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故事 愛情 当江挽星知道自己做了一年同妻后,为了报复,她果断决定追求男朋友喜欢的学长舒铭!

当江挽星知道自己做了一年同妻后,为了报复,她果断决定追求男朋友喜欢的学长舒铭!

1

江挽星觉得自己被骗了,她遭遇了爱情骗子。她跟周洲在一起一年了,别说亲吻,就连正常的牵手都少之又少。

周洲总是用自己有洁癖搪塞她,江挽星不信这个邪,她在周洲面前洗了手,又用酒精喷了一遍,最后用消毒湿巾彻底擦拭,然后把手伸到周洲面前,周洲这才不情不愿牵起了她的手。

江挽星没谈过恋爱,但她始终觉得俩人的相处方式不对,听室友说她的男朋友见到她就像恶狼见到小白兔一样,恨不得立刻扑到她身上。

江挽星心里一沉,她记得她跟周洲唯一一次接吻还是刚确定关系的时候,没等她感受,周洲蜻蜓点水一般在从她的嘴唇划过,更别说什么想脱她衣服,立刻将她扑到了。

倒不是她需求旺盛,而是周洲在她面前像个和尚,让她一度对自己的魅力产生了怀疑,还是室友摸着她36D的胸打消了她的想法。

为了引起周洲对自己的兴趣,江挽星甚至观摩了带颜色的小电影,买了电影女主角同款服饰,可周洲不但用被将她裹得严严实实,还嫌她不够自爱。

江挽星这个小暴脾气,当即飞起一脚揣在他腰上,立刻跟他分手,可是事后周洲又来求她和好,态度恳切,还说什么离了她就活不了之类的话,毕竟是初恋,江挽星总归意难平,一来二去就心软和好了。

新学期开学,俩人结束异地,江挽星兴冲冲地约周洲出来玩,周洲显得不太情愿,却还是准时赴约,吃饭期间他一直看表,像是怕错过什么事情一样。

见他心不在焉,江挽星也不想强求,可周洲掏手机扫码付款的时候,有两张电影票从他口袋里掉了出来。

第六感告诉江挽星,这两张电影票并不简单,她装作欣喜捡起电影票:“你怎么知道我一直想看这部电影?”

周洲明显不自然,但他找不到理由拒绝江挽星,只能硬着头皮跟她去了电影院。

还没走进电影院,周洲便如坐针毡,江挽星不知道他到底打得什么主意,只能坐在原地静观其变,没想到这部电影确实精彩,看着看着江挽星把来盯着周洲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全身心投入进剧情当中。

遇到激动地情节,她甚至不自觉跟旁边的周洲互动,摸摸他的腿,抓抓他的手,甚至倚靠进他怀里,江挽星好奇,为什么今天周洲不躲自己,转过头一看,好家伙,帅哥你哪位?

江挽星第一反应先是道歉,自己刚刚确实对人家动手动脚了,之后她确认了一下座位号,确定自己没坐错后压低声线道:“先生,你是不是坐错位置了?”

男人确认了一下,然后露出一个温柔的笑:“没坐错,六排五号。”

嘴快过脑子,江挽星问:“周洲约你来的?”

男人点了点头,关于周洲和自己谈恋爱中的一切不合理,在这一瞬间有了解答,她被真相压得喘不过气来,发疯一般跑出放映厅。

她在大厅找到四处张望的周洲,上前一把抓住周洲的脖领子,又气又委屈,红着眼眶咬牙切齿道:“我不想在大庭广众之下揭你老底,跟我出来!”

周洲知道瞒不住了,刚一出商场立刻跟她道歉:“对不起,我只是胆小不敢面对,对不起……”

江挽星没忍住破口大骂:“你他妈还算个男人!你胆小不敢面对,就让我做同妻,我一会怀疑自己没有魅力,一会怀疑你不行的,结果到头来是咋俩性别不匹配啊!”

