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故事 愛情 同學聚會結束,男神追到我告白後,我才知他暗戀我十年

同學聚會結束,男神追到我告白後,我才知他暗戀我十年

同學會上重逢暗戀對象,老夫塵封已久的少女心突然重新砰砰砰亂跳起來。

可他,眼神輕飄飄略過我,沒有做片刻的停留。

我臨走時,他卻追了出來。

「你現在有男朋友嗎?」

「……」

家人們,他這是幾個意思??

1

夏淩從公司出來的時候,就接到了閨蜜的電話。

看到閨蜜的名字從手機裏彈出來,夏淩才猛然想起,今天有高中同學聚會。

這場聚會早在半個月之前就定下了,夏淩也一直記得,但是今天她加班,因為一個大神作者拖稿了,所以她只能等著作者交稿,看完之後確定無誤才下班。

聚會七點開始,現在都快十點了。

夏淩問了地點,就直接打車過去了。

但夏淩還是晚了一步,等到地方的時候,大家已經吃完了,夏淩正好趕上大家換場,蹭上閨蜜的車一起去KTV。

閨蜜看到夏淩的樣子,在車上的時候就忍不住吐槽。

「這好歹也是高中同學聚會,大家都快十年沒見了,你看看你,穿的什麽呀,是我們這些高中同學不配嗎?」

夏淩是出版社的編輯,大學還沒畢業就開始做起了網編,目前入行也有六七年了,業務能力卓越,手底下帶了好幾個當紅的作者。

但作者嘛,難免有拖稿的習慣,夏淩也只能等著了。

她上班穿得比較隨意,長發也是隨手抓了一把束成了高馬尾。

「真的是白瞎了你這張臉。」閨蜜嘖嘖兩聲,吐槽道:「這個世界上已經沒有你喜歡的男人了嗎?」

……

等來到了KTV,不少人來跟夏淩打招呼。

夏淩在高中的時候,就是文科年級第一,妥妥美貌與實力並存的學霸。

雖然現在未施粉黛,但畢竟五官優勢就擺在那裏。

場面融洽,大家玩得也開心,聚會進行到一半,班長就道:「哎,蔣亦川說到附近了,問咱們在哪個包廂。」

本來大家玩得都聽嗨,但是一聽到蔣亦川這個名字,周圍的人都安靜下來了。

夏淩的心也跟著咯噔了一下。

蔣亦川?

她多久沒聽到這個名字了。

沒分班之前,蔣亦川跟他們也是一個班的,但是後面分文理班之後,他們原本的班級被劃分成了文科班,選擇理科的人就被分到了別的班。

而將亦川就被分到了理科班。

然後,常年霸榜理科班第一。

各種競賽第一也拿到手軟。

可就是這樣一個在高中時期閃閃發光的人,在高中畢業之後,就消失匿跡了。

他的QQ號一直躺在班級群裏,但是常年不動,所以這一次同學聚會,大家也就沒有叫他。

現在他突然出現,大家都詫異。

也很好奇,消失匿跡這麽多年的理科年級第一,這些年到底取得了什麽樣的成就。

沒辦法,同學聚會最大的樂趣就是互相攀比了。

班長出去接蔣亦川,夏淩就有些如坐針氈了。

過了幾分鐘之後,班長回來了,他推開門,故作玄虛地探頭看向大家,然後喊道:「哎哎哎,大家安靜一下,看看是誰來了!」

坐在點歌機旁邊的同學把歌給按了暫停,所有人都聽到了班長的聲音,都轉頭看了過去。

夏淩轉頭看去,看到了班長身邊那個高瘦的身影,心就跳到了嗓子眼上。

班長把門打開,站在班長身後的蔣亦川走了進來。

頓時,包廂裏的人都歡呼了起來。

學神果然是學神,哪怕是消失匿跡這麽些年,再次出現依舊可以驚艷眾人。

有的人就是被老天爺偏愛著,有聰明的腦袋也有出眾的長相。

夏淩坐在角落裏,隔著人群遠遠地看了蔣亦川一眼,胸腔裏塵封已久的少女突然重新砰砰砰亂跳起來了。

蔣亦川的眼神掃過眾人,輕飄飄略過夏淩,沒有做片刻的停留。

夏淩的心突然就落寞了下去。

接下來的聚會,大家主要圍繞著蔣亦川,都好奇這位學神畢業後怎麽就消失匿跡了。

夏淩坐在角落裏,手裏拿著不知道是誰遞過來的麥克風,KTV裏正好循環到《後來》這首歌,劉若英在唱:

後來,我總算學會了如何去愛,可惜你,早已遠去,消失在人海……

這首歌過於應景,原本坐著玩手機聊天的同學們都不由得跟著哼唱起來。

每一句歌詞都在把大家的思緒往自己心裏最意難平的地方拉。

夏淩終於坐不住了,她放下手裏的麥克風,假裝看了一眼手機,然後對閨蜜道:「我的作者出了點問題,我得先走了。」

周圍的同學雖然想挽留夏淩,但是夏淩去意已決,不管別人怎麽說,她都拿起了自己的外套和包包就往外走。

2

這個時候已經是秋末了,天氣轉涼,夏淩穿了一件毛衣,適應了KTV裏充足的暖氣,夏淩突然走出KTV,秋末的晚風卷著濕冷的空氣襲來,夏淩不由得打了個寒顫。

她站在門口,掏出手機用打車軟件打車,但因為是晚上,這附近都是夜間娛樂的場所,所以就有些難打車。

夏淩看著手機上顯示的「當前排隊19位,需等約二十分鐘」,她只能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室外這風著實有些折磨人,但夏淩都走出來了,再回去也有些不好意思。

