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故事 古風 (十二)

(十二)

冬至第二天,温贵妃淑妃贤妃德妃宋婕妤王美人齐聚未央宫吃“古董羹”,红泥小火炉上的铜锅子“咕咚咕咚“地响,淑妃秘制配方叫人熬了一夜的牛骨汤香得让我们忘乎所以,抱着淑妃一人往她脸上亲一口以示感谢,仿佛她才是皇上。淑妃虽然一向彪悍,但也没有彪悍到跟皇帝抢女人的地步,顶着花了的妆面眼神发直呆若木鸡,我们趁机把她片好的肉片彻底瓜分,一个两个涮得不亦乐乎。

“听说昨天瑶妃把长乐宫砸了。”宋婕妤一边吃一边幸灾乐祸。

我问:“你咋知道的?”

宋婕妤:“我不知道能行么!我可是搞文学的人,不好好观察生活还怎么写话本子!明察秋毫正是在下的强项好么!”

温贵妃:“瑶妃那么大动静,宫里除了小柳儿睡死过去别人都知道了你明察秋毫个鬼这件事还是我昨晚跟你说的呢!”

宋婕妤:“算了今天不更新了。”

我们齐齐放下筷子:“你明察秋毫!你最明察最秋毫!”

德妃又开始啧啧啧,她是真的好喜欢啧啧啧:“啧啧啧,这个人呐,是不是啊,太掐尖要强也不好啊,是不是啊,她有什么好生气啊是不是啊,她爹妈又不是我们杀的啦是不是啊!啧啧啧,我是真可怜五公主啊是不是啊,摊上这么暴躁易怒的娘啊,是不是啊,爹连尿布都不肯帮忙换,这有爹没爹有什么区别啊是不是啊!娘又是这个样子,是不是啊!啧啧啧我跟你们说啊,这养孩子啊一定要心平气和,不然会吓到他的是不是啊!这婴儿时期最要紧了是不是啊,吓到他了他以后性格有缺陷的啊是不是啊!到时候娶不到老婆嫁不出去还不是我们操心啊是不是啊,啧啧啧,养孩子啊,就要……”

眼看着德妃的育儿大讲堂又要开讲了我赶紧打住:“那后来怎么样了?”

贤妃瞬间正襟危坐,清了清嗓子:“正要禀报皇后娘娘。昨日瑶妃最初只是在她自己宫里闹,砸了许多东西,后来就闹出了长乐宫,喊着去永安宫找皇上评理,嘴里不干不净地说了娘娘许多混话,妾也没脸在这里说给娘娘听了。皇上有国事与前朝的大人相商,娘娘又歇下了,妾就斗胆自作主张让人把她制住了关进长乐宫她自己的寝殿里,这会还让人守着呢。妾又叫人将她砸的东西登记造册,瑶妃砸了皇上赐的两副头面三座珊瑚树一套上好的青瓷茶具,还有娘娘赐的一对白玉如意耳樽和首饰若干,连新赐的丝绸绢帛她都全撕了剪了!还打死一名宫女,打伤一名内官,这实在不成体统!是对皇上和娘娘的大不敬!就是如今去了伏龙寺的陈御女,还有当年打入冷宫的许氏都没有这么这么嚣张的,娘娘您看该如何定夺?”

我听得瞠目结舌,贤妃真是一等一的管理人才!瑶妃这么彪悍的宠妃她都敢出手管,还管得这么有条理,我要是看见瑶妃这么骂骂咧咧又砸东西又打人,很可能会把她当神经病给她请个太医。

淑妃嗤笑一声:“贤妃妹妹把瑶妃跟陈彩容许婵芳比可太抬举她了,我从前以为陈彩容就是最蠢的蠢货了,万万没想到这个瑶妃居然又一次突破了我的底线。难怪咱们在宫里日子越过越好,实在是反派越来越蠢了。贤妃妹妹,你还记得许婵芳得宠的时节吗?”

贤妃打了个寒噤:“不提她我们还能当姐妹。”

淑妃跟她一起碰了一杯:“敬咱们逝去的青春岁月!咱们才是真正见过大世面的女人!”

我额角直抽抽:“来吧,见过大世面的女人们,你们说怎么办吧!”

贤妃:“让皇上定夺吧娘娘,皇后处置宠妃就是千古第一神坑,跟宠妃对上的皇后都没好下场,娘娘要以史为鉴。”

温贵妃十分赞同:“皇帝老儿自己宠出来的女人让他跪着宠完吧。“

皇上显然不打算跪着把她宠完了,我还没来得及想好怎么跟他说这件事呢,皇上就让人来叫我去长乐宫。我涮好的肉还没来得及吃就要去收拾烂摊子,气得想掀桌子骂人,但是铜锅里的汤底实在是香,我到底克制住了,在几个没良心的女人的笑声中,带上贤妃磨磨蹭蹭地出门。只有王美人有点良心,扶着我送到宫门口,踌躇许久才问道:“娘娘,明日妾能单独与娘娘说说话吗?”