江挽星怒火中烧,没控制住音量,见过往行人侧目,周洲羞愧难当,低着头恳求她小声些。

“刚做不敢当?你今天约男人来电影院难道是讨论天体物理?”

周洲微微蹙眉:“舒铭学长什么时候进去的?我一直在门口守着,你没对他做什么吧……”

江挽星觉得好笑,冷哼了一声:“正派女友见小三,我能对他做什么?”

听江挽星话里话外像是伤害了舒铭,周洲像刺猬一样立起他浑身的刺:“是我对不起你,跟舒铭学长没关系!”

江挽星觉得面前的周洲让她恶心反胃到不想多看一眼,自己一直以来的坚持就像个笑话,她转身离开冷冷道:“分手吧,我甩的你。”

2

回到寝室后,江挽星嚎啕大哭,鼻涕一把泪一把,跟室友们痛骂周洲。

“他就是个渣男!骗子!大混蛋!喜欢男人可以直说,我们尊重每一份爱情,也不会瞧不起他,他骗小星做同妻是几个意思啊!”

“乌龟王八蛋!胆小鬼!不是人!当初还是他追的小星,现在想来他就是不安好心,想让小星做掩饰他取向的幌子,现在还找个男小三来恶心人!”

在众人愤愤不平的安慰中,江挽星稍稍平复情绪,就在这时她手机响了一下,有人给她发来了一条好友申请,看到备注她的情绪再次崩溃。

“是舒铭!那个男小三!呜呜呜呜呜呜……他来找我挑衅了!”

室友帮她擦掉眼泪:“舒铭?”

“你认识他”江挽星抽噎着问。

室友面色凝重:“舒铭是我实验室研一的师哥,最近我发现周洲对他大献殷勤,加上周洲对你的态度,我猜周洲在追求舒铭,还想着要怎么委婉的告诉你,才能不伤害你,没想到这么快被你发现了。”

“你怎么知道周洲在追求舒铭,而不是他俩早有一腿呢?”江挽星问。

“开玩笑,舒铭学长是咱们学校有名的天才高岭之花,无数俊男靓女拜倒在他的石榴裤下,却至今无人成功,周州?他再帅三倍都不可能把学长拿下。”

听着室友对舒铭的介绍,江挽星暗下决心,她一拍桌子道:“我知道我该怎么报复周洲了,我要追舒铭!”

室友知道她被气晕了,好心提醒道:“追舒铭?你是要报复周洲,还是报复你自己?”

“不对,”室友发现事情的走向怎么有点奇怪:“既然舒铭不是小三,他为什么要加你微信?”

江挽星讪讪一笑:“在电影院的时候我忽然发现身边的人不是周洲,一时情急夺门而逃,不小心把可乐洒在他身上了,应该是找我要洗衣费的吧。”

室友觉得按照舒铭学长的性格,不是计较块八毛的人,但她还没来得及分析,江挽星就手快通过了舒铭的好友申请,并抢先发送消息。

“舒铭学长你好。”外加一个非常可爱的表情包。

过了很久,江挽星都要睡着了,才收到舒铭的回复。

“你好,刚刚在做实验,抱歉。”

江挽星想,主动提起弄脏衣服的事情会显得自己很懂礼貌,于是回复道:“没关系,今天把学长的衣服弄脏了,抱歉。”

“没事。”

觉得自己态度有些冷漠,舒铭想了想,又在这句话后面加了一个微笑的表情。

他觉得自己在示好,可在江挽星看来,这个微笑就是冷漠、尴尬的代名词,她顿时心里一紧,难道舒铭不仅在意自己弄脏了他的衣服,并且十分生气?

