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故事 愛情 和男神假扮模範情侶2年,突然分開後,才知他是真的喜歡我

和男神假扮模範情侶2年,突然分開後,才知他是真的喜歡我

我和蕭繹炒了兩年cp,我以為會假戲真做,他卻突然決定退圈結婚,原因是:不想委屈女友!
再次見面,他落魄到在奶茶店打工。
就……有什麽比「前男友」混得潦倒落魄更令人大快人心的呢?

一個好的前任,就應該混得窮困潦倒。

——江依斐

1

江依斐再看到蕭繹的消息,是在微博的熱搜排行榜上。

話題是#蕭繹奶茶#。

有人爆料說在A市某奶茶店遇到了蕭繹,曾經萬千少女心中的白月光現在淪落到在奶茶店打工,雖然落魄但還是難掩男神氣質。

這條熱搜下的第二條也是和他有關的,話題是#江依斐點贊前男友#。

原因是當紅女星江依斐點贊了關於蕭繹在奶茶店打工的那條微博。

江依斐接到經紀人打來的電話的時候,正坐在出租車內補妝。隔著電話,也能感受到對面的絕望與憤怒,經紀人道:「我的小姑奶奶哎,你要點贊你拿小號點不好嗎?現在你的怨婦嘴臉全網都看到了!」

「忘了切號嘛。」江依斐搽上口紅,抿了抿道,「而且我哪裏想到他們截圖那麽快,我取消都來不及。」

對面默然一會兒,又道:「算了算了,說點兒別的,你現在在哪兒?」

江依斐看了一眼窗外的奶茶店,沈默了一秒,道:「我在家。」

「真的?」

「真的。」江依斐誠懇的點頭。掛了電話,她推開車門長腿一邁下了車,徑直進了奶茶店。店裏很安靜,此時還沒有被圍觀群眾占領。江依斐走到櫃臺前,毫不意外地見到了櫃臺後的蕭繹。

