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故事 愛情 甜宠|豪门联姻:跟总裁约定项目结束离婚,眼看3个月已到我却犹豫了

甜宠|豪门联姻:跟总裁约定项目结束离婚,眼看3个月已到我却犹豫了

谁能想到,在一个月前,厉墨还是我的未婚夫,可是一个月后,我成了厉墨的嫂子。

1.不是奸情是虚情

A大的校庆宴上,老张拉着我激动地指着那个众星拱月眉眼淡漠疏离的男人道:“温夏你快看,居然是厉焱、厉学长、厉总诶!”

我嘴角一扯,配合地“嗯嗯”两声后就试图拉着老张往另一个方向走去:“来这边,这边!我看到了你最爱的糕点!”

我强拉硬扯地将老张拉到一个小角落,老张仍不放弃地不停踮起脚尖张望着,但是无奈这个位置挡在她跟前的人实在是太多了,老张最终放弃了,她不满地回头看着我教训道:“这种关键的时刻,吃有看风云人物重要吗!”

我干笑了一声,拿起一块糕点就堵住了老张喋喋不休的嘴,视线却忍不住看向那个跟校长一起上台的高大男人,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A市的。

作为A大当年的风云人物,又是现在知名的成功校友,厉焱受邀参加了此次A大的五十年校庆活动,看着台上发言的男子,原本在一旁狂拍照发朋友圈的老张猛地回头看着我道:“温夏,我是不是瞎了,厉焱的左手无名指上带了婚戒?!”

我下意识缩了缩自己的手,但是意识到手上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后立刻镇定道:“你没瞎。”

“我去!厉焱居然结婚了!这么大消息居然没有媒体报道?不对,当年上学那会儿不是盛传他是个gay吗!他怎么结婚了呢?跟谁结的?什么时候结的?”老张的连发发问让我如坐针毡,好在厉焱的发言很快就结束了,临着我跟老张上台。

作为14级学生会的代表,我跟老张阔别母校三年后也受邀参加了此次五十年校庆,在台上一阵唏嘘时,我总是感觉一道特别的目光落在我身上,那目光我太熟悉不过了,毕竟能让我战战兢兢多年的人只有一个。

下了台,校长带着那个人走到我们各界毕业生代表的跟前,我低着头努力想让自己的存在感变为负值,奈何身边有一个神助攻老张,硬是拖着我挤到了校长跟厉焱的跟前!

“你好,厉学长,我是14级土木院的张小雨,是你的直系学妹哦!”虽然我们进校那年,厉焱大四,正是毕业生最少呆在学校的一年,就算是直系也不一定认得,但是厉焱仍客客气气地与老张握手问好,到了我,老张狠狠用手肘撞了一下吞吞吐吐的我,我才伸出手道:“学长好,我是14级文传院的温夏,不是你的直系学妹……”

不知道是那句话愉悦了他,原本散发着生人勿进的厉焱唇角微微勾起,握住我的手道:“你好,学妹。”

事后,老张猛在我身上嗅着,她双眼一眯看着我危险道:“我怎么好像嗅到了奸情的味道?”

我心肝颤了颤,老张这鼻子比狗仔还灵,只不过我跟厉焱不是有奸情,是虚情。

校庆结束后,当我在站牌边等公交车时,一辆黑色的奥迪缓缓行驶到我跟前,车窗落下,我看到驾驶位上的那个人愣了愣。

“焱哥哥。”我下意识喊道,厉焱睨了我一眼淡淡道:“上车,回家。”

2.胡闹的结婚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坐在车内,我尴尬开口,厉焱清冷的声音在车内响起:“下午四点。”

四点?我微微讶异,校庆宴是五点举行的,从机场到A大有需要半个多小时,他一下飞机就往A大赶?

“我都不知道你要来参加。”我尬笑着,准确来说我都不知道他今天回来。

“临时决定的。”厉焱打着方向盘,话锋一转道:“晚饭吃了吗?”

