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故事 真實 未婚夫給我打了28個未接電話,我不敢嫁了。

未婚夫給我打了28個未接電話,我不敢嫁了。

02

簡而言之吧。

我和唐輝是大學情侶,也是畢分族。

沒辦法,父母是絕對不會允許我遠嫁的。

作為獨生女,我通過考公務員回到父母身邊,回到家鄉這座三線小城。

而唐輝也在父母的召喚與安排下,回他老家,進了一家央企。

前途、親情面前,愛情不得不給現實讓步。

可是,真正的思念,是從一切塵埃落定之後開始的。

03

剛剛參加工作的我們,每天除了上班,就是互相發微信、打電話。

1000公裏的距離,沒有讓這份感情漸行漸遠。

相反,離別的日子,讓這份感情變得又痛又虐,又清晰。

就像唐輝說的:「小悅,沒有你,每天跟行屍走肉一樣。」

分別半年,愛情在這樣徹骨的相思裏,升溫了。

而且,唐輝也采取了特別務實的行動。

他開始向我所在的城市各種投簡歷。

04

唐輝第一次來面試時,我們先見的面。

在高鐵站,我倆相擁而泣。

那一次,唐輝原本想面試完就走,可是,面試失敗後,他選擇留在這裏繼續找工作。

他說自己想好了,我們家就我一個女兒,但他還有哥哥,所以,他可以選擇「遠嫁」。

於是,唐輝租了房子,安頓下來專心找工作。

他說等工作的事情搞定,就去見我父母,向我求婚。

說實話,我被他的孤註一擲徹底感動了。

那時就覺得,這輩子,這麽愛過,值了。

05

然而,唐輝的求職之旅並不順利。

畢竟,他是曾經在央企呆過的人,剛開始還不肯低就。

在一次又一次的打擊過後,他最終還是務實地選擇進一家私企過渡。

上班一周後,他提著精心準備的禮物,上門見我爸媽。

爸媽對於我們的感情沒有意見,只是叮囑我們要安心工作,好好相處。

我爸語重心長地對唐輝說:「從家鄉到異鄉,不容易,得適應好長一段時間。生活上有什麽困難,盡管跟我和你阿姨開口,工作上的事情,還要靠你自己努力。」

唐輝很正式地向我爸媽承諾:「放心吧,我對小悅是認真的,我會為了我們的將來努力奮鬥。」

而唐輝的堅持,最終也讓他父母不得不讓步。

他們在見過我之後,賣掉了事先為唐輝準備好的婚房,把錢打到他的賬戶上,讓他在我家這邊重新買一套。

半年後,唐輝在離我家兩站地的新小區買下了三室一廳,並開始了緊鑼密鼓的裝修。

06

我們的矛盾,大概就是從裝修房子開始的。

裝修是半包,不時需要買各種建材。

每一次,唐輝都會拉著我一起跑建材市場。

我對建材一竅不通,每次選什麽東西時,索性讓唐輝做主。

三次之後,他說我對裝修房子根本不關心。

我記得自己當時還開玩笑對他說:「這種大事,你上心就好。」

結果,他居然生氣了:「什麽叫我上心就好,這房子是我一個人住的嗎?你不出錢也就算了,還說這種不負責任的話。小悅,我以前怎麽沒看出來,你是這麽不負責任的人呢?」

那應該是我們之間的第一次爭吵,不過,事後迅速和好。

07

但凡事有第一次,就會有第二次。

房子在選門時,剛好單位安排我出差。

當天一直在開會,我的手機一直處於靜音狀態。

等到中午休息時,發現唐輝給我打了28通電話,發了無數條微信。

最後一條是:裝修你漠不關心,就是對咱倆的婚事不上心,我千山萬水奔你而來,你就是這麽對我的?

我趕緊把電話打過去,可是,被唐輝直接掛掉了。

我怕他出事,給爸媽打電話,讓他們過去看一下。

結果呢,唐輝當著爸媽的面,抱怨了許多我的不是。

場面極為尷尬……

08

那一次,我出差回來後,不可避免的跟唐輝再次發生爭吵。

我問他房子裝修固然重要,但工作難道就不重要嗎?

