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故事 愛情 相戀七年和女友恩愛,我爸生病,她卻卷走50萬救命錢提分手

相戀七年和女友恩愛,我爸生病,她卻卷走50萬救命錢提分手

我深愛了7年的女友,不僅出軌男上司做了人家小三,還背著我玩深夜直播,直到我爸的救命錢也被她卷走,我才驚覺她根本是個騙子。
她以為自己做的天衣無縫,但我會讓她做過的事一點一點都報應在自己身上。

1

我5.2的視力非常清楚地看到女友正在她新來的領導那輛車牌號888的大奔裏嬉笑打罵,依依不舍。

說真的,我已經很久沒見她笑得這麽開心過了。

可惜,是對著別的男人。

說依依不舍,是因為女友的手從始至終都放在車門把手上,沒按。

就在我準備是否要給她打個電話,提醒一下正在家裏等待她的我的存在的時候,兩人終於結束了對話。

哼著歌,上樓,洗漱,玩手機,我的視線又不自覺掃到了一個紮眼的名字——羅凱,女友那個新來的領導。

我小心翼翼地湊了過去,靠近,男人的自尊心促使我今晚必須做點什麽。

「我累了。」

女友不耐煩地將我推開,然後轉了個身,繼續看手機。

「巧瑩,你和你領導……是不是要保持下距離?」

我忍不住開口,怕她不高興,又補了一句,「我覺得他看你的眼神不對勁,怕你吃虧。」

「你思想怎麽這麽齷齪!我不是和你說過了,我最近兼了一些運營的工作,羅總有意提拔我,我這是正常應酬!」

女友終於將註意力轉回到我身上,氣急敗壞,

「退一萬步講,就算羅總對我有意思,那又怎麽樣,不正好可以借著他對我的好感升職加薪嗎?」

我張了張嘴,正準備說出我剛在樓上都看見了,卻被搶過話頭,

「我是成年人了,知道自己在做什麽,男領導對女下屬一向都是比較寬容的,我不過是利用了自己的性別優勢,你能不能別疑神疑鬼?」

我被女友罵得狗血淋頭,房間也沒讓我進,在客廳湊合睡了一晚上。

第二天一早,她當著我的面拖了個行李箱,說要出差三天。

雖然對於女友想靠男領導好感上位的思想不敢茍同,但她坦蕩承認的態度還是讓我稍微松了口氣。

要是真有什麽,她肯定不會這麽理直氣壯地反駁我。

但這份放心,在我微信收到攜程發來的酒店訂單確認消息的時候,又破防了。

是家五星級酒店的套房訂單,三千一晚,地點就在女友出差的城市。

我的攜程賬號只有女友知道,除了她,我想不到別人。

女友只是普通職工,就算是出差,公司也不可能給她這麽高的住宿預算,難道是幫領導定得?

等我登錄攜程後臺,發現這個酒店訂單已經被取消了。

我不信邪的又進了一次後臺,訂單記錄那邊,已經徹底找不到那個酒店訂單了。

如果不是微信的記錄,我還以為是自己眼花。

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切錯號了,發現後,及時取消訂單,清空記錄。

卻沒有想到,我的微信還綁定了軟件。

我點開和女友的對話框,反反復復措辭了幾遍,最後還是全部刪除。

只發了一句,「到酒店給我回個消息。」

但直到我加完班回到家,都沒有收到一條回復。

如果是平時,我只當她是還在和我賭氣,可偏偏……

我在攜程上搜索到那家五星級酒店,撥打了前臺電話。

「餵,是麗絲爾酒店嗎,我這邊有個快遞,收件人是於巧瑩,麻煩你幫我確認下要不要送過來,我打不通她的手機,但她收件地址顯示是你們酒店,我這件快超時了!」

不管酒店會不會幫我轉接,至少我能確定,女友到底有沒有入住這個酒店。

幸運的是,許是因為現在是淩晨一點,酒店的審核沒有那麽嚴格,當即就給我轉了過去。

女友真的住在這個酒店。

「餵?」

男人迷迷糊糊的聲音傳入耳中,像是剛睡醒或是喝多了。

「誰啊?」

「啪!」我迅速掛斷電話。

那聲音打死我都不可能聽錯,是羅凱,女友的那位好領導。

深更半夜,孤男寡女。

那一刻,我終於忍無可忍地打了女友的微信視頻。

響了好一會兒,才終於被接起,看到女友穿戴整齊地坐在房間裏,我楞了一下。

「李瑞你是不是腦子有病,大半夜打我視頻幹嘛!剛羅總和合作商都在房間裏開會討論後面的合作,你知不知道你這樣會影響我工作的!」

「對不起,我看你一天都沒回我消息,怕你出事……」

所以只是誤會?是我多心了?