夏淩正在犯難的時候,後面的玻璃門被人從裏面打開。

夏淩還在低頭看著手機,沒多想,就往旁邊走了幾步,給後面的人讓路。

但夏淩讓開之後,那個人並沒有往前走,而是站在了夏淩的身後。

那人比夏淩高了足足一個頭,站在夏淩身後就可以輕而易舉看到夏淩的手機頁面。

他掃了一眼之後,便清咳了一聲,道:「打不到車?」

夏淩還在看手機,聽到這個聲音嚇得一個激靈,猛地轉頭,就看到站在自己身後的蔣亦川。

夏淩沒想到他會出來,楞了半晌,才啊哦一聲。

蔣亦川便道:「我送你吧。」

夏淩微微蹙眉,可還來不及多想,蔣亦川便拿出了車鑰匙,輕輕一按,停在路邊的車就亮了燈。

這是拒絕不了了。

蔣亦川一直都沈默寡言,但送夏淩回家的路上,話突然就多了起來,問了夏淩的工作和生活

夏淩沒多想,只當這是多年未見的老同學的例行關心。

但是等到蔣亦川把夏淩送到小區門口的時候,蔣亦川看著準備打開車門下車的夏淩,突然問道:「夏淩。」

夏淩的手就放在車把手上,聽到蔣亦川在喊她,便嗯了一聲。

夏淩回頭,車裏的光線昏暗,但蔣亦川的眸子卻格外清亮。

蔣亦川看著夏淩:「你有男朋友了嗎?」

「……」

夏淩回到了家裏,脫了外衣,她整個人都撲倒在了沙發上。

耳邊響起蔣亦川剛才的那句話。

夏淩微微蹙眉。

他那句話是什麽意思?

……

夏淩第一次記住蔣亦川這個名字,是在上高中的第一天,蔣亦川作為新生代表上臺講話。

以年級第二的成績入學的夏淩站在人群之中,仰著頭看向主席臺,只覺得那個穿著藍白校服的大男孩有些礙眼——誰讓他搶走了她的第一名。

進入班級的第一天,蔣亦川站起來做自我介紹的時候,班上的歡呼深響徹屋頂。

畢竟在那個時候,大家對學霸的認知,都是帶著瓶底厚的眼鏡,走路低著頭其貌不揚的樣子。

蔣亦川這麽一個外表閃著光的學霸突然出現,大家自然是歡呼不已的。

夏淩安安靜靜坐在位置上,拿著圓珠筆在本子上寫高中第一周的學習計劃,周圍的歡呼深聲打斷了她的思緒,她擡頭看向位於自己左前方位置的蔣亦川。

少年長身玉立,耀眼得讓人挪不開眼。

老師是按照排名叫同學起來做自我介紹的,第二個便是夏淩。

夏淩把手裏的筆放下,站起來做了一個簡短的自我介紹,還沒等同學們反應,老師便格外有興致地說道:「夏淩同學是我們班的第二名,跟蔣亦川同學只差了三分……」

夏淩輕輕扯了扯嘴角。

這個老師,還真的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長大之後的夏淩練就了一副不爭不搶的好脾氣,但那個時候正處於青春期的夏淩,嘗慣了第一名的甜頭,換了新環境,突然從第一名的寶座上摔下來了,她就很不爽。

特別是贏了她的那個人,真的耀眼到閃閃發光。

所以那個時候,夏淩就特別不待見蔣亦川。

班級籃球賽的時候,全班的女生都在為他們吶喊,夏淩就坐在前排的位置上,背影挺直,雙手揣在兜裏,耳朵裏帶著耳機在聽單詞。

當真是做到了人在鬧市心在外,一心只管背單詞。

夏淩不想參與這場兩個班級之間的吶喊博弈,但她被安排坐在前排,總是會跟球場上的人有接觸。

有好幾次球場上的球就彈到夏淩的面前來。

反復幾次之後,夏淩就有些無奈了,還有一次那個球直接砸到了她的膝蓋上,這大熱的天,場上在火拼,場下在吶喊,把現場的氛圍炒得火爆,夏淩的脾氣也跟著火爆起來了。

所以當有球再一次滾到夏淩的腳邊的時候,夏淩低著頭,微微蹙著眉,沒好氣地用腳把球踢了回去。

夏淩把球踢回去之後才擡頭,卻措不及防撞上蔣亦川的眸子。

蔣亦川追著球過來,正準備彎腰撿球,球卻被夏淩一腳踢開了——這場面,多少有些尷尬。

再加上夏淩現在坐著,雙手插兜帶著耳機,表情不悅的樣子,像極了欺淩弱小的學校大姐頭。

夏淩很尷尬,夏淩想找個地縫鉆進去。

下半場比賽,夏淩都有些心不在焉。

她有點慌,她剛才不是故意的,但是她要怎麽跟蔣亦川解釋呢?

