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故事 靈異 黄泉白水村 溪边夜话:黄泉、村落和遗失的自己

黄泉白水村 溪边夜话:黄泉、村落和遗失的自己

    我和男朋友许文是三年前认识的。

    谈了几个月恋爱,我们就同居了。在一起的时候,我有时候会旁敲侧击地问他,什么时候可以见到未来的公公婆婆。可是许文总是支支吾吾地推脱,不是说家里环境不好,就是说父母也不在家。一次这样倒没什么,可是三五次都这样,我就感觉不对了。都说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都是耍流氓,我和他都同居了,他却一直推脱不让我见他爸妈,甚至也不提结婚的事,我感觉自己完全被他骗了。

    今年五月份,我忍不住和他大吵了一架。到了最后,在我分手的要挟下,他终于答应等到七月半回家祭祖时就和他爸妈说结婚的事。

    当时我信了他。可是就在他七月初回家祭祖的第二天,我无意中看见了闺蜜陈瑶瑶朋友圈里出现的两张火车票照片,我当时就懵了。那两张车票上的终点赫然就是许文家所在的县城,而陈瑶瑶家却是杭州的。

    我惊出一身冷汗,在出租屋里坐了好久,才鼓起勇气打开了许文的笔记本电脑。我打开了他的聊天号,翻看着聊天号上任何关于他和陈瑶瑶的蛛丝马迹。聊天记录是空的,显然都删除了。只是当我看见他空间里在意他的人的时候,陈瑶瑶赫然排在了第一位,亲密度达到了 92。而我和他平时很少用聊天号聊天,亲密度只有 75。

    亲密度那么高,说明许文和陈瑶瑶经常会聊天。可是一直到现在,我居然什么都不知道。

    我当时心里就崩溃了。我相恋三年、同居两年的男友,最后居然带着我最好的闺蜜回了老家。许文说是回家祭祖的,我都没见过他爸妈,可是他把陈瑶瑶带回去了。

    我不争气地哭着,拿着手机就拨打了陈瑶瑶的电话。我想大骂,可是电话没人接。我又拨打了许文的手机,还是没人接听。

    一定是故意的。

    他们两个心虚了。

    我将手机甩在沙发上,越哭越不甘心,他们背叛了我,我绝不能让他们好过。我在网上订了当夜前往祁县的火车票,又在电脑里找了许文身份证的复印件,记下了地址之后就出了门。

    1

    一夜火车,第二天早上快八点的时候,我才到祁县。

    出了火车站,我问了好几个出租车司机,对方居然不知道我说的地址在哪儿,甚至导航里面都没有。

    好不容易,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司机看了我的地址道:「白水村啊?那地方太偏了。妹子,你去那儿干吗啊?」

    「去朋友家。你确定知道地方?」我冷声道。

    大概是我语气太冷了。

    司机看了我一眼道:「妹子,看你说的,我不知道地方还跟你废什么话啊?我前天才送一对小夫妻去过。」

    前天?

    小夫妻?

    我气着问道:「男的是不是戴眼镜?女的扎马尾辫,嘴角有颗痣?」

    「对啊?你朋友啊?」司机瞄了我一眼,嬉笑道:「本来我不知道白水村,还是那个女的老公给我指的路。那地方太偏了,最后我都没把他们送到地方。他们在一个有白水村路牌的小道上下的车,那男的说了,山道过去是条河,河上只有一条铁索桥,车过不去,只有人能过去。那小媳妇是第一次去,到了那边还发脾气呢,最后还是男的哄着进去的。」

    妈的。

    还哄着进去。

    我听着司机说的话,气不打一处来,直接上了车道:「带我去白水村。」

    「行。说好了,我只能把你送到那天的山道,你自己想办法进村。」司机说道。

    我是被气到了。

    只想去白水村闹一场。

    车在路上开了两个多小时,特别是后面一段路程都是偏僻山道,最后停在路边的时候,我心里一阵突突。这位置太偏了,两侧都是山,路边就是山沟沟,另一侧有一条山道,路边有根电线杆,上面一个牌子都生锈了,标着「白水村」三个字。

    「喏,白水村。」司机指了指电线杆上的招牌,笑着道:「妹子,要不要留个电话啊。要是你出来的时候,可以打电话给我,我来接你。不过说好了,来回油钱都算你的。」

    这司机看上去还算老实,我点着头给司机留了个电话,然后给了两百块的车费,就背着包走上了山道。

    还好快中午了,头顶的太阳比较大。

    要不然这荒山野岭的架势,我真不敢往里走。

    再说了。

    既然来了,我绝不能便宜了那对狗男女。既然许文要带陈瑶瑶见父母,我偏要过去闹一闹,让他所有的家人都知道他和陈瑶瑶到底是什么货色。

    山道两侧的草丛很密,地面也不平,像是人为开凿出来的。

    我走了十几分钟,前面的道路才宽阔了不少。很快,一条河出现在了我面前,和司机说的一样,河面上有一条铁索桥,河对岸就是一片依山而建的村庄。村子看上去有些年头了,都是白墙黑瓦,还有一些似乎还是木质的建筑。

