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故事 娛樂 六殿下得了一種怪病——色批病中晚期

六殿下得了一種怪病——色批病中晚期

1.12

我道:「你臉紅什麽。」

六皇子道:「秦大夫,我不知為何,最近沾染上一種怪病:

只要像你這般面容姣好、身材火辣的姑娘一靠近我,

我就面紅心跳、口舌生津、鼻血直流,甚至會不由自主地振臂高呼。」

我提起毛筆蘸了蘸墨道:「喊什麽?」

六皇子道:「秦大夫,我可以!」

我邊寫藥方邊正色道:「這邊建議您保守治療,多外出旅遊觀賞綠色植物,

以達到排出腦內黃色廢料的目的,必要時可轉至和尚廟住院觀察。」

說罷,便將方子遞給六皇子,

診斷書上工工整整地寫了六個大字

——色批病中晚期

我是天下赫赫有名的大夫,

因為我的行醫風格十分清奇。

別的大夫治肺癆、風寒、牙疼…

我治中二病、公主病、拖延癥…

我的與眾不同的行醫風格,

引起了當今聖上的註意,

於是他一道聖旨,

將我納為皇宮體製內編製人員。

我就成了太醫院後宮分部精神科常駐大夫。

做了後宮的太醫,

才知道幹這行很不容易,

大家的心理都有點問題。

尤其是六皇子,

一直是我精神科的常客。

別的皇子妃子,

一個月有那麽兩三天來精神科看病,

他倒好,

一個月除了那麽兩三天,

其余時間,都在看病。

如今六皇子已二十有余,

由於心理疾病復雜且多,

至今是個需要心理疏導的寡王。

我精神恍惚地加班加點為他開藥方,

他看完病,精神了。

我看完病,神經了。

我就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他將會是我職業生涯以來,

遇見的最難纏最有毛病的客戶。

我才剛要收拾了東西下班,

六皇子的侍衛便推門而入,

嚷嚷道:「秦大夫不好了!六皇子他又病了!」

聞言我只能苦巴巴地皺著一張臉,

跟著侍衛前往六皇子的寢宮。

才踏進殿門,

便看見他面色紅潤地躺在病床上,

聲如洪鐘道:「秦大夫,我病了。」

我心道:無語子,又來。

半響才磨磨蹭蹭地拎著箱子上前,

小聲嘀咕道:「我看你確實有點毛病…」

我道:「六殿下,您哪兒不舒服?」

六皇子道:「本殿下最近精神不大好,晚睡晚起,吃飯練劍都興致缺缺,

甚至懶得去太醫院找大夫,只想躺在床上睡覺。我是不是時日無多了?」

他將我的手搭在他的額頭,一雙琥珀色的鳳眼很是期盼地盯著我看。

我道:「六殿下,您這種不想工作只想偷懶的臨床癥狀,

正常人都會有,在我們精神科病例是屬於正常範疇。」

說罷便拎著藥箱要走,

六皇子坐起道:「等等!你說得不對!」

我回頭道:「你在教我做事?」

六皇子道:「精神萎靡不振、工作拖延至極、只想吃喝玩樂。

根據這些癥狀加以分析,我應當是得了懶癌並發拖延癥。

需要及時醫治,以避免對後期工作帶來的損失。」

我道:「依殿下之見,應當如何處理這類病情?」

六皇子道:「應當督促患者現在起床,服用貧窮藥丸配合deadline粉末食用,懶癌與拖延癥的病情便可減緩。」

我撫掌道:「善,殿下明知故問,下次再讓我加班看診,我就打爆殿下的狗頭。」

六皇子又躺下了,虛弱道:「咳咳。」

明知道六皇子是不怕我的,

但這副伏低作小的模樣,

還是挺有可愛的。

我心裏這麽想,

面上卻不動聲色道:「沒事那我先走了。」

六皇子道:「聽說你最近心情不好,現在開心了點嗎?」

我道:「還行吧,多謝殿下關心。」

六皇子道:「秦大夫,你可有喜歡的東西?」

我道:「我喜歡狗,小奶狗。」

六皇子小聲道:「汪汪。」

我沈默了。

六皇子道:「秦大夫,說句話呀,讓我一個人在這演,多尷尬。」

我道:「我在思考。」

六皇子道:「思考什麽?」

我道:「狂犬病算不算精神科大夫該看的病。」

六皇子道:「無語子。」

我道:「但是我突然發現,六殿下或許真的有病。」

他道:「什麽病?」

我道:「尷尬癌。」

除了六皇子,

三皇子也是我們精神科的釘子戶。

三皇子五官俊挺有如刀削,

平日裏總愛目光沈郁地緊抿薄唇。

因為長得帥,受到諸多女人的瘋狂倒貼,

三皇子患上了王子病。

他最常做的表情是邪魅一笑,

最愛說的臺詞是:「呵,女人。」

除此之外,

他還得了相思病。

曾經被他百般嫌棄的未婚妻,

宰相家的三小姐秦白露,

落水之後便性情大變,

一紙廢了二人的婚約。

她愛三皇子的時候,三皇子不屑一顧;

