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故事 真實 結婚5年,婆婆和離了婚的3個姑姐都住我家,幹架總是4比1…

結婚5年,婆婆和離了婚的3個姑姐都住我家,幹架總是4比1…

1

我剛推開門,屋裏的說話聲戛然而止,婆婆和三個姑姐的眼光像是探照燈一樣,齊刷刷地射向我。

我這才註意到,三姑姐的眼睛紅紅的,客廳的一角放著一個超大行李箱。

見此情景,我心裏咯噔一下,不會是?我不敢往下想……

還沒等我說話,婆婆就開始發號施令,「若琳,你三姐離婚了!浩源今天出差晚上不回來,先讓你三姐和你睡。」

婆婆的話讓我的怒火噌地一下竄到頭頂,真把我這裏當做難民營了,我結婚5年仨姑姐離婚倆都住在我家,一住就是幾年,這換誰能受了。

大姑姐見我沒說話,臉色立馬沈了下來,「若琳,咱媽給你說話呢?你這是啥態度?」

三姑姐嘴巴一癟眼淚汪汪站起身,拉著行李箱就往外要走。「媽,姐,若琳不歡迎我,就讓我走吧!反正我離婚了也不想活了。」

大姑姐二姑姐慌忙拉住她,婆婆提高嗓門,「我還沒死呢!這個家還是我說了算,你誰的臉色也不用看,我讓你住下,你就只管安心住。」

我看著她們母女四人的表演,怒火一浪高過一浪,真的是欺人太甚。

 

2

我叫潘若琳,今年35歲婚齡5年,這5年婚姻生活,稱得上比小說都精彩。

我和陳浩源是通過朋友認識的,當初介紹人說浩源有三個姐姐,一個比一個疼弟弟,只要我嫁過去那就是嫁到福窩裏。

我媽勸我讓慎重,三個大姑姐外加一個婆婆,如果發生矛盾那就是四比一。

那時的我,年過三十步入剩女的行列,被家人逼婚逼得要發瘋,浩源和我同歲,在一家銀行工作,長得帥不說還對我關心體貼,我倆有種相見恨晚的感覺,這樣的優質男讓完全沈陷在愛情甜蜜裏,哪裏聽得進去我媽的話。

浩源說我媽的擔心是多余的,他是家裏唯一的兒子,全家人都很疼他,三個姐姐早已成家,各自擁有自己的小家庭。他這番話徹底打消了我的後顧之憂,我倆認識一個月就閃婚了。

當初婚房是我們兩家各出一半的錢湊的首付,婚後我才知道,婆婆為了幫我們湊錢,把家裏的老宅都賣了,現在一直租房住,我感激婆婆對我們的付出,主動提出讓婆婆和我們一起住,也方便照顧她。

浩源激動地擁我入懷,說娶到這麽通情達理的我,真是他家的福氣。當時我還美滋滋的,沒想到此舉卻把自己推入了火坑。

大姑姐離婚時我剛結婚三個月,婆婆心疼女兒一個人帶著孩子租房壓力大,我們這裏是學區房,就讓大姑姐住下孩子就近入學。

我是個粗線條的人,覺得都是一家人,大姑姐剛離婚正處在心情最低落的時候,也就默認了婆婆的做法。當時大姑姐失婚又失業,我托人幫大姑姐找份工作,浩源勸她想開點,以後遇到啥事兒還有我們。

以前我和婆婆相處還算和諧,可自從大姑姐搬進來後矛盾不斷升級,不是我的口紅被折成兩半,就是用了一半的化妝品被灌了水,就連墻上都是用眉筆畫的塗鴉。

我知道這些都是拜大姑姐兒子小凱所賜,試著和大姑姐溝通,大姑姐總說她會管孩子,可一個月過去了依然老樣子。我婆婆卻說小孩子不懂事你也不懂事兒,你每次用完順手收起來不就行了。

為了安慰我,浩源又給我買了一套新的化妝品,說他小時候大姐最疼他,讓我看在他的面子上先忍忍。等過段時間大姐心情好了,他出面解決。可直到現在也沒解決,我的化妝品還在盒子裏,用的時候拿出去,用完就鎖起來。

3

都說請神容易送神難,大姑姐這一住就住到現在。我們家是三室一廳,大姑姐和她兒子住的房間,原本是準備做嬰兒房的,現在我女兒都上幼兒園了,還被她們母子霸占著。

大姑姐這尊神還沒送走,二姑姐也離婚了,那段時間正趕上我女兒的出生,婆婆說都是自己的孩子不能厚此薄彼,讓二姑姐也搬了回來和她住一起。

一個小小的屋子擠了7口人,大姑姐的兒子比較淘氣,每天在屋裏上躥下跳,經常把熟睡中的女兒吵醒,嚇得哇哇大哭。

我產後身體虛弱,加上在這種環境下休息不好,經常性偏頭痛,還莫名其妙地想哭,到醫院一檢查竟然是產後抑郁。

婆婆說我矯情,當初她一個人帶四個娃也沒抑郁,怎麽我生了一個孩子就開始抑郁?

