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故事 愛情 大婚前打走未婚夫,她成有名的悍妇,新晋状元郎却赶来提亲

大婚前打走未婚夫,她成有名的悍妇,新晋状元郎却赶来提亲

母亲冷笑一声,“说,你一个姑娘家为什么去青楼?”

我吞吞吐吐道:“我在院中练武,突然就窜进来一只大黑狗,狗嘴里叼着一封信,信上写着施天成去了青楼。”

父母俱用一种看傻子的眼神看我,可我说的明明都是真的……

1

大婚前一日,我在青楼门前看见了我的未婚夫,他像曾经对我甜言蜜语一般,对着花魁许诺:“爷怎么会看上谢姝?要不是她家中无子,家产都会作为陪嫁,爷怎会娶她?等家产到手,爷就把你接到府里,当爷的侍妾,你说可好?”

花魁娇羞地点头,脂粉掉了一地。

来往行人许多,其中不乏高门士族,可他们全然不在意。

毕竟,谢家无后,再光辉也不过几十年。

而施家正是朝中新贵,施鞍即将继任兵部尚书,施天成也被任命为尚书都事,虽然只是个七品官,却是踏上仕途的开始。

我站在他们身后,忍着怒气,面无表情地开口:“这么说,你根本不想娶她?”

施天成脱口而出:“那是自然。”

我握紧手中的红缨枪,语气阴森恐怖:“那正好,老娘也不稀罕嫁!”

红缨枪倏然一动,银光闪过,花魁发出惊呼声,刚才还悠然从容的施天成瘫倒在地,衣衫散落,身上的痕迹一览无余。

百姓驻足围观,不少人对施天成指指点点,更多的人却是指责我过于彪悍。

施天成从呆滞中回过神来,脸上闪过一瞬间的心虚,而后指着我的鼻子大骂:“谢姝,你发什么疯?”

我发疯?

我确实发疯,不然怎会同意和他的婚事。

难道就因为那张勉强算是人模狗样的脸?

在心中暗骂自己几句,而后冷笑道:“施家卑贱之时,你和你娘三番五次上门提亲。怎的,如今还未发达,就不把谢家放在眼里?”

谢家百年望族,世代忠良,只因为没有男丁,便可以人人都踩上一脚吗?

周围开始窃窃私语,看向施天成的眼神也变得嫌弃。

“施家也太不讲道义,还没升官呢就开始嫌弃未来亲家。”

就是,就算施侍郎升任尚书,和武宣侯也是平级,看不起谁啊?从前也没见谢家看不起他们。”

“只怪谢家没生出儿子……”

私语声不大,不过仔细听也能听出一些。

施天成气得脸色通红,怒吼一声:“都给爷闭嘴!”

他今日没带小厮,此时狼狈不堪,对我怒目而视:“要怪就怪你爹娘没用,一个生不出儿子,一个没出息,连个妾也不敢纳,简直是我们男人的耻辱!”

此言一出,四周鸦雀无声。

花魁满眼惊恐,不禁后退两步:“公、公子,这话可不能胡说。”

施天成也反应过来,顿时额头冒出一层冷汗,却梗着脖子不肯服软。

我瞥了一眼枪尖,周身气势大变,眼神锁定在他身上,“今日,不把你打得亲娘都认不出,便是我谢姝愧对父母!”

百姓自发退后,偌大的场地,只剩施天成瘫坐在中央。

“你、你要做什么?我是朝廷命官,你敢打我?”明明十分害怕,却还不跪地求饶,还指望心慈手软?

我提着红缨枪,枪尖摩擦在地面上,溅起点点星火。

我想,此时我一定犹如地府归来的恶鬼,帅得一塌糊涂。

片刻后。

或许是我的手段太过残暴,百姓都捂住了眼睛,生怕被吓到。

而地上的施天成,姑且还能看出是个人吧。

我满意地收手,嘴角勾起一个笑,“婚约作废,记得,是老娘看不上你!”