夏淩突然陷入了深深的自責中。

往後的日子裏,夏淩都不太敢和將蔣亦川對視,因為她心虛。

但她越躲,她跟蔣亦川單獨相處的機會就越多,比如,某一天放學之後,她們就被化學老師叫去辦公室,幫要去接孩子的化學老師改高三的卷子。

夏淩得知這個消息,想法只有一個,那就是——讓我去死吧,就現在!

3

當夏淩扭扭捏捏來到辦公室的時候,蔣亦川已經在改卷子了。

夏淩掃了蔣亦川一眼,很快就移開視線,特別心虛地找了一個離蔣亦川最遠的位置坐下,然後開始低頭改自己的卷子。

他們才高一,要改的是高三的卷子,所以化學老師給了他們兩份答案來對照,所以也就避免了不必要的接觸。

這讓夏淩的心裏有了一些安慰。

夏淩戴上耳機,一邊聽歌一邊改卷子,所以就沒有註意到周圍的情況。

蔣亦川比夏淩來得早一些,改累了就站起來拿杯子接水,飲水機正好在夏淩身後,蔣亦川接了水之後回到夏淩身邊,看夏淩改得認真,忍不住多看了幾眼。

夏淩束著高馬尾,露出小巧的耳朵,陽光撒下來,她的碎發看起來毛茸茸的。

蔣亦川掃了一眼,不知道是出於什麽心理,沒有敢多看。

蔣亦川的視線落到試卷上,只是掃了幾眼,蔣亦川就覺得不對勁了。

夏淩手裏拿的參考卷子,有一道題跟他手裏的不太一樣。

蔣亦川的眉頭蹙起,出聲提醒:「這道題的答案好像不對。」

但是夏淩戴著耳機,並沒有聽到蔣亦川的話,自顧自改著卷子,甚至還輕輕哼著歌詞。

蔣亦川看了夏淩一眼,然後彎腰,一只手撐在桌子上,另外一只手取下了夏淩的耳機。

蔣亦川的手指碰到了夏淩的耳朵,夏淩被嚇到,但是還沒來得及反應,蔣亦川的聲音就在耳邊響起:「這道題的答案好像不對。」

蔣亦川剛才叫了夏淩好幾聲夏淩都沒有聽到,所以這一次就湊得近了一些。

溫熱的氣息噴灑在夏淩的耳朵上。

夏淩嚇得一個激靈,猛地站了起來,椅子腿擦在地上,發出刺耳的聲音。

夏淩一個轉身,直接退到一邊,她一直手捂著自己的耳朵,一邊漲紅了臉看著蔣亦川。

蔣亦川沒料到夏淩會有這麽大的一個反應,他自己也楞住了。

辦公室的老師已經走光了,兩個人面面相覷,場面一時之間有些尷尬。

最後還是蔣亦川先開口的:「對,對不起。」

夏淩撇撇嘴,也覺得自己的反應有些過激了。

她低下頭,表情有些難堪。

蔣亦川連忙轉移話題,道:「我那張卷子的答案和你這裏的不太一樣,所以我就想看看到底哪裏才是對的。」

聽到蔣亦川這麽一說,再聯想剛才的情況,夏淩就明白了是什麽回事。

啊,她剛才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自戀地以為蔣亦川揮對她做什麽。

夏淩放松了一些,蔣亦川就把自己的卷子拿過來,兩個人核對了一下答案。

那是最後一道選擇題,蔣亦川手裏那份卷子的答案是選B,夏淩這裏的答案卻是選C,因為是選擇題,他們也就沒註意看是不是正確答案。

於是乎,剩下的時間裏,兩個人都在琢磨那道題。

就算他們是年紀第一第二,解高三的選擇壓軸題,還是比較難的,所以就花了一些時間,得出答案是選C。

答案是解決了,但是也浪費了不少時間,等他們改完試卷的時候,已經很晚了。

兩個人推著自行車來到學校門口,白天熱鬧的校門口已經空無一人了,店鋪也關了。

蔣亦川看了夏淩一眼,道:「我送你回家吧,女孩子一個人也不安全……」

蔣亦川說這句話,完全是很正常不過的事情。

但也許是夏淩該死的攀比心上來了,當下就揚起下巴,頗為驕傲道:「安全,可安全了,你是不知道,我上初中的時候,校門口那群混混都要叫我大姐!」

夏淩的表情過於驕傲,蔣亦川沒忍住,差點笑了出來。

夏淩一甩馬尾,對蔣亦川道:「你回家註意一點,那些小混混可最喜歡欺負你這種學霸。」

夏淩說著就騎車往家的方向走,蔣亦川站在原地,看著夏淩的身影一點點走遠,扯了扯嘴角,便騎著車跟了上去。

蔣亦川一直不遠不近地跟在夏淩身後,在過一個拐彎的時候,夏淩就看見了蔣亦川,有些不悅地蹙起眉頭。

蔣亦川註意到了夏淩的小表情,便按了按自行車上的鈴鐺,道:「順路,順路。」

4

夏淩說的初中混混叫她大姐,這句話不假。

因為那群混混的頭,是她堂弟。

這個堂弟也就小她幾個月,從小就不學無術,夏淩上了高中,他就上了職校,才十六歲的年紀,長得人高馬大的,天天混跡在網吧遊戲廳。

雖然說他是老師和家長眼裏的硬茬,但因為從小跟她一起長大,所以就特別聽她的話。

也不知道是不是夏淩一語成讖,那一天放學,夏淩在學校做完衛生才回家,走到學校旁邊的一條小巷子的時候,就看到蔣亦川被一群小混混給圍著。

夏淩掃了一眼,原本不想多管閑事的,但是人群之中的一個,就是她那個不成器的堂弟。

夏淩手裏還拿著冰棍呢,腳步一頓。

偏偏她那個堂弟還伸手搭上蔣亦川的肩膀,嬉皮笑臉朝蔣亦川伸手,感覺像是在跟蔣亦川要錢。

蔣亦川臉上沒什麽表情,在夏淩眼裏,就是被欺壓之後不敢反抗的證據啊!

