挽着我的手站在场外,十分积极地给萧肖喊着加油。

不得不说,沈骁这个业余爱好者,打起篮球来和萧肖这些篮球队的队员也不分上下。

几方拦守,他依旧投了一个漂亮的三分球。

中球的那一刻,场内一片欢呼声,我虽然表现得淡定,可实际上,心里早已锣鼓喧天了。

我静静地看着场中那道身影,尽管沈骁不喜欢我,可我仍旧感慨:

瞧,我喜欢的男孩子,多厉害。

中场休息时,沈骁径直朝着我们这边走了过来。

我有些紧张,正犹豫着要不要给他送水时,萧肖忽然走了过来,然而——

萧肖无视了小白递到他面前的水,竟从我手里拿过了水瓶。

3

我愣住了,小白也愣住了,包括刚刚走到我和小白面前的沉骁,也同样愣住了。

大抵只有萧肖一人是淡定的。

他格外自然地从我手里拿过水瓶,直接拧开瓶盖喝了一口,然后,朝着我扯了一记自认为很阳光的笑容,又晃了晃手里的水,「谢啦!」

「……」

我皱眉,倒也没给他面子,直接戳穿:「不用谢,这水本来也不是给你的。」

就这样,萧肖那记「阳光」的笑容,便僵在了脸上,多少有些挂不住面子。

我白他一眼,也没理会萧肖瞬间变了的脸色。

小白的水都递到他面前了,却被无视掉,他不是也没给小白留面子吗。

这时,沉骁也走了过来。

我从刚刚的震惊与无语中回过神来,悄然看了沉骁一眼,面上虽冷静,心里却又有些紧张了起来。

沉骁他……会不会误会?

我又看了他一眼,想要解释,却又不知道该从何开口。

正犹豫着,一旁的小白忽然用手肘轻轻碰了我一下,然后,把她手里的水悄悄递给了我。

我接过水,脑中却一片空白,明明平日里也算是个思维活络的小姑娘,可见了沉骁,就总是容易大脑短路。

直到——

小白伸手在我背上重重推了一下,我重心不稳,整个人飞扑出去,扑到了沉骁面前。

他反应也快,直接伸手扶住了我手臂。

刚刚打完篮球,他掌心还沁着一层薄汗,可我居然一点也不觉着反感。

果然,只要顶着沉骁这张脸,哪怕坐地上抠脚我都觉着好看。

嗯,我这个颜狗。

站稳后,沉骁立马绅士地收回了手,我有点紧张,下意识地回头看了小白一眼,却刚巧撞上了小白恨铁不成钢的目光。

朝我比了个「冲」的手势,小白连忙转过头去不再看我。

我咬咬唇,转头看向了沉骁。

周围的女生们给男孩子送水要么是羞答答的,要么也是害羞带怯,温柔似水。

而我犹豫再三,还是绷着自己的高冷人设,把手里的水瓶直接扔给了面前的沉骁,说话也是以往的惜字如金:

「给你水。」

「……」

身后明明没人说话,我却似乎听见了小白内心无语的感慨声。

好吧,这样追男神似乎是挺傻X 的。

水瓶在空中画出一道优美的弧线,然后稳稳落入了沉骁手中。

他倒没什么惊讶的,接过水,直接拧开瓶盖喝了一口,然后朝我笑了笑:「谢了。」

我也朝他笑笑,没说话。

很快,又要开始下一场了,沉骁把水又递了回来。

我眨眨眼,有些不明白。

怎么,这水他都喝了,还想退货?

