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故事 虐心 我就知道,他怎么会这么轻易放过我(番外)

我就知道,他怎么会这么轻易放过我(番外)

余子安走了。

真的从我们的生命中消失了。

他的遗书只有短短的一句话:若之,好好活着,开心的活着。

他爱安安不比我爱的少。

安安自从他的葬礼之后又开始颓靡,就像是回到了被余子安囚禁的时候。

我很害怕。

第一次见安安的时候,我也是有点恨她的。

但那一点点恨不算什么。

我比余子安和徐琛清醒,我知道那不是她的错。

我以为她会从我生命的长河之中消失,但没想到会再次见到她。

而再见到她,她已经是子安的未婚妻了。

她满脸的幸福。

我没资格去干涉别人的感情,也放不下我的妹妹。

所以我之后没有见过他们,连婚礼也没有去参加。

徐琛倒是去了。

说起来,那时候我已经很久没见过他们了。

徐琛是很奇怪的一个人,他告诉我他囚禁了妹妹。

我那时候都笑出了声,转头就把他撂倒了。

我一拳一拳的打他,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可那样也换不回来我的妹妹了。

我的妹妹阳光,活泼,又温柔。

她会在我面前撒娇,也会偷偷给我藏着礼物想给我惊喜。

有时候游戏输了会赖皮,有时候也会正义感爆棚。

她就像是个精灵,是上天给我们一家的礼物。

但是她回不来了。

真的消失了。

我看着鼻青脸肿的徐琛就哭了起来。

摇摇晃晃的站起来的时候已经连路都看不清了。

会想起妹妹死的惨状,会想起她躺在洁白的床单上惨白的脸色和紧闭的双眼,会想起她生前一声又一声叫着我哥哥……

会想起好多好多。

我整天喝酒,爸爸妈妈也颓废的很。

妹妹和我的过往像是一幅幅画,在我的脑海里每天播放着。

莫名的我就想起了那个女孩子。

她看起来和妹妹一样单纯,我怕余子安会对她干什么。

毕竟子安也喜欢妹妹。

我去看她,她果然过得不好。

我偷偷的帮她,对她好。

有时候看着她就想到那时候妹妹是不是也是过着这样的生活

我想干涉她的事情,却发现徐家也在压着。

我只能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去照顾她,甚至帮她逃跑。

但是她没有。

我在机场等了一天,都没看见她人。

我知道,她逃不出去了。

子安立马就找到了我。

我没看见徐琛,但我知道那里面一定有他的手笔。

「亦安,我念着你是桃桃的哥哥才再三破例。但是你不能帮她跑。」

我看着他,没说话。

其实他也在暗中帮着安安,我知道的。

但我没有开口告诉他看清自己的情感。

我不是圣人,我没有义务。

现在的余子安和当年的徐琛有什么分别呢?

告诉了又怎么样,让安安和一个伤害她的人在一起,纠缠到死吗?

安安不知道第几次自杀了。

我把她接出来去了医院。

我好害怕她也会死去,就像妹妹那样消失在我的生命当中。

我找子安,告诉他安安累了。

我以为他会放手的。

但其实他对安安的偏执已经很深了。

他接安安走的时候我不敢阻拦。

一个是安安的精神状态,第二个是余子安当时的眼神。

我可以很肯定的说:假如我当时阻拦了,他一定会对安安更不好的。

但他没有带安安看病。

我知道徐琛又去他的别墅的时候我就知道不对了。

我不知道徐琛每次去都是干什么。

每次他去了我都有一段时间不能进余子安的家。

但这次我知道了。

他在打安安。

我带她去了医院,私自把她带回公寓。

安安像是疯了一样的撞墙。

我送她离开,我什么都办不了。

我爱上她了。

我又开始晚上酗酒,白天把自己收拾的干干净净的去见安安。

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女人,我都帮不了。

我什么都做不了。

我就是个废物,什么用都没有。

我看着他们纠缠,我也去千方百计帮安安。

可都不够。

她不开心。

怪不得徐琛小时候就说:他们三个真有反目的那么一天,自己是斗不过他们俩的。而子安,斗不过他。

是啊,泡在蜜罐子里长大的怎么能斗得过凶狠的狼。

但我也想为了安安尝试一次。

毕竟我想和安安有个未来。

她依赖我,她爱我。

她多数时候是没有光,也没有精神的。但看见我了,就有希望了。

安安总说我好温柔。

假如这份温柔能治愈她受过的伤,那我愿意一直温柔。

徐琛意外的道歉。

他给我,给安安道歉,还制造了车祸。

一开始我还不懂,后来我知道了日记本的存在。

没有了徐家的压力,一切都是那么顺其自然。

妈妈爸爸一直都很和善,我稍微说了点安安的故事他们就很心疼。

他们对安安很好,一直都是嘘寒问暖的。甚至告诉我放开了手脚去做。

我放心了。

凶狠的狼又如何,我也可以成为那头狼。

每天的作息颠倒,强撑着身体,笑着面对任何人,疯狂应酬拓展业务就是为了安安。

安安,我很快能接你回家了。

余子安放她走了。可我不知道她在哪。

他把消息锁死了。

但安安很难熬,没好起来。所以余子安主动来找我,告诉我安安在哪里。

我搬了进去,公司劳烦爸爸妈妈管着。

我陪她过着难熬的日子,我拉她出深渊。

她喜欢的事情我都会去办。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余子安一定要送安安那些东西,也不知道安安为什么会收,但我都不去问。

对于我来说,我只需要无条件的信任安安就好了。

我们过的很幸福。

余子安的死对她的冲击很大。

她这半年都会趴在我的怀里哭,懊悔自己最后一次见他的时候为什么不多说点安慰的话。

安安现在是个正常人,对这些事情反应很大我也明白。

逝者为大。

就算他生前做了很多事情不可饶恕,可早就在他自受折磨的同时也就烟消云散了。

我和安安一直都觉得我们和他两清了。

至于徐琛。

他生来就是孤单的,余生也会是孤单的。

或许只有妹妹和他自己才懂他。

而我现在能做的就是好好陪着我的安安,陪她一起度过现在的风雨,好好的生活。我们一定会幸福的。

「安安。」

我抱紧了她,拍着她的背轻轻说着。

「我爱你,我会一直爱你的。」

安安好像哭的更凶了。

她在我怀里狠狠的点了点头。

「嗯。」

安安,请相信我,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

(完)

相关推荐: 世界,您好!

欢迎使用WordPress。这是您的第一篇文章。编辑或删除它,然后开始写作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