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故事 愛情 《退伍的老公》(何悠韩慕东)我男朋友是当兵的小哥哥

《退伍的老公》(何悠韩慕东)我男朋友是当兵的小哥哥

1、我没疯,我妈要疯了。

她说我今年我要是再不把我的男朋友带回家,就让我收拾收拾滚出去。

其实这也怨不得我妈,三年前的家庭聚餐里,我妈就当着一众亲戚数落我没男朋友。

我实在看不惯我妈捂着胸口受气的模样,我筷子一扔,「谁说我没男朋友了,我早就有了,只不过我没说。」

我妈也真是,我不要面子的吗?成天嚷嚷着我没男人要。

然而在后面的两年时间里,我极度后悔那一晚的一时口舌之快。

因为我妈不停地问我,男朋友哪里人,什么工作,平时聊些什么,人品怎么样。

一开始我都装害羞打马虎眼混过去,时间久了我妈就瞧出端倪。

「何悠,你是不是骗你老娘呢?」

我妈拿着鸡毛掸子站在床边,我没办法,硬着头皮说我男朋友是当兵的小哥哥,平时不太能碰手机。

我妈虽然放下了鸡毛掸子,但还是半信半疑 为了让我妈彻底信任我,我每个月都要对着黑屏的手机自言自语一个小时。

就在我想骗我妈说我和小哥哥已经和平分手的时候,我妈已经在饭桌上跟大家说她有个当兵的好女婿了。

我只好咬碎牙齿往肚子里咽。

我算了算日子,拉上我的闺蜜直奔高铁站。 「你去高铁站干啥呀?」小管关上车门,满脸问号。

「找我未来老公。」我眼神坚定。 「你老公怎么会在高铁站?」

「今天他退伍回来。」「啊?你不是骗你妈的吗?你真找了个兵哥哥男朋友?」

「嗯。」演久了,我已经快要骗过自己了。

我让司机师傅在原地等着我们。

当我跟小管站在高铁站门口的时候,一群拎着包的小哥哥往外走,简直就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帅哥果然都上交给国家了。

「小悠,哪个是你男朋友啊?」小管捣了捣我的手。

「找着呢,都快挑花眼了。」我扬着下巴,眯着眼,像个十拿九稳的猎人。

「你在说啥?」

「我知道了,我等会上去叫声「老公」,谁答应了就是谁。」

「你认真的吗?」我甩开她的手,直奔高铁站门口。「老公!」声音洪亮,底气十足。

前面的一个小哥哥捏着身份证,一脸茫然地看着我,附近的人也齐刷刷地盯着我看。

我捋了捋头发,对着他笑得一脸谄媚「我?」小哥哥看了看周围,最后迟疑地拿着身份证指了指自己。

「对,就是你,我来接你回家。」

我上前拎起他的包就往前走。

回头远远看到小管的下巴已经掉在了地上。

2、 事情进展得十分顺利,这帅哥居然真的跟我上了车。

我拉着小哥哥坐在后排,说时迟那时快,我眼泪「唰」地一下就冒出来了。

「帅,小哥哥,我知道你们都是为人民服务的大好人,」我煞有介事地抹了把泪水,「我有困难了,能不能帮帮我,你不帮我那我真就要完蛋了呀呜呜呜。

我掩面痛哭,不忘透过指缝偷偷打量一下坐得笔直的帅气小哥哥。

他从包里掏出纸巾递给我:「别哭了,有话好好说。

我吸了吸鼻子,得寸进尺:「那你是愿意帮我了?」

「什么忙?」他喉结滑了滑,声音低沉磁性,更坚定了我的想法。

「做我男朋友。」

帅哥挑了挑眉,貌似嘴角还抽了抽。

我连忙摆摆手:「不不不,是假装,假装,说来话长那我就长话短说了。」

在我一番解释下,帅哥皱起的眉头慢慢舒展开,我见缝插针:「小哥哥,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

