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故事 靈異 听村里老人说,我们这曾经有一种很诡异的习俗,叫做“放阴”

听村里老人说,我们这曾经有一种很诡异的习俗,叫做“放阴”

@余生慢慢走
不是本人亲身经历。听村里老人说起的。
在我未出生以前,我们这里如果有人得了重病,就要请我们这里的“端公”来,然后派人去阴曹地府看一看,这个人的吉凶。所谓的“端公”类似于很多地方的巫师,是我们这里的俗语。
我们把去阴曹地府的这种行为称为“放阴。”
具体怎么做我不得而知,因为我记事起,村里只有一户人家放过阴,而且不让小孩子老人在旁。据说是放阴时周围阴气太重,对老人小孩不好。选择放阴的人必须是身体健康的青壮年。
有一年我村里有个人重病,挑选的青壮年放了几次阴都放不成,最后选择了一个熟手去放,那个熟手身体不太好,结果一躺下就再没醒来。
这个放阴,就是巫师让当地村民供奉的神明,带着被放阴者去阴曹地府。巫师把神明的力量加持在被放阴者身上人,然后被带去阴曹地府。具体是去做什么呢,就是去看一看这个人到底做了什么孽,在阴间受什么刑罚。如果是很重的刑罚,那么患病者几乎是时日无多,如果受的刑罚轻,神明经过交涉,就可以保旳病人平安。再经巫师做法,就可驱除疾病。
话说那年我村里放阴放了几个人都未果,那时恰逢我姑父来我村里,我姑父是那种老实巴交,不会撒谎,更是接受命运安排,逆来顺受的老实人。
于是大家都觉得让我姑父试一试,因为人老实,大家都信得过。万一是个奸诈的人去,醒来后胡说一通,会危机患者生命。
这个放阴我不知道是怎么操作的,听说被神明加持的人会陷入沉睡。一旦不成功,几分钟后就会醒来。我姑父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加持成功了,这一沉睡就是几小时。村里老人还说,如果中途遇到阻碍,被放阴者会全身颤抖,难受呻吟。巫师会再次施法加持。
我姑父这一睡就是几小时,大家都小心翼翼的,大气都不敢喘,一整颤抖之后,他终于醒了。
接下来的事情就比较诡异了,我姑父醒来时,一开始是有些浑浑噩噩的,过了一会,脑子终于清醒。对患者父母说,你家孩子没事,被一穷人押在一辆古老的木车上,不知道要去哪里。木车上雕刻着几张面目狰狞的恶鬼头,由几个身体未完全腐烂的人拉着,有些地方已经腐烂的看得见骨头,有些地方完好如初。
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那个黑漆漆的木车上,有很多老人和妇女。其中有个老婆婆头发花白,穿着一件破烂的蓝布衫,佝偻着身子,嘴里抽着烟斗,被血红的链条绑在木车上,不时发出滋滋的声音。她苍老的的面容上显得十分痛苦,嘴角抽搐的时候,嘴角的那颗大黑痣总是格外的触目惊心。或许是发觉有人在看她,她萎靡着抬起头,忽然间目光炯炯的看着我姑父,然后像看到救星一样,迫切的想拉住站在车外的我姑父的手说:乖孙女婿,你是来接奶奶回家的吗?
就在我姑父不知所措的时候,忽然有个面容模糊,身材魁梧的大汉,从背后揪着我姑父的衣服,将他带走了。
等我姑父说完,所有人都沉默了,那辆车和以前放阴的人所看到的一模一样,可是以前却没看到过那个老人。村里老人有些追忆起昔日的往事,自言自语的说着,活着的时候是个好人啊,苍蝇蚊子的不忍心打,怎么死了受那些苦……
村里另一位老人说:涛儿啊,你看到的那个老婆婆,就是你媳妇儿的亲奶奶,你以前见过吗?
我姑父摇头晃脑,神情有些恍惚。一遍又一遍的低声说着:我从没见过,我来的时候她就不在了,连照片都没见过。
大家都信我姑父的话,像他那样老实的人是不会撒谎的。
这是我至今都想不明白的事,我姑父从未见过,却描绘的那样绘声绘色,似乎亲眼所见一样。
其二:那个老婆婆也就是我的曾祖母,为什么知道我姑父是她孙女婿?
这世间莫非真的有我们不知道的诡异存在吗?
@Zero

