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故事 古風 宫墙柳番外·宝林(3)

宫墙柳番外·宝林(3)

她们这么不中用,南边自然是着急的,临近采选,谢梅火急火燎跟她说,“剑南那边又送了人来,只怕咱们是要废了!”

叶青青想了半天也没明白她们还能怎么废:“咱们如今在这宫里,是有宠爱还是有位份?阿梅,咱们什么都没有,废什么啊?”

“没准,就不让咱们住和明宫了,换别的人住进来。”

“那不是正好么?你昨天不是还嫌纯妃娘娘说话不好听么?这宫里住哪儿不能打叶子牌啊!”

谢梅叫她问得一愣一愣的,半晌又说:“可是,这样以后纯妃娘娘出头了也不会提携咱们,侯爷没准,就为难我爹了。”

叶青青想学纯妃娘娘经常飞给她的那个似白眼又非白眼写满“愚蠢的凡人,滚”的眼神,结果翻了半天把脖子都扭了也没翻成,只好揉着脖子给她讲道理:

“上边那么多娘娘呢,你是怎么觉着纯妃娘娘能出头?出什么头?你看纯妃娘娘是想出头的样子么?她是想出家啊!至于侯爷,他不会为了你不中用就为难你爹的,你要对他的胸怀有信心。”

她说这番话,也不晓得谢梅听进去没有。后面剑南来的秀女都叫刷下去了,谢梅长长舒了一口,纯妃难得叫她们一起用膳,难得对谢梅多说一句:“喂,那谁,叫他们别作了!”

她这么说着,微微偏头,眼睑一抬,翻的那个小小的白眼真是优雅又到位,谢梅大约以为她做这些事纯妃不知道,吓得哆哆嗦嗦“娘娘”了半天,才嗫嚅道,“就直接这么说啊?”

纯妃娘娘一个字都没回答,叶青青叹了口气:“你不要再递消息出去,外头有消息来你一概不回就好了。”

纯妃瞧了她一眼,点头对谢梅说:“原以为蠢的人都差不多,不料也是分了三六九等的。”

纯妃娘娘把“蠢”字挂在嘴边,叶青青早就习以为常,在这位娘娘眼里,阖宫怕是就没有一个聪明人。周淑妃林贤妃与她一样都是东宫旧人,算来也有十几年的情分了,纯妃娘娘与她们见面时不过微微颔首,连个微笑也懒得奉上。对着后来居上的江皇后,纯妃娘娘连个头也不会点,行礼时那微微一福身,真的是微到跟没行礼没什么两样,饶是这样,江皇后也跟没看见似的,整天笑眯眯的。

“她倒是聪明人”,江皇后生下七皇子那夜,纯妃娘娘看着《南华经》突然开口,微微斜翘起的嘴角配上标志性的白眼,让叶青青觉得这个“聪明”比蠢还难听,“讨巧卖乖,倒叫她卖出个名堂来了。”

叶青青本在替纯妃磨墨,一听这话把墨扔进砚台溅了自己一身墨水,然而被纯妃娘娘难得流露的一分幽怨愤懑点燃了八卦之火的叶青青哪还顾得上擦,连滚带爬冲到纯妃塌边抱住她的腿问:“娘娘,江皇后讨谁的好卖什么乖啊啊啊啊啊?”

纯妃手里的书往叶青青的脑袋上一砸,难得愿意多说两句话:“你是有多蠢?她讨谁的好能让她生儿子?”

讨皇上的好啊?叶青青瞬间失望,娘娘,这宫里谁不讨皇上的好啊?!你就是不讨皇上的好才混成这样的好不好?!要不是你毫无敬业精神不肯去讨皇上的好,咱叶家大姑娘在剑南也是抢手尖货,怎至于要进宫沦为皇上的闲置女人天天担心他哪天要断舍离啊喂!

纯妃娘娘才不管她怎么想的呢,哼地一声冷笑把书又往她头上砸了一下:“学得再像也不是。”

叶青青叫她砸得眼冒金星,抱着她的手臂不死心地追问:“娘娘,学谁啊?江皇后学谁啊?啊啊啊啊?”