她不愛的時候,三皇子卻淪陷了。

十一

三皇子道:「我本以為她是想引起我的註意,

現在才發現,她真是一位特別的女子,

一想到她不喜歡我,我就心臟鈍痛不已。」

我道:「三殿下您a上去啊!喜歡就去告白。」

三皇子猶猶豫豫道:「啊這,過於唐突了些。」

我道:「那就不要告白。」

三皇子道:「我心臟鈍痛。」

十二

我道:「告白。」

三皇子道:「唐突了些。」

我道:「不要告白。」

三皇子道:「心臟鈍痛。」

我:…

十三

三皇子黯然道:「她和我六弟走得近,我想她心悅的是我的六弟。」

我道:「殿下,六皇子有病,秦小姐不會喜歡他的。」

三皇子道:「秦大夫,他只是在你面前有病,在其他姑娘面前,他總是風度翩翩、沈穩有加。」

三皇子話音剛落,

六皇子的侍衛又扯著六皇子風風火火地闖進我的診室,

侍衛道:「秦大夫不好了!六皇子他又有病了!」

十四

他身後的六皇子一身玄袍,

英俊的臉上戴了塊眼罩,

只露出一只右眼,

左手緊緊纏住了繃帶。

造型之別致,模樣之中二,

讓我和三皇子齊齊倒吸一口冷氣。

我斜睨了三皇子一眼,戲謔道:「風度翩翩,沈穩有加?」

三皇子拱手道:「秦大夫,我有事就先走一步。」

十五

我道:「戴著那玩意兒作甚,給我摘下來。」

六皇子道:「凡人不可見我的邪王真眼。」

我道:「殿下來此有何貴幹?」

六皇子道:「是神的旨意,告訴我此地有黑暗侵蝕。」

我:…

侍衛懇切道:「秦大夫,我們家殿下還有救嗎?」

我面無表情道:「六皇子沒有病,他是位藝術家。」

侍衛道:「怎麽個藝術法?」

我淡淡道:「二十多歲得了急性中二病,我願稱之為引領文藝復興運動的大藝術家。」

十六

我道:「六殿下請回罷。」

六皇子道:「我不,我有病。」

我道:「你沒病。」

六皇子道:「我有病。」

我道:「你沒病。」

六皇子道:「我有病。」

我道:「你沒病。」

六皇子道:「我沒病。」

我道:「你有病。」

六皇子便施施然坐下了,

笑道:「秦大夫,這可是你說的。」

我道:「淦。」

十七

六皇子的急性中二病,

來的快,去的也快,

間歇性發作的時間,

主要集中在三皇子來我這做心理輔導的時候。

在他第三次打斷我的診療時,

我終於不耐煩道:「六殿下,能讓我好好替三殿下看完病嗎?」

