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故事 無字碑 長公主權傾朝野……死於非命(一)

長公主權傾朝野……死於非命(一)

我死那天,整個京城都彌漫著關於我的八卦。

百姓皆傳長公主因不守婦道遭了天譴,紛紛自省有沒有做過什麽天怒人怨的事兒,而官員則疑心長公主和大將軍同一天沒了,是因為她與大將軍有一腿,因怕被皇帝責罰,所以幹脆殉情了。

唉,傳成什麽樣了。

罵誰呢,誰看得上大將軍那個糟老頭子?

我,李長安。位高權重的長公主,死得不光彩,卻又死得其所。

沒有人會喜歡躲在暗處的毒蛇,這些年我手握重權,殺了太多佞臣賊子,兇名遠揚,震懾百官。

然兔死狐悲,近年來,就算是忠心耿耿的官員也開始對我頗有微詞,認為我太過殘忍,生怕一個不好得罪了我,就要殃及滿門。

這誤解好深。

但我不必解釋。

凡劍指之處,不死不休。

我本是生於皇位暗面的食人花,專替皇帝殺那些該死之人,要什麽好名聲?

只不過我握著手中勢力太久……久到,不管是我保護的,還是我對抗的,都覺得我該死一死了。

我曾以為皇弟會是例外。

只是權力這東西太過醉人了,好像為了權力不管人們做出什麽事情,都會顯得特別理所當然。

在我殺了大將軍的當晚,皇後來了。

她說皇姐辛苦,陛下讓我送來一壺酒,恭賀皇姐凱旋。

我最愛喝桃花酒,他還記得。

他小時候我常帶著他收集桃花,這是我們童年為數不多的快樂記憶。

心中有些許暖意,只是這暖還未蔓延,就被刺骨的痛代替,傳遍四肢百骸。

「長公主,陛下請您不要怪他。」皇後的面容在陰影中隱去,「是大臣們逼他的。」

是了,這些年我的手上沾滿了鮮血,一個劣跡斑斑的姐姐,遭百官厭棄,實在和他一代賢帝的名聲不匹配。

我了然一笑,倒了下去。

徹底昏厥前,我聞到了松油燃燒的味道。

殺人必得斬草除根,皇弟,學得很好。


「長公主的葬禮在下月初四。看皇帝的意思,是要草草了事了。」

「哦,省點也是好的,最好祭品什麽都不放,也省得我去挖了。」

「你這貪財的毛病什麽時候能改一改?」

「改不了,除非你把自己送給我,從此以後我便什麽東西都不要了。」我笑嘻嘻地看著眼前正在為我調製胭脂的男人,「你給是不給?」

「我不早就是你的了麽?」他在陽光下端詳玉杵上胭脂的成色。

我愛極了他淡漠的神色,扔了手裏的書投入他的懷抱,將手探進他敞開的領口。

「長安,這可是白天。」他挑眉。

「那又如何?」我挑起一抹胭脂,點在他的唇上,「好香,這次是什麽花做的?」

他終於放下了手上的研缽,低頭含住我的手指,笑道:「你來嘗嘗不就知道了?」

掛在窗邊的竹簾被一道勁力擊中,落下。

我身上著的綢衣,也應聲落地,疊成一朵意亂情迷的牡丹。

認識寒水那麽多年,我最喜歡他兩點。

善解人意。

和,善解人衣。

相关推荐: 長公主權傾朝野……死於非命(一)

我死那天,整個京城都彌漫著關於我的八卦。 百姓皆傳長公主因不守婦道遭了天譴,紛紛自省有沒有做過什麽天怒人怨的事兒,而官員則疑心長公主和大將軍同一天沒了,是因為她與大將軍有一腿,因怕被皇帝責罰,所以幹脆殉情了。 唉,傳成什麽樣了。 罵誰呢,誰看得上大將軍那個糟老…

上一篇

已经没有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