唐輝說:「我可以為了裝修跟單位請假,你為什麽不可以?說到底,就是我把你慣得太有優越感了,覺得我非你不可,老家那邊那麽好的工作為你辭了,在這個到現在還分不清東南西北的陌生地方重新開始,你就覺得把我拿捏得死死的。」

唐輝越說越激動,頭上青筋畢露地對我說:「周小悅,我可以為了你來,也可以揮揮手就走,別把我逼急了。」

09

那次爭吵,我們冷戰了三天。

最終,還是唐輝主動給我打電話,讓我一起去選家電。

面對他求和的臺階,我還是踩了上去。

唐輝也主動道歉,說裝修事多,他心裏煩亂,所以才會沖我發脾氣。

這件事情,就這樣過去了。

可是,爸媽卻提醒我:「看一個人,有時就是要看他最累、壓力最大時候的樣子。那個時候,最能看清一個人的城府、格局和脾氣。」

這話,我當時並沒放在心上。

只覺得唐輝不容易,一個人來到我生活的城市,他付出了多少勇氣,當然也就伴隨了多少壓力,所以,我必須挺他。

10

唐輝初來乍到,沒什麽圈子,我就把他介紹給我的同學朋友認識。

當時,我的這些同學裏,結婚的是少數,所以,大家經常周末一起燒烤唱歌打遊戲。

把唐輝放在一群人當中,我才發現,他是一個特別喜歡較真的人。

比如說火鍋蘸料吧,他因為酷愛芝麻醬,就會努力說服別人也吃芝麻醬,如果別人選了海鮮汁,他就挺不屑的。

這還是小事。

再就是一說到什麽新聞熱點時,如果別人跟他意見不同,他就盯著對方一直說,一直說。

他會對那些意見相左的人,大肆吐槽,甚至上升到人格攻擊,說對方三觀不正。

我私底下勸他,君子和而不同,要尊重每個人的想法,再說有些事本就沒什麽對和錯。

我這麽說,就像踩了唐輝的尾巴一樣,他拿出辯論的姿態,必須讓我臣服他的觀點。

我挺不明白的,唐輝對工作上的事情但求馬馬虎虎,當一天和尚撞一天鐘。

但對於那些跟自己無關緊要的事情,非得爭個是非對錯,不罷不休。

可能,每個人都有自己最致命的缺點吧。

11

最令我沒想到的是,我煞費苦心地把唐輝拉到朋友圈子裏,結果,他非但沒領情,反而搞砸了。

怎麽砸的呢?打遊戲。

唐輝平時聊天時,比較容易較真,觀點激烈。

但沒想到,他打遊戲時,就像換了一個人。

那時候,我同學帶著他一起組隊打遊戲。

開局沒多久,唐輝就開始各種責備隊友,念在他打得確實不錯,大家也沒計較。

但後來,他們每天晚上8點都開一局,隨著越來越熟悉,唐輝對隊友的指責慢慢開始爆粗口。

打到最後,他們那個遊戲群解散了。

唐輝把他們全得罪了。

12

他特別氣憤,當著我的面說這些人智商低,傻缺……

我勸他就是一個遊戲,幹嘛這麽較真。

結果他把火發向了我,說我的朋友都是些不靠譜的人,甚至還讓我以後少跟他們來往。

我以為他只是說說而已。

直到有一次,其中一個同學結婚,我叫唐輝一起去。

他不但拒絕參加,也不讓我去。

我突然就特別憤怒。

我問他:「你到底怎麽回事?玩遊戲也能結下死敵。你這個樣子,在哪兒也混不開啊?」

然後,唐輝也火了,他質問道:「我在自己家有的是朋友,沒一個像你這群朋友這麽傻X的,要不是為了你,我跑到這兒跟他們交朋友,他們配嗎?」

13

我完全沒想到,當年校園裏如此陽光的一個大男孩,會變成今天這個樣子。

難道說,我讓他來這裏是個錯誤?我們的愛情是個錯誤?

