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故事 愛情 聚会不小心坐断了上司的腿骨,事后他却想要重用我……

聚会不小心坐断了上司的腿骨,事后他却想要重用我……

作为一名“声替”,方思婧向来得过且过。可公司聚会上,她不小心坐断了上司的腿骨,居然就引起了他的注意,他居然要捧红她?

1

方思婧在医院走廊上坐了半个小时了。

整个走廊以过道为界,此刻泾渭分明地分成了两边,一边是走廊外侧站着的今晚聚会上的人——几个公司的管理层,还有留下来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几个小模特、小歌手。

另一边,就只有一个苦巴巴的方思婧。

大家的意思很明确,反正不是我倒霉,站远点儿看热闹免得被殃及。

“谁是方思婧?”半晌,终于有护士姐姐从病房里出来,抬头问了一句。

她颤巍巍地举起了手。

“你进去吧,病人要见你。”护士姐姐扫了一眼她,又随口问,“你是病人的家属?”

“不,我是他的员工。”她丧着脸道。

良好的隔音使得VIP病房内格外地安静,她推门进去,一瞬间有种踏进巨龙巢穴的恐惧感。开门声音惊动了病床上的江与城,他抬头斜斜乜来一眼。

作为盛天娱乐的少东家,江与城有张不输旗下任何艺人的俊美面容,挺鼻薄唇,一双凤眸眼尾稍稍上挑,看人时带点儿世家子弟惯有的漫不经心。但那多半是他心情还不错的时候,如果是心情不大好的话,那眼神刻薄残暴得能让被盯上的人巴不得自己立即去世。

她刚进盛天娱乐的时候,曾听一些员工私下给他取了个外号叫“霸王龙”,用以形容这位大少爷发火时的残暴神情,此刻沐浴在那样的眼神里,方思婧不由地紧张起来。

“方思婧?”江与城不知道她的内心活动,眯着眼,凉幽幽地叫了声她的名字。方思婧打了个寒颤,连忙应道:“是,江总。”

“你——”他的目光扫过自己搁在病床上,打着厚厚石膏的右腿,然后转头问她,“你到底有多重?”

“报……报告江总,身高一百六十五公分,体重五十八公斤!”哆哆嗦嗦地迅速报完身高、体重,方思婧只差没有哭出来了。

她能怎么办?她也很绝望啊。

想起今晚上发生的事情,她愈发觉得自己的未来渺茫起来。

今晚是他们公司内的一个小聚会,原本和她没什么关系,但还是被经纪人叫到了包厢,让她来唱几首歌助兴。

后来江与城不知怎么也来了,还有些公司旗下的小模特、小歌手跟着他一起来了,一帮人聊天喝酒颇有气氛。方思婧原本坐在包厢沙发最里端的位置,等唱完了歌才发现自己这个位置有些尴尬。前面有茶几挡着,她要想出去就只有从一排人面前挤出去。

原本想等到聚会结束再走算了,可喝了两杯酒,有些事情就憋不住了。她犹豫好久,终于决定起身挤出去。她一边小声道歉,一边从沙发边挤过去。刚要经过江与城身边时,脚下却不知道绊到什么。她重心不稳,顿时往前扑去,这时原本半眯着眼靠在沙发上小憩的江与城却突然伸手,拉住她的手腕一把将她拉了回来。

她晃了一下,没摔到地上,却被他拉得重心后倾,一屁股坐到了他的腿上。

她听到很轻的一声“咔”,然后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再然后,她就把他的腿骨压骨折了。

“五十八公斤?”病房里江与城凉幽幽地复述了一下这个数字,下一刻,不顾腿伤整个人瞬间暴躁起来,道,“五十八公斤!方思婧你告诉我,有哪个女艺人是五十八公斤的!”

