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故事 愛情 我13歲時來到姜昭昭家,一直照顧著小妹妹,直到吳方航這個紈絝子弟出現,我才發現我對這個妹妹感情不一般!

我13歲時來到姜昭昭家,一直照顧著小妹妹,直到吳方航這個紈絝子弟出現,我才發現我對這個妹妹感情不一般!

喜歡你就像一顆顆蜜糖,從發間甜到腳尖。

1

「塗三千,你能不能行行好,施舍一天給我行不行,你都好久沒陪我吃飯了!」姜昭昭摟著塗珊倩的小蠻腰閉著眼幹嚎。

塗珊倩翹著手指補完甲油,擡手吹了吹,斜眸輕睨她一眼:「姐姐不跟小姑娘玩。」

「姐!仙女!女神!」姜昭昭死死扣住雙手,把塗珊倩使勁往懷裏勒,「女王陛下,您指點指點小的,小的實在沒辦法啊!」

塗珊倩被勒的差點一口氣沒喘上來,十分不優雅地翻了個白眼,深呼吸道:「早說了,跟一個男人聊天,你遲早產生依賴感,跟十個男人聊天,你只會覺得他們都很煩。」

姜昭昭眼睛蹭一下亮了,仿佛感受到了聖光普照:「不愧是立誌擁有後宮美男三千人的女人。」

「那您老覺得他們煩為什麽還樂此不疲呢?」姜昭昭跟只小貓一樣在她背上討好地蹭啊蹭。

「只要對象換得快,談一個和十個有什麽區別呢,我需要花費的,只是一個人的時間和精力,感受到的卻是十份不同的快了。」塗珊倩輕蔑地挑了下眉,姜昭昭腳指頭都能猜到,她哪怕是對著空氣,眼神裏也帶著鉤兒。

「那……」姜昭昭哼哼……

「好啦,松手吧,人家在我樓底下等半天了,再不下去沒禮貌。」塗珊倩掰開姜昭昭的爪子,順手呼嚕呼嚕她的頭毛,「小姑娘,下次記得提前預約,別毛毛躁躁就跑過來,姐姐檔期很滿,而且特別講信用,所以別指望我因為你爽約。」

看著風情萬種的女人踩著恨天高出門,姜昭昭疑惑不解:「不是說男人就該吊吊胃口,讓他們等嗎?」

走到門口的塗珊倩輕笑一聲:「小姑娘~凡事要有度。」

姜昭昭聽著門砰一聲被關上,目光楞了楞,隨即從沙發上一躍而起,拉開門迅速沖了出去。

「你幹什麽,冰箱裏有吃的,你可以在這吃完午飯!」塗珊倩聽到後面的動靜,一雙水眸露出不解。

「我覺得您說的很有道理,我已經三個小時沒見言夏哥哥了,我覺得這個度差不多了!」姜昭昭一邊扯著鞋幫子,一邊飛速往外竄,「三千我沒鎖門!」

塗珊倩完美的表情仿佛一寸寸裂開,僵硬半晌,終究是長長嘆出一口氣,認命地回頭鎖門:「沒出息……」

……

肖言夏出現在姜昭昭生命中的那一天,夕陽像染了血。

昭昭媽媽牽著肖言夏的手站在姜昭昭面前,溫柔眨了眨眼告訴她:「昭昭,這是哥哥。」

那一年姜昭昭7歲,肖言夏13歲,肖言夏隨母姓,他的母親做了姜昭昭家半年的家政阿姨,當年春節不幸死於一場車禍。

少年的肩膀擔得起草長鶯飛和清風明月,但那一刻在姜昭昭年幼的記憶裏,依稀能辨的不過一雙微紅的雙眼,那時尚不知她看到的目光中的情緒,叫做悲傷和溫柔。

2

姜昭昭父母恩愛,家庭富裕,她像是個小太陽,生活得無憂無慮。

14歲的肖言夏捧著飯碗,右手拿著勺子坐在小板凳上,看著姜昭昭玩木馬,快樂的像只小雀兒,目光柔軟而艷羨。

「昭昭,嘴裏的飯飯吃完了沒?」肖言夏輕聲喊道。

姜昭昭蹭的一下從木馬小凳上站起,兩只小短腿怎麽跨也跨不過來,小嘴一撅,正當肖言夏以為她要哭的時候,只見姜昭昭果斷趴在馬背上,撅著小屁屁開始往後退,沒一會兒就從馬尾那兒倒了出來。

