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故事 靈異 糟糕!我被大佬盯上了!

糟糕!我被大佬盯上了!

張玨郁悶了,她隨手幫人破了個,結果卻被某大佬賴上了!

張玨:「舉手之勞,大佬別放在心上。」

大佬:「小師傅都入了,如今想要始亂終棄?」

張玨拒絕三連:「我不是,我沒有,別瞎說」!

大佬:「所以小師傅想要賴賬,這樣有失大師風範!」

張玨:人家妙齡女子一枚,才不是什麽大師呢!說罷轉身要跑,衣領卻被人一把提溜。

“二黑,我就要一滴血。絕對一滴!”

張玨瘋狂的追著二黑,每一次都在要抓到它尾巴的瞬間,被它尾巴一甩躲開了。

二黑回頭“汪汪”叫了兩聲。

又想騙你黑爺我?上次說一滴,最後取了半碗,差點黑爺狗命!

二黑尾巴一甩,耳朵動了動,一個閃身衝入了工地。

張玨偏頭一看,腳下不由頓住,瞳孔縮了縮。

“二黑,那裡不能進,陰氣太重,小心……”

她快速衝過去,想要攔住二黑。

結果還冇有進去,便被保安攔住。

“私人地帶,閒人免進。”

“可是我的狗……”

張玨與保安對峙時,突然聽到有人驚喜的叫了一聲。

“真是天賜黑狗。雲總,您看這狗品相極佳,血定然純烈,上品。有它,就能破您這地的虎煞。”

張玨眉毛一跳,轉眸看去,就見一個身穿道袍,頭頂髮髻,滿臉褶子的老道士,手持一把劍,劍鞘一脫,隻見在陽光反射下,刀鋒鋒利,是開了刃的。

道士二話不說,舉劍直直的朝二黑腦袋戳去。

“住手,刀下留狗!”

張玨驚呼,一把推開保安,就要往裡衝。

忽的一瞬,不知從哪冒出一群黑衣保鏢,刷的一下將她團團圍住。

為首的人開口道:“小姐,請您不要打擾大師破局。事成後,Boss會予你賠償。”

賠?

張玨差點蹦起來打他腦袋,揚聲嗬了一句。

“我的二黑,是你們這等凡人賠不起的!”

音落,沉寂。

張玨突覺背後一涼,像是被獵人盯上一樣,她下意識回頭望去,不遠處陰影下的一個男人也看了過來。

四目相對。

男人劍眉下一雙眸子黑沉如墨,耀著幾分冷幽的暗芒,給人一種深不可測的感覺。

此人是個大佬,確認過麵相,是她惹不起的人!

張玨心臟莫名快速跳了兩下,她不動聲色移開目光,掃視了一眼周圍。

那道士身後還站了五個人,手中各持的物件都不同。

桃木劍、羅盤、招魂鈴……

張玨眉心一跳,此處同行聚集,再想著破這地的風水,她心下一沉。

二黑,你可真會找地方。

張玨閉閉眼,深呼吸,努力讓自己的麵部表情柔和一點,微笑的點點頭。

“把狗還我,我就離開!”

“不行,這狗是今日破局的關鍵,必須留下。小……”

道士瞥了張玨一眼,嗬,一個小姑娘,也敢來攪局?

“你的狗,我花錢買了,識相點趕緊走開!”

道士語氣更加輕蔑,不再與她廢話,轉身繼續與二黑周旋。

二黑舔了舔後背的毛,聽他的話,“汪”的叫了一聲。

挑釁的看了一眼,還想欺負你黑爺我?

黑爺我千金十萬你都買不來!

二黑一縱起身,身形一下拉長,好似有兩米長,前爪一巴撓在道士的臉上。

道士臉上驀的一陣刺痛,不禁吃痛,哀嚎了一聲,手抖扔掉了劍,彎腰捂住了臉。

二黑後爪一揚,把劍踢飛,落地的瞬間,又一躍而起,一腳踏在了道士的後背。

一刹,道士彷彿感覺後背千斤壓頂一般,腿一軟,“咚”的一聲,膝蓋直直砸在地上,跪倒。

周圍不約而同吸氣,覺得自己的膝蓋也隱隱作痛。

張玨聽聲,不由撇撇嘴,“嘖嘖”兩聲,一臉不忍直視的偏開頭。

繼續閱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