浩源心疼我,卻又無可奈何。他說他媽為了他把老宅都賣了,做子女的總不能把父母攆出去住。他勸我目前這種情況只是暫時的,大姑姐二姑姐總會嫁人的。

浩源公司正好有個外派的名額,他為了讓我換個環境,主動申請外派三年,帶我們娘倆出去散散心。

雖然我一人帶孩子有點辛苦,可新環境讓我心情愉悅加上藥物的治療,在浩源的照顧下,我的病慢慢好了。

上個月浩源的外調期限屆滿,我們一家三口搬回家,我把女兒送進幼兒園,找了一份工作準備好好賺錢,買套小房子我和浩源搬出去住。這還沒喘口氣,三姑姐就離婚又要搬進來。

「媽,那浩源回來睡哪兒?」我強壓著自己怒火,連說話的聲音都有點發顫。

「浩源回來睡沙發,以前家裏房子小,她們姐弟幾個都是這樣睡的。」婆婆一副見怪不怪的表情。

「若琳,我那房間小不說,主要是小凱還要上學,人多了孩子休息不好,你三姐和你睡一張床最合適。」大姑姐真是鳩占鵲巢,得了便宜還賣乖。

我看見她就煩,這次我回來後才發現,原本衣櫃裏好幾件平時我不舍得穿的衣服,都被她霸占了,她還說我生完孩子發福了,那衣服掛著也是浪費。

我現在是比生孩子前是胖了一點,但絲毫不影響我穿那幾件衣服。婆婆卻說,幾件舊衣服而已,都是一家人用得著分這麽清嗎?

對於我的抱怨,浩源總是和稀泥,嘴上答應去和婆婆大姑姐說,卻只是哄我而已。我很生氣,可一想到浩源除了這點外,其余方面做得無可挑剔也就忍忍過去。可這一忍,整整忍了五年,自己買的房還的房貸,如今連自己睡的一張床都保不住了。

 

4

臥室裏突然傳出女兒哭聲,打斷了我們的對話。我沖進去的時候,小凱傻傻地站在那裏,我女兒卻躺在地上哇哇大哭,小手捂著額頭,鮮血從她的指縫裏一點點往外滲。

「怎麼回事兒?」我瞪了小凱一眼,心疼地抱起女兒查看她的傷口像是磕到桌角了。

「妹妹小氣鬼,不讓我玩她的玩具。」回過神兒的小凱惡狠狠地沖我吼。

我顧不得搭理小凱,抱著女兒往醫院跑,也不知道孩子頭有沒有事?

一路上女兒哭得上氣不接下氣,說她看到小凱哥哥把她最愛的艾莎公主弄壞了,還拿個小刀割媽媽的衣服。

我望著女兒委屈的小臉,想著自己這幾年雞飛狗跳的生活,不由得怒火中燒。

我們處理完傷口到家時,大姑姐坐在沙發上嗑著瓜子,她眼皮都不擡,「我已經罵過小凱了,不過倆孩子打架小磕小碰都正常,屁大點事兒你至於往醫院跑嗎?」

「至於嗎?那是額頭,如果受傷的是小凱,你能這麼淡定地嗑瓜子嗎?小凱今年都十二歲該懂事了,換作別家的孩子,人家會就這樣算了嗎?」聽她這話我就火大。

「再大也是個孩子,我都罵過他了,你還想咋樣?殺人不過頭點地,我看是你自己小題大做,沒事兒找事兒,不想讓我們娘倆兒在這兒住。」大姑姐「呸」一聲,把瓜子皮吐在茶幾上。

我們搬出去的那三年,小凱一直住在我的房間。自從我們回來後,小凱又搬回去和大姑姐住,他在家天天鬧,說是我們占了他的房間,害得他沒有自己的空間。今天他趁我不註意溜進去搞破壞,正好被女兒撞見,他威脅女兒不能講出去,女兒不答應他才推了女兒。