见我不接,沉骁却笑了:「再帮我拿一下吧,一会打完球,我请你们吃饭。」

我回神,乖乖接过了水,当然没有忽略他话中的重点。

是「你们」,而不是「你」。

我还没来得及考虑是同意还是拒绝,沉骁便被他的哥们叫走了。

走到一半,他忽然回身,朝着我笑了笑:「楚同学,记得帮我录影哦。」

我错愕点头,下意识地掏出了手机。

然而,这视频倒是不好录了,下半场,沉骁和萧肖这两人居然杠上了。

又不是什么篮球比赛,明明只是个平日里的消遣,随便打一场,两人却拗上了,一副水火不容的模样。

旁人看得一头雾水,我却清楚个中缘由——

俩人这是争风吃醋呢。

那个萧肖可能是对我有意思,又见我主动给沉骁递了水,下半场便始终针对着沉骁。

沉骁也寸步不让,我猜,应该是刚刚看见萧肖忽视了小白递过去的水,给他暗恋的姑娘找场子呢。

我叹口气,和小白说出了心里的想法,结果,小白却一脸震惊地看着我。

那表情,似乎是在看一个……傻X。

果然,小白一开始就是:「陈楚,你是不是傻了?」

「??」

我低头看她,一脸疑惑。

小白恨铁不成钢地看了我一眼,把手高高抬起,在我额上戳了一下,

「你真的看不出来,沉骁其实喜欢你吗?」

沉骁,喜欢我?

沉默了半晌,我默默开口:「我觉着他喜欢你。」

「……」

小白没再继续和我辩解,只是拽住我握着手机的手,朝着沉骁的方向举了起来,

「算了,指着你开窍太难了,你先录影吧。」

经她提醒,我才想起今天的正事,要给沉骁录视频的。

每次给沉骁录视频,我都格外地认真,视线与镜头全部聚焦在他身上,没办法分给旁人分毫。

一边拍,我一边感慨:「应该买个相机了。」

沉骁太过好看,用手机拍他,似乎都觉着有点委屈他了。

就这样。

我和小白始终站在篮球场边缘,我看我的沉骁,她看她的萧肖,除此之外,我还忙着给沉骁录影。

不知是不是错觉,我似乎觉着,沉骁总是在看我。

每次投中球或停顿,他都会转过头,目光在人群中扫视一圈,然后落在我身上。

却又很快移开。

快到,我什至都分不清,他究竟是有意在人群中看我,还是,只是与我无意对视。

天色渐暗。

就在我快要坐不住时,沉骁他们终于结束了。

和他兄弟们说了些什么,沉骁转身朝着我们这边走来。

我没做反应,仍旧和小白坐在旁边的台阶上,心却扑通乱跳了起来。

沉骁走到我面前,蹲下身,动作自然地从我手中拿起水瓶,仰头,一口气喝了半瓶水。

盖上瓶盖时,有水滴顺着唇角滴落。

我脑子一抽,自己还没反应过来,便朝着沉骁抬起了手——

我伸手,用指腹替他擦干了那滴水。

空气瞬间凝固。

沉骁拧瓶盖的动作似乎僵硬了几分,我眨眨眼,反应过来,瞬间收回手。

真丢人。

然而,其实有些时候,我都佩服自己,真的,不管心里羞愤到了什么地步,我都能做到面不改色。

就像此刻,明明心里已经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了,我却还能故作淡定地说一句:「有水,我帮你擦一下。」

沉骁似乎讪笑了一下,「谢了。」

空气中隐隐弥漫着几分尴尬。

幸好,小白适时地跳出来暖了个场:「对了,你要不要看一下楚楚给你拍的视频?」

沉骁很快接话,笑着点头:「好啊。」

我松了一口气,连忙拿出手机,翻到了刚刚拍的视频。

沉骁看得很认真,他站在我身边,微微俯身,认真而又专注地看着我的手机。

一旁,小白朝我眨眨眼,不忘帮腔:「瞧,我们楚楚拍的比你本人帅多了,不愧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啊!」

小白这话本意是想直接给我们加一把火的,然而,却莫名其妙地点醒了我。

距离沉骁加我微信,足足过去了一整天,我才终于意识到这个问题:

他怎么知道那些视频是我拍的?

奇怪,那只是我的小号,里面所有视频都是偷拍的沉骁背影,从来没发过半点有关我的身份资讯。

是我先入为主了,昨天一见他加我,就下意识地以为是因为视频火了,我暗恋他的事情弄得人尽皆知,所以沉骁也知道了。

可是——明明就没有人知道,那个帐号的主人是我。

他又是怎么知道的?

我正暗自疑惑,手机忽然震动了一下,然后,一条消息忽然弹出,映入了我们三人眼中——

「楚楚,睡到你那个姓沉的男神了没?/坏笑/」

4

寂静。

死一般的寂静。

消息来自于我亲爱的大嘴巴表姐,我俩自小关系好,在她面前我也不绷着,什么心事都会和她诉说。

有那么一瞬间,我什至都怀疑她是不是在我身上装了监控,不然,这消息怎么就发得这么及时?

