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故事 娛樂 顾草草的脱单秘籍就是——哥哥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朋友随时升级男朋友!

顾草草的脱单秘籍就是——哥哥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朋友随时升级男朋友!

1

九月,盛夏,烈日当空。

明媚的阳光下,南城大学的军训如火如荼地进行着,莘莘学子们流着汗,咬紧牙关,目光坚定……呃,目光凶狠地盯着一位比烈日更加明媚的学长。他笔直地站在观众席上,肃肃如松下风,高而徐引。

学长手中抱着一个可爱至极的樱桃丸子小风扇,以及诸多夏日解暑食物。

伴随着教官的一声“休息”,他飞快地跑了下来,谄媚地把手上的食物递给了相貌和名字一样草根的顾草草同学。

周围一片窃窃私语,内容大致围绕“学长是不是被顾草草威胁了”展开。

庄越充耳不闻,殷勤地给顾草草扇着凉快,温柔又宠溺地询问:“草草,中午想吃什么?”

顾草草鼓着腮帮子,撑着下巴惆怅了一小下子,“最近胃口不太好……就吃红烧猪蹄、爆炒蛤蜊、炸鸡腿、卤鱿鱼吧。”

庄越:“……好。”

一旁的教官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揉了揉老腰站起来,中肯有力地喊道:“继续训练!”

整整一个月,从军训开始至结束,大一新生们每天都在被狗粮噎死的边缘徘徊。学校贴吧里还有人发出了标题为“二十四孝好男友的日常”的帖子——

军训休息太阳晒?

没关系,二十孝好男友庄越随时为你服务,只要教官一声令下休息,立马飞到你身边,递上冰镇西瓜各种清热解暑的食物,还附带捏肩捶腿服务!

食堂被迷彩服大军淹没抢不到饭吃?

没关系,庄越亲自下厨不带重样地给你做饭,看着你吃,还给你擦嘴!

实验不会做,上课听不懂?

依然没关系,学霸庄越一对一辅导,包你学会!

所有人都以为是顾草草发的帖子,齐齐在底下回复:跪求顾草草同学赐教,怎么才能俘虏像庄越这样的绝版男朋友?

顾草草偶然看见帖子,好心地在后面回复道:他不是我男朋友,只是我哥哥的朋友哦~

本贴的楼主庄越正在超市买菜,突然手机一阵振动,点开一看,就看到了顾草草同学没心没肺的回复,瞬间泪流满面。

有道是装逼一时爽,追妻火葬场,此言甚是。

2

两人最初的关系正好是同现在颠倒过来的,所谓的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啊。

顾草草初见庄越是在高二暑假那年,彼时庄越受她哥哥顾长易的邀请来她家小玩几天。

兄弟嘛,那都是穿一条裤子的。于是顾草草放学回家,把穿着顾长易衣服的庄越错认成了自家哥哥,从背后一把将他扑倒在沙发上,揉揉他的黑发,道:“哥,你终于舍得把头发染回来了!”

庄越突然被一个软软的身体抱住,全身都僵硬了,嘴角抽搐两下,解释道:“我叫庄越,是你哥哥的同学,你哥哥在浴室洗澡……”

顾草草闻言愣了一秒,然后凑过去看了一下,大脑瞬间就被“天呐,这个男人好帅,我要嫁给他”侵略了。

“咳咳……”庄越面朝沙发,被压得动弹不得,故意咳嗽两声,希望身上那位能自觉点下来。熟料顾草草浑然不觉,还贴得更近了,凑到他耳根子边羞涩地问:“那个,你有女朋友吗?”

庄越惊呆了,“你哥说你才17岁!”

“是呀!”顾草草点点头,鼻尖不小心碰到了庄越的耳朵,后者身体愈发僵硬,脸色极其难看。然而身上的人丝毫未觉不妥,自顾自地继续说道,“明年就高考了……唉,说起这个还略有点惆怅。”

庄越内心:我现在更惆怅,你要唠嗑可以,咱们先起来坐好了,端盘瓜子好好唠行不行?外表却仍旧要维持风度翩翩,“高考是挺辛苦的……你可以先从我背上下来吗?”