「言夏哥哥,啊~~」短腿兒蹦蹦跶跶地跑過來,嬌嬌氣氣地張開嘴,等著肖言夏投餵。

肖言夏無奈地笑著,投餵滿滿一勺後忍不住呼嚕了一下她看起來很好上手的頭毛。

姜昭昭擡著小臉預約地瞇著眼睛,以往圓溜溜的大眼睛此刻彎成一條弧線,看著就很享受的模樣。

肖言夏忍不住捏了捏她肉嘟嘟的腮幫子,笑著哄道:「再吃一口。」

姜昭昭被捏得有點疼,眼淚汪汪地揉了揉臉頰,擡眼對上肖言夏笑意盈盈的目光,一下子忘了委屈,頓時笑逐顏開地繼續:「啊~~」

昭昭媽媽坐在桌上看的眼冒紅心,心軟的一塌糊塗:「好可愛啊好可愛啊,姜爸爸你看,青梅竹馬什麽的真的太有愛了!」

姜爸爸眉頭一皺,心頭略感危機,故作嚴厲道:「言夏,你過來先吃飯,別管昭昭了,她以前怎麽就不需要餵,你來之後反而越來越嬌氣,人長大了倒需要人追著餵飯了。」

昭昭媽媽聞言不樂意了,美目一橫教訓道:「又不是天天餵,小姑娘不得偶爾有那麽幾次蠻不講理啊!」

肖言夏轉過頭,乖巧地笑了笑:「醫生說昭昭有點營養不良,她也不挑食,肯定是胃口太小了,每次扒幾口就喊飽了,我餵她能多吃點兒。」

姜昭昭機靈的小眼珠轉了轉,驕傲地挺了挺胸,一副這題我會的模樣:「言夏哥哥好看,老師說這叫秀色可餐!」

她的聲音帶著濃濃的稚嫩氣,目光格外誠懇,讓人覺得若是不信她的話都仿佛一種罪惡。

「嚶嚶嚶~我的媳婦兒是我一口一口餵出來的系列,實在太萌了~~」昭昭媽媽西子捧心,一副沈迷其中,不能自拔的樣子。

少年的臉色因為打趣有些微紅,他無奈地看著昭昭媽媽:「阿姨……」

昭昭媽媽也知道孩子面皮薄,只得戀戀不舍地收回目光,悶頭吃飯,時不時還能聽到幾聲沒捂住的笑聲。

姜爸爸搖了搖頭,嘆了口氣:「女人啊~真是神奇的生物……」

3

肖言夏的母親給他留了個小房子,就在姜昭昭家隔壁,但年幼的他沒有經濟來源,昭昭父母心疼他年幼,又估計孩子的自尊心,就給了他照顧昭昭的工作,工資比外面的兼職好多了,肖言夏心中感激,再者昭昭父母也沒給他期限,這一照顧就照顧到了姜昭昭大學畢業。

周末的陽光把窗外的鳥兒曬得跳腳,平時肖言夏工作都很忙,但周末或者昭昭父母不在家,他都會盡量騰出時間過來照顧她。

厚厚的窗簾遮掩下,姜昭昭的房間裏依然黑漆漆得分不清白天黑夜。

「《論如何讓男人死心塌地愛上你》這本不是……這本《小妖精的自我修養》……太騷了,我不行我不可……《狂撩冰山美男》嗷~~言夏哥哥一點都不冰山!」被窩裏仿佛有個小豬在一拱一拱的,依稀傳出些細碎的哀嚎聲。

「寶貝!我們出去啦,待會言夏哥哥來給你做午飯,你差不多可以起來嘍。」門外傳來昭昭媽媽的聲音。

姜昭昭艱難地探出一顆腦袋,哼唧幾聲算是答應了,然後鉆回被窩繼續研究她攻略言夏哥哥的人生大計!直到窗簾被刷地一下拉開,陽光傾灑進來,一瞬間驅趕了所以的黑暗。

肖言夏清朗的聲音在頭頂響起:「小豬曬屁股了!」

被窩裏的小豬一楞,而後窸窸窣窣地把自己埋得更深了。

肖言夏等了等,見被子動了兩下又不動了,雋秀的眉頭微微蹙起,彎下腰開始往裏頭扒拉人。

「哈哈哈,別挖了別挖啦,我自己出來!」姜昭昭躲開肖言夏的手,別別扭扭地鉆出一個頭來,有些不滿地撅著嘴,「言夏哥哥叫我一聲就好啦,我都長大了,是個女孩子了,你不能隨便進我房間!」

姜昭昭倒不是介意肖言夏進她房間,她都恨不得把人撲倒在床上。只不過姑娘大了,知道在喜歡的男孩子面前要漂亮了。她這蓬頭垢面的樣子,實在有點不好意思。

肖言夏輕笑著直起身,轉頭打開窗戶通風:「我叫你好幾聲沒反應,怕你悶壞了。」

轉頭一看她毛茸茸的睡衣袖子裏探出一只爪子,爪子裏還牢牢捏著手機,笑容頓時淡了些:「不要摸黑玩手機,對眼睛不好。」

在眼鏡橫行的這個時候,因為肖言夏的嚴格監管,姜昭昭的視力一直很好,但是她逐漸長大了,有些時候肖言夏想管也沒有辦法。

「快換衣服,待會菜都涼了。」肖言夏順手理了幾件衣服遞給她。

姜昭昭小嘴一撅,不情不願地哦了一聲,看吧,他根本不把自己當女孩子,在言夏哥哥眼裏,她依然是那個打架會哭的小屁墩兒!