“没有,但是刚才会场上吃了好多糕点,不饿。”我跟厉焱的对话客气的完全看不出来是一对新婚夫妻,但是我也并不觉得奇怪,毕竟我与他结婚的决定只花了三秒,当天结完婚后他就飞去国外出差了,这是我们婚后第一次见面,时隔近一个月。

“那就陪我吧。”

厉焱将车调转方向,车窗外的景物不断倒退,我莫名地开始紧张起来,自从刚才在校庆上见到厉焱,我就想起一件事情来。

饭桌上,我盯着优雅切着牛排的厉焱,不知道怎么开口,一想到现在纠结的痛苦是当时意气用事的结果,我就想抽自己两耳巴子。

“焱哥哥……”我期期艾艾开口,却被厉焱一把打断后面的话。

“短信我看了。”

我怔住,看了你不回复我是什么个意思?

“我不同意。”厉焱抬起眼睑扫了一眼傻住的我淡漠开口道:“我们两家当初就是为了公司的利益而联姻的,你现在跟我离婚,首先不说会给两家公司造成什么影响,就是双方父母也不会同意的,尤其是你爸妈,你觉得他们知道你跟我离婚会有什么反应?”

当然会把我皮扒了……我一想到那个场景就后怕的缩了缩脖子。

“可是……”我犹豫开口,难道我要这样瞻前顾后的跟他过一辈子?

“三个月。”厉焱放下刀叉,又重复了一遍道:“三个月,三个月后由我向你提出离婚,你爸妈既不会对你怎样,届时我们两家的公司也上市了,不需要再联手了,这婚姻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厉焱果然是厉焱!总是把事情处理的很完美!我面上忍不住的开心,厉焱看着我眸色渐深。

“厉墨跟那个女孩在美国结婚了。”

我笑容蓦然一僵,半晌后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哦”了一声。

谁能想到,在一个月前,厉墨还是我的未婚夫,可是一个月后,我成了厉墨的嫂子。

我跟厉墨两个从小长大,言情小说中的青梅竹马,可惜却与所有青梅竹马的小说不一样,厉墨不喜欢我,我以为只要我们结婚,我就可以让厉墨爱上我,但是我千算万算没算到,厉墨在婚礼举起前一刻抛弃了我,抛弃了父母强制安排给他的婚姻,他带着自己喜欢的人逃婚了。

穿着婚纱的我听到他走了的那刻大脑瞬间炸成一片空白,无数情绪涌上心头,厉焱就在那个时候走到我跟前递了一张纸巾给我,我当时脑子就抽了,抬头怔怔看着他道:“你娶我好吗?”

我承认当时我是恨透了厉墨,看到厉焱那刻我生出了一种报复感,反正两家需要联姻,厉墨不娶我,厉焱娶我也是一样的,我不想在人生最重要的这一刻沦为别人的笑柄,但是我在问出那句话的时候又后悔了,厉焱为人冷漠,我这样问无疑是更让自己下不了台,因为厉焱肯定会拒绝我的胡闹,可是厉焱却盯着我的眼睛,吐出一个字——“好。”

全世界的人都认为我疯了,没想到,世人眼中稳重的厉焱却陪着我一起疯。

事后第二天我冷静下来了,厉焱也在婚礼当晚飞到国外出差,我开始抓狂我头天的所作所为,我让谁娶我不好,为什么让我最怕的厉焱娶我!

我战战兢兢地开始给厉焱发短信,从婚礼时人物内心情感的挣扎到周围环境变化的影响仔细剖析了我是怎么脑袋抽了,情真意切地恳求厉焱原谅我,顺带着提及了一下离婚的事情,谁知道我等这条短信的回复一等就是一个月,期间我都在自我怀疑我是不是发错号码了。

“为什么你会答应娶我?”我问出了心底这一段时间以来一直的疑惑。

厉焱却看着我反问道:“那为什么你明知道厉墨不爱你,却还想与他结婚呢?”

我震惊,即便是厉墨都不知道我喜欢他,一直以来,所有人都以为我们只是因为父母之命才准备结的婚,可是厉焱,他把我看得那么透吗?可是这又与我问他的问题有什么关系呢?