他在櫃臺後調製奶茶,個子高挑挺拔,面容俊朗,即使是穿著店裏老土的製服,也如同微博上所說的,難掩氣質。店裏不少小女生坐在位置上,眼睛一直往這邊瞄。

「您好,請問要點兒什麽?」他掃一眼面前的江依斐,並沒有認出來她。

一是因為江依斐戴著墨鏡,堪堪將一張小臉遮去大半,而另一方面則是,不管江依斐承不承認,她在蕭繹眼裏,其實一貫都這麽沒有存在感。

「我要一杯奶茶。」江依斐擡頭看了一眼飲品單,道。

蕭繹點點頭,很快將她要的奶茶調製出來放到了櫃臺上,道:「您的奶茶。」

江依斐摸了一下,又道:「我要冰的。」

蕭繹看了一眼她,將奶茶取回來,重新給她做了一杯,道:「您的奶茶,冰的。」

江依斐插了吸管,只喝了一口,或者根本一口也沒喝,擡手就扔進了旁邊的垃圾桶,她揚了揚下巴道:「太甜了,我要少糖的。」

這下就算是傻子也能看得出來是來找茬的了,蕭繹微微地皺起眉,旁邊的店員走過來打圓場道:「你去忙別的吧……美女你喝什麽,我來幫你做。」

「我不要你做,我就要他做。」江依斐擡手取下了墨鏡,眼睛一眨也不眨地望著蕭繹。

店員顯然是認出了她,知道這是「個人恩怨」,一時不知要怎麽勸。江依斐又問:「怎麽,你們店裏不能換飲料的嗎?」

倒是蕭繹一臉淡然地示意店員不用幫忙,道:「換可以,要加錢。」

第一次聽到蕭繹提錢,倒把江依斐聽樂了,她點了點頭,道:「行啊,能給我做出來,加多少都行。」

於是接下的時間裏,江依斐就靠在櫃臺邊,看著男人把奶茶從全糖換成了三分糖,珍珠奶茶換成絲襪奶茶,又換成爆爆蛋奶茶……

沒過多久,旁邊的垃圾桶就堆滿了各種奶茶,店裏指指點點的聲音越來越多,還不時有人掏出手機,朝這邊拍照。

經紀人趕到的時候,江依斐已經快把店裏所有的飲品都點了一遍。經紀人看到她就頭疼,連忙過去拽了她道:「姑奶奶我求求你了,你還嫌自己黑料不夠多啊?」

又轉頭跟蕭繹打招呼:「蕭先生真巧,有時間一起喝茶啊,我們先走了。」說完,連忙拉著不依不饒的江依斐走了。

「所以你到底又去招惹他幹什麽?」回到公寓,經紀人還是沒忍住問了。

「沒啊,」江依斐死鴨子嘴硬道:「我就是想喝奶茶,剛好路過。」

「那你倒是喝啊。」經紀人把手裏一直拿著的奶茶遞給她,江依斐接過來,只喝了一口,就低下頭不說話了。

「一杯奶茶跑步機半小時。」經紀人補上了最後一刀。

2

江依斐認識蕭繹,是在兩人合作的第一部戲裏。

江依斐家裏有錢有背景,進娛樂圈也不過是玩票性質,甚至那部戲裏的男主角,都是她江大小姐選的。一眾來試鏡的男明星裏,江依斐一眼就看中了蕭繹,青年換了戲裏的妝發,白衣黑發,眉眼淡漠,美得像是畫中仙。開機那天江依斐蹦去找他,笑得眉眼彎彎,自我介紹說:「你好,我是江依斐!」

他望了她一眼,很快移開目光道:「我叫蕭繹。」

他身上自帶一種疏離氣質,彬彬有禮卻拒人於千裏之外,但江依斐就是犯賤地喜歡上了。兩人在那部戲裏演男女主角,甜甜蜜蜜地談戀愛給觀眾看。

兩人一起拍了半年的戲,蕭繹演技了得,把戲中男主角的深情演了個十成十,以至於江依斐和他演著演著,也覺得他真的對自己有意思。

那部戲之後,蕭繹一炮而紅。劇組也順勢替兩人炒起了CP。蕭江CP一時間轟轟烈烈,連江依斐自己都信了。直到有天,劇組的慶功宴,她難得興起親自打電話通知他,電話接通後,對面低沈溫柔的男聲彬彬有禮地問:「你好,請問你是?」

那一瞬間,江依斐實實在在地體會到了什麽叫如墜冰窟——一直以為是郎有情妾有意,誰料對方連你電話都沒記。

但這並不影響江依斐後來對蕭繹發起的瘋狂攻勢,她利用自己手上的資源,讓自己和蕭繹演了無數的男主女主,在個大衛視瘋狂霸屏。兩人的經紀公司也決定聯手炒兩人的情侶人設,蕭繹不贊同,但他的意見在資本之下已經無足輕重了。

兩人曾經一度是娛樂圈的「模範CP」。蕭溫柔帥氣,江依斐乖巧可愛,兩人般配到天上地下絕無僅有,男才女貌一雙佳偶——這些內容都是江依斐花錢買通稿炒出來的。

而事實是,江依斐跟在蕭繹屁股後面追了三年,可直到蕭繹退出娛樂圈都未得蕭郎一回顧。

兩人頂著「情侶」的名頭過了兩年,期間也少不了為了配合炒作一起出來約會吃飯什麽的。雖然是扮演遊戲,江依斐也一直樂在其中,每次都精心打扮,直到那天,兩人在餐廳吃完飯,蕭繹卻忽然開口道:「江小姐,明天我會發通稿說我們正式分手了,以後我不會再和你見面了。」

江依斐當時整個人都懵了,半晌才磕磕巴巴道:「為、為什麽?」

青年面容冷淡,道:「我有女朋友了,我們打算結婚,她不是圈內人,我不想她受委屈。」

如果說上次蕭繹問她是誰的時候,江依斐是如墜冰窟,那這次她就是五雷轟頂。

好不容易從這樣巨大的打擊裏找回自己的聲音,她忙道:「可是你和公司簽了合同的!」

「無所謂了,」他道,「我打算退圈了。」

想不到對方還有這一招釜底抽薪,江依斐受到的打擊比從小到大加起來的都大。她推了所有的通告,回家昏天暗地地睡了三天三夜。醒來的時候全網都是他們分手和蕭繹退出娛樂圈的消息了。

只有江依斐自己知道——她想被辜負都沒機會。

再後來,蕭繹和公司解了約,當真退出了娛樂圈,消失在大眾的視線裏。剩下一個江依斐,越想越氣。轉眼過了一年,誰也沒想到,再次出現在大眾眼裏的蕭繹,居然已經落魄到奶茶店打工了。

而對於江依斐來說,有什麽比「前男友」混得潦倒落魄更令人大快人心的呢?