    前面的河有五六十米宽,河面上有一条铁索桥,宽只有两三米,细细长长的,直接通往河对岸。或许是风有点大,铁索桥也有些晃动,一时间我都不敢上桥。

    就在我犹豫的时候,身后却响起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妹子,你要进村啊?」

    中年男人声音不大不小,却是吓了我一跳。

    我转过身,只见一个黑色衬衫的男人站在我身后不远处。男人该有四五十岁,短发斑白,脑门有些褶皱,一双眼睛笑看着我。只是其中一只眼瞎了,泛着白色,看得我全身不自在。

    「你是村里的人吗?你认识一个叫许文的人吗?」我对着中年男人问道。

    男人听到我的话,笑了一下道:「许家的小孙子啊?前天才带女朋友从外面回来,你是他朋友啊?这小子在外面出息了,都有妹子找上门来了。我带你进村吧,他家就在村子西边。」

    女朋友?

    我火气又上来了。

    中年男人说着就走上了铁索桥,我也快步跟了上去。

    河面风不小,铁索桥摇摇晃晃的,跟荡秋千一样。我紧紧抓着铁索,走到一半,就已经满身大汗。前面中年男人走走停停,大概是故意在等我。就在我要继续往前走的时候,一张白纸突然飘到了我脸上。

    我拿下纸,看了一眼,吓得慌忙松了手。

    一张冥钱。

    这冥钱和市面上见到的不同,而是和电视里见到的一样,是白纸剪成的铜钱。我看了一眼河的上游,只见河面上漂了不少这样的白纸铜钱,密密麻麻地顺着河流向着远处漂去。

    这场景太诡异了,我在大太阳下惊出一身冷汗。

    「中元节了,家家要祭祖,该回来的都回来了。」中年男人走在前面,淡淡念叨了一句,又转过头对我道:「妹子,走啊,快进村了。看着点脚下,别掉下去,这白水河啊,每年都要淹死好几个人呢。」

    我点了点头,扶着铁索继续往前走。

    总算过了桥。

    我跟着中年男人进了村子。

    一进村子,首先看到的一条街道。

    街道宽有五六米,地面都是青石板,两边一家家店铺开着门,还挂着木质的招牌。我走上街道,只见两侧店铺看上去都很老,柜台都是木质的,很少见到玻璃,卖的都是一些竹编、农具、杂货一类的。

    店铺里的人也都上了年纪,一个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坐在竹椅上。

    大概是很少有陌生人来,店铺里的老人都盯着我看。一个两个倒也罢了,可是这两侧店铺一眼扫过去,至少有十多个老人,他们双眼跟着我动着,这种诡异的感觉,让我不寒而栗。

    我加快了脚步,对着前面带我进村的中年男人问道:「叔,许文家在什么地方啊?」

    「前面呢,马上就到了。」中年男人背着手往前走着,偶尔还和两边店铺的老人打着招呼。

    很快。

    我们来到了一家裁缝店。

    裁缝店里的布料没有花色,只有蓝白灰的土布。

    店里坐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婆婆,老婆婆脸皮很白,银白色的麻花辫又细又长。

    「许家婆婆,许文呢?有小姑娘找他。」带路的中年人对着老婆婆叫了一声。

    白发苍苍的老婆婆抬起眼,惊讶地看着我,含糊道:「你……你找许文啊?你是谁啊?」

    眼前这个老婆婆是许文奶奶?

    我看着老婆婆,回道:「我叫刘小月,我来找许文的……」

    我话还没说完,店铺后面就冲出了一个人,正是许文。

    许文见到我,眼神惊住了,脸色苍白地问我道:「小月,你……你怎么来了!」

    「我不能来吗?」终于见到正主了,我憋了一肚子火,冷声道:「陈瑶瑶能来,但是我不能来是吧?我来了,是不是坏了你和陈瑶瑶的好事!」

    「不是你想的那样。」许文解释了一句,上前就拉住了我的胳膊,声音有些焦急地解释道:「你先跟我走,我送你出村再说。」

    出村?

    我来就是打算闹的,他想让我走?哪有那么容易?

    我用力挣脱了许文的手,泄愤似的大骂道:「我干吗要走?你现在知道自己做的事见不得人了?许文,你就是个人渣。我跟你谈了三年恋爱,同居两年,就差给你生孩子了。我一次次跟你说结婚,你都推脱。前面还骗我说今年带我来见你爸妈,现在你倒好,背着我把陈瑶瑶带回来了。许文,我真没想到你居然是这种人,你就是个骗子,就是个人渣,还有,陈瑶瑶呢?她人哪儿去了?是不是躲在里面,没脸见我了?陈瑶瑶,你躲什么啊?有本事出来见我啊?」

    我一边骂着,身子也气得颤抖起来。

    来的路上,我就想好了,许文做出这种事,我肯定和他分手。只是分手之前,我也不能让他们好过。

    「够了。」许文吼了一声,打断了我的话,眼神又凶狠道,「我骗了你,怎么了?我就是想玩你,怎么了?刘小月,我告诉你,你最好现在就给我滚,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许文抓住了我的胳膊就将我往村口拽。

    我挣扎着,可是许文力气太大了。没办法,我只能蹲在地上哭喊着、骂着,可是许文却将我抱起一下子扛在肩上,向着村口方向走去。

    「许文,你就是个畜生,人渣,你快放开我。」我用力捶打着许文后背,不断骂着。

    街道两侧的老人都走出来了,一个个站在店铺门口看着我们。

    只是没走多久,带着我进村的中年男人却是抬手将许文拦住了。

    中年男人挡在了许文面前,笑着道:「许文啊,你这是做什么啊?有什么事和人家妹子好好说嘛!

