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故事 愛情 白兔也凶猛

白兔也凶猛

婚礼的前几天,白娜意外撞见了林子律和陈婧在一起私会。

那天,Jimmy Choo的店员打电话通知她去拿她那双金色的高跟鞋。

那双高跟鞋是陈婧送她的结婚礼物,一万多块,是白娜穿过最贵的高跟鞋,她打算用来当婚鞋,偏不巧了,试穿的时候,白娜不小心崴了脚,还把鞋跟处刮坏了,鞋子成了破鞋。

白娜心痛极了,林子律安慰她:“不就是一双鞋吗?回头再给你买双新的不就行了。”

白娜遗憾地说:“这鞋是婧姐送的,她说和我的婚纱很配。”

林子律当时的表情有些怪怪的,倒是陈婧知道她的鞋破了之后,主动帮她拿去送修:“没事,不就是破了一道口子,拿去专柜修补一下,就跟新的一样了。”

半个月过去了,柜员终于通知她去取鞋。

白娜兴高采烈地出门。经过商场一家网红下午茶店时,远远就看到了林子律和陈婧,她正要走过去打招呼,却见林子律手上正拿着一块糕点,喂到陈婧嘴里。

林子律的动作娴熟,陈婧一脸享受,傻子都能看得出,这俩人的关系不简单。

白娜觉得自己像被雷劈中了一般,愣在那里。

林子律不知道说了什么,陈婧嬉笑着伸手捶了一下他的前胸。

见此情景,白娜落荒而逃。

白娜是哭着跑回家的。

推开门,家里一片喜气,爸妈在忙着贴喜字,隔壁邻居也在,见到她,直夸她眼光好,嫁了好人家!

是啊,真是嫁得好!

林子律是什么人,老爸是房地产公司的老板,家里资产上亿,他又是家中独子,典型的富二代。白娜呢,父母是下岗工人,大学毕业后和父母、哥嫂挤在一套不到八十平米的老房子里。

白娜嫁给林子律,是麻雀飞上枝头变凤凰,多少姑娘盼都盼不来的福气。

看着父母正跟邻居炫耀林家送来的礼物,白娜红了眼,借口躲进了自己的小房间。

嫂子来敲门时,白娜早已哭成了泪人儿。在嫂子的逼问下,白娜抽抽噎噎地说了自己看到的那一幕,“这个婚,我不想结了。”

嫂子一听就急了:“那可不行,家里的亲戚朋友都知道你要结婚了,也知道你嫁得好,你这说不结就不结了,不是要了爹妈的命吗?”

白娜像只受了惊吓的小白兔,被嫂子这么一吓唬,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哭着问:“那我该怎么办?”

嫂子以过来人的身份,替她分析,得出的结论是:一定是白娜看错了,陈婧是林子律的表嫂,俩人不可能有染;再者说,陈婧还是白娜和林子律的介绍人,俩人要真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不是给自己身边放了一个定时炸弹吗?

白娜想了想也是,陈婧是她的上司,一向对她照顾有佳,得知道她还没有谈过男朋友,又将自己老公的表弟,也就是林子律,介绍给她认识。

白娜记得,第一次和林子律见面,林子律和他的朋友们开着五辆豪车来了,白娜长这么大从没有见过这种阵势,吓得连话都说不利索,是陈婧一直在旁边给她打气,后来,也是陈婧告诉她,林子律对她一见钟情!