姜昭昭扯著被子捂住了半張臉,目光落在窗外高大的梧桐樹上,樹葉隨著風微微搖晃,思緒一點點被拉扯,如果沒有當年那場烏龍架,她大概不會那麽早就把一顆心捧了出去吧。

4

肖言夏讀的省重高就在當地,操場周圍有一小片梧桐林,小學還沒畢業的昭昭小朋友跟著言夏哥哥去參加畢業典禮,那一天也如今天一樣陽光燦爛,碧空如洗

姜昭昭為了拿老師給的小零食跟丟了肖言夏,順著路找了一會兒後,在一顆梧桐樹下見到了熟悉的身影,而他對面站著一個裙擺飛揚的女孩。

少年少女青春靚麗的身姿和肆意張揚的眉目本就是最絢麗的風景,那一刻似乎有什麽落進了小昭昭的眼裏,她閉了閉眼,偷偷躲了起來。

少女眉眼溫順,唇角輕抿著,霞飛雙頰,雙手垂在兩側輕輕握起。

姜昭昭下意識地緊了緊自己捏著背包的小肉手,忽然不敢再看。

「昭昭剛剛去哪兒了,怎麽不跟著我?」肖言夏找到姜昭昭的時候,神情有些焦躁。

姜昭昭抱著冰棍悶頭舔著,一聲不吭。

肖言夏以為姜昭昭怪他把她搞丟了,心裏也很愧疚,半蹲下身子,擡頭看著姜昭昭氣呼呼的小臉:「乖啦,是哥哥不好,沒有下一次了。」

姜昭昭對肖言夏從來沒什麽原則,每當他不笑了,她就開始著急,看著肖言夏目光中的歉疚,姜昭昭覺得自己實在是太不懂事了,自己貪吃走丟了,偷聽哥哥隱私,現在反而在責怪他。

「不是言夏哥哥的錯。」姜昭昭悶悶出聲,雖然松了口,但心情也實在好不起來,她覺得自己一定是太自責了。

之後的時間姜昭昭完全沒了剛來的興致,一路都悶悶不樂的,肖言夏實在猜不透小姑娘的想法,也有些無措,好在事情處理的差不多了,沒一會兒就回了家。

姜昭昭陰晴不定的小情緒持續了大半年時間,肖言夏以為只是小孩子開始叛逆了,也只是盡量順著毛伺候,直到有一天她蓬頭垢面地回來。

「怎麽了,誰欺負你了?」昭昭媽媽驚訝地捂著嘴,焦急地湊上去。

姜昭昭有氣無力地看了她一眼,悶聲回答:「沒事,摔了一跤。」

說完頭也不回進了房間。

姜昭昭向來活潑,昭昭媽媽還是第一次遇到昭昭這麽冷淡的模樣,一時有些不知所措,恰巧肖言夏走進來,她頓時像找到了救星,把套話的重任交了出去。

打開房門,肖言夏輕手輕腳地走了進去。

姜昭昭坐在床邊的背影小小地,一聳一聳的肩膀顯得格外可憐。

「昭昭怎麽了?」肖言夏拿過醫藥箱,開始給姜昭昭處理傷口,又怕她覺得疼,小心翼翼地一邊清洗一邊輕輕地沖著傷口吹氣。

姜昭昭看著看著,一肚子的委屈終於忍不住了:「我看到了……」

「嗯?」

「言夏哥哥的女朋友……跟別的男孩子在一起……」姜昭昭握緊小拳頭,比起憤憤不平,更多的是難受。

「女朋友?」肖言夏楞了,「我什麽時候有的女朋友?」

姜昭昭還在難受,沒註意到肖言夏的語氣:「就是畢業那天跟哥哥告白的那個姐姐。」

「她不是啊,我拒絕了!」肖言夏驚訝了一瞬,隨即好笑道,「你怎麽會以為我有女朋友的?」

這時候姜昭昭也明白了,她驚得張了張嘴,吶吶道:「我同學的哥哥姐姐這個年紀都有的……」

「小姑娘整天不好好學習,關心些什麽呢!」處理完傷口,肖言夏跟她並排坐在床上,「所以你做了什麽?」

姜昭昭現在也有些不好意思了:「我……我打架了……」

「你打了那個姐姐?」肖言夏微微瞪大了眼,沒看出來啊,小姑娘這麽橫?

「沒……沒有,我打了那個男的……」姜昭昭自己也知道不占理,回想當時的場景金豆子又開始啪嗒啪嗒往下掉。

肖言夏啞然失笑,一看小姑娘又開始哭,只得忍了忍,抱著她輕聲細語地哄,直到姜昭昭睡著,他才悄悄地走出去找老師要了通訊錄,給那個女孩打電話道了歉。

對方接到電話很是驚訝,聽聞肖言夏的意思後,也是笑得開懷,雖然被莫名狙擊不是太爽,但姜昭昭到底只是個小妹妹,這短胳膊短腿的連人家衣角都碰不到,結果自己還摔了好幾跤,當時她倆還想帶姜昭昭去醫院看看,沒想到小姑娘氣性大,一溜煙兒跑沒影了。