2

其实方思婧很委屈。

一百六十五公分,五十八公斤,这个标准放在普通人里绝对算不上胖,顶天了算圆润。可这是娱乐圈,美人们天天含恨啃着菜叶子和鸡胸肉,一百斤就要被说胖,高清摄像头下多一斤肉都会立马显形的娱乐圈。

方思婧当然也不是没想过要为了上镜好看而减肥,可事实是,她根本不需要上镜啊。江与城问她,有哪个女艺人是五十八公斤的?大概也是他贵人多忘事,连她不算他旗下的艺人都不记得了。

两年前方思婧来到盛天娱乐,本想作为歌手出道。可她虽然有一副吃这行饭的好嗓子,却没有一张让人惊艳的脸。当时的经纪人不肯签下她,但后来却偷偷来找她,问她愿不愿意给他们旗下一个当红艺人做“声替”。

方思婧那时候穷,他们开出的条件也不错,她没怎么想就答应了。进入盛天半年后,她便拿到了她人生中的第一张“唱片”,虽然出版的专辑上放着别人的照片和名字,但方思婧对于这些进行了选择性的忽视。

她这个人向来这样,有点儿霉,有点儿丧,没什么野心,这样的气质本身就不适合做明星。居然会选择进入娱乐圈,也让经纪人一度觉得很奇怪,但天知道她只是喜欢唱歌而已啊。

可现在,她一屁股坐断了少东家的腿骨,方思婧不禁开始担心起了自己的未来。

事实证明,她的担心是没错的。第二天到了公司,她就被叫到了训练室。训练室是一些练习生平常训练的地方,方思婧没来过,面对着早早在这儿等她的负责训练的老师,她一脸茫然。

“方思婧?”老师拿着她的资料,仔细打量了一下她,道,“没有舞蹈基础是吧?看起来还行,就是胖了些,除了锻炼,接下来还要控制饮食知道吧?”

在她开始关于“菜叶子和鸡胸肉”的长篇大论前,方思婧连忙刹住话头,道:“老师吗,你好,我觉得你肯定误会了什么,我不是练习生。”

“我知道,”老师点点头,说,“这是江总的意思。”

方思婧想也知道是他,连忙道:“江总肯定也误会了,我这就去找他解释清楚。”她说着,出了练习室,没想到在走廊转角正好撞见了江与城。

他腿上还打着石膏,被转角窜出来的她吓了一大跳。他挑了挑眉,等她先说话。

“江……江总,”方思婧鼓起勇气解释道,“那天没跟您说,其实我不是公司的签约艺人。”

说完这话,她抬头望着他,希望他理解。不是艺人的话,五十八公斤其实是很正常的女性体重。但男人眉峰也没动一下,道:“所以?”

所以什么所以?还需要什么所以?方思婧一头雾水,但仍鼓起勇气,结结巴巴道:“所以我觉得我不需要……”

“你觉得?”面前男人懒洋洋地抱臂,居高临下地望着她。方思婧哽了一下,剩下的话憋在喉咙里没说出来。

好想打他哦……

“方思婧,”他收起玩味神色,正经道,“你之前和公司签的合约我也知道了,别的不说,和公司签约两年来,你一点儿野心也没有吗?”

很遗憾,她就是没有。方思婧默默垂下头在心里嘀咕。

“没有也不行。”他一眼就洞穿了她心里那点儿小心思,有点儿气,又有点儿好笑,道,“我的公司不养混吃等死的人。”见她垂头丧气,他补上最后一刀,“还是五十八公斤的闲人。”

3

多一本正经为公司谋发展的话啊,方思婧表示我真的是信了他的邪。

——全公司上下最闲的闲人难道不是他江与城本人吗?

方思婧一边费力地跟着老师的动作,一边往玻璃窗后看过去,很不巧,又望见了来“巡视”的江与城。

方思婧在训练室跟着老师训练了两周,这两周来,他常常到训练室来“巡视”,还动不动就对正在进行训练的方思婧进行嘲笑。

方思婧不懂这算个啥情况。倒是有次陈姣姣悄悄问她:“江总是不是想捧你啊?”