王美人跟宋婕妤同住,一向爱笑不爱说话,大家凑在一起玩的时候她一直忙着给这个递帕子给那个夹菜,是个默默无闻专注服务的小可爱,有什么话是要单独跟我说的?!好想现在就拉着她说啊怎么办!感觉今晚睡不着了!

然而没办法,十分严格的贤妃把我拖到了长乐宫。

长乐宫里一片死寂,只有瑶妃断断续续的抽泣声:“皇上,皇上说过一辈子护着妾的,皇上……皇上,妾是被冤枉的,都是她们嫉妒妾受皇上宠爱,联手欺负妾,皇上……”

皇上不说话,我非常后悔没有带上一把瓜子,贤妃就十分有条不紊地表示,既然这件事是她处理的就由她来问一问:“瑶妃,你昨日打死一名宫人,打伤一名内侍,是何缘故?”

瑶妃:“嘤嘤嘤他们惹我生气了嘛!他们对我不敬!嘤嘤嘤皇上……”

贤妃:“你昨日砸毁了许多皇上娘娘给的赏赐,又是何缘故?莫不是对皇上和娘娘不敬?”

瑶妃:“人家心情不好嘛嘤嘤嘤……皇上说我只要高兴就好的是不是啊皇上嘤嘤嘤……”

贤妃:“你昨夜还在宫道上大放厥词,污言污语中伤皇后娘娘,还说什么皇后娘娘会跟先皇后一样没福气不得寿,三宫六院多少宫人嫔妃都听到了皆可作证,你又有什么话说?”

瑶妃:“嘤嘤嘤人家没有这么说!人家没有!你冤枉人嘤嘤嘤……“

皇上这个时候答了一句:“朕听到了。”

这样的神转折真该让宋婕妤来好好学习一下!这才是艺术来源于生活啊!

瑶妃的嘤嘤嘤在皇上一巴掌甩到她脸上那一刻截然而止,皇上的声音冰冷得像山顶的积雪:“你配不上这个瑶字。”

好想提醒他这个字是他赐的,真的好想摸摸他的脸肿不肿。

于是盛宠两年多的瑶妃被褫夺封号,贬为庶人,打入冷宫。我看着她一脸呆滞地被宫人脱去华服架出去,看着她满眼的不可置信和震惊,虽然十分不忍心也没有开口求情。

不是不想,是没有用,她祸从口出,而龙有逆鳞。

这天晚上,皇上大半夜的一个人静悄悄爬上我的床,要不是我被王美人白天的话折磨得死去活来睡不着,真的很可能被他活活吓死。

当皇上的女人不容易,下次选秀一定要考校秀女的胆量。

“娇娇儿,不怕不怕,不怕不怕,吓坏你了是不是?是朕不好是朕不好”,皇上手忙脚乱地拍着我的背,力气大得好像要把我一掌拍死一了百了,我为了自救抓住他的手:“修哥哥怎么来了?”

皇上把我整个儿揽进他的怀里问我:“朕不来找你的时候,你在做什么呢?“

我在……在跟贵妃淑妃贤妃德妃宋婕妤王美人一起嗑瓜子聊天骂你……

这这这这要怎么说!

我只好低眉顺眼温柔乖巧地说:“没有做什么啊,就呆在未央宫里陪孩子们,还有各宫的姐妹来聊天,也自己弹弹琴写写字。”

皇上问:“你怎么不来找朕呢?”

因为没空……

我说:“皇上若是想见妾,必定会来,皇上若是不想见妾,妾去了不过空惹皇上烦恼罢了。“

我说得很慢,好像很伤心,微微蹙眉,脸上却在笑,不用看镜子就知道必定会让他心疼,果然,他的手抚上我的脸颊,眼神深邃得像冬日的夜,一字一顿地问道:“真的是这样么?“

到底是不是呢?我怎么知道呢?世上有很多事,哪里是能说得清楚的,不过看你我想怎么说罢了。

我回过头去不看他,很久很久才轻轻点了一下头:“嗯。”

他从后面抱住我,抱得很紧很紧,仿佛想抓住失落的往事,他说:“你是朕的娇娇儿……娇娇儿是最有福气的,娇娇儿会长命百岁,修哥哥以后永远陪着娇娇儿。”

我说,好。

相关推荐: 《隐秘的角落》里笛卡尔的爱情故事,是真的吗?

在这个距离各种情人节都很遥远的日子里,伴随着网剧《隐秘的角落》的热播,数学家笛卡尔和他的心形线传说又一次重回大众视野。 图丨《隐秘的角落》 剧中的张东升老师,给同学们讲的是这么一个故事:相传笛卡尔曾流落到瑞典,邂逅美丽的瑞典公主克里斯蒂娜。国王知道了这件事后,…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