恋爱之后,白娜问过林子律喜欢她什么,林子律笑说,你是我见过的最单纯的女孩子,像只小白兔。

白娜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二十出头的年纪,就像一株刚刚长出的花骨朵,身上还带着泥土的芳香。除了年轻、单纯、不暗世事,她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可以吸引林子律这样的青年才俊。

在嫂子的授意下,白娜给林子律打电话,问他在哪儿,林子律说了地址,是商场附近,倒是没有骗她。

嫂子冲她眨了眨眼,笑逐颜开地说:“我就说是你多想了吧,再说了,人家表亲在一起,喝个茶,吃个饭,还不都是人情往来。”

白娜这才开心起来,又恢复了待嫁女子的那种喜悦和羞涩,娇嗔地在电话里嘱咐林子律,鞋子修好了,顺路帮我取回来。林子律满口答应,十足的好好先生。

挂了电话,白娜长吁一口气,嫂子语重心长地对她说:“小娜,以后你嫁过去了,要收起自己的脾气,咱们不是大小姐,就算哪天小林真的做了对不起你的事,你也得睁一只眼闭一眼,听嫂子的,嫂子是过来人,不会害你的。”

嫂子的话里话外,无不透着卑微。这段婚姻,是白家高攀了,白娜嫁过去,不但是白娜的福气,更是白家的福气。末了,嫂子又说:“你哥已经去小林他爸的公司上班了,你回头替我们好好谢谢小林。”

白娜这个时候才体会到什么叫“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她想到,第一次和林子律回家,她就爱上了他家那栋如同花园般的三层楼的小别墅,她憧憬着自己成为这个家的女主人会是什么样子,特别是客厅里那套柔软的意大利真皮沙发,她坐上去,就不想起来了,如同棉花糖一般的甜蜜

心底里,白娜对于豪门的生活,无比向往。

所以,对于林子律的求婚,她迅速答应了,那时他们交往才三个月。他说,小娜,我32岁了,不想再这么游戏人间地玩下去了。

白娜天真地想,林子律该是她这辈子最幸福的礼物,在她23岁这年,她遇见了他,她不是他的第一个女人,但,是他的最后一个女人。

这就足够了。

婚礼如约而至,比白娜想象中的豪华,不但给白娜父母赚足了面子,也成了白娜这辈子最幸福的时刻。

在所有人的羡慕眼光中,白娜摇身变成了林太太。

所有的问题,是从蜜月开始的。

说好的欧洲四国游,可是才到巴黎,林子律就要回国。

那晚,林子律接了一个电话,他在阳台讲了整整四十分钟,再回房间,就通知白娜,蜜月结束了,他明天就要回国,公司出了一点问题。白娜连忙收拾行李,林子律拦住她:“不用,我一个人回去处理就好,你按计划好好玩。”

就这样,林子律把白娜一个人丢在了异国。

一个人的蜜月在十二天后结束,林子律亲自到机场接她,问起公司的事情,林子律说得含糊,她便不再问,林子律也不喜欢她干涉他的事,他需要的是一个安安静静如同小白兔般的妻子。

隔了几天,是婆婆无意中提起,说子律的表嫂小产了,还没顾上去探望一下。白娜心里一紧,表面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暗地里开始打听小产的时间,正是林子律接了电话要赶回国那几天的事。

白娜心底里,那些隐藏起来的怀疑,顿时像一条食物链,一环一环地显现出来。

出嫁前,嫂子再三叮嘱她,凡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白娜没有想到,这一天会来得这么快。在这段婚姻里,她从一开始就是要踮起脚来仰望的那一个人,她不能像别的女人一样,发现丈夫外遇了,可以理直气壮地说一句“大不了就离婚”。

白娜看着这栋漂亮的房子,还有这房子里属于她的一切,她舍不得,人不怕一直生活在贫苦中,最怕的是由简入奢,她再也不可能回去和爸妈哥嫂挤那八十平的老房子,相信哥嫂的脸色也不会好看。

可是,一想到林子律和陈婧的事情,她又实在是哑巴吃黄连。

休完婚假,白娜准时回公司上班,给办公室的人都带了礼物,陈婧的礼物最为丰厚,大家笑她偏心,白娜挽起陈婧的手撒娇道:“如果没有婧姐,我哪能嫁得这么好,再说了,婧姐还是我表嫂,我家先生说了,要好好感谢的!”

陈婧的脸,暗暗地沉了一下。

白娜把一切变化,尽收眼底。她还能怎么样,无非就是在陈婧面前,秀一秀她所谓的恩爱,让她吃醋!