    许文停下了。

    我从他身上挣扎着下来,一落地,我就狠狠一巴掌扇在了他的脸上。

    「畜生。」我又一巴掌扇过去,捡起了地上的背包,声音嘶哑骂着道,「许文,你就是个畜生。我这两年被狗给上了,我跟你分手,别让我再看见你,要不然我不会放过你和陈瑶瑶那个婊子。」

    我还是不解气,指着许文对街道两侧的老人又骂道:「这家伙就是个骗子,骗了我两年,最后跟我闺蜜上床。一对狗男女,不要脸的东西。」

    骂完,我走到许文面前,狠狠地瞪着他,又给了他一巴掌,才转身向着村子外面走去。

    该打的打了,该骂的骂了。可是转身那一刻,我还是哭了。

    我心里还是委屈,因为我是真爱他。

    有多爱,就有多恨。

    我一路向着村口走着,很快就来到了河边。可是我刚踏上铁索桥,却发现铁索桥中间少了几块木板。这刚才来的时候好好的,前后不到二十分钟,桥断了,我出不去了。

    2

    我愣愣地站在桥头。

    许文也从我后面走了过来,只是看了桥面一眼,便嘴里呢喃道:「桥怎么断了!有人把桥弄断了。你等着,我去找木板修桥。你在这里等着,哪儿都不要去,等我回来。」

    我没理他。

    许文似乎很着急,转身就跑了。

    桥断了。

    暂时出不去。

    街道上的老人都走出来了,在街头远远看着我,让人感觉很不自在。

    带着我进村的忠叔走了过来,笑着问道:「妹子,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我算是许文的长辈,你跟我说,要是许文那小子真欺负你了,忠叔我做主,让他给你个交代!」

    给我交代?

    我忍不住嘲讽道:「你能让他给我什么交代?我恨不得杀了他。」

    「妹子,哪能杀人啊?」忠叔笑着道,「听叔一句劝,许文这孩子不坏,或许,你们之间有什么误会。不如这样,你跟我先回去,我做主,你们面对面把事情说清楚。要是许文真对不住你,叔让他给你道歉。」

    我不想理会眼前这个忠叔。

    或许是因为许文的原因,我感觉整个村子的人都那么恶心。

    再说了。

    刚才许文说的那些话,哪一句是误会了?

    我转身走到了一旁树荫下,抱着包蹲在地上,心里不断咒骂着许文。太阳太大了,我热得满身汗,便取出了一瓶矿泉水喝着。我喝了两口水,气也顺了一点,我想好了,以后和许文一刀两断,再无瓜葛。

    叮铃。

    就在这时候,我身后突然响起了铃铛的声音。我以为应该是条狗或者牛什么的,就在我转过头的时候,一个人影突然从树后面冲了出来。

    太突然了。

    我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连滚带爬向后退着。

    一个脏兮兮的年轻人跑了出来。

    对方看上去该二十来岁,上身没穿衣服,下身穿着一条破裤衩,光着脚,全身脏兮兮的,脖子上套了个铃铛。男人没有扑向我,而是拿起地上的矿泉水就自顾自拧开了。

    脏男人将水灌进嘴里,又摇着脑袋嚷道:「不好喝,不好喝。」

    一个傻子!

    我吓得够呛。

    不远处在屋檐下的忠叔快步走了过来 ,拿起路边的树枝指着傻子骂道:「二娃子,滚回家去,别出来吓人。」

    「别打我,别打我。」傻子很怕忠叔,向后躲着,跑了没一会儿,那个二娃子又远远地指着我傻笑道,「我要吃肉,我要吃肉。」

    忠叔挥了挥树枝骂道:「滚回去,再发疯,打不死你。」

    傻子跑了。

    忠叔走过来,对我笑着道:「妹子,别怕啊。二娃子小时候在山上摔了脑袋,变傻了。不过他不伤人,最多抢点吃的,你不用怕。」

    我喘着气,惊魂未定地看着村子的方向道:「你们的桥什么时候修好啊?这里还有其他出去的路吗?我要出村。」

    「哎呀,我们村只有这么一条路啊。」忠叔挠了挠头道,「你也看见了,河面风大,许文说要修桥,可是哪有那么容易修好啊。上一次桥断了,村里几个人修了两天才修好。我看啊,今天铁定是修不好了。妹子,都中午了,我先带你去许文家,去吃个饭。要是下午桥修好了,你再出来,好过在这里晒太阳啊?」

