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故事 愛情 心上人大婚,郡主賭氣相親狀元郎,誰知迷糊成親後被寵上天

心上人大婚,郡主賭氣相親狀元郎,誰知迷糊成親後被寵上天

我叫李胖丫,五歲就沒了娘,別人都說我慘,可我過得挺好,畢竟我爹是個侯爺,我是郡主。
但我最近很難過,因為我暗戀多年的人娶了別人。
爹!相親!馬上給我安排相親,敢愛敢放手,才是我李胖丫所為。

1

我的心上人娶了別人。

成親前一日,他派仆人將我曾經寫給他的情書還給了我。

那厚厚的一摞白紙,每一張都歪歪扭扭地寫著同樣的字,「李胖丫想給周筠生孩子。」

我將那摞情書抱在懷裏哇哇大哭,差點斷了氣,可哭著哭著我又笑了。

「你說,他沒撕這些情書,是不是對我有點意思?」我滿懷期待地問丫鬟。

丫鬟彩衣淡淡地說,「郡主多慮了,周公子可能是怕臟了手。」

「胡說!」我怒極,「我用的是京城最貴的墨,香得很!」

我不服氣,轉身就騎著一匹小馬直奔皇宮,宮門守衛不敢攔我,我一路抽泣著進了啟祥宮。

啟祥宮裏住著當朝太後,我來得正巧,皇帝小兒恰好也在。

我見太後如見親娘,一聲「嬸兒」剛悲戚戚地出口,眼淚就嘩嘩墜下。

「胖丫,你真沒出息,呸!」

「你就是個廢物,四年了啊四年,你追了那小子四年都沒追到手,真是丟咱們李家村的臉!你說說你,除了會用那狗爬似的字,寫狗屁的情書你還會個啥?!我要是你,早就撒泡尿淹死自己了,死了也不用埋,省著臭塊地!」

「哭個啥啊哭,大頭不是在這呢嗎,沒了他周筠,你還不會生孩子了咋的?讓大頭給你找全京城最好看的小子,明兒就賜婚,後兒就成親,氣死那幫看笑話的王八犢子!」

「你倒是說話啊!咋了,啞巴了?啊?大頭,你也啞巴了?你倒是開口啊。你跟胖丫是發小,光屁股一起長大的,這口氣你咽得下?」

太後一見我就開罵,唇邊那顆小黑痣跟著鋪天蓋地的汙言穢語一起在我眼前狂魔亂舞,繞得我頭昏眼花。

我的發小皇帝,乳名叫大頭,他被我連累著也挨了罵,但他比我沒心沒肺,立刻拍著胸脯表態,「咽不下!我聽說新科狀元還沒媳婦兒,要不,就他?」

太後一眼斜過去,「人品咋樣啊?」

「相當湊合!」

「身上有啥說不出口的毛病不?」

「壯實著呢,保準讓胖丫三年抱倆!」

「長得俊不俊?」

「肯定比周筠好看!」

太後滿臉欣喜,立即一拍大腿,「那就他了!對了,那小子是誰家的,叫個啥?」

大頭挺直了胸膛,聲音特別洪亮,「隴西韓家獨子,名毅字松棠。」

2

我是哭著進宮的,也是哭著走的。

臨走前,我緊緊抱著太後的大腿,「嬸兒啊你聽我說,我沒想讓你幫我找婆家啊!」

太後也抱住了我的頭,她膀大腰圓,勒得我喘氣都費勁,「胖丫啊,你五歲就沒了娘,跟在我屁股後靠著挖野菜長大的,雖說大頭沒看上你,但我也算你娘,你放心哈,這婆家我給你找定了!」

以前還在李家村時,太後就是個暴脾氣的固執老娘們,但凡她認定的事,九頭牛也拉不回來。

「嬸兒啊,你說的那個狀元我也不認識,這萬一處不來可咋整?這事兒可急不得。」我多機靈啊,瞬間就換了個思路。

太後一聽,立即點頭贊同,「也對,那這麼著,明兒我就宣他進宮,安排你跟他相親!」

呃,我沒話說了。這事兒鬧的,今天被人甩,明日就相親,這聽起來我咋有點不像好人呢?

但一想到第二日是周筠成親的日子——

我咬咬牙,「行吧,嬸兒,這個親,我相定了!」

我不是要跟周筠賭氣,其實我是在跟自己賭氣。

我叫李胖丫,出生在李家村,五歲沒了娘,爹跟著隔壁李大叔常年在外打仗,所以我只能跟著李嬸兒和她兒子大頭在一起過日子。

村裏還有個丫頭叫翠花,跟我和大頭是一起光屁股長大的娃娃。

我們在李家村過著很平靜的生活

突然有一天,李大叔派人回來了,原來他跟著一位大官造了朝廷的反,大官在距離皇位只有一步時,生病死了,部下們就擁立李大叔做了皇帝。

而我爹,也跟著成了升天的雞犬,被封了長樂侯。

李大叔仁義,在外打仗就是打仗,沒亂搞男女關系,所以李嬸兒名正言順的成了開國皇後,而大頭成了皇太子。

翠花比我像妖精,人也比我機靈,大頭稀罕她,所以娶了她做太子側妃,而我從一個鄉下野丫頭成了當朝芙蓉郡主。

芙蓉,芙蓉,多美的名字啊,可是暗地裏,那些世家小姐們都笑話我。

一個大字不識、文墨不通的鄉下丫頭,一說話嘴裏就冒著李家村土坷垃的味兒,怎能配得上「芙蓉」二字,還是「胖丫」最配我。

而在那些世家小姐裏,周家二小姐是最刻薄的。

在一次皇家賞花會上,她對我冷嘲熱諷,是她的兄長周筠為我解了圍。

那一年,我十三歲,又黑又瘦,還頂著一頭炸呼呼的小黃毛。

海棠花前,他一身天青色綢衫,眉目如遠山,唇角生霞雲。

他皺著眉對周家二小姐低聲說,「還不向芙蓉郡主道歉?」

我怔怔地仰頭望著他,不言不語,紋絲不動。

旁人都以為我是在固執的等待著那聲道歉,其實,我是看他看傻了眼。

3

我自幼最喜歡的是拿著小鏟子在田野裏挖野菜,但為了配得上他,我特意拿起了筆。

一個月後,我終於學會了寫字,立即歪歪斜斜地寫下了人生第一封情書。

「李胖丫想給周筠生孩子。」

一個女子真心喜歡一個男子,不就是想跟他在一起生兒育女嗎?

我不懂那些詩詞上的纏綿婉轉,我是鄉下丫頭,只懂得有話直說。我想給他生孩子,梳著朝天小辮穿著肚兜活蹦亂跳的那種。

可是,周筠從來沒有回應過,他沒有接受,也沒有拒絕,我不懂他心裏在想什麼。也許,溫潤如他,是想讓我自己知難而退。

就這樣漸漸的,連京城的狗都知道了,長樂侯家的芙蓉郡主喜歡刑部周侍郎家的公子。

我這四年,呵呵,可有出息了,竟然鬧得人狗皆知。

可是,即便如此,他依然娶了別人。

其實,他娶的也不算別人,而是他的親表妹,當朝錢皇後的親妹妹。

李大叔前年去世了,他打仗傷了身子,再珍貴的藥也救不了他的命。

去世之前,他給大頭娶了百年大族錢家的嫡女為正妃,大頭為老百姓出賣了自己的色相。

為此,翠花哭了很久,但沒辦法,誰讓我們是李家村出來的,誰讓身後沒有依仗呢?

世家要的是鳳位,李家村要的是天下,所以雙方都要有犧牲。

不過大頭一向沒心沒肺,他只苦惱了三天就沒事了,因為他娶的正妻根本看不上他。

嫌他吃飯吧唧嘴,嫌他睡覺不洗腳,嫌他坐沒坐相站沒站相,總之,是哪哪兒都不順眼。

大頭也不愛討嫌,索性就長住在翠花的宮裏。

錢皇後出身名門,性子高傲得很,對太後也是淡淡的。

當然太後也不喜歡她,嫌她總是裝腔作勢,故意做出一副「你們這群人真俗,但我不輕易計較」的調調兒來。

試問被人暗戳戳的鄙視,誰心裏能好受得了?

因此,太後很生氣,常常躲在宮裏一邊磕瓜子皮一邊罵這個兒媳婦,罵到天昏地暗,風雲變幻。

然後在皇後來請安時,一抹臉,又對她露出一個標準的慈祥笑容來。

不就是裝模作樣嗎,打量著誰不會是咋的?

