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故事 真實 再婚老公養子是私生子?兩次鑒定後,我懵了……

再婚老公養子是私生子?兩次鑒定後,我懵了……

1

2020年10月的一天,5歲的兒子俊俊跑到廚房玩水,把全身都弄濕了。丈夫程偉卻在沙發上玩手機,對此置若罔聞。

我買菜回來,看到眼前這副情景,大為窩火,搶過手機,朝他嚷起來:「就知道看手機,也不知道管管你兒子。你自己看看,你兒子在幹嘛!」

我雖然一口一個「你兒子」,但我們這邊很多人在孩子表現不好時,才會跟另一半說「你兒子」「你女兒」。相反,孩子表現好了,就會說「我兒子」之類。

這本是很稀松平常的事,但程偉像被點著的炮仗似的,瞬間就炸了。

「什麽你兒子你兒子,你就是嫌兒子礙眼,你眼裏就只有你女兒。」程偉說著,就把手機遞到我跟前,兒子幼兒園的班主任發來微信,說我又忘記給兒子交學費了。

「你女兒的事就從未忘記過,對兒子就這麽不上心。」程偉罵罵咧咧。他這樣護著兒子,已經不是一兩次了。

我一邊生氣地幫兒子換衣服,一邊瞪著程偉,全身的血往腦門上湧。
「我晚幾天交學費就是不關心兒子,你任由他玩水就是關心他,對,你最關心他,我看——他就是你的親兒子吧!」我朝他大吼,說出了早就想說的話。