3

夜晚十二點。

奶茶店終於關門打烊。蕭繹把店內收拾完了,打包了店內的垃圾去後巷扔。剛剛打開後門,似乎是什麽靠在門上的物件順勢倒了下來,倒在他腳邊。後巷漆黑,他瞇著眼睛看了一會兒,才發現是——

一個女明星。

他抿了抿唇,擡腳繞過去,走到巷子後面丟完垃圾再折回來的時候,發現她還倒在那裏,不知道喝了多少酒,雙頰泛出酡色。鴨舌帽還扣在頭上,墨鏡和口罩都已經歪歪扭扭不在原本的位置了。

他猶豫再三,最後還是蹲下來,輕輕拍了拍她,道:「醒醒。」

江依斐迷迷瞪瞪地睜開眼,視線半天才聚焦在他臉上,她伸手指著他,指尖兒一晃一晃,最後索性一把拽住了他的衣襟,道:「你不要動!」

蕭繹簡直無奈,他確信江依斐是真的喝醉了,可是不管有沒有喝醉,她都是他難以應付的存在。

「別鬧了,快回去吧,一會兒要是被記者看到又要被亂寫了。」他低聲道。

她不說話,蕭繹轉頭看她,四目相接的瞬間,她卻忽然撲過來抱住他。鼻尖兒驟然傳來的馨香令他有一瞬間的發楞,環在頸脖上的柔軟手臂也像是不真實的存在。

「為什麽?」江依斐全然不顧形象地耍著酒瘋,道,「我到底有什麽不好?」

蕭繹頓了頓,顧左右而言他:「你住哪裏還記得嗎?我幫你打車。」

「我長得這麽漂亮,家裏又有錢,我還那麽喜歡你,你憑什麽不喜歡我啊?」哽咽著說完,這個女神經一樣的女明星越想越委屈,幹脆松開他,坐在地上大哭起來。

哭得太激烈,居然開始打嗝,蕭繹猶豫一下,還是伸手去,輕輕幫她拍背順氣,有點兒好氣又好笑。她哭得連鼻頭都泛著紅,擡起濕漉漉的眼看他,還在一抽一抽的。

他心底隱隱泛疼,輕輕揉了揉她的發,低聲道:「別哭了,我喜歡你的。」

「你騙人!」盡管喝醉,女人翻舊賬的天賦依然一流,她道,「喜歡我你還跟別的女人結婚?你是不是當我是傻子?」

蕭繹一時語塞。

「你就是不喜歡我!」想起傷心事,她又低下頭抽抽嗒嗒,道:「我那麽可愛,你為什麽不喜歡我?」

眼看又要進入剛才的循環,蕭繹擡起頭,正巧看見了巷子口正對過去的小旅館,想了想幹脆將她抱了起來。

她其實極輕又小,軟軟地靠在他懷裏,像是一個溫軟的夢,他連呼吸都不由自主地放輕,生怕碰碎她。

走出巷子口之前,他想了想,還是伸手,幫她把口罩和墨鏡戴好。

旅館前臺顯然對於這種深夜爛醉的女人和男人來開房的事情已經司空見慣了,但男人那張俊朗的臉還是讓她不由自主地多看了兩眼,隱隱覺得有點兒眼熟。

蕭繹用房卡打開了房門,把江依斐放到了床上,幫她摘了帽子墨鏡口罩,又擰了毛巾幫她擦了臉。她這會兒倒是安靜,閉著眼任由他擦。只是剛剛哭得太激動,現在還在習慣性的抽噎。