帅哥微微颔首。

我喜出望外,破涕而笑,我向他敬了个礼,「谢谢祖国伟大的军人!」

随后又冲师傅挥了挥手。

「师傅,启程,咱们去翡翠园。」

在电梯里,我拉着他,细细叮嘱。

「我叫何悠,今年二十五岁,身高一米六,体重九十斤,爱吃辣不挑食好养活,爱好玩手机,擅长浑水摸鱼,诚实守信,这是我第一次骗人。」

帅哥愣了几秒,随即哑然失笑。

我倒抽一口气,一瞬间失了神,他笑得让他身后广告牌上的明星都黯然失色。

我勉强拉回神智,拉着他站到我家门口。

在敲门的前一秒,我紧急叮嘱,「注意注意,我最怕的就是我妈了。

帅哥勾了勾薄唇,一眼了然,「了解。」

「扣扣。」短促的敲门声后,我妈开了门,身上围着围裙,手上还抄着把锅铲。

我心里不禁对旁边这个帅哥又生了几分感激之情,要不是他愿意帮我,那今天这把锅铲就会落在我头上。

「哎呦,是小悠男朋友吧,阿姨想着你来吃饭想好久了。」我妈造作地掖了掖裙摆。

「阿姨好。」不愧是部队里出来的,这声音中气十足,一下子就把我妈唬地服服帖帖。

「快进来快进来。」我妈看向我的眼神里终于没有了怀疑,这句「进来」就是给我的赦令。

我松了口气,帮小哥哥把行李拎进去,给他找了双拖鞋。

我妈转身从厨房里端着菜出来,「哎呦,我们家小悠可害羞了,谈个恋爱藏着掖着,死活不肯告诉我你的名字。」

帅哥脱下外套,优雅不失利索,「阿姨,我叫韩慕东,叫我慕东就好。」

「哎呦,慕东这名字真不错,快洗洗手坐下吃饭。」

我妈的嘴自从韩慕东进门,就没合拢过。

「小悠,洗手间在哪?」韩慕东突然回头,眼神带着询问。

「哦,我带你去。」我微微愣神,怎么还叫上「小悠」了,看来入戏挺快啊,我这随手拐回来的居然质量这么高。

「这个是洗手液。」我指了指洗漱台上的瓶子。

「你先洗。」

我对上镜子里韩慕东的视线,他眼睛狭长,眼尾微微上扬,明明是温柔的双眼皮,清澈的眸子里却又折射出几分威严。

我乖乖低头洗手,擦完手转身时差点撞上他的胸膛。

他里面穿着衬衫,过于合身,勒得胸肌若隐若现。

我捏紧拳头,压下蠢蠢欲动的念头。

人家也是练家子了,我贸然上去捏两把,会被当场撂倒吧。

「不好意思。」韩慕东低头看着我,轻声致歉,微微侧身,给我让了个道出来。

他一下温柔起来我突然不习惯了,这致命的反差,这扑面而来的荷尔蒙。 我屏着气落荒而逃。 何悠,你清醒一点!到底谁才是猎人!