別人欺負蔣亦川還好,夏淩本身也不是什麽多管閑事的主,她也怕那些社會上的混混報復她,可這回偏偏這個混混是她的堂弟!

子不教父之過!

夏淩覺得自己有必要替自己叔叔教訓一下這個不孝子!

夏淩拿著冰棍就走進了那條巷子。

堂弟專心「勒索」蔣亦川,壓根就沒看到夏淩來了,但他身邊有人認識夏淩,一看見夏淩,嚇得一個哆嗦,顫顫巍巍喊了一聲。

「夏淩姐姐。」

夏淩嗯了一聲,一只手拿著冰棍,另外一只手叉著腰,喊道:「夏天成!你幹什麽呢!」

夏天成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夏淩這個堂姐,所以在聽到夏淩的聲音的時候,整個人就一哆嗦。

夏天成今天逃課,本來就心虛,一擡頭看到夏淩臉都變了。

夏天成:「你,你嚇我一跳!」

蔣亦川也沒料到夏淩會出現,擡頭看了夏淩一眼。

夏淩接收到了蔣亦川的眼神信號,只當是他在向她求救。

夏淩也回了蔣亦川一個眼神——你放心,姐罩你!

夏淩哼了一聲,走到他們面前,夏天成比她高了一個頭,夏淩還得仰頭看他,但是氣勢絲毫不弱。

夏淩伸手就去拍夏天成的腦袋,道:「行啊你,說了要上學,這會又跑出來了。」

夏淩教訓起夏天成來,像個小大人,夏天成也真的慫,半點不敢反抗,只敢躲。

就在這個過程之中,夏淩手裏的鹽水冰棍就掉了,夏淩也沒在意,反正都吃了一半了。

夏淩不光把夏天成給教訓了,還順帶教育了一些其他人,最後一腳踹上夏天成的屁股,讓他滾蛋。

看著夏天成一夥人跑了之後,夏淩才轉頭看向蔣亦川,問道:「你沒事吧?」

蔣亦川看起來像是被嚇到了,楞了半晌才點點頭:「我沒事。」

夏淩上下打量了他一眼,確定他真的沒事之後才道:「那就行,以後不要往這種人少的地方走,我上次都說了,小混混就喜歡欺負你這種學霸……」

夏淩絮絮叨叨講了好一會,但是發現蔣亦川沒當回事,眼裏似乎還喊著笑意。

夏淩沒忍住,又用了剛才對夏天成的方式,上頭就拍了一下蔣亦川的腦袋,有些恨鐵不成鋼道:「還笑,你聽明白沒有!」

蔣亦川這才收斂笑意,認真地點點頭。

看沒事了,夏淩就想走,但是剛一轉身,就被蔣亦川給拉住了胳膊。

夏淩有些納悶,轉頭,就看到蔣亦川指了指地上已經融化了一大半的冰棍:「救命之恩,我請你吃個冰棍?」

5

夏淩跟蔣亦川的接觸不多。

相比於蔣亦川,夏淩更像是那種安分守己的好學生,在班上的朋友也是成績很不錯的,平時課間活動就是聚在一起討論卷子。

蔣亦川不一樣,蔣亦川人氣極高,長得也高,在整個年紀都能一呼百應的。

課間休息的時候,總會到走廊透風,一大群男生站在走廊談笑,搞得跟青樓花魁招攬生意一樣。

等上課鈴響了,他們才會進教室。

蔣亦川在路過夏淩桌子旁邊的時候,把夏淩桌子上的草稿本給撞掉了。

夏淩轉頭看了一眼,沒忍住嘟囔了一句:「大屁股。」

夏淩很小聲地說,但沒想到蔣亦川還是聽到了。

蔣亦川轉身幫夏淩撿起草稿本,把本子放回桌子上的時候,還故意彎腰回復了一句。

「大屁股能生兒子。」

夏淩:「……」

不要臉!