打道回府,百姓自动让出一条路,我十分有礼地道谢,笑容温和得像是初春的暖阳。

但我分明看到,有几个人莫名打了个寒颤。

没走几步,却有人拦住了去路。

我缓缓抬起头,忽然停滞了呼吸。

一袭青色绸布长衫,浆洗得有些发白,却愈发衬得他气质出尘,三千青丝被一根玄色木簪竖起,漆黑的瞳眸里闪着星光。

凭借我肚子里那点墨水,忽然想起一个词,芝兰玉树。

此时,他眉目温和,手中拿着一块帕子,递到我面前,指了指我的脸,“血。”

我不自觉接过帕子,只觉得脸上发烫,胡乱一抹,在帕子上留下一团殷红。

回头望了望施天成,他猛地一阵瑟缩,竟飞快地向后爬去。

我忍不住啐了一口:“呸,晦气!”

2

偷摸回到谢府后,安容差点哭出声,“姑娘,夫人派人来催三次了。”

母亲还不知道婚礼已经黄了,一大早便在清点嫁妆,生怕我在夫家受委屈。

我换了身衣服,将袖中的信纸随手扔到床上,朝芳华院走去。

踏进院子,只见母亲眼眶微红,手中摩挲着大红的嫁衣,满脸都写着不舍。

就连我偷跑出府,她也没像往常一般数落,叹息道:“一眨眼,小姝儿都要嫁人喽。”

父亲本在一旁看书,闻言也有些落寞,“只盼施家能好好待咱们姝儿,她性子这样倔强,又不肯吃亏……”

“我的女儿凭什么吃亏?”母亲把嫁衣一丢,狠狠道:“谁敢让我姝儿受委屈,老娘打断他的腿!”

不愧是前任武林盟主的女儿,英姿不减当年。

我鼻尖一酸,心中突然有了底。

父母对我这般好,想必就算知道我退婚了,也不会太过生气。

真当我想要坦白时,门外传来了喧闹声,“谢姝,你打伤我儿,还不出来认罪!”

施天成的娘宋氏出了名的嗓门大,此时像泼妇骂街一般,在谢府门前叫嚣。

母亲幽幽地瞥了我一眼,我弱弱道:“他在青楼风花雪月,还侮辱您和爹,我一时气不过才……”

好在她暂时没空理我,提着大刀朝前门走去。

我和父亲赶忙跟上去,闹出人命可就不好了。

门前已经聚集了许多百姓,竟有不少熟悉的面孔,好似是在青楼附近出现过。

果然,八卦的力量无穷大。

宋氏带来不少人,气势嚣张:“谢夫人,光天化日之下,谢姝重伤我儿,这账该怎么算?”

母亲的大刀往肩上一扛,冷笑道:“私闯候府,施夫人想要造反不成?”

谢家簪缨世家,父亲手握兵权,除非陛下旨意,否则任何人上门挑衅,都可视为造反。

宋氏自然知晓,往后退了几步,强硬道:“我只是想为我儿讨回公道,谢夫人何必强词夺理?难不成谢姝打伤我儿子,是我儿活该?”

“当然是你儿子活该!”大刀指向宋氏,母亲骂道:“还没成亲就敢上青楼,成了亲岂不是夜夜笙歌?还有你,儿子重伤,你不在家照顾儿子,来候府撒什么泼?难不成你也想被打?””

刀光凛凛,宋氏分明地瑟缩了。

我娘,真是不一般的夫人。

我爹,一脸与有荣焉,满眼崇拜,丝毫不觉得哪里不对。

“你们,你们……”宋氏憋了半天,也没憋出下文,迫于母亲的淫威,只好灰溜溜地离去。

百姓倒是称赞谢家大度,施天成说出那种话,打一顿都是轻的。

要真计较起来,告到御前,那他的前途就算完了。

回到芳华院,我止不住地拍马屁,“娘亲真乃巾帼英雄,吓得那宋氏话都说不出。”

母亲冷笑一声,“说,你为什么去青楼?”

“?”

