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故事 愛情 真巧,我喜欢的你,也正好在喜欢我。

真巧,我喜欢的你,也正好在喜欢我。

暗恋楚昀,是我高中三年唯一一件秘而不宣的心事。 我以为我的心情藏的够深,没想到还是被他发现了。 那一刻,他笑的愉悦,“真巧,我喜欢的你,也正好在喜欢我。”

1

“我喜欢一个男生,姑且先称他为天蝎吧。

我是在高一开学典礼的时候才开始注意到天蝎这个人的,领导总是话多,也不顾下边学生顶着烈日,自顾自地长篇大论。

我怕生,刚到新学校万分腼腆,加上太阳晒得厉害,我所有的精力都拿来应付毒辣的阳光,根本没心思去认识身边的同学。

天蝎大致是坐在我右后方的,用几张传单折成了扇子,大力扇着,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流的汗太多,还是因为我的脸色太过苍白,天蝎原本朝着自己扇风,后来扇子开始朝我这边倾斜,扇来阵阵清凉的风。

烈日下的扑面凉风,还有什么能比这个更撩人的吗?

不过那个时候我确实是晒蒙了,竟然连说句谢谢的力气都没有。

军训没多久,他就已经被晒成了黑炭,军训站我旁边的女孩子闲暇时谈起班里好看的男孩子,我一眼扫过去的时候,清一色的肤色里,只有他靠着五官撑住,才没有被淹没在人群中。

但我那个时候对他的印象,就只停留在烈日下替我扇风的好人这个层面上。

天蝎有些高冷,也有些怪异,还十分嗜睡,平时不是睡觉就是发呆,整天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但无奈他天赋异禀,加上老爸是英语老师的原因,他数学和英语的成绩在整个年级都是拔尖的,但语文成绩……一言难尽。

也万分荣幸,作为语文课代表的我跟他平时接触不少。

英语老师和数学老师视他为掌中宝,语文老师却视他为眼中钉,其他课他睡觉老师都是选择无视,反正他也不打扰别人。但在语文课,只要他稍微眯起眼睛,就会被老师叫出去罚站,语文老师脾气大,生气之后就甩手回办公室,让我去拿试卷回来给同学们做。

我捧着试卷回来的时候,天蝎还在后门站着,嘴里叼着棒棒糖。我忍不住多看了他几眼,也就是因为这个眼神,天蝎竟然从口袋里摸出一根棒棒糖递给我,我没手接,他就直接放在我的试卷上面。

后来我的朋友老是问我,我一个不喜欢吃话梅的人,为什么突然会喜欢吃黑糖话梅味的棒棒糖,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大概,是所谓的爱屋及乌吧。

高一的下学期,老师把天蝎的座位调到了我后面,美其名曰,让我辅导一下他惨不忍睹的语文成绩,但是,天蝎嗜睡的毛病还是没有改。语文课的时候,他都在睡觉,我往后靠的时候,能听到他细微的鼾声。

上课睡觉,醒来之后就偶尔跟老师插科打诨,但也知道适可而止,我眼里的天蝎高冷又可爱。

但跟我初中同班上来的姑娘是不喜欢天蝎的,我觉得其中原因可能是天蝎不怎么用功,成绩也比她好。回家的路上,那个姑娘总是一边听英语听力一边用言语讨伐天蝎,我只能默默听着,时不时干笑两声。

我想反驳,说天蝎不是那样的人,天蝎其实很好,但我不能反驳,因为我没有立场。

总之一句话,我的暗恋之路十分漫长,我还需经历九九八十一难……”

2

阮秋喜更新完微博,就退出了“欢喜秋酿”的微博页面。

她从高一起就开始在微博上记录自己喜欢天蝎的日常,如此坚持了两年多,她微博也有了几千个粉丝。

她在微博上没有暴露自己的真实姓名和个人信息,就连自己喜欢的男生,也只敢用星座来称呼,因为没人认识,所以才敢肆无忌惮倾诉自己心里所想。

天蝎的真名叫楚昀,数学和英语成绩能在全年级排名前三,但语文成绩能把他拉到二十名开外的奇葩。

为了能跟这个奇葩同班,当时数学成绩勉强能及格的阮秋喜毅然决然填了理科,历史老师的口水差点把她给淹没了,因为她历史每次都考全班第一。

但没办法,历史到底没有楚昀吸引人。

关注她的粉丝,大多是觉得她的事情触发了他们对青春的缅怀,她每次一更新,他们都闹哄哄地在下面支招让她去撩天蝎。

对于这些热心网友的锦囊妙计,阮秋喜只是看看而已,胆小如她,连在朋友面前坦白自己对天蝎有好感都不敢,哪里还敢去撩人家,偶尔一个不经意的对视,都可以让她脸红心跳好久。