顾草草恍然大悟似的点头,忙不迭起身,然后也不知是故意的还是有意的,刚站起来,就脚下一滑……此时庄越已经翻了一个身,眼看着顾草草就要再次压上他,大脑吓得立马死机。

顾草草的大脑倒是转得飞快,已然把这一幕切换成了慢镜头,还顺便加了个滤镜。

鼻间尽是薄荷的气味,顾草草忍不住想,他刚刚莫不是掉进薄荷堆里滚了一圈?两张脸靠得越来越近,顾草草羞涩地闭上了眼睛……

千钧一发之际,顾长易突然出现,一把拎住顾草草的后领颈,阻止了这个“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的吻。

慢镜头破碎,滤镜破碎,顾草草回头,冲顾长易假笑,“哥,多谢。”

顾长易一巴掌拍她脑瓜上,“给老子笑得正常点。”

顾草草:“……”

庄越的大脑开机完毕,拉着顾长易一溜烟儿钻进了卧室。顾草草眼睛一眯,觉得事情不简单——庄越穿着他哥的衣服,他哥在浴室洗澡,现在两个人又一起去卧室……

不行,顾草草眼神一凝,不能让两人犯错!

悄咪咪地靠近门边,顾草草听见了如下对话——

“你妹刚问我有没有女朋友,她不会是……”

“你多虑了,从小到大,我带回家的每一个男性朋友,她都问过这个问题。”

“……”

顾草草靠在门边仔细回忆了一下,发现他哥说的不对,有两人她就没问过这个问题。一个200斤的胖子和一个混混头子……这两个都不是她能够驾驭的彪悍人物。

3

对于自己毫不矜持地觊觎异性一事,顾草草同学如是解释——她作为爸妈的小棉袄,一定不能让二老替她操心婚事从而长皱纹生白发,于是她从小就督促自己,一定要早日脱单。

而她的脱单秘籍就是——哥哥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朋友随时升级男朋友!

可惜天不遂人愿,虽然顾草草从懂事起就开始为自己的终身大事做打算,但眼看着她就要十八岁了,再不谈恋爱就没机会早恋了,她还是没对象。

庄越无疑是顾草草早恋最晚的那趟飞机,于是她坐在客厅里,仰头望着天花板,总结过去的失败,痛定思痛,决定找回被她丢在襁褓里的矜持。

矜持了两个星期,庄越走了,对她这号人的印象仍旧停留在兄弟的未成年妹妹上。

顾草草很受挫败,“哥,我难道不够矜持吗?”

顾长易:“够。”

顾草草:“那他为什么不喜欢我?”

顾长易:“因为你丑。”

顾草草:“……”

顾草草觉得矜持不适用于她这种长相一般的女生,于是决定走日久生情那套。

寒假到来,期末考试也随之而来。

成绩出来那天,顾妈妈破天荒地接到了班主任老师的电话,心情稍稍有点小激动,“怎么了林老师,是不是我们草草成绩有进步了?”

电话那头的班主任沉吟半晌,最终决定如实相告:“恰恰相反,她的成绩一落千丈。”

顾妈妈笑了,“林老师您真幽默,她本来就是垫底的,还能落到哪儿去。”

班主任云淡风轻,“也就是从班级垫底落到年级垫底了而已。”

顾妈妈扬起的笑容僵在了嘴角,两秒后,冲门外大吼一声:“顾草草!你给老娘滚进来!”吼完又对班主任说,“林老师,咱们改天好好聊聊,今天就先这样啊。”

班主任赶紧拦住,道明此次电话的来意,“这马上就要高考了,建议您给顾草草报个补习班,冲刺一下……顾草草同学还是有救的。”

待两人沟通完毕,顾草草端着一杯菊花茶进来,温顺恭良地给她妈捏肩捶背,瞅准时机谏言道:“亲爱的母上大人,儿臣有个已经成熟的小建议,您听听?”

顾妈妈喝了菊花茶,气消了一些,点点头算是应允。

顾草草道:“我哥,也就是您儿子,他有一个才学出众品德兼备的朋友,依儿臣之见,不如请他过来为我传道受业解惑?”

顾妈妈凝眉思考。

顾草草趁机添油加火,“这哥哥的朋友,那就是我们全家的朋友,就算是半个顾家人了,教我一定是尽心尽力的,肯定比外人好。”

顾妈妈点点头,“有道理,肥水不流外人田,你这么笨,指望你变成学霸光宗耀祖肯定是指望不上了,但是你可以拐个学霸来当给我当女婿……”

顾草草:“……”虽然我也是这么个打算,但是这话从您口中说出来,我还是觉得智商受到了侮辱。

4

庄越来的那天,顾草草精心打扮了一早上准备去机场接他。出门的时候,顾长易正在看球赛,一抬头看到她裸露的大腿,遥控器差点没忍住砸向她脑袋,“顾杂草,你脑子被冻坏了是吧,大冬天穿什么裙子?”