纯妃又开始看书了,大约是这几年叶青青一直陪着她,给她陪出了一点点人性,没想让她被好奇心折磨致死,翻了好几页才说:“去看皇上的新宠。”

皇上的新宠是一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小宫女,姓沈,不是叶青青看不起人,这小宫女畏畏缩缩的,说话哼唧唧地像只蚊子,莫说不如自己,甚至都不如天天不洗头不上妆的朱美人呢!难怪一起去未央宫请安时朱美人要神神秘秘地对她说:“我觉得皇上可能国事繁忙,忙瞎了一双眼睛。我要是皇上就天天抱着皇后娘娘不撒手,还能看见这么个……”她毕竟是个好姑娘,撇撇嘴没说出难听的话。

叶青青仔细观察了沈昭仪十几天,天天早上去未央宫请安都跟偷窥的变态一样想方设法从各个角度仔细观察,瞪着眼看得眼睛流下酸涩的眼泪,好心的江皇后还传了个太医帮她看眼疾。然而看了太医擦了药,叶青青依旧没看出这位沈昭仪到底有什么特别的,只好顶着纯妃娘娘的白眼厚着脸皮问:“娘娘,妾蠢,妾很蠢,妾真的好蠢,那个沈昭仪,有……有何过人之处啊?”

纯妃连白她一眼都懒,自顾自地诵她的书:“……南方有鸟,其名为鹓鶵,子知之乎?夫鹓鶵发于南海,而飞于北海,非梧桐不栖,非练实不食,非醴泉不饮……”

她诵着诵着,诵出了两行泪,反反复复像在问谁:“其名为鹓鶵,子知之乎?子知之乎?子知之乎?”

叶青青给她的眼泪吓懵了,正想拔腿就跑,就听见纯妃娘娘头一次没骂她蠢货:“你瞧一瞧,她跟冷宫里那位,是不是都长了一双凤眼?”

沈昭仪总是低头不敢拿眼瞧人,看她的眼睛很有难度,叶青青歪着脖子看了好几天才看见,哎呦,果真是一双凤眼,跟冷宫疯了的瑶妃一样。从前谢梅还跟她说,瑶妃一双眼睛长得好,偏生天天瞎扭脖子飞媚眼儿一股子俗气,好好一双眼睛叫俗气的眼神毁了。

看不出来,纯妃娘娘可以啊!天天眯着眼修仙,居然还能看得这么细!可看的这么细管什么用,重新去长一双凤眼也来不及了啊!回头再看江皇后,人家明明长了一双水汪汪的杏核眼,她学谁学什么了到底!!!!

江皇后对着这位天天一张惊恐脸,话都说不明白却在自己生产时勾引皇上的沈昭仪一直很耐心。有一天到未央宫请安,沈昭仪身边的姑姑大约是仗着主子得宠没事找事,哭天抢地说住在金霞宫的宋婕妤对她家主子不敬,给她家主子行礼行得不标准,请皇后娘娘主持公道。江皇后端坐在上头笑语盈盈一言不发,她的最佳后宫代言人林贤妃立刻出手:

“沈昭仪身边的人如此忠心护主,倒很难得,不过在娘娘跟前有些失礼了,沈昭仪要好生约束才是。”

沈昭仪脸上写着懵逼眼里写着害怕,扑通一下跪下来,说话就带上了哭腔:“娘娘……娘娘……娘娘饶命……”

她这没头没脑地求饶,后宫众人齐齐翻白眼,朱美人拿手肘捅了一下叶青青的肋骨,捅得她差点内伤,然而朱美人浑然不觉只顾挤眉弄眼:“青青快看!有智障!”

江皇后大约于心不忍,伸手去拉了一下贤妃的袖子,笑眯眯让身边的人去把沈昭仪扶到身边,拍着她的后背跟哄孩子一样地问:“你别怕,你且说,与宋婕妤莫不是有什么误会?”

沈昭仪赶紧说没有,江皇后笑眯眯地给了她一把瓜子:“那就是这个姑姑胡说啦!我听说她整天在你宫里打鸡骂狗,还天天教训你,咱们把她换了好不好?”