怎么说呢,尽管自己亲生经历过两起类似的事情,但还是不相信鬼的存在。
第一次是在小学三四年级:那天礼拜六,天气特别好,我早早地起来了,打算去河边钓龙虾,出去的时候跟我妈说了一声就出去了,自家后院没挖到蚯蚓,就跑邻居家后面去挖,准确说是西边第二家,刚好喊他家孩子一起。
很快挖到了蚯蚓,打算从他家巷子(两户人家中间的过道)里到前院去找他去,但是从进入巷子的一瞬间,天就变了,变成那种花白太阳,就是太阳被一层薄薄的云挡住了,但是可以清楚地看到太阳在哪,感觉不舒服,就赶紧往南跑,总共10多米的巷子,跑了1分钟,还没跑出去,我蒙了,我停了下来,看了看,还是原来的巷子,我跑了一分钟,还在巷子的最北边。
我开始慢慢走,一步一步往南走,在快出去的时候,我松了口气,以为自己刚刚是傻了,踏出最后一步的一瞬间,眼睛一花,脑子一懵,发现自己又到了巷子的最北边,我傻了。
我想着往南出不去,往北我还出不去吗,事实证明我真的出不去,往北一步踏出去,到了巷子最南端,然后我在巷子疯狂跑动,从南向北从北向南,直到自己精疲力尽,哭着喊着也没人答应,仿佛整个世界就我一个人,我一直跑,跑不动了就歇会儿,有力气了就继续跑,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像个傻子一样一直往南走了,突然好像听到喊我,前面没人,我扭头一看,在后面,是我叔,我赶紧跑过去,这一次很轻松,眼睛也没花头也没晕,就这么出来了,用现在的话说,跟他么做梦一样。
跟我叔打了个招呼,赶紧跑回家,也没跟我妈提这事,直到晚上吃饭,我妈问我钓的龙虾呢,我才跟她说起这事,奶奶告诉我这是碰到鬼打墙了,让我妈赶紧去街上买了两扎黄纸,趁着天还没完全黑,让我到巷子的南北两侧各烧一扎黄纸。
第二件事更邪乎,也是我邻居家,我家东边第四家,家里男人死得早,女儿嫁出去了,儿子脑子不好,说白了就是傻,以捡垃圾维生,儿子捡,老奶奶分类收拾,老奶奶是上海人,她人是真的善良,家里虽然穷,倒也还算过得去,如果那个傻儿子不抽烟喝酒就更好。
2010年我高二,但我上高中地方离家比较远,骑电瓶正常要近一个小时,那时候学业比较重,中午连吃饭加休息只有一个小时,但我有午睡的习惯,所以每次都是匆匆忙忙吃个饭然后睡一会儿。
很平常的一天,中午睡觉,做了个梦,问题就出在这个梦上,梦里我周五放假,回家,不知道什么原因提前回来了。因为夏天正常都6点放学,但梦里我放学明显早了,到家差不多是下午4点多,太阳明显是到了西边天空,也不热,我慢慢悠悠的骑个电瓶车从东往西回家,路过老奶奶他家门口,她正悠闲地躺在藤椅上休息,从她家门口经时老奶奶喊住我,说:“细凌儿啊,你扶我进去吧,我有点冷。”
我没多想,因为老奶奶一直对我都挺好的,就把车一停,抱她进屋了,公主抱的那种,在靠近床的地方,也就是床头柜的位置,老奶奶突然一挺身子,啪的一下就掉下去了,头撞到床头上,血流了满地都是,然后老奶奶就没动静了,我也被我妈叫醒了,以上是梦的内容。
醒过来之后我就跟我妈说起了这事儿,我说:“妈,呆子叔叔他妈还在吗,有没死啊,我刚刚做梦梦到她。。。。。。”
我妈说:“没有的事,我前天出来还看到她的,老奶奶精神挺好的,你去上你的学吧,别想太多。”
这是中午做的梦,我晚上6点放学回家,刚到家,我妈就跟我说:“刚刚春英姑姑(老奶奶的女儿)打电话过来,说老奶奶走了,说的是老奶奶下午晒完太阳回房间的,到床头柜那边绊了一跤,头撞床头柜上了然后就走了。”
我直接被吓到了,时间,地点,去世的原因,除了一个我,别的都一样,我是中午做的梦,老奶奶是当天下午去世的。 