六皇子泫然欲泣道:「都說醫者父母心,在秦大夫這裏,卻如此偏心。」

我道:「硬了。」

六皇子臉紅道:「身為帥哥,我梨花帶雨的模樣確實讓人心動。但你一個姑娘家,能不能含蓄一點。」

我道:「拳頭硬了。」

六皇子當即後退三步。

於是我攥緊拳頭,

在六皇子的診斷書上寫下三個大字

——神經病。

十八

最近,我不像先前那樣忙。

六皇子近來公務纏身,

不再用胡編亂造的毛病尋我開心,

我本該樂得清閑,

但漸漸覺得有些太清閑了,

沒有病人的時候,

就支棱著下巴,

看窗外的雲朵發呆。

一張熟悉的臉閃現在我面前,

侍衛道:「秦大夫…」

我道:「不好了?六皇子他又生病了?」

侍衛搖頭,將一只黃色的奶狗舉了起來。

想起鄰國有個太子和太子妃雙雙變狗的案例,

難道已經出現了人傳人的現象?

我大驚失色道:「六皇子變成狗了?」

十九

侍衛道:「六皇子撿來的狗,說您會喜歡。」

我便把狗接過去,

小狗溫溫熱熱的,毫無防備地往人懷裏鉆,

我的心一下子軟了下來,

溫聲道:「難得六殿下有心,替我謝謝他。」

侍衛點點頭,足尖一點就飛走了。

我抱著狗,

才發現它頸間有一絲反光,

想來是六殿下為了防止走失,

已經預先替我為小狗戴上了名牌。

我心道:六殿下不犯病的時候,

還是很細致的嘛。

一邊這樣想著,

一邊瞇著眼瞅名牌上雕刻的字。

金光閃閃的牌子上鐫刻了三個清秀的小字:

「三殿下」

我抱著名為三殿下的狗,

滿臉黑線。

二十

又過了好幾日,三殿下來了。

我就當他是來復查他的相思病:「三殿下,近況幾何啊?」

三皇子道:「不太好。」

我道:「怎麽個不好法?」

他道:「我聽小道消息說:我六弟就要與三小姐訂婚了。」

我心頭一沈,不動聲色道:「六殿下前些年拒了京城裏一堆閨秀的提親,還特意找我開了婚前恐懼癥證明,怎麽這會又想要成親了?」

三皇子道:「秦大夫,我知道你心悅六殿下,一時之間接受不了,也是正常的。」

我鎮定道:「誰說我喜歡他了,我只是擔心他的病情不適宜成親。」

三皇子道:「那你每次明知是他裝病,還正兒八經地陪他胡鬧,你不是喜歡是什麽?」

我道:「我那是有職業道德。」

三皇子道:「聽說六弟現下正在禦花園與三小姐約會。」

他的侍衛不是說六皇子近來瑣事纏身嗎?