陈姣姣就是方思婧的“声替”对象,长着一张巴掌大的小脸,长睫圆眼,小鹿一样的纯真可爱,身材更是玲珑有致。公司给她的定位是宅男女神,人气颇高,奈何不会唱歌,才找了方思婧做“声替”。方思婧也摸不着底,问回去:“你觉得呢?”

陈姣姣仔细看了看她,才道:“我觉得不太可能。”方思婧想想,也颇认同地点点头。

她被抓着这么紧锣密鼓地做各种训练,自然会影响到她的“声替”本职。陈姣姣的“新专辑”进度一拖再拖,这天终于忍不住跑到训练室来要人。

老师拗不过这位盛气凌人的大明星,正准备让方思婧过去的时候,江与城却悠悠地从训练室门口走了进来。

“江总。”陈姣姣撞见江与城,老老实实地打了个招呼。

“你这是要把我们公司刚签约的新人歌手带去哪儿啊?”江与城堵在门口,悠悠地抛出这么一句话。陈姣姣顿时傻了,转头望向方思婧。

事实上,方思婧也是一头雾水,“啊?”

见到方思婧神情,陈姣姣先反应过来,下意识便道:“江总,您可能认错了,这是之前经纪人给我找的‘声替’,不是……”

“我没认错啊,半个月前就签的合同,最近不抓紧训练准备出道嘛。”他伸手,将站在陈姣姣身旁的她拽到了自己的身后。方思婧醒神,刚想问什么时候签的合同,她怎么不知道?可抬头望过去就被他瞪一眼。

恶龙充满恐吓意味的视线,顿时让她乖乖低头闭嘴。

江与城抱臂望着面前的陈姣姣,唇角要笑不笑地扯了个弧度,道:“你是陈姣姣是吧?不是我说你,作为艺人唱歌是必修课吧?上次公司聚会上你是不是也唱歌了?跑调也就算了,拍子都不对。下去好好练练吧。”

陈姣姣的脸由红转白转了好一会儿,才忿忿点了点头,也不敢去拉方思婧,自己走了。

她一走,方思婧才鼓起勇气重新看向江与城,道:“那个……江总,我没有和公司签艺人约吧?”

“没啊。”他随口回道。

“那你刚刚……”

“我骗她的。”这男人扯起瞎话来太过理所当然,把方思婧哽得无话可说。

“不过,签约也是早晚的事儿。”他望一眼她,悠悠然补上这一句,一副吃定了她的样子。

方思婧鼓起勇气回道:“江总,我……我可以选择不签的!”她也是有选择权的!

“嗯,”他点点头,微笑道,“你可以选择不签。”语气活像电视里的反派威胁主角——“你可以试试看”!

这种时候,如果换作大义凛然的主角,一定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和邪恶势力正面杠。

很好,方思婧选择向恶势力低头。

4

训练进行到第三个月的时候,方思婧体重降到了四十九公斤,和圈内女艺人的水准也所差无几了。

江与城一本正经地想捧红她,甚至替她报名了一个收视率颇高的选秀节目。方思婧对此非常茫然,问他:“这种节目不是都得有个特别惨的故事才能打动评委吗?万一我到时候哭不出来怎么办?”

江与城望着她,非常想知道她的脑袋瓜里面都想的什么,半晌干脆道:“你就照常发挥。”

他不相信以她的实力还过不了这种选秀。换而言之,他看上的人,其他的人敢看不上?

方思婧倒是不知道江与城的想法。只是他让她照常发挥,她就照常发挥了,一路过关斩将进了决赛。赛后的个人采访里,在被问到“是什么让你来到这个舞台?是梦想吗?”时,她挠了挠脑袋,道:“没哎,就我老板让我来,我就来了。”

节目播出到这一节的时候,经纪人刚好在江与城办公室,看到这个回答时气得差点儿没背过气去,转头跟江与城说:“江总,您看看她!”