打那之後,我每次有應酬,唐輝都會百般阻攔。

先是示弱:「你怎麽能丟下我一個人?」

然後半真半假地表示:「我可是為了你,連爹媽都不要了。」

見我為難不情願,他就會發火。

為這樣的事情,我們吵了很多架,誰也說服不了誰。

有一次吵架後,唐輝居然像個孩子一樣,跑到我爸媽面前去告狀。

說我心思野,不是過日子的人。

而且,他掰著手指頭,把我那些朋友說成智力殘缺,情商低下的一群人。

要知道,那其中有好多是我爸媽看著長大的發小,他們到底是什麽樣的人,我爸媽最了解。

但當著我們的面,爸媽還是息事寧人,讓我們遇事要好好溝通,叮囑我要多多關照唐輝的情緒。

14

那件事之後,爸媽心裏其實非常顧慮。

他們當時的想法是,兩個人相處是需要磨合的。

直到有一天,我在新家打掃時,不小心打碎了一個花瓶,唐輝居然把之前所有的不愉快都翻了出來,對我大光其火。

得出的結論是:「周小悅,你從來就沒有真正和我過日子的誠意。」

他說:「如果你為了我,遠嫁過去,我會斷絕所有朋友的聯系,天天陪著你。我會希望家裏哪怕一根電線,都是咱倆共同選定的,我會特別珍惜愛護我們共同的家……」

那天,我也特別生氣,向唐輝再三聲明:「我愛你,但不會因為你放棄全世界,我需要有朋友,有工作,有同事……」

不等我說完,唐輝摔了家裏另一只花瓶,怒吼著:「這就是你和我的區別,我為你放棄了所有,你卻不肯為我放棄一點點。」

15

尚未結婚,我和唐輝的矛盾越曝越多。

他總是在我們發生爭吵後,不是主動來找我解決問題,而是去找我爸媽說理。

我曾經問他,你不覺得這樣很巨嬰嗎?

他反問我:「你見過為了愛情,連自己父母都不要的巨嬰嗎?」

只要一提到他為了我,背井離鄉,我就無言以對。

因為無論我說什麽,都是錯。

這樣一個巨大的犧牲,成了唐輝最大的籌碼。

反反復復的不快發生,爸媽對我們感情的態度終於動搖了。

我爸開誠布公地跟我說了他的顧慮:「唐輝為你遠嫁是把雙刃劍。一方面確實證明他可以為了你,舍棄很多。但一方面這也會成為他一勞永逸的借口。工作不順,圈子不多,他會覺得都是因為你。」

爸爸以他的看人經驗,中肯地評價了唐輝:「人不壞,但抗壓能力不強。所以,你要考慮能否接受這樣的他,並且在今後的共同生活裏,幫他一起去克服這種情緒不穩定,甚至有些偏激的部分。無論怎樣,我和你媽,都尊重你的決定。」

16

爸爸的話,讓我心情變得前所未有的沈重。

他是過來人,能夠預見唐輝這樣的性格為我們未來生活埋下的雷。

而我,捫心自問,確實沒能力去校正他的過激,把他調教成一個情緒穩定的人。

偶爾,我也會想,唐輝的情緒不穩是不是因為他沒有安全感?是不是我們結婚了,他就能安定下來?

可是,我敢賭嗎?

分手是一回事,結婚再離婚,那就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了。

現如今,裝修好的婚房跑味將近一年了。

唐輝好幾次提出有時間去把證領了。

可是,我的內心卻沒有了對這場婚姻的強烈渴望。

相反,我是猶豫的,不確信的,甚至覺得自己挺渣的。

有時又會覺得,深思熟慮也是對彼此負責啊。

所以,鼓足勇氣找到小编,希望能夠聽到更多的聲音,尤其是已婚人士的意見和建議:

唐輝,我能嫁嗎?這婚,我該結嗎?

如果和他分手,他已經在我們這裏買了房,又找了工作,如果他不甘心,後果簡直不堪設想。

相关推荐: 前妻自杀后,我重新爱上了她

我不记得这是第多少次回到这个家,这个我和余曼柔曾经的家。   里面所有的摆设和我们离婚时一样,如果硬要说区别,大约就是我们两人都不在这里居住了,我是因为再婚,而她是因为已经不在这个世上。   我没有请保洁,每隔一段时间会亲自过来打扫,余曼柔的那些木雕我没有扔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1条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