我与厉焱谁都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晚上回到家,我跟在厉焱的身后一直在想他那句话的意思,突然他止住脚步,我一头撞到他的后背,踉跄地往后退了两步。

厉焱回头看着我,我盯着他半天才反应过来他看我的眼神是什么意思。

他要进他的房间了。

“哦哦哦!”我立马转身,但是我还没迈开步子就猛地回过神,不对啊,只有一间房间!

因为我跟他结婚是两家人都没有预料的事情,所以并没有我跟他的婚房,婚礼当天晚上,我是直接被厉焱的司机送到厉焱的私人住宅的,你说有多私人,大概就是一个卧房,根本没有考虑过客房的那种私人住宅。

婚礼当天我全程浑浑噩噩走了下来,最后一个人在厉焱的房间找了半天没找到第二张床后就扑上去嚎啕大哭,哭累了就睡死过去了,后来厉焱一直没有回来,我就在他的房间住了下来,他现在的房间,混杂着一个少女生活过的痕迹,比如,我今天为了配校庆上穿的衣服而翻得乱七八糟的内衣……天杀的他怎么今天就回来了!

“啊!”我尖叫一声冲了过去,但是为时已晚,厉焱已经打开了卧房的门,我直接扑了个空摔进了屋。

“这不是我的!”我从地毯上抬起头下意识与我的内衣撇清干系,厉焱居高临下看着趴在地上的我,微微挑眉。

我老脸涨得通红:“好像还是、是我的……”

3.我腰疼

我妈不知道从哪第一时间得知厉焱要回来,大清早就打来电话催我今天带着厉焱回家。

“昨天我回国后打电话向岳母问好了。”

车上,厉焱的一句话差点让我把口中的豆浆喷出来,岳母?他倒是挺快适应人设的。我心里泛着嘀咕,怪不得我妈知道厉焱回来了。

“昨天晚上睡得还好吗?”

厉焱话一出,开车的司机师傅含笑从后视镜里瞄了我与厉墨一眼,被我给看见了。

笑什么笑!天知道睡了一个多月厉墨那张超软超舒服的大床后睡沙发是怎样的痛苦!

“还好还好。”我敷衍道,昨天晚上为了缓解尴尬,我自告奋勇的提出睡沙发。

“你早上那是什么姿势?”厉焱一提到姿势我脸就红了,睡了一晚上沙发我腰疼的不行,早上厉墨起床的时候,我正头埋沙发撅着屁股缓解腰部疼痛,姿势那么丑被他瞧个了个正着。

“我腰疼,那姿势我会舒服点。”我再次逮到司机师傅含笑的眼神,我气极,这师傅是不是喜欢把快乐建立在听到别人的痛苦事情上啊!

下了车,我扶着老腰对厉焱不满道:“你家司机有些你不尊重人,你跟我说话的时候,他一直在笑我!就这样!”

我学着那司机师傅标准的八齿的笑,厉焱弯了弯嘴角,他看着我道:“可能是因为你嘴角还挂着豆浆汁。”

“啊?”我下意识用手抹嘴角,厉焱一把抓住我的手腕道:“怎么还像个小孩子一般。”他拿出一块黑色的帕子,仔细擦拭着我的嘴角,我浑身僵住有些不知所措。

看着俯下身的厉焱,我突然想到我备战高考那段时间,厉焱辅佐我的功课,有一次我累极趴在桌子上睡着了,迷迷糊糊间感觉嘴巴甜甜的像是在吃棉花糖一般,我舔了一下嘴唇睁开了眼就发现厉焱离我很近很近,他神色有一丝慌乱,但很快就又恢复成冰山模样,他不知从哪拿出一张面巾纸擦着我的嘴角道:“温夏,你口水流出来了。”

我好像在厉焱跟前,永远有出不玩的洋相。

我爸妈很喜欢厉焱,准确来说从厉焱小时候就非常喜欢厉焱,但是再喜欢也没想过有一天我会嫁给厉焱,因为厉焱太优秀了,我配不上。

从进门的那一刻,我妈就完全忽视了我这个女儿,忙前忙后招呼着厉焱,有一句老话叫做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满意,更何况是从小满意到大的,我心里开始冒着酸泡盯着我妈。