程偉臉色大變,眼珠子動來動去,看樣子很慌亂。

這越發讓我覺得自己的猜測沒錯,程偉紅著眼,說我不可理喻,我卻挑釁地看著他,逼他帶兒子去做親子鑒定……

我叫陳靜琴,出生於1975年,廣東陽江人。

20歲時,我到茂名工作,認識了一個跟我同歲的男人,叫梁智。當時,我被愛情沖昏了頭,早早和梁智發生了關系。

結果懷孕6個月的時候,梁智悄無聲息地消失了。那時,我死的心都有了。想打胎已經不可能,每次胎動,都像在提醒我,必須活著,為了孩子。

1996年8月,我生下女兒小晴。小晴3歲後,我把她放在老家,獨自到佛山打工。

期間,我認識不少對我有好感的男士,但他們一聽到我有個女兒,都有意遠離我。

直到29歲,我經朋友介紹認識了32歲的程偉。

程偉跟我一樣,也是陽江人,長相普通,個子不高,家庭條件也一般。但他對我很好,最重要的是,不在意我有個8歲的女兒。

他記得我愛吃鹵蛋和糖炒栗子,經常給我買。就是這些小細節,讓我決心嫁給他。

婚後不久,我就懷孕了。我們商量著等我肚子大了,就辭職回家。

誰知,到醫院檢查後,醫生說是宮外孕,必須做手術。

我身體不是很好,那次宮外孕手術後,就出現了排卵功能障礙,導致一直無法懷孕。好在,程偉並不介意,說我們還年輕,先慢慢調理身體。

實在沒有孩子,也是沒緣分,不強求。

我大為感動,覺得程偉是世界上最好的男人。

2

因程偉的體諒,我對他不只有愛情,更有感激之情。

於是,我對程偉格外好,主動承包了所有家務。程偉愛吃的菜,我很少伸筷子。程偉的父親長期生病,我便經常回陽江給他買保健品,休息日帶他去看病。

2010年,婆婆癱瘓在床,無法照顧公公的起居飲食。而公公反過來要照顧婆婆,也很吃力。

程偉很焦慮,急得滿嘴冒泡。

我主動請纓:「我辭職回去照顧他們吧!」程偉很感動,又心疼我:「你一個人會很辛苦吧?」

我笑著說:「怕啥?有事我隨時打電話給你。再說了,我還有小晴這個小幫手呢。」小晴已經12歲了,一直在陽江上學,是個懂事的姑娘。

程偉也沒有想到更好的法子,便同意了。同時,他還說,會讓朋友留意老家那邊有沒有地方招人。要是有合適的工作,便離開佛山,回老家工作。

就這樣,我從佛山回到陽江,照顧公公婆婆。

好在有女兒陪伴,並不孤單。程偉一到休息日也會回來。

有一說一,我也不是抱怨,照顧生病老人真的挺辛苦的,也很費錢。

公公腦血管粥化,每個月都要固定吃兩三百元的藥。另外,他身體不好,不能提重物。

他跟別的老人不同,習慣晚睡,往往要12點過後才睡。我必須等他睡著了,幫他蓋好被子,才能睡下。不然,他一著涼,就會咳個不停,又要帶他看病。

癱瘓在床的婆婆也要經常吃藥,還要偶爾請專人來給她按摩理療。後來,我跟著理療師偷學了幾手。為了省錢,就自己給婆婆按摩了。

婆婆跟公公的作息時間不同,她屬於早睡早起那種老人,早上5點多,一醒來就要上廁所,喝水,所以我必須比她起得更早。

小晴有時會跟我「輪班」。因為小晴睡得早,所以她說早起也沒關系。她的懂事,更讓我心疼。

我本以為一兩年後,程偉會回到老家這邊工作。但程偉卻因工作出色,升職當了車間副主管。

他說,家裏開銷大,他回老家工作掙不了那麽多錢,還是留在佛山比較妥當。

我知道茶米油鹽貴,也就沒說什麽了。

頭兩三年,程偉每次回來都給我帶禮物,或者帶我愛吃的零食回來。

他說,我照顧老人很辛苦,他記得我的好。但我最難受的是,眼看年紀越來越大了,始終沒能給程偉生下一兒半女。

也不知程偉是不是真的不在乎,他後來回家已經不會專門給我買東西了,連「辛苦」之類的話也不再說了。

每當我坐在床邊唉聲嘆氣時,他會摸著我的背安慰我:「嘆什麽氣呢!命裏無時莫強求!」

轉眼到了2015年,程偉已經42歲了,我也步入了不惑之年。都說四十不惑,我卻越發困惑。

就在這時,程偉的一個提議,打消了我的不安。

他說:「你看,我們年紀不輕了,估計真的生不出孩子來了。我們已經有了小晴,不如收養一個兒子吧。小晴終歸要嫁人的,咱收養個兒子,將來給咱養老。」