他替她把大衣外套脫掉,手掌隔著薄薄的針織衫觸到她柔軟滑膩的後腰,呼吸竟有些亂了。他閉了閉眼,穩了穩心神,迅速脫了外套把她放到了床上。

她從善如流,倒在床上就滾進了被子裏。

蕭繹把她的外套掛好,蹲在床前看了一會兒她,最終擡手關了燈,這時她卻伸手拽住他的衣角:「你不許走。」

「嗯,我不走。」蕭繹低聲道。

她困得眼睛都睜不開了,迷迷糊糊地拽著他的衣角,呼吸卻漸漸地平靜悠長下來了。

4

第二天上午醒來,江依斐從床上爬起來坐在床邊,腦袋整整放空了五分鐘。

關於昨晚的事情她能想起來的不多。只記得是在家喝了酒,然後決定再去找找蕭繹的不痛快,然後果斷的打車出門,再然後就是——

江依斐把頭悔恨地在床頭上磕了磕。

電話鈴聲的適時響起阻止了她的自殘行為,她轉頭看去,發現手機在大衣裏,望著平平整整地掛在衣帽架上的大衣。下意識的,她又想起昨晚,那個替她掛好大衣的人。

還有模模糊糊間,聽見的那句「我喜歡你」,江依斐咬了咬唇,懷疑那是自己喝醉了產生的幻覺,因為怎麽想那也不可能是蕭繹會說的話。

莫名沮喪地從口袋裏掏出手機接聽,正巧打電話的也是她不想理的人。

「你現在在哪兒?」電話裏江易梵的聲音充滿了幸災樂禍,道,「我剛剛拿到一份新聞,正打算在早會的時候讀給你親愛的父親大人聽,你覺得怎麽樣?」

說著,他飛快的發了一份稿子過來。江依斐點開看了一下,圖文並茂的八卦稿上,關於她昨晚做了什麽,寫得比她這個當事人還要清楚。

顯然是有人打算發出來,被他擋下來了。

對於沒有絲毫手足情的哥哥,江依斐也不打算留情面,道:「放心,如果老爹找我的話,我會記得把你和艾琳姐的事情一起告訴他的,怎麽樣羅密歐先生?」

江家這對兄妹,一個喜歡上了死對頭集團家的千金,另一個則跟在一個過氣小明星屁股後面跑,不管哪一個,都能讓江家老頭子氣得血壓上升。

大家彼此彼此。

對面沈默了一會兒,最後道:「算了,我不跟你一個丫頭片子一般計較。」說完掛斷了電話。

江依斐收拾好了帶上墨鏡帽子口罩出門,從小旅館出來的時候,正好望見街對面的奶茶店。時間還早,店裏沒什麽客人,那個人站在店裏擦臨街的玻璃窗,擦得格外認真。江依斐莫名就挪不動步子,就這樣隔著一條街,靜靜地凝望著他。

行人來往匆匆,他像是終於感覺到了什麽,擡起眼望過來。

江依斐連忙不自在地移開了目光,轉身走了。

助理小陳搞不懂,自家姐姐為什麽突然喜歡上了喝奶茶。

不但要喝,還要指定是街口那家奶茶店的。開始的時候一天一杯,全然不顧自己身為女明星的身材管理,到後來還讓她去買來,分發給整個劇組的工作人員。

幾十個人的奶茶她一個小助理自然很難提動,在櫃臺前發愁的時候,面前俊朗的店員小哥卻好像看出了她的麻煩,道:「你等一下,我馬上下班了,我幫你送吧。」

小陳擡頭看他,一瞬間眼裏簡直亮起了星星。

男人和其他的店員交了班,很快出來,提起了所有的奶茶,道:「走吧。」

小陳有點兒不好意思地想分擔一些,他卻很輕松地移開了手:「不用,我來提就好。」

兩人一起到了片場。江依斐剛剛拍完一場戲,披著件厚外套在原地跺腳取暖。遠遠地就望著自己的助理朝這邊走過來,而身後那個高大身影有些熟悉,讓人想裝沒看見都難。

江依斐有點兒心情復雜。

自從那次醉酒後,她再沒去找過蕭繹的「麻煩」。一方面是因為經紀人的苦苦哀求,而另一方面則是那次喝醉後自己犯的蠢。

每每指使助理去買了奶茶回來,她都要佯裝不經意地打聽消息,然後把奶茶喝完——回家後再在跑步機上浪費半個小時。

可現在當他真的出現在面前的時候,江依斐的第一反應就是想學鴕鳥把頭埋進土裏。

「蕭先生,奶茶給我就好了,我去分發給大家。」小助理從男人手上接過那一大袋奶茶,又拿出其中一杯道:「哦對了,這個是依斐姐的,你幫我給她就好——喏,就是那邊披著厚外套的那個。」