终于我妈看到了一旁挺着腰站着的我,我心中不仅期待我妈要说的话,毕竟我们一个月没见面了,谁知道我妈睨了我一眼道:“傻站在那干嘛,还要我招呼你坐啊?”我差点一口老血吐出。

“温夏昨天晚上睡得不好,腰有些疼。”厉焱开口为我说话,我委屈巴巴盯着我妈狂点头,睡沙发真难受。

我妈愣了愣,反应过来立刻笑得跟车上的司机师傅一模一样道:“我们温夏喜欢胡闹,厉焱你可不能纵容她,年轻人还是要多注意一下身体。”

“嗯。”厉焱俨然一副乖学生的模样。

我一头黑人问号,看着这两人互动恍然大悟,也明白了司机师傅的笑意了,我妈啥意思?她是觉得我跟厉焱比,我看起来更像是那种欲求不满的人吗?!

晚上吃饭前,我严肃跟正在厨房忙活的我妈说我与厉焱还没进行到那一步,我妈听完后比我更严肃,然后拿了一瓶酒交给了我爸。

孔老圣人说得好,人无完人,饶是厉焱那么完美,他也有一个缺点那就是酒量很浅。

当我扶着喝醉的厉焱回家,我收到我妈的短信,让我把握住好机会,我很无语。

“焱哥哥,你知道我是谁吗?”我看着厉焱问道,厉焱盯了我一会儿突然抓住我的手道:“温夏。”

我吃惊厉焱喝了那么多还能清楚的知道我是谁,不禁怀疑他是不是没有喝醉。

“焱哥哥,一加二等于几?”我竖起手指像问小宝宝一样问道,如果他回答对了,那他就可以自己洗脸睡觉了,不需要我伺候了。

“叫我厉焱。”厉焱猛地扯过我,我没有防备撞入他的胸口,被他禁锢在怀中。

“焱哥哥……”我的心突然慌乱起来,挣扎了几下却发现厉焱把我圈的更紧了,就像是要揉进他的骨血当中,我扬起脸,厉焱正好俯下头看我,一双深邃的眼眸有些迷离。

“厉焱……”我妥协道,以为他就会这样放过我,谁知道他盯着我的唇看了半晌,保持着搂着我的诡异姿势吐出两个字道:“甜的。”

“嗯?”我诧异,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下一秒,脑袋炸成了烟花。

厉焱吻我了!

4.你是觉得我不会生气吗

自那晚厉焱吻了我后,我便有意无意地躲着他,虽然厉焱什么事情都记不得了,但是我看见厉焱总是会想起那晚的画面,再与厉焱对视就会有些心虚,就像是自己做了什么胆大包天的事情。

“那晚我……”

“啊!我要进电梯了,手机会没电了,我挂了啊……”我心下一慌连忙挂断电话,进了电梯,老张一副活见鬼的样子看着我。

“你跟谁打电话?这挂电话的理由真是奇葩。”

我:“……”

我是在大三竞争学生会主席的时候认识老张的,后来便成为了朋友。老张最近准备开一家糕点店,她妈给她介绍了一个合伙人,说是诚实可靠,让两个人谈谈看能不能合作。

最近因为老张家里面逼婚逼的厉害,一度老张跟她妈关系闹得很僵,这次她妈有意靠这件事缓和母女俩关系,但是老张总觉得有诈,便拉着我一起来了。

“靠!”在看到约定地点位置上的人后,老张一下炸毛了,我看了过去,才发现原本说好的女合伙人变成了男合伙人,摆明了是诈,果然知母莫若女,老张这感觉真准!