而偏偏,我追了四年的周筠,這次娶的是錢氏女,這是在打誰的臉呢?

太後本來把嫁妝都給我備好了,卻被敵人截了胡,這還得了?

相親,必須相親!

李家村絕對不能輸給這些滿口仁義道德,實則墻頭草兩邊倒的百年世家!

這不僅是一場相親,還是一場殘酷的戰爭!

李胖丫,為了李家村的榮譽,沖啊!

4

我李嬸兒不愧是我李嬸兒,即便成了最尊貴的太後,保媒拉纖的功夫也沒荒廢。

別看她曾是農村老娘們,可在李家村她是最受歡迎的媒婆,促成了十幾樁姻緣呢。

周筠成親這日,韓毅被召進了皇宮。

太後跟他密談了一番,然後命他在禦花園的一棵桃樹下賞花,哦,不,是吃桃,盛夏八月,宮裏的桃樹結果了,甜得很。

我和大頭以及翠花,三人躲在一座假山後面,瞧這位新科狀元奉命摘下一枚最紅的桃子,張口就啃。

「啊?這人是不是傻?吃桃不用擦桃毛嗎?」我嫌棄地嘟囔了一句。

半晌沒人理我,我一回頭,大頭拽著翠花已經躡手躡腳跑沒影兒了。

翠花還有點良心,即便走遠了還對我比了個心,做了個口型,她在說,「胖丫,你可以的!」

可以個屁!

人家這是第一次相親耶!

我整了整發髻,從假山後竄了出來,新科狀元正在一心一意啃桃,被我窈窕曼麗的身影猛然嚇了一跳。

咳咳咳,真的,我是真的窈窕曼麗。畢竟京城的水養人,四年時光,我已經從黑瘦毛稀的野丫頭脫胎換骨成了傾國傾城之貌。

這從新科狀元初見我的癡迷眼神裏就可以看得出來!

「你就是——芙蓉郡主?」

嘖嘖,怪不好意思的,和尚頭上的虱子——明擺著,這是早就聞聽過我的芳名啊。

我揚揚脖子,用手捋了捋額角的發絲,「你是大頭——哦不對——陛下口中的韓毅?」

與此同時,一個熟透的桃「撲通」一聲掉在了地上!

老天爺啊,我的聲音可真他娘的洪亮!

可眼前的韓毅沒有笑話我,他向我彎腰施禮,口中答著「正是在下」,然後撿起被我震落的桃子,掏出手帕擦幹凈,直起身,含笑遞給了我。

八月的風吹過,我被他的笑容晃了眼睛。

大頭沒說錯,他比周筠好看。

但更重要的是,我看得出來,眼前的新科狀元,有點喜歡我。

回到長樂侯府,我躺在榻上輾轉難安。

彩衣坐在小凳子上繡帕子,一個帕子繡了兩三年,也沒見她繡出個啥東西來。

「今天我去相親了。」我說。

她沒擡頭,淡淡的問,「相的誰?」

「韓毅,一個挺不錯的小夥子。」我答。

她半晌沒說話,我以為她習慣性的沈默了,可一會兒她又問,「比周公子呢?」

不知怎的,我忽然來了氣,「周筠是好,但他今日成親了!」

蹦起身端起茶壺,嘴對嘴喝了個痛快,我一時恍惚,被茶水嗆到了,頓時咳個不停。

彩衣趕忙上前幫我捶背,待我平緩下來,她無奈地說,「你這是跟誰賭氣呢。」

彩衣雖然名義上是我的丫鬟,但其實是我的朋友。

她本也是世家女子,但幾年前家主站錯了隊,先皇將她全族都定了罪,男子斬首,女子充奴,於是她進了長樂侯府,成了我的奴婢。

可我只當她是姐妹,從沒讓她伺候過我。我有手有腳的,也不需要伺候。

平日裏她做的最多的就是陪我聊天,盯著我寫字,然後就是繡她那個總也繡不成的帕子。

5

相親後第三日,韓毅來侯府約我了。

他如今進了翰林院,是個六品編纂。

這個職位雖不高,但在眾朝臣的眼裏,卻不可小覷。

本朝文官多出自世家,而武將多是曾經跟著先皇一起征天下的。

開國以來,朝廷多次下旨開恩科,選拔有才能的年輕人入朝為官,這些人沒有背景,但都有一顆忠君之心。

說白了吧,他們都是皇家培養的心腹。

有了這群年輕文官,在朝上打起嘴仗來,便再不會出現世家完勝的局面。

而韓毅,大家都心知肚明,他將來是要主理戶部,甚至有望成為當朝首輔的。

當然,我不是因為他的光明前途才允他進門的。

我是因為,他的笑實在太好看了。

我爹是個大老粗,只會行軍打仗,對著韓毅只會「嘿嘿」笑,如果不是我開口,他連茶水都忘了吩咐。

我望著我爹那副「這小子做女婿不錯」的憨態,一時不耐煩將他轟走了。

韓毅笑起來的樣子也有點憨,但我沒轟他,因為他是來給我送禮的,送的是——一筐桃。

「我的職田在郊外,種了很多桃樹,郡主想不想去看看?」

桃樹有什麼可看的,但不知怎的,我卻脫口而出,「好啊。」

侯府也有很多田產,可我從來沒去過,雖然我很想去田間地頭挖野菜,可是這些年為了配得上周筠,我一直學著做個千金小姐。

既然如今周筠已娶了別人,那我還在意什麼?

李胖丫已經很久都不是李胖丫了,李胖丫不想再做芙蓉郡主了。

我們都沒坐轎子,一人騎著一匹馬出了城,連仆人都沒帶。

城外的夏日風光真不錯,遠山如黛,溪水潺潺,他的職田恰恰在山腳下,此時正有忙碌的佃戶穿梭在枝葉間摘桃子。

這裏的桃子又紅又大,我隨手摘了一個啃了一口,「好甜好脆啊。」

「京城的桃子居然沒有毛,跟李家村的不一樣,但比李家村的還好吃。」桃子汁水豐盛,我啃地歡暢,內心愉悅極了。

韓毅笑了,他悠悠地說,「世間的桃子有很多種,人亦是如此,只有見的多了,你才明白自己最喜歡哪一個。」

我不傻,聽出他話裏有話。

但我嘴上不服輸,還狠狠斜了他一眼,「知道你是狀元,你最見多識廣行了吧。」

說完,我腳下抹油,徑直溜了。

這麼大的一片田野,我要使勁聞聞土地的味道,多挖一點野菜嘗嘗鮮,我都要饞死了!

哼,跟一個狀元打嘴仗?不可能的!真當我李胖丫是個傻子嗎?

6

這一天,我玩得很開心。

我拿著小鏟子滿田野地跑,挖了整整一籃子野菜,還摘了一口袋紅紅的野山棗。

山上開著白色小野花,我喜歡極了,摘下許多做了個花環戴在頭上,又看見一叢草順溜極了,一時手癢,給草編了兩個麻花辮。

午飯是在附近的莊子裏吃的。

莊子裏住著許多佃戶,他們熱情又善良,用山蘑菇燉了野雞,將河裏抓的魚炸成小魚幹,我挖的野菜也上了桌子,洗幹凈拌上涼油香得很,一頓飯吃的我肚子都鼓起了起來。

我的精力旺盛,到了下午也不想歇著,強迫韓毅帶我去摘桃。

我脫了鞋子,挽上袖子,猴一般敏捷地上了樹尖,樹尖晃晃悠悠,韓毅在樹下嚇得臉都白了,但他只是伸手護著我,沒有阻攔我半分。

一直瘋到日斜西山,我終於累了。

頭發亂了,妝容花了,連衣衫都破了,身邊還有個男子,這不知道的,還以為我被那個了呢。

可便是如此,我臉上的笑容卻攔也攔不住。

八月的山風很是舒爽,我和韓毅一起坐在山腰看夕陽,橙紅色的余暉灑在我們的身上,溫柔而嫻靜。

我忽然傷感矯情起來,「韓毅,那日太後是不是跟你說了什麼?」

若不是如此,他一個世家子弟,怎會有如此的耐心陪我。

韓毅扭頭望著我,笑容溫暖如春陽,他伸手幫我攏起散亂的發絲,「說了。」

我悲戚一笑,果然如此。

太後一定會說,芙蓉郡主是本朝唯一的郡主,娶了她會有光明的前途。

「你怎麼不問太後說了什麼?」

我搖頭,我害怕,不敢問。我心裏早有了答案,不是嗎?

一層水汽模糊了我的眼睛,臉龐熱滾滾的。我是哭了嗎?