    我直接摇头道:「我不去许文家。你们村里就没其他吃饭的地方了?没有饭店啊?」

    我肚子的确饿了。

    昨天晚上到现在,也不过吃了一袋饼干。不过要我去许文家,我肯定不会去。

    忠叔点头道:「村子里倒是有一家小旅馆,那边有吃的。要是桥修不好,你晚上也能在那边住一晚。我带你去吧。」

    我犹豫了一下。

    最终决定先去小旅馆。

    我跟着忠叔回了村子里,街道两侧的老人还是在看着我,直勾勾的。

    这村子真的够诡异的。

    从进来到现在,我看见的人除了忠叔和许文,以及那个傻子之外,其他的都是白发苍苍的老人。这些老人穿的也是很老的衣服,我还是很小的时候在我祖奶奶身上见到过这种粗布衣服。

    我跟在忠叔后面,好奇问道:「叔,这村子怎么那么多老人啊?年轻人呢?」

    忠叔笑着道:「村子偏,交通不发达,年轻人都出去了,也就逢年过节有人回来。而且啊,我们村子是这一带远近闻名的长寿村,村子里年纪最大的都一百一了。」

    我是苏北来的,小时候也是在农村,可是真没见过老龄化这么严重的村子。

    忠叔很快将我带到了一家小旅馆。

    小旅馆门口,我遇见了抱着木材准备去修桥的许文。

    许文一见到我,脸色变了,对着我吼道:「我让你在桥边等我!你进来干吗?」

    「你吼什么啊?」我瞪了一眼许文道,「我在哪儿跟你什么关系?你爱修桥就修,不爱修拉倒。许文,我告诉你,以后我跟你没关系,你跟陈瑶瑶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别让我看见就行,我看见了恶心。」

    许文伸手就要抓我手腕。

    一旁的忠叔拦在我们中间道:「许文啊,有事说事,人家妹子大老远来找你,你心平气和跟人家说说,别动不动就上手。还有村子里难得来人,你怎么动不动就赶人走啊?」

    「忠叔,你让她出村吧。」许文的声音突然颤了几分。

    忠叔笑着回应道:「桥坏了,你让人家妹子怎么出村啊?再说了,大中午,人家妹子都饿了,你好歹让人家吃口饭吧?这样,听忠叔一句话,你先去修桥,等桥修好了,人家小姑娘吃好饭了,你再送她出村不就好了?」

    许文眼神纠结地看着我。

    忠叔突然声音又冷了几分道:「许文,你连忠叔的话都不信了?」

    「知道了,忠叔,我信你。」许文点了点头,看了我一眼道:「小月,我们这边的肉都是腌制的,你吃不惯会拉肚子,你别吃肉,吃点蔬菜就行了。」

    我冷哼一声道:「要你管,桥修好了叫我。」

    我没再理会许文,转身走进了小旅馆。

    小旅馆外面是餐馆,可以吃东西,里面院子是住的地方。

    小旅馆老板也是个老婆婆,看上去有七八十岁了,不过手脚利落,见我坐下就给我倒了一杯茶。

    忠叔看了我一眼,对着老婆婆道:「王家婆婆,这小妹子是许文朋友。村子里难得来个外人,你招待好了。家里有肉吧?给小妹子炖点。」

    王家婆婆连连点头。

    「妹子,你慢慢吃,我还有事。要是今天你走不了了,可以住在这里。我们村子好客,王家婆婆会照顾好你的。」忠叔对着我笑着交代了一句,转身就走了。

    我点头道:「谢谢你,忠叔。」

    这忠叔虽然面相上不像是好人,但是这一来二往倒是对我挺照顾的,我也谢了一声。

    忠叔笑着走了。

    我坐在凳子上发着呆,心里想的都是许文和陈瑶瑶的破事。这事我真气不过,不过我也不是那种死缠烂打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女人,这一次我来是为了撒气,现在骂也骂过了,我只能安慰自己忘了那对狗男女。

    不一会儿。

    王家阿婆就端上了两份菜。

    一份是地三鲜,一份是梅干菜炖肉。

    「女娃娃。」王家阿婆看着我满脸笑道,「我们村子里的腌肉可好吃了,你尝尝啊。」

    我点了点头,刚要下筷子,却想起了许文跟我说的话。平时我肠胃很好,吃东西很少拉肚子,而且我特别喜欢吃肉,平时在家里,许文都会将肉让给我。可是这一次许文却提醒我不要吃肉,我下意识感觉似乎有点不对。

    许文这么说,多半是这里的肉很不干净。再加上现在是夏天,很多东西容易变质,我也不敢真下筷子了。

    王家阿婆还在看着我。

    我回应道:「阿婆,我最近肠胃不好,不能吃油腻的,肉就算了。」

    「不油腻。」王家阿婆笑眯眯地看着我道,「我们这肉腌制的,一点都不油腻。真的,你尝尝,可好吃了。」

    被王家婆婆看着,我实在有些拗不过去了,便打算尝一块。只是不等我下筷子,先前的铃铛声响了。傻子从旅馆外面冲了进来,一下子抱住了那碗肉,伸手就拿了一块塞进了嘴里。

    这傻子!