蔣亦川跟夏淩的成績其實一直都是勢均力敵的,蔣亦川在理科方面突出,夏淩的文科成績又是讓人心生畏懼的。

畢竟,作為一個語文作文能拿滿分的人,夏淩的實力不容小覷。

那一次的成績下來了,夏淩的作文拿了滿分,還被滿分作文集給收錄了,拿了一筆稿費。

蔣亦川看了看自己的作文成績,沒忍住,跑去問夏淩:「你這作文怎麽寫的,能拿滿分?」

夏淩擡眸掃了蔣亦川一眼,道:「用手寫的。」

蔣亦川:「……」

這句話的侮辱性還真的是強,敢情他的作文就是拿腳寫的唄。

不過夏淩的文科成績比較好,可沒有分文理的時候,蔣亦川的成績一直壓夏淩一頭。

夏淩那個憋屈啊,就等著分班,因為夏淩算過了,單單算文科的話,她的成績比蔣亦川高蠻多的。

高二的時候,夏淩就一直想著分班的事情,那天課間的時候,就忍不住跟旁邊的同學打聽:「哎,我們是什麽時候分班啊?」

同學道:「還得一個多月吧,你怎麽這麽急呀?」

夏淩握緊小拳頭,道:「因為我想翻身做主人!」

夏淩剛說完這句話,蔣亦川就走過來了,他似乎聽到了她們的談話,走過來便很自然地問了一句:「你選文還是選理?」

夏淩剛才那句話所指的就是蔣亦川,這會被突然問話,楞了楞沒回答上來。

旁邊的同學就幫著回答道:「夏淩肯定是選文科呀,她文科成績這麽好。」

蔣亦川看著夏淩,她沒否認,就猜到了她的答案。

蔣亦川哦了一聲,頓了頓,又看向夏淩:「其實理科也挺好玩的,你可以試試選理科。」

夏淩聽到蔣亦川這句話,當下就不幹了。

他又不是不知道她的理科成績,這會勸她選理科,這不是要她的命嗎?

夏淩哼了一聲,道:「才不要,我就要選文科。」

夏淩盼啊盼,終於把分班的日子給盼來了。

夏淩想都沒想,直接在分班表上填上文科兩個字。

把分班表交上去的時候,蔣亦川就站在她旁邊,掃了一眼,問道:「真的選文科了?」

夏淩嗯了一聲:「是啊,以後就可以逃離理科這個魔鬼,在文科的海洋裏自由翺翔了。」

蔣亦川似乎想說些什麽,但最終還是閉嘴了。

他們所在的班級被劃分成了文科重點班,選了理科的人要被分到別的班去,選了文科的人就繼續留在班上,所以很多同學,都還在班裏。

分班之後的生活的確如夏淩所想,她的人生順了很多。

分班之後第一次全校考試,夏淩拿了文科年紀第一,甩了第二名七十多分。

而蔣亦川,則繼續繼承他的理科年紀第一。

理科的分數一般都要比文科低一些,夏淩看著自己的文科分數比蔣亦川高了一些,別提多開心了。

終於啊,終於贏了蔣亦川一把。

雖然說贏了蔣亦川,但分班之後,夏淩總覺得有些不太對勁。

就是覺得少了蔣亦川這麽一個人,上課的時候老師也不會點他的名字了,下課之後被老師叫去改卷子的人也改成了她和別人。

夏淩覺得不太對勁。

這是為什麽呢?