肖言夏看著掛斷的電話,一時不知該笑還是該心疼,只是心中那柔軟的一角好像被什麽輕輕撞了一下,不疼但酥酥麻麻的。

5

吃完午飯,姜昭昭等肖言夏一出門,就拎包換鞋,急匆匆地奔向塗三千女神的懷抱。

「塗三千,快!救救我,我感覺再這麽下去,這輩子我都要嫁不出去了。」姜昭昭嗷嗷叫地把塗珊倩撲得一個趔趄,「哇,你素顏好水靈哦,我好喜歡~」

「滾!」塗珊倩伸出纖纖十指,一點都不憐香惜玉地推開了她,「說吧,進展地怎麽樣了。」

一聽這話,姜昭昭仿佛被放空了的氣球,一瞬間沒了精神:「他都沒把我當個女人!」

「呵~」斜睨一眼,塗珊倩輕蔑一笑:「那是他沒上過手。」

「怎麽說怎麽說?」一旁死魚一樣攤著的姜昭昭骨碌碌地爬了起來,一臉求知欲旺盛的模樣。

「既然他沒把你當女人,那就讓他摸一摸……」塗珊倩眼中精光一閃,看得姜昭昭默默抱著胳膊打了個冷顫。

「我……你……我給他下藥?」姜昭昭結結巴巴,差點咬了自己的舌頭。

塗珊倩一個岔氣,連咳了好幾聲:「不是我看不起你,你有那賊膽嗎?」

姜昭昭立馬慫了:「沒……沒有……」

塗珊倩恨鐵不成鋼地哼了一聲:「半遮半掩的女人,總比脫得精光的胴體更加迷人……」

兩人緊接著一番交頭接耳,離開的時候姜昭昭整個人暈暈乎乎的,雖然有些羞恥,但依然滿懷敬佩地真誠地看著塗珊倩,以表自己這一天受益匪淺。

周日姜昭昭依然睡到中午,爸媽出差幾天,往常也是肖言夏過來照顧她,不同於昨日的沈迷攻略,今天姜昭昭連肖言夏開門的聲響都聽得一清二楚。

姜昭昭聽著房門外的動靜,腦海中一筆一劃勾勒出他頎長的身姿,白襯衣外皮帶牢牢扣住勁瘦的腰身,白皙的手指纖長骨節分明,水流劃過指尖,有一種潤澤的顏色。

心跳怦怦然,姜昭昭緊緊地閉著雙眼,耳朵越發滾燙起來。

肖言夏做完午飯,照例在門外喊了幾聲,等了一會兒見裏頭沒動靜,雖然想到小姑娘之前的抗議,有些猶豫,但考慮到讓孩子在惱怒和餓死中選一個,肖言夏還是擰開門把手走了進去。

厚厚的窗簾擋住了外面的熱鬧。

「還窩著,每天都要賴床,肚子都不餓的嗎?」看著床上團著的一坨,肖言夏失笑道,就這房門外的光線,走過去拉窗簾。

姜昭昭悶得慌,又緊張,忍不住嗆了下:「咳,咳咳……」

肖言夏腳步一頓:「怎麽了,感冒了嗎?」

聽到肖言夏靠近床邊的腳步聲,姜昭昭慫巴巴地往被窩深處挪了挪。

肖言夏見她不但不往外鉆,甚至還越藏越裏面,也顧不上拉窗簾了,幾步走到床邊,伸手就拽被子:「發燒了嗎,不舒服?」

他的語氣很焦急,姜昭昭有些愧疚感,但這一丁點兒愧疚感還沒升起來就被緊接而來的緊張沖得一幹二凈。

6

肖言夏的手指很涼,落在姜昭昭滾燙的肌膚上,冰得她一個激靈。

肖言夏先是一楞,而後仿佛被燙到,驟然收回手,指間觸及的滑膩感魔障一般縈繞在他的感官中,揮之不去。

「咳,都大姑娘了,睡覺不好好穿衣服!」指尖不自覺拈了拈,肖言夏故作鎮定地板著臉教訓道。

姜昭昭裝作賴床的樣子,抱著被子撲騰了兩下:「天氣這麽熱,再說我不是穿著睡衣麽。」

肖言夏不受控製地回想起方才的觸感,耳朵尖微微發熱,心跳開始不規律起來,他一時也不知道怎麽應付,只著急忙慌丟下一句:「快起來吃飯了!」

說完還隨手把剛剛打開了一條縫的窗簾嚴絲合縫地拉上了,才急匆匆地走了出去,中途還不小心磕到了床腳。

姜昭昭聽他輕「嘶」一聲,擔心地鉆出被窩想看看情況,不料只看到肖言夏一個落荒而逃的背影。

姜昭昭剛剛雖然心癢難耐,但也實在害羞,沒敢去仔細看肖言夏的反應,不由地有些遺憾,但憑借她對肖言夏多年的了解,方才他那一系列行為也太過反常,這許多年來,姜昭昭還從沒見到肖言夏慌亂成那樣。