老板本人丝毫没理解他的恨铁不成钢,反倒挑挑眉,语气危险,“怎么,有意见?”

护短护得太明显,经纪人一口气哽住,道:“没……没有。”行吧,你是老板你说什么都对。

江与城把目光重新移到屏幕上,望着节目里还在有一搭没一搭回答着采访的方思婧,半晌,皱了皱眉,“不,我觉得还是有点儿问题。”

“啊?”经纪人觉得自己已经跟不上老板的思路了。

一个小时后,被一通电话叫到商场的方思婧也觉得,跟不上眼前男人的思路。她问:“买衣服?买什么衣服?”

“上节目的衣服啊。”江与城理所当然道。节目上穿得那么随便,她真的以为做艺人唱歌好听就可以为所欲为吗?

“哎?上节目的服装也是公司负责承担的吗?”方思婧一头雾水。这问题让江与城愣了一下,对待旗下的其他艺人,他还真没亲自带着谁来挑衣服的……

短暂的两秒停顿后,他道:“挑就是了,你问题怎么这么多?”

方思婧低头,默默告诉自己,这是你的老板,你不可以朝他翻白眼。

不得不说,作为一名钢铁直男,江与城的眼光居然非常不错,从店员手中随意拿过几件裙装让方思婧穿出来都有不错的效果。

当然,价牌也很惊悚就是了。

试衣服的过程繁琐又无聊,最后一条裙子穿出来时,方思婧站在穿衣镜前,刚想转头问老板的意见,然后发现江与城居然靠在店里的沙发上睡过去了。

她无奈地自己对着镜子费力地调整裙子肩膀上的系带,身后却忽然传来一个青年的声音,“请问,您是方思婧吗?”

她愣了愣转身,面前是个长得颇白皙清俊的男生,望着她笑了起来,说:“真的是你呀,我是你的粉丝,节目里我有给你投票的!刚刚外面看到你,我还有点儿不确定……”

方思婧有点儿愣,活了二十多年,这还是她第一次遇到自己的粉丝,一时间不知道要说什么,男生也有些腼腆,道:“你唱歌很好听,我会一直支持你的。”

方思婧连忙低头,道:“谢谢。”

“你……需要帮忙吗?”男生示意她肩上没系好的细带。方思婧愣了愣,还没反应过来。这时,身后却传来一道非常冷酷的男声,“她不需要。”

她转头望过去,江与城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站在她后面,极其不善地望着和她搭讪的男生。那一瞬间,方思婧脑海里又悠悠地飘过了自家老板的外号——霸王龙。

男生走后,方思婧没忍住问他:“江总,刚刚那个,他说是我粉丝……你,没必要这么凶吧?”

江与城转头看了她一眼,面无表情道:“我凶吗?”

方思婧想点头,没敢。

“凶点儿怎么了?”他道,“女艺人不能有点儿架子吗?谁来搭讪你都理吗?”

方思婧怎么听怎么都觉得这话很莫名其妙,别说红了对粉丝摆架子要都要被骂,她还没红呢,哪里敢摆架子?但不敢驳老板的话,她只有默默低头。江与城抬眼看她一眼,又道:“站过来点儿。”

莫名其妙,但她还是默默地往他的位置移了两步。他低下头来,修长有力的手指拣起她肩头散落的系带,灵活地系了个蝴蝶结。

温热的指尖冷不丁儿地擦过她肩头的肌肤,她不由自主地僵了一下,他仿若未觉,系好了两边的细带,才退开去。

方思婧捏了一下裙角,抬头问他:“怎么样?”语调居然有点儿紧张。

他长眸微睐,低头仔细地打量她,半晌,才移开眼,道:“这件不好看,换掉。”

这种需要别的男人帮忙系带子的衣服,买来做什么?江总想。

5

大概是那个选秀节目收视颇高的缘故,方思婧在打入决赛后莫名地就火了一把。她那个向来没什么粉丝关注的微博,也噌噌噌地涨了不少粉。方思婧对此非常恐慌,生怕自己发错了什么话,干脆将微博交给了公司打理。