一雙手覆上我的臉,抹去我的淚,是韓毅。

他將我的手握進他的掌心,溫柔又多情。

「太後說胖丫最傻,有一年陛下發高熱,人都燒糊塗了,家裏卻沒錢請大夫,是胖丫典當了她娘生前的銀簪子,救了陛下的命。」

「太後說胖丫最聰明,有一年前朝余孽到李家村尋仇,是胖丫機靈,獨自將二十幾個壯漢引到山裏迷了路,她和陛下才躲過一劫。」

「太後說胖丫最念舊情,來到京城後,每年都要裝著滿滿幾大車禮物親自回李家村,來回近千裏,從沒有怨言。」

「太後還說,是陛下沒福氣,不知這福氣,哪家的小子能有。」

他的聲音裏混著山風,在山間錚錚作響,鼓蕩著我的心。

我抹了把眼淚,高高地揚起了脖子,聲音高亢又洪亮,「太後說的句句屬實,我就是那個最傻、最聰明、也最念舊情的李胖丫。」

「噗嗤」一聲,韓毅笑了。他笑起來,真的真的很好看。

「那麼,李胖丫」,他低聲在我耳邊說到,「不知道在下韓毅,有沒有這個福氣呢?」

7

隴西韓家,也是世家大族,但韓毅出自旁系,自幼家境很是貧寒。

父親早逝,是寡母獨自將他撫養長大,他還曾經有個弟弟,但那個幼弟在三歲時因病早夭了。

如果當時有人肯為他們當掉一根銀簪子,想必他的幼弟也不會因沒錢抓藥而丟了性命。

太後看中的是他出身清貴,看中的是他胸有謀略,看中的是他為人忠正。

而他看中的是我李胖丫,是李胖丫這個活生生的人。

不是什麼勞什子芙蓉郡主。

兩個月後,周侍郎府傳來了喜訊,他們的少夫人懷孕了。

得知這個消息時,韓毅正在我家院子裏挽著褲腿做泥坯,我正大汗淋漓的和著黃泥,我倆就差光膀子了。

我想吃新鮮的紅薯,想做一個暖房培育紅薯秧子。

這種事當然是自己親手做比較有趣,因此我倆換上莊稼人的衣裳,幹得有模有樣。

若是在兩個月前,錢氏有孕的消息定會令我暗自心傷,但自從有了韓毅,我便很少在夜裏想起周筠了。

他已成親,與我所隔山海,我又為何徒增煩惱?

敢愛敢放手,才是我李胖丫所為。

回屋,自箱中取出那匣子情書,我在院中燃起了火。

韓毅手疾眼快,一把將情書搶了過去,任我再急他也不還給我。

他在我頭頂一張張看著那些信,我緊張地盯著他的神色,發現他唇角的笑意越來越深。

「你的字——」他半晌,終於忍不住開口。

我怒了,「自然是比不了你這個狀元郎,我的手是幹粗活的,不是拿筆墨的。」

「非也」,他竟然笑著掐掐我的臉,「是你沒遇到好師傅而已,從今以後我來教你寫字。」

說完,他徑直將我拉進屋子,在書桌前鋪開了紙張。

他將我環在懷裏,用手握著我的手,我們十指傾覆,筆墨溢出銷魂的香氣。

他的氣息在我耳邊,輕柔而緩慢,我的心跳得厲害,臉紅的不像樣子,連呼吸都變得小心翼翼起來。

可再看他握著我的手寫下的字,我的臉變顏變色,比開了雜貨鋪還熱鬧。

紙上竟然寫著幾個粗狂的大字,「韓毅想跟李胖丫生孩子!」

啊!這!氣炸我了!

我回身將他猛然推倒在椅子上,簡直是惱羞成怒,「好歹你是個狀元,怎麼滿嘴不知廉恥!」

呵,我真是雙標,當初我寫這樣的情書,怎麼就覺得那麼自然呢。

誰知韓毅一把將我拽進懷裏,一雙細長的眼睛裏全是情意,他簡直是殺人誅心,偏偏還令我沈淪。

「在下怎麼不知廉恥了?」他的唇就在我額前,他在誘惑我,「想跟自己中意的人生孩子,有何不對?有何不敢說?如此心意何其寶貴,只恨世人多是九曲心腸,開口必要兜幾個圈子,我韓毅偏不是那虛偽之輩,而我中意的,也是這世間最天真直率的姑娘。」

我呆呆地望著他的眼睛,忽然就明白了戲文裏的「良人」二字。

所謂良人,容貌地位皆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懂。

韓毅懂我,正如他所說,何其難得?

不知是哪裏來的勇氣,我突然仰起頭,輕輕吻了他。

我強忍著雷動的心,顫抖著含著他的唇說,「這是你說的,可千萬不要後悔。」

「便是九死,亦不悔。」

室內余香裊裊,我被他的柔情包裹的密不透風,昏昏沈沈、甜甜蜜蜜聽見他在我耳邊鄭重地許諾。

8

沒多久,太後親自為我們賜了婚。

芙蓉郡主下嫁當朝狀元郎,這聽起來像是一段佳話。

如果,全天下都不知我曾經倒追周筠四年的話。

而我,又一次成了京城世家小姐們口裏的笑話。

佳話與笑話,聽起來很是接近,可卻差著十萬八千裏。

如果只有我一人被嘲笑,我是無所謂的,可是如果有人嘲笑我的未婚夫,我定然不會饒她。

第一個被我盯上的人,就是周二小姐,時隔多年,沒想到她還是這麼嘴欠。

臘月裏,皇後邀請京中的貴眷在皇家別苑裏賞梅花,這種宴會,男女都可以參加。

我和韓毅雖已定了親,但為了避嫌,我是與劉貴妃一起出席的。

劉貴妃就是劉翠花,我從小到大的小夥伴。

翠花和皇後是針尖對麥芒,誰也不肯服輸的。翠花有恩寵,皇後有尊榮,但若論根基,那還是皇後要強一些。

畢竟,李家的天下不過數年,而世家大族都在此地植根百年了,他們彼此間攀枝錯節,少不得有聯姻之事,細論一論,都是親戚。

礙於天子顏面,他們對翠花倒是很尊敬。貴妃嘛,皇帝的枕邊人,他們惹不起,可是對我,就沒這麼客氣了。

「呦,原來是芙蓉郡主啊,怎麼郡主今日不在家裏種紅薯,倒跑到這皇家別苑賞梅花了?咦,你那狀元郎夫君呢?怎麼沒來?」

周二小姐挑著眉向我發難,她真的是好討厭。

「好狗不擋道。」我白了她一眼,直接開罵。

她果然怒了,上前推搡我,「你這個野丫頭口裏不幹不凈的,還真是沒教養!你以為你爹從龍有功就真的是侯爺?你們這樣的土包子,穿上龍袍也不是太子!」

我冷笑一聲,反手抓住了她的脖領子,「你自己懶得活,難道要連累周家一百多口都沒了命?我們李家村出來的是土裏土氣,但你也不想想如今穿上龍袍的是誰?他怎麼就穿上龍袍不是太子了?你這話是簡直大逆不道,難道你們周家是要造反不成?」

我向來聲音洪亮,這捅破天的話頓時在人群中激起千層浪,縱是皇後聽了,也不禁變了顏色。

「放肆!還不趕緊回去?!喝多了酒還出來逛什麼園子?來人,把周二小姐扶下去!」

皇後不愧是皇後,三言兩語就把話茬混了過去。

我看破不說破,冷笑一聲,拉著翠花就走。

誰料那周二小姐是個渾人,她從未當眾受過如此指責,羞愧難當之下竟然不顧下人的拉扯對我破口大罵。

「你這個我哥死活都不要的破爛貨,有什麼臉活在世上!你那未婚夫想必是個聾子,不知道你做下的這些醜事。若他知道自己沒成親就當了王八,不打死你這個小賤人才怪!你就等著吧!」

然而,她話音未落,就被一個巴掌狠狠地扇了個趔趄。

天色暗沈,灰白色的雲擋住了白日的陽光。京城的初雪來了,小雪花一粒一粒飄進周筠的氅衣裏。

他站在周二小姐面前,手掌尚有殘紅。

「混賬東西!芙蓉郡主冰清玉潔,與韓大人更是郎才女貌,豈容你在此抹黑刁難,還不趕緊向郡主道歉?」

9

周筠是與他的夫人一起來的。

他的夫人靜靜地站在不遠處,厚厚的衣服難掩她凸起的小腹。

周筠在京城是出了名的溫潤君子,甚少發脾氣,而這般的厲聲竭力,更是從未有人見過。

我楞楞地望著他,忽而聽見身後有人清了清嗓子,回頭一看,是韓毅。

他緩緩上前,替我拂去發間的雪粒,柔聲道,「穿的這麼單薄,不冷嗎?」

不知為何,我的眼淚像斷線的珠子般墜了下來。

我搖頭,「冷,冷死了,這破地方,沒好人。」

這話說完,連同皇後在內的所有人,臉色都變了又變。

韓毅朗聲而笑,毫不避嫌地牽起我的手,對著眾人朗聲說,「韓某頗費周折,才討得郡主歡心。蒙郡主不嫌棄,願下嫁韓某,韓某不勝感激,必以一生相許,永不相負。若日後再有人中傷我妻,便是與韓毅為敵,與整個翰林院為敵,與所有寒門士子為敵。」

說罷,他轉身望向我,一雙眼睛皆是笑意,「回家吧,紅薯早給你烤熱了,就等你來吃了。」

他說得曖昧又多情,羞得我立刻紅了臉。翠花見我木訥訥地不說話,在後面狠狠推了我一把,我猝不及防,直撲倒在韓毅懷裏。

「狀元郎,快把你未婚妻抱走吧,你未婚妻太好看了,這破地方好人不多,別被野狼叼了去啊。」

這該死的劉翠花,滿嘴說的咋都是大實話!