首戰告捷!姜昭昭暗暗給自己比了個yes,忙扒拉出手機跟塗珊倩匯報進展。

吃飯的時候,姜昭昭跟往常一樣纏著肖言夏說話,但很明顯,肖言夏有些心不在焉,吃個飯頻頻走神不算,姜昭昭叫他的時候,猝不及防對視了,他下意識地就會避開她的目光。

姜昭昭面上不顯,心中暗喜,終於意識到她不是個小女孩了嗎,她這前凸後翹的身材果然還是有點吸引力的。

那言夏哥哥是不是就不會再把她只當成小妹妹了,然後逐漸發現她的優點,慢慢地喜歡她……姜昭昭喜滋滋地想著,對未來充滿了期待。

然而她做夢也沒想到,劇情不但沒有按著她設想的發展,肖言夏反而開始避著她了。

具體表現在不進姜昭昭房間了,連話都是隔著房門說的,好像生怕擅自打開門會看到什麽不該看的。

聊天的時候也不會去呼嚕姜昭昭的腦袋了,甚至姜昭昭一湊近,他就借故躲開。

不能說是表現嫌棄,也可以說是避如蛇蠍了……

姜昭昭為此徒手掏壞了倆羽絨枕頭,天天苦大仇深地窩在沙發上跟遙控器作對。

昭昭媽媽看著女兒快皺巴成小籠包的圓臉,忍了幾天終於忍不下去了,咬著筷子一雙美目水汪汪地看著丈夫:「姜爸爸,昭昭寶貝好可憐啊!」

姜爸爸冷眼看了看不爭氣的女兒,面上紋絲不動:「昭昭媽媽,我還想再掙紮一下。」

他一點都不想這麽早就把好不容易養大的豬送給別人家的白菜,雖然那顆算得上玉白菜,也差不多是自己家的,但是……

「姜爸爸不喜歡言夏哥哥嗎?」昭昭媽媽撅起嘴,有些不開心了。

她可是很喜歡肖言夏的,畢竟沒幾個男孩子能在那樣糟糕的環境下成長得如此優秀,雖然也有她們夫妻的幫助,但省狀元是他自己努力考的,現在的公司也是他費盡心血創建的,何況他對姜昭昭那麽好。

姜爸爸目光閃了閃,堅持道:「……我更喜歡昭昭寶貝……」

昭昭媽媽輕哼一聲,開始耍賴:「所以姜爸爸最喜歡昭昭寶貝嗎?」

姜爸爸腦中警報聲嗶嗶直響,這題他可熟了:「不是……最喜歡昭昭媽媽。」

昭昭媽媽眼睛一亮:「那昭昭媽媽的昭昭寶貝那麽喜歡言夏哥哥,姜爸爸要不要幫個忙呢?」

姜爸爸看著自己媳婦一臉小計謀得逞的竊喜,認命地嘆了口氣,咬了咬牙,心一橫:「……幫!」

7

姜爸爸最近忙得焦頭爛額,連帶著昭昭媽媽也跟著他東奔西跑的出差。

肖言夏不得不整理好自己手裏雜七雜八的工作,騰出空來看顧姜昭昭。

雖然出於禮貌,肖言夏從不過問姜爸爸工作上的事,但憑借他敏銳的商業嗅覺,他感覺到姜家應該遇上了什麽大事。

但是姜爸爸不主動說,作為小輩,肖言夏沒有資格主動提出幫助,這樣顯得太沒有禮貌了。

晚餐的時候,肖言夏跟姜昭昭和她爸媽一起吃飯,心不在焉地思考著該如何委婉地詢問一下。

「昭昭啊,你還記不記得吳叔叔,小時候經常來我們家吃飯的。」吃著吃著,昭昭媽媽忽然問了一句。

姜昭昭扒拉著飯,聞言楞了楞:「啊?」

肖言夏也跟著擡了擡眼。

「就是做房地產發家的那個特別圓潤的叔叔,你以前經常揍他兒子來著。」姜爸爸臭著臉,雖然不情願,還是解釋了一下。

昭昭媽媽橫了姜爸爸一眼,而後笑瞇瞇地繼續道:「吳叔叔年紀大了,想著搬回來這邊住,剛巧他兒子也回來了,就想著兩家聚一聚,一起吃個飯。」

「吃飯幹嘛問我?」姜昭昭懵懵懂懂,「你們答應就好了啊!」

昭昭媽媽應了一聲,這事兒就這麽定下來了。

一頓飯開開心心地吃完,坐在沙發上看著廚房洗碗的姜爸爸,再回想昭昭媽媽神秘兮兮的表情,肖言夏心裏越想越不對勁。

就跟姜昭昭說的一樣,長輩聚餐根本不需要問孩子的意思,到時候提前通知一下,叫一聲就跟著去了,那究竟為什麽一定要問她呢?

肖言夏皺著眉頭……對了,剛剛昭昭媽媽說了,吳叔叔的兒子,聽起來像是從小就跟姜昭昭認識,那年齡應該差不多,青梅竹馬……加上近幾年房地產行業形勢一路高走,和姜爸爸最近莫名的忙碌……

一個大膽的念頭在肖言夏腦海中成型。

這壓根不是老朋友聚餐,這是個相親局!