3、 「慕东啊,听口音,你应该也是本地人吧?」我妈不停地往韩慕东碗里夹菜夹肉。

「是的阿姨。」韩慕东看着眼前的「小山」,面露难色。

「妈,你别夹了,他都吃不完了。」我及时解围。

「你懂什么,来慕东,多吃点。」

我向他投递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

「慕东啊,你家在哪呀,你别嫌阿姨嘴碎啊,都怪小悠这丫头啥都不跟我讲。

我吐了吐舌头,我能讲啥啊,我那会又不知道我「男朋友」是谁。

「阿姨,我家就在隔壁小区。」

我震惊了,早知道我就不费事跑到高铁站去了,直接上隔壁小区门口蹲着。

「哎呦,这么巧啊你说,这事小悠都不肯说,」我妈白了我一眼,「你跟我们家小悠咋认识的呀?」

「遛狗!遛狗认识的,妈你就别问了!」

再问我真怕他说不上来,人小哥哥为人正直,看着就不会撒谎。

吃完饭我妈还想留人家再多呆一会,被我拦住了。

「妈,你先让人家回去休息吧。」

「哎呦不好意思啊慕东,阿姨脑子糊涂了,都忘了你今天刚回来,快,让小悠送你回去。」

我撇了撇嘴角,我妈恨不得一口把人家吃了。

韩慕东站起来,理了理衬衫,把撸起的袖子放下,骨节分明的手拨弄着扣子,同时也拨弄着我的心。

要这真是我男朋友就好了。

「那阿姨我先走了。」韩慕东拿起外套往门口走。

我收了收口水,起来屁颠屁颠地跟上。

电梯门关上,我满怀感激:「今天实在太感谢你了,要不是你可能我今天都回不了家。」

他简直就是我的再生父母。

「你不用谢了,我也免费吃了顿饭。」

韩慕东身形颀长,我稍微抬头,刚好看到他刀削般锋利的下巴。

「今天没有吓到你吧?」我明知故问,我那声「老公」估计比部队里的「集合」口号还吓人。

「还好,在部队里,遇不到这么有意思的事。」

走在小区里,楼底下扎堆的大爷大妈可劲儿盯着我们看。

也是,身边走着个帅气军哥,谁不好奇啊。

「不用送了,几步远。」

「好,你慢走。」我差点就要举手敬礼了。

我目送韩慕东往外走,皮鞋精致,长腿修长,臀部…挺翘,腰细肩宽。 嘶,好想据为己有啊。

回单元楼的路上,经过扎堆的大爷大妈,我果然被他们叫住了。

「小悠啊,来来。」我定睛一看,刘大妈挥着手。 「大妈好。」我凑了过去。 「小悠啊,那就是你男朋友啊。」

我眨了眨眼,这不能怪人家大妈八卦,只能怪我妈在小区里打麻将的时候胡吹。

「额,是。」对不起韩慕东了,我这骑虎难下啊,这群大爷大妈明摆着一副我不说就不让我走的姿态。

我跟他们极限拉扯了好一会,从百草园拉扯到三味书屋才算完。

回到家,我妈刚洗完碗,经过韩慕东这一遭,我妈看着都眉目慈善了许多。

我妈好一顿夸我眼光好,把我夸得一阵阵地心虚,随手拽了几件衣服就进了浴室。

闭上眼,脸上冲着水,脑子里想的全是韩慕东的俊脸。

等我洗完擦身子的时候,听到我妈在客厅跟人打电话。 仔细一听,好家伙,三句不离韩慕东。 完了,这下不把韩慕东真变成我男朋友,那我得被我妈里里外外活扒三层皮。

4、 夜晚总是会让人变得大胆。

我拉上窗帘,闭上双眼,在脑子构建我和韩慕东的爱情故事。

就在我逐渐进入梦乡的时候,我脑子里窜过一阵电流。 我猛地睁眼。 卧槽,我特喵的怎么忘记问人家联系方式了!

这下大意失荆州了。

我很郁闷,非常郁闷,极度郁闷。

郁闷到我妈难得给我精心准备的早饭都没吃。

「你今天找人家韩慕东玩吗?」我妈眨着眼,亮晶晶的。

「找。」上哪找去,我总不能跑隔壁小区去贴寻人启事去吧。

「那你化个妆,瞧你邋遢样,人韩慕东看着多神清气爽。」

「哦。」

我还是出门了,不过不是去找韩慕东的,我连隔壁小区的路长啥样都不知道。

难不成要我买个大喇叭站在线小区中央连环播放「老公老公老公」吗?

到手的帅哥飞了。

我去闺蜜家呆了半天,顺便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跟她说清楚了。

「哎呀你个猪脑袋,这么个帅哥,你怎么就不要联系方式!」小管比我还心急。

我悄悄吐了吐舌头,听出了他的调侃。

「是我不想吗?现在咋办?」

「如果你找不到,我看你是回不了家了。」

我脑子里闪过我妈凶神恶煞的模样,真是天王老子来都没用,除了韩慕东。

我跟小管俩人大眼瞪小眼,想了半天没辙。

我拍拍屁股走了。

回小区之前特意去买了份肯德基。

帅哥没了,手上的热辣香骨鸡都变得索然无味。

我还不敢上楼。

我拐进了小区里的凉亭,坐在石凳上,心酸地啃着我的黄金脆皮鸡。

刚啃没两口,身后传来几声巨响。

「汪!汪汪!」

我手一抖,还没反应过来,一只毛茸茸的萨摩耶扑到了我身上,前爪搭在我的大腿上,嘴巴一伸,叼走了我的脆皮鸡。

真是祸不单行。

「呔,坏狗,哪里逃,今天可是撞到你孙爷爷我的枪眼上了。」我丢下其他的鸡肉,转身就追上去,「还我鸡肉来!」

双腿能赶得上四驱的吗?