“走!”老张气得拉着我就要往外走,我看着座位上的男人已经往这边看了,犹豫道:“不太好吧,人家已经看见我们了。”

老张咒骂了一声,最终我跟老张走到那男人跟前。

“请问……”

“她!她是张小雨!”老张迫不及待地指着我回答那男人的话。

我:“……”果然朋友就是拿来出卖的。

我一个有妇之夫就开始冒充单身女青年跟一个“地中海”开始相亲了。

地中海:“啊!张小姐比我想象的还是差了点啊,不过没关系,心灵美就好了。”

我:“……”

地中海:“张小姐,你的各方面条件我看了,虽然配我还有些未达到我心里的及格线,但我……”

我:“……”

我睨了一眼旁边强压着怒火的老张,她气得一杯接着一杯喝着冰镇饮料,“地中海”不免多看了老张两眼对着我道:“张小姐这是你朋友吗?跟你恬静的气质完全不搭啊。”

“啪”老张将手中的被子重重放在桌子上,我跟“地中海”齐齐一抖。

“我说,你长成这样有什么资格对我……对张小雨挑三拣四的,你在她眼里,根本连参赛资格都没有你还好意思说她未及格!”老张就像吃了炸药一般噼里啪啦怼得“地中海”冷汗直冒,最后“地中海”看着我道:“既然、既然张小姐那么优秀,怎么都二十七了还没有对象?还要跟我相亲?”

“谁说张小雨没对象,这不是怕你自卑吗!老张,把你对象叫过来看看!”老张戳了戳我,我眉毛都快竖起来了,对象?什么对象!

“快啊!”老张见我僵在那里,连忙在我耳边对我小声道:“你随便找个好看的男人来就行了!”

我哭笑不得,好看的男人?我根本就没有什么男性朋友啊!

好死不死厉焱的电话再次打来,我如同拿到烫手的山芋不知道怎么办,老张一看来电显示上面一个“厉”字,拿过我的手机接了。

“啊!”我仿佛看到惊悚片一般捂住耳朵。

老张接通电话不待对方回答就道:“厉墨是吧,你女朋友现在被一个老男人纠缠住了,快来!我们在KJ酒店三楼,你一进来就可以看见我们。”

老张帅气地将电话挂断然后丢给我,我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了。

老张解气地坐回位子,像是想到什么般撞了撞我道:“你怎么还跟这家伙联系啊?他、他不是婚礼上……”

见我已处在当机模式,老张没将后面的话说出口。

婚礼那天,因为厉墨逃婚,双方家长便让宾客都回去了,虽然发生什么大家都不知道,但是后来老张问,是知道厉墨逃婚这件事的,但是我却没有跟她说我嫁给了厉焱,怕她承受不住这剧情的变化。

时间一点点流逝,我如热锅上的蚂蚁。

“我、我内急!”我“哗”地一下从位置上站起,老张恨铁不成钢地拉住我坐下道:“你现在走不就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吗!再忍忍!”

“不行,我……”我再次站起身的时候,正好与进门的厉焱对视。

老张看我傻住也顺着我视线看去:“怎么?是厉墨来了……厉焱?”

厉焱看着我,一步步朝我走近,我咽了一口唾沫。

“厉总?”“地中海”很显然是认识厉焱的,他搓着手站起身,发现厉焱没有看他而是再看我,“地中海”吃惊道:“厉总你女朋友是她?”

“她不是我女朋友。”厉焱开口,让满脑子胡思乱想的老张跟紧张的“地中海”松了一口气,但是我却有种不好的预感。

“她是我夫人。”厉焱的话让老张跟“地中海”齐齐石化在那里,厉焱却不在意,他凝视着我道:“你在相亲?”

“不是不是!”我试图解释这一切,但是“地中海”一副我欺骗他的感情插嘴道:“你居然有老公了还跟我相亲?”

我:“……”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车上,老张咆哮的声音自电话里不断传出。

“好好好,有时间我一定好好解释!”我将电话挂了,还没待我松口气,才想起来旁边还有一位等待我解释的人,我偷瞄了厉焱一眼,自刚才他带我从饭店出来,他便一句话都没有说。

我想了想,我跟厉焱的关系本来就是有名无实,他应该也不在乎我的解释吧?

到了停车场,厉焱将车停好后,我小心翼翼地解开安全带,突然,厉焱开口道:“温夏,你是觉得我是不会生气吗?”