肖言夏心裏一慌,莫名開始煩躁起來,連坐著的沙發都感覺像紮了針一樣。

按理說姜昭昭年紀也差不多了,談戀愛結婚都是正常的。

想到這兒,肖言夏無意識地撚了撚手指,每次對上姜昭昭望向他的目光,他就心軟的一塌糊塗,根本就沒想過姜昭昭的年齡,而且從小到大,姜昭昭也沒有喜歡的男孩子,這讓肖言夏連考慮都沒考慮到過這一點。

望著身邊光溜著白嫩嫩地雙腿,盤坐在沙發上興致勃勃看著電視的姜昭昭,肖言夏舔了下幹燥的嘴唇,有些情緒盈呼之欲出,可隨即蜂擁而來的自卑感,讓他心臟驀地抽痛,一時間呼吸都有些不穩……

8

知道兩家見過面後,肖言夏神思恍惚了幾天,終究忍不住借著帶姜昭昭出去玩的名頭,把人接了出來。

肖言夏比姜昭昭大了六歲,此刻走在她身邊卻有些手足無措,明白自己的心意後,一向以哥哥自居的肖言夏,竟然連話題都不知道怎麽跟姜昭昭聊。

很明顯,姜昭昭也不習慣兩人之間的沈默,她笑嘻嘻地跟肖言夏分享:「言夏哥哥你不知道,那個吳方航跟小時候一樣傻,雖然年紀大起來了,看著還是很好欺負,你不知道,我們出生就認識了,從小我就壓著他揍。」

「壓著揍?」肖言夏腦海中構造了一個畫面,眉心不由得微微一蹙。

「啊!」姜昭昭恍然,還以為是肖言夏不認識人,「就是我媽說的吳叔叔的兒子,可逗了,挨揍了只會告狀,還是個哭包。」

肖言夏看著她說起別的男孩子神采飛揚的模樣,心裏著實不是個滋味。

「你們……那天就吃了頓飯?」肖言夏試探著問道,「我是說你們兩家好久沒見了,有沒有計劃一起出去玩或者什麽的?」

姜昭昭腦中閃過她媽媽交代的話,感覺肖言夏多少有點介意這事兒的樣子,心裏不由得高興了起來,臉上卻表現出有些苦惱的樣子。

「我媽讓我跟吳方航多出去玩玩,我總覺得他倆有什麽事瞞著我。」姜昭昭用了畢生的演技展現了一個無知少女即將落入火坑的懵懂模樣。

肖言夏聞言心中嘆了一聲,這是在撮合你倆啊,傻姑娘……

正糾結著要不要順著心意挑撥幾句,又覺得這樣做實在不厚道,猶豫間余光瞥見一個物體朝姜昭昭砸來。

姜昭昭楞神間,肖言夏已經一把扯著她的胳膊護在懷裏,擡手擋開了砸過來的東西。

安撫地揉了揉姜昭昭的腦袋,肖言夏低頭一看是個空易拉罐,正要找亂丟的人,就看到前面一群人吵吵嚷嚷起來。

推搡中的六七個人看起來都還是小孩子,其他幾個像是一起結伴同行的,只一個孩子看起來臟兮兮的,小小的手裏拽著個塑料袋,裏面裝了好多空瓶子。

肖言夏看著,眸中微微一暗,正打算避開他們,卻感覺懷抱被人推開了。

「昭昭,你幹什麽?」肖言夏方才情緒有些波動,一時恍神沒拉住人。

只見姜昭昭兇神惡煞地沖了上去,揮舞著拳頭齜牙咧嘴地沖著那群欺負人的孩子兇了一頓,那群孩子到底年紀小,被嚇了一下,頭也不回地跑了。

肖言夏無奈地搖了搖頭,走上去:「跟一群孩子鬧什麽,雖然年紀不大,但他們那麽多人,你不害怕嗎。」

姜昭昭低頭把剛剛丟在她面前的易拉罐鄭重地放在那個受欺負的孩子手中的塑料袋裏,好像是在放一樣很正式的東西。

肖言夏心中微微一動。

姜昭昭安撫好小男孩,走到肖言夏面前,眼神心疼地看著他:「言夏哥哥當時也很害怕吧。」

她感覺到了那一刻肖言夏的不自在,所以她上前保護了那個孩子,就好像能保護當年的肖言夏一樣。

肖言夏目光一滯,良久之後長舒了一口氣,放松的笑道:「昭昭在心疼我嗎?」

肖言夏的童年姜昭昭大致知道些,在搬到她家邊上前,肖言夏跟著農村出來身無所長的媽媽在另一個城市艱難度日。

他們能依靠的只有肖媽媽那點微薄的工資,而懂事的肖言夏為了讓媽媽少吃點苦,剛能認路的年紀就學會獨自一人偷偷去撿垃圾撿廢品賣錢。

肖媽媽知道後哭著罵他打他,但肖言夏只得媽媽其實是舍不得他出去受那種苦,所以他咬牙認了,之後依然固執地繼續,這種生活持續到和姜昭昭成了鄰居。

之後有姜昭昭父母的幫助,肖言夏的生活好了不少,但他向來爭氣,讀書的時候也一直勤工儉學。

姜昭昭一直都知道,所以心疼她的言夏哥哥。

9

那天之後,姜昭昭按著爸媽的意思去見了幾次吳方航,吳方航倒是把姜昭昭照顧得很周到,絲毫沒有記恨小時候受欺負的樣子,但既然是演戲,姜昭昭也不喜歡他,有時候就帶著塗珊倩一起去,