我面色尴尬,飞快地看了一眼身旁的沉骁。

他也有些不自在,目光四处移了几分,然后清了清嗓子,以掩饰尴尬。

我深吸一口气,犹豫着要怎么解释,然而一开口,却仍旧是那副不咸不淡的语气:

「她胡说的。」

「嗯嗯。」

沉骁点点头,没多说话。

我什至恍惚间有种错觉,似乎我是在外偷腥了的男人,此刻故作淡定地给老婆解释,而沉骁则是那个委屈的小媳妇。

幸好,消息提示很快便消失了,我站直了身子,总算松了一口气。

然而,一抬头,却忽然在人群中看见一个人——

我亲爱的,表姐。

她就站在篮球场边缘,看着我这边笑得格外开怀,见我看过去,还不忘朝我扬了扬手机。

「靠!」

我再没忍住,骂出了声。

似乎是看出了我的口型,表姐笑得更开心了,然后扭着屁股晃悠地离开了。

临走前,这家伙居然还把手探到背后,朝我比划了一个加油的手势。

可真行。

我收回目光,便看见沉骁一脸疑惑地看着我,又朝着表姐离开的方向看了一眼:「怎么了?」

「没事。」

我应了一声,随口搪塞道:「刚看见一条大黑狗跑过去了,吓了一跳。」

我亲爱的表姐穿的就是一条纯黑色的裙子。

「大黑狗?」

沉骁有些疑惑,却也没再多问。

幸好,小白又适时地跳出来救场,她揩了一下额上的汗,用手扇着风:「肚子有点饿了,要不,咱们约个宵夜?」

说着,小白给我递了个眼神。

我抿抿唇,总觉着有些不好意思,那个「好」字如鲠在喉,怎么也没能出口。

幸好,沉骁抢在我前面应了下来:「好啊。」

话落,他转头看我,不知是不是错觉,目光似乎有些温柔:「想吃点什么?」

我和沈骁几乎还是刚刚并着肩的位置,这么近的距离,我又有点紧张,抿抿唇,随口说道:「烧烤。」

沉骁笑了,「我知道学校附近有家店不错,走,我带你们去吃。」

刚说完,小白的手机忽然「适时」地响了起来,接起电话,小白神色夸张:「什么?你住院了?在哪啊,我马上到!」

挂断电话,小白看了我一眼,然后对着沉骁说道:「我朋友住院了,我过去看一下。」

「你们吃吧!」

说完,也不管沉骁应不应,她转身便跑。

我静静地看着小白离开的方向,一头黑线,这个家伙……她的闹钟页面能不露得这么明显吗?

一转眼,只剩下了我和沈骁两人。

他看着我,低声问道:「那,咱们去吃吧?」

不知是不是我的喜欢给他加了滤镜,每当他低头看我,我总是感觉那双黑漆漆的眸底,似有星光乍泄。

让我不敢对视。

我偏开目光,「好。」

就这样,我和沈骁肩并肩地去了校门外那家颇为出名的烧烤店。

沉骁似乎是这家店的常客,和老板娘似乎也很熟悉,我一个出神的时间里,他已经点了一堆特色菜。

见他还有要点菜的架势,我连忙制止,「够了!吃不完该浪费了。」

沉骁还没说什么,一旁记功能表的老板娘倒笑了一下,笑眯眯地看了我一眼。

点好菜,我和沈骁面对面坐着,谁都没有先开口。

我其实是有些紧张的,但是,一想到两人就一直这么干坐着也不是回事,我抿了一口茶水,只能硬逼着自己开口:「你怎么知道……那些视频是我拍的?」

听我问起这个,沉骁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掏出手机,划到一个页面递到了我面前。

他抿了下唇,声音很低:「这个是我。」

我顺着他手的方向看去,目光定格的那一瞬间,我不由得愣住了。

原来是他。

怎么是他?