我求助似的看向老爹,得到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而后吞吞吐吐道:“我在院中练武,突然就窜进来一只大黑狗,狗嘴里叼着一封信,信上写着施天成去了青楼。”

父母俱用一种看傻子的眼神看我,可我说的明明都是真的。

父亲小心翼翼道:“姝儿都快十八了,咱们是不是该去找找官媒……”

在大祁,只有嫁不出去的女子才会找官媒。

母亲淡淡地瞥了一眼,父亲立马噤声,而后她大手一摆,“去抄三十遍兵书,抄完了再出来。”

我忍不住哀嚎,却不敢忤逆。

毕竟现在还打不过,姑且再忍忍。

3

兵书抄完,我暂时失去了自己的右臂。

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含姝院,安容已经备好了饭。

我早已饥肠辘辘,一顿风卷残云,桌上只留下空空如也的盘子。

安容无奈:“姑娘,这可是四个人份量的饭菜。”

我抹抹嘴,点头道:“下次可以准备六人份的,咱侯府又不是没钱。”

安容:“……”

说不起,如今大祁的女子,似乎以瘦为美,女儿家娇娇弱弱才讨人喜欢。

像我这般,一拳打倒八个男人的,好像……没人要。

从前爹娘答应施家的婚事,大约也是怕我嫁不出去。

施天成虽然可恶,却也说出了爹娘的心结,侯府后继无人,等他们百年之后,爵位会被朝廷收回,产业会被宗族瓜分,到时候,便是我武功天下无敌,也保不住侯府的一棵花草。

如果那时我还未出嫁,甚至会无家可归。

说到底,因为许多年前,有公主干政,差点继位为女帝,当时的陛下登基后,便颁布律法:女子不可继承家业。

我不禁鄙夷一番,只恨当时公主没成功!

躺在床上,思绪跟不上困意,很快沉沉睡去。

梦中,竟出现了一袭青色的身影……

翌日。

安容为我端来热水,讶异道:“姑娘,你怎么脸红了?”

我面不改色:“冻的。”

四月的天,早晚都带着凉意,我一个姑娘家,被冻到也不奇怪。

安容明显不信,只是没再追问。

洗漱完,我才得知爹娘早早就进宫了。

爹要上朝,只是娘进宫干嘛?

我想了半天,也没想出结果,只好自己出去吃早饭。

我最爱去沈氏包子铺,包子又大又软,馄饨皮薄馅大,豆花嫩滑鲜香,就连酱菜,都带着独特的香气,开胃爽口。

也因如此,这里的生意火爆,来晚了就没有位置。

此时,我端着一碗豆花,站在人群中,十分茫然。

好巧不巧,伙计上菜时,一时不察,直直地撞到我身上,豆花洒了一地。

汤汁四处飞溅,身旁的人也未能幸免,鞋子上沾满污渍。

伙计吓了一跳,连声道歉。

我摆摆手:“无事,没伤着人就好。”

另一人也道:“不打紧。”

声音竟有几分熟悉。

我回头一望,正好撞上一道目光。

是他。

“姑娘若是不嫌弃,可与在下同桌。”他往一旁挪了挪,长条板凳上空出一个座位。

我也不推辞,直接坐上去,“还未请教公子大名。”

“裴若简。”

裴若简,名字居然有点耳熟。

我没细想,大口吃着包子,“我叫谢姝。”

他笑着点点头,温声道:“我知道。”

只见他放下筷子,静静看着我。

我脸颊发烫,忍不住腹诽,这人看着清风霁月,没想到这般不知礼数。

包子吃完,又喝了一碗豆花,我终于不满地问:“你看我做甚?”

他还没回话,伙计端来一笼包子,热情道:“姑娘,您的肉包来了。”

我一愣,“你不是已经上过了吗?”

伙计一头雾水:“刚才那是公子的菜包。”

“……”

哪里有地缝,请让我钻进去。

裴若简笑道:“姑娘放心,那包子和豆花在下都没动过。”

原来,豆花也是他的。

我心如死灰。

4

一整个上午,我都有些心不在焉。

安容不可置信地问:“姑娘,你有心事?”

心事?