太後將我們的婚期定在來年三月十六,這日子說到就到了。

大頭不愧是我發小,他特意在京城賜我一座四進的大宅子做郡主府,太後也不愧是我李嬸兒,她花費了數百金,輾轉找到了我當年典當的那根銀簪子。她知道那是我娘唯一的遺物,是留給我的嫁妝。

大婚當日,她以母親的身份為我以銀簪挽發,一雙手顫抖地不像樣,差點誤了吉時。

婚宴擺在了郡主府,京城所有的權貴都來了,太後和大頭坐在主座,那氣派真給李家村長臉。

尤其是大頭,喝的那叫一個開心。

不得不說,他的命是真好。有個開疆擴土、胸有謀略的爹,又有一個睿智能幹、鐵腕錚錚的娘,翠花還給他生了一個大胖小子,乳名叫石頭。

小石頭可聰明了,兩歲就會背唐詩,那小嘴叭叭的,說起話來一套一套的,還愁江山無後嗎?

人比人,真是氣死人。

我在紅通通的喜房裏,心跳如雷的等待著新郎官的到來,可是,我沒等到他,卻等來了一場嘩變。

錢家造反了!

錢家帶著世家造反了!

在眾人喝得酣醉之際,錢太傅帶著千名鐵甲軍圍住了郡主府,這是要把太後和大頭包餃子啊!

「李家謀朝篡位,不配為君,今日老夫要撥亂扶正,重振朝綱,勸在座各位一句,識時務者為俊傑,切莫逞一時之能,丟了性命!」

錢太傅捋著山羊胡,說話一套一套的。

在場眾人一時都驚呆了,醉酒的,不論是真醉還是假醉,都瞬間清醒了八分。冷寒寒的刀前,誰也不敢亂說話。

「噗嗤」一聲,眾人扭頭,原來是太後笑了。

「你這老不死的東西,在這放什麼臭狗屁呢啊?!」

10

太後不愧是我李嬸兒,罵起錢太傅來,那是臟話滿天飛,羞得在場眾人都擡不頭來。

「你個小老婆養的臭老頭,真以為自己是根蔥啊!想當初,是誰臭不要臉把家裏嫁不出去的丫頭往我兒子床上送?」

「你那敗家閨女天生長個大驢臉,在床上這個不行那個不行,還有各種口臭腋臭加腳臭。我兒還納悶呢,原來這是遺傳的你啊!你老錢頭真是頂風臭八百裏!」

「你真把大家當猴耍啊?不就是我們李家嫌棄你錢家,你覺得討不到好處,打不了秋風,所以扯虎皮做大旗,想把我們拉下馬嗎?你真是白日做大夢!」

「你!」

錢太傅是文官,在朝上打嘴仗無人能敵,但論罵街,他不是我李嬸兒的對手。

這老東西氣得渾身顫抖,抖著抖著他仰天長笑起來,「老夫差點中了你的計啊!老妖婆子,今日任你怎麼拖延時間,你跟昏君也是死路一條!」

「好狠心的老頭!我兒死了,你閨女就是個寡婦!」

「呸,老夫是不會中你的計的!」

「錯!大錯特錯!」太後一拍巴掌,「你已經中計了!」

「哈哈哈,你這個老妖婆還嘴硬,老夫已經派人給你們都下了蒙汗藥,你們——」,錢太傅說著說著,意識到了不對勁,臉色登時就變了。

「彩衣!彩衣!」

他疾聲沖著內宅喊,頃刻,彩衣手裏握著一把匕首,自喜房走了出去。

出去前,她將繡了多年的帕子塞進了我的懷裏。

她淡淡地說,「胖丫,對不起,這帕子,我只能繡成這樣了。」

我的丫鬟彩衣,我早知道她是世家女子,而且與錢家頗有淵源。她是錢家派來的臥底,她與李家有家仇,可是,她最終沒忍心害我。

但,她也活不成了。

她當著眾人的面,將匕首深深紮進自己的胸口,鮮血一股股的湧出來,將我的嫁衣染成深紅。

在刺眼的殷紅裏,我想起幾年前我們初遇時的樣子。那時我又黑又瘦,她滿身汙穢,她恨恨地對我說,「是你們李家村的皇帝害死了我爹娘!」

我無辜的牽起她的手,天真地問,「你的手咋了,疼不疼啊?」

顫抖著手展開她繡給我的手帕,那帕子上分明是兩個小丫頭,其中一個滿臉不屑,而另外一個則彎著腰給她用帕子包紮手上的傷口。

我的彩衣呀——

錢太傅暗中命她下藥,她沒有聽從,可她卻無法面對自己的心,余生再也不願獨活。

我說過的,太後很精明,在李家村她就是最精明的老娘們,到了京城,她依然是。

孤兒寡母,多少雙眼睛在盯著他們娘倆,大頭又是個傻憨憨,她這個做娘的,自然要心明眼亮鐵手腕了。

她早就暗中布下了網,為的就是將有反心的世家大族一網打盡。

當然,這裏面,也有我夫君韓毅的功勞,若非他暗中四處遊說世家,哪來的世家臨時反水,將錢家一網打盡?

想當初,他進宮跪在太後面前,太後曾緩緩說,「哀家欲鏟除奸佞,還天下一個清明,愛卿可願相隨?」

韓毅鄭重道,「臣之所願,九死不悔。」

在籌備這場親事之余,他們便鋪好了天羅地網,嘖嘖,還真不嫌累。而宮中的錢皇後,也早在婚宴開始的那刻,被小太監關進了死牢。

11

我的郡主府,可真是遭殃了。

好好的一座四進大院子,簡直成了修羅場。

待錢太傅與鐵甲軍被罵罵咧咧地帶下去,太後摸著我的頭,嘆了口氣說,「胖丫啊,你說的對,這破京城沒好人,嬸兒算計了你,你別恨我。」

我也嘆了口氣,「嬸兒,這虛頭巴腦的話就別說了,你咋的也得重新封我做個公主做補償吧。」

太後抹抹臉,一雙大腳跑得飛快,「回見吧胖丫,哀家喝醉了。」

幾日後,皇帝宣告天下,錢家謀逆,全族二百余人皆被定了罪,而周家等大族亦多有牽連。

周筠作為錢家的女婿,被發配邊疆,是我連夜苦苦跪在太後面前。

我能做到的只有這些了。

我保住了他們一家三口的命,保住了他日後參加科考的機會。

我希望在寒冷的邊疆,他能夠保重自己,用他的光華,踏出一條光明之路。

不是舊情難忘,而是,我總是記得,在我窘迫難堪之時,是他兩次挺身而出,為我解了圍。

世事無常,世家與皇家的風雲變幻,我無能為力,但一個善良的人,我不忍見他深陷泥淖,嘗盡淒風冷雨。

我嫌郡主府晦氣,不願再住了。

於是大頭在京郊另賜了我一座院子,院後就是漫無邊際的田野,此時野菜最是鮮美,我終於如願以償,吃了個痛快。

韓毅升官了,戶部侍郎,嘖嘖,年輕輕的真有出息。

不過他在朝廷上再有威勢,回到家也得挽起袖子彎下腰,親自在田裏插秧,因為他說了,他最喜歡婦唱夫隨。

而且他還承諾了,便是以後成了首輔,他也和我一起幹粗活。

誰讓,他娶的媳婦,是李家村最美的村姑李胖丫呢。(完)