我小号的三个粉丝里,除却那两个僵尸号以外,那个唯一的真人粉,居然就是沉骁。

确切一点来讲,应该是他的小号。

我早就翻过这个号的作品,只有两个风景视频,能看得出是本市人,却连半点可查的身份资讯都没有。

我就是千算万算,也远远算不到,这个关注我长达数月的粉丝,居然就是沉骁。

那岂不是说,我发的那些视频,沉骁早就看见了?

我又惊又喜又害羞,一时竟不知该说些什么。

接触得多了些,我发现,沉骁似乎和我一样,也是一个闷葫芦。

而且,小白似乎说得没错——

沉骁他,好像也是喜欢我的。

因为他主动给我看了他的大号,上面倒也没有什么作品,但这个头像和id 倒是十分眼熟。

我想了半天,然后连忙掏出手机,翻出了我发布的那条让沉骁爆火的视频。

点开评论区,那条评论依旧是神评:

「信我,从眼神看,这个男生绝对喜欢你。」

黑色男头,名为「C」的ID。

正是沉骁。

我即便是再反应迟钝,也该猜出来了,许是出于激动,心脏扑通乱跳了起来。

我紧张得不得了,甚至握着手机时,指尖都是轻轻颤抖着。

我抬起手,将手机递到了他面前,指着那条评论问道:「这是你吗?」

他只是扫了一眼,便笑着点点头:「如假包换。」

深吸一口气,我压抑着逐渐强烈的心跳,静静地看着他。

「我应该信这条评论吗?」

沉骁仍旧笑着,眼底的紧张与无意识交握的双手却出卖了他。

他用指腹蹭了下鼻尖,缓缓说道:「应该。」

我从未想过,偶像剧里的标配情节,有朝一日也会发生在我身上。

夜幕初临,暖黄色的灯光下,沉骁静静地看着我,眉眼温和。

他笑着说:「信我,他是真的喜欢你。」

5

我怔怔地看着他,一切宛如做梦。

美好的不太真实

这种情节我似乎只在电视剧和各种小甜文里见过。

沉骁仍旧是静静地看着我,看起来淡定无比。

但是——

我多看了一眼,分明就瞧见了他微微泛红的耳根。

四目相对的那一刻,沉骁轻笑:「那,现在该我问你了。」

我点点头,莫名地有些紧张。

他双手交叠,神色格外地认真,目光紧紧盯着我:「你发的那些视频,说喜欢我,是真的吗?」

老天。

我真的没想到他会问得这么直接。

直接到,我什至都有点不好意思承认。

沉默了半晌,我咬咬牙,点头承认了:

「嗯。」

沉骁笑了,似乎松了一口气。

隔着一张桌子,他握住我的手,掌心温热,叹了一口气,沉骁低着声音感慨:「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我没忍住,小声反驳:「这话应该我来说才对。」

沉骁看过那些视频,他是知道我喜欢了他很久的。

可是,他却摇摇头,「我比你还早。」

「不可能!」

「是真的。」

沉骁看着我,神色认真而又笃定:「大一开学那天,我就对你图谋不轨了。」

图谋不轨……

他倒还会用词。

然后,沉骁给我讲了一个,我从来,从来都不知道的版本。

新生开学那天,他办理入学手续,分好寝室后,一个人在学校里闲逛。

却在学校的某个角落里,看见了一个姑娘。

据他所说,这姑娘身材高瘦,长得特漂亮,但是有点奇怪,对着一面墙不停地嘀咕,嘴里说着一些乱七八糟的话。

比如:「楚同学,一会要多和室友说话。」

「要主动分好吃的给大家。」

「早晚要动作放轻,别吵到别人。」

简直有如在背「舍规」,他当时就觉着这姑娘有些特别,甚至有点可爱。

那时,他刚巧站在树后抽烟,怕贸然出去会吓到她,就静静地站在树后看着,直到那姑娘离开。

自此以后,他就对这姑娘产生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他开始忍不住去关注她,开始偷偷在人群中寻找她的身影,然后,慢慢喜欢上了她。