次數多了,兩人沒啥進展,反倒是吳方航跟塗珊倩有些不對勁起來了。

肖言夏見識多又是個心思細,「偶爾」遇上幾次,感覺不太對後,就讓人暗地裏跟了幾次吳方航,這不查還好,等看到消息他只感覺頭都疼了起來。

肖言夏沈著臉想,吳方航私生活混亂,姜昭昭父母肯定不會讓姜昭昭跟這樣的男人在一起的,姜昭昭長得水靈可愛,難保吳方航是看中了這點才一直賣力演戲,剛好姜家又似乎遇到了些經濟問題,如果吳方航是個如他表現出來那樣的良配,姜家一定是很樂意跟世交聯姻的。

肖言夏越想越慌亂,姜昭昭父母對他很好,他不能就這麽大咧咧地揭穿吳方航,惹兩家翻臉,但要讓姜昭昭就這麽羊入虎口,他實在不甘心。

幾番權衡之下,肖言夏捏緊了拳頭,打算先去探探姜昭昭的意思,如果不是他會錯意的話……

沒幾天就到了姜昭昭的生日,家裏請了一些朋友過來玩,吳方航自然也在,看著他跟姜昭昭互動,肖言夏整張臉都是黑的。

聚餐結束整理完,姜昭昭瞇著眼在沙發上打瞌睡。

肖言夏洗了手走過去:「很晚了,去房間裏睡,待會兒你又要喊不舒服。」

他溫柔地用手背貼了貼姜昭昭軟乎乎的臉頰,看著她下意識蹭過來的動作心裏有些發癢,他應該避開的,但他的手不樂意。

前段時間肖言夏一直躲著姜昭昭,這幾天她明顯感覺到肖言夏的親近,一開心就多喝了點小酒,此刻迷迷糊糊地嗅到熟悉的氣息,恨不得把他的手拉過來抱著,但多少還有些膽怯。

昭昭媽媽扯著姜爸爸趴在房門口偷看:「姜爸爸有沒有發現,每一次言夏哥哥看向昭昭寶貝的時候,臉還沒轉過去笑容就先準備好了。」

姜爸爸輕哼一聲,把人扯回屋子裏,順手關上房門:「我也是一樣的!」

肖言夏看了一圈發現姜昭昭爸媽早就回房了,只得抱起賴在沙發上的小姑娘。

軟軟的胳膊冰冰涼涼地貼上他的脖頸,肖言夏只覺得腦中轟的一聲,熱度一下子蔓延到了耳朵。

姜昭昭忍不住撲哧一笑。

肖言夏心中一驚,低頭看去,卻只見她眼睛緊閉著,倒是嘴角還掛著笑。

「裝睡?」肖言夏心中有些燥,語氣反倒寵溺。

姜昭昭把腦袋往他懷裏埋了埋,半晌才鉆出來,睜開眼看著肖言夏,眸光亮晶晶的。

肖言夏被笑得心跳加速,強自鎮定:「要自己下來走嗎?」

姜昭昭搖了搖頭,撒嬌地愈發摟緊他:「我喝多了,腿軟,你抱我回去。」

肖言夏二話不說,抱著人就回了房間,等把人在床上放下,他才斟酌著問道:「昭昭有喝醉嗎?」

姜昭昭搖了搖頭,只盯著肖言夏笑得格外燦爛。

肖言夏被她那模樣看得心軟,就好像嵌了紅櫻桃的奶油小點心,餡兒是帶奶香味的蜜糖可可,誘得人格外想嘗一口。

肖言夏不知道那嘗起來是不是跟他想的味道一樣,他別開眼喉結微動:「那我先走了,你要是困了睡醒再洗漱吧。」

腳步剛要離開,右手就被一只柔軟的小手抓住了。

姜昭昭說:「言夏哥哥你娶我好不好?」

10

喝醉的人說的話是不能當真的,但肖言夏還是當真了。

他覺得自己簡直是個混蛋,受了姜家那麽多的好處,到頭來連他們女兒都要沾染,明明開始只是妹妹的,怎麽就……

在姜昭昭說完那句話後,肖言夏很不爭氣地逃跑了,因為從小到大,面對姜昭昭他一直都是自卑的。

但是第二天他還是帶著禮物上門,正式跟姜昭昭父母談了想要娶她的事。

「言夏哥哥你可算是提了。」昭昭媽媽樂彎了眉眼,「為了讓你開這個竅,我們可算演了好大一場戲。」

肖言夏震驚地望著他們,目光落到一旁的姜昭昭身上,只見她頗為無辜地眨了眨眼。

「是吳方航?」肖言夏有些恍然。

「是啊是啊,難為那孩子了,演了大半個月的紈絝子弟,他都跟我哭好幾次了,說我們把他生物鐘打亂了,讓昭昭以後好好賠償他。」昭昭媽媽很不給面子地揭穿道。

姜昭昭臉一紅,可憐兮兮地看向肖言夏:「言夏哥哥!」

她從小對著肖言夏撒嬌習慣了,壓根不知道對於一個心思從哥哥變成男朋友的人來說,這樣的行為沖擊有多大。