不能。

我跟它绕着凉亭追了几圈,这狗最后直接窜进去叼走了我一大袋子的肯德基。

我喘着气蹲坐在地上,看着它往前跑,直到停在一个人身边。

我定睛一看,是我的兵哥哥!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这狗,是只好狗!

5、 韩慕东拾起地上的牵引绳,向我走过来。

他身上套着件黑色 T 恤,松松垮垮的,偏偏又没有一丝颓靡的气息,倒像个贵公子。

他在我面前站定,我仰着头看着他,天边的红日映得他发丝透着光,他朝我伸出手,宛若不染纤尘的天神。

「汪!」一声狗叫打破了这美好的意境。

我尬笑两声,自己爬了起来。

主要是我手上全是油,舍不得玷污我的神。

早知道今天出门会碰到他,我就听我妈的化个妆再出来好了。

悔!

「你没事吧?」韩慕东眼神透露着关心。

「没事没事,这是你家的狗啊?」我指了指一旁的狗。

「对,叫小宝,带它出来遛一遛。」

「那怎么来我们小区了?」我有些好奇。

「小宝的朋友在这里,准备来找它朋友玩的,但是今天没看到。」

唉,狗都有朋友了,我还没男朋友。

「小宝真可爱。」我凑过去,准备摸摸它的脑袋,它却龇牙咧嘴恨不得咬我两口。

狗难道也能看出来我对它主人不怀好意?

「你的肯德基…」韩慕东看着地上的塑料袋,摸了摸鼻梁有些哭笑不得。

「没事,小宝可爱,都给小宝吃。」我好像听到小宝不屑地呜咽了一声。

咳咳,没办法,要想勾搭上它主人,怎么也得先讨好讨好这狗吧。

「下次请你去吃肯德基。」韩慕东掀了掀薄唇,勾得我心痒痒,吃啥肯德基啊,吃你行不行。

「行。」我眨着眼期盼地看着他,快说啊,下次是什么时候,现在也行。

韩慕东好像没能理解我的意思。

我突然想起我的正事。

「哦对了,咱们还没有联系方式呢,不如加个微信,下次你找我也方便。」我赶紧掏出手机,狗腿子似的递过去。

「滴」,扫码成功,任务圆满完成。

小宝被韩慕东牵走了,还不忘回头凶狠地看了我两眼。

啧,还别说,这狗我真是越看越顺眼。

6. 我喜滋滋地回到家,哼着小曲儿冲了个澡。

出来的时候刚好碰到我妈打麻将回来,灰头土脸。

「妈,今儿输了?」我擦着头发,忍不住多嘴,要知道我妈可是我们小区的麻将女神。

「今天手气太差了。」我妈掏出口袋的碎票子,数了数,「那些个阿姨,听到我有个当兵回来的女婿就嫉妒我,还说人家家里的儿子就是当兵的,说我这没定成的女婿有什么好嘚瑟的。」

这也不能怪人家,确实是你太嘚瑟了,八字还没一撇的事。

当然这话我没敢说出来。

「何悠,你要是不赶紧跟人家韩慕东结婚,不跟人家好好处,我早晚要揍你。」

「哦。」

结婚,我倒想呢。

我吹干头发,躺在床上,美滋滋地点开韩慕东的朋友圈,空空如也。

不错,我喜欢,谁也别想偷窥他的生活

但是我要怎么问他什么时候吃肯德基呢?

直接问会不会显得我太馋了?