当然,那个高瘦又有点好看,行为举止傻里傻气的姑娘,就是我。

沉骁在给我描述时,居然连我当初自己嘀咕的那些话都原封不动背了出来,听得我格外尴尬。

但不得不承认,那的确是我。

我这人吧,其实是有些奇怪的,从小到大,所有认识的人对我的印象都只有一个字:冷。

两个字:高冷。

高中时,同学们背地里都说我是冰美人。

其实也没什么童年阴影,的确只是性格问题,我倒也不是真的性子冷,只是……羞于表达自己,又习惯了佯装淡定,便养成了不爱与人交流,说话简洁到了极致的毛病。

久而久之,大家下意识地疏远我,我便也更不愿意和人交流了。

至此,这部分性格缺陷便也愈来愈重。

所以,上大学前,由于紧张,我在去寝室前,托着行李箱找了个角落自己嘀咕了半天,各种加油打气附加提醒自己。

可我做梦都没想到,当初那一幕,会被人一点不落地看在眼里。

而且,这人还刚巧是我未来两年暗恋的物件。

真狗血。

理完了当初的感情线,我和沈骁对视了半天,又想起了一些疑问。

「那你……」

我脸红了一下,停顿后继续说道:「那你为什么不表白?」

沉骁老老实实地回道:「你太高冷了,我不敢。」

不敢……

我瞪大了眼看他,无法相信面前这个一副犯错了的小媳妇模样的男生,是平日里那个被人冠以「系草」名头,学校里备受瞩目的风云人物。

「你明知道我喜欢你的。」

我一着急,话几乎是脱口而出。

他愣了两秒,忽然笑了,然后轻声道:「但我是几个月前才知道,你也喜欢我的。」

「大概三个月前吧,有一次发现你好像在拍我,那天人很少,举起手机录影的人只有你一个。后来回寝室,刚巧就刷到了一个视频,是我当时打球的画面。」

「我便偷偷建了个小号关注你,因为不确定,所以想要多观察一下,确定那个说喜欢我的人真的是你。」

我静静地听着,又问了最后一个问题:「你怎么知道我微信的?」

沉骁却笑了,「你不知道,你其实也挺出名的吗?」

我舔了舔唇角,没有说话。

我大抵,是知道的。

沉骁笑着揉了揉鼻尖:「其实,早就要来你微信号了,只是一直没敢加。」

没敢加。

我也忍不住笑了,原来,我们的系草在感情方面居然也这么「怂」。

解开了所有误会与疑惑,老板娘刚巧也端着烧烤走了上来。

不知为什么,见到我和沈骁握在一起的手,她似乎显得格外兴奋,直接给我们这桌加了许多菜。

海鲜烤肉,特色菜,不管我们点没点,统统都给我端了过来。

我错愕不已,直到——

听见沉骁朝她喊了一声「妈」。

老板娘应了一声,喜笑颜开地看着我,然后坐在我身边,握着我的手将我上下端详了一番。

「这姑娘好,长得和我年轻的时候也像,我喜欢。」

沉骁适时地拆了台:「妈,我看过你年轻时候的照片,那阵子发福,目测一百七八十斤。」

「滚!」

老板娘怒骂一声,握着我的手聊了两句,又叮嘱我多吃一点,这才去忙生意了。

然而,我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桌前便坐下一个人。

我抬头去看,瞬间头疼。

是我表姐。

我真的怀疑,她是不是在我身上安了监视器。

坐定后,她朝我眨眨眼,然后朝着沉骁伸出手,「你好,我是楚楚的表姐。」

沉骁同她握了手,却只是绅士地握了个指尖,又很快收回。

表姐和我同校,只不过高我们一级,她最擅交际,坐下没多久,便和沈骁聊了起来。

沉骁远不是她的对手。

短短几个回合,过去的感情史,家庭情况等,全被表姐打听得一清二楚。

表姐笑着朝我眨眨眼,看样子很是满意。

我实在听不下去,便去了趟厕所。

然而,我再回来时,气氛似乎是有些变了,表姐默不作声地低头玩着手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但实际上,以我多年来对她的了解,她越是这样,越代表有事。