我轉身進屋拿出房本,指著上面的名字一字一句地說道,「被你說中了,我現在真不想讓你住在這裏。我才是這套房子的主人,從明天開始,希望你們各找各自的地方。不要住著我的房,穿著我的衣服,還打我的孩子。」

婆婆眼睛瞪得溜圓,一巴掌拍在茶幾上,罵我反了天。她還沒死,這個家輪不到我做主,我要是不願意住可以自己搬出去,浩源和他們一家人住在一起。

婆婆的態度徹底激怒了我,原本我的意思只是讓幾個姑姐自己出去租房子,可婆婆明顯把我當外人。

我也放出狠話,如果他們不願意搬走,我明天就找換鎖公司把門鎖換了,把她們的東西扔到門外。

大姑姐用手指著我的鼻子,說這裏是她娘家,輪不到我這個外姓人發號施令。讓我用不著威脅她,不想過了趕快滾蛋,就憑她弟弟的條件,好多未婚小姑娘擠破頭要嫁。

我被憤怒沖昏了頭,直接推著大姑姐讓她現在就走。小凱沖上來,對著我就是幾腳猛踹。

二姑姐和三姑姐直接架起我的胳膊,不顧女兒撕心裂肺地哭著喊媽媽,把我從屋裏扔了出去。

 

5

我隔著們聽到婆婆呵斥女兒的聲音,心都要碎了。我拼命地拍打門,讓她們滾出我家去,把女兒還給我。

被我們的吵鬧聲驚醒的鄰居報了警,警察來了說是家事建議我們協商解決。

浩源連夜趕回來,看到坐在門口的我,心疼得直掉眼淚。看見浩源那一刻,我緊繃的神經一下子放松,身子一軟暈了過去。

浩源和婆婆及大姑姐的爭吵聲,把我吵醒。「媽,我們姐弟四個,三個姐姐都離婚了,你怎麽不檢討一下你自己,如今她們都帶著孩子住在這裏真的好嗎?還有,若琳這幾年在咱家受了多少委屈,你真的不知道嗎?她現在又懷有身孕,難道你想讓我們也離婚嗎?」浩源悲憤地說道。

「我哪知道她懷二胎啊?再說了,今天是她太過分了,竟然要趕我們走,我才讓你幾個姐姐給她點顏色瞧瞧,沒想到她這麽不經折騰。我懷你們幾個的時候天天下地,也沒動不動就暈倒。」婆婆的聲音裏還帶有怨氣。

浩源說這幾年媳婦跟著他受委屈了,這次他也為自己媳婦說句話,讓三個姐姐出去租房住。

大姑姐第一個跳出來反對,她說她一個人帶著孩子,這種補習班的費用本來就壓得她受不了,如果出去租房子那不是把她往死路上逼嗎?再說租的房子環境肯定不好,誰知道周圍都住得什麽人,會影響小凱學習。

二姑姐和三姑姐也贊同大姑姐的說法,自己離婚了,娘家就是自己最大的庇護所,浩源不能胳膊肘往外拐。

婆婆罵浩源是白眼狼,喝了媳婦的迷魂湯,有了媳婦就不要親媽和姐姐,他們幾個人吵吵得我頭疼欲裂。

小護士及時出現說這裏是醫院,不能大聲喧嘩這才製止了她們。

我大病一場,浩源一直在衣不解帶地在醫院照顧我。我看著浩源憔悴的面孔和頭頂上新出的幾根白發,無奈地嘆了一口氣。

面對我深愛的男人,我不想逼他。可我不逼他和那樣的原生家庭做個了斷,我們的小日子就沒法過。

我告訴浩源,要麽我去把孩子打掉,我倆離婚;要麽他和他的家人劃分界限,把房子掛在中介。既然我的房子容不下我,那就賣了吧!婆婆給的首付我會一分不少地給她,她的做法太傷我的心。雖然我不會阻止浩源盡孝,但我絕對不會再和她住在一起。

浩源痛苦地蹲在地上,讓我再給他一點時間讓他想想。我告訴浩源,雖然我很愛他,但這是我的底線。我不能為了他,一而再再而三的忍讓,連自己的女兒都保護不了,為母則剛,這是人的本性!

—— 全文完 ——

相关推荐: 老婆买了房,还拿了6万给我治病,但我没法忍受这件事!

休闲时光 AFTERNOON 这婚,到底离不离?   1 “老婆,我回来了!”我打开门,一边换鞋一边朝屋里喊。   屋里静悄悄的。   老婆是培训机构的英语老师,平时这个时候都趴在电脑上,不是备课就是寻找生源,今天没人应声?   我正想掏手机打电话,书房的门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