更新完微博,已经是深夜了,她把书桌收拾好,躺到床上,想着白天体育课楚昀打球的样子,嘴角抑制不住往上扬,最后一头埋在被子里,兴奋得直打滚。

第二天早上就是语文课,晨读的时候,阮秋喜要领读,一篇《蜀道难》朗诵到一半了,楚昀才姗姗来迟。

楚昀的默写题从来都是留空的,作文也是能不写就不写,语文老师起初对他还抱有希望,到现在,也就任由他自生自灭了。

阮秋喜坐在楚昀前面,楚昀进来之后发了一会儿呆,然后用手指去戳阮秋喜的腰。

“课代表,读到哪儿了?”

阮秋喜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转过身帮他把课本找出来,翻开到正在读的那一页。

楚昀点点头,扯了一下嘴角,算是微笑,道了谢之后就把脑袋放在书本上,睡觉。

阮秋喜嘴角一抽。

楚昀喜欢打球,但他不喜欢体育课,因为体育课的时候人多。

每次集合之后,楚昀都是不见踪影,虽然楚昀在时,她想躲,可是楚昀不在时,她又想去找。

楚昀向来神龙见首不见尾,根本不是凡人走位,起初阮秋喜也不知道他去了什么地方,后来经过长时间的侦查,她这才摸清了楚昀的行踪。

他喜欢往人少的地方钻,所以科技楼楼顶和图书馆后面的小花园,就成了他逃避体育课的避风港。

阮秋喜大着胆子去偷偷看过几次,穿着蓝白色校衫的少年坐在没人的角落,摊开理综试卷,散在一旁的草稿纸上写满了演算公式。

阮秋喜看见之后,忍不住失笑,楚昀听见笑声转头,视线定格在不远处的阮秋喜身上。偷窥被发现,阮秋喜有些尴尬,摸摸鼻子有些腼腆地走过去。

楚昀本就话少,这会儿也不知道说什么,两人面面相觑好一会儿,阮秋喜才开口打破平静,“我还以为你真的不用学习就能考好!”

“谁说我不用学习就能考好的,只是我认真的时候你们都看不见。”楚昀把地上的草稿纸收拾好,然后垫在地上,示意阮秋喜坐下。

阮秋喜从高一起就跟楚昀同班,之后又是一直坐在他旁边,楚昀对她的态度也从陌生转变到接纳。

阮秋喜是班上为数不多的,能跟楚昀熟悉起来的女生。

这些,都是靠阮秋喜从高一来就坚持不懈在楚昀面前刷脸的成果,所以阮秋喜确信,像楚昀这种对世间万物都冷眼相看的人,只要她坚持不懈,一定能把他给拿下。

阮秋喜坐下之后,楚昀又开始计算试卷上的题目。

他们坐在科技楼楼顶,底下操场的喧闹声传上来,声音被风声过滤之后,变得虚幻起来,阮秋喜盘腿坐着,百无聊赖,就把脑袋伸过去看楚昀的试卷。

阮秋喜的头发堪堪过肩,垂着头的时候,头发就滑落下来,挡住了视线。

楚昀察觉有颗小脑袋靠近,转头却只看见她的头发,就下意识地用手里的笔把她的头发撩到了耳后。

楚昀顺手的一个举动,却让阮秋喜身体猛地一僵,表面还死命撑着,其实内心已经擂鼓似的狂跳不已,血色一路从脖子蔓延到脸颊,再到耳根,她的脸在一瞬间成了红苹果。

好在楚昀替她撩开头发之后,就转过去,她的窘迫才没有被发现。

3

“今天天蝎做题的时候,我坐在他旁边,看他试卷的时候头发滑下来了,是天蝎用笔帮我把头发撩到耳朵后面的,啊啊啊,我觉得我更喜欢天蝎了怎么办?!”