也是,江挽星想,舒铭这种天才总该有点怪癖,不近人情也能算作一种。

于是新一轮的道歉朝舒铭猛攻过去。

“对不起舒铭学长,我是无心的,你把衣服的链接发给我,我买件新的赔给你。”

舒铭觉得莫名其妙,自己明明已经说没关系了,她怎么还道歉呢?难道是想借着送衣服见自己一面,笨蛋女朋友,想见他哪还用找这些拙劣的借口,直接来见就好了。

没错,在江挽星眼里,舒铭是自己为了报复周洲而追求的高岭之花,但在舒铭眼里,江挽星就是周洲给自己介绍,并且两个人已经在一起了的女朋友。

舒铭最近一直觉得学弟周洲对自己好得奇怪,但他也不知道究竟是哪里奇怪。

有一天他看见周洲跟江挽星走在一起,他问周洲旁边的女生是谁,周洲说是他表妹,舒铭相信了。

后来周洲一脸羞涩地说邀请他看电影,他欣然赴约,正在他纳闷周洲为什么害羞的时候,他看见了跟周洲一起来的江挽星,瞬间恍然大悟。

原来这些天周洲对自己好,还有今日的羞涩都是为了把表妹介绍给自己做女朋友的铺垫,舒铭不自觉红了脸,其实不用这么复杂,之前在一次辩论赛上他就见过江挽星,对条理清晰、侃侃而谈、长相可爱的江挽星很有好感。

舒铭按照周洲给的座位号摸到位置上,果然看见旁边座位上的江挽星,她正咬着吸管认真看电影,舒铭在黑暗中浅浅的笑了笑,果然人跟名字一样可爱。

等江挽星因为沉醉在剧情中,不自觉摸摸他的腿,拍拍他的胳膊的时候,他整个人僵在原地甚至不敢大口喘气,江挽星又香又软,让他不知所措,他沾沾自喜,能如此亲密接触,看来江挽星是认可自己这个男朋友了。

3

舒铭觉得江挽星笨得很,如果说帮自己把衣服送到干洗店,来取衣服的时候能见自己一面,把衣服还给自己的时候还能见一面,于是他主动帮助自己的笨蛋女友。

“你可以帮我把衣服送到干洗店。”他发微信道。

江挽星立刻发送了一个可爱的表情,俩人约定好时间,江挽星到舒铭校外的公寓去取衣服。

江挽星觉得自己追人要有追人的态度,于是去之前问舒铭有没有吃早饭。

要不是因为等江挽星,往常这个时候舒铭已经在实验室了,根本没时间吃早饭,于是他想都没想回复道。

“没有,我从来不吃早饭。”

等江挽星到他家里的时候,舒铭这才发现,江挽星大包小包的拿了一堆东西。

从面包、汉堡、咖啡到油条、咸菜、豆浆,甚至一个小袋子里还有两个包子,舒铭疑惑道:“你还兼职做外卖员吗?急得话我可以开车带你去送餐。”

江挽星不懂舒铭的脑回路,还以为他嫌弃自己拿得东西多,于是怯生生道:“我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所以就每一样都买了点,你要是不喜欢我可以带走。”

“喜欢,”舒铭从她手里接过东西,转身进屋之后却发现她并没有跟进来,问道:“为什么不进来?”

江挽星眨眨眼,贸然进一个不熟悉人的家里不礼貌吧,她挠挠头:“我就不进去了,学长把大衣给我就好。”

舒铭低头思索了一下,女孩子出门在外是该保护好自己,第一次就让女朋友进家里来好像是不太绅士,感觉打算图谋不轨一样,于是他搬出两个凳子和一个小桌子,俩人就在房门口吃了顿早饭。

江挽星虽然不理解,但碍于她正在追求舒铭,只好忍下来了。

吃过饭,舒铭提出送江挽星去洗衣店,江挽星同意了,俩人驱车来到洗衣店,舒铭自然地把衣服给老板娘,江挽星想扫码付款,被舒铭制止。

“我在这家店办了储值卡,不用付钱。”

这是老板娘第一次见舒铭身边有女孩,免不了八卦:“女朋友?”