她上課的時候走神想到這個問題,沈思許久想不明白,最後數學老師在黑板上寫了一道題,問誰會解。

夏淩掃了一眼,她會做,但是她一點站起來回答問題的欲望都沒有。

頓時,夏淩就明白了,她是少了一個競爭對手,所以就覺得心裏不舒服了。

對的,一定是這樣的。

她對蔣亦川,除了競爭沒有別的感情。

分班之後蔣亦川偶爾會回到這個班上找同學,但是每一次都只會在走廊,或者教室的最後面。

夏淩悶頭看題,活動範圍跟他完全不一樣,所以就沒什麽接觸。

聖誕節的時候,大家都在準備禮物送給關系好的人,夏淩不太想趕潮流,在她看來,沈浸在節日的氛圍裏還會影響學習的心思。

再說了,聖誕節壓根就不是中國的節日。

但夏淩有一個十分熱心腸的媽媽,生怕自己女兒這種性格跟大家融不到一起,所以早早就給她準備好了聖誕節的賀卡還有平安夜要送的蘋果。

夏淩不太願意,但還是拿著那些東西去了學校。

她把東西分給了班上關系好一點的同學,發現還剩下兩個,就想著出去別的班給另外一個同學送去。

但是她剛走出教室,就遇到了蔣亦川。

蔣亦川看向夏淩手裏那兩個用粉色包裝紙包起來的蘋果,道:「送蘋果去?」

夏淩嗯了一聲。

蔣亦川就站在夏淩跟前,沒有要讓開的意思,兩個人就這樣僵持著。

夏淩也覺得不太對勁,就問道:「有事嗎?」

蔣亦川搖了搖頭,頓了頓,又道:「你這蘋果,看著挺好吃的。」

夏淩:「……」

好的,她明白了。

夏淩把其中一個蘋果遞給他,道:「我還剩下一個,你要嗎?」

蔣亦川看了一眼夏淩手裏的蘋果,眼底染上笑意:「這怎麽好意思呢,不過看在你這麽熱情的份上,我就勉為其難地收下吧。」

蔣亦川把夏淩手裏的蘋果拿過去,捧在手心裏看了看,然後道:「這是你包的?沒想到我們的夏學霸還有這個手藝。」

夏淩道:「是我媽包的。」

蔣亦川:「……」

夏淩想趁著課間去給朋友送蘋果,所以就沒有多逗留,所以夏淩也就不知道,等她走開之後,有另外一個女孩子走過來給蔣亦川送蘋果,蔣亦川立即收斂笑意。

「不好意思,我不太喜歡吃蘋果。」

……

夏淩送完了蘋果,覺得這個平安夜也就算是過去了,但是等她放學的時候,推著自行車來到校門口,就看到蔣亦川捧著一大籃蘋果在校門口等她,周圍人來人往,大家都朝他看去。

看到夏淩走過來,他便捧著那一大籃包裝好的蘋果走到夏淩面前。

「給你的。」

夏淩看著那一大筐蘋果,都懵了。

但是蔣亦川卻不管夏淩的反應,自顧自把那一大筐蘋果塞到夏淩懷裏,如果夏淩沒有看錯,她還能看到他表情裏所帶的驕傲感。

晚上的時候夏淩把那一大筐蘋果帶回家,夏淩的媽媽開心得不得了,覺得自己的女兒在學校裏人緣好,幾個蘋果換回來這麽一大筐,還懊惱自己沒多準備一些。

夏淩本來想解釋,但欲言又止,覺得老媽還是不要知道真相的好。

6

雖然說,高中的時候接觸也不少。

夏淩也的的確確對蔣亦川比較在意,可是他們的關系,應該還不到那一步,所以現在夏淩就有些想不明白。

高中畢業之後就再也沒有見到的人,再次見到突然問她有沒有男朋友。

這件事,怎麽想怎麽奇怪。

第二天夏淩上班的時候,就一直在想這個事情,班群裏的人還在討論昨天晚上聚會的事情,夏淩去得晚走得早,所以就沒有什麽話題。

後來班長就把一個人拉進了群裏,給大家介紹說這是蔣亦川。

夏淩掃了一眼,不由得就點進了蔣亦川的朋友圈,三天可見,什麽都沒有,就連背景都是一片黑。

夏淩的心更亂了,她給閨蜜發了消息,說了昨天晚上的事情,最後問道:「你說,他是什麽意思?」

閨蜜昨天晚上回來得比較晚,這會剛睡醒,一邊打哈欠一邊道:「還能是什麽意思,對你有意思想泡你唄。」

夏淩:「這不應該吧……」

閨蜜又道:「怎麽不應該,高中的時候,我們就覺得你倆有一腿,上課的時候就眉來眼去的……」

夏淩:「什麽眉來眼去的?那是對手之間的眼神對撞!」

但不管她怎麽說,閨蜜都一口咬定蔣亦川對她有意思,這次就是想問問她有沒有男朋友,如果沒有,蔣亦川就開始追她了。

夏淩跟閨蜜說,是想讓閨蜜替自己排憂解難,但閨蜜說完之後,夏淩覺得自己更憂愁了。

晚上回到家的時候,堂弟夏天成來給她媽媽送東西,正四仰八叉躺在沙發上看電視劇,夏淩進去很嫌棄地掃了一眼,本來想直接回房間,但是突然想到高中的時候,夏天成似乎跟蔣亦川也有過幾次交集。

夏淩心裏的憂愁真的是無從發泄了,便坐過去,拍了拍夏天成,問道:「弟弟,姐姐問你一件事。」

夏淩對夏天成的血脈壓製從小到大都存在,他看到夏淩這個樣子,便雙手環胸做警惕狀:「你想做什麽,要殺要剮給個痛快的。」

夏淩掐了他一把,然後道:「我不知道你記不記得,高中的時候有一個人,叫蔣亦川……」

夏淩本來是試探性問夏天成記不記得,要是不記得的話就算了。

誰知道她剛說完這句話,夏天成就道:「怎麽,你們在一起了?」

夏淩:「……」

夏淩楞了半晌,才反應過來:「你,你這話是什麽意思?」

夏天成卻很自然地回復:「就,你倆不是從高中的是很久不清不楚嗎,你這個時候提起他,還能是什麽意思?」

夏淩越聽月覺得不對勁:「我跟他怎麽就不清不楚了?」

夏天成坐直身子,道:「高中那個時候的平安夜,他大晚上翻墻出來,讓我們去買蘋果和包裝紙,然後我們一群男孩子就坐在路邊包了幾十個蘋果,我們開玩笑說是不是拿去表白的,他沒否認,後來我就在你家裏發現了那些蘋果……」

這些,夏淩還真的不知道。

但根據閨蜜和夏天成這麽說,她突然想起一件事。

高三的時候,年級裏就有人在傳,蔣亦川談戀愛了,對方是會跳芭蕾舞的校花。

夏淩聽到的時候,心裏有些許異樣的情愫,但是她並沒有讓這件事影響自己太久。

但好巧不巧,那一天她被老師叫去辦公室拿卷子,進去的時候,蔣亦川正在被自己的班主任訓斥。

夏淩走了進去,蔣亦川轉頭看了她一眼,夏淩並沒有多做停留,拿了卷子就想離開這個是非之地,可剛轉身,就聽到蔣亦川中氣十足的聲音:「老師,我沒有早戀,我只有一顆熱愛學習的心,而且,她真的不是我喜歡的類型!」