姜爸爸嫌棄地擺了擺手:「行了,你們自己談就好,要結婚在通知我們,真夠累的。」

肖言夏聞言有些慚愧,想到自己之前的怯懦又實在不好意思。

等姜爸爸夫妻倆離開,肖言夏才坐到姜昭昭身邊,溫柔地呼嚕了幾下她蓬松的發頂:「昭昭想知道我的故事嗎?」

姜昭昭紅著臉點頭。

肖言夏眼神有些落寞:「那是一個不完美的言夏哥哥,我怕昭昭不喜歡。」

姜昭昭收起笑容,嚴肅地盯著他,堅定地搖頭:「喜歡,我一直都喜歡言夏哥哥,只喜歡言夏哥哥,明明是你不喜歡我。」

說著想到自己的屢戰屢敗,又有些委屈起來。

肖言夏失笑地摟過她的要,慢慢地講述他曾經經歷的,很多人都知道,卻偏偏在姜昭昭面前一直難以啟齒的過去。

「我出聲在一個貧窮落後的小山村,結婚前我爸在大城市攀上高枝,而我媽已有身孕,她父母早亡,無依無靠,我爸家裏得知她生的男孩想搶過來,她迫不得已只能帶著剛出生的我逃離那裏。」肖言夏頓了,思緒仿佛回到了當時,「我媽的錢被我爸都騙走了,又沒一技之長,帶著我這個拖油瓶,很多時候連飯都吃不飽。」

「言夏哥哥不是拖油瓶,你很優秀!」姜昭昭心疼的厲害,有些事情她其實是知道的,但聽肖言夏親口說出來,感覺更加難受。

肖言夏低頭看著她,目光微動,忍不住在她嘴角親親啄了一下。

姜昭昭一楞,白皙的小臉瞬間爆紅。

肖言夏輕笑一聲,心中的壓抑散去了不少:「小學升初中那年,我爸遇到了我們,沒有辦法,我們只能再次逃離那個城市,而後就遇到了你們。」

這大概是肖言夏感受到的來自這個世界最大的善意。

11

姜昭昭不知道,他曾經撿過爛掉的水果當食物,為了不餓死,翻過垃圾桶,別人的童年充滿了歡聲笑語,而他需要利用各種時間去撿廢品湊學費,努力學習去拿獎學金,助學金等各類補貼,爭取保送名額,因為他沒有錢。

姜昭昭只知道當年肖媽媽在隔壁租的小瓦房,還是肖言夏成年後自己花錢買下來的,那裏是他和肖媽媽度過的最溫暖的一段時光。

「那年春節,我爸不知怎麽找了過來,跟我媽糾纏間出了車禍,車子爆炸,兩個人都沒活下來。」肖言夏閉了閉眼,聲音有些啞,「我媽一直跟我說,人這一輩子就那麽點時間,不要浪費去恨一個人……」

姜昭昭越聽越難受,眼睛都氣紅了:「他都那麽壞了,為什麽不能恨她!」

說著說著,自己倒哭了起來。

肖言夏本來還有些失落,被哭了個措手不及,登時又是心疼又是好笑,只得先哄他。

好一會兒,姜昭昭才抽抽噎噎地停了下來。

肖言夏抱著懷中的小姑娘,一下下拍著她的背脊輕哄,心中百感交集,他聽著母親的話,時間長了,連自己都覺得這是應該的,他努力學著溫柔、理智,把過去的事看得雲淡風輕。

直到這個女孩在他懷裏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淚,狠狠地說他應該恨父親的時候,肖言夏心中壓著多年的巨石忽然就松動了,原來他一直以來都是恨父親的,但是現在真的不恨了。

「所以言夏哥哥一直不喜歡我,是因為這些事嗎?」姜昭昭抽了抽鼻子,把眼淚很不地道地蹭在肖言夏的白襯衣上。

肖言夏苦笑不得地看著她撒氣:「小祖宗,我比你大6歲啊,我上大學的時候,你還在六年級呢!我又不是禽獸……」

姜昭昭聞言不滿地哼了聲,撅著小嘴瞪他:「那現在是了。」

肖言夏看著她眼睛紅紅,又嬌氣又可憐的模樣,心中又酸又麻,忍不住低頭親了親她。

姜昭昭紅著臉仰起頭,輕顫的睫毛帶著些許忐忑,被動地承受著他的親昵。

「那你……是什麽時候……開始……喜歡我的?」唇齒交纏間,姜昭昭輕喘著斷斷續續問道。

肖言夏擡起手輕輕掐著她的後頸,用力往自己身前壓了壓,將她剩余的聲音都吞入這個吻中:「一直……永遠……」

因為姜昭昭一直都是肖言夏的小公主啊……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