微博发上去没多久,点赞和评论的消息就叮叮当当地响起来,“喜欢就上啊,还能怎么办?凉拌?”之类的评论在十多分钟之内刷了几十条。

阮秋喜趴在书桌上,一条一条翻看着,看见合适的就回复一条,嘴角始终是上扬的。

阮秋喜和楚昀无关爱情,只是同学,欢喜秋酿和天蝎在别人眼里却是天生一对。

她把微博变成了暗恋的撰记,在陌生人面前,编织了一个关于爱情的白日梦。

想来确实是心酸又甜蜜

她一面佯装平静,一面又想着再靠近他一点点,但是很不凑巧,她那一样都没有做好。

阮秋喜是班上为数不多的,能跟楚昀熟悉的女生,但不是唯一一个,班上有个理科很好的女生,经常来找楚昀讨论题目,理科学霸之间的脑电波相同,这让阮秋喜羡慕又嫉妒。

有时候那个女生坐了她的座位,她只能在旁边等着,他们谈论得火热,她却一句话也插不进去。

阮秋喜觉得,自己没跟楚昀在一起,却已经体会了失恋的感觉。

阮秋喜的成绩在班上是比较靠前的,虽然数学成绩不是拔尖,却也不至于太拖其他科成绩的后腿,她又不是那种在数学成绩上太过用心的人,去找楚昀问题似乎过于刻意。

后来阮秋喜想了一个不是办法的方法,月考的时候,她故意把后面几道大题的演算方式弄错,等成绩下来的时候,她的数学成绩还不到语文成绩的一半。

作为班主任的语文老师对阮秋喜的成绩十分上心,看见她的数学分数突然掉了几十分,成绩一统计出来,班主任就开始杞人忧天,“阮秋喜你这数学成绩不行啊,下降得这么厉害,年级排名都排到了五十名开外了,这不行,那什么,楚昀,你数学不错,帮阮秋喜辅导一下。”

楚昀正在打瞌睡,听见老师点到自己的名字下意识抬头。动作幅度稍微大了一些,老师以为他有异议,语气重了几分,“顺便也让阮秋喜辅导辅导你的语文,你们两个真的是,偏科这个毛病要是能互补一下我就不用操心了。”

坐在后排的一个男生平时插科打诨惯了,听到老师这话,嗤笑出声,道:“让他俩生个孩子,这事情不就解决了?”

全班哄笑,阮秋喜也有些羞赧,只有楚昀,不知道是困得迷糊还是怎么,怼了一句:“孩子的智商是遗传母亲的,生下来依旧偏科。”

这句话听着没什么毛病,但结合现在的情况,寓意就变了,果不其然,大家的哄笑声变成了起哄声,还愈演愈烈,把班主任的脸都气成了猪肝色。

阮秋喜大题故意填错,就是为了让楚昀帮她辅导,可经过这么一场闹剧,阮秋喜羞得不行,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等到了自习课,她还对着试卷纠结,楚昀就踢了一下她的椅子。

“还要不要我教?”

“要!”

阮秋喜把自己的试卷拿给他,还把椅子转了个面,楚昀捏着她的试卷看了好一会儿,起初微微蹙眉,最后轻笑出声。

“你这些题,错得很别致啊。”

阮秋喜表面毫无波动,但内心已经慌了:难不成她放水放得太过明显?不可能啊,连老师都看不出来她是故意的。

虽然对她错题的方式有所质疑,但楚昀还是很耐心地给她讲解了她做错的题目,但是……阮秋喜一题也没听进去,她故意做错的题她还可以应付,因为她本来就会,但有些题,她是真的不会,不管楚昀怎么讲解,她也还是一脸蒙。