江挽星见舒铭没有反驳,想着既然追人就要秉承着死皮赖脸的态度,果断挎上舒铭的胳膊:“我们般配吧。”

舒铭暗自窃喜,悄悄把江挽星挽着的手扣得更紧了些。

老板娘一脸姨母笑,宠溺道:“特别般配。”

出了洗衣店,舒铭想起之前见到谈恋爱的男男女女都会牵手,便从江挽星的臂弯里抽出手,打算牵她的手,不料却被她误会自己冒犯到了舒铭,瞬间离舒铭好几米远。

“天起真不错。”害怕舒铭兴师问罪,江挽星率先转移话题。

舒铭还以为江挽星是害羞,于是暗骂自己进度太快,吓到人家女孩子了,于是默默收回手,接着江挽星的话说道:“是啊,天气真不错。”

话音刚落,不远处一道闪电划过,紧接着瓢泼大雨洒下来,顾不上礼数和绅士,舒铭拉起江挽星的手快步跑回车里。

外面大雨倾盆,俩人被困在车里,衣服被雨淋湿,江挽星露出姣好的身材,舒铭瞥了一眼,然后迅速避开,脸上也露出极不自然的红晕。

此刻他非常纠结,一方面他窃喜自家女朋友身材好到爆炸,觉得自己赚到了,一方面又觉得自己怎么满脑子黄色废料,是时候多做几组实验冷静一下了。

舒铭脑子里正上演一场正反两方的拉锯战,而风暴中心的江挽星却若无其事,甚至将湿透的外套脱掉扔到后座。

舒铭倒吸一口凉气,控制不住朝江挽星的胸瞟了两眼,之前大学室友们半夜聊女生的时候,都会说自己对身材很好的女生感兴趣,舒铭不以为然,为此他还怀疑过自己究竟喜不喜欢人类。

不过现在这个顾虑不攻自破了,因为他对江挽星过于感兴趣了,恨不得立刻将她搂进怀里,若是温香软玉在怀,他就能理解为什么君王不早朝。

江挽星自然听不到他的心声,还以为舒铭也有洁癖,自己湿淋淋的衣服搭在他车后座,惹得他不快,所以悻悻拿回衣服,重新穿上。

完了,舒铭心里咯噔一声,自己龌龊的心思被人家发现,人家把衣服穿上了。

4

听说舒铭是实验狂人,每天恨不得泡在实验室二十个小时,江挽星想自己虽然是在追求人家,总不能给人家的生活造成困扰,所以一直也没找他。

舒铭心想,完了完了,老婆让自己吓跑了,那俩天他除了做实验就是在思考,在知网里看了七八篇探讨两性关系的论文没有找到想要的答案,他又转战百度,查找的内容从——老婆发现自己想搞黄色怎么办?到如何跟老婆道歉显得有诚意,甚至还有太馋老婆身体正常吗?

无论在学术还是在想办法求得老婆原谅上,舒铭都太过认真,认真到没发现那天的雨将他淋感冒了,也可能不是他不知道自己感冒,而是不想承认。

他在跟导师沟通实验进展的时候连打了好几个喷嚏,导师一脸嫌弃戴上口罩:“感冒抓紧吃药,别传染我。”

舒铭一脸严肃摇了摇头:“我不是感冒,是我老婆太想我了,所以我才打喷嚏。”

“一想,二骂,你刚才打了两个喷嚏,应该是你的小女朋友在骂你。”

舒铭立刻被悲伤情绪淹没,怪不得她没来找我,原来是还没有原谅我,然后转头扎进两性知识的海洋,试图找出被原谅的真谛。

但舒铭的确就是感冒,所以当江挽星拿着洗好的大衣来实验室找他的时候,他因为发烧晕倒在桌子上。

江挽星哪见过这架势,见舒铭旁边还有化学试剂,还以为他中毒了,一边喊人一边费尽力气把舒铭拖出实验室。

她蹲在靠着墙的舒铭旁边,试探了一下他的鼻息,确认人还活着之后,晃着他的肩膀问:“舒铭学长你没事吧?”