小助理伸手指過去,全然沒發現前方的窈窕身影在她指過來的瞬間掉轉了方向,背對著他們。蕭繹接過奶茶,順著方向望過去,很輕易地就從人群中認出了那個背影。

小助理提著袋子到處分發,他拿著那杯溫熱的奶茶,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慢慢地走了過去。兩人之間的距離縮減到只有幾步,江依斐還是沒敢回頭,捏著嗓子,甕聲甕氣地道:「奶茶放桌上就好。」

也不知道他認出來是她沒有。

身後寂靜半晌後,杯子放到桌上的聲音輕輕地響起。

她背對著他巴不得他趕緊走,這時,一個工作人員卻走了過來道:「依斐姐,下一場戲馬上開拍了。」

到底還是躲不過,她閉了閉眼,狠心轉過了身。

然而,身後除了剛剛的工作人員之外,再沒有人了。

只有那杯奶茶還放在桌上。

江依斐莫名又有些失落。

5

最後一場戲拍完已經是夜裏十點了。

江依斐沒讓司機送她回家,想一個人走一走。從片場出來,漫無目的地閑逛著,回過神來,發現自己又走到了那家奶茶店的附近。

恨自己沒骨氣,她轉身換了個方向打算走,卻忽然感覺到身後似乎有人在跟著自己。

成名以後,江依斐遇上過不少「狂熱」粉絲,只是每次都有保鏢經紀人助理等等幫她擋著,倒是沒出過什麽岔子。可現在她孤身一人在街上,不由得有點兒不知所措。

為了確定不是自己多想,她又調換了方向,朝著原本的奶茶店的方向走去,敏感地察覺到,身後的那個人也掉轉方向跟了上來。

她有些慌,加快了腳步,身後的人也緊跟其後。走過一條街,可以望見前面奶茶店的燈牌了,蕭繹剛剛關了店門從旁邊的小巷子裏出來,江依斐連忙迎了上去。

「有人在跟著我。」她低聲道。

蕭繹低頭看了一眼她,又望了一眼她的身後,伸手將她往身後帶了帶,準備走過去看看,江依斐連忙扯住他的衣袖,搖了搖頭。

他笑笑示意沒事,朝著那個人影走了過去。

江依斐躲在巷口,遠遠地看他似乎和那個尾隨的人說了什麽,兩人一起朝著這邊看過來了。正當她一頭霧水,兩人卻一起走了過來。

尾隨她的人是個男生,年紀不大,似乎還是個學生。男生說他是她的粉絲,偶然在街上看到覺得是她,但又不敢確定,所以只想跟著她確定一下是不是本人。

江依斐躲在蕭繹的背後,警惕地看著他。

男生低頭跟她道歉:「對不起,我只是喜歡你,沒有惡意,沒想到給你帶來這麽大的困擾。」

他說的很誠懇,可他的話卻讓江依斐心裏忽然泛起一種奇怪的感覺。

蕭繹淡淡地教育了他幾句之後就讓他離開了,巷口此時又剩下了兩人。

氣氛難得平和,江依斐低頭沒說話,半晌,是蕭繹先開口道:「你住哪兒?我送你回去吧。」江依斐點點頭,輕輕「嗯」了一聲。

離打車的地方還有一段路,兩人並肩一起走過去,彼此都沒有說話。站在路邊等車,江依斐望著來往車流發了一會兒呆,忽然道:「蕭繹。」

他站在她旁邊,聞言低頭看了過來,輕輕挑了挑眉。

這個場景很熟悉。

兩人「炒CP」的那陣子,經常會出來一起「約會」。約會過後,江依斐從不會叫自家司機來接,為的就是讓蕭繹送她,可以借著這個和他再多待一會兒。而他似乎也沒有識破她的小伎倆,每每都會親自送她回家後再離開。

他向來是溫柔而紳士的,就算兩人只是虛假的戀情,他也給了她足夠的尊重與溫柔。

江依斐好像忽然明白剛剛自己那種奇怪的感覺是怎麽回事了。

「我之前喜歡你,是不是也讓你很困擾?」她輕聲問。

只是一個粉絲的尾隨就讓她覺得如此不適,那她長達三年來對他的狂轟濫炸,是不是也算是另一種騷擾?憑什麽要求別人在這麽被騷擾的時候,還要喜歡上自己?