顾草草浑然不觉大难临头,拎着裙摆转了一圈,臭美道:“漂亮呀。”

顾长易黑着脸起身,拽着顾草草去了卧室。

十分钟后,顾草草看着镜子里这个庞大的自己都快不认识的自己,内心把顾长易骂了一万遍。然而她还是没胆子当面跟顾长易反着来……于是,她假笑着出了门,然后把顾长易给她加上去的衣服一件件脱了下来,丢到了院子里。

机场,人来人往。

顾草草巴巴地往国内到达通道瞅,眼睛都快瞅瞎了,也没看到那日思夜念的身影。

半个小时过去了,顾草草站得脚疼,找了个凳子坐下。

又半个小时过去了,顾草草坐得屁股疼、腰疼、肝儿疼、眼睛疼……哪哪儿都疼,找周公拿止疼药去了。

睡了不知道多久,顾草草被一阵不小的颠簸震醒了,醒来一脸惊恐,“怎么了怎么了,地震了?”

司机连忙解释:“没有,没有,刚刚有辆车子从侧面冲过来,我踩了个急刹车。”

庄越弯腰捡起被她挣掉的羽绒服,重新盖在她的腿上,不悦地说:“不是跟你说飞机延误了,叫你先回去吗?”

顾草草一双澄明的大眼睛里染上了一丝疑问,随即想到被自己丢在院子里的羽绒服……

手机忘在羽绒服里了。

为了不暴露自己的愚蠢,顾草草笑得一脸可爱,“啊,没事,我愿意等。”

庄越愣了愣,嘴巴微不可察地抿了抿。他想,顾草草其实也没那么差劲,至少有些地方还是挺可爱的。

可很快,庄越发现,这学生太过可爱了,对他的家教生涯来说,并不是个什么好事情。比如顾草草总是在他讲题的时候直勾勾地盯着他看,活像狼看着猎物。他故作生气,她才会低头看两眼习题。但就真的只是两眼,之后又开始明里暗里地打量他。

他偶尔会生气,觉得顾草草无药可救了,扬言要回家。

每当这个时候,顾草草就会抱着一堆做好的卷子,顶着俩大黑眼圈敲开他的门,单手拿卷子,腾出一只手来扯他的衣角,讨好道:“庄老师,这是我昨晚做的卷子,全部都认认真真地做了,你能不能别走啊……”说完仰头,氤氲着雾气的眸子直入他的视线,叫他的心瞬间软成了一滩泥。

庄越叹了口气,“以后上课不许老盯着我看了,你马上就要高考了,多把心思放在学习上。”

顾草草竟是红了眼眶,抿着嘴巴,一边点头,一边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坚定的“嗯”!

庄越接过卷子,替她擦了擦眼泪,“去睡一会儿吧,我改完卷子喊你。”

一个寒假下来,顾草草的成绩竟是得到了质的飞跃。庄越回家过年那段时间,她也没有松懈,常常是衣不解带地看书做卷子,偶尔遇到不会的,就打视频给庄越问,认认真真地听他讲解,一点儿也没贪图美色盯着他流口水。

顾妈妈趴在门边感叹:“这哪儿是转性了啊,这分明就是换了个人。”

顾长易路过,翻了个白眼,“算了吧,她要是真不惦记庄越,有不会的就该直接来问我。”

顾妈妈眯起眼睛,“你皮痒了是不是?”

顾长易:“我什么都没说,您什么都没听到,儿臣先告退了。”

5

除夕那天,顾草草去广场看烟花。

广场上人很多,摩肩接踵,有相濡以沫大半辈子的老夫老妻,有温馨甜蜜的新婚夫妻,有爱打闹的小情侣……好像全世界的人都是成双成对的,只有她尚还孤身一人。

人越是在热闹的环境里,越觉得孤独。顾草草眼里不可遏制地又泛起了点点泪光,她拿着手机的手有些用力,犹豫了很久,终于是在屏幕上出现三分钟倒计时时,拨出了庄越的电话。

“喂?”

