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故事 古風 (九)

(九)

四月就要开始选秀,我提议新人进宫之前把宫里原先的人的位份都升一升,皇上欣然答应。于是温妃升为温贵妃,瑶淑仪升为瑶昭仪,宋美人升为宋婕妤,王宝林升为王美人,其他所有的嫔妃也都升了一两级。贤妃德妃淑妃纯妃没有升的,另有赏赐,总之我一上任就为后宫众人带来这样实打实的福利,大家都很感激我。

而我和淑妃娘娘得出的结论是,温贵妃她老爹肯定给皇上省了很多很多钱,不然温贵妃一年到头埋头刺绣,根本见不了几次皇帝,居然还能白赚儿子又升位份,实在不科学。

淑妃娘娘又神秘兮兮地对我和温贵妃说:“看样子皇上对南阳侯也不放心,不然纯妃不会连四妃之一都没挣上,呸,皇帝老儿这么不相信人娶人家女儿做甚!“

皇上到底首先是皇上。

四月份的选秀很热闹,选了十个女孩子进宫,六个是我选的,四个是皇上让留下的,都是普通大臣家里的女孩子。她们齐刷刷站在一起,就跟一排嫩水葱儿似的,恭恭敬敬听我训话,连回一句“谢娘娘”,都带着四月天的芳菲春意。回想三年前我进宫选秀时的模样,真是已经过去很久很久了啊。

新人进宫,封什么位份给什么封号住哪个宫是很有讲究的事,我本想着全听皇上的,然而皇上只吩咐把两个南边来的秀女安排在纯妃宫里,别的一概不管,还很不要脸地说:“娇娇儿为朕统御六宫,这等小事必是能安排好的。”

还好我有管家狂热爱好者贤妃,她一听我张口求助眼睛都快绿了,再恭敬的用词也掩饰不了她的激动:“娘娘,妾以为此事不难,皇上既这么说,便是不大上心,您依着宫里前两次选秀的规矩来就是了。”见我托着下巴一脸茫然,她又赶紧把从前的秀女家世如何,品貌如何,怎么安排的位份……如此种种,跟背书一样的,从早上讲解到掌灯时分,讲得我十分羞愧,待要表达一番敬佩之情时,贤妃娘娘已经把这次秀女的安排建议写好呈给我过目了。

贤妃这样的才干,却要屈居在我这样的蠢人手下,我都有些替她不平,然而贤妃的神奇之处就在于她只想做一个心无旁骛的大管事。发现我当了皇后以后依旧如此倚重她,贤妃娘娘已经感激涕零到了极点,觉得我跟先皇后一样都是千古第一贤后,本朝有这样的国母,真是上天眷顾。

这些话不是她自己说出来的,是她脸上明明晃晃写着的,她的崇敬那么真诚,搞得我非常心虚。

新人进宫,皇上就开始有些忙碌,我跟淑妃娘娘偷偷观察好久,发现他挨个挨个地召见,召见得十分均衡,淑妃娘娘悄悄跟我咬耳朵:“当皇上也不容易啊,喏,看样子这批新来的不怎么讨他喜欢,大好的青春就这么断送在这深宫里,真是害人不浅。”

宫里添了人,晨昏定省的时候就越发热闹,我每天早上都睡不醒,坐在上头克制着打呵欠的欲望听她们聊天,眼里含着困倦的泪水,还要扯着面皮露出得体端庄的微笑,生怕哪天忘了笑会让她们胡思乱想。这么着肯定不行的,睡不够容易愤怒,愤怒容易让人生出坏心思,生出坏心思容易变成坏人,坏人就会做坏事,后宫就会不和谐,这是万万不行的!为了维护后宫的和谐,请安的时间就这么越拖越晚,后来我干脆让她们吃完早饭再来。

从前我刚进宫时,陈贵妃盛宠,请个安跟打仗一样。如今好了,在我这里,请安就是后宫众人睡足了吃饱了没事干一起聊聊天,讲讲笑话,吃吃点心。我若看出来哪两个宫妃关系不好的,就把她们私下留下来,问一问怎么回事,然后连劝带说让她们抱头痛哭重归于好。在宋婕妤的话本里,有本事的皇后都要在请安时立威,不然就会被别的妃子欺负,然而四妃里贵妃淑妃跟我是死党,贤妃是我的粉丝,德妃是贤妃的好朋友,也不知道谁会欺负我。

我叫宋婕妤睁眼看看真正的世界不要瞎编,但宋婕妤反驳道:

“可是你就是很没威信啊,你昨天还低三下四地求淑妃娘娘给你做玫瑰蜂蜜糖糕,你要有出息,就应该站起来指着她的鼻子说‘本宫让你做你就只管去做!半个时辰,本宫和宋婕妤若是还没吃到玫瑰蜂蜜糖糕……你知道本宫的手段!’”