這麽想著,江依斐居然有點兒不齒自己了。

蕭繹沒說話,江依斐越發覺得自己罪孽深重。前面駛來一輛空車,她連忙揮手。心不在焉得太明顯,高跟鞋居然在馬路牙子上踩空了。正要往前撲去,身旁的他卻伸手穩穩地拉住了她的手臂,將她拉了回來。

驚魂未定地穩住身子,她心跳失衡,回過頭去跟他說了聲謝謝,他握著她手臂的手卻沒有松開的意思。掌心傳來的溫度隔著大衣熨帖著手臂內側的肌膚,江依斐擡起頭,楞楞地看著他。

他也望著她,黑潤的眼顯得眼神格外專註,他說:「我沒有。」

「什麽?」江依斐不明所以。

「我沒有被困擾。」他低聲道,說完,輕輕地放開了她。

江依斐仍沒有反應過來,出租車在兩人面前停下,江依斐默默走過去拉開車門,那一瞬間忽然明白過來

——他說他沒有被困擾。

一句話在一瞬間點亮了她眼裏所有的星星,她回過頭,望著馬路上的蕭繹。

他也在看著她,眼底有淡淡的笑意。

6

店員阿亮覺得,某個女明星最近來店裏的次數越來越多了。

開始時還全副武裝,帽子墨鏡口罩,到了後來,常常就大咧咧地坐在店裏喝奶茶了。也因為她的常常出現,得到消息來店裏打算偶遇她的粉絲也越來越多,連帶著店裏的營業額都直線上升,不過賺的錢都是老板的,對於他們這種死工資的打工仔而言,累才是唯一收獲。

他當然知道這一切都是因誰而起的,他婉轉地把這件事給同事提起時,向來好脾氣的男人也只是無奈地笑了笑,說:「顧客要來,我也沒有辦法。」

這倒不是假話,其實蕭繹也察覺到了某人最近的故態復萌,可他向來對她沒有辦法。偶爾忍不住提一句,這麽下去會不會被八卦雜誌亂寫,對方振振有詞地道:「他們最近才沒空管我呢,你不知道吧?XXX出軌被抓包、XX又和XXX婚外情、XXX嫁入豪門……最近的新聞多著去呢,哪輪得到我啊?」

蕭繹無言以對。

難得沒有通告的日子,江依斐精心打扮之後,又來到了奶茶店,可卻沒有見到蕭繹。店員見她來,還十分疑惑地道:「蕭繹今天生病請假沒來啊,你不知道嗎?」

她是真不知道。

天天這麽跑來奶茶店看他,她其實連他電話都沒留一個。店員似乎也看出來了,道:「要不然你去看看他吧?你知道地址吧?」

看她神情,店員嘆息道:「連地址也不知道,你怎麽做人家女朋友啊?」

女朋友?江依斐把這三個字在心頭默念了一遍,有點兒甜絲絲的,但還是不忘正事,向店員打聽了住址,打車過去。

來開門的蕭繹穿著柔軟的家居服,黑發淩亂,面頰也泛著病態的潮紅,看到門口的江依斐時,他有一瞬間的呆楞。這樣的蕭繹倒是很少見到,江依斐笑瞇瞇地看著他,提起了手中的保溫盒,道:「鐺鐺!我給你買了粥!」

蕭繹看著她,有點兒無奈又有點兒想笑。

江依斐從他身邊擠進去,說:「雖然不是我親手做的,但也是我親手買的。我跟你說我從小到大生病都是喝這個粥好的……」

屋子裏比她想象的要冷清,卻收拾得很幹凈。江依斐本來懷著一顆「登堂入室」的心,可來了卻發現,這裏卻似乎只有他一個人生活的痕跡。

蕭繹坐在餐桌上喝粥,她已經轉來轉去的把整個屋子都打量了一遍,湊過去問他:「你一個人住嗎?」

他點點頭,道:「嗯。」

江依斐想問些其他的,沒敢問。又在屋子裏轉了一圈,目光卻忽然被隔斷架上的一對小泥偶所吸引。

她記得這個。

是他們一起拍的第一部戲裏的用的道具,道具師根據他和她的在戲裏的造型捏的。拍完戲之後這種特製的小道具本來就沒用了,她覺得可愛,原本想帶回家收藏,後來卻在道具組裏怎麽找也找不到了。