“我是顾草草。”

“我知道。”庄越停顿了一下,走到一个相对安静的地方,说,“新年快乐,草草。”

顾草草小声纠正,“还没到新年呢。”

庄越轻笑一声,道:“是,那你别挂电话,等到了,我再跟你讲一遍。”

“嗯。”顾草草望着脚尖,说,“今天是我17岁的最后一天。”

庄越顿了一秒,问:“想要什么生日礼物?”

顾草草握着手机,久久没有说话,很久之后,就在庄越以为她已经挂断之后,她才开口,用极慢、极慢的语速说道:“我想要你。

“庄越,我喜欢你,不同于生命里出现的任何一个男性,是想要共度余生的那种喜欢,你……能不能也喜欢我一小下?

“一小下就好。”

又是长久的沉默,广场上的倒计时已经到了十秒,人声鼎沸,一声高过一声,“十、九、八、七……三、二、一、零!”

举国欢庆,广场上烟花缭绕,耳边是一群人对新年的欢呼,和……一道轻微又响亮的声音——“我喜欢优秀的人,如果你能考上我的学校,我就考虑一下。”

顾草草激动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开学后,顾草草勤奋得不像话,班主任一度以为她遭受了什么大变故,家访了好几次,确认她父母没闹离婚,也没破产流落街头后,才放下心来。

几个月黑白不分的学习下来,顾草草俨然成了一匹黑马,一跃挤进了班级第一,年级前十。班主任望着成绩单老泪纵横,“我就知道顾草草同学还有救……”

高考前夕,庄越请了假过来给她辅导功课,又给她做心理辅导,高考时也是全程在校门外等着,可谓是尽心尽力。

最后一科试卷交上去后,顾草草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压在身上看不见的压力终于是卸了下来。

她激动地跑向校门口,一家人都站在那里等着她,却不见了庄越的身影。顾草草左顾右盼,“庄越呢?”

顾长易避重就轻,“他回学校去了,马上就要毕业了,要处理的事情有点多。”

顾草草不疑有他,点了点头,一家人高高兴兴地去聚餐庆祝了。

拿到南城大学的通知书那天,顾草草激动得一窜三尺高,急忙拿出手机给庄越打电话。

庄越没等她煽情的话出口,就简明扼要地说:“过年时说的话,是我骗你的,你哥拜托我先哄着你,说你学业要紧。”

前一秒阳光明媚,后一秒暴雨倾盆,还有下冰雹趋势。顾草草站在烈日下,忽然觉得有点冷。

“原来是这样。”她咬咬嘴唇,摩挲着通知书,道,“那真是太感谢你了,要不是你,我做梦也想不到有朝一日自己竟然能考上南大。”

对面的庄越似乎被噎了一下,半晌,颇有些狼狈地以拙劣的借口挂断了电话。

6

顾草草拿着通知书回了家,不吵不闹地进屋收拾东西。

作为此事知情人士之一的顾妈妈想要安抚,却是一开口就被顾草草一个平淡的笑容堵住了所有言语。

没过一会儿,顾草草拖着行李箱出来了。

顾妈妈不明所以,“你要去哪儿?”

“放心,我不会去找庄越的。”顾草草低眉顺目,笑得跟半百老人一样沧桑,“热脸贴冷屁股的事儿做多了,也是会被冻伤的。”

顾妈妈哑然,半晌,道:“出去散散心也好……去哥哥那里吧,我让他请几天假陪你走走。”

顾草草摇头,“不用了。”声音很轻,却不容置喙。

“……好。”顾妈妈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嘱咐道,“那自己注意安全,晚上害怕就给妈妈打电话。”

顾草草点点头,坐上了去南城的飞机。

到了南城,顾妈妈和顾长易相继打来了电话问安。晚些时候,庄越也来了电话,顾草草看到了,不接也不挂,任由铃声一遍又一遍地响。

十几个电话之后,庄越才停止了打电话,改发短信:南城最近会有强台风,回去。

顾草草看了一眼天气预报,天气晴朗,风和日丽,也没任何预警。倒是有一个强台风,不过路径却并不是朝南城来的。

正疑惑他什么意思时,手机又振动了一下,还是庄越的短信:“山楂”有转弯的趋势,预计明后天各大航班火车都会停运,你趁现在赶快离开。

“山楂”正是最近席卷墨汝本的强台风。顾草草忽然记起来,庄越学的专业是有关天气这块的,想来他现在在气象局工作吧。(重点错了啊!重点是台风!不是庄越在哪儿工作!)