思来想去,最后我决定发个朋友圈:「又想吃 KFC 了。」

果然没过多久,韩慕东就给我发消息了。

「什么时候有空,我请你去吃肯德基。」

「我都有空。」

「那就明天吧。」

「好!」

「早睡,晚安。」

「晚安。」

啊!我胡乱瞪了瞪被子,幸福来得太突然了。

不行,我不能睡,我起来翻箱倒柜,找了好几套衣服出来,最后选定一条米色连衣裙,温柔不失大方,又不过分隆重。

我美滋滋地入睡了。

梦里韩慕东撩起上衣,抓着我的手让我摸他的腹肌,我摸了一把之后狂飙鼻血。

7. 第二天我早早起来,在梳妆台前捣鼓了一个多小时。

我特意拆封了我闺蜜送我的卧蚕笔,虽然我不会用,愣是画了几笔。

要不是时间不够,我恨不得把假睫毛全贴上去。

手机震了震,韩慕东发了消息来。

「我到了,你爱吃什么,帮你先点上。」

「都行,我也准备过去了。」

我匆匆补了点腮红,拎着包就下去了,好在肯德基就在我们小区对面,不远。

进了门,一眼就看到坐在窗边那一桌的韩慕东。

当过兵气质就是不一样,坐在人群里一眼就能分辨出来。

旁边还有几个小姐姐盯着他看呢,表情跃跃欲试。

我清了清嗓子,迈着自信的步伐走了过去,特意用着她们刚好能听清的声音说:「我来了,你等很久了吧。」

韩慕东抬起眼,脸上挂着柔柔的笑,「没多久。」

他转过头去看了看屏幕,「我去取餐。」

他把餐盘端过来,某一瞬间,我以为我在西餐厅。

餐盘上放的满满当当。

韩慕东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难道那天我跟狗抢东西让我看起来像个很能吃的人?

「不知道你喜欢吃哪个,就都点了。」韩慕东微微翘着唇角,目色脉脉,这双眼真是看什么都透着股深情。

「没事,我都爱吃。」

我这个人就是擅长给人面子,更何况眼前这个大帅哥。

我从桶里抓出脆皮鸡就开始啃,就差把卖力两个字写在脸上。

当桶里只剩两个热辣香骨鸡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韩慕东好像没吃多少。

我抬头,一下子对上他的视线,「你,你怎么不多吃点。」

他没回答,从桌上拿了张餐巾纸,长手一伸,凑到我的嘴边,轻轻一拭。

「我吃了点,之前从来不吃这个。」

我愣愣地看着他,脸颊上还残留他手指轻轻划过的凉意,「那你今天怎么吃这个了。」

「因为看你吃得很有食欲。」他密密地笑着,明明板着脸时看着那么清冷的一个人,笑起来比那耿耿星河还要耀眼。

我承认,一开始是我未经允许拐走了他的人,但现在他分明是未经允许直接拐走了我的心。

然而下一秒,他修长的手指指了指我的眼下,一脸犹豫。

「你这儿好像有脏东西。」

「啊?」我火速掏出包里的小镜子照了照。

那是我的卧蚕,香槟色和棕色的眼影混在了一起,真的像……眼屎。

我接过他好心递来的纸巾擦了擦。

幸好他没说那是发光的眼屎。

8.

我发现跟韩慕东出来吃肯德基是一件错误的决定。

有道是,秀色可餐。

可这位做我面前,我连手都摸不到。

我化悲愤为食欲,直接导致我吃撑了。

刚才回来的路上我就觉得撑得不行,我以为走一走会好,这都走回家了,居然还是这么撑。

我躺在床上,痛苦难熬。

人在脆弱的时候往往想找个依靠。

我伸手够过手机,给韩慕东发消息。

「我…好像吃撑了,胃好难受。」

「家里有没有健胃消食片,赶紧吃几颗。」那边很快就回了消息。

「家里好像没有。」毕竟我以前也没有吃撑的时候。

「那你等等,我很快就过去。」

「好。」

我捂着肚子在床上等了没多久,门铃就响了。

不愧当过兵,这速度也太快了。

我颤抖着手开了门,对上韩慕东有些焦急的眼神。

「快,先把药吃了。」他稳住我摇摇欲坠的身子。

「好,谢谢你。」

我接过药准备去厨房倒水,却被他一把摁在沙发上。

「你坐着,我去。」

他这副语气,是不是把我当成他们部队的新兵蛋子了?

我还没思考好,韩慕东已经迈着长腿过来了。

「乖,把药吃了。」他哑着声,焦急又宠溺。

如果可以,我愿意再吃撑几回。

他捏着水杯凑到我嘴边,温度刚好,「来,先喝点水。」

我乖乖地咽了几口。

他麻溜地撕开药盒,挤了两颗药,捏着递到我嘴边,「张嘴。」

我是积食了,又不是手断了,但我还是该死的享受。

吃完药,他又把我送到房间,让我好好躺着。

「一下子吃这么多胃能受得了吗?」

「哦,知道了。」

「下次别吃这么多了,这么喜欢吃,以后再带你吃。」

那敢情好。

我美滋滋地点了点头。

韩慕东像个老父亲一样又叮嘱了一些之后就走了。

我盖着被,心头突然漫上了一丝丝惆怅。

他怎么对人这么好,那他对别人也很好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