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故事 無字碑 公主權傾朝野……死於非命(十二)

公主權傾朝野……死於非命(十二)

十二
我守了寒水一夜,第二天他醒來仍是無話,只說自己好了。

他既這樣說,我便也不再多想,因為我們要做的事實在太多了。

我易容出府,前去京城外五十裏處的青山腳下,拜訪故人。

當今朝局,因大將軍跋扈,頗有些崇武抑文的風向,然而朝堂終究是文人多,要攪動風雲起來,也是文人更合適。

文人多都清高,並不會為權勢而心悅誠服,而科舉之後亦會有不少文官入朝,攝政王與大將軍勢大,想要新人真心輔佐,唯有找一個令天下文人都拜服的人,做他們進入官場之前的領路人。

歷來科舉中的主考官都是舉足輕重的人物,只因一朝主考,歷經他手的學子莫不尊稱他一聲老師,這是十分難得的人脈。

諸國皆尊儒,大夏境內有不少學者,然而最有名望最受推崇的,還是孟秋老前輩。

孟秋久未出山,若我能說服他為科舉監考,做科考學子的主考官,那麽未來朝廷之上,皇弟便會多出許多隱形的助力,文官的力量也更容易擰成一股繩。

我在天音寺時與孟秋的夫人秦氏多有來往,此番前去拜謁,也是給她遞的拜帖。

「之前在宮中多有不便,如今開了府,方有空來看一看夫人。」我笑著將手中的酒遞給孟夫人,「這是長安在天音寺時就埋下的酒,請夫人笑納。」

孟夫人接過,笑道:「這倒奇了,少有人曉得我家這位愛喝酒。」

「從前在夫人身上聞過酒味,但口中並無,說明是您親近之人飲酒。夫人袖口曾有米白粉末,是親自挑米時沾上的,加之我曾見你向方丈求過寺中的普洱,普洱解酒。」我與她拉著手坐下,「夫人與先生感情甚篤,既為他買米釀酒,又為他求普洱醒酒,如此情誼,長安艷羨不已。」

夫人聞此溫和一笑,拍拍我的手背,對著內室的簾子後道:「我同你說過她是玲瓏心腸,不出來見見麽?」

簾子後走出一人,鶴發童顏,清瘦儒雅,正是孟秋:「既是你的客人,又喊我做什麽?」

我起身一揖:「先生喜飲酒,長安亦是愛酒之人,此番想向先生討杯酒喝。」

「什麽酒?」

「以學識為酒,傾入江海,贈飲天下。」

孟秋摸須:「你來這兒,醉翁之意不在酒。」

我也不否認,只道先生明察秋毫。

半晌沈默後,他先開口道:「怎麽會有蘭花香味?」

我從背後取下一卷畫軸,鋪在旁邊的書桌上,「是我帶的畫上沾染了花間香氣,我養了幾株午夜空谷在府中。」

孟秋表情稍霽,我繼續道:「先生這書桌古樸,配蘭花正合適,若是能放幾卷聖人古書便更好。」

「又是蘭花又是古書,你倒是很會投其所好。」孟秋看我一眼,終於露出一絲笑意,細細觀摩桌上畫卷,「這畫墨凝重質樸,畫風蒼勁,山水婀娜中見剛健之氣,婉轉中顯遒勁……有淩雲之誌。好畫,是誰的墨寶?」

我但笑不語。

孟秋眼中露出驚色,轉身細細打量我一番:「想不到長公主竟有這樣的胸懷,這樣的誌向。」

我輕聲道:「先生寄情山水,長安也曾立誌看遍天下風景。月前我去先生故居看過,風景卻好,只是一路上見百姓流離失所,連先生的茅草屋也擠滿了人,我看見……有一稚童拿著蛀了的竹簡在太陽底下看書。」

孟秋沈默。

「這世道本不該如此。只是貪官當道,屢屢貪汙朝廷撥款,如書社學堂醫館等根本無法覆蓋國土,也就無法長百姓學識,安百姓之身。」

「我在京城邊緣設了學堂,也曾和林家公子一同授課,可這終究不是長久之計。大夏國土廣袤,若無中央力行,不知有多少稚子孩童連蛀過的書簡都難以獲得,不知有多少學子寒窗苦讀卻無法施展抱負。」

孟秋起身望向窗外,眼中滿是蒼涼,良久嘆道:「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

我肅容:「腐朽之氣已久,狗仗人勢者,早該退位。如今科舉再開,我已見過不少年輕有為的學子,只是年輕人或許還存有些許稚嫩,長安希望在他們成長為國之棟梁前能有一個領路人!若有先生您做他們的考官和老師,是他們的幸運。」

孟秋沈聲道:「長公主有一覽眾山之誌,只是我想知道,登頂以後呢?不瞞你說,攝政王曾來請我出山,說會許我全族榮華富貴。那麽你呢,你要許我什麽?」

我深深一揖,聲音因激動而有些顫抖:「風景再好,也要有人去看,百姓終究是國之根本。長安無法承諾先生未來,只想請先生同我一起見證太平盛世。」

「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請先生助我一臂之力!」

孟秋久久不言。我不敢輕易起身,仍弓著腰,只是隨著時間一點點流逝,不禁緊張起來。

忽然我看見眼前出現了孟秋的一片衣角,微微擡頭竟看見他立於我一丈外,回我一重禮,雖極力壓抑卻難掩語氣間的激動。

「臣孟秋,見過護國長公主。」

相关推荐: 《隐秘的角落》里笛卡尔的爱情故事,是真的吗?

在这个距离各种情人节都很遥远的日子里,伴随着网剧《隐秘的角落》的热播,数学家笛卡尔和他的心形线传说又一次重回大众视野。 图丨《隐秘的角落》 剧中的张东升老师,给同学们讲的是这么一个故事:相传笛卡尔曾流落到瑞典,邂逅美丽的瑞典公主克里斯蒂娜。国王知道了这件事后,…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