我想到裴若简,吃了他的早饭,弄脏他的鞋,付钱时,他又抢先付了,让我平白欠了他一个人情。

不过,他带走了我的肉包,说是给甜甜吃。

我懒得去想,说到底不过是个陌生人,他的事又与我何干?

我打起精神,像往常一般练枪,红缨乱舞,直到精疲力尽。

下午,爹娘从宫中回来,一刻也不停歇,直奔含姝院。

他们脸上带着喜悦,兴奋道:“姝儿,侯府后继有人了!”

我顿时呆若木鸡。

难道父亲在外还有什么沧海遗珠?

见我表情不对,母亲一巴掌拍到我头上,“想什么呢?是陛下答应,封你为世女,将来继承侯府。”

还有这种好事?

我不敢相信,可爹娘也不至于骗我。

“不过……有个条件。”父亲挠挠头,为难道:“陛下要求,世女不得外嫁,且十八岁前,得有夫婿入赘侯府。”

我的生辰是六月初八,那岂不是只有两个月时间,我上哪找男人?

若是从前,或许勉强还能威逼利诱,可我刚刚当街暴打了施天成,名声坏透了,娶我都找不到人,更何况是入赘。

陛下分明就是故意的。

我怀着一丝希望,问:“如果,没人愿意入赘,结果会怎样?”

父亲脸上的喜色一扫而空,“那便只能遵循律法……”

我心头一震,忽然意识到,这个看似苛刻的条件,已经是最好的结果,是爹娘在宫中低声下气地求来的。

他们在为我的将来谋划,防止我无家可归。

我鼻尖一酸,低着头,“爹爹,娘亲,你们放心,就算是抢,我也在十八岁前抢个男人回侯府!”

爹娘一脸欣慰,“姝儿终于懂事了。”

说完又给我出谋划策,该找什么样的男人……直到黄昏,才总算达成共识。

首先,不能找世家大族的贵公子,他们根本不可能入赘,找了也纯属耽误时间。

其次,虽然时间紧迫,但也不能忽视对方的人品,若是找了个中山狼,倒不如不找。

商讨完,我忽然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若是对方很穷呢?”

爹娘想也没想,“没事,反正咱家有钱。”

我一想也是,放下心来。

夜里,我又做了一个梦。

梦中,我骑着高头大马,去迎接我的新郎。他盖着大红盖头,含羞带怯。

正当我伸手去揭盖头时,耳边响起了熟悉的声音。

“姑娘,该起床了。”

……

5

时间匆匆流逝,太阳越来越烈,侯府的气氛却一日比一日凝重。

父亲找了官媒,却没有半点消息。

他甚至提出,去施家说道说道,把婚事给办了再说。

好在被母亲极力否决。

已经五月末,离六月初八没几日了。

我不甘心,爹娘求来的恩典,岂能被白白浪费。

实在不行,干脆绑个男人回家算了。

酒楼,找夫婿的绝佳场所。

所谓“酒品即人品”,自有它的道理。

我坐在大厅,吃着一碟花生豆,仔细观察四周的男人。

看了半天,兴致缺缺。别说是绑,就连白送我都不稀罕要。

正当我百无聊赖之时,一条黑狗走到我面前,口中还叼着一只草蜻蜓。

我记得它,当初就是它给我递信,让我发现施天成的真面目。

我接过草蜻蜓,它便立刻跑开,跟着它的身影,穿过一条街,在沈氏包子铺门前,我又见到了裴若简。

这是什么该死的缘分。

本想当做没看见,不想四目相对,他展颜微笑。

今日他穿一袭月白色长衫,更显清隽。

我叹息一声,出去打个招呼吧,“这狗是公子的?”

裴若简察觉到什么,解释道:“在下刚才路过酒楼,见姑娘面带郁色,才编了个小玩意,让田田送去,但博姑娘一笑。”

我猛地一呛,指着大黑狗,不可置信,“你说它叫甜甜?它哪里甜了?”