標題:《我叫李胖丫》

作者:菀彼青青【已完結,可放心食用】

我叫李胖丫,五歲就沒了娘,別人都說我慘,可我過得挺好,畢竟我爹是個侯爺,我是郡主。
但我最近很難過,因為我暗戀多年的人娶了別人。
爹!相親!馬上給我安排相親,敢愛敢放手,才是我李胖丫所為。

1

我的心上人娶了別人。

成親前一日,他派仆人將我曾經寫給他的情書還給了我。

那厚厚的一摞白紙,每一張都歪歪扭扭地寫著同樣的字,「李胖丫想給周筠生孩子。」

我將那摞情書抱在懷裏哇哇大哭,差點斷了氣,可哭著哭著我又笑了。

「你說,他沒撕這些情書,是不是對我有點意思?」我滿懷期待地問丫鬟。

丫鬟彩衣淡淡地說,「郡主多慮了,周公子可能是怕臟了手。」

「胡說!」我怒極,「我用的是京城最貴的墨,香得很!」

我不服氣,轉身就騎著一匹小馬直奔皇宮,宮門守衛不敢攔我,我一路抽泣著進了啟祥宮。

啟祥宮裏住著當朝太後,我來得正巧,皇帝小兒恰好也在。

我見太後如見親娘,一聲「嬸兒」剛悲戚戚地出口,眼淚就嘩嘩墜下。

「胖丫,你真沒出息,呸!」

「你就是個廢物,四年了啊四年,你追了那小子四年都沒追到手,真是丟咱們李家村的臉!你說說你,除了會用那狗爬似的字,寫狗屁的情書你還會個啥?!我要是你,早就撒泡尿淹死自己了,死了也不用埋,省著臭塊地!」

「哭個啥啊哭,大頭不是在這呢嗎,沒了他周筠,你還不會生孩子了咋的?讓大頭給你找全京城最好看的小子,明兒就賜婚,後兒就成親,氣死那幫看笑話的王八犢子!」

「你倒是說話啊!咋了,啞巴了?啊?大頭,你也啞巴了?你倒是開口啊。你跟胖丫是發小,光屁股一起長大的,這口氣你咽得下?」

太後一見我就開罵,唇邊那顆小黑痣跟著鋪天蓋地的汙言穢語一起在我眼前狂魔亂舞,繞得我頭昏眼花。

我的發小皇帝,乳名叫大頭,他被我連累著也挨了罵,但他比我沒心沒肺,立刻拍著胸脯表態,「咽不下!我聽說新科狀元還沒媳婦兒,要不,就他?」

太後一眼斜過去,「人品咋樣啊?」

「相當湊合!」

「身上有啥說不出口的毛病不?」

「壯實著呢,保準讓胖丫三年抱倆!」

「長得俊不俊?」

「肯定比周筠好看!」

太後滿臉欣喜,立即一拍大腿,「那就他了!對了,那小子是誰家的,叫個啥?」

大頭挺直了胸膛,聲音特別洪亮,「隴西韓家獨子,名毅字松棠。」

2

我是哭著進宮的,也是哭著走的。

臨走前,我緊緊抱著太後的大腿,「嬸兒啊你聽我說,我沒想讓你幫我找婆家啊!」

太後也抱住了我的頭,她膀大腰圓,勒得我喘氣都費勁,「胖丫啊,你五歲就沒了娘,跟在我屁股後靠著挖野菜長大的,雖說大頭沒看上你,但我也算你娘,你放心哈,這婆家我給你找定了!」

以前還在李家村時,太後就是個暴脾氣的固執老娘們,但凡她認定的事,九頭牛也拉不回來。

「嬸兒啊,你說的那個狀元我也不認識,這萬一處不來可咋整?這事兒可急不得。」我多機靈啊,瞬間就換了個思路。

太後一聽,立即點頭贊同,「也對,那這麼著,明兒我就宣他進宮,安排你跟他相親!」

呃,我沒話說了。這事兒鬧的,今天被人甩,明日就相親,這聽起來我咋有點不像好人呢?

但一想到第二日是周筠成親的日子——

我咬咬牙,「行吧,嬸兒,這個親,我相定了!」

我不是要跟周筠賭氣,其實我是在跟自己賭氣。

我叫李胖丫,出生在李家村,五歲沒了娘,爹跟著隔壁李大叔常年在外打仗,所以我只能跟著李嬸兒和她兒子大頭在一起過日子。

村裏還有個丫頭叫翠花,跟我和大頭是一起光屁股長大的娃娃。

我們在李家村過著很平靜的生活。

突然有一天,李大叔派人回來了,原來他跟著一位大官造了朝廷的反,大官在距離皇位只有一步時,生病死了,部下們就擁立李大叔做了皇帝。

而我爹,也跟著成了升天的雞犬,被封了長樂侯。

李大叔仁義,在外打仗就是打仗,沒亂搞男女關系,所以李嬸兒名正言順的成了開國皇後,而大頭成了皇太子。

翠花比我像妖精,人也比我機靈,大頭稀罕她,所以娶了她做太子側妃,而我從一個鄉下野丫頭成了當朝芙蓉郡主。

芙蓉,芙蓉,多美的名字啊,可是暗地裏,那些世家小姐們都笑話我。

一個大字不識、文墨不通的鄉下丫頭,一說話嘴裏就冒著李家村土坷垃的味兒,怎能配得上「芙蓉」二字,還是「胖丫」最配我。

而在那些世家小姐裏,周家二小姐是最刻薄的。

在一次皇家賞花會上,她對我冷嘲熱諷,是她的兄長周筠為我解了圍。

那一年,我十三歲,又黑又瘦,還頂著一頭炸呼呼的小黃毛。

海棠花前,他一身天青色綢衫,眉目如遠山,唇角生霞雲。

他皺著眉對周家二小姐低聲說,「還不向芙蓉郡主道歉?」

我怔怔地仰頭望著他,不言不語,紋絲不動。

旁人都以為我是在固執的等待著那聲道歉,其實,我是看他看傻了眼。

3

我自幼最喜歡的是拿著小鏟子在田野裏挖野菜,但為了配得上他,我特意拿起了筆。

一個月後,我終於學會了寫字,立即歪歪斜斜地寫下了人生第一封情書。

「李胖丫想給周筠生孩子。」

一個女子真心喜歡一個男子,不就是想跟他在一起生兒育女嗎?

我不懂那些詩詞上的纏綿婉轉,我是鄉下丫頭,只懂得有話直說。我想給他生孩子,梳著朝天小辮穿著肚兜活蹦亂跳的那種。

可是,周筠從來沒有回應過,他沒有接受,也沒有拒絕,我不懂他心裏在想什麼。也許,溫潤如他,是想讓我自己知難而退。

就這樣漸漸的,連京城的狗都知道了,長樂侯家的芙蓉郡主喜歡刑部周侍郎家的公子。

我這四年,呵呵,可有出息了,竟然鬧得人狗皆知。

可是,即便如此,他依然娶了別人。

其實,他娶的也不算別人,而是他的親表妹,當朝錢皇後的親妹妹。

李大叔前年去世了,他打仗傷了身子,再珍貴的藥也救不了他的命。

去世之前,他給大頭娶了百年大族錢家的嫡女為正妃,大頭為老百姓出賣了自己的色相。

為此,翠花哭了很久,但沒辦法,誰讓我們是李家村出來的,誰讓身後沒有依仗呢?

世家要的是鳳位,李家村要的是天下,所以雙方都要有犧牲。

不過大頭一向沒心沒肺,他只苦惱了三天就沒事了,因為他娶的正妻根本看不上他。

嫌他吃飯吧唧嘴,嫌他睡覺不洗腳,嫌他坐沒坐相站沒站相,總之,是哪哪兒都不順眼。

大頭也不愛討嫌,索性就長住在翠花的宮裏。

錢皇後出身名門,性子高傲得很,對太後也是淡淡的。

當然太後也不喜歡她,嫌她總是裝腔作勢,故意做出一副「你們這群人真俗,但我不輕易計較」的調調兒來。

試問被人暗戳戳的鄙視,誰心裏能好受得了?

因此,太後很生氣,常常躲在宮裏一邊磕瓜子皮一邊罵這個兒媳婦,罵到天昏地暗,風雲變幻。

然後在皇後來請安時,一抹臉,又對她露出一個標準的慈祥笑容來。

不就是裝模作樣嗎,打量著誰不會是咋的?

而偏偏,我追了四年的周筠,這次娶的是錢氏女,這是在打誰的臉呢?