蔣亦川這一聲實在過於突然,把大家都嚇了一跳。

班主任楞了一下之後就道:「突然這麽大聲是想做什麽,剛才問你話你又不說!」

……

當時夏淩冰沒有瞧出端倪,但是現在再回想一下,蔣亦川當時的行為,似乎是在跟她解釋。

7

蔣亦川自從那天晚上送她回家之後,就沒有再做任何表示。

雖然因為他那些話,夏淩想起了很多高中時候的細節,但那畢竟是高中時期,距離現在都快十年了。

就算蔣亦川高中的時候真的喜歡過她,但都過去這麽多年了,按照蔣亦川那個長相,要是他願意,女朋友可以換到三位數了。

這邊夏淩正在糾結,那邊的蔣亦川就主動加了她的微信。

夏淩正在家裏吃飯,看到微信頁面彈出來的蔣亦川的好友添加,筷子都差點拿不穩了。

夏淩原本想直接點同意,但是想了想,覺得自己這樣是不是過於著急了,會讓蔣亦川覺得她一直在等他的好友添加一樣。

所以,夏淩就深呼吸一口氣,把手機反扣在桌子上,默默吃完了飯,才拿著手機回房間。

夏淩同意了好友添加之後,就看著對話框發呆了。

是她主動打招呼呢,還是等蔣亦川主動呢?

夏淩想了想,覺得這個時候應該找閨蜜這個軍師,把蔣亦川的聊天頁面截圖下來,發給了閨蜜。

但閨蜜不知道在做什麽,許久不回復,夏淩還沒等到閨蜜的回復,蔣亦川的消息就發過來了。

他沒發文字,直接發來了一句語音。

他說:「吃晚飯了嗎?」

夏淩看著手機,用紙巾擦掉嘴角的油漬,臉不紅心不跳地回復:「沒吃。」

於是,半小時之後,蔣亦川開車來到了夏淩的小區門口,夏淩拎著包急匆匆出門,正在客廳的爸媽看到夏淩出去,對視了一眼。

夏媽媽:「她穿得花枝招展的是要幹嘛去?」

夏爸爸:「可能,咱來年能抱孫子了……」

夏淩一路小跑來到小區門口,大老遠就看到路邊停了一輛黑色的車子,夏淩放慢腳步,慢慢走了過去。

看到夏淩走過來,蔣亦川從車上下來,秋末昏黃溫暖的路燈下,他站在車邊對著她笑。

夏淩突然想起高中平安夜的那天晚上,蔣亦川抱著一大筐蘋果站在學校門口等她的樣子。

夏淩的眼裏染上笑意,抿了抿嘴角,有些羞赧。

蔣亦川看夏淩來到自己面前,便開口道:「我以為你在公司,沒想到你都回家了。」

夏淩以為他是在暗示,她在家裏難道沒吃晚飯嗎這一點,有些心虛地解釋:「剛下班回來,父母不在家,就打算忙完工作再吃東西。」

蔣亦川哦了一聲,道:「怪不得我去你公司等你沒等到,原來是把工作帶回家來做了。」

夏淩:「……?!」

這是什麽劇情走向?!

蔣亦川看出了夏淩詫異的眼神,便有些不好意思地撓撓頭,道:「我問高中同學要了你公司的地址。」

夏淩所在的文化傳媒公司,是她高中的時候就很喜歡看的雜誌工作室,如今已經是國內首屈一指的圖書傳媒公司了。

而且夏淩平時幫手下的作者宣傳的時候,發朋友圈也沒有避諱同學,所以同學知道她的地址也不奇怪。

但是奇怪的是,蔣亦川為什麽會去她公司找她?

這個疑問,直到夏淩被蔣亦川帶到了吃飯的地方,夏淩才問出口。

「你去我公司找我,是有什麽事嗎?」

正在看菜單的蔣亦川擡頭看了夏淩一眼,似乎是在觀察夏淩的表情,但是他很快又移開視線:「沒什麽事,就是去找你。」

夏淩楞了半秒,反應過來之後耳根子就有些紅了。

這種話,不就是拐著彎在說:我就是喜歡你才去找你的,不然你以為我閑得慌嗎?

畢竟都是成年人,大家要委婉一些。

夏淩已經吃過晚飯了,所以這會在餐廳,她已經吃不下太多,一頓飯下來,她的心思全都在蔣亦川身上。

等吃完之後,兩個人去遛彎,兩個人並肩走著,夏淩偷看了蔣亦川幾眼,她沒忍住,便問道:「為什麽你畢業之後,就沒了消息呀?班裏八卦一些的人都說你死在外頭了。」

蔣亦川是知道有的人很八卦,但他也沒想到會傳得這麽離譜。

蔣亦川止住了腳步,然後道:「一開始是因為做了一件在那個時候很丟人的事情,大三之後,是開始進入實驗室工作,我大學學的是物理,畢業之後就開始給國家工作了,需要保密,所以就不方便公開。」

夏淩一聽,終於想通了。

畢竟像蔣亦川這麽優秀的人,會做國家科研類的工作,也是十分正常不過的事情,畢竟優秀的,都會上交給國家。

但不過,一開始做了丟人的事情?

什麽事情?

