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故事 無字碑 長公主權傾朝野……死於非命(四)

長公主權傾朝野……死於非命(四)


當寒水終於有了力氣從我身上翻下時,我們的臉都已經紅成了柿子。

他躺在地上綿長地呼吸吐納,平復氣息,而我分明看見他深潭般的眼中有了波瀾。

他的側臉那樣好看,鼻梁筆挺,下頜初現了男人的棱角,下巴上有了一些青色的胡茬。

我心中忽然有了一種沖動。

我想問他,你願不願意和我一起葬在我家祖墳?

話到嘴邊轉了個彎:「你怕癢?」

寒水有一瞬間的僵硬,接著微微頷首:「不要告訴師父。」

我似乎發現了寒水的致命弱點。

他不自在的樣子可愛極了,我湊過去,對著他的耳朵咬了一口。

他也沒動,似乎已經平靜下來,只說:「我會咬回來。」

我不知道這是不是見色起意,但年少時的心動,從來不講道理,同時……在現實面前實在一文不值。

時光的轉輪從未停止,某天午後那一瞬漏了半拍的心跳很快就被刻意拋在了滾滾紅塵之後。

我到底沒有問他願不願意和我一起死,他的眼也沒有再為我激起半絲漣漪。

或許我們背負的東西都太沈重了。

雖然長在宮外,可宮中的消息仍不斷地從父皇內侍處傳來,這是父皇的授意還是他人私授,我不知道。

只是我漸漸明白了前輩那天笑出眼淚的原因。

父皇駕崩的消息傳來天音寺時,我正和寒水一起挑菜葉。

前輩說她要給我們露一手當年在禦膳房偷吃過的蛟龍過海湯。

「你們絕對想不到那湯有多好喝!」前輩誌得意滿。

而寒水面無表情拆臺:「她想得到。」

前輩:「……不說話你會死嗎?」

兩個人劍拔弩張起來。

我在一旁拿起一盤瓜子。

忽然前輩看向門外,厭惡地皺起了秀眉,腳尖輕點縮回了屋子,將門關得死死的:「李長安,我便不送你了。」

我不解地回頭望去,就看見內侍手中明黃色的聖旨。

「皇上駕崩,封李長安為護國公主,即刻回宮,輔佐幼帝……」

這個結局我是想到的。

父皇子嗣稀薄,膝下唯有我和皇弟兩人。皇宮刀光劍影,他能保全一人已屬不易,再者皇子離開皇宮未有先例,他只能將我送出宮去。

月月傳來的朝廷中事和眾臣群像,詭異莫測卻待我很好的前輩,我一到天音寺就大好的身體,這樁樁件件都是父皇老謀深算織起的密密的網。

我這一生,只有在那個雨夜執意要救寒水,是由自己做的決定。

我跪下接旨。

而寒水仍站在原地,面無表情地看著這一切。

「長公主,時間緊迫,咱們即刻啟程?」

內侍皮笑肉不笑,眼中毫無敬畏,想是病秧子長公主和弱小幼帝的組合實在讓人無法看好,連區區一個內侍也敢落井下石。

我笑了,向寒水伸出手。

寒水從腰間抽出一把匕首,拋給了我。

「來,把你剛才說的話重復一遍。」玄黑的匕首抵住了內侍的喉嚨,我輕飄飄地在他皮膚上劃出一道血痕。

內侍登時滿頭大汗,顧不上脖子上沁出的血珠,伏在我腳下大喊:「臣等……恭迎長公主殿下回宮!!!」

那天我坐在並不寬敞的馬車裏,撩開簾子回望前輩居住的山峰。

一凜墨色的身影始終佇立在峰頂,黑發獵獵,直到山峰在我的視線中隱去。

寒水的告別比前輩更短。

他說,刀還你。

那把玄黑色的匕首,出刀必見血,是我攢錢請前輩的朋友打的,寒水使著很稱手,當時難得露出滿意的表情:「好刀。」

我看著馬車前不斷擦汗的內侍淡淡一笑。

確實,是把好刀。

相关推荐: 《隐秘的角落》里笛卡尔的爱情故事,是真的吗?

在这个距离各种情人节都很遥远的日子里,伴随着网剧《隐秘的角落》的热播,数学家笛卡尔和他的心形线传说又一次重回大众视野。 图丨《隐秘的角落》 剧中的张东升老师,给同学们讲的是这么一个故事:相传笛卡尔曾流落到瑞典,邂逅美丽的瑞典公主克里斯蒂娜。国王知道了这件事后,…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