    我吓得慌忙起身,退后了几步。

    「好吃,我要吃肉,我要吃肉。」傻子吃着肉,又对我咧嘴笑了笑。

    王家婆婆气得拿起一旁的竹竿子,就抽向了傻子。傻子后背被打了两下,疼得直叫,丢下碗转身就跑出了旅馆。

    「死二娃子,再敢来,打不死你。」王家婆婆气得骂了几句,又看向我道,「这二娃子又来发疯。女娃娃,你再等等,我给你再炖点肉。」

    我连忙道:「不用了,我不吃了。我那边还有碗泡面,你给我点开水吧。不过饭钱我给你正常算,没关系的。」

    被傻子这么一闹,我没心情吃了,甚至我连那桌子都不敢碰。

    王家婆婆看了我一眼,沉默了片刻才点了点头,转身给了我一个水瓶。

    我吃了泡面,然后就坐在小旅馆里等着。

    小旅馆里有一股子很奇怪的药香味。

    我看了看四周,对着王家婆婆好奇道:「老板,你们这什么味道啊,好香啊!」

    「腌肉啊。」王家婆婆指了指后面院子里的几口黑缸道,「我们村子喜欢腌长寿肉,就腌制在大缸里,味道可好了。刚才你没吃到,可惜了。等晚上吃饭,我再给你炖。」

    肉?

    这肉的味道真够香的。

    我在小旅馆等了三个多小时,也没看见许文回来。

    最后我实在忍不住了,快到四点的时候,我背起包出了小旅馆。只是刚出小旅馆的门,我就听见了铃铛声。

    我惊得看向一旁的巷子,只见傻子正扒着墙角远远看着我。

    「有病,别过来,过来我打死你。」我有些害怕,只能壮着胆子骂了一句。

    傻子来劲了,对着我乐呵呵嚷着道:「好吃的,我要吃了你,你好好吃。」

    真有病啊。

    我拉紧了背包,快步向着村口方向走去。只是我一路走着,那个铃铛声就好像阴魂不散一样在我周围响着。街道两侧的老人也看着我,也不知道是傻子说的话,还是其他什么原因,我感觉这些老人好像也要吃了我一样。

    很快。

    我冲到了村口,许文却不在桥上。

    桥中间已经修了好几块板子,似乎也只空了两个。

    我前后看了一圈,也不见许文。这已经四点多了,要是再拖下去,恐怕真要在这里过夜了。我远远看着空着的两块木板,或许小心一点,能够跨过去。我犹豫了一会儿,不见许文出现,便心一横上了桥。

    只是我没走几步,后面忠叔就跑过来了。

    忠叔见到我,便开口道:「妹子,桥没修好呢,你再等等啊。」

    「没事,我看能不能跨过去。」我回了一句。

    忠叔却几步上前,抓住了我的手腕道:「你这妹子,怎么不听话呢?桥中间没修好呢,你这要是掉下去,命都没了。快,先跟我回去。」

    对方的力气很大。

    我也不喜欢别人碰我,便急声道:「叔,你别拉我啊,你先松手好不好。」

    只是忠叔不松手,硬生生将我从桥上拉了下来。我被拉到一旁路边,却发现一旁草丛里躺着一个人,我看过去,还没来得及说话,忠叔却突然抱住了我,一手捂住了我的嘴。

    许文躺在草丛里!

    忠叔到底要做什么?

    我拼命挣扎。

    只是忠叔力气太大,手上还有一股很怪的香味,我鼻子呛得不行,挣扎了两下就晕了过去。

    ……

    3

    迷迷糊糊的。

    我感觉自己睡了好久,耳边还有人在叫我的声音。

    「小月。小月。」叫声不断,有些熟悉。

    我无力地睁开眼,只见自己被关在一个很小的铁笼子里,连坐都坐不起来,只能半躺着。我看向声音叫来的方向,只见房间一旁的角落里还有个笼子,陈瑶瑶被关在里面,正对着我叫着。

    怎么回事?

    我惊恐地看向四周,对着陈瑶瑶问道:「这里是哪儿啊?怎么回事?我怎么被关在这里了?」

    「小月。」陈瑶瑶看着我就哭了起来,「我被许文骗了。他骗我来他家,我一来,村子里的人就把我关笼子里了。小月,那个关我们的老女人说晚上要把我们送到后山献祭,还说到时候要吃我们的肉。」

    我被这些话给吓住了,慌忙用脚去蹬铁笼子。

    陈瑶瑶哭着道:「没用的,没有人知道我们在这里,我们都被许文给骗了,那个老女人说许文在外面就是专门骗女人带回来的,我们都被许文那个畜生给骗了。」

    我听到这话,忍不住骂道:「你活该,你是被骗的,许文没骗我。」

    许文的确没骗我。

    从陈瑶瑶刚才的话来看,许文是把陈瑶瑶骗了过来,不过却没有骗我的意思。甚至我来到了村子以后,许文很想把我送出去。一切都是我错怪许文了,难怪他不肯带我回家见父母,难怪他不肯跟我说结婚的事,他只是想保护我。

    「你说什么啊?」陈瑶瑶哭着问道。

    我气得骂道:「我说你活该。我把你当亲妹妹,你背着我勾搭许文。许文把你骗过来,你死了就是你活该。许文没骗我,他不想我来,我是自己找过来的。」

    「你!」陈瑶瑶被我说得愣住了,又哭着道,「我活该好了吧,是他勾引我的,我一开始没想和他在一起。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我们都要死了。」

    死!

