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故事 愛情 当我得知暗恋男神和别人在一起了,我灌了两瓶二锅头。然后晕晕乎乎爬到竹马付思源的房间,捧起他的脸就亲……

当我得知暗恋男神和别人在一起了,我灌了两瓶二锅头。然后晕晕乎乎爬到竹马付思源的房间,捧起他的脸就亲……

1

我小时候很皮,皮到什么程度呢?有次把付思源画了地图的床单偷来扔到了杜阮房间的阳台上。

正好那个时候付思源暗恋杜阮,我干的这事儿,相当于把一颗懵懂的少年心摁在地上使劲儿摩擦,最后直接导致付思源吼着他那才开始变声的公鸭嗓和我狠狠打了一架。

这架打得那叫一个激烈,大院里的小伙伴端出小板凳排排坐啃西瓜,西瓜皮扔了一地了,我俩还没有打完,最后还是院儿里年纪最大的蓝穆补完课回家看到了,招呼来大人才把我俩拉开。

当时付思源约莫十五六岁,光长个子不长肉,火柴棍一样顶着个大脑袋,被他妈拉住的时候鼻涕眼泪流了一脸,边哭还边瞪着我磨牙:「我怎么就……我怎么就!」

我倒是很淡定,从地上爬起来掸了掸衣服,冲他挑衅地看了一眼,然后一扭头,摆着手走得那叫一个嚣张。

于是这梁子就这么结下了,但凡碰上我俩都在的局,唇枪舌战都是好的,没有直接上手就已经是很给主人家面子了。不过等后来年纪大了些,也约莫知道这样闹俩人脸上都不好看,于是就演变成了你冷哼一声我冷笑一下打死也不靠近对方三尺之内的情形。

可如今我在伦敦待了三年,途中就没回来过,想必是让人忘了我那股浑劲儿,一推开包厢门,竟然只有付思源身边的位置是空着的。

今儿是蓝穆哥的生日,我不好拂他的面子,只得冷着一张脸往付思源身边一坐——

「哟,让我瞧瞧,这是哪位留洋海外的成功人士?」屁股还没坐热乎,付思源便不阴不阳地开腔。

我瞟了他一眼,没接话。

蓝穆面带歉然地出来打圆场,温和地笑着:「是我疏忽了,忘了你俩感情不一般,竟叫两个小浑头给碰上了。」

付思源双手交叠枕在脑后,挑唇懒洋洋地笑着:「可不敢当,论起浑,我可比不过她。」说罢,偏头看着脸色不大好看的我,眼中带着挑衅:「尤其是喝了酒之后,啧……」

这声「啧」那叫一个意味深长。

不过还不待付思源的话消音,我便立刻死死捂住了他的嘴,咬牙切齿道:「付思源,你说话给我注意点!」

付思源上翘的眼尾压下来,神色倏地变得有些冷。他拨开我的手,话里带着些讥讽:「瞧这话说的,到底谁该注意点你心里没点数?当年是谁——」

「付思源!」我腾地站起身,脸色涨红,气息有些急促:「三年前的破事儿你现在提有意思么!」

「破事儿?」付思源舌尖抵着牙膛,将这三个字含在嘴里又囫囵了一遍,紧接便古里古怪地笑了起来:「怎么没意思?瞧瞧你现在这幅慌里慌张心虚气短的模样,我觉着可有意思了。」

在场的都是穿开裆裤一起长大的发小,知道付思源这幅模样十有八九是真动了怒。可他们此刻估计正寻思着我俩私底下发生了什么,一时竟也没人打圆场。

我知道这群人在看戏呢,于是当机立断将付思源从沙发上捞起来:「走,我们出去说。」

付思源也不反抗,懒散地任我牵着,出包厢前还不忘回头安慰失望的吃瓜群众:「放心,等哪天爷心情好了,给你们吃大瓜。」

我听着这话恨得牙根痒痒,可偏偏又拿他没什么办法,只能抬眼觑着慵懒地倚着墙壁的男人,有些烦躁道:「不就是喝醉了把你摸了亲了,你要真这么耿耿于怀,大不了你揍我一顿,这事儿就算扯平!」

走廊狭窄幽暗,只有闪动的彩灯时不时急掠而过,这斑驳的色彩偶尔攀上付思源的眉眼,更衬得他妖艳一片。

「扯平?」只听付思源冷笑一声:「我,我还就把话给你放这儿了,这事儿,它扯不平!」

2

夜色迷蒙,混合着粗重的喘息声,平添几分暧昧。裸露在空气中的肌肤微微战栗着,湿热的唇舌徘徊在颈项,一路蜿蜒向上,到下颌、脸颊,最后停在了嘴角,轻轻啜着,温柔得像是在品尝稀世美味一样……

蓦地铃声响起,我一惊,从绮丽的梦中醒来。

是杜阮,来找我陪她去城西的温泉度假村玩儿。

我叹了一口气,揉了揉燥热未退的脸,委婉道:「我就在国内呆一个月,还有事没办呢。」

「你也知道你只待一个月?这次走了,你又预备几年才回来?」

我被她问得哑口无言。这小妮子,什么时候口齿竟变得这么伶俐了?