我哭了起來,有委屈,也有無奈。

我想,程偉能做出這樣的提議,就證明他已經徹底放棄要一個自己的親骨肉了。

但我又犯難了,我們上哪兒收養孩子呢?程偉說,他去打聽一下,總有法子。

據我所知,很多未婚媽媽生了孩子後,會把孩子送給別人養。程偉告訴我,他朋友有個親戚就生了個兒子,想送人養,他打算把孩子抱回來。

我同意了。

3

收養孩子的所有手續,都是程偉一手操辦的。

他把孩子抱回來那天,我盯著繈褓裏的粉白小臉,心裏柔軟的一塌糊塗。

雖然家裏多了一個需要被照顧的人,但我卻異常開心,感覺生活更有盼頭了。

而自從有了兒子後,程偉也很快辭了工,回到老家這邊找了一份車間主管的工作。盡管工資略有下降,但他很滿足。

程偉對我說:「在外頭飄了那麽久,現在家裏又添了一個成員,還在長期在家好。」

我是個容易滿足的女人,看著溫柔的丈夫,甜睡的兒子,還有技校畢業已經工作的女兒,真感覺自己的人生圓滿了。

隨著兒子俊俊慢慢長大,我卻感覺苗頭不對。俊俊跟程偉長得很像,都是單眼皮,圓臉型。

有一次,我帶俊俊到親戚家做客。有位表姨看到俊俊後,很自然地說了一句:「兒子長得像爸爸,一看就是程偉的孩子。」

我楞了楞,表姨立馬發覺自己失言了,打著哈哈就過去了。

我知道,大家雖然嘴上不說,但十裏八鄉之間哪有什麽秘密可言,大夥兒都知道兒子是我們抱養的。

我心裏有點不是滋味,回去就跟程偉提了一嘴。

程偉楞了楞,但很快就笑起來:「全國圓臉單眼皮的人多了去,這證明我跟兒子有緣!」

我當時也沒放心上。可隨著兒子一天天長大,周圍的人都在說兒子跟程偉長得像。連俊俊的幼兒園老師都說,「俊俊長得隨爸爸。」

漸漸地,周圍的婦人紛紛跟我調侃,沒準程偉在佛山工作那會兒,跟別的女人生了兒子,然後抱回來給我養,不然,兩個沒有血緣關系的人不會長得那麽像。

有個姐們還勸我,最好做個親子鑒定。

有句話不是說,謬論重復一千次也能變成真理嗎?我聽多了這種話,竟然也越看越覺得他們爺倆長得像了。

而且,我發覺,程偉真的很寵愛俊俊。按說,小晴和俊俊都不是他親生,理應一視同仁,但程偉對俊俊比當初對小晴可好太多了。

有時就算俊俊犯了錯,他也要偏袒。這不是寵愛,已經是溺愛了。

我希望俊俊能長成頂天立地的男子漢,對他比較嚴格。但我剛批評俊俊兩句,程偉就跟我唱反調,把俊俊護在身後。

一次,我專門等俊俊上學後,平心靜氣地跟程偉談論俊俊的教育問題。沒說幾句,程偉就大喊不公平,說我只對親生女兒好,對兒子不好。

因為管教俊俊的事,加上聽來了那麽多風言風語,我倆經常吵架。

所以,在2020年10月,我倆又一次大吵後,我忍不住逼程偉去做親子鑒定。

4

程偉不肯去,說我在胡鬧。

不知怎的,我突然就有了執念,就想看看是不是真如傳聞那樣,俊俊是程偉的私生子。我用目光逼著他:「你是不是怕了?是不是不敢去?」

「你發什麽瘋啊?我、我怕什麽啊?」程偉提高了音量,像是在跟我逞強。

但我卻發現他緊握著拳頭,右手的拇指還在微微發抖。

我的心,涼了半截。

跟程偉生活多年,我了解他的很多小習慣。他一緊張就會不由自主地握拳,右手的拇指還會顫抖。

我一把拉上一臉茫然的俊俊,往外走,對程偉撂下狠話:「沒做虧心事,你就跟我走,誰不去誰是孫子!」

我正在氣頭上,手裏沒個輕重,許是把俊俊弄疼了。他邊走邊回頭:「爸爸,你快來,我的手好痛。」

程偉臉綠了,嘴唇都白了,只好灰溜溜地跟著出來,還叫我放開兒子,他來牽。

就在我們打車去往親子鑒定中心的路上,我的手機突然響了,是個陌生號碼。我猶豫了一下,還是接了。

電話裏竟然傳來母親的聲音。

她告訴我,騎自行車時,被一輛摩托車撞了,弄傷了腳,好在摩托車司機沒有逃走,把她送到了鎮上的醫院。

可她出門時走得急,忘記帶手機。她用這位司機的手機給我打的電話,讓我過去幫忙處理一下賠償和住院檢查的事情。

我只能下車,轉車到鎮上的醫院。分別前,我告訴程偉,今天一定要做完親子鑒定。

一個星期後,我和程偉一塊去取報告,結果顯示:俊俊不是程偉的親生兒子!