太後本來把嫁妝都給我備好了,卻被敵人截了胡,這還得了?

相親,必須相親!

李家村絕對不能輸給這些滿口仁義道德,實則墻頭草兩邊倒的百年世家!

這不僅是一場相親,還是一場殘酷的戰爭!

李胖丫,為了李家村的榮譽,沖啊!

4

我李嬸兒不愧是我李嬸兒,即便成了最尊貴的太後,保媒拉纖的功夫也沒荒廢。

別看她曾是農村老娘們,可在李家村她是最受歡迎的媒婆,促成了十幾樁姻緣呢。

周筠成親這日,韓毅被召進了皇宮。

太後跟他密談了一番,然後命他在禦花園的一棵桃樹下賞花,哦,不,是吃桃,盛夏八月,宮裏的桃樹結果了,甜得很。

我和大頭以及翠花,三人躲在一座假山後面,瞧這位新科狀元奉命摘下一枚最紅的桃子,張口就啃。

「啊?這人是不是傻?吃桃不用擦桃毛嗎?」我嫌棄地嘟囔了一句。

半晌沒人理我,我一回頭,大頭拽著翠花已經躡手躡腳跑沒影兒了。

翠花還有點良心,即便走遠了還對我比了個心,做了個口型,她在說,「胖丫,你可以的!」

可以個屁!

人家這是第一次相親耶!

我整了整發髻,從假山後竄了出來,新科狀元正在一心一意啃桃,被我窈窕曼麗的身影猛然嚇了一跳。

咳咳咳,真的,我是真的窈窕曼麗。畢竟京城的水養人,四年時光,我已經從黑瘦毛稀的野丫頭脫胎換骨成了傾國傾城之貌。

這從新科狀元初見我的癡迷眼神裏就可以看得出來!

「你就是——芙蓉郡主?」

嘖嘖,怪不好意思的,和尚頭上的虱子——明擺著,這是早就聞聽過我的芳名啊。

我揚揚脖子,用手捋了捋額角的發絲,「你是大頭——哦不對——陛下口中的韓毅?」

與此同時,一個熟透的桃「撲通」一聲掉在了地上!

老天爺啊,我的聲音可真他娘的洪亮!

可眼前的韓毅沒有笑話我,他向我彎腰施禮,口中答著「正是在下」,然後撿起被我震落的桃子,掏出手帕擦幹凈,直起身,含笑遞給了我。

八月的風吹過,我被他的笑容晃了眼睛。

大頭沒說錯,他比周筠好看。

但更重要的是,我看得出來,眼前的新科狀元,有點喜歡我。

回到長樂侯府,我躺在榻上輾轉難安。

彩衣坐在小凳子上繡帕子,一個帕子繡了兩三年,也沒見她繡出個啥東西來。

「今天我去相親了。」我說。

她沒擡頭,淡淡的問,「相的誰?」

「韓毅,一個挺不錯的小夥子。」我答。

她半晌沒說話,我以為她習慣性的沈默了,可一會兒她又問,「比周公子呢?」

不知怎的,我忽然來了氣,「周筠是好,但他今日成親了!」

蹦起身端起茶壺,嘴對嘴喝了個痛快,我一時恍惚,被茶水嗆到了,頓時咳個不停。

彩衣趕忙上前幫我捶背,待我平緩下來,她無奈地說,「你這是跟誰賭氣呢。」

彩衣雖然名義上是我的丫鬟,但其實是我的朋友。

她本也是世家女子,但幾年前家主站錯了隊,先皇將她全族都定了罪,男子斬首,女子充奴,於是她進了長樂侯府,成了我的奴婢。

可我只當她是姐妹,從沒讓她伺候過我。我有手有腳的,也不需要伺候。

平日裏她做的最多的就是陪我聊天,盯著我寫字,然後就是繡她那個總也繡不成的帕子。

5

相親後第三日,韓毅來侯府約我了。

他如今進了翰林院,是個六品編纂。

這個職位雖不高,但在眾朝臣的眼裏,卻不可小覷。

本朝文官多出自世家,而武將多是曾經跟著先皇一起征天下的。

開國以來,朝廷多次下旨開恩科,選拔有才能的年輕人入朝為官,這些人沒有背景,但都有一顆忠君之心。

說白了吧,他們都是皇家培養的心腹。

有了這群年輕文官,在朝上打起嘴仗來,便再不會出現世家完勝的局面。

而韓毅,大家都心知肚明,他將來是要主理戶部,甚至有望成為當朝首輔的。

當然,我不是因為他的光明前途才允他進門的。

我是因為,他的笑實在太好看了。

我爹是個大老粗,只會行軍打仗,對著韓毅只會「嘿嘿」笑,如果不是我開口,他連茶水都忘了吩咐。

我望著我爹那副「這小子做女婿不錯」的憨態,一時不耐煩將他轟走了。

韓毅笑起來的樣子也有點憨,但我沒轟他,因為他是來給我送禮的,送的是——一筐桃。

「我的職田在郊外,種了很多桃樹,郡主想不想去看看?」

桃樹有什麼可看的,但不知怎的,我卻脫口而出,「好啊。」

侯府也有很多田產,可我從來沒去過,雖然我很想去田間地頭挖野菜,可是這些年為了配得上周筠,我一直學著做個千金小姐。

既然如今周筠已娶了別人,那我還在意什麼?

李胖丫已經很久都不是李胖丫了,李胖丫不想再做芙蓉郡主了。

我們都沒坐轎子,一人騎著一匹馬出了城,連仆人都沒帶。

城外的夏日風光真不錯,遠山如黛,溪水潺潺,他的職田恰恰在山腳下,此時正有忙碌的佃戶穿梭在枝葉間摘桃子。

這裏的桃子又紅又大,我隨手摘了一個啃了一口,「好甜好脆啊。」

「京城的桃子居然沒有毛,跟李家村的不一樣,但比李家村的還好吃。」桃子汁水豐盛,我啃地歡暢,內心愉悅極了。

韓毅笑了,他悠悠地說,「世間的桃子有很多種,人亦是如此,只有見的多了,你才明白自己最喜歡哪一個。」

我不傻,聽出他話裏有話。

但我嘴上不服輸,還狠狠斜了他一眼,「知道你是狀元,你最見多識廣行了吧。」

說完,我腳下抹油,徑直溜了。

這麼大的一片田野,我要使勁聞聞土地的味道,多挖一點野菜嘗嘗鮮,我都要饞死了!

哼,跟一個狀元打嘴仗?不可能的!真當我李胖丫是個傻子嗎?

6

這一天,我玩得很開心。

我拿著小鏟子滿田野地跑,挖了整整一籃子野菜,還摘了一口袋紅紅的野山棗。

山上開著白色小野花,我喜歡極了,摘下許多做了個花環戴在頭上,又看見一叢草順溜極了,一時手癢,給草編了兩個麻花辮。

午飯是在附近的莊子裏吃的。

莊子裏住著許多佃戶,他們熱情又善良,用山蘑菇燉了野雞,將河裏抓的魚炸成小魚幹,我挖的野菜也上了桌子,洗幹凈拌上涼油香得很,一頓飯吃的我肚子都鼓起了起來。

我的精力旺盛,到了下午也不想歇著,強迫韓毅帶我去摘桃。

我脫了鞋子,挽上袖子,猴一般敏捷地上了樹尖,樹尖晃晃悠悠,韓毅在樹下嚇得臉都白了,但他只是伸手護著我,沒有阻攔我半分。

一直瘋到日斜西山,我終於累了。

頭發亂了,妝容花了,連衣衫都破了,身邊還有個男子,這不知道的,還以為我被那個了呢。

可便是如此,我臉上的笑容卻攔也攔不住。

八月的山風很是舒爽,我和韓毅一起坐在山腰看夕陽,橙紅色的余暉灑在我們的身上,溫柔而嫻靜。

我忽然傷感矯情起來,「韓毅,那日太後是不是跟你說了什麼?」

若不是如此,他一個世家子弟,怎會有如此的耐心陪我。

韓毅扭頭望著我,笑容溫暖如春陽,他伸手幫我攏起散亂的發絲,「說了。」

我悲戚一笑,果然如此。

太後一定會說,芙蓉郡主是本朝唯一的郡主,娶了她會有光明的前途。

「你怎麼不問太後說了什麼?」

我搖頭,我害怕,不敢問。我心裏早有了答案,不是嗎?

一層水汽模糊了我的眼睛,臉龐熱滾滾的。我是哭了嗎?