网上有些女生老是嚷嚷着说,要是教她们数学的人是个帅哥的话,她们一定能听进去,对此,阮秋喜是不信的,能听进去个鬼,她满脑子都在想着怎么把给她讲题的人给扑倒。

只可惜,楚昀把她虎视眈眈的目光误解成了对知识的渴望。

欢喜秋酿更博:“为了让天蝎教我数学,考试的时候我故意把答案写错……但好像,被发现了,虽然处心积虑让天蝎教我数学,但是很抱歉,我真的听不进去,因为我满脑子都在想着怎么把他给扑倒。”

4

第二天是周六,阮秋喜更完微博就放下手机睡觉了,等到第二天睡到自然醒,她才摸出手机看微博评论。

通常微博热评都是熟悉的ID,但这次这条微博的最热评论却是一个陌生的英语ID。

Sco:“说不定天蝎早就知道了你的图谋不轨,也知道你的故作矜持,所以为了成全你,他根本没打算把你教会,这样,你就可以再去找他了。”

Sco是天蝎的拉丁文缩写!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阮秋喜突然头皮发麻,有种秘密给揭开,赤裸裸公之于众的感觉。

她猛地从床上坐起来,点进这个ID的微博主页,这是个妹子的微博,里面都是九宫格自拍和个人日常照,她这才松了一口气。

暗恋都是风声鹤唳的,在外人面前可以大声嚷嚷着老娘要扑倒他,可真正到了那个人面前了,却连一个正视的眼神都胆怯。

想得越多,阮秋喜体内双鱼座的多愁善感因素又被诱发出来了,她躺回床上又发了一条微博。

“见不到天蝎的周末,该拿什么来慰藉我弱小的心灵?”

她发完微博就放下手机去洗漱,等洗漱完之后她再次拿起手机,发现sco这个ID又给她评论了。

“天气这么好,多出去走走,说不定就会遇到可以慰藉你心灵的东西。”

秒评啊,这应该是刚刚入坑的粉丝。

阮秋喜这会儿是彻底放下心来了。

她父母经营了一家小超市,这会儿都在店里,家里就她一个人,她原本想着看看书打发打发时间,刚把书摊开,同班的一个女生就打电话来了。

“喜喜,要不要出来玩?商场新开了一家VR游戏体验店,试业期全场半价。”

阮秋喜平时有玩游戏,但也只是偶尔碰碰,何况她已经决定看书,刚想着拒绝,话未出口,手机另一头就出现了楚昀说话的声音。

拒绝的话就这么在她嗓子眼打了个弯,最后变成了:“好啊。”

楚昀也是被其他同学拉来的,阮秋喜急急忙忙跑到商场的时候,他们就坐在VR体验店门口的休息区。

他们在学校都是穿校服,周末又不经常见面,这会儿阮秋喜突然看见穿着休闲服的楚昀,竟然觉得眼前一亮。

女为悦己者容,阮秋喜出门之前特意翻出新买的红色裙子,还化了个淡妆,小跑着过来的时候裙角扬起,露出一小截白皙的小腿,几个男生看见了,纷纷站起来吹口哨。

“阮学霸还真的是内外兼修啊。”

阮秋喜跑到他们面前,有些腼腆地笑着,余光却偷偷瞟向最边上的楚昀,呃,好吧,楚昀还是一副对全世界都不感兴趣的样子。

阮秋喜在那个瞬间,陷入了一种名为“我盛装出席只为取悦你而来,最后赢得了所有人的赞誉,却得不到你的侧目”的失落中。

她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安慰自己,没事,这只能说明楚昀不是肤浅只看外貌的人。

七八个人一起进了VR体验店,按照店员的指示戴上装备。阮秋喜就站在楚昀旁边,想着一会儿游戏开始,她是要装柔弱寻求他的保护还是跟他一起并肩作战。

双鱼的特点,就是想象力过于丰富,还不能像天蝎这类高冷星座一样做到冷静内敛,所以她这会儿一陷入沉思,就开始傻乐起来。

楚昀看见了,幽幽瞟过来一眼,“你现在的状态,就像是干冰遇上热水。”

“什么意思?”