舒铭恍惚中睁眼,还以为自己在做梦,试探着开口:“老婆?”

舒铭有气无力,江挽星没听清他说了什么,继续问:“你怎么了?舒铭学长。”

舒铭沉浸在老婆主动找我,我好开心,但是我没力气回答老婆的问题的焦虑之中。

江挽星却以为舒铭不喜欢她来实验室找他,都不愿意搭理她,她纠结着,刚刚一时情急,她不仅把舒铭学长放在地上拖拽,还打碎了他几瓶化学试剂,把生病的人放在这里不太人道,那她什么时候开溜合适?

舒铭没给江挽星开溜机会,他把头靠在江挽星的肩膀上昏昏沉睡去,手还紧紧拽着江挽星的衣袖,生怕她逃走一样。

江挽星本想将舒铭交给他的同门师兄弟,结果发现根本掰不开舒铭的手,她只能认命,坐救护车去医院的一路,江挽星都在为贸然拜访和那几瓶化学试剂打检讨书草稿。

等舒铭醒过来,天已经大亮,他动了动发麻的胳膊,却不小心叫醒了趴在床边的江挽星,对于老婆没走,还陪了自己一宿这件事,舒铭表示非常感动。

刚醒还发懵的江挽星,却因为昨晚不小心睡着,没打好八百字检讨书的草稿而不敢动。

俩人就这样尴尬而又默契的对视,尴尬地是当时的沉默,默契的是同时开口打破沉默。

“谢谢你陪我一宿。”

“对不起学长我打碎了你的试剂瓶子。”

舒铭觉得小心翼翼的自家老婆可爱得紧,却又不忍心让她继续惴惴不安,于是说道:“几瓶试剂而已,不值什么钱的,你也是为了救我,没关系的。”

听舒铭这么说,江挽星松了一口气,但她转念一想,将歉意具象化为一顿饭,岂不是很能增进两人感情。

“学长,为了表示我的歉意,我请你吃顿饭吧。”江挽星说道。

吃饭怎么能让老婆花钱,舒铭点了点头:“为了表达我的感谢,你请客,我花钱。”

虽然江挽星不懂舒铭这是什么操作,但还是跟舒铭约了时间去吃一家日料店,本打算快吃完的时候悄悄把单买了,谁料到他俩一进店,就是漫天的彩带跟满屋子的喝彩。

紧接着一脸喜气洋洋的服务员上前贺喜,这间店铺是一对夫妻开的,今天是店铺开业的第九个年头,也是老板夫妻九年结婚纪念日,所以搞了一个小活动,第九对进店的情侣免单,而舒铭和江挽星正好是今天进店的第九对。

舒铭想,跟老婆出门果然都是幸运。

江挽星想,她该怎么优雅而又不失礼貌的跟大家解释,他们还不是一对,她还没把舒铭泡到手啊?

这顿饭吃的江挽星惴惴不安,正当她打算起身去结账的时候,服务员小姐姐拿着拍立得将她拦住。

小姐姐指着一整面都是情侣亲吻照片的照片墙说道:“需要留下爱的证据才能免单哦。”

江挽星倒吸一口凉气并连连摆手,这在舒铭眼中却成了害羞的表现,真正的男子汉就应该主动,于是他坐到江挽星身边,扣着她的后脑勺,在江挽星诧异的目光中吻了下去。

江挽星崩溃了,这是什么情况,舒铭学长为了省一顿饭钱至于这么拼命吗!?

 

相关推荐: 霸道总裁你别跑?我好像走错剧场了…

我:我把你家小白莲咋了?又死不了。 霸总:既然死不了,那你来试试吧。 说完,沙雕男主一把将我推进了湖里。 1 「既然死不了人,那你来试试吧。」 话音刚落,扑通一声,我仿佛突然被拉进了一个深渊,四周全是黑暗,让人无处挣扎,只听岸上的人群骤然喧哗起来。 昏沉的大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