一雙手覆上我的臉,抹去我的淚,是韓毅。

他將我的手握進他的掌心,溫柔又多情。

「太後說胖丫最傻,有一年陛下發高熱,人都燒糊塗了,家裏卻沒錢請大夫,是胖丫典當了她娘生前的銀簪子,救了陛下的命。」

「太後說胖丫最聰明,有一年前朝余孽到李家村尋仇,是胖丫機靈,獨自將二十幾個壯漢引到山裏迷了路,她和陛下才躲過一劫。」

「太後說胖丫最念舊情,來到京城後,每年都要裝著滿滿幾大車禮物親自回李家村,來回近千裏,從沒有怨言。」

「太後還說,是陛下沒福氣,不知這福氣,哪家的小子能有。」

他的聲音裏混著山風,在山間錚錚作響,鼓蕩著我的心。

我抹了把眼淚,高高地揚起了脖子,聲音高亢又洪亮,「太後說的句句屬實,我就是那個最傻、最聰明、也最念舊情的李胖丫。」

「噗嗤」一聲,韓毅笑了。他笑起來,真的真的很好看。

「那麼,李胖丫」,他低聲在我耳邊說到,「不知道在下韓毅,有沒有這個福氣呢?」

7

隴西韓家,也是世家大族,但韓毅出自旁系,自幼家境很是貧寒。

父親早逝,是寡母獨自將他撫養長大,他還曾經有個弟弟,但那個幼弟在三歲時因病早夭了。

如果當時有人肯為他們當掉一根銀簪子,想必他的幼弟也不會因沒錢抓藥而丟了性命。

太後看中的是他出身清貴,看中的是他胸有謀略,看中的是他為人忠正。

而他看中的是我李胖丫,是李胖丫這個活生生的人。

不是什麼勞什子芙蓉郡主。

兩個月後,周侍郎府傳來了喜訊,他們的少夫人懷孕了。

得知這個消息時,韓毅正在我家院子裏挽著褲腿做泥坯,我正大汗淋漓的和著黃泥,我倆就差光膀子了。

我想吃新鮮的紅薯,想做一個暖房培育紅薯秧子。

這種事當然是自己親手做比較有趣,因此我倆換上莊稼人的衣裳,幹得有模有樣。

若是在兩個月前,錢氏有孕的消息定會令我暗自心傷,但自從有了韓毅,我便很少在夜裏想起周筠了。

他已成親,與我所隔山海,我又為何徒增煩惱?

敢愛敢放手,才是我李胖丫所為。

回屋,自箱中取出那匣子情書,我在院中燃起了火。

韓毅手疾眼快,一把將情書搶了過去,任我再急他也不還給我。

他在我頭頂一張張看著那些信,我緊張地盯著他的神色,發現他唇角的笑意越來越深。

「你的字——」他半晌,終於忍不住開口。

我怒了,「自然是比不了你這個狀元郎,我的手是幹粗活的,不是拿筆墨的。」

「非也」,他竟然笑著掐掐我的臉,「是你沒遇到好師傅而已,從今以後我來教你寫字。」

說完,他徑直將我拉進屋子,在書桌前鋪開了紙張。

他將我環在懷裏,用手握著我的手,我們十指傾覆,筆墨溢出銷魂的香氣。

他的氣息在我耳邊,輕柔而緩慢,我的心跳得厲害,臉紅的不像樣子,連呼吸都變得小心翼翼起來。

可再看他握著我的手寫下的字,我的臉變顏變色,比開了雜貨鋪還熱鬧。

紙上竟然寫著幾個粗狂的大字,「韓毅想跟李胖丫生孩子!」

啊!這!氣炸我了!

我回身將他猛然推倒在椅子上,簡直是惱羞成怒,「好歹你是個狀元,怎麼滿嘴不知廉恥!」

呵,我真是雙標,當初我寫這樣的情書,怎麼就覺得那麼自然呢。

誰知韓毅一把將我拽進懷裏,一雙細長的眼睛裏全是情意,他簡直是殺人誅心,偏偏還令我沈淪。

「在下怎麼不知廉恥了?」他的唇就在我額前,他在誘惑我,「想跟自己中意的人生孩子,有何不對?有何不敢說?如此心意何其寶貴,只恨世人多是九曲心腸,開口必要兜幾個圈子,我韓毅偏不是那虛偽之輩,而我中意的,也是這世間最天真直率的姑娘。」

我呆呆地望著他的眼睛,忽然就明白了戲文裏的「良人」二字。

所謂良人,容貌地位皆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懂。

韓毅懂我,正如他所說,何其難得?

不知是哪裏來的勇氣,我突然仰起頭,輕輕吻了他。

我強忍著雷動的心,顫抖著含著他的唇說,「這是你說的,可千萬不要後悔。」

「便是九死,亦不悔。」

室內余香裊裊,我被他的柔情包裹的密不透風,昏昏沈沈、甜甜蜜蜜聽見他在我耳邊鄭重地許諾。

8

沒多久,太後親自為我們賜了婚。

芙蓉郡主下嫁當朝狀元郎,這聽起來像是一段佳話。

如果,全天下都不知我曾經倒追周筠四年的話。

而我,又一次成了京城世家小姐們口裏的笑話。

佳話與笑話,聽起來很是接近,可卻差著十萬八千裏。

如果只有我一人被嘲笑,我是無所謂的,可是如果有人嘲笑我的未婚夫,我定然不會饒她。

第一個被我盯上的人,就是周二小姐,時隔多年,沒想到她還是這麼嘴欠。

臘月裏,皇後邀請京中的貴眷在皇家別苑裏賞梅花,這種宴會,男女都可以參加。

我和韓毅雖已定了親,但為了避嫌,我是與劉貴妃一起出席的。

劉貴妃就是劉翠花,我從小到大的小夥伴。

翠花和皇後是針尖對麥芒,誰也不肯服輸的。翠花有恩寵,皇後有尊榮,但若論根基,那還是皇後要強一些。

畢竟,李家的天下不過數年,而世家大族都在此地植根百年了,他們彼此間攀枝錯節,少不得有聯姻之事,細論一論,都是親戚。

礙於天子顏面,他們對翠花倒是很尊敬。貴妃嘛,皇帝的枕邊人,他們惹不起,可是對我,就沒這麼客氣了。

「呦,原來是芙蓉郡主啊,怎麼郡主今日不在家裏種紅薯,倒跑到這皇家別苑賞梅花了?咦,你那狀元郎夫君呢?怎麼沒來?」

周二小姐挑著眉向我發難,她真的是好討厭。

「好狗不擋道。」我白了她一眼,直接開罵。

她果然怒了,上前推搡我,「你這個野丫頭口裏不幹不凈的,還真是沒教養!你以為你爹從龍有功就真的是侯爺?你們這樣的土包子,穿上龍袍也不是太子!」

我冷笑一聲,反手抓住了她的脖領子,「你自己懶得活,難道要連累周家一百多口都沒了命?我們李家村出來的是土裏土氣,但你也不想想如今穿上龍袍的是誰?他怎麼就穿上龍袍不是太子了?你這話是簡直大逆不道,難道你們周家是要造反不成?」

我向來聲音洪亮,這捅破天的話頓時在人群中激起千層浪,縱是皇後聽了,也不禁變了顏色。

「放肆!還不趕緊回去?!喝多了酒還出來逛什麼園子?來人,把周二小姐扶下去!」

皇後不愧是皇後,三言兩語就把話茬混了過去。

我看破不說破,冷笑一聲,拉著翠花就走。

誰料那周二小姐是個渾人,她從未當眾受過如此指責,羞愧難當之下竟然不顧下人的拉扯對我破口大罵。

「你這個我哥死活都不要的破爛貨,有什麼臉活在世上!你那未婚夫想必是個聾子,不知道你做下的這些醜事。若他知道自己沒成親就當了王八,不打死你這個小賤人才怪!你就等著吧!」

然而,她話音未落,就被一個巴掌狠狠地扇了個趔趄。

天色暗沈,灰白色的雲擋住了白日的陽光。京城的初雪來了,小雪花一粒一粒飄進周筠的氅衣裏。

他站在周二小姐面前,手掌尚有殘紅。

「混賬東西!芙蓉郡主冰清玉潔,與韓大人更是郎才女貌,豈容你在此抹黑刁難,還不趕緊向郡主道歉?」

9

周筠是與他的夫人一起來的。

他的夫人靜靜地站在不遠處,厚厚的衣服難掩她凸起的小腹。

周筠在京城是出了名的溫潤君子,甚少發脾氣,而這般的厲聲竭力,更是從未有人見過。

我楞楞地望著他,忽而聽見身後有人清了清嗓子,回頭一看,是韓毅。

他緩緩上前,替我拂去發間的雪粒,柔聲道,「穿的這麼單薄,不冷嗎?」

不知為何,我的眼淚像斷線的珠子般墜了下來。

我搖頭,「冷,冷死了,這破地方,沒好人。」

這話說完,連同皇後在內的所有人,臉色都變了又變。

韓毅朗聲而笑,毫不避嫌地牽起我的手,對著眾人朗聲說,「韓某頗費周折,才討得郡主歡心。蒙郡主不嫌棄,願下嫁韓某,韓某不勝感激,必以一生相許,永不相負。若日後再有人中傷我妻,便是與韓毅為敵,與整個翰林院為敵,與所有寒門士子為敵。」

說罷,他轉身望向我,一雙眼睛皆是笑意,「回家吧,紅薯早給你烤熱了,就等你來吃了。」

他說得曖昧又多情,羞得我立刻紅了臉。翠花見我木訥訥地不說話,在後面狠狠推了我一把,我猝不及防,直撲倒在韓毅懷裏。

「狀元郎,快把你未婚妻抱走吧,你未婚妻太好看了,這破地方好人不多,別被野狼叼了去啊。」

這該死的劉翠花,滿嘴說的咋都是大實話!