原來是在他這裏。

她盯著小泥偶發了一會兒呆,回過神來發現他竟也站在身後,江依斐有點兒尷尬,沒話找話道:「很可愛吧?」

他看了她一眼,輕輕點頭,嘴角有溫柔笑意,道:「嗯,很可愛。」

江依斐臉頰莫名有些發燙,她原本只是想問小泥偶是不是很可愛,但他的回答卻好像另有含義。

她低頭跑去餐桌邊收拾自己帶來的保溫盒。他放在餐桌上的手機卻忽然亮了起來。

屏幕上顯示收到了新信息,盡管知道這樣不好,當江依斐還是沒管住自己的眼睛。短信是一個沒存名字的號碼發來的,內容則是:蕭先生,做人應該信守約定吧?

江依斐微微皺起眉。

那個號碼有些熟悉,她掏出自己的手機,照著那個號碼,在自己手機裏一個個按下,按出撥號鍵的時候,屏幕上顯示出了她所存的名字——江易梵。

她那個倒黴哥哥。

7

從蕭繹家裏出來,江依斐坐在車上就開始給江易梵打電話,電話接通的一瞬間,她絲毫不管手足情,將疑問鋪頭蓋臉地砸到了自家哥哥身上:「你去找蕭繹了?你找他幹什麽?你跟他有什麽約定?江易梵你是不是在背後幹缺德事了?」

對面沈默了一會兒,才道:「你都知道了?」

「一半一半吧,我勸你坦白從寬。」

對面江易梵嘆了一口氣才告訴她,兩人的約定其實就是一年前,她和蕭繹「假戀愛」被江父知道了。江父信以為真,於是讓他去做棒打鴛鴦的「棒」。他給了蕭繹一筆錢,讓蕭繹和她「分手」,退出娛樂圈,並且以後都不能再去找她,然後蕭繹答應了。

江依斐在電話這頭沈默了半天,道:「你覺得我會信嗎?」

對面不吱聲。

「你要是不說明天我就把艾琳姐和你的事捅……」

「好了好了。」知道瞞不過去了,江易梵攤牌了:「告訴你就是了,你還記得一年多前你去法國拍戲,然後還認識了一個青年才俊的國際導演嗎?」

江依斐點點頭。

「你那時候在劇組裏消息不靈通,不知道國內各種八卦小道消息已經爆炸了,說你看上了人家導演,常常出入導演酒店房間,還準備投資導演新戲之類的。」

江依斐越發一頭霧水,道:「等等,這和蕭繹有什麽關系?」

「媒體還扒出了你的各種『歷任』,說你追誰就給誰砸錢,外加死纏爛打……雖然你看不到這些消息,可蕭繹卻每天都在國內面對這些信息轟炸。」對面悠悠然地道:「這事讓老頭子知道了,他讓我把這些新聞壓一壓,然後讓我去找蕭繹談話,希望不要繼續這種『炒cp』行為。蕭繹答應了,但是走之前,他忽然問我你到底是個什麽樣的人?」

「然後呢?」江依斐楞了楞。

「我告訴她,你眼裏的她是什麽樣的,她就是什麽樣的。」江易梵道。

江依斐一時默然,電話那頭江易梵還在聒噪:「你看,哥是不是一點兒壞話沒說你的?是他不相信你啊妹妹。」

江依斐「啪」地掛斷了電話。

靠在椅背上,她覺得有那麽一點兒難過。

但也只是一點兒點兒。

他眼裏的她,到底是什麽樣的呢?

此刻,城市的另一邊。蕭繹擡起頭,目光落到隔斷架上那兩個泥偶上。

道具師手藝了得,其中一個泥偶捏得很像她。

他仍記得他們第一次見面,是在開機儀式上,她擡頭看他,笑得眉眼彎彎,說:「你好,我是江依斐。」他有些心跳失速,移開目光,半晌才回道:「我叫蕭繹。」

他那時不知道,江依斐這個名字意味著什麽——意味著本片的所有投資,意味著A市經濟的半壁江山,也意味著他和她不是同一個世界的人。

於是他理智地劃開兩人之間的距離,不和她有任何私下接觸,以為這樣就能不心動。

那時他以為那部戲是他們之間唯一的聯系,所以那部戲結束後,他從道具組帶走了那對泥偶,只想當做紀念。但後來他們一起拍的戲卻越來越多。

他們在每個戲裏扮演男女主角,甜甜蜜蜜地談戀愛,開始時,他告訴自己,這不過是「演戲」。

每周「約會」的日子往往是他最緊張的時刻,他告訴自己這樣的「戀情」只不過是也是另一種「戲」而已,卻無法控製地越陷越深,和她坐在一起時,連眼神也會不自覺地朝著她飄過去。