以上均为亲身经历,没有虚构
@匿名
之前经历过的事情,不知道算不算灵异
来北京玩,住在西城区的一家民宿,房间很小,睡床前正对着大衣柜,衣柜门后有大镜子可以拉出来。我对镜子的忌讳本来不怎么放在心上,但是男朋友在睡前还是把柜子门拉上把镜子遮住了。
走了一万七千多步,很累了,睡下后我却辗转难眠,觉得燥热,头也有点晕晕的。八月底的北京夜晚已经很凉快了,但是脱了睡衣还是热,翻来翻去睡不着。打开空调,不是很热了,但是心里还是有种恶心又烦躁的感觉,因为晚上喝了三杯啤酒,我以为是喝酒的原因,心里暗暗发誓再也不喝酒了。其实我的酒量没有那么差,最多喝两瓶啤酒什么感觉都没有。
不知什么时候昏昏沉沉地睡着了,突然听到身边男朋友说“什么人在房间里”,并且指着墙上,我看到在窗外光亮的映射下,一个戴鸭舌帽的男的影子映在墙上,这时我却动不了了,话也说不出来,使劲想抬起胳膊怎么也抬不动。过了一会儿突然能动了,再看墙上也没有什么人影,男朋友正睡着。也不知道是梦还是真实的。
一晚上又做了很多莫名其妙的梦,记得梦里的感觉是失落的,但也想不起来具体的情景。
一会儿又突然听到有人敲我们的房门,天还黑着,又紧张起来,我撞着胆子问谁,原来是房东大爷怕我们误了火车叫我们起床。睡前跟大爷说过五点要起来赶火车,没想到大爷会叫我们起床,于是长舒一口气。
打开灯发现,柜子门上的镜子没完全拉上,露出来一段刚好照着我。也就是这一夜我都是照着镜子睡的。
临走前,发现房间门后还挂着一把桃木剑。
@匿名

记得有一年单位派我去北京开系统内部会议,因为会议地点在朝阳区,主办方把我们安排在一个好像叫什么“方x大酒店”的宾馆里住(这几年去北京的时候发现那个酒店没有了),那个宾馆是三星级的,里面很干净。

说是去开会,其实会议我根本没大参加,都在玩,很清楚地记得那酒店对面是个小广场,然后隔条马路是个“滚轴俱乐部”也就是旱冰场,第一天晚上会完餐后我就去那里滑了两小时冰,结果回来时才知道,点名时因为没有我,所以没给我安排房间,我又找到组委会,没想到那天去开会的人加上我正好是单数的,那个酒店的单人间又满了,所以只能给我开了个标准间让我自己住。

忘了说说那个酒店了,酒店坐西朝东,也不大,共五层,其中第三层让组委会给包了,我住在第五层靠北头,东面的房间,窗户下面就是马路。我那个房间再往北一个房间就到北头了,是个楼梯口。

我进房间时就已经快十一点了,我心里想得快点睡觉了,组委会已知道我晚上出去玩了,明天再迟到,再给单位一说我就麻烦了。然后我就进卫生间洗漱,刷牙的时候发现我面前的那个镜子是破裂的,就是镜面上有好多裂缝,都挺深的,但镜子还挂在墙上,我心想得给酒店大堂打电话,他们可别以为是我弄坏的。