太後將我們的婚期定在來年三月十六,這日子說到就到了。

大頭不愧是我發小,他特意在京城賜我一座四進的大宅子做郡主府,太後也不愧是我李嬸兒,她花費了數百金,輾轉找到了我當年典當的那根銀簪子。她知道那是我娘唯一的遺物,是留給我的嫁妝。

大婚當日,她以母親的身份為我以銀簪挽發,一雙手顫抖地不像樣,差點誤了吉時。

婚宴擺在了郡主府,京城所有的權貴都來了,太後和大頭坐在主座,那氣派真給李家村長臉。

尤其是大頭,喝的那叫一個開心。

不得不說,他的命是真好。有個開疆擴土、胸有謀略的爹,又有一個睿智能幹、鐵腕錚錚的娘,翠花還給他生了一個大胖小子,乳名叫石頭。

小石頭可聰明了,兩歲就會背唐詩,那小嘴叭叭的,說起話來一套一套的,還愁江山無後嗎?

人比人,真是氣死人。

我在紅通通的喜房裏,心跳如雷的等待著新郎官的到來,可是,我沒等到他,卻等來了一場嘩變。

錢家造反了!

錢家帶著世家造反了!

在眾人喝得酣醉之際,錢太傅帶著千名鐵甲軍圍住了郡主府,這是要把太後和大頭包餃子啊!

「李家謀朝篡位,不配為君,今日老夫要撥亂扶正,重振朝綱,勸在座各位一句,識時務者為俊傑,切莫逞一時之能,丟了性命!」

錢太傅捋著山羊胡,說話一套一套的。

在場眾人一時都驚呆了,醉酒的,不論是真醉還是假醉,都瞬間清醒了八分。冷寒寒的刀前,誰也不敢亂說話。

「噗嗤」一聲,眾人扭頭,原來是太後笑了。

「你這老不死的東西,在這放什麼臭狗屁呢啊?!」

10

太後不愧是我李嬸兒,罵起錢太傅來,那是臟話滿天飛,羞得在場眾人都擡不頭來。

「你個小老婆養的臭老頭,真以為自己是根蔥啊!想當初,是誰臭不要臉把家裏嫁不出去的丫頭往我兒子床上送?」

「你那敗家閨女天生長個大驢臉,在床上這個不行那個不行,還有各種口臭腋臭加腳臭。我兒還納悶呢,原來這是遺傳的你啊!你老錢頭真是頂風臭八百裏!」

「你真把大家當猴耍啊?不就是我們李家嫌棄你錢家,你覺得討不到好處,打不了秋風,所以扯虎皮做大旗,想把我們拉下馬嗎?你真是白日做大夢!」

「你!」

錢太傅是文官,在朝上打嘴仗無人能敵,但論罵街,他不是我李嬸兒的對手。

這老東西氣得渾身顫抖,抖著抖著他仰天長笑起來,「老夫差點中了你的計啊!老妖婆子,今日任你怎麼拖延時間,你跟昏君也是死路一條!」

「好狠心的老頭!我兒死了,你閨女就是個寡婦!」

「呸,老夫是不會中你的計的!」

「錯!大錯特錯!」太後一拍巴掌,「你已經中計了!」

「哈哈哈,你這個老妖婆還嘴硬,老夫已經派人給你們都下了蒙汗藥,你們——」,錢太傅說著說著,意識到了不對勁,臉色登時就變了。

「彩衣!彩衣!」

他疾聲沖著內宅喊,頃刻,彩衣手裏握著一把匕首,自喜房走了出去。

出去前,她將繡了多年的帕子塞進了我的懷裏。

她淡淡地說,「胖丫,對不起,這帕子,我只能繡成這樣了。」

我的丫鬟彩衣,我早知道她是世家女子,而且與錢家頗有淵源。她是錢家派來的臥底,她與李家有家仇,可是,她最終沒忍心害我。

但,她也活不成了。

她當著眾人的面,將匕首深深紮進自己的胸口,鮮血一股股的湧出來,將我的嫁衣染成深紅。

在刺眼的殷紅裏,我想起幾年前我們初遇時的樣子。那時我又黑又瘦,她滿身汙穢,她恨恨地對我說,「是你們李家村的皇帝害死了我爹娘!」

我無辜的牽起她的手,天真地問,「你的手咋了,疼不疼啊?」

顫抖著手展開她繡給我的手帕,那帕子上分明是兩個小丫頭,其中一個滿臉不屑,而另外一個則彎著腰給她用帕子包紮手上的傷口。

我的彩衣呀——

錢太傅暗中命她下藥,她沒有聽從,可她卻無法面對自己的心,余生再也不願獨活。

我說過的,太後很精明,在李家村她就是最精明的老娘們,到了京城,她依然是。

孤兒寡母,多少雙眼睛在盯著他們娘倆,大頭又是個傻憨憨,她這個做娘的,自然要心明眼亮鐵手腕了。

她早就暗中布下了網,為的就是將有反心的世家大族一網打盡。

當然,這裏面,也有我夫君韓毅的功勞,若非他暗中四處遊說世家,哪來的世家臨時反水,將錢家一網打盡?

想當初,他進宮跪在太後面前,太後曾緩緩說,「哀家欲鏟除奸佞,還天下一個清明,愛卿可願相隨?」

韓毅鄭重道,「臣之所願,九死不悔。」

在籌備這場親事之余,他們便鋪好了天羅地網,嘖嘖,還真不嫌累。而宮中的錢皇後,也早在婚宴開始的那刻,被小太監關進了死牢。

11

我的郡主府,可真是遭殃了。

好好的一座四進大院子,簡直成了修羅場。

待錢太傅與鐵甲軍被罵罵咧咧地帶下去,太後摸著我的頭,嘆了口氣說,「胖丫啊,你說的對,這破京城沒好人,嬸兒算計了你,你別恨我。」

我也嘆了口氣,「嬸兒,這虛頭巴腦的話就別說了,你咋的也得重新封我做個公主做補償吧。」

太後抹抹臉,一雙大腳跑得飛快,「回見吧胖丫,哀家喝醉了。」

幾日後,皇帝宣告天下,錢家謀逆,全族二百余人皆被定了罪,而周家等大族亦多有牽連。

周筠作為錢家的女婿,被發配邊疆,是我連夜苦苦跪在太後面前。

我能做到的只有這些了。

我保住了他們一家三口的命,保住了他日後參加科考的機會。

我希望在寒冷的邊疆,他能夠保重自己,用他的光華,踏出一條光明之路。

不是舊情難忘,而是,我總是記得,在我窘迫難堪之時,是他兩次挺身而出,為我解了圍。

世事無常,世家與皇家的風雲變幻,我無能為力,但一個善良的人,我不忍見他深陷泥淖,嘗盡淒風冷雨。

我嫌郡主府晦氣,不願再住了。

於是大頭在京郊另賜了我一座院子,院後就是漫無邊際的田野,此時野菜最是鮮美,我終於如願以償,吃了個痛快。

韓毅升官了,戶部侍郎,嘖嘖,年輕輕的真有出息。

不過他在朝廷上再有威勢,回到家也得挽起袖子彎下腰,親自在田裏插秧,因為他說了,他最喜歡婦唱夫隨。

而且他還承諾了,便是以後成了首輔,他也和我一起幹粗活。

誰讓,他娶的媳婦,是李家村最美的村姑李胖丫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