这天训练完,老师叫住方思婧,让她去一趟江与城的办公室。尽管方思婧累得手指头都不想抬,还是乖乖地去了。

推开办公室的门,她一眼就望见站在落地窗前的江与城。他今天似乎和往常不一样,方思婧愣了愣才反应过来,他今天居然穿了正装。

这男人仗着自家开的公司,在公司里向来怎么舒服怎么穿,可毕竟底子好,倒也不会被公司的艺人比下去。今天换了高定的西服,利落剪裁衬出了宽肩窄腰长腿,站在落地窗前,斜阳余晖映衬着那张俊美面容更是让人移不开眼。

“训练完了?”转头见她来了,他略一挑眉。方思婧乖乖点头。他笑了笑,道:“训练那么久饿了吧?一起吃个晚饭?”

摸不清他什么套路,方思婧犹豫了一下,刚想拒绝,随即便接收到了大魔王骤然一冷的目光,哆哆嗦嗦地点了点头,道:“好……好啊。”

见她点头,江与城唇角一挑,露出一个非常愉悦的笑容。

一个小时后,方思婧跟着他到达“吃饭的地方”时,内心只想掀桌。

位于半山豪宅里的私人晚宴,宾客都是些平常只能在电视里看到的人物——这种地方,是来吃饭的吗?!

方思婧作为他的女伴,挽着他的臂弯,非常僵硬地跟着他应付着一些人的寒暄。半晌,才踮起脚,小声在他耳边道:“一会儿我要是失去理智了,冲过去吃东西……你……你不能怪我。”

在老师要求下,她几个月来啃菜叶子和鸡胸肉啃得两眼发青,此时望着旁边餐桌上的食物,目光简直热切过望初恋情人。

她的声音随着温热气流窜进耳道,引起一点儿酥痒。江与城不自觉便微微俯身,好让她不用踮脚这么辛苦,可听清她说的话后,却有些忍俊不禁。

“不会,”他也学着她的样子,低声在她耳边回道,“我顶多让保安把你扔出去。”

方思婧愤愤瞪他一眼,他望见了,反而笑了。不是往常威胁她的冷笑,而是仿佛真的遇到什么好笑的事情,眼角眉梢都是暖意的那种笑。

方思婧看得愣了下,随即飞快地移开了眼。

晚宴到了后半截,方思婧才知道江与城带她来干什么了。这次的晚宴,据说有位国际音乐制作人也会来。他带她来,就是想让她和那位音乐制作人认识一下。

江与城与那位音乐制作人似乎是旧识,两人寒暄了片刻,制作人才将目光转到了她身上。方思婧站在原地,有些局促不安。江与城淡淡看了她一眼,转头对那位制作人介绍道:“她就是我之前跟您提过的新人,她叫方思婧。”顿了顿,又道,“上次给您寄的那张专辑就是她的。”

那位制作人眼睛一亮,这才朝方思婧笑了笑。方思婧点头回以笑容,站在江与城身旁,心底想的却是,江与城怎么会听过她之前那张专辑?

那张挂着陈姣姣名字的专辑并不是公司的重点专辑,投入市场后也一点儿浪花也没掀起,要不是是她本人唱的,她搞不好自己都不知道这张专辑的存在。

而且,他又是什么时候把专辑寄给制作人的?为什么呢?

可惜一晚上,方思婧跟在他身边,都没找到机会把这些问题问出口。晚宴结束后,江与城送她回去。车子开到公寓楼下,方思婧刚准备推门下车时,才又想起这些。她收回手转身,望向后座上闭目小憩的江与城,犹豫道:“江总,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他拿了瓶水刚刚拧开放到嘴边,闲闲地回了个“嗯”。

“你是不是喜欢我啊?”