大家想想照个这个的镜子会是什么样?脸都不是脸了吧!歪七扭八的,我也是这个样,但不知为什么,我感到很慌,洗漱完毕后我是跑出卫生间的,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害怕。

我上了床后给酒店大堂打电话,想告诉他们镜子坏了,可那个电话就是没声音,我想算了吧,明天再说,然后就睡觉了。

可这时候窗外突然下雨了,一会就电闪雷鸣了,其实别看我是男的,可是我挺怕打雷的声音的,从小就怕,我就蒙了头睡觉。

大约在一点半的时候吧!睡得正香的时候,突然听到“呀~~”的一声,其实这声音不大,但是很细,直接钻到我耳朵里去了,我马上就从睡梦中醒来了,但还是迷迷糊糊的,我知道是卫生间的门开了,我这人有个毛病,睡觉时必须关好卫生间的门,从小养成的。所以不情愿地起来走到卫生间,顺便嘘嘘了,然后就把门关好。上床又睡了。

可就在半睡半醒之间,又是“呀~~”的一声,我心想这他妈什么破门!!又一次不情愿地起来,然后闭着眼就走到卫生间那里,伸手把门关上,一关门,“咔答”一声,我心里一个激灵,这门是转锁式的!!也就是说,我一关上门,只有把那个小球把手拧一下门才会开!我关门一定是关好了的,可那门是怎么开的呢?!有人开门?!这时屋里一片漆黑,我身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困意全无!我再次检查了那门,确实关好了,然后就上床又睡了。

又是快睡着的时候,这时是个什么感觉呢,我想大家都会有这种感觉的,就是说醒不醒,说睡着了吧,还想着一些事情,这时脑子里会有一些稀奇古怪的想法,反正大体就是这么个意思。这时候,我又听到“呀~~”的一声,我正处在那种状态下,就想肯定在在做梦,因为我已经很清楚地把卫生间的门关好了。

这时候脑子里就在想,这个声音怎么那么熟悉呢?这是个什么声音呢?哦,对了,想起来了,电视里经常有这种镜头,现实生活中也有,一个年代很久远的房子,大门一开,就是这个声音!!我脑子里马上闪出这样一个想法,在一个旷野中,孤怜怜地一所老宅院,我站在门口,没人开门,那个黑黑的两扇木门“呀~~”的一声向我打开~~里面一个黑影向我走来~~我突然感到莫名的恐惧!!

济南有句土话说有时在半睡半醒之间会招“牙虎子(音)”,也就是说自己清醒,但想干什么却又干不了,动不了。我那时发现自己是朝左睡的,并且右手放在胸前被左胳膊挤住,正压在心脏上,其实睡觉的时候如果压住心脏会做恶梦的,大家有兴趣的话可以试试。

我就准备先移开左胳膊再拿开右手,可却发现动不了了!浑身都动不了!这时我的感觉就是脑子很困,但很清醒,就是动不了,仿佛是因为太困了不愿意动了,当时的感觉是任凭大脑怎么下命令,身上就是不动!最后我想猛地一转身,可还是没动,仿佛身体给什么东西固定住了似的。

我一下子意识到自己招“牙虎子”了。想动却又不能动,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紧闭眼不睁开,因为我潜意识里知道,一睁开眼就会有可怕的东西。

我仍然保持那个姿势躺着,每当我快要睡着时,我都会提醒自己千万别睡着,因为一睡着就会做恶梦。这时我感到股凉风一阵一阵地吹来,每一次都会透过被子扑到我身上,我感觉床下有人在走路一样,似乎正在我房间里转圈,虽然听不到任何声音,可是每当那东西经过我床前,我都会有感觉,我甚至感觉那东西俯下身子看我的脸。我当时有一个念头,我一定要装睡熟了,装什么也不知道,否则那东西一但知道我在假睡,就会千方百计把我给弄醒了~~