我怔住,扭过头看他,他眉眼阴郁,墨色的瞳孔里倒映着我不知所措的脸。

5.慢慢心动

厉焱生气了,这是我认识他这二十多年来第一次见他生气。他总是一副淡淡的模样,即便那些年帮学渣的我补课也没有像这般让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

厉焱比我大三岁,与调皮捣蛋的厉墨不同,厉焱从小性子很淡,典型的“隔壁人家的孩子”。厉焱长得好、学习好、性格成熟稳重,虽然外人眼中是个很优秀的小哥哥,但是我很怕他,这可能与我小时候在他那补课有关系。

那时我初三他高三,因为厉焱已经保送了A大,所以与其他刻苦奋战的高三子弟不同,他可以悠闲在家呆着,而我跟厉墨当时正面临中考,又是吊车尾的成绩,两家就决定让厉焱辅导我跟厉墨的功课。

厉墨是厉焱弟,自然是不怕厉焱,厉墨不想学厉焱也不管他,因为厉焱知道有人会收拾厉墨,但是我不同了,我肩负着父母的期望来补课,我总觉得厉焱身上有种可以冻死人的气场,每次我跟厉墨在一起胡打胡闹玩着的时候,都能瞥见厉焱,厉焱总是板着一张冰山脸站在某个地方看着我跟厉墨,让我每每看见就哆嗦了一下,莫名有种是我带坏厉墨而他这个哥哥正在搜集证据的感觉。

对于在厉焱那里补课,对我来说简直就是如履薄冰,厉焱太聪明了,而我又太笨,有时候一道类型的题反复做了三遍依旧错后,厉焱就盯着我不说话,一副你在玩我吧的表情,仿佛我再做错他就要海扁我,虽然每次他都会再拿起笔而不是我想象的四十米大刀再给我多讲几遍直至我学会,但那种画面我这辈子都忘不掉,学霸的凝视实在是太可怕了!

但是那时候我没想过我后来会跟厉焱纠缠不清,我喜欢厉墨,虽然他没有厉焱成熟,但是对我很好。高三那会儿,我学习压力大又得了夜盲症,每天下晚自习厉墨就会在一个昏暗的巷口等我,然后牵着我走过一段很长的夜路,那时我对黑暗虽然很害怕,但是因为他在,我开始慢慢享受黑暗中与他一起走路的感觉,是心悸动的感觉。

我喜欢上了厉墨,后来我上了高中对面的A大,厉墨出国留学,但仍然会在网上联系,他会记住我的生日,给我买许多礼物,会在我不开心的时候安慰我逗我开心,虽然每次代替他出现的都是在A大的厉焱……

我以为他也喜欢我,没想到他留学回来后告诉我他有喜欢的人了。

厉焱好几天都没有回家了,而我也因为这些天的突然降温感冒了,外加上大姨妈来访,我整个人直挺挺躺在沙发上像一条没有灵魂的咸鱼。

不,咸鱼还可以翻身,我翻身肚子还痛。

我也不知道我睡到了几点,客厅没有开灯昏暗一片,我难受的很,伸手努力拿起手机想给老张打电话让她给我买点药送来,余光却扫到地板上,一个影子一下闪过然后消失了。

那影子不断的出现、消失,我死死盯着地板,生怕那影子走近沙发这边。

我盯着地面颤抖着手翻出手机通讯记录,慌乱地按了拨号。

电话很快接通,但是对方却不说话,我“哇”地一声哭出来,我都那么害怕了,死老张还不说话吓我。

可是还没带我说什么,手机就因为没电关机了,我绝望地把被子蒙住头,瑟瑟发抖。

我没想到,我脑子里想的是打给老张,但是翻看列表时看到厉焱,下意识就按了下去。

厉焱彼时正在开会,会议上所有人看见自家大老板快速的接起了一个电话后却不说话,但是当一个女声从电话里传来时,厉焱就瞬间站起身朝会议室外走去。

“陈桉,去开车,再将我电脑拿来,我要看家里监控。”厉焱迅速吩咐着秘书陈桉道。

厉焱赶到家的时候,我正烧得迷迷糊糊,但是我知道有人靠近我并掀开了我盖在头上的被子,我以为“鬼”终于找上我了,吓得不敢开眼睛却“嗷”的一声哭出来,身体蜷缩在一起。

“温夏!”着急的男声自头顶响起,我“嚯”地一下睁开眼睛,是厉焱。

“哇。”看见亲人我哭得更凶了,厉焱用手摸了一下我滚烫的额头,立刻将我从沙发上横抱起进了卧房,我原本白皙的皮肤因为高烧变成了粉色,厉焱将我放置在床上后就伸手要解我上衣的扣子,我一下抓住他的手抽抽涕涕道:“你、你干什么?”

