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故事 古風 宫墙柳番外·宝林(2)

宫墙柳番外·宝林(2)

叶青青就开始听她爹讲朝堂上的事,她爹没读过两天书,行伍出身的汉子用词极粗鲁,什么江太傅墙头草两边倒,温尚书没有皇上只能去讨饭,林大将军受许家的恩惠临阵倒戈反咬许家一口比狗还不如……就这么杂七杂八的一大堆,听得她两眼发直,几乎要打瞌睡流口水,阿爹恨铁不成钢地骂道:

“你个不惜福的死丫头!多少家的女儿想得侯爷的赏识侯爷都看不上,难得你有这个福分,侯爷也是念着旧情偏心你,你听爹的,好好学,以后到了宫里,挣上个娘娘,咱们叶家也荣耀啊。”

阿娘烦得不得了:“你就求求侯爷把这福分给别人吧,这不是剜我的心吗?侯爷的亲闺女是什么人品,咱们家青青是什么人品?我只怕进了宫,咱们青青这条小命就没了!”

阿娘天天哭啊哭的,阿爹早都不怎么放心上:“你别犯傻。宫里沈皇后不行了,要不了多久的事,你等着吧,纯妃娘娘登了后位,咱们青青到宫里,还有谁敢欺负她!”

她爹果然消息灵通,过了年,皇后娘娘就薨逝了,叶青青为她穿了三日素服,沈皇后才二十五就没了,叶青青想想都有点伤心。回头一看,她爹正摇头晃脑哼着乱七八糟的小调,疯狂上扬的嘴角生动形象地阐释了什么是阿娘说的真理——“男人一生中的三大乐事就是升官发财死老婆”,就算死的是别人的老婆也能提前预演一下快乐。

皇上终于可以立新皇后了,叶青青她爹比皇上还激动,天天搓手给她讲最新进展,那积极主动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皇上会立他当皇后呢!

托他爹的福,叶青青还没出剑南,就已经对宫里几位娘娘和皇子公主都了然于胸。什么皇上很宠婉贵妃生的六皇子,三公主胖得像个球,温尚书的女儿生不出儿子皇上还给了她一个真偏心……剑南距京都这么远,阿爹不知通过什么门路探听这许多消息?然而阿爹却还要叹一声,“皇上这些年盯得也太紧了,这些娘娘都是个什么品性,爱什么不爱什么,跟谁好跟谁不好消息也没个准……”

闹了一年,纯妃娘娘也没当上皇后,新皇后姓江,才十七岁,是“墙头草”江太傅的小孙女。江太傅此人十分滑头,当年许陈沈三家在前朝斗得硝烟弥漫,江太傅犹能施施然请他们三家人同时过府赴宴,大家言笑晏晏兴尽而归。

阿爹说,南阳侯气得把镇纸砸到墙上砸出了一个坑:“江老贼算什么东西!当初真刀真枪干许家那会他在哪!这么个老滑头!皇上竟然信得他!”

南阳侯对他外甥算是彻底没了信心,对亲闺女也很无语——他辛辛苦苦递了消息给纯妃,人家不说争取,连宫门都不出去,天天告病,皇上不肯立她的原因就有一条说她身体不好。

“这次选秀就把四个孩子送上京去,珍珍那个性子,一个人在宫里没人帮她是不行的。”,南阳侯拍着叶青青她爹的肩膀,“哎,是我这个当爹的没把她教好,她再这么让下去,三皇子就连东宫的门也摸不到了。皇上不替他们母子想,只能我来想。”

叶青青差点把心里话说出口——侯爷,您是替娘娘想,还是替您自己想,您心里没点数吗?

叶青青和谢梅来到宫里,彼此都知道她们就是来帮纯妃娘娘固宠搞宫斗的,然而后宫的形势跟原先讲好的不一样。宫里的娘娘们和和气气的,叶青青一次刁难都没遇见过,就连本应风起云涌的晨昏定省,都充斥着欢声笑语和嗑瓜子的声音。她们没受到苛待,也没遇上眉高眼低的宫人,辛苦学习的知识完全无法变现,两个人都觉得失去了人生的方向。

更可怕的是宫里好像没有人在争宠。宫里圣眷最浓的瑶妃是个妖里妖气极其造作的女人,经常拖长了调子说话,什么“姐妹们——,我来的迟了——”,一边说还要把腰扭得跟个麻花一样,再装作不经意地撩一下头发,不知道皇上瞧上她什么。然而娘娘们好像都不怎么在意,从来没有哪个娘娘出手教训这个天天把“皇上说——”挂在嘴边的人,就这么由着她满宫造作。

瑶妃要生的时候,她跟谢梅卯足了劲等着听到什么小产啦,抢孩子啦,难产而死之类的新闻,然而干巴巴什么都等不到。皇后娘娘赐了许多补品给她,瑶妃居然也没中毒。

后来瑶妃因为打死宫人辱骂皇后被打入冷宫,皇上居然再也没去看她,瑶妃居然也没想办法复宠,后续居然也没有出现反转说瑶妃是被陷害的,一代宠妃就这么简简单单地疯了,不是装疯是真疯,直白得一点看头都没有,谢梅靠在叶青青身上叹息道:“好没意思啊!”