她把手机搁在一旁,洗了个澡出来,没看到再有短信,似乎是有些不高兴,故意回了一句:我买了保险,怕什么。

下一秒庄越的电话就又打了进来,顾草草没料到他这么快打过来,吓了一跳,慌乱之中接通了电话。

“你在南城哪儿?”

“南大旁边的七日酒店。”几乎是条件反射的,顾草草报出了地址,说完她就猛然回过神来,我为什么要跟他说这些?于是闷不吭声地挂断了电话。

似乎是为了和庄越赌气,顾草草没有订机票回去,可她也没搬离酒店。顾草草催眠自己,她只是行李太多了懒得搬,绝对不是在等庄越过来找她,不是……

是。

发现自己这么没出息,顾草草真想甩自己俩大耳巴子,想她之前看韩剧时,最唾弃的便是那些哭哭啼啼死活放不下渣男的女主。按她想象中的场景,渣男抛弃女主了,女主该去化个美美的妆,穿上美美的衣服,蔑视地看渣男一眼,从此潇洒离去,纸醉金迷,风生水起。

想到这儿,顾草草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穿好衣服,拿上行李,就要离开。

前台小姐姐很是担忧,“‘山楂’马上就要登陆南城了,您现在出去实在是太危险了,不如您过了今天再退吧?”

顿了顿,又道:“不收您钱。”

顾草草想,庄越什么的不重要,重要的是酒店给她免费。她跟谁过不去也不能跟钱过不去啊。于是她又拖着行李回了房间。

7

次日上午十点,外面果然风雨大作,大树在风中摇摆不定,随时会被拦腰截断的样子。

顾草草皱眉,忽然全身发麻。

顾长易的电话打进来时,她已经哭得话都说不利索了,一接通电话就是一阵含糊不清的恼骂:“顾长易你是个大混蛋,都怪你,我才会这样子的。”

顾长易一反常态的温柔,轻声安抚道:“嗯,都是我不好。草草乖,去把灯打开。”

顾草草哭得溃不成军,“我怕。”

“不怕,不怕,哥哥一会儿就过来了。你听话,先去把灯打开。”

顾草草借着手机电筒微弱的灯光,在顾长易的诱哄下打开了灯。屋子里亮起来的那一刻,顾草草全身的刺麻稍稍减轻了一些,数骂顾长易的声音也有力了。

顾长易稍稍安心了一些,专心开车,任顾草草在那头抽抽噎噎地骂他。

这事确实是他的错。

顾草草还在妈妈肚子里的时候,顾妈妈对她百般疼爱,心思全放在了她身上,从而疏忽了顾长易。

顾长易心里不太平衡,扬言要把顾草草丢掉。

小孩子童言无忌,自然是没人放在心上。谁也没有料到顾长易真的把顾草草丢掉了……

丢完顾草草回去的路上,忽然下起了暴雨,顾长易小小的身板在雨中尤显沉重,走了两步,哭着跑回垃圾堆里把顾草草抱了回去。一路上电闪雷鸣,顾草草嘴唇乌青,哭声缥缈。

顾长易回到家里,抽抽噎噎地把这段经历告诉了顾妈妈,然后一副天塌下来了的样子抱着爸爸专属的搓衣板自动去墙角跪着。

顾爸爸顾妈妈赶紧带顾草草去医院,所幸无大碍,只是留下来一个病症,一旦下暴雨就全身发麻,严重的话,连路都走不了。

顾长易赶来酒店时,顾草草把自己缩在被子里,抖成了筛子。

在顾长易驾轻就熟的安抚下,顾草草睡了过去。

庄越打了几十个电话进来,顾长易置若罔闻,最终在第一百个时接通了电话,“庄越。”

对面的庄越愣了一秒,“顾长易……草草呢?”

