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故事 靈異 舅舅半夜抓贼,却从那“人”身上扯下来一块干枯的人皮…

舅舅半夜抓贼,却从那“人”身上扯下来一块干枯的人皮…

这是我和舅舅的一次亲身经历,事情是这样的,08年我跟舅舅去他才承包的一片香蕉林帮舅舅守地,大概有十多亩吧,当时自己年轻,贪玩,常常一个人在香蕉林里抓老鼠,抓蛇,累了一天回到简易的守地棚倒头就睡,生活也是快快乐乐的…

记得有天放香蕉地的水,累到很晚,回来后洗完脸脚和舅舅倒下睡了,由于怕费电早早就关灯了,只留了一个以前老人用的马灯点在外面,以示香蕉地有人守地,也不知睡了多久,就听见舅舅大叫着让帮忙抓贼,舅舅声音很大,把我从睡梦中吵醒,由于慌忙中没有开灯,借着门外马灯(以前的油灯)的朦胧灯光,看见舅舅正抓着一个人的头发,而那人不见反抗只一味的低着头想往门外倒退着退缩,蓬乱的头发盖住了那个黑影的全部头部。而我早已经吓的不知所措,惊慌着呆呆半蹲半坐着在床上看着事情的发生,当时可以说我完全吓傻了!

事情只是持续了一二分钟,那个黑影因为力大退到门边一闪就不见了,剩下的就只有舅舅手中抓扯掉黑影头上的一大把乱发和部分腐朽的碎布片,由于天黑,也没意识到什么,舅舅随手丟弃在了地上,马上拿着砍刀追了出去,这时我才清醒过来开灯,拿起根子追了出去,可我却看见舅舅呆呆在了门外发呆,种过香蕉的人就知道了,我们的香蕉地是沙漠地,就像沙漠上的沙地一样,只要有人走过,绝对会有脚印,由于白天才开沟放水,沙地被打理的相当平整,根本没有那个黑影的脚印。

舅舅和我回到屋内,才和我说起了今晚的事情,舅舅和我一样,累了一天洗簌完后上床很快就睡着了,睡到一半觉得自己被一个黑影像大石板一样的压着胸口喘不过气来,在挣扎乱抓的同时,无意中抓到了黑影的头发,所以在叫抓贼的同时就是我醒来看到的景像了!

说到这里我俩不约而同的看向了地面,仔细看刚刚撕扯丟掉的东西,才发现原来是一大拢头发,连带着干朽的一大半沾在头发根部干枯的头皮,和泥巴掺在一起,相当脏乱,头皮是干脱腐杇的。我和舅舅一夜的惊吓慌乱,全身无力的面对面默默无语相对而坐,抽着烟一夜都在惊慌失措中各自猜想着

这一夜的惊恐,天终于亮了,后来问了周边的好多老村民,才知道我们可能遇到了香蕉林里的不干净东西,这些老人也曾遇见过,只是我舅舅胆子平时就比较大,阳气重,所以能全身而退,这是发生在我身上的真实事情,至今那晚上的一切,记忆犹新。