厉焱好气又好笑:“防止你烧成傻子。”

厉焱修长的手指解开我的上衣,后面的事情我也记不得清了,只感觉厉焱在我身上擦的东西冰冰凉凉的,很是舒服,还有一股酒香味。

当我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上已经换上了干净的睡裙,而厉焱睡在我的身侧,他眼底有些青黑,很显然是昨天照顾我没睡好造成的。

我盯着厉焱的睡颜,鬼使神差的伸出手。

“你想对睡着的我干什么?”厉焱慢慢睁开眼,眼底有光荡开,我心狂跳起来,连忙收回手道:“我、我伸懒腰!”

厉焱轻笑一声,我偷看着他的笑,也跟着开心起来,他这样是不是不生我的气了?

“哦对了,厉焱,你这客厅不干净!”我突然想起来昨天晚上看到的鬼影,心惊道。

“你说的是客厅的窗帘吗?”厉焱促狭看我,我愣住,窗帘?

“你阳台的窗户没关,昨天又刮大风下大雨,窗帘被吹起来了。”

“你、你怎么知道那是窗帘呢?”我狐疑道。

厉焱抬起手指了天花板上的灯道:“每个房间里我都装了监控。”

我怔住,监控?等等,那我住在这里的那一个月岂不是所有活动都在他的眼皮下?包括我穿着睡裙在他家客厅大跳海草舞?

“你!我!”我涨红脸结结巴巴地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厉焱突然长臂一捞将我揽入他怀中。

我大脑瞬间短路。

“我只是想知道你过得怎样?安全与否?温夏……”他叫着我的名字叹息一声,包含着太多宠溺的意味,我大脑“轰”的一声,只感觉心快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

我觉得,我要完蛋了,我对厉焱动心了!

6.离婚协议书

厉墨从美国回来了。

我曾想过如果厉墨有一天会回来,我一定会海扁他一顿,但是知道他回来的消息,我只是愣了愣他比我想象的要回来的早外,心里面好像也没有太大的波澜?

厉家跟温家的公司提前上市了,厉焱也提前按照承诺拿了一份文件给我,我看到文件上的五个大字怔住了,三个月前,我很期待拿到这份文件,可是今天……

“离婚协议书上我已经签字了,你只要在这上面签字你就恢复单身了。”厉焱看着我道。

“哦,我现在没有笔,我、我晚点签好交给你。”我心乱如麻,笔其实随便一找就可以找到,但是我不想找。

厉焱没有多说什么就走了,我一个人坐在房间里看着手中的离婚协议书发了很久的呆。

手机亮起,看着上面的来电显示,我犹豫了一下接通了。

咖啡馆里,我抱着一个硕大的纸箱子很是瞩目。

我累得气喘吁吁,将那东西放在了厉墨跟前:“这些都是你的东西,你拿走吧。”

“什么东西?”厉墨诧异看着我然后站起身,翻着纸箱子里的各种东西,那都是他曾经送给我的礼物。

“你既然结婚了,我还是你嫂子,为了引起不必要的误会,这些东西都还给你。”我佯装漫不经心道,其实与厉焱的离婚协议书已经在来的路上寄给厉焱了,我想,他既然签字了,应该对我并没有什么感情。

厉墨翻着那堆东西翻着翻着突然笑出声,他含笑看着我道:“我哥难道还是什么都没有对你说吗?”

“说什么?”我皱起眉。

厉墨“啧啧”两声摇摇头,他坐在我对面道:“这些东西都不是我送的,是我哥。”

“厉焱?!”