“使劲往外冒着傻气。”

“……”

5

为了搭配裙子,阮秋喜特意穿了带跟的鞋子,等游戏开始之后跑动,她崴了几次脚,戴着VR装备也看不见周围的情况,也不知道撞到谁了,到后来她崴得比较严重,身体晃荡的时候,身后就有人托住了她的手腕。

下一刻,楚昀清冽而沉稳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别玩了。”

说完就不等她回答,直接上手摘了戴在她眼睛上的VR眼镜。从游戏页面直接过渡到现实世界,阮秋喜微微眯眼,挡住房间里略显刺眼的灯光,她生怕楚昀觉得她太菜,忙道:“我还可以玩的,这次只是意外。”

楚昀轻笑一声:“你这个意外维持的时间挺久的。”

阮秋喜脸一红,“你都看见了?”

楚昀大方承认:“从你第一次崴脚撞到我,我就把VR眼镜摘下来了。”

楚昀把阮秋喜的东西都拿了下来,“这群游戏迷估计能玩到晚上,你要是不想把脚崴断,就跟我出去。”

阮秋喜看了看周围还戴着VR眼镜玩得正嗨的其他人,然后毅然决然地跟着楚昀走出了房间。

废话,她出来就是为了楚昀,不跟楚昀走跟谁走啊!

VR体验店旁边有家奶茶店,楚昀领着她到那家奶茶店,点了两杯奶茶之后就坐在她对面刷手机。

阮秋喜小口喝着奶茶,绞尽脑汁找话题,但楚昀都是问一句回一句,淡漠的样子彻底把阮秋喜给打击到了,连她自己都怀疑她是不是过于聒噪,索性就闭了嘴,专心喝奶茶。

可没过多久,楚昀却抬头,问:“怎么不说话了?”

阮秋喜咬着吸管,语气有些委屈,“感觉我吵到你了。”

阮秋喜的声音本身就奶气,加上委屈巴巴的表情,楚昀突然觉得自己十分有罪恶感,他把手机反扣在桌子上,端正了坐姿。

“其实不算吵吧,叽叽喳喳说话的样子,就像……”楚昀斟酌了一下用词,“就像是一只亲切的小麻雀。”

阮秋喜在心里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我可去你的小麻雀!

三月十七日是阮秋喜十八岁生日,作为爱幻想的双鱼,她又开始陷入楚昀会不会送她礼物的纠结状态中。

她发微博:“准备到我十八岁生日,之前天蝎都没有送过我礼物,现在准备毕业了,这次之后就再也没有机会了,你们说,我要不要主动问礼物,可那样会不会显得我很不矜持?”

微博发出去没多久,评论点赞接踵而来,热评第一还是那位ID叫sco的妹子。

“天蝎都是闷骚无比,说不定他已经给你准备好了礼物,就是找不到理由送给你,因为他也怕自己不矜持,只要你主动提起‘生日礼物’这几个字,可能就会收到天蝎的神秘大礼包哦。”

这样的评论,往常阮秋喜都是不可置否的,但十八岁啊。

阮秋喜一直在纠结这个问题,整天都有些心不在焉,好不容易上完一天的课,快放学的时候,跟她关系不错的同学都围了过来,询问她的生日要怎么过。

阮秋喜往常的生日都是在家过,叫上几个朋友,吃个饭,再象征性吃个生日蛋糕就完事了,但这次同学提议可以叫班里其他人一起。阮秋喜还在犹豫,楚昀就从后门回到自己的位置上,一个男生喊了他的名字,问道:“后天是喜喜的生日,你要不要来?”

楚昀没说话,坐到位置上垂着眸,火热的场面一度变得冷清起来。阮秋喜干笑着,正打算开口打破尴尬,楚昀就把下节课要用的书拿出来,啪的一声摊开在桌子上,眸光投向刚才那个男生,冷冷道:“阮秋喜的生日,怎么就轮到你来邀请我了,你能代表她?”