皇上除了宠瑶妃,对皇后娘娘也很好,对底下这些人就不过如此,底下的妃子们也没什么上进心,每天相约喂鱼赏花投壶猜拳打叶子牌,没有人给皇上送补品,没有人在御花园唱小曲,更没有人舍得掏钱去买通永安宫的宫人,大家伙就这么花枝招展地蹉跎岁月。新人要是有点进取心,宫里的老人们还会给你讲恐怖故事:

从前有个小美人,听说皇上喜欢听人弹琴,就“偶然”在皇上去御花园的时候,“不经意”地弹一曲凤求凰,皇上果然被吸引了过去,皇上说……

说……

说……

说……

说她弹得太难听,叫人当场折了她的十根手指头。

这么个鬼故事也不知真假,就这么讲了好多年,越讲越离谱,后来居然说皇上把她的指甲一根一根拔下来,串成手链给她戴着玩,听得叶青青指间都凉嗖嗖的,有脑子的谁还想去找死?极端一点的像朱美人,身为宫妃,居然能做到三天不洗头,连眉都不画就出门。

叶青青在宫里最惊险的一次经历是,跟着朱美人周宝林她们组了个局打叶子牌,周宝林连着三天大杀四方,所有人的钱都到了她荷包里,第四天她就不肯来了。大家在朱美人的带领下齐齐杀到周宝林那里逼她出来赌钱,周宝林不肯,两人隔空对骂;

“赢了钱就想跑!你当这是什么地方!出来!”

“不出去你个输不起的垃圾!”

“不出来你还钱啊!!!!不还钱活该你成天大把大把掉头发!”

“我全秃了也不还钱!!”

话说到此无话可说,朱美人撸起袖子就上手揪她头发,最终酿成了一次小型后宫斗殴事件。

闹到贤妃娘娘跟前时,一群妃子有的因为秃有的因为穷有的因为秃而且穷,围着贤妃娘娘嘤嘤嘤哭唧唧,被罚抄了十遍《女戒》。后来皇后娘娘知道了,不仅不生气,还跑来亲自跟她们玩了一回。六宫之主就是胸怀广阔,赌瘾大牌技差,从白天闹到黑夜,输得一塌糊涂也不恼,腰上的白头富贵羊脂白玉配都差点都摘下来了才被贤妃娘娘哄走。第二天皇后娘娘又赐了财帛金银给她们,叫她们要以姐妹情义为重,赌钱不过是个游戏。

进了这样一个后宫,难怪纯妃什么都不想争取了,叶青青自己也只想混吃等死,一辈子宝林就一辈子宝林,没什么大不了的,有钱真是令人堕落。

叶青青把这话说给纯妃娘娘听,纯妃娘娘倒难得真心实意夸她一句:“咦,你居然有点脑子?!”

这句话听起来别扭得很,叶青青只能安慰自己,仙人说话是会有点不一样的,不能跟仙人闹脾气。

仙人不仅跟她们这些凡人处不大来,连教养孩子的方式,叶青青也看不太懂。三皇子不过六岁,行事规矩念书上进,这样的孩子何处去找!偏偏纯妃就不怎么待见,日常不过“回来了”“知道了”“你去吧”这么一套三字经,还要把三皇子揪过来冷冰冰地吓唬一句:“你若想认别人当娘娘,就尽管在你父皇跟前强出头!”

叶青青冷眼瞧着,这宫里的娘娘们,也没见谁对三皇子有兴趣,纯妃每次都要这么吓唬孩子,叫她心里怪不落忍的,待要劝上一劝,纯妃回头就开始吓唬她和谢梅:“你们两个要是想好好住在我宫里,不该做的事就别做。”

她这么说完,就自己翻看起《南华经》,又是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你若是问,“娘娘,不该做的事是什么事啊”或者“娘娘,谁要抢走三皇子啊”,回答你的只会是翻书页的声音。再问一次,她就飞一个眼神告诉你“愚蠢的凡人,滚”,然后接着看书。

进宫几年,叶青青再没跟外头通什么消息,一来纯妃手上又不是没人,她这个有皇子的人不想通,她瞎凑热闹个什么劲呢?二来实在也是没什么消息可以通,外头的人急得热火朝天,殊不知宫里早就是另一番天地,她倒想传个消息叫她爹劝侯爷安分点,想想他们是能听劝的人么?

宫里生活这么好,还是听阿娘的话,保住一条小命,免得叫她太伤心。

相关推荐: 世界,您好!

欢迎使用WordPress。这是您的第一篇文章。编辑或删除它,然后开始写作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