他一副忍俊不禁的样子,看向甜甜的目光格外柔和,“因为在下与田田在田野中相遇,故而为它取名田田。”

原来是田野的田。

我还是忍不住想,这大黑狗站起来比我都高,叫野野才更合适。

只是容易让人误会。

不在纠结田田,我与他又寒暄几句,得知他是要去书肆写书。

我表示理解。

不少寒门学子进京赶考,所带的盘缠都不多,若是不想饿肚子,便要找些事做,赚点盘缠。

给书肆抄书,是最适合他们的。

他眉目温和,丝毫不为眼下的窘境困扰,也算是意志坚定。

我心中一动,眼前这人,长得好,有学问,不卑不亢,岂不是入赘的最佳人选?

这般想着,我试探性地问:“公子可曾婚配?”

这个问题显然十分失礼,且不符合我的身份,可十八岁生辰转眼就到,哪还管的了那么多。

果然,他一愣,却还是道:“不曾。”

我毛遂自荐道:“公子觉得我如何?”

“甚好。”

“那正好,咱们男未娶,女未嫁,简直天生一对。”我当即决定,“今日我便向你提亲,择日你入赘谢府,你可愿意?”

他像是没回过神,半晌,才缓缓问道:“提亲?”

果然,男人还是在意这点,我笑着打哈哈,“我只是开玩笑,你别当真。”

他却摇头,表情凝重。

我心中暗暗后悔,真是太冲动了,才见过三次,居然就在大街上跟人提亲。

“你是姑娘家,这不是你该说的话。”他严肃道:“今日登门太过仓促,明日,在下去府上提亲。”

我怀疑他没听清我的话,又强调一遍,“我的意思是,你得入赘。”

“嗯。”

好半天,他将我额前的碎发抚至耳后,柔声道:“回家吧,等着我。”

一瞬间,我听到了自己心跳的声音。

而后恍然觉得,他连我外出的目的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我小声问道:“你不后悔?”

“我知道,你是个好姑娘,全京城最好的姑娘。”他牵着田田,像在回忆往昔,“其实,我们是第四次见面。”

还有一次,是大雪纷飞之时,他刚进京,弄丢了盘缠。

天寒地冻,一人一狗相互取暖,还要被人奚落嘲笑。

有人用石头砸他的狗,道是要煮一锅狗肉暖锅。

或许真的是缘分,那日我恰巧路过,心生怜悯,把那群人打了一顿,又给裴若简一些银两,让他不至于风餐露宿。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

6

裴若简如约登门,带着媒人和聘书。

父亲惊掉了下巴,连忙把我拽到一边,惊恐道:“女儿啊,这个人可不能抢。”

我:“……”

父女间的信任呢?

不过我很快发现了事情并不简单,问道:“怎么回事?难道他是先皇流落在外的私生子?”

父亲摇头,“那倒不是,不过他是新科状元,陛下对他十分看重。”

我说他的名字怎么那么熟悉。

本以为找了个穷书生,居然是个状元!

不知为何,我竟觉得自己不配……

回到座位上,母亲和裴若简正说着什么,母亲显然对他十分满意,“若简不仅书读得好,兵法武功也有涉猎,真是不多见。”

裴若简谦虚几句,而后又和母亲聊起武林往事。

短短一个上午,母亲便对他赞不绝口,只是心中还是放心不下,“若简,你前途大好,当真愿意委屈自己,入赘侯府?你是家中独子,入赘岂不是……”绝后。

裴若简拱手道:“承蒙夫人不弃,若简并不委屈。至于香火,我并不在意。”

他苦笑一声,又道:“我家道中落,父母双亡,受尽苦楚,得遇姑娘,乃是苦尽甘来,是我毕生之福。”

母亲听得眼含热泪,握住他的手,热切道:“孩子,以后侯府就是你家,我和侯爷就是你的父母。”

裴若简深深鞠了一躬,一点也不扭捏,清声喊道:“娘。”

“……”