那个男生嘴角一抽,正准备反驳,旁边一个女生也有眼力见,拉拉阮秋喜的袖子,“哎呀,其实是我们喜喜希望你去的,只是她不好意思说。”

虽然阮秋喜没跟别人说过自己喜欢楚昀的事,但真正喜欢一个人的时候,眼里的光是藏不住的,就连看那个人的眼神,都是在表白,外人只要留心,就会察觉到两人的粉红色泡泡。

同学也是见她和楚昀之间的磁场暧昧,才神助攻了一把。

楚昀闻言,才转头把目光投向阮秋喜,似乎在等她的肯定。

阮秋喜听到楚昀刚才的话,心都提起来了,生怕楚昀因此生气就不去了,他一看过来,立马点头如捣蒜。

楚昀的眉眼这才舒展下来。

三月十七号正好是周六,阮秋喜跟父母说明情况之后,就拿到了一笔过生日的资金,KTV饭店什么的过生日她觉得都太俗,正好那天江边有个表演,DIY小彩灯绕在江边的树上,把好长一段距离都衬得流光溢彩。

周五晚上的时候,大家一起去采购了零食和蛋糕,然后一起在江边等着阮秋喜十八岁生日的到来。

采购东西的时候楚昀没有一起来,一放学他就不见了踪影,等他们把买的零食和蛋糕搬到江边了,他才姗姗来迟,阮秋喜刻意留意了一下,他两手空空,心里不禁有些失落。

大家把席子铺上,把零食打开,不远处就是人声鼎沸的舞台表演,他们聊天玩游戏,气氛也算融洽,只是楚昀却一副兴致缺缺的样子,一直低头玩手机,连零食都没有碰。

一个男生把零食递给他,他只瞟了一眼就拒绝:“我不喜欢吃这个。”

这让那个男生有些扫兴,“楚昀你还真的是无欲无求啊,不过说真的,认识你这么久,我真的摸不清你的喜好,哎,你能不能跟我说说你喜欢吃什么?”

楚昀放下手机,思忖片刻,认真道:“我喜欢鱼。”

阮秋喜心里一惊,楚昀又道:“糖醋鱼、红烧鱼、清蒸鱼,水煮肉片……这类的东西我都可以接受。”

“那我也不能现在给你点个水煮肉片啊。”那个男生搭上他的肩,“你这要求有些过分啊。”

“这里也有我喜欢吃的东西。”楚昀说着就把目光投向阮秋喜,嘴角微不可察地弯了弯,他长臂一揽,越过大半的人把手伸到阮秋喜面前,然后抽走了她手里吃了一半的“好多鱼”小零食。

其他人无语:这特么的也算鱼?!

他们在江边熬了两个多小时,才准备到12点,他们把蜡烛点上,再掐着时间给阮秋喜唱生日歌。

阮秋喜双手合十许愿的时候,微微眯着眼,烛光摇曳间,她似乎看见楚昀正含笑地望着她,眼里是她从未见过的柔和。

她把蜡烛吹灭的瞬间,其他人都在喝彩,与此同时,不远处表演的舞台就有烟花腾空而起,其他人都被烟花吸引,只有楚昀还在看着她,四目相对间,楚昀轻笑道:“18岁了,可以谈恋爱了。”

那一刻,阮秋喜心里有个声音在叫嚣:是啊,我可以谈恋爱了,你要不要跟我谈啊?!

只可惜,她有色心没色胆,心里叫嚣得再厉害,表面还是一点也不敢透露。

楚昀的那句话到底还是搅乱了她的心,让她忘了楚昀没有送她礼物这件事,玩到凌晨之后,大家就都散了,男生们负责护送女生回家。

阮秋喜原本是走在中间的,只是走在她后面的楚昀突然拉住她的衣角,她不得不放慢脚步,跟他一起走在队伍的最后面。

她原以为楚昀有什么话要跟她说,可并肩走了好一段路楚昀还是沉默不语,阮秋喜耐不住,就转头问道:“你有事吗?”

楚昀转头看了她一眼,没说话,又走了几步,阮秋喜突然觉得手腕一凉,低头一看,楚昀正把一条手链扣在她的手腕上。

等扣好了,他才心满意足道:“18岁礼物,也是,第一份给你的礼物。”

6

欢喜秋酿更博:“哈哈哈,天蝎给我送礼物了,超漂亮的手链,还有,天蝎说他喜欢吃鱼,我就是双鱼座,四舍五入,那他就是喜欢我。”

Sco评论:“姑娘,别多想,他喜欢的就是你,不需要四舍五入。”