我站起來,一拍桌子,怒道:「去禦花園!」

三皇子邪魅一笑道:「你喜歡他,秦大夫。喜歡就a上去!這可是你教我的。」

我道:「胡說八道,我是去治你相思病。三小姐成親了,你的相思病就沒救了!」

二十一

三皇子與我帶著狗前往禦花園,

還沒瞧見六皇子和人幽會的身影,

原本窩在我懷裏名為「三殿下」的狗便「汪」地一聲跳下地,

扭著肥墩墩的屁股追蝴蝶去了。

我只好追在狗身後喊:「三殿下——三殿下等等我!」

好不容易揪住它的後頸,

我再一次把它抱在懷裏道:「我抓住你之後,就不會再放手了!」

跟在我身後的三皇子姍姍來遲道:「你好快啊!」

我才要說話,便看見六皇子自我們身側的樹叢探出頭來,

一臉難以置信道:「秦大夫,三哥,你們…你們!你們竟然如此對我…」

二十二

三皇子道:「六弟,昨晚不是說好,我替你把人引到涼亭,你在那裏準備告白嗎?」

我道:「啊?」

六皇子道:「三哥,你去得太久,我便到這裏等候…誰知道,你竟然喜歡你的準弟妹!」

我道:「我還沒答應就成準弟妹了啊?」

三皇子道:「六弟你莫要胡思亂想,我愛的一直是三小姐,不然昨晚怎麽會與你達成協議,我做你的僚機,幫忙哄秦大夫來禦花園,你做我的僚機,去打探三小姐的喜歡的類型?」

我道:「有沒有人理我一下的?」

六皇子道:「你莫要狡辯,我在後頭聽的一清二楚。」

三皇子道:「你聽見了什麽?」

六皇子道:「我聽見她說:三殿下,我抓住你之後,就不會再放手了!」

我氣吞山河地吐出一個「靠」字,

這兩位皇子終於停下喋喋不休的嘴,

兩張帥氣逼人的臉齊刷刷地朝我望去。

我舉起懷中的狗,道:「六殿下,不是你給這條狗取名叫三殿下的嗎?」

六皇子道:「啊這。」

二十三

三皇子道:「好啊你,竟然私底下給狗取你皇兄的名號。」

六皇子道:「還不是因為你整日纏在秦大夫身邊,讓人看了就煩。」

三皇子道:「我那是因為喜歡三小姐,才去秦大夫那看的相思病。」

六皇子道:「這麽說,三小姐府上的那只匿名送來荷蘭豬,是你送的咯?」

三皇子道:「正是,你是如何得知的?」

六皇子道:「那頭豬頸間的名牌刻了六殿下三個字,想來是三哥幹的好事。」

三皇子道:「那還不是因為你整日與三小姐走得極近,讓人看了就心生不快!」

六皇子道:「我與三小姐只是君子之交。再說了,當初可是三哥自己說瞧不上她的!」

三皇子氣急敗壞道:「你無情無義!」

六皇子反唇相譏道:「你無理取鬧!」

我:…

二十四

六皇子轉頭,臉變得比翻書還快。

他老實巴交地沖我道:「秦大夫,就是上面說的這麽回事。」

我道:「這麽說來,你和三殿下昨晚達成互為僚機的協議,你幫他追三小姐,他幫你追我?」

六皇子道:「正是。」

我道:「何必麻煩他,你親自來問我,不就好了。」

六皇子道:「我每次暗示你,你都裝傻。」

我道:「哪次。」

六皇子道:「我裝病,你總是漠不關心。」

我道:「多晚我都會去看。」

六皇子道:「我許久不來,你也不聞不問。」

我道:「我問過三皇子,他沒告訴你罷了。」

六皇子道:「我故意和三小姐走得近,你也不吃醋。」

我道:「只有你們倆有僚機,不許我有僚機啊?」

六皇子驚訝道:「什麽!」

我微微一笑,道:「你以為你在第五層,其實你在第三層。

三小姐,是我的人。」

三皇子瞳孔地震,

六皇子大驚失色。

二十五

我道:「六殿下,你裝病追大夫的法子,著實有病。」

六皇子道:「我說我有病的時候,你說我沒病;

我說我沒病的時候,你說我有病。

秦大夫,到底是我有毛病,還是你有毛病?「

我道:「是我有毛病。」

六皇子道:「什麽毛病啊?」

我道:「本人有疾,名為相思。」

六皇子道:「那我來治你的病,好不好?」

站在一旁看戲的三皇子呆呆地抱著我放在地下的小奶狗,

喃喃道:「如果我有罪,佛祖會懲罰我,而不是你們…」

二十六

我們倆齊齊回頭看向三皇子。

六皇子指著三皇子沖我道:「你看他。」

我道:「看他作什麽?」

六皇子道:「你看那個人,好像一條狗啊!」

相关推荐: 最深的爱(感动亿万人!)

每个女孩都有一天会成为公主,每个人都应该拥有自己的故事。在这里,一定能找到属于你的唯美爱情故事。  01 男孩来自江南小镇,女孩是地道的北京女孩,他们初见,就如宝玉初见黛玉:“这个妹妹,我是见过的。” 相恋四年,毕业的时候,女孩把男孩带回家。母亲问他的家世,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