这一记直球让江与城惊得把一口水呛进气管,低头咳了好一会儿,直咳得满面通红,才抬头定定看方思婧,反问道:“你觉得呢?”

方思婧自己也被自己的大胆吓了一跳,面红耳赤、结结巴巴道:“不是的话,那……那为什么啊……”要不是喜欢她,为什么要帮她?

“可能是因为……”他看她一眼,悠悠道,“因为你不聪明,又懒散不求上进,长得也很普通吧?”

“咔嚓”方思婧仿佛听到自己仅有的那一点儿少女心碎裂一地的声音。半晌,她才面无表情地回道:“那还真的是麻烦您了,江总。”

“还好,我也不是总发这种善心的。”毫无自觉的男人恶劣地笑道。

“江总再见!”方思婧踏下车,当着他的面甩上了车门。大步地进了公寓门,吭哧吭哧地爬到自己住的五楼,开门时,却仿佛突然被沮丧击倒。

——不喜欢她,干吗管她做不做“声替”,有没有理想啊,她的理想就是做咸鱼不行吗?

哼,男人!

而此刻在公寓楼下,江与城开着车窗确认她安全到了家开了灯,这才将车窗升起,吩咐司机道:“走吧。”

从烟盒里抽了根烟点上,不知为什么忽然就想起她气呼呼摔门走掉的样子,打火机一闪即逝的光亮里,他唇角竟不自觉地扬起笑。

6

历时三个月,方思婧所参加的那档选秀节目终于落下尾声了,她虽然只拿了个第三名,可在网络上的人气却远远超过了第一第二。

大概是见惯了各路选手打苦情牌和梦想牌,反倒是她这种有点儿霉,没点儿大志向的样子格外地招人喜欢。与此同时,之前在宴会上见过的音乐制作人亦表示,她出道的第一张专辑会由他来亲自操刀。

喜欢她的人越来越多,正式签约出道也近在眼前,一切顺风顺水,方思婧却老是有种莫名的不安。

不知道从何而来,反正就是很不安。

这天终于到了说好的签约日,方思婧早早就来到了公司,在办公室里等江与城。在盛天娱乐工作了不少日子,她倒是难得以一个艺人的身份出现在这里。

方思婧有点儿唏嘘。

可她还没等到江与城,却先等到了另一条消息。那是来自某个她关注的八卦博主的头条文章,标题赫然是:《新人歌手方思婧原来是“声替”?踩人上位一把好手》。

第一次看见自己的名字出现在自己关注的八卦博主的文章里,方思婧心情有点儿复杂。这位博主粉丝数上百万,这条微博带着她名字的标签,迅速飘红。

文章里有“知情人士”爆料,她帮某女星做声替,靠抱老板大腿上位,抢占其他人资源……等等一众“黑料”爆了个仔细,甚至还贴出了她之前的“丑照”。

方思婧默默看着那几张角度、表情都很清奇的照片,心情复杂。

讲道理,这个角度这个光线这个表情,就是仙女也很难拍得好看吧?她刚想点开评论,看看大家怎么说,这时,办公室的门却被推开了。她抬起头,惶惶不安地望过去,正巧撞上门口男人的视线。

今天的约大概是签不成了。

方思婧想。

会议室里气氛凝重,最前面的主位上坐着一个江与城,压得整个会议室里没人敢说话。

“所以呢?没人给我一个解决办法吗?”他问。

方思婧坐在最下端的位置上,在他问完这个问题后,默默地被所有人看了一眼。这些眼神复杂,有探究、有艳羡、甚至有不屑。方思婧知道那是什么意思,他们大概真的以为自己抱上了江与城这个“大腿”吧?