最后一次模拟考开始之前,班主任特意把楚昀叫到了办公室做心理开导,希望他可以改掉看心情写作文的毛病,班主任正苦口婆心地劝着,阮秋喜就进来找试卷。

楚昀原本就心不在焉,阮秋喜一进来,他就侧目望着阮秋喜,阮秋喜抽试卷的时候碰到旁边的一摞试卷,楚昀眼疾手快,长腿一迈,就接住了那些试卷。

有几张试卷从他手里滑落,铺在地上,窗外的阳光照进来,反射在雪白纸质的试卷上,而光芒照射的瞬间,楚昀正好出现在她旁边,这让阮秋喜有种楚昀在闪闪发光的错觉。

班主任正说着话,楚昀就不见了,抬头,发现楚昀正站在阮秋喜面前,朝气蓬勃的少年少女,一个羞赧垂头,一个含笑靠近,仿佛咔嚓一声,就能定格住两个人的整个青春。

班主任再迟钝也明白了什么。

等阮秋喜把试卷拿出去后,班主任又把楚昀叫来,意味深长道:“其实你语文成绩还是不错的,就是默写题和作文题太随意,我们班阮秋喜同学语文成绩是很拔尖的,你可以找她给你补补习,顺便,也联络联络感情。”

楚昀原本垂着眸,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猛地抬头。

这个反应,班主任心里已经一目了然。

楚昀也不是什么考试都不写作文,重要的考试他还是会写的,但他本身也不爱说话,口头语言也不擅长,又因为疏于练习,他的文笔真的无法直视。

阮秋喜的文字功底全靠她看的那些课外读物积累起来,这一下子让她来教楚昀,她也有些无从下手。

思考再三,她只好让楚昀死背美句摘抄和范文格式。

她把自己摘抄句子的本子拿给楚昀,后者随意翻了几页,很不理解道:“为什么明明一句话可以说清楚的事情,要用那么多文字来表达?”

“这叫情调。”阮秋喜转过身,笔头敲在楚昀的桌子上,“有些事情,换种说法,寓意会完全不一样的。”

“比如?”

“比如暗恋这种事,你可以说我偷偷喜欢着一个人,也可以说,我本不喜欢喝酒,但你是我自罚三杯也不愿说的秘密。”

楚昀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道:“那关于喜欢这件事,是不是既可以说我喜欢你,也可以说,你是我心口的一颗钉子,你一动我就疼,拔出来就会死,所以我一直揣着你,有伤口地度过一生?”

楚昀的声音清冽沉稳,字正腔圆,又说着能让她心动不安的话,阮秋喜很没出息地沦陷了,呆愣地看着他,久久不能回神。

毕业总能让人热血沸腾,高考的前一天,阮秋喜决定跟楚昀表白。她登录欢喜秋酿发了一条微博,都是清一色的祝福,一大拨热心网友都是一副自己家猪终于能拱白菜了的欣慰感。

不出意外,阮秋喜又看见了那个叫sco的ID评论:“你告白之后我们就可以见面了,祝一切顺利。”

她表白就能见面?

阮秋喜又萌生出这个ID是楚昀的念头,可是,如果这个ID就是楚昀,那么楚昀已经知道了她喜欢他的事,可他还装作不知道,是不是就意味着她没戏了?

高考的时候,楚昀的考场就在阮秋喜的考场旁边,进考场之前,她跟楚昀一起站在走廊上吹风,斟酌再三,她还是向楚昀询问:“楚昀,你玩不玩微博?”

楚昀摇头。

楚昀是不屑说话的,阮秋喜这才松了一口气。

高考,就是把拉紧了十二年的弓箭射出,孤注一掷,经过这一战,他们高度紧张的神经终于松懈了下来。阮秋喜说要表白,其实是被高考宣誓的气氛冲昏了头脑,等高考完之后,彻底松懈下来的她已经提不起精力来做其他事情。