白紙黑字,我心裏不由得生出幾分愧疚。程偉倒是臉色如常,只淡淡地說了一句:「這下,你該放心了吧!」

回到家裏,程偉又說:「我喜歡俊俊多過小晴,不是小晴不好,而是我認識小晴時,她已經完全懂事。俊俊不一樣,他是我們家的香火,我是看著他一點一點長大的……」

我信了他的話,也理解了他對後代的渴望。

生活又恢復了平靜。可是,後面的事,讓我始料未及。

5

2021年4月,俊俊參加幼兒園的體檢。

因為老師說,如果體檢出來有問題,會打電話提前通知,所以對於體檢報告,我一般不會太在意。

這次,從俊俊書包裏拿出報告後,我也是隨手放在桌面上。

第二天,送俊俊上學後,我吃早餐的時候,擡頭瞥見俊俊的體檢報告。以往我不怎麽仔細看,甚至連俊俊的血型都不太清楚。

可這一回,我就這麽擡眼一看,就看到其中一張單子上寫著「O」型血,頓時怔住了。

因為,我隱約記得那份親子鑒定表上,顯示俊俊是A型血。我忽然覺得身體發寒,全身都起了雞皮疙瘩。

我趕緊丟下手中的半個蒸包,跑到房間裏,在抽屜翻找那份親子鑒定。我心跳得特別快,好像要從喉嚨裏蹦出來一樣。

我想起當時做鑒定我不在場,程偉完全有機會做手腳。

找到那份親子鑒定,我仔細核對,上面赫然寫著俊俊是「A」型血。我頭皮陣陣發麻,幼兒園的體檢應該不會有錯,那只能是程偉在糊弄我了。

等程偉下班回來,我立馬將兩份報告扔在他臉上。

「這份親子鑒定,你是跟俊俊一塊做的嗎?」我大聲吼著,全身戰栗。

「我……我當然是跟俊俊做的……」程偉還有一個特點,撒謊的時候,聲音特別大。

「你別再騙人了,如果真是你跟俊俊做的,血型怎麽會不一樣?」

「這……我哪知道!」

我顧不了那麽多了,逼著他要再去做一次親子鑒定。程偉又想推脫,但他越是推脫,越是令人生疑。

終於,他跺了跺腳,鐵青著臉,答應跟我一塊領著俊俊去親子鑒定中心。

這次做完鑒定後,我沒有跟程偉主動說過一句話。倒是他,整天心事重重的樣子,還極力地討好我,不斷地跟我回憶戀愛時的情形。

終於到了取結果那天,我再次大吃一驚,俊俊確實是O型血,但也的確不是程偉的親生兒子!

我有些意外,程偉則臉色極其難看。

「怎麽會這樣?」我看著程偉,都不知怎麽做表情了。我本以為,結果出來,程偉要痛哭流涕跟我解釋,當初怎麽鬼迷心竅,偷偷出軌生下了私生子。

程偉一把奪走鑒定報告,朝我怒吼起來:「這下你滿意了吧?」說罷,他連兒子也不管了,徑直離去。

我有點懵,雖然兩次結果都顯示不是親子關系,但兩次的血型不同,顯然前一次他動了手腳。

既然他跟俊俊不是親生父子,為什麽前一次要做手腳呢?

