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故事 無字碑 長公主權傾朝野……死於非命(九)

長公主權傾朝野……死於非命(九)


我在天音寺時,並不和前輩住一處。

我在後山有自己的住所,所以偶爾也會犯懶,不去前輩那兒學毒。

有時雨後清和天,空氣濕潤微甜,我會沿著寺中的青石板拾級而上,往最高的天臺上去,然後趴在欄桿上朝下望,看來來往往的禪僧與香客。

他們與我素不相識,但我愛看他們臉上的喜怒哀樂,揣測他們心中所求。

「你見蕓蕓眾生,臉上似有悲憫。」

身後有一蒼老聲音傳來,我沒有回頭,仍支著手臂拖住下巴。

「看這往來人群皆有所求,那麼你呢,你心中所求為何?」

這人怎麼說話還上癮了?我懶懶開口,道:「願,海晏河清,國泰民安。」

「海晏河清,國泰民安。」

嗯?

我詫異轉身,這才發現不遠處的芭蕉旁立著兩個人。

一個是天音寺方丈,另一個,便是剛才說話之人。

他同我異口同聲說出了那八個字。

我有些尷尬,自作多情了,敢情人家兩個在聊天呢。

站在方丈旁邊的是一位清雋公子,一襲月白衣袍,腰間佩一方白玉,色澤溫潤,如其人。

他向我拱手道:「不知此處有人,打擾了姑娘,告罪。」

我擺擺手,示意無妨。

他忽然上前一步,指著天音寺旁掛滿祈福木牌的參天菩提朗聲道:「林某唐突,敢問姑娘,天下人之願在此,然其上空布滿陰雲,陽光無法普照,何解?」

我笑了,這人看似很呆,實則大膽。意外的對我的胃口,結交一番也未嘗不可。

我直視他的眼睛,一字一句道:「阻我大業者,殺之。」

他眼中燃起一簇火苗,彎下脊背:「在下雲州林修,見過殿下。」

林修是我在天音寺中第一個結識的朋友。

他屬百年書香世家,是林家這代最傑出的代表,卻也因是世家子弟而遭到攝政王一行人的忌憚,無緣科舉。

「攝政王大將軍和太後都不配做天下之主。」林修這樣說。

我懶洋洋地曬太陽:「那我配?」

他一臉認真:「長安,你當然配。」

俠之大者,為國為民。

上位者其實也一樣。

奪權爭位乃是常事,但若為此阻礙朝廷用人,不問學識能力只求地位,到頭來苦了黎民百姓,就不配坐上那九五至尊的位置。

林修一直是這樣想的。

然心系百姓是一則,心狠手辣是另一則,空有抱負卻狠不下心去做亦是無用。

林修覺得我是個狠人,所以他慧眼識英雄,在三足鼎立的朝政中另辟蹊徑,特意前往天音寺,試探之後,代表林家選了我。

相关推荐: 《隐秘的角落》里笛卡尔的爱情故事,是真的吗?

在这个距离各种情人节都很遥远的日子里,伴随着网剧《隐秘的角落》的热播,数学家笛卡尔和他的心形线传说又一次重回大众视野。 图丨《隐秘的角落》 剧中的张东升老师,给同学们讲的是这么一个故事:相传笛卡尔曾流落到瑞典,邂逅美丽的瑞典公主克里斯蒂娜。国王知道了这件事后,…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