夏淩沒想通,便問道:「你做了什麽丟人的事情?高中畢業之後給班主任寫了情書然後被拒絕了?」

夏淩就是隨口開了個玩笑,但是沒想到她剛說完,蔣亦川的臉就開始紅了,表情也有些不自然。

夏淩一看,整個人都詫異了,她捂住自己的嘴巴,又是詫異又流露出八卦的神情來。

「我的天,你該不會真的是……」

夏淩回想了一下蔣亦川高中時期的那個班主任,是一個胖胖的中年男老師,還有些地中海,看著是和藹可親,但要是往那方面想,畫風就有些奇怪了。

蔣亦川停住腳步,夏淩還得寸進尺,湊到他面前道:「沒想到啊蔣學霸,原來你好這口……」

蔣亦川本來就有些難為情,這會看到夏淩在亂想,就伸手點了一下她的額頭,然後道:「你亂想什麽呢!」

夏淩站直身子,表情還是有些繃不住:「那到底是什麽,你又不說,我當然會亂想了。」

蔣亦川看著夏淩,道:「你真的不知道?」

夏淩蹙眉:「我該知道嗎?」

蔣亦川看夏淩是真的不知道的樣子,便坦白道:「我畢業那一天,給了你一本物理書,書裏夾著我給你寫的情書……」

夏淩:「……」

夏淩楞了許久,她仔細回想了一下,的確是有過這麽一件事,畢業那一天,她剛從考場出來,蔣亦川就跑出來,紅著臉,有些別扭地給了她一本高三的物理書,還格外不好意思地對她說:「你回到家再看。」

夏淩那會就很疑惑,這都畢業了,他給她一本物理書是什麽意思?

夏淩沒想明白,就被同學給拉住了,她的心思就被分走了。

等她回到家的時候,就看到夏天成正在把他的課本打包去賣,夏天成看到夏淩懷裏還有一本物理書,就直接搶了過去:「你一個文科生,拿什麽物理書,給我湊個數,賣了錢請你吃冰激淩。」

書被夏天成拿走,夏淩就沒看到夾在裏面的信封,所以就不知道那一天,蔣亦川在學校的外面的公交車站等她等到了半夜。

那是蔣亦川第一次表白,還被這樣無情地拒絕了,他那個暑假都有些悶悶不樂,後面成績出來了,他報考了別的學校,跟夏淩就這樣分道揚鑣了。

……

夏淩嘴角一抽,她好想回去揍夏天成。

蔣亦川道:「我那個時候,鼓起勇氣給你寫了情書,結果一點回復都沒有,那可能是我十八年以來受到的最大的挫折了……」

夏淩無奈扶額:「不是我不回復,而是我壓根就沒看到那封信。」

夏淩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說了一遍,最後無奈嘆氣:「我也是想不明白,為什麽你送情書還要塞到物理書裏。」

蔣亦川看著夏淩,十分誠實道:「我不好意思。」

夏淩:「……」

蔣亦川清咳了一聲,便道:「雖然已經過去很多年了,但是我想問一句,我能把夏天成約出來打一架泄恨嗎?」

雖然說是他自己腦子有坑把情書放在書裏,但要不是夏天成這個缺心眼的,他也不至於跟夏淩錯過這麽多年。

夏淩想了想,道:「還是算了吧,畢竟咱倆要是在一起了,他也算是你的小舅子。」

蔣亦川一聽,這才作罷。

夏淩站在蔣亦川跟前,比蔣亦川矮了半個頭,夏淩微微仰起頭,鼓起勇氣道:「十八歲的時候你給我送了情書,前幾天同學聚會剛來沒多久就送我回家,還問我有沒有對象,蔣亦川,你如實回答,你是不是喜歡我?」

蔣亦川點了點頭,道:「我做的應該還挺明顯的了,我呢已經做好準備,要追你你……」

蔣亦川還沒說完,就被夏淩打斷。

夏淩道:「追什麽追,你直接問我喜不喜歡你,我回答喜歡,我們就在一起就好了,還追什麽追,我很好得到的,你一得就能得到。」

蔣亦川有些發楞,沒想到自己還在糾結怎麽讓夏淩答應的時候,夏淩已經把一切都安排得妥妥當當的了。

都說男追女隔座山,但要是女孩子對男孩子也有所企圖,那就另當別論了。

當年的時候,蔣亦川一直覺得班級裏那個語文成績很好,性格很安靜的那個女孩子對自己有敵意,甚至還覺得那個女孩子討厭他。

所以蔣亦川對那個女孩子的關註就會多一點。

但是越關註,蔣亦川對那個女孩子越好奇。

她並不像表面上看到的那樣安靜高冷,她的文字生動有靈氣,上課的時候偶爾跟文綜老師一逗一捧,一些難懂的知識點在他們有趣的對話間就能讓人明白了。

班裏有的同學還說,夏淩看著文文靜靜,但實際上有一個說相聲的靈魂。

少年暗戀情愫如同野草一般萌芽生長,最後欲望成型,使得他多年未忘那個青春裏笑得明媚的女孩子。

當初鼓起勇氣寫的告白信丟失,他們之間的十年也像是被時光偷走了一般。

但好在,重新相遇,一切都還是最初的樣子。

對的人,兜兜轉轉還是會回到原地。

(完)

相关推荐: 我有老公的钱,老公有小三的爱,我们,很幸福

结婚前,韩尧的前女友找过来大闹过一阵子。   此时,距离他们分手还不到三个月,她当然有理由怀疑前男友的无缝接轨是蓄谋已久,然而,我真的不是第三者。   我和韩尧是校友,都毕业于国内某知名985院校,他是大我一届的学长,我俩几乎先后承包了那两届所有的荣光,我们也…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