她说得阴森森的,一边说一边把我逼到角落里,配上极度扭曲的表情,成功吓得我更不想成为有威信的皇后了。淑妃娘娘为她的演技鼓掌叫好,然后我们所有人吃着玫瑰蜂蜜糖糕给宋婕妤看。宋婕妤一怒之下写了新话本,话本的主角是个魔王,有着淑妃娘娘的名字和外貌,天天侧着头歪着嘴拿锅铲打人,打之前还要撩头发说一句“你,在我眼里,不过一道菜”。她一边说还要一边演,演出了失心疯的气质,把淑妃娘娘气得直跳脚,终于有一天真的拿锅铲追着要敲她的头。多和谐的后宫大家庭啊!

额,其实也有不和谐的地方,瑶昭仪就很不和谐,她说她有身孕不舒服,皇上就免了她的请安,后宫众人都有几分替我忿忿不平的意思,而我,衷心认为皇上难得英明一次。毕竟瑶昭仪喜欢拿腔拿调地说话,什么“哎呀~~,姐姐妹妹们都到了呀~~,皇后娘娘~~,臣妾来晚了~~,皇上让臣妾不用起得太早,娘娘不怪妾的吧~~”,她就这么把每句话都拖得长长的,配上拧腰扭脖子掖头发的造作姿态,就跟“矫揉造作”这个成语成精了似的。我们在宋婕妤的组织下偷偷模仿过她好多次,都无法学到她的精髓,淑妃娘娘还把脖子扭了。不来才好,我好怕她多来几次会把我笑死。

新人里没有特别得皇上欢心的,皇上随便升了几个的位份以后也就淡淡的,并没有什么特别得宠的人。这一年风调雨顺,皇上事务不多,来后宫的时间就多了起来。除了我这里,贵妃德妃贤妃纯妃她们那里也都不时去一去,不过去得最多的,还是瑶昭仪那里。但淑妃娘娘那里,他果然一次都没去,温贵妃因此羡慕得要死,她说:“每次皇帝老儿到我这里来的时候我就担心会一时忍不住拿绣花针扎他。”

瑶昭仪八月份的时候生下一个小公主,皇上欢喜得不得了,封她做瑶妃,其实要不是她出身太低,皇上直接封她做皇贵妃都有可能的。不过大约是为了补偿,皇上又把我原先住的长乐宫给了她,瑶妃得意洋洋,请安的时候不光拧腰扭脖子掖头发,还加上微微上翻的白眼,几句话说的就更不成样子了。结果上到四妃下到宝林御女,阖宫上下齐齐一人一句把她怼到怀疑人生,接下来几天她来请安都没人搭理她,她后知后觉发现自己被孤立了,不知道跟皇上说了什么,皇上跟我说瑶妃产后失调,身体还是要养一养,先别请安了。我听说她不来简直高兴坏了,当下开了库房给了一颗人参让她好好养病,我是如此的懂事贤惠,倒让皇上十分愧疚,连着好几天都宿在未央宫。

我的长思长忆满了周岁,会说话,会走路了,皇上很喜欢他们,总是把他们抱在膝头上哄他们说话,很多时候,他把我揽在怀里,我们一人抱着一个熟睡的孩子,照在镜子里,倒真像和和美美一家人。

可惜,只是像。

我很少带孩子们出去闲逛,先皇后三个孩子夭折得不明白这段惨痛的往事给我和淑妃,温贵妃都造成了严重的阴影。未央宫怡华宫金霞宫都很谨慎,很小心,从不让底下的人单独带孩子出去玩,跟防贼一样的。

想一想很有意思,我跟皇上,只是像一家人,这深宫,也只是像我的家。

长思个头比她妹妹大,也更皮一些,长忆还在爬的时候,他就已经颤颤巍巍站起来开始像小鸭子一样蹒跚学步了,坏小子还故意在他妹妹跟前摇摇摆摆地走来走去,可怜的小长忆瞪眼看了她哥哥半天,想站又不敢站,终于蹬着小脚丫哇的一下哭出来。

我笑得乐不可支,终于得到了淑妃说的养孩子的乐趣。

长忆走路学得慢,说话却学得很快,未满周岁就开始叫“阿凉——”“阿耶——”,我跟皇上都高兴坏了,皇上更是有空就过来抱着她逗她说话。长思学话学得慢,只好冲着他爹“啊”“啊”地叫,还喊得特别大声,特别骄傲,活像一只骄傲的小白鹅。

我在养孩子的过程中形成了一个好习惯,就是每当淑妃给我做了藕粉桂花糕等精美小点心时,端着盘子坐在两个孩子面前吃给他们看,我一口一口慢慢吃,他们就目不转睛地看着我,直到我把最后一块也吃掉了,发现我并不打算给他们留一点的那瞬间,两个小孩子就会号啕大哭,屡试不爽,场面非常好笑。

皇上无意中发现我这个快乐来源,气得直捏我的脸,每次从我这里离开时都要叮嘱:

“娇娇儿,你乖啊,别欺负朕的孩子。”

他的叮嘱一点用都没有。

淑妃娘娘发现我这个乐趣以后,笑眯眯地断了我这里的点心供应,我欲哭无泪,嚎了整整两个月才得到宽大处理,从此洗心革面重新做娘。

相关推荐: 世界,您好!

欢迎使用WordPress。这是您的第一篇文章。编辑或删除它,然后开始写作吧!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