“这不是你应该关心的范围吧。既然不喜欢她,就走得干脆一点,不要藕断丝连。”

庄越沉默了很久,反问他:“你觉得我为什么会大老远赶到南城来?闲得无聊?还是因为她是你妹妹?”那话,大概不止是说给顾长易听,也说给自己听。

顾长易望了一眼熟睡的顾草草,无声地叹了口气,“309,来的时候轻点,她睡着了。”

8

台风过去,新的一天又是阳光明媚。

顾草草历经“山楂”的洗礼,华丽蜕变,一跃成了自己想象中的霸气女人,对庄越爱答不理的。

庄越临走前塞给她一封信,表情温柔,看向她的眼神仿佛是在看自己未来的媳妇儿。

顾草草一边心里吐槽他俗,都这个年代了,居然还搞情书那一套,一边故作漫不经心地打开了信封。

嗯……非常好,还是用福尔摩斯密码写的。

顾草草咬牙切齿地把福尔摩斯密码翻译成了英文,又拖着快吐血的身体把英文翻译成了中文。

这确实是一封情书,内容大致围绕“她很菜,又笨又不单纯,他觉得她配不上他这么优秀的男人,所以有意疏远她。可爱情从来不讲道理,直到昨天台风来袭,他不可遏制地担心她,他才知晓大事不妙,难以置信后,最终心平气和地接受了喜欢上了她的事实”展开。

顾草草读完,脸上堆满了假笑,眼睛里透出“很好,你死定了”的讯息。

作为一个有素质有修养的大学生,顾草草礼尚往来地写了一封回信邮了过去。

庄越收到信,一脸期待地拆开,一看,差点心肌梗塞——

“怎么,做您女朋友还得学习特务的技术?

小女子祝您恢复自由,单身愉快~

另附一本:《五年单身,三年当狗》,还有两年狗都不如。”

庄越切身体会了一遍“爱就像蓝天白云,晴空万里,突然暴风雨”。叹了口气,他打开浏览器,默默输入:惹女朋友生气了怎么办?在线等,十万火急。

网友们的回复简洁明了,两个字:哄啊!

于是庄越争取了公司在南城的项目,哄未来媳妇来了。

庄越的工作很闲,无异常的时候,一天里抽出一两个小时去气象检测站看一看报告,差不多就没事了。

所以,剩下的时间,他都奔走在母校的足球场上,为顾草草鞍前马后。

以上,就是二十四孝好男友的由来。

9

军训结束后,顾草草以补课为由,搬进了公司分配给庄越暂住的房子里。

庄越其实不大情愿,住到一起后,他指不定要被折腾成什么样子。可也没办法,找不到合适的理由拒绝……

如庄越所料,顾草草搬来后,他的日子的确不太好过。

早上顾草草贪睡,总是踩着时间点从床上爬起来,为了赶时间,就要求庄越趁她吃早饭的时候给她扎辫子。

然而吃完早饭,顾草草往镜子面前一站,两秒后,扭头冲正在收拾碗筷的庄越大吼:“我不喜欢这个发型!”

庄越:“……下次看到喜欢的发型发视频给我,我学。”

顾草草背着书包,欢天喜地地走了。

隔些日子入了秋,庄越陪顾草草去逛街,全程累断了腿不说,还要被怼:“你们直男的审美都如此诡异吗?”

庄越生平第一次被怼直男,看了看手中的碎花长裙,又看了看顾草草手中的皮夹克,只觉得心力交瘁……他隐隐约约记得,当年她去机场接他,穿的就是一身碎花长裙吧……

顾草草怼完他,还是选了他挑的碎花裙。

同在屋檐下的日子里,庄越最喜欢雷雨天。不说别的,就冲一打雷下雨,顾草草就要抱着枕头可怜巴巴地望着他那眼神,他就觉得平日里受的苦没白受……这么可爱的女朋友,被虐也是种幸福不是!

这种地主压榨农民式的相处一直持续到了顾草草毕业。毕业那天,顾草草请庄越来参加她的毕业典礼,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像个有担当的男人一样……跪地向庄越求婚。

庄越蒙得彻底……幸福来得太突然,他有点儿想哭。

其实他想说“求婚这种事情,交给我们男人来做就好了”,又怕顾草草不按套路出牌,再赐他个无妻徒刑,于是只得点点头,伸手左手,让顾草草把草戒戴在他的中指上。

六月,盛夏,烈日当空。

当年军训被虐得体无完肤的一众单身狗,再次受到了非人的虐待。

愿上帝让你们早日觅得良人,阿门。

相关推荐: 我的整颗心,都在指尖触及的冰凉里

曾经的你,早已离我而去。而如今,只剩下了一个我。没有哪种爱情,需要你放弃尊严作贱自己的。与其卑微的恋爱,还不如选择单身。      上课铃响起,同学们都乖乖的回到教室了,刚坐下来几分钟听讲,传来了敲门声,进来了一个男生,老师说道,“他是新来的转学生,”个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