    我怕了,不断用脚蹬着铁笼。

    只是铁笼太结实了,我怎么也蹬不开。

    这时候,外面响起了脚步声。

    我急得大叫道:「救命啊,有没有人啊,救命啊。」

    「别喊啊。」陈瑶瑶吓得对我叫道。

    不喊?

    已经晚了。

    屋子的门被推开了。

    一个老人走了进来,正是王家婆婆。

    王家婆婆冷着脸,看着我道:「小丫头,醒了啊?醒了就消停点,再乱叫打死你。」

    这老太婆!

    我急得叫道:「你们到底要怎么样?为什么把我们关笼子里?你知不知道你们这么做是犯法的?我爸妈知道我来这里,我出不去,他们一定会报警的,你们逃不掉的。」

    「报警?」王家婆婆冷哼一声道,「没人带路,谁也找不到白水村。就算你家里人报警,也没人能找到你们。今天晚上,到了 12 点,鬼门大开,就是你们上路的时候。」

    王家婆婆转身就要走。

    我急声道:「许文呢?许文在哪儿?我要见他。」

    「你以为许文救得了你?」王家婆婆回头看了我一眼冷笑道,「许家那小子,不听话。外人来村子从来只进不出的,他居然还想把你放出去。坏了村子的规矩,只有死路一条。现在差不多,他已经被埋了,你别想着他来救你了。你们认命吧。」

    说完。

    王家婆婆转身走了。

    陈瑶瑶吓得在一旁哭了起来。

    我虽然也害怕得厉害,可是一听到陈瑶瑶哭,心里就烦躁得厉害,便骂她道:「哭什么?要不是你跟着他来,还发什么朋友圈,我会来找你们?我和许文都是被你害死的,你死有余辜。」

    「我们都要死了。」陈瑶瑶哭嚎道。

    我也默默流着眼泪。

    前面我恨许文,显然我错怪他了。而他是为了放我才死的,虽然他也是村子里的人,但是终究是我对不起他。

    外面的天越来越黑了。

    就在我以为这一次逃不过去的时候,门又被人推开了。

    我看着门口,只见那个傻子居然进来了。

    傻子就站在门口,直愣愣地看着我。

    我心里有了希望,颤抖着道:「傻子,进来啊,我有好吃的,你把笼子打开,我给你好吃的。」

    「我……我也有。」陈瑶瑶听到我的话,也急声道,「傻子,你……你给我打开门,我什么都给你吃。」

    傻子真走进来了,在一旁角落拿起一根铁棍子就开始撬我笼子的锁。

    一旁的陈瑶瑶着急道:「你……你先给我打开啊,我好吃的多。」

    贱人,这时候还争。

    就在我要骂人的时候。

    傻子却压低了声音道:「你们不想死就别说话,把王婆子引来了,我也救不了你们。」

    这傻子!

    我震惊地看着眼前的男人道:「你……不傻!」

    「你才傻。」傻子抬眼看向我道,「我抢你水,就是想把你吓跑。还有那碗肉,你不能吃,我是故意去抢的。」

    这傻子一直在帮我。

    陈瑶瑶也惊声道:「你不是傻子啊。大哥,你快救救我们。」

    「闭嘴。」我压低了声音。

    锁被撬开了。

    傻子又走到陈瑶瑶的笼子前用力撬开了锁,然后拿着铁棍就走到了门口,示意我们跟在后面。

    外面的天已经完全黑了。

    我们就被关在小旅馆的后院里。

    傻子带着我们从小旅馆院子的后门走了出去。

    后门出去是一条巷子,月亮当空,巷子里不算暗,我们都跟在傻子后面。

    我紧跟着傻子,好奇道:「你……你为什么装傻帮我们啊?」

    「我不想你们跟我老婆一样被他们吃了。」傻子低声回了一句。

    吃了!