她有点儿难受,干脆站起来,没敢去看江与城的神色,转身出去了,因而也没看到他眼里满满的心疼。

她自己回了家,关上手机睡了一觉,醒来已经是晚上八点了。

她打开微博,翻到那篇长微博,看了一会儿,终于下定决心,给江与城发了一条短信,他的电话很快打过来,方思婧犹豫了一下接起,他的声音顿时在耳边响起,道:“我在楼下,下来。”

她愣了一下,很快换了衣服下去,果真在楼下见到了江与城。方思婧到他面前站定,却一时不知道说什么。他冷冷皱着眉看她,但不知为什么,这次方思婧却一点儿也不害怕了。

“方思婧,你说不想签约,是什么意思?”他问。

“就是……不想签约了啊。”不是不想和盛天娱乐签约,而是不想和任何一家经纪公司签约,不想成为艺人,也不想去承受那样的目光。

她这样说完,低下头,本以为他会生气,会暴跳如雷,会指责她毫无志向。可片刻后,想象中的一切却始终没有到来。她难得纳闷地抬头,却发现他正目光沉沉地望着他。

她一时有些无法承受那样的目光,心慌意乱地侧开头。

“方思婧,你真的一点儿野心也没有吗?”半晌,他终于道,语气里是满满的无奈。这倒是他少有的态度,她愣了好久,才像是下定了决心一般,轻轻地摇了摇头,道:“没有”

她的野心不过是喜欢唱歌,有人喜欢听最好,如果没有人要听,自娱自乐对她而言仿佛也没有什么损失。

这么想着,她越发不敢抬头去看江与城了——她是没什么损失,他可损失大了,刚捧红了自己就出了这样的事,要是她的“声替”对象陈姣姣也被曝光的话,说不定还得处理陈姣姣的负面新闻。

越想越觉得心虚,她低头不说话。江与城望着面前低垂的这颗黑脑袋,半晌,还是没忍住地伸手轻轻揉了揉,恨恨地道:“真是服了你了。”

7

江与城对方思婧这个名字有印象,是在听了她随着简历投到他们公司邮箱的作品后。

少女的声线清澈温暖,只是低低地唱着歌,就有着令周围都安静下来聆听的魔力。

他那时便记下了这个名字,让她之后来面试。可她来面试那天他却正好外出了,只好让经纪人代替他去面试她。他本以为经纪人一定会签下她,作为练习生先培养。他一时把这事儿抛到了脑后,直到那天公司聚会,他刚刚进包厢就听到了有人在唱歌。

那个声音温柔而清澈,非常有辨识度,他一下便认出了是她。包厢里灯光幽暗,他抬头望去,她抱着话筒坐在角落的位置,柔软黑亮的头发垂下来,衬得皮肤很细很白。面颊有些婴儿肥,看起来很好揉捏的样子。

事实上,她也的确是个好揉捏的性格。

唱完歌想走又不敢走,缩在角落半天才畏畏缩缩地起身挨个道着歉想要挤过去。他靠在沙发上,看着她一点点挪过来,还没想好要不要让,却突然眼尖地望见有人故意伸出一只脚横在她前面的路上——是公司的艺人陈姣姣。

她没望见,理所当然地被绊了一下往前扑去。他的反应比想法更快,伸手一把将她拽了回来,那一瞬间她的发梢轻轻扫过他的鼻尖儿,有股甜甜的香气。然而没来得及体会,腿上就传来一阵剧痛。

她坐断了他的腿骨。

他那一帮子发小来看望他的时候,听说他是被一个小姑娘压断了腿骨都笑得打跌。

他理所当然地黑着脸把这个归结于她的体重,一个女艺人哪有五十八公斤的?那不然要怎样?要他一个大男人承认自己很弱,随随便便就被一个小姑娘把腿骨压断了吗?

但后来回到公司,他才知道她不但不是艺人,甚至连练习生都不是。甚至还挂着别人名字出了第一张唱片。这个圈子里的人大多都野心勃勃,可她不仅没有野心,还似乎觉着给别人做“声替”这么得过且过也挺好的。

可这圈子势利得很,她这样一个没名没姓的“声替”自然谁都可以揉捏,就连陈姣姣都能偷偷地在包厢里给她使绊子。

他越想越觉得窝火,于是叫来了负责练习生训练的老师,让老师尽快开始给她做特训,做出道的准备,甚至还给她报名了选秀节目。

他想,他一开始大概就是看不惯她这么一天到晚不求上进……并且还谁都可以揉捏的样子?可这么看着看着,目光却再也不能从她身上移开。

想要她红,想要她光芒四射地在舞台上唱歌,想要她被粉丝们喜欢。

我喜欢的人,你们怎么可以不喜欢?