可他卻猜不透她到底是真的喜歡他,還是只是像小孩子過家家,隨便地決定了喜歡他,隨時可以結束這種幼稚「戀人扮演遊戲」,然後留他一個人在扮演遊戲裏動了真感情。

而當那些言之鑿鑿的緋聞從網上噴湧而出的時候,就像是在他心裏的天平的另一端加上了砝碼——或許她真的只是在玩扮演遊戲,而自己卻認了真。

他答應了江易梵的要求,決定終止這種「戀人扮演遊戲」,甚至決定離開娛樂圈。

那個時候,他還心存僥幸,覺得沒有完全陷進去。

可誰料到,再次遇到她,仍然是避無可避。

8

在那之後,江依斐好幾天沒有來過奶茶店了。病好之後,蕭繹照常上班,卻總像是哪兒空了一塊。

那天她留給他的聯系方式仍保存在他的手機裏,偶爾空下來發呆的時候,他會不自覺地點開通訊錄的那一行,卻始終沒有撥出去過。

他不確定這是不是她的又一次「扮演遊戲」。

偶爾他也會點開她的微博。

或許喜歡的人是明星的好處,就在於哪怕再沒有聯系,還是可以知曉對方的消息。比如昨天在那裏拍了戲,今天又去了哪裏錄節目。或者是看她的微博,偶爾發一張大頭照,朝著鏡頭吐舌頭。

他有一恍惚的失神。

店門口風鈴響起,他下意識地擡起頭,一句「歡迎光臨」卡在嗓子眼裏沒能說出來。

是她。

一路風風火火地趕過來,江依斐卻在見到蕭繹的那瞬間安分起來。此刻店裏沒什麽人,她直直地走到櫃臺前,一瞬也不瞬地望著他,直到他有些不知所措地移開了眼,才從包裏掏出了一本文件夾,放到了他面前。

「這是什麽?」蕭繹抿了抿唇,不太摸得清她的意思。

江依斐翻開一張張的介紹:「這個是一年多前和我鬧緋聞的那個導演,你認識吧?你看照片上這個是他的老婆,他們在去年結的婚,兩個人還是通過我認識的,你看,這是婚禮照片。」

蕭繹明白過來她的意思,沒說話。

江依斐繼續往下翻,說:「這個是我們合作的第一部戲的演員照片,我承認我有私心,我根本就是喜歡你,才想讓你和我一起演這部戲的。」

「我喜歡你,從一開始到現在。」

「我才不想和你炒什麽cp呢,我想真真正正的和你在一起。」

他耳垂泛起淡淡的緋色,垂下眼睫沒看她,心卻因為這樣簡單的幾句話而泛起了波瀾。

見他不說話,江依斐有些納悶,湊得更近地看他,道:「你到底有沒有在聽我表白啊?」

他故作鎮定地「嗯」了一聲,不動聲色地微微退開了幾步,好讓自己的心跳稍稍平靜一些,說:「我聽到了。」

「所以呢?」她望著他,固執地想聽到他的回答。

「我也喜歡……」蕭繹擡眼,漆黑瑩潤的眼認真地望進她的眼底,道,「你。」

江依斐頰邊泛起熱度,她清了清嗓子,繼續低頭翻著文檔解釋:「然後,接下來是關於我的自我介紹。」

「這是我的近期體檢報告,身體健康無不良嗜好。」

「我從小到大的獎狀和獎學金證明。」

「我的學生檔案裏所有老師對我的評價,都是熱情活潑可愛大方。」

……

曾經因為彼此並不了解而錯過了太多,她其實不介意從現在開始,好好地讓他了解自己。

還有自己的那份心意。

因為她知道,他會回以同樣的心意。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