我開始留起心眼。

當天晚上,程偉在床上烙餅,似乎有心事。我不動聲色地觀察著他的舉動。

第二天出門前,程偉告訴我,晚上要加班,不回來吃飯。

程偉自從回到老家這邊工作後,晚上確實經常加班,或者開會什麽的。但今天,我卻感覺不對勁。

等程偉一走,我便回到房間,發現那份親子鑒定報告不見了。很明顯,是程偉拿走了。我的心突突直跳。

到了中午,碰上小晴休假回家。我囑咐她幫忙接俊俊放學,我出去一下。

親子鑒定的事,我一直瞞著小晴。她上班也不輕松,我不想給她增添煩惱。

我像個跟蹤狂一樣,蹲守在程偉上班的工廠附近。

6

事實證明,程偉沒有加班,他準時出現在工廠門口,隨後騎著電動車往市區的方向駛去。

我沒有遲疑,騎上從鄰居家借來的摩托車,戴上頭盔,跟了上去。以防萬一,我還特意把頭發盤起來,穿了一身積壓在箱底的程偉沒見過的衣服。

程偉大概沒料到我會跟蹤,一路上都沒有回頭,沒有左顧右看。

左拐右拐,來到舊街一棵大樹下,程偉停了下來。那是個「T」字型路口,我在不遠處停下,正好有塊招牌,可以擋住我半個身子。

我定睛一瞧,那裏已經有一個穿著桃紅色外套的陌生女人在等他了,女人看起來有些不耐煩。

而背對著我的程偉更加不耐煩,只見他把那份親子鑒定報告直接甩在女人的臉上,聲音飄進我的耳朵。「你不是說俊俊是我的兒子嗎?」

這簡單的一句話,信息量可太大了!我立馬感覺後背冷颼颼的。

「怎麽?不是你的嗎?」女人看起來神情訝異。

「你自己看——」程偉氣憤地說,「你跟我在一起時,到底還跟誰勾搭來著?」

「我……你又不是天天跟我一起,你自己還有老婆呢,憑什麽規定我守身如玉?」

接下來,兩人相互埋怨、指責。我聽得倒吸一口涼風,手腳冰涼。也總算弄明白,這前前後後到底發生了什麽事。

原來,程偉獨自在佛山時,見我快四十了還不能生育,就找了小三。

他並沒有我想象中那麽偉大,他覺得我有親生女兒,自己沒有後代太虧了。

剛開始,他對小三也沒有很深的感情,想著走一步算一步。

不曾想,小三生下俊俊後,他動了心思,想要讓小三轉正。令程偉意想不到的是,小三聽說轉正後,不僅要照顧癱瘓在床的婆婆,還要照顧生病的公公,斷然拒絕了。

她連兒子都不要,跟程偉要了三萬塊錢就走了。

程偉直到這時,才將計就計,提出了領養俊俊的事。

第一次做親子鑒定時,他擔心暴露,確實做了手腳,趁我不在,打電話叫朋友帶他的小兒子來幫忙。

第二次,我逼著他做的時候,他本來已經做好了坦白的準備,想求我原諒。哪知,親子鑒定竟然讓他發現,兒子還真不是自己的。

小三在跟他交往的時候,還跟別的男人有一腿。就連小三自己,也是看到親子鑒定時,才知道兒子不是程偉的。

從頭到尾都是一個局,我傻乎乎地被人賣了,還替人數錢呢。

我望著眼前的狗男女,感覺五雷轟頂。想想自己這些年的付出,真是瞎了狗眼。

整整10年,我起早貪黑地照料公婆,5年多以來,一把屎一把尿地將俊俊拉扯大,我氣得肺都要炸了。

這一刻,我再也忍不住,也顧不得考慮面子的事情,像頭發瘋的野獸一樣,沖向程偉。

 

7

「靜琴,你……」程偉瞪得眼珠子都快掉下來了。

那個濃妝艷抹的女人大概看出我是誰了,趁我和程偉撕扯在一起時,溜之大吉。

這是我第一次跟程偉幹仗,也是我頭一回跟男人幹仗。程偉被我撕爛了衣服,打腫了臉。我則被他推倒在地,擦傷了手臂和腳踝。

要不是路人將我們分開,我估計還能一直打下去。

這一戰,我們兩敗俱傷;這一戰,也徹底打斷了我對他的所有情分。

回家後,我憤然提出離婚。女兒聽到我的訴苦後,完全支持我的決定。我不管程偉的苦苦哀求,帶著小晴離開了家。

我和小晴在她上班的地方,租了間兩室一廳的房子。我重新找了份工作,每天跟小晴一塊吃早餐,出門上班,晚上再一起回家吃飯。

我本以為,沒有男人的日子會過得很艱難。事實上,我輕松太多了。

小晴還帶我去染發,做美甲,說:「媽,你忙活了這麽多年,是時候該放松一下了。」

小晴還交了個家境不錯的男朋友,目前感情穩定,男友的父母也都很喜歡小晴。我徹底安心了。

後來,我聽說,程偉自己在家照顧父母,非常辛苦,天天都在咒他們早點死。

有一次,我吃完晚飯,正在和小晴看電視,接到了前公公打來的電話。

他大概不知道我已經接通了,還在那頭罵程偉:「你說你有什麽用?當兒子不是好兒子,當老公不是好老公,這麽好的媳婦,被你弄丟了……」

程偉對二老也不客氣,一句一個「老不死」,罵著臟話走開。

接著,前公公開了免提,跟前婆婆一塊在電話裏跟我道歉。說起程偉,他們恨鐵不成鋼,說他娶了好媳婦不知道珍惜。

他們說,也不敢勸我跟程偉復婚,就是被我照顧慣了,想跟我發發牢騷。

「唉,你們發生了這種事,程偉又對我們不好,他的名聲算是壞透了。要是我們早知道俊俊是他在外頭生的,我們打斷他的腿……」

我默默聽著這些事,心裏不是滋味。早知今日,何必當初呢!

據說,程偉把俊俊還給小三後,還想要回那三萬塊錢,但小三卻不肯給,兩人撕破臉皮,鬧得很難看。

一句話,這些都與我無關了,我要做的是,和小晴一起好好生活,讓渣男自己痛苦去吧!

—— 全文完 ——

相关推荐: 偶遇前任,我牵起小5岁男友的手

我和任嘉宇一同回去。 出了他们家门,我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觉得天朗气清,空气清新。忍不住伸开双臂,轻嗅了一下外面的空气。 任嘉宇瞧着我,说道:“我家不至于让你这么喘不过来气吧?” 我嘿嘿一笑,“才两天,确实不至于,总算解脱了。” “听这话,真要你嫁进来,就好像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