等到大家都散了开,白娜小声问她:“婧姐,你身体没事了吧!”陈婧反问她,什么事?白娜故意道:“子律跟我说你流产了。”停了一会,又补充道,“婧姐,我妈认识一个很厉害的老中医,回头要不要介绍给你?”

那一天,陈婧的脸色特别难看,白娜的心情因为过足了嘴瘾,格外舒畅。

晚上林子律回家,一进门就质问她为什么要在陈婧面前撒谎。白娜一副无辜的表情,婧姐流产了,我关心她有错吗?林子律说,那你也不该说这事是我跟你说的!白娜便委屈地说,你说的还是妈说的,有什么区别,你怎么对她的事情这么敏感,你们俩到底是什么关系啊?

这话一问出来就收不住了,白娜干脆把上次的事也捅了出来:“结婚前,我就看到你们俩在约会,你娶我到底是为了什么?”

林子律愣住了,他朝她举起了巴掌,白娜这会一副天不怕地不怕地,把脸一扬:“打吧,打死我了,你们俩好在一起!”

那个巴掌到底没有落下来,林子律转身就出了门。

那天晚上,林子律整夜未归。白娜心想,这下完了,这日子怕是要过不下去了,同时又暗自发狠,大不了就离婚。

想到离婚后的种种,白娜竟又生出一丝悔意,恨自己没能忍住。

第二天一大早,林子律就回来了,开门见山地问她想怎么样?白娜一脸疑惑地看着他,他自顾自地说:“我和她的事情很复杂,一时半会和你说不清,我不会离婚,也不会和她分手,你要什么我都答应你,就是这样!”

白娜没有理他,气冲冲地出门,这种事情说出来就是家丑,林子律的小三不是别人,是他的表嫂,事情闹大了,他们应该比她更顾忌吧。

嫂子知道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后劝她:“这婚坚决不能离,你才是林家媳妇,那个女人只是一个插足者,你比她年轻比她漂亮,你还怕斗不过她!”父母也劝她不要离:“你才结婚就离婚,传出去名声不好听,再说,你还能找到比小林条件更好的人吗?”

每个人都在打自己的算盘,但没有人一个为她考虑。

白娜算是看明白了,在这桩婚姻里,牺牲她一个人幸福,根本算不得什么,特别是他们这样的家庭,穷怕了,好不容易尝到了甜头,哪里舍得再苦回去。

就这样,算是达成了口头的协议。

林子律给白娜娘家买了一套房子,120平的大三房,白娜的家人高兴得跟过年似的,特意请林子律来家里吃饭,至于他和陈婧的那档子破事,没有人提及。

无论是父母,还是哥嫂,大家目的一致,叫她别离婚,因为离婚,只会便宜了别人!

白娜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婚姻会是这样,她曾以为,人人都会嫁给爱情,直到现在,她才发现,不是每个人都有那么好的运气。她遇到林子律时,以为自己遇到的是白马王子,可是事实呢,他们的婚姻如同那双破鞋子,华而不实。

林子律不爱她,他和她相亲,和她结婚,都是有计划的,只因她年轻又单纯,没有什么心机,是他最好的选择。

陈婧是他的初恋情人,可偏偏嫁给了一个并不爱的人,也是源自复杂错综的各种关系。陈婧说,算起来,你才是我们之间的第三者。

这句话,让白娜断了暴打小三,大奶复仇的念想。

这以后,白娜睁只眼闭只眼,不再管林子律和陈婧的事情。

林子律也不再有所顾忌,晚归或者不归家时,白娜明知道他和陈婧在一起,却还要告诉公公婆婆,他忙。

在公司,人人都羡慕她嫁得好,她亦装出一副幸福的模样,只有单独面对陈婧时,她全线溃败,陈婧对她说:“你有什么不知足的,房子,车子,票子,正宫娘娘的头衔,人不能什么便宜都占尽了。”

到底是谁占了谁的便宜呢?