可越装越装不像,我的眼由于闭得很紧开始有点哆嗦,我又不敢放松,生怕一放松就会睁开眼,因为我是朝左睡的,当我感觉那东西走远后,我偷偷地把左眼睁开一个小缝,因为这样目标小,又离被子近点,不容易被发现,否则一打闪电,会照亮我的眼睛。睁开后,往外看。这时一道闪电劈下来,由于窗帘没关好,露出一个缝来,那个闪电正好映在电视机屏幕上就在屏幕上,映出一个模模糊糊的人影来!很小,看不清是男是女,由于闪电是连续的,连着几次闪在电视机屏幕上,所以可以看出那个人影在屏幕上一会儿稍大,一会儿稍小,这说明那人在屋里转圈!!需要说明的是,电视机绝对关好了。

我感到真正的害怕,又一道炸雷劈下来,电视机屏幕上什么也没有了,我稍稍松了一口气,心想可算走了,但又感觉到那东西在我身后!我虽然背对着他,看不到他,可却能实实在在地感觉到!感觉到他正俯身看着我!!我一动不动,紧闭双眼。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等感觉那东西没有了后,我再次把左眼睁开一个小缝,看电视机屏幕,这时外面的雨也小了些,但仍有一些闪电,只是没有雷声了,借着闪电仔细看,屏幕上是一块一块的灰白,是什么东西呢,我在想,难道电视真的没关?不可能!猛然发现,是一张歪曲的脸!!也许我看错了,但确实像!猛然想起我在卫生间洗漱的时候,面前的那个破碎的镜子!当时里面的东西都是歪曲的!!

这时终于发现自已能动了,但还是不敢动,生怕自己一动就会看到不想看到的东西,终于,鼓起勇气,猛然在床上翻了个身,几乎是凌空转身,然后砸在床上,被憋了很久,想大口喘气,却又不敢。偷偷地在被窝里把手机按亮了,记得很清楚,两点二十三分。

我想不能在这个屋里睡下去了,我就是在大堂里坐着也要坐到天亮!!我想起床出去却又不敢,最后,终于下定决心,由于我的衣服就在床头放着,我悄悄地抓住,然后又等了四五分钟,其实这四五分钟里仍在做思想斗争。最后一跃而起!穿上托鞋(那个宾馆的托鞋不是纸制的,很好穿)就跑到门口,打开门就跑了出去!路过卫生间的时候,尽管我不想看,但眼的余光还是扫了一下,门果然开着。

到了走廊里,才发现五楼走廊没有灯,我匆忙穿上衣服,看到门口那个楼梯口有四楼的灯光透上来,就向四楼跑去,四楼走廊中间有个值班的服务员,她问我先生您要干嘛去?我说换房!应该没大有客人提这个要求,她感到很惊讶,仍然带我到一楼总台处,总台服务员先问我为什么要换房?我觉得刚才那事不能算是正当的理由,就说,我想换了,我在那房间里住得不舒服。总台服务员给我一个很职业的微笑,说,先生对不起,根据我们的规定,客人入住后是不能随便换房的。我说你不换也好,那我就在大厅坐到天亮!

服务员又问我是哪个房间啊?我说是五楼的,靠北头那个,我确实忘了自己的房间号码。

她说五楼?五楼没住客人啊!然后又突然想起来了,说哦您是那个后来来的是吗?我说是啊,我最后一个来的。对了,我房间卫生间里的镜子坏了,可不是我弄坏的啊,我一进去就那样了。

两个服务员对视了一眼,说好吧,我们给您换房。然后就把我安排在一楼的一个标准间里,这个房间在中间的位置上,我进去的时候快三点了。在这里能听到隔壁打呼噜的声音,我就放心地睡了。只不过因为晚上的事情,第二天没起来,又没参加会议。被点名批评。

相关推荐: 老家村里有一条特别邪门的路,有很多灵异事件都发生在这条路上…

老家村里的大路边有一块很大的墓地,这块墓地里埋葬着村里祖祖辈辈故去的先人,紧临墓地旁边的山上是个乱坟岗,这条大路是到村里的必经之路,很多恐怖灵异的故事都是在这条路上发生的。 几十年前村村通公路还没有修建,我们那也没有现在那么多的工厂,村里的人都是日出而作、日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