我与父亲对视一眼,两脸懵逼。

这速度是不是太快了点。

媒人是个有眼色的,赶忙说了许多吉祥话,婚事就此定下。

因为时间紧迫,又是赘婚,大操大办定然来不及,只得一切从简。

好在我的婚事早有准备,不过是从出嫁变为入赘,反正都是成亲,差不了多少。

不到十日时间,各种繁复的礼节,几乎日日忙得脚不沾地。

直到我生辰那天,凤冠霞帔,十里红妆,两匹骏马,我亲自将裴若简迎进侯府。

一路上,祝福声不少,质疑声也多。

有人说,是我强取豪夺。

还有人说,是裴若简想攀高枝。

无论什么话,在我耳中都像是浮云。

我与裴若简并肩而行,一拜天地,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前,宫中来了旨意。

“武宣侯之女谢姝,天资聪慧,德才兼备,特封为武宣侯世女,钦此!”宣礼太监将圣旨交到我手中,祝贺道:“世女与裴大人真乃郎才女貌,佳偶天成。”

我笑着道谢,命人送上赏钱。

侯府双喜临门,宾客们先是,而后脸上的笑容灿烂几分,贺喜声不绝于耳。

爹娘也总算放下心,轻松地与宾客寒暄。

从今日起,所有人都会知道,武宣侯府的荣耀,将会延续下去。

仪式完成后,婚房里,只剩下我与裴若简,他将合卺酒递道我手中,眸中柔情似水,“为夫祝夫人,早生贵子。”

我脸一红,没想到他竟这般不知羞。

但输人不输阵,我挑衅道:“那得看夫君有没有那个本事。”

他眼神一暗,嘴角微微扬起,似乎在说我不知好歹。

事实证明,男人总禁不起刺激。

第二天,我睡到天黑才醒过来。

7

婚后,我的生活并没有太多变化。

依旧每日练功,吃饭,闲逛。

裴若简任翰林院修撰,陛下有心提拔他,因此他日日早上出门,忙到傍晚才回家。

我闲来无事,便带着田田出门溜达。

桂花开得正好,我忽然想吃桂花糕,便走进一家酒楼。

要不说冤家路窄,居然遇到施天成。

许久不见,他沧桑不少,听说他父亲被人检举,不仅没能升任兵部尚书,还被罢了官。

失去权势,他再不像从前那般趾高气昂。

见到我时,明显瑟缩一下。

我懒得搭理他,自顾吃着饭。

临走时,他在我身后阴恻恻地道:“你以为裴若简对你是真心的吗?谢姝,你虽武艺高强,却没有脑子。”

我淡淡瞥了他一眼,而后一脚踢中他的心口,“信你的鬼话,我才是真没脑子。”

说完,头也不回地离去。

身后,他不管不顾地大喊:“他是为了报复施家,你被他骗了,哈哈哈——”

晚间,饭桌上。

面对我最爱吃的红烧肘子,我却没有半分食欲,甚至有点想吐。

娘亲见我不对劲,关切地问:“是不是病了?”

我摇摇头,“心情不好。”

而后目光停留在裴若简身上,疯狂暗示,是他有问题。

可是爹娘根本不信他会欺负我,继续吃饭。

裴若简憋笑,在我耳边轻声道:“为夫做了什么,惹得夫人不快?”

我翻了个白眼,对他不理不睬。

直到回了房,只有我们二人,我才质问道:“你是不是骗了我?”

他思考片刻,缓缓摇头,“自你我相识,我从未欺骗你。”

“你入赘侯府,为了什么?”

“你。”

我一时语塞,脸色通红,气势全无。

他却笑了,问道:“今日见了什么人,让你如此误会夫君?”

我闷闷道:“施天成。”

他并不惊讶,解释说:“我的身世,你是知道的。我家曾是富商,却受人迫害,家毁人亡,只余我一人。进京赶考,也是想为父母族人讨回公道。”

“害你的人,是施鞍?”

他点头。

那他入赘侯府,只是为了扳倒施家?

我低下头,对这个理由倒也能接受。

他却抬起我的下颌,失笑道:“又在胡思乱想?我既已高中,得见圣颜,自有陛下为我主持公道,何须牺牲一生幸福?”