可她这么一说,我还真不好拒绝。只得起床开始拾缀,等他们来接我。

纵使我和付思源不和多年,但这种聚会,从来不会出现只请一位而不请另一位的事发生。只是当付思源的车停在楼下时,我还是觉得,他们的心真的有点大了。

「阮阮呢?」我站在车外,垂死挣扎。

「怎么,不乐意坐我的车?」付思源叼着一根烟,睨着我冷笑:「人早被蓝穆接走了,他们两口子过二人世界,你硬凑上去当电灯泡?」

说是说不过他的,现在长大了,打也打不过了。我审时度势,狠狠瞪了他一眼,去拉后车门,没想到却拉不开。

我也有些火了,手里的小提包抡着使劲儿往车门上一砸,哼道:「不乐意载我您早说,当我稀罕你的车?」

付思源从车窗探出脑袋,烟圈一吐,似笑非笑道:「来,继续砸,这车是我前儿新买的,砸坏了正好让你肉偿。」

我瞥了他一眼,已经被噎得没脾气了,小提包一拎,蹬着高跟鞋蹭蹭往前走:「真以为世上就您一位开车的啊,我去大马路上伸手一拦,多得是态度比你好还会聊天的师傅。」

这话声音虽小,但足够付思源听见了。只见他脸上的笑倏地一收,整个阴沉下来,紧接着一踩油门,路过我疾驰而去。

「什么人呐这是!」私以为这几年我的脾气已经被甲方给磨平了,结果遇上付思源还是忍不住炸毛,「果然是梦,指望这货对我温柔,还不如指望我一夜暴富。」

我到度假村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那司机不认路,载着我走错了道。杜阮刚泡完汤,肌肤白嫩脸蛋微红地凑过来,问:「你和付思源又吵架了?中午的时候我见他一个人来,铁青着一张脸就上楼了,现在也没下来。」

我在更衣室换衣服,边裹着浴袍边回答道:「我和他什么时候不吵架?你说你也是,让谁来接我不好偏偏让他来,不是存心给我添堵吗?」

杜阮摊了摊手表示无辜:「我可没请他,是他自己说要去接你的!」

「他?」我冷哼一声,一脸「你看我信吗」的表情,撇下还在解释的杜阮自顾自去泡温泉了。

这么一来,等我泡完温泉问了房间去放东西时,天已经黑了。

屋里没开灯,黑黢黢的一片,我摸索着摁下开关后,着实被坐在窗边榻榻米上的人吓了一跳。

「付思源,你是不是有病!」我拍着胸口,惊魂未定。

按理说这话一出付思源就该怼回来了,可眼下他转着一个 zippo 打火机,只眉眼深邃地看着我,竟是一声未出。

我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却又不肯露怯,于是虚张声势地昂起下巴,道:「有事说事,没事就给我出去!」

话刚落,付思源转打火机的手停下,接着单手开盖,「啪」地一声,幽蓝的火光在房中亮起。

「我,我们来清算清算吧。」他扬唇笑起来,整张脸在火光的映衬下,说不清的妖冶魅惑。

我别开眼,嘀咕:「我们有什么好清算的。」

「多了去了。三年前借酒撒疯爬上我床的人是你吧?再往前,十五岁偷了我的床单扔到阮阮阳台上的人是你吧?或者再小一点,打碎了蓝家的珐琅瓶最后让我顶锅害得我被爷爷揍了一顿的人是你吧?」

还别说,他口中这些事的始作俑者还真是我。

我听得无比心虚,气势瞬间垮掉:「那、那你想怎么清算?」

付思源打了个响指:「简单,帮我把杜阮追到手。」

我一怔,有些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阮阮已经和蓝穆哥在一起了!」

「所以才要你帮忙拆散他们。」说到这里,付思源顿了顿:「再说了,你不是惦记蓝穆惦记了这么些年?」

「那我也不会干出拆散好朋友的事。」我胸口狠狠起伏了两下,不知怎么有些闷闷地疼:「付思源,三年不见,你怎么变得这么恶心?」

话一落,付思源愣了片刻,接着眸光一沉,语气讥诮地反驳:「那也总比有些人躺在我的床上还喊着其他男人的名字要好。」

这些话着实有些伤情面了。我们默契地沉默下来,最后付思源似乎有些狼狈地别开眼,又道:「总之,你考虑一下。」

3

很快我就知道付思源让我考虑一下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了。

这次回国我是有任务在身的,在国外任职的那家公司想开通中国市场,特地委派了我回来打通关节。

不成想,这第一道关节,就是付思源。

「付叔叔呢?」我努力保持着职业操守,咬牙微笑:「我记得付氏掌权的人是付叔叔吧。」

付思源捏着小勺搅拌着咖啡,整个人懒洋洋地靠在椅子上:「显然你记错了,去年付氏就已经易主了。」

「没有人和我说过这件事。」

付思源这才抬头睨了我一眼,似笑非笑道:「不想知道的事,总有办法不知道。」

我噎了噎,生硬地转移话题:「没关系,和谁谈都一样。我这儿有份企划案,不知道付总可有时间……」

付思源毫不留情地打断:「没有时间。」

我忍住将公文包砸他脸上的冲动,忍气吞声又道:「付总,两家公司的合作没必要牵扯到私人恩怨吧。」

付思源不为所动:「我觉得挺有必要的。你看你什么时候答应了我之前说的那件事,再来与我谈合作吧。」

「你做梦!」

我最终还是没忍住,腾地起身,一脚踹到付思源的膝盖上,接着将他办公室的门狠狠一甩,走得那叫一个气势汹汹。

只是很快我就觉得那一脚不该踹的。因为当我想绕开付思源,去和别的公司接触时,那些公司的老总不约而同地都回绝了。

最后还是行易集团的老总好心告诉我,说有人放过话,让他们谁也不许和我合作。

相关推荐: 我是许疆的金主,可他并不爱我,在他心里,我只是一个拜金,贪婪,恶毒的女人。

1 我很喜欢钱。 当然除了钱,还有各种亮晶晶的珠宝首饰,可以升值的各种名牌包包,登记着我名字的各处房产公寓,各种豪华限量的跑车……只要值钱的东西,我都喜欢。 人家女孩子都喜欢在房间摆满玩偶鲜花,但我不一样,我床边有一堵墙柜,摞着满满的一层层的现金钞票,大概有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