    我听到这话吓得有些喘不过气来。

    我们穿过了一条巷子,就来到了街道边上。

    此刻街道上已经家家户户点燃了白色的灯笼,白花花的一片,看上去就让人感觉瘆得慌。

    「我们怎么办啊?别站在这里啊。」陈瑶瑶急得哭道。

    傻子低声道:「过了街道,穿过前面的巷子就能到白水河边。我在河边放了一条竹筏,到时候你们可以坐竹筏过河。」

    「那我们快过去啊。」陈瑶瑶想要冲过街道,却被傻子一下子拉住了。

    街道两侧店铺里都有人坐着,这么冲过去,肯定会被发现。

    而就在此时,一侧街道上响起了王家婆婆的叫喊声,我们出逃的事已经被发现了。

    不一会儿,街道两侧店铺里的老人都走出来了,忠叔的声音也在街道上响了起来。

    陈瑶瑶吓得哭了起来。

    「别哭了。」我看向傻子着急道,「现在怎么办?」

    傻子看了一眼街道,沉默了片刻,才指了指另一侧黑漆漆的院子道:「你们去那边院子先躲着,我想办法先引开他们,如果天亮之前我没回来,你们就自己想办法去河边。」

    我点了点头,拉着陈瑶瑶就向着另一侧院子走了过去。

    院子很破,一边的墙都塌了,几间屋子的窗子和门都坏了,到处都是杂草。

    陈瑶瑶走进院子,看了一圈就指向了院子中间的几口大缸道:「我们先躲大缸里。」

    我看到陈瑶瑶要去掀开大黑缸的盖子,便慌忙叫道:「别打开。」

    盖子还是打开了。

    陈瑶瑶回头看着我道:「怎么了?这里没地方躲,我们先躲大缸里……」

    只是话没说完,陈瑶瑶看见这大缸里的东西,吓得把盖子掉在了地上。

    月光下,一具白骨就蜷缩在缸里。

    我慌忙抱住陈瑶瑶,一方面是自己害怕,另一方面也是怕陈瑶瑶叫出来。

    中午,王家婆婆就跟我说他们的肉腌制在院子的大缸里。许文不让我吃肉,傻子又说他老婆被吃了,我就猜到了这大缸里可能会有什么了。

    「别叫,我们躲起来。」我颤抖着,拉着陈瑶瑶躲进屋子里的墙角下。

    陈瑶瑶蜷缩在我怀里,颤抖道:「他们……怎么会把骷髅放在大缸里。」

    「吃人。」我深吸一口气道,「旅馆老板说那是长寿肉,傻子说他老婆被吃了,许文说不让我吃肉,他们的长寿肉就腌制在大缸里。」

    我说得语无伦次。

    但是陈瑶瑶明白了,吓得抱紧了我。

    村子里的动静很大,似乎都在找我们的下落。

    我们蜷缩在墙角下,就在我们以为自己能躲过一劫的时候,院子外面亮起了火光。两个老人拿着火把就走进了院子,其中一个正是王家婆婆。

    「周家的死了之后,这院子好久没人来了,他们会不会躲在这里?」王家婆婆含糊了一句,对着身边一个老人道:「好好找找,不能让她们跑了。一年才一次,她们要是跑了,今年就没肉了。」

    另一个老妇人应了一声,就拿着火把向着我们所在的屋子走了过来。

    躲不过去了。

    我心里害怕到了极点。

    就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陈瑶瑶却是突然缩到后面,一脚把我蹬到了门口哭喊道:「你们要吃就吃她,你们别吃我,你们别吃我!」

    我趴在了地上。

    进门的老妇人一下子抓住了我的衣领,而陈瑶瑶从边上就冲了出去。

    我没想到陈瑶瑶这时候居然会把我推在地上。

    抓住我衣领的老妇人对着另一个屋子的王家婆婆道:「王婆子,别让那个跑了。」

    王婆子从另一个屋子走出来了,小跑着向陈瑶瑶的方向追了出去。

    我见到王婆子跑出去了,便在地上一下子推开了老妇人,然后拿起一旁的碎砖头就砸了过去。砖头砸在了老妇人脑门上,老妇人痛叫一声就瘫倒在地。

    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慌忙向着外面冲去。

    我冲出了院子。

    只见不远处的巷子里,陈瑶瑶已经被人给抓住了。

    救?

    我根本救不了她,也不想救她。只是前往街道的巷子被人堵住了,我只能向着另一边跑去。后面的人发现了我,一个个拿着火把喊着就追了过来。

    我拼了命地跑。

    还好有月光,我很快就跑到了村子口。

    村口有两个人,对方没反应过来,我就从一侧跑向了桥。

    「别跑。」忠叔从街道上追了过来。

    我跑上了桥,很快就跑到了中段位置。

    桥上还有好几块木板空着,我只能扒着边上的铁索打算挪过去。只是我一上铁索,忠叔就在桥头拉着铁索摇了起来。中间摇摆的幅度太大了,我脚下一滑,只有双手能够抓住铁索了。

    「小丫头,你跑不了了。」忠叔喊着道,「只要你听话,乖乖回来,别出村子,我们可以让你活下来。」

    活下来?

    我哪信他的话!

    而此时,忠叔拿着火把又照向了一侧道:「小丫头,你看看,许文在这边。只要你回来,我就让你们两个人在一起。不过你要保证,一辈子不出村子。」

    许文?

    我看向桥头,只见许文低着脑袋,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就在犹豫的时候,一旁傻子跑出来了,看着许文笑着道:「死了。哈哈。吃肉肉。」

    死了!