2008年,我大二,放假期间,因为待在家里无聊,就准备跟我二叔去见见世面。他经营着一家皮草经营加工厂,藏区的牦牛皮又便宜质量又好,所以我们的目的地是在青海。
我们开着小货车,因为是第一次开车出远门,心情还是很激动的,一路的风景还是挺美的,我们两轮换开车、休息,经过甘肃,终于抵达了西宁。
随后的几天,我们每天开车,游走于农村的乡间小道上,挨家挨户的问有没有要出售的牛羊皮,因为藏区农村家庭基本都养了牛羊,家家都存有牛羊皮,藏民淳朴,皮子比汉人聚居的地方要便宜很多。
后面有一天是个丰收天,我们两可以说是满载而归。但是天有不测风云,我们两在农村坑洼的土路上居然爆胎了。没有办法,因为牛皮实在太沉,我们只能换上备胎准备在牧民家借宿一晚。
运气好极了,我们借宿的这家正好办喜事,主人家的儿子娶了同村的姑娘,邻里亲朋相亲的,好不热闹,托主人家的福,我们吃了一顿丰盛美味的免费晚餐,听说主人家的儿子和她的新娘子是自由恋爱,最后结婚,这在当时思想保守的牧区还是比较少见的,衷心为他们祝福!新娘子眉清目秀的,尤其眼睛,很灵动,总的来说,是个美女。
第二天,我们修好车子,在主人的送别下离开了这个小乡村。我们把收好的皮子装上大货车,和司机谈好价格送往我二叔的皮毛厂,而我们继续开着我们的小货车游走于乡间的小路上,收购着我们的皮草。
20多天后,我们经过了上次借宿的那家牧民家,想着这家人热情,而且车上还有西宁买的一些特产,打算到牧民家再借宿一晚,顺道送去一些土特产,聊表谢意。牧民家的叔叔和阿姨还是很热情的招待了我们,但是总感觉家里的气氛有些不太对劲,后来想想,感觉是笑的有些牵强吧,当时也没有多想,我们当夜就住在了牧民家,住的不是我们第一次住的偏房,而是上房。
夜深了,特别困,眼泪汪汪的,眼角因为眼泪干后凝结的眼屎两疙瘩,可是就是睡不着,翻来覆去,感觉心里特别烦躁,我二叔也是,睡不着。按理说我们劳累了一天,平时都是躺下立马就能睡着的,用灯绳拉灭了灯泡。迷迷糊糊,我听到我二叔沉重的呼吸声,可能他已经睡着了吧。我也有些犯迷糊,模模糊糊看到房间的窗台上挂着一个什么东西,怎么就那么像个人呢,这一想,我顿时清醒了不少,再细看,怎么看怎么像个人,借着微弱的窗台月光,我非常肯定,窗台上的窗帘横梁上分明挂着一个人,脚离开地面大概3-4十多公分,而且还是个女人,根据身材身高,还有清秀的面庞,我确定挂着的女人就是这家前段时间娶回的新娘。
看到这,我再也不敢看了,把手伸到我二叔的被窝,拉了一把二叔的胳膊,没想到他根本就没有睡着,我抖抖索索的问他,窗户那有个东西,你看见没,他的回答让我毛骨悚然,汗毛倒立。他说刚关完灯他就感觉不对劲,窗台上吊着一个女人,他怕我害怕,就没有告诉我,一直装睡呢。
我们两头捂在被子里,艰难的度过这一晚,整个晚上,我都没敢再看一眼窗户,好不容易天亮了,主人家的早饭已经准备好了。我们两无精打采,主人家看我们欲言欲止的,就问我们没有休息好吗?还是二叔世故,就说大伯,前些天我们来你们家,你们家不是刚办喜事嘛,怎么就你们老两口在家呢?那牧民叔叔一听,忽然失声痛哭起来,原来,就在他儿子结婚后的第三天,他儿子被几个邻居家的小伙子拉去喝酒,晚上11点回家发现他媳妇已经上吊了,抱下来之后已经发现身体冰凉了,他和他媳妇感情非常好,白天的时候还开开心心,让他喝点酒早点回家不许喝醉,像个撒娇的小媳妇。没想到晚上就上吊了,这不合常理呀,他儿子伤心之下跑去省城打工去了。
听到这,我们没有告诉老两口窗台上我们看到的一幕,怕老两口承受不住,安慰几句,话语实在苍白,也许这种伤痛只能用时间来抹平吧。
最后,我只想说,美丽的新娘子怎么也让人想不通,这么善良的一家人,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新娘的上吊,这将是一个永久的谜团。