白娜有时候想干脆撕破脸算了,可是想到撕破脸后,她将失去衣食无忧的生活,失去光鲜亮丽的林太太这个身份,她又做不到,说到底,还是她想要的太多!

她见过陈婧的丈夫,在家族聚会上,俩人上演着恩爱的戏码。她也想过将林子律和陈婧的事情透露给他,可有一次,她在商场逛街,遇到了陈婧的丈夫带着别的女人在购物,她才知道,这一对夫妻早就同床异梦,婚姻对他们来说,只是装饰一下彼此的门庭罢了。

白娜这才彻底死了心!

如果不是公公突然发病,大概白娜也就一直打算这么得过且过下去了。

那晚,公公的心脏病犯了,家里只有她和婆婆在,一老一少急得如同热锅的蚂蚁,可偏偏林子律的电话关机,婆婆刻薄地指责她,你这个媳妇啊,连自己的老公都管不住!

她的眼泪一下就涌了出来。

后来,她开车带着公公婆婆去医院,将公公安排妥当之后,婆婆这才给了她一个地址,她说,你去这里把子律给我找回来!

白娜又马不停蹄地驱车去婆婆给的地址,是市区一个新开的楼盘,小区的入住率并不高,她将车停在路边,穿过一条幽静的小路,才找到婆婆给的地址,按了门铃,开门的是陈婧。

并不意外,林子律和陈婧的事情,公公婆婆一直是知道的,那么她替他们打掩护,又成了什么?

那一刻,白娜绝望了,也清楚地明白,林子律的父母之所以同意林子律娶她,是因为他们以为,这个年轻的女孩子能够改变自己的儿子。

所有人都看着她走入了这场戏,她以为自己是女主角,却也只是最初那只崴了脚的小白兔,无法自救。

她镇定地看着陈婧说:“我要找我老公!”

陈婧侧了侧身,让她进门,她打量着房子里的装饰,比起生活中的不完整,这里显然更像一个家,林子律从房间里出来,见到她显得很意外,白娜看了他一眼:“爸爸住院了,你电话关机,微信不回,是妈给我的地址!”

她的话,让林子律和陈婧的脸色惨白,她没有心情看他们的笑话,在他们眼里,她的今天,又何尝不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婚姻至此,无法续杯。半年后,白娜提出了离婚。

林子律不同意,父母已经给他下了最后的通牒:如果继续和陈婧在一起,就别想染指家里的生意,林家丢不起这个人。

他需要白娜这个名义上的妻子,可白娜已经不再需要他。他威胁她,离婚,她不但得不到一分钱,就连他之前送给她娘的房子,他也可以收回来。

他以为这些是白娜的软助。可他没有想到,白娜竟然一不哭二不闹,直接拿出绳子要上吊。白娜说,你不是说我是小白兔吗?可知道兔子急了也会咬人,我已经失去了所有,不在乎在你这棵树上吊死自己。

林子律自知理亏,更怕事情闹大了。

白娜在婚姻的绝路上导演了最后这出戏,且本色出演。她得到了一笔可观的封口费,她决定用这笔钱出国读书。至于林子律和陈婧,林家父母是绝对不可能让他们继续在一起。

林子律也许以后还会看中单纯又无害的小白兔,可这一切已经和她没有多大关系了。

23岁的白娜,曾以为32岁多金又帅气的林子律是上天给她最好的礼物。现在,她终于明白,那时她太年轻,不知道生命中的每件礼物,其实早就已经标好了价格。

这世界,永远没有免费的午餐!

——END——

相关推荐: 分享一些“细思极恐”的经历,胆小慎入…

@MAX.HU 跟大家说一个发生在我身上比较灵异的事情 首先说一下我对玄学的认识-对于无法解释的事情,需要一个心里安慰,归结于玄学! 开始正题 2015.1.15号我遭遇了一场车祸,然后一个月以后我出院了,爷爷带我去了老家那边(离得相对较远)的一个半仙家里,求…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