不得不承认,他就是抱着这样的私心。可当她真红了,有无数粉丝了,却出了那样的事情。他好不容易给她培养出来的小小野心,又被吓了回去。

罢了,他想,没野心就没野心吧。

这个没出息的小偶像,他认了。

8

签约的事情告吹了,“声替”这份工自然也不能继续做下去了。

独自在家休整了半个月,方思婧开始找新工作,所幸她的“前老板”人品不错,直接写了个地址给她,让她去上班,说明了薪资待遇与之前差不多。

方思婧领了地址,找到新工作地点时,才发现那是一家酒吧。不是她想象中那种又吵又闹的酒吧,而是一家清吧,酒吧里有个小舞台,偶尔会有乐队和歌手在那里演出,唱一些安静的歌,底下的客人也大多低声聊着自己的事。

负责接待的人大概早知道她要来,领着她熟悉了一下工作环境后便走了。酒吧的环境她觉得不错,唱歌不用面对镜头更是让她觉得自在了许多。

一切都很美好。直到这天,她终于见到了酒吧老板的真面目。

从舞台上下来,望着吧台前坐着的男人,方思婧有点儿欲哭无泪,道:“老板,你的产业居然还包括酒吧的吗?”

万恶的富人阶级啊!怎么到哪里都逃不出被压迫的命运?

“当然。”江与城勾唇笑了笑,眯着眼打量了她一会儿,毫不留情地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颊,问:“你是不是又胖回去了?”

方思婧退开两步,抬头瞪了他一眼,才小声嘟囔道:“我又不用上镜……而且这个体重哪里胖了?”

胆子肥了?居然还敢反驳他的话了?某小歌手最近真的是很膨胀了。江与城挑了挑眉,难得不和她计较,“不用上镜,也不用担心自己在粉丝面前的形象吗?”

“粉丝?我哪还有什么粉丝?”方思婧不以为意。自从她出了那样的“黑料”后,微博上能掉的粉已经掉得一干二净了。剩下来的估计只有僵尸粉了吧?但她也不在意,基本不上那个号了。

“当然是……”他望她一眼,莫名想起刚刚她在舞台上低声唱歌的样子,唇边不由得漾开一抹淡淡的笑,慢悠悠地道,“你的头号粉丝啊。”

方思婧愣了愣,抬头望着他。江与城坦然任她望着。

四目相对,一个念头又悠悠地从她心头冒了出来。于是她特别忐忑不安地问道:“老板,你该不会说的是……你吧?”

江与城没有否定。实际上,方思婧仔细想了想,上一次,他好像也没有正面否定。

那个大胆的猜测逐渐在她脑海里成型,方思婧觉得自己连话都要说不利索了,“老板你……你该不会真的喜欢我吧?”

江与城勾起唇角,“你可以这么认为。”

短短一句话哐当砸在了方思婧的脑袋上,她有点蒙,脸也有点红,好半晌才明白过来

——所以他莫名其妙地捉弄她,捧她,是因为他喜欢她?哪有这么傲慢、自以为是、不讲道理又幼稚的男人啊?!

她抬起头瞪着他,在他带着悠然笑意的眼神中,鼓起勇气大声道:“我……我才不会喜欢你!”

面前的男人错愕一瞬后,渐渐黑了脸,微微眯起眼,一字一句道:“方思婧——”

可这一次方思婧望着他却一点儿也不觉得害怕了。

谁让他喜欢她呢?

被驯服的恶龙,有什么可怕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