讲讲在我身边发生过的灵异事件
第一件事是在我小时候大概6-7岁的时候,那个时候因为叛逆跟父母吵架吵得面红耳赤,但是又没办法解决,就躲在家里的梳妆台下哭(那种80-90年代老式很长的,靠在墙角的那种)。
那个时候不知道是眼花还是真的有什么东西,本来是抱头痛哭的嘛,结果哭着哭着感觉身边有点凉嗖嗖的(当时是夏天),我就抬头看了一眼,没想到看到一个小女孩子,岁数好像跟我差不多,就在我旁边盯着我看,我吓坏了,揉了揉眼睛想看清楚一点 ,一眨眼就不见了。
那个时候我跟我爸妈描述起这件的时候,他们只是说我可能眼花看错了。后来长大了,我妈跟我说她曾经在生下我之前打过胎,是个女孩。(我是男的)也不知道这个姐姐是想安慰我还是怎么样。反正现在想起来都有些毛骨悚然…
第二件事发生在我大学的时候,那个时候大一刚好快结束了,社团里的人提议去深圳西冲海边旅游一下,我也没想太多就同意了。(后面我妈跟我说那一年好像是我的破年,不宜外出)。
那天因为玩的很累,所以我和另一个男生早早收拾了一下就睡了,隔壁的住着是社团的其他女生。那天晚上我迷迷糊糊的半夜醒过来,本来没想太多以为是天气转凉被冷醒,所以翻了翻身子就打算继续睡觉,等我快要睡着的时候,门那边传出了叩~叩叩的声响。
因为那边是靠近海边的,我以为是海风太大门没关紧撞击到门边的声响,走过去想把门关好,可是我走到门口的时候发现门已经关好了啊,不可能是这种声音,我以为是旁边的人恶作剧就喊了一声,赶紧睡吧别玩这些东西。声音大概停隔了几秒后,又发出了叩~叩叩的声响。这时候我生气了,大半夜不睡觉这是想干嘛,提起门把手开门,结果开门后门外一个人也没有…..走廊是那种黑黑很深的那种,我一下子感觉心里难受的一批,关上门盖上被子一直想睡下,可是那声音还是叩~叩叩的一直发出那种有规律的敲门声….持续了半个多小时。
后面半夜里我实在是顶不住了,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也睡下了。白天我问她们有没有听到敲门声,她们都说没有…后面我们就到别的地方住了。这件事到目前为止,我依然想不出有什么合理的解释。



说一个发生在我妈妈身上的吧,那时候我大概4岁左右,夏天7月份的时候晚上10点了我妈妈还没有回来,家里只有我和我姐姐,我姐姐那个时候也就小学5.6年级,我姐姐那个时候一直念叨妈妈怎么还不回来。
大概晚上11点了,我妈妈浑身是血的回来了,把我和我姐姐吓得够呛,我还一直问我妈妈怎么浑身是血,我妈妈一直说没事没事,是村口有人被撞了,帮了忙一起救那个人,我们村说不上落后但是交通特别不发达,然后我们就睡觉了,那个时候我爸爸出海,所以常年不在家就我们三个人在家。
听说这件事的时候还是因为家里来亲戚,妈妈提起来。邪门的事情就是发生在晚上,晚上我和姐姐都睡觉了,我们是睡在炕上,我妈说她晚上突然动不了了,呼吸困难好像被人掐住了脖子,什么东西压在身上,我妈突然知道了可能是鬼压床就挤出力气说:你来找我干什么,你应该去找撞你的人,我是救你的救命恩人,你就是这样子对待我的吗?你这样子不怕遭报应吗?然后我妈说完这段话就试着能喘气了,身体也能能动了。
第二天我妈就听村里的人说,昨晚在村口被撞的那个人在去医院的路上就不行了,撞人的大货车跑了还没找到。我妈说其实当时救人的时候就知道人可能不行了,因为是那种拉土的大货车直接把这个骑摩托的人给碾过去的,脑壳都碾碎了,但是还留着一口气,我妈就说人要积德,那个司机他没有良心跑了,如果他停下来,即使救不活那个人也要让自己良心过去给自己积德。后来是司机自己自首的,听说是因为看到了自己撞的人找他索命实在是太害怕了。

相关推荐: 未婚夫遇难失踪,她守寡九年未改嫁,谁知他却早已另成了家

姜晚那定了亲的夫君死了,而后,她抱着薛琰之的牌位,嫁进了薛家。 1 消息是在飘着雪的冬日传到姜府的。 彼时,姜晚正带着丫鬟在院中堆雪人,火红的裙摆在雪中映出一抹红霞,笑声清脆,一声一声荡在院中。 姜夫人站在廊下,手中抱着汤婆子,看着姜晚同丫鬟嬉笑玩乐,常年因病…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