沉骁的表情也不太对劲。

然而,我还来不及过问,表姐便站起身来,「我有事先走了,你们慢慢吃。」

说完,她倒也没客气,朝服务生要来了两个塑胶袋,还不忘打包了十串烤板筋。

拎着她的烤板筋,表姐风风火火地走了。

一波三折的一晚上啊。

我看向沉骁,小心翼翼地问道:「表姐都和你说什么了?」

沉骁却是笑而不语。

直到他送我回寝室时,才在半路上被我逼问出了缘由——

刚刚,在我上厕所的间隙里,我亲爱的表姐以我们俩那些不堪入目的聊天记录为筹码,让沉骁给她推了他帅哥舍友的微信。

沉骁那个舍友我知道,表姐垂涎他好久了,大长腿,八块腹肌,长相神似李敏镐。

在我的要求下,沉骁把手机递给了我,翻出了表姐刚刚发他的那些聊天记录。

「……」

的确是不堪入目。

对话长达几页,大体便是我们讨论沉骁以及他那个舍友。

比如:表姐问我对他有没有信心,我回得斩钉截铁:早晚睡了他!

总之,沉骁对于我垂涎他的肉体及美色这事,已经是清清楚楚了。

我耐着性子将表姐发的这些聊天记录翻了一遍,眉心直突突,最后却还是把手机递给他,故作淡定地说了一句:「开玩笑的。」

沉骁却笑了。

路灯下,他轻轻牵起我的手,眼底满是笑意:「知道了。」

我「嗯」了一声,忽然又想起一件事。

翻出了沉骁的朋友圈,我指着那张照片里小白露出的小半张脸,「我当初以为,你喜欢小白的。」

沉骁一怔,似乎有些惊讶,「天地良心,我说的明明是这个人。」

他指尖落在萤幕上,所放之处,只露出了一个人的背影,隐匿在灯光中,看不太真楚。

但我还是一眼认出了,这背影正是我自己。

心底倏然软了几分,原来他的朋友圈里,也是处处留有喜欢我的痕迹的。

我们手牵着手朝宿舍走去。

走到一座路灯下,沉骁忽然停下脚步,他转头看我。

路灯下,灯光落在他发梢与眉角,为他镀了一层暖黄色的光。

沉骁比我高一些,看着我时微微垂着眸。

我原以为他是要和我说什么话,可他一开口,却几乎将我惊到。

他问:「我能吻你吗?」

明明是在询问我,可我还没表态,他便忽然吻了过来。

沉骁没有选在阴暗无人的角落里,而是在人来人往的路上,在路灯下,当着来往同学的面,他低下头,吻了我。

接吻前,他不知什么时候往嘴里塞了一块草莓味的糖,我和沈骁的第一次接吻,是草莓味的。

又甜又腻。

和沈骁在一起的第二天,我也火了。

原因是,沉骁以当事人的身份录制了一条视频,把我们过往的点点滴滴都在视频里仔细讲了清楚。

包括我们的互相暗恋。

也包括昨晚我们在一起的事情。

视频的结尾,是昨天不知谁拍的,我和沈骁站在路灯下拥吻的照片。

照片拍得角度刚刚好,我和沈骁闭着眼,这个吻认真而又虔诚,暖黄色的灯光显出几分暖意。

毫无疑问地,这个视频又火了。

评论区一片哀号,无数人惊叹这是在屠狗,也有人感慨「这是什么神仙爱情!」

总之,众说纷纭,似乎也有一些不好的声音,指责我们是在作秀,炒作。

不过,我们并不在乎。

因为,一起看完评论后,沉骁捧着我的脸,轻声告诉我:

「视频火不火我都不在乎,我只想告诉所有人,这段感情,不是你一个人的单恋,在你喜欢我的同时,我也偷偷地喜欢着你。」

沉骁握着我的手,话虽说得淡定,可耳根处还是悄然泛了红。

他凑过来,在我唇上亲了一下,朝我眨眨眼,眸底星光乍泄:「我想让大家知道——」

「这是一场双向奔赴的恋爱。

(完结)

相关推荐: 那些和同桌一起做过最有趣的事!

你和同桌一起做过最有趣的事是什么?   说起学生时代,不得不提的就是同桌了,毕竟一起上课一起放学,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这次就跟大家分享一下跟同桌之间发生的有趣故事,最后看完不要忘了投票哦!     1 @*one   和同桌最有趣的事是初中时喜欢看玄幻小说,在…

评论已关闭

1条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