“姝儿,与你成婚,只因我心悦你。”

他的眸中盛满情意,缓缓靠近,我闭上双眼。

唇瓣相触,依旧让人心动不止。

而后,我吐了。

8

府中养着几名大夫,裴若简连忙派人去请。

经过诊断,确定是喜脉。

爹娘高兴得合不拢嘴,裴若简愣了半晌,盯着我的肚子,不敢相信地问:“真的吗?”

大夫十分确定道:“老夫行医三十载,这点把握还是有的。”

裴若简小心翼翼地将我揽在怀里,声音颤抖,“姝儿,我们有孩子了。”

他一向风度翩翩的模样,从不失态,可此时,竟像个孩子一般,红了眼眶。

爹娘叹息一声,将人都带了出去,关上了房门。

我抚摸他的背,转移话题,“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只要是我们的孩子,不论男女,我都喜欢。”

躺在床上,他抚摸着我的肚子,笑得一脸满足。

我渐渐撑不住,睡了过去。

梦中,有一株藤蔓缠绕在我肚子上,挣扎了一晚上,也没能挣扎开。

清晨,我睁开眼,只见裴若简还是昨晚的姿势,睁着眼睛。

“你一夜未眠?”

他点点头,“睡不着。”

才第一天就不睡觉,往后可还有九个月呢。

他像是觉察不到累,与我一同吃了早膳,才依依不舍地去上值。

而大夫特意叮嘱,怀有身孕后,不可剧烈活动,因此我不能练功,只能散散步,消遣时光。

母亲防止我无聊,特意派人送来许多布料,让我给没出世的孩子做衣服。

至于她为何不自己做,因为她不会。

当然,我也不会。

晌午,我没什么胃口,随意吃了几口饭菜,便吃不下。

身子也不爽利,像是被人废了武功,没有一点力气,一动也不想动。

正当我唉声叹气之时,裴若简居然回来了,手中还拿着一包盐津梅子。

我感动得热泪盈眶,抱着梅子吃了起来,“今日怎回来这么早?”

“担心你。”

我在府上有什么好担心的?

话虽如此,心中却有一种奇异的满足感。

有夫如此,夫复何求?

……

时光缓缓流淌,我的肚子渐渐隆起,比寻常孕妇的肚子还要大一圈。

九个月的光阴,我长胖了许多,裴若简总为我按摩浮肿的双腿,倒是更加清瘦。

我生辰那日,府里热闹非凡,裴若简为我扎了孔明灯,五颜六色,十分好看。

灯火下,他在我额头轻啜了一口。

忽然间,身下传来异样感,一阵剧痛袭来。

府中早有产婆待命,可裴若简还是不放心,握着我的手,不停安慰:“姝儿,别怕,别怕,没事的……”

可是,他看上去比我更害怕。

我躺在床上,撕裂般得痛苦差点让我疼晕过去。

折腾了一个时辰,孩子总算露了头。

婴儿的啼哭声传来,我的痛楚却没有减少。

产婆惊呼:“是双生胎,姑娘肚子里还有一个。”

又是一番折腾……

两个孩子平安落地,我筋疲力尽,昏睡过去。

醒来时,身边是裴若简,他眼底有浓重的青色。

“孩子呢?”我虚弱地问。

“爹娘和乳母在照看。”他望着我,眼睛通红,“姝儿,你受苦了……以后,我定不让你再受苦。”

我虚弱道:“苦尽甘来。”

……

两个孩子都是男孩,一个取名谢暄,一个取名裴昀。

谢暄闹腾,裴昀安静,就像我和裴若简。

而我们的生活,一如当初所言。

苦尽,甘来。

(全文完)

相关推荐: 青梅竹马许乐和尉迟嘉文从小斗嘴到大,她以为他们永远不会越雷池,没成想拍MV时竟出了意外。

1 “许乐,你告诉我这是什么?”尉迟嘉文一脸嫌弃地、扬手指指书桌上的五根颜色不一的绳子。 “猪啊,今天端午,当然是五彩绳啊。”许乐眼睛上翻,摩拳擦掌,一副你再敢发表不同意见,我就和你没完的架势。 可某人似乎神经大条,完全没有即将被扁的危机感。 “五彩绳,呵,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