沈昭仪拿着瓜子一脸茫然,林贤妃已经让人把那鬼哭狼嚎的姑姑堵住嘴带出去,并向沈昭仪推荐了尚仪局五个经验丰富履历精彩还极其旺主子的大姑姑给她随便选择。

叶青青再次感慨怪不得人家比自己只大了一岁就能母仪天下,这气度这能耐,纯妃娘娘你好好学一学啊!你别老看着人家的眼睛啊!

然而沈昭仪得宠没两天,刚怀上孩子,新选的秀女就进宫了,有个姓杨的女孩子,活泼爱笑,不过几天就宫里新人老人打成一片。皇上难得跟大家审美一致地看上了她,先是封做美人,不久又晋做杨妃,算来跟纯妃娘娘是一个级别。一直寄希望于纯妃娘娘得道她好跟着升天的谢梅终于彻底精神崩溃:

“娘娘,您看一看,您看一看啊!!!您尽职一点啊!人家进宫十几天跟您进宫十几年的平起平坐,您不难受啊娘娘?!您不为自个儿想也想想侯爷,他远在剑南都一心为您筹谋,您配合一点啊!!皇上今晚上要来,咱争口气行吗?您跟皇上好好说话别老是问他一些莫名其妙的问题行吗?!”

纯妃娘娘的好处到这里终于凸显出来,她没怪谢梅失礼,依旧只是睫毛翻飞一个似有若无的白眼,“呵”一声吐出一句:“真是个小蠢蠢,就是我,也被你蠢笑了。”

从此纯妃娘娘再也没直呼谢梅的名字,也不许叶青青叫她的名字,只管她叫“蠢蠢”。

纯妃当然没听谢梅歇斯底里的劝告,皇上来和明宫时依旧我行我素,不聊三皇子不聊自己,不问远在剑南的父亲,更不关心皇上的起居,皇上问:“朕听说,你前日又告病,是身上哪里不痛快?可请了太医?”

纯妃娘娘脸上毫无波澜答非所问地来一句:“无以人灭天,无以故灭命,无以得殉名。谨守而勿失,是谓反其真。皇上怎么看?”

很好,这是自己住进和明宫三年来,纯妃给皇上提的“皇上怎么看”系列第二十七个问题。

皇上对这个表妹真宽容,大约是习惯了,也不恼,只品了一口茶笑道:“此隐者之言也!朕非隐者,朕乃一国之君。为君之道,不可忘人主有五壅。”

人主有五壅,是哪五壅,叶青青不太知道,过两天陪三皇子和纯妃一起吃饭,随口问起来,三皇子倒学会抢答了:“叶娘娘不知?五壅之说,出自韩非子。人主有五壅,是说君主有五种受到蒙蔽的情况。臣闭其主,则主失位。臣制财利,则主失德。行令,则主失制。臣得行义,则主失明。臣得树人,则主失党。”

不过六七岁的孩子,说得摇头晃脑一脸得意,叶青青刚想鼓掌,纯妃娘娘却立时翻脸拍桌子骂道:“小畜生!你什么时候读的这种书?!”

三皇子吓得噤声,站起来呐呐道:“先生……先生教的。”

纯妃娘娘一巴掌就甩到孩子脸上,叶青青想拦都拦不住,可怜三皇子挨了打都不敢哭,乖乖低头聆训:“你是个什么东西,你父皇会让人教你为君之道?!你当我是傻子呢!”

纯妃娘娘打了三皇子一顿,让他顶着盘子跪了一宿,要不是叶青青拦着,她能把孩子吊起来打,三皇子不敢哭,叶青青抱着他哭道:“娘娘,三皇子纵然千般不对,他年纪还小呢,娘娘慢慢与他说,他肯定明白的。”

纯妃娘娘冷笑不止:“年纪小?我看他心大得很,不知死活的东西!”

三皇子经此一顿打,越发沉默寡言了,叶青青觉得纯妃虽总骂人蠢,自己却实在不聪明,教孩子不是这么个教法。回头一想,纯妃打小没娘,侯爷公务繁忙,后院的姬妾只顾着讨好她这个大姑娘,她不知道怎么教导孩子也不出奇。过几天小心翼翼跟纯妃说,娘娘,我们自然是蠢人,许多事没您看得明白,您能不能跟我们说清楚一些,我们也好知道该怎么做才不惹娘娘生气?