「我這麽大個人了能出什麽事,我是懶得搭理你!收起你齷齪的思想!就算我真幹了什麽,也不關你的事!」

顯然,我這點不入流的心思早已被她摸透,我被她訓得面紅耳赤,羞愧難當。

甚至忘記問她,為什麽一個普通職工會住標價三千一晚的套間,為什麽要取消酒店訂單記錄,為什麽羅凱的聲音聽上去並不清醒卻還能開會。

為什麽沙發上……丟了兩件浴袍。

2

我輾轉反側了一個晚上,刷著手機相冊裏我們從大學到現在七年來的點點滴滴。

我們兩個在上海無根無依,只能靠自己。

哪怕我拼命加班趕項目,休息的時候還在網上接外單賺外快,省吃儉用,一年到頭最多也只能攢下七八萬,距離買房遙遙無期。

巧瑩的工作性質與我不同,需要和各部門打交道,每個月只能拿點死工資,難得碰到機會,想走捷徑,無可厚非。

說到底,還是我不爭氣,不能給她更好的生活

「巧瑩,我們結婚吧。」

女友出差回來時,給我帶了個肩頸按摩儀,說看我每天加班兼職太辛苦,應該需要這個,是她專門從合作公司拿得新款。

這一刻,所有的懷疑都被我拋之腦後,我想和她結婚,想和她永遠在一起。

「開什麽玩笑,我們哪來的錢結婚?」女友白了我一眼。

「去年我爸媽不是把老家的房子賣了四十萬嗎,我這幾年每個月交完水電房租,剩下的工資也基本都放在你這邊,合起來應該有五十多萬了,市區買不了,可以先買郊區的老房子,小兩室的話,首付應該正好,每個月再拿我的公積金和工資抵房貸……」

我並非完全沖動,其實結婚的事,已經考慮很久了,但結婚必須要房子是女友的硬性要求,我想也是,總不能讓人在出租房裏和我過日子吧,只能拼了命賺錢。

如果不是去年家裏賣了房子,怕是這輩子,都買不起上海的房了。

「郊區?我要的是內環的房子!你讓我以後每天上下班通勤時間兩小時以上我可不幹!還有小孩的讀書問題你考慮到了麽,師資力量也是有區別的!」

「可內環的房子均價就是八萬起步啊,我們怎麽可能湊得齊首付?」

我知道女友的理想房子,在內環,可我們根本沒錢。

「湊不齊就別結婚!首付五十萬的房子能住人麽!肯定是老破小地段還差!」

見我是真的想買郊區的房結婚,女友當即丟下手中的行李箱,火了,

「你知不知道我同事結婚買在哪裏?黃浦江邊上湯臣一品!當然,我們沒那本事也沒那錢,但你好歹二手的住宅樓也得有吧?直接給我買到郊區的老破小,你讓我怎麽和別人說?你不嫌丟人我還覺得丟人呢!」

我被女友劈頭蓋臉一頓罵,徹底斷了短期內結婚的心思。

許是意識到自己剛才說得太難聽了,女友緩和了語氣,

「羅總那邊打算正式調我去運營部,可能還會兼一部分主播工作,要是業績好,每個月會有額外提成,到時候就能幫我和總部申請轉成正式員工,而不是第三方合同工,你知道,這個機會對我來說有多難得,等我待遇上去,買房壓力也小點,所以結婚的事先不急,好麽?」