而且,他的心理素质只能允许她接受一次打击,如果告白被拒,她就没有过多的精力再面对之后的高考成绩。

可是她已经说要去表白,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啊。

思忖再三,她想到了一个主意:她租了一套人偶熊,在毕业聚餐的时候,偷偷跑出来穿上,然后再让服务员把楚昀叫出来,她在外面等着。

她不敢说话,怕楚昀认出她的声音,就把要说的话打印在A4纸上,等楚昀被服务员带出来之后,她就站在他面前,忐忑地一页页翻开那些A4纸。

楚昀被拉出来也是蒙的,看见人偶熊,还以为是店里的活动,就看见人偶熊举起字牌,上面写着:楚昀,我,想跟你说一些话。

楚昀站在离她两米开外的地方,见他停住,阮秋喜又翻——其实原本是没那么多话要跟你说的,但后来积累得越来越多,以至于到现在,都无从说起了。

——如果非要总结成一句话,那么这句话就是:谢谢你照亮了我高中三年的青春。

——祝你未来可期。

——还有,我喜欢你。

7

阮秋喜翻到最后一张纸的时候,就闭着眼睛低着头,仿佛把自己缩起来了,就可以不用听到一些不想听的话,但事与愿违,站在她面前的楚昀良久之后开口。

“谢谢你的喜欢,但抱歉。”他只说了这么一句话,冲阮秋喜抱歉颔首,然后就要转身离去。

阮秋喜有一瞬的落寞,却彻底松了一口气,一直挺直的背脊也松懈了下来。一弯腰想扶住旁边的柱子,却忘了自己头上还戴着头套,她一低头,头套就落了下来,在地上打了几个滚,好巧不巧,正好撞到楚昀的脚边。

大事不妙!

阮秋喜一惊,想要跑开,楚昀却先她一步转过头来。

“阮秋喜!”楚昀惊道。

“不是我!”阮秋喜捂脸遁走,却被楚昀一把抓住手腕。

“就是你。”楚昀把她拉了回来,盯着她涨红的脸看了好一会儿,他突然笑出声,“怎么是你啊?”

“是我又怎么样?!”阮秋喜有些恼羞成怒,脸上的温度烫得吓人,她试着挣脱楚昀的钳制,却徒劳无功。

阮秋喜愈发生气,楚昀愈发笑得愉悦,“怎么是你先告的白?我都做好了跟你表白的准备,在里面找了一圈找不到你,怎么就这么巧,我喜欢的你也喜欢着我。”

阮秋喜还在挣扎,听到这话就安分下来了,她有很多话要说,却不知从何说起,先是诧异,然后惊喜,最后眉头一皱,泪腺就决堤了。

楚昀主动把自己的T恤凑上去给她擦眼泪。

“我也祝你毕业愉快,我的女朋友。”

后来楚昀想起阮秋喜告白的事,很是疑惑。

“你那次跟我告白,只说了喜欢我,也不露面,那你告白还有什么意义?”

阮秋喜趴在他腿上,淡定地翻着漫画书,道:“告白告白,告是告诉,白是表达心意,所以我认为的告白就是告诉对方自己的心意,而不是讨要关系。”

楚昀脸一黑,“所以你一开始就没打算要跟我在一起是不是?”

阮秋喜想了想,好像真的是,别说跟他在一起了,她连想都不敢想。但看楚昀愈发铁青的脸色,她只好爬起来,捧起楚昀的脸,笑道:“所以能跟你在一起,是我最意外的惊喜啊。”

楚昀这才舒展眉头。

楚昀有个读高二的妹妹,叫楚晴,这是阮秋喜跟楚昀在一起之后才发现的,第一次跟楚昀的妹妹见面的时候,阮秋喜就惊呆了,这这这……不就是那个ID叫sco的妹子吗?

楚晴倒是坦然,跟阮秋喜打招呼:“hi,你好啊,欢喜秋酿,以后得改口叫你嫂子了。”

楚昀也诧异楚晴为什么会认识阮秋喜,阮秋喜就干笑着解释,谁承想楚昀听完脸就黑了。

“楚晴,你是不是又偷看我笔记本了?!”

楚晴笑道:“谁让你那么磨叽,喜欢人家又不跟人家说,我又正好在微博上搜到嫂子的微博,就想着帮你们一把,不然你们要互相暗恋到猴年马月啊。”

双鱼座和天蝎座,两情相悦的指数为百分之百,同是水象星座,一弱一强,一柔一刚,相辅相成,正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所以,千万要幸福啊。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