    我知道傻子在提醒我,许文已经死了。

    「滚。」忠叔骂了一句,一步步走上桥。

    我看着越来越接近的忠叔,最后骂着道:「一个村子都是畜生,我就是掉下河淹死,也不留在你们这边。」

    我松开了手,直接落入了湍急的河水之中。

    河水湍急,我这一掉下去,被水卷着就沉入了河底。我不会游泳,掉进这么大一条河里,我肯定很难活下去了。我被呛了好几口水,意识也开始模糊起来。

    死吧。

    死在河里,也比被村民抓回去强。

    4

    黑暗很长,长的似乎没有尽头,直到一丝光线照进了我的眼帘。迷迷糊糊中,我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疼。我惊得睁开眼,只见自己躺在河边。

    我没死。

    我挣扎着起来,努力爬上了河岸。

    河岸边上就是公路,我满身是水地瘫坐在路边,看着眼前的一切,忍不住大哭起来。

    我逃出村子了,活下来了。

    后来,我被一辆货车给救了。货车将我送到了最近的派出所,我报了警。警察对我说的事也十分重视,安排了几个民警就跟着我前往白水村。

    我根据那天去白水村的记忆,带着民警来到了标有白水村的山道前。

    在民警的带领下,我再次走上了山道,前往白水村。只是当我走过山道的时候,却没有见到铁索桥,而河对面也没有村子,却只是在路边有一片坟头。

    刚过七月半,许多坟头上都有焚烧的纸钱,到处弥漫着烟味。

    「怎么会这样。」我看着眼前的一切,全身颤抖着。

    几个民警对视了一眼,对我道:「小姐,你是不是记错地方了?又或者?」

    记错地方?

    我摇着头道:「不可能。」

    而这时候,山道一侧走来了两个扛着锄头的山民。

    民警对着一个山民道:「大叔,这里是不是有一个白水村啊?」

    「有啊。」山民四十多岁,对着我们介绍道,「以前这边是有个白水村,就在河对岸。我听我爸说那村子挺有名的,叫什么长寿村。后来发生了泥石流,村子就都被埋了。」

    村子都被埋了?

    怎么可能?

    我看着河对岸,不相信一切是真的。

    最后我不知道怎么和民警回到了派出所。

    我的大脑一片混乱,感觉自己经历的一切都像在做梦,但是我知道这不会是做梦。我跟民警说了许文和陈瑶瑶的事,民警调取了许文公司的电话。

    打完电话,民警互看了一眼,最后对我道:「小姐,电话打过了,那个公司没有叫许文的。小姐,你有没有家人在祁县啊?要不,你先回去休息一下。这件事,我们会继续调查的。」

    没有许文!

    我呆滞地看着两个民警。

    从他们的眼神中,我感觉得出来,他们大概是以为我撞邪了,又或者疯了。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最后,民警给我买了车票,用警车将我送到了火车站。

    火车站候车大厅里,我呆滞地坐在椅子上,突然想起来那天送我去白水村的司机。我手机丢了,没有司机的电话号码,不过那天我是在火车站外面遇见那个司机的。

    我冲出了火车站,看着一辆辆出租车,最后在火车站南边的路口,我真的看见了那个司机。

    「大哥。」我冲过去,看着司机道,「是你,那天是你送我去白水村的。」

    司机愣了一下,看向我道:「妹子,是你啊,你要回去了啊?」

    「你跟我去派出所。」我打开车门就上了车,开口道,「你带我去派出所,你给我作证,那天是你把我送到白水村的。而且……而且你还送许文和陈瑶瑶去了。」

    司机惊讶地看着我,笑着道:「妹子,你这是干吗啊?我这拉客呢。」

    「我给你钱。」我急声道,「你先送我去派出所,误工费我给你。」

    司机沉默了片刻,点了点头道:「行吧,我带你去派出所。」

    车开了。

    我喘着气。

    这个司机可以作证我说的都是真的,只要我说的是真的,派出所民警就会继续调查下去。我不信村子一晚上就消失了,一定是哪儿出了问题,又或者我去的地方不对。

    我想起了王家婆婆的话。

    王家婆婆说过,没有人带路,外人是不可能找得到白水村的。一定是我找的地方不对。

    没有人带路,我自己是找不到白水村的。

    我想着这句话,惊得抬起头看向了一旁的司机。

    车已经开上了山道,两侧都是密林。

    我闻着大叔身上一丝淡淡的药香味,心里恐惧到了极点。我努力控制着呼吸开口道:「大哥,你先停车。」

    司机却没有停车,看向我笑着道:「妹子?怎么了?」

    我全身颤抖着,慌忙去打开车门准备跳车。可是车门被锁上了,我根本打不开。

    药香味越来越重,我脑袋眩晕起来。

    司机看着我,淡淡笑着开口道:「白水村,从来只进不出。本来你能逃过一命,又何必回来呢?」

    我眼前黑了。

    彻底堕入了死亡的黑暗之中。 

相关推荐: 村内发生连环命案,疑是女鬼作祟,捕快用折扇查出真相

话说明朝万历年间,六安县有个叫袁天雷的人,从小家境贫寒父母便将其送往当地有名的清虚观拜师习武,袁天雷师从太乙真人,习得一身好武艺为人刚正不阿,临下山时师傅太乙真人送了一把折扇给他,叮嘱他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要打开。   下山后的袁天雷四处铲奸除恶,他又有过人的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