厉墨点点头,越想越觉得好笑道:“我哥做什么都果决,怎么到了你这就畏手畏脚了。”厉墨八卦看着我道:“温夏,你还记得你高三那年得了夜盲症吗?我哥担心你,每天就在你下晚自习后送你回家,他怕你知道后拒绝,就让我出面说是我,反正你晚上视力也不好,看不清是谁。”

我太阳穴突突跳着,那段时间的,每天牵着我的是厉焱不是厉墨?

“你上大学后,我哥怕你被别的男生拐跑了,便以我的名义加了你,每天跟你聊天的也是我哥。”

“这些礼物,都是他选给你的,每一件都费尽心思,投其所好。”

……

厉墨说这过往种种,我的身体不可控制地颤抖起来,是厉焱,是他,居然全部都是他!

“为什么!”我猛地抬起头看向厉墨道:“为什么他不跟我说这些都是他做的!”

厉墨愣了愣,随后一笑道:“谁让你那么怕我哥,也不知道是不是中考那段时间给你补课补出阴影了,你没发现,你每次见到我哥就跟老鼠见到猫一样,秒怂吗?我哥要是说了,你不得吓死?”

我:“……”

“温夏,逃婚那件事是我不对,但是我想,我不能让我哥一直暗恋你下去,而你永远不知道我哥的心意,总得给你们两个机会试一试,我哥他很爱你,但是他一直以来总是顾忌你的感受却忘掉自己……喂,喂!我还没跟你说完呢!”厉墨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我慌慌张张就往外冲,想起来纸盒子不能丢后又折回来抱纸盒子。

厉焱!厉焱!我满脑子都是过往一切,黑暗里牵着我的他、无数个日夜陪在我身边的他、走到我跟前答应娶我的他……我眼眶瞬间红了。

原来,原来在我身边的一直是他!

当我抱着纸盒冲到厉焱的公司时,前台的小姐被我风风火火的样子吓着了。

“你刚才有没有收到一份同城快递,寄给厉总的!”

前台小姐懵圈点头。

“厉总现在在哪?”

“在会议室开会。”

我抱着纸盒子冲到了会议室,厉焱正好散会,秘书陈桉正好递给厉焱一份东西,我看到厉焱正拆着那快递包装。

“且慢!”我大叫了一声,所有刚从会议室出来的员工诧异看向我。

“厉焱!”我喊着他的名字,厉焱回过头。

“厉焱,我不离婚了!我不离婚了!”我哭着喊着上前。

所有人一脸惊恐看着泪流满面活像琼瑶女主的我,厉焱怔了怔,随后眼带笑意,转过身朝我张开怀抱。

原来,我离幸福那么近。

后来我才知道,为什么当初我在问厉焱为什么答应娶我时那样反问我,因为他也想得到一个可能,被人爱上的可能。三个月的时间,努力让我爱上他,如果我不爱,他也会放我自由,所以那张离婚协议书,是对我是否爱上他的最后答案。

“如果你心悦的人开口让你跟她缔结婚约,你会放弃这个机会吗?”

我想,没人想放弃。

番外 甜的

窗外的知了叫个不停,二十一岁的厉焱刚给温夏讲完解题思路,一回头发现某人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也不知道她做了什么梦,嘴巴里含糊不清道:“棉花糖……”

厉焱不喜欢棉花糖这种甜甜的东西,但是他看着温夏,却突然觉得她软软的,皮肤粉白粉白很像棉花糖。

棉花糖很甜,那她甜不甜呢?厉焱的眸子暗了暗。

他偷偷吻了他的睡美人,睡美人一吻果然醒了,吓得他有些慌乱,随手扯了一张面巾纸道:“温夏,你口水流出来了。”

迷迷糊糊的温夏果然信了,她脸一红拿过面巾纸擦着,却怎么也擦不到口水,倒是嘴巴湿湿的。

他看着有些摇摇晃晃的她,不自觉弯了弯嘴角。

“好了,我们继续来讲题吧。”他咳嗽一声,身边的少女软糯着声音点点头,老老实实坐好。

窗外的知了依旧在叫,而他原本躁动的一颗心却慢慢平静下来,他想,她果然是甜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