纯妃连白眼都不翻,把她禁足抄了五十遍南华经,她书都没抄完,杨妃就出事了。

杨妃出事完全是因为娘家太坑,哥哥坑妹爹坑女儿,仗着她得宠胡作非为,她自己也糊涂,给宫外递了好几次话,杨家贪的银子她也有份。然而叶青青没想到,君王心海底针,皇上翻脸如翻书,居然要把人活活打死。更要命的是,他老人家还派人来传旨让和明宫的人也去观刑!

宫正司围坐了半个宫的妃嫔,四妃只来了贤妃娘娘,江皇后也没在,林贤妃见了纯妃娘娘,居然还能泰然自若让她坐,刚生了八皇子的沈昭仪低着头打着哆嗦,纯妃娘娘青着一张脸看向林贤妃:“我听说她肚子里怀着孩子?”

林贤妃声音很冷酷:“皇上已有六个皇子和三位公主。”

……所以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吗娘娘?那是个孩子啊又不是大白菜!

叶青青突然就很想哭。

皇上是个人狠话不多的,来了也不多话,贤妃娘娘尽职尽责地向大家表示,杨氏与宫外私相授受,纵容家人贪污腐败强抢民女枉伤人命,依宫规杖毙,望六宫要洁身自好引以为戒。

江皇后紧赶慢赶地赶来救人,她估计也吓得够呛,跪在皇上脚边拉着他袍子的下摆:“皇上,杨氏自是罪在不赦,可终是身怀龙裔,稚子无辜……”

皇上见了江皇后,跟见她们、见纯妃娘娘时很不一样,很温柔地把人拉起来圈在怀里,皱眉皱得叶青青胆战心惊:“朕特意叫他们莫去扰你,怎么还是来了?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你自打生了长念身子就虚,只管好好休养才是”,不知怎的,叶青青觉得他那鹰隼一样的眸光似乎有一瞬间扫到自己身上,再去看时,皇上已经拿手捂住江皇后的眼睛,“莫说身怀龙嗣,就是育有皇子公主,如此无法无天为所欲为,也是留不得的。”

宠极一时的杨妃就这么没了,叶青青扶着纯妃回和明宫时,只觉得她的手一片冰凉。

当天夜里,纯妃娘娘就发起烧,别人发烧时头昏脑涨,她却越烧眼睛越亮话越多,把人都赶出去,只留下她和谢梅两个:“你们知道,皇上今日为何叫这么多人去观刑?”

谢梅白天吃了那一吓,已经讷讷说不出话,叶青青是个傻大胆,颤着声说:“杀,杀鸡儆猴。”

纯妃娘娘气得大骂蠢货:“谁不知道杀鸡儆猴?!我是问你,谁是那只猴?!”

叶青青如遭雷击,顿时不说话了。

纯妃娘娘伏倒在枕上咳得撕心裂肺:“我!我!我就是那只猴!就是那只猴!”她一面咳,一面把这句话反复说了几遍,扯过谢梅的手腕骂道:“瞧见没有?你若敢再跟着南边的人作死,不用皇上,我自己打死你!”

谢梅终于汪的一声哭成狗。

和明宫一下病倒了两个,又是宣太医又是煲药,叶青青一边要服侍人在病中脾气差了一百倍的纯妃,一边要安慰说不清是被皇上还是被纯妃吓破胆的谢梅,左边一句“你真蠢”右边一句“我好怕”,生生让叶青青第一次发现自己真是个坚强的女人。

相关推荐: 《隐秘的角落》里笛卡尔的爱情故事,是真的吗?

在这个距离各种情人节都很遥远的日子里,伴随着网剧《隐秘的角落》的热播,数学家笛卡尔和他的心形线传说又一次重回大众视野。 图丨《隐秘的角落》 剧中的张东升老师,给同学们讲的是这么一个故事:相传笛卡尔曾流落到瑞典,邂逅美丽的瑞典公主克里斯蒂娜。国王知道了这件事后,…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