話都說到這份上了,我還能說什麽。

我明白女友的意思,她現在算是上升期,一旦在轉正考察期被發現結婚,總部顧慮到她可能會因為之後的婚假、產假而影響工作,從而駁回轉正申請,怕是會恨我一輩子了。

可她和羅凱的曖昧,就像一根刺,紮在我心口。

哪怕羅凱有家庭,比她大了十幾歲。

我沒辦法確定,她不想結婚,是真的顧忌事業,還是因為羅凱。

3

周末我一個人去了郊區父母那邊吃飯。

自從賣了老家的房子後,他們就來上海這邊打工了。

說是要給我湊首付。

我爸在工地上搬磚,我媽則在家政中心當保姆,因為包住宿,每個月倒是能存下點錢來。

「瑩瑩呢,沒和你一起來?我還特意做了她愛吃的菜呢。」

看到我媽臉上的失望,我勉強笑了笑,「她加班,來回不方便,我就讓她別來了,這是她托我帶給你們的零食。」

我拿出早就準備好的一大袋零食,以女友的名義送了出去。

我沒辦法告訴他們,巧瑩根本不願意來。

加班就是她給我的借口。

其實我能察覺到她對我父母的不滿,覺得他們幫不上我們的忙不說,還隔三差五因為家裏那點雞毛蒜皮的小事找我幫忙。

也是去年他們賣了房子一口氣拿出四十萬,巧瑩對他們的態度才算好看了些。

但還是不怎麽高興過來吃飯,說沒結婚老跑對象家裏掉價,其實就是不想來,我也不勉強她,面子上和氣就夠了。

吃完飯,母親又塞給了我一張卡,「我和你爸攢了點錢,不多,就五萬,你先拿著,好好對瑩瑩,那麽漂亮一姑娘,跟著你不容易。」

「媽……」

我拿著手裏的卡,愈發羞愧,如果不是為了我,他們沒必要賣了老家的房子,一把年紀還背井離鄉外出務工。

哪怕他們說以後可以住鄉下,但縣裏的房子,也是他們辛苦一輩子的心血啊。

我不是沒勸過,可他們說,多個人多份力,我們好不容易在上海穩定點,哪有回去的道理,總有辦法的,只要一家人在一起。

那張五萬的卡還是被硬塞到了我手裏,順便讓我帶了個吹風機回去。

是我媽現在做工的那戶人家不要的,她看還能用,就給拿了回來。

回到家的時候,女友正躺在沙發上刷視頻,一看就是躺了一天,沒出過門。

「從我媽那邊拿了個吹風機,戴森的,你不是說上次在朱莉家用著好用嗎,我檢查過了,挺好的。」

我將吹風機放到女友面前,開始收拾她丟了一桌子的外賣殘渣。

「你能不能別每次去你爸媽那邊就跟收破爛似的帶回來一堆二手貨?」

女友起身拿起吹風機看了看,隨手又丟回桌上。

「也沒每次吧,我這不是看挺新的才帶回來麽,省點錢,攢著買房。」

我訕訕地解釋了兩句,有些確實用得上的,就拿回家修下,打理幹凈,基本和新買的差不多,我並不覺得這有什麽不好。

「錢是賺出來的不是攢出來的!」

我不知道我又哪句話沒說對,女友突然一把將吹風機扔到地上,

「靠你一年才十幾萬的工資?靠你爸媽現在給人打散工?到死都湊不齊買房錢!」

「我同事進公司的時候還不如我呢,誰讓人家命好,對象會賺錢,家裏也能給支持,不像我,命苦,找了你這麽個不中用的,家裏也不中用,只會拖後腿!我真後悔,當時瞎了眼,找了你!」

女友的話像一把利刃,一刀又一刀地紮在我心口。

其實我一直都知道,這兩年她對我的嫌棄愈發明顯,話裏話外都在羨慕那些昔日還不如她的老同學,同事,命好。

我不是不難過,也很努力在賺錢,但這是她第一次把話攤到明面上,把我父母也一塊罵了進去。

「夠了!有本事去找你的羅總啊!人家可以讓你住三千一晚的總統套房,可以帶你升職加薪,你找他去啊!」

我也是男人,我也有脾氣。

回應我的是女友狠狠的一巴掌。

「李瑞!你不是人!」

看到女友泛紅的眼眶,我莫名心虛,可這些疑問,在我心底埋了許久,原本我是想裝作不知道的。

「我為了你付出了多少!那個我們未出生的孩子,你忘了嗎!」

4

我和巧瑩在剛畢業那年鬧出過「人命」。

看到她虛弱地從手術室出來,我發誓,這輩子都會對她好。

我盡我所能的給她安全感,將我所有的收入都給她保管,就連去年父母賣房的四十萬,我也給了她。

可不知道從什麽時候起,她對我的態度愈發不耐煩,尤其是羅凱出現後。

女友的話勾起了我巨大的愧疚,想到了那個我們原本打算留下卻意外失去的孩子。

當天,女友便收拾行李,直接搬到了閨蜜朱莉家。

不管我如何挽留道歉都沒用。

我給她打電話,發消息,全部被拉黑,最後只能給朱莉發了條消息,讓她幫忙照看下。

就在我發愁該用什麽辦法挽回的時候,我媽打來了電話。

我爸從工地的腳手架上摔下來了。

「小瑞!醫生說你爸是什麽顱內出血還是啥的……」

等我趕到醫院,我媽正和幾個送我爸來醫院的工友一塊坐在病房門口,像是終於找到了主心骨,拉著我語無倫次地說著情況。

最後還是問了我爸的工友,才終於弄明白。

我爸的小腿正好被石塊砸到,肌肉壞死嚴重,不確定要不要截肢,顱內出血的情況還在觀察,並未完全脫離危險,更糟糕的是,還查出了輕微的尿毒癥……

積勞成疾,一身的毛病在這次集中爆發。

一堆賬單送到了我手中,我爸沒有醫保,後續的醫療費保守估計也得十萬起步,更不要說出院後的恢復療養。

我現在手上只有上周父母給我的五萬,其余的錢都存在女友那邊。

愧疚感再次襲來,她說得對,是我拖累了她。

但我不得不找她,醫院那邊等著我的錢到賬,才能進行後續治療。

打了幾個電話,發現還是拉黑狀態,我只能給朱莉發了條消息,讓她替我告訴巧瑩來趟醫院。

當我看到女友在一小時後氣喘籲籲的出現在我面前時,我仿佛看到了全世界。

我抱著她嚎啕大哭。

我不敢讓我媽看出我的害怕與迷茫,我爸已經倒了,我不能再倒下。

我必須撐起這個家。

「對不起,巧瑩,之前放在你那邊準備買房的五十多萬……可能要先拿出來了。」

我不確定我爸後續的治療還要花多少錢,也不確定工地老板會不會賠償。

畢竟我爸只是個臨時工,沒簽合同的那種。

在和女友說出這些話的時候,我甚至不敢看她的眼睛,我們家現在就是個無底洞,哪怕她立刻要和我分手,我也認了。

「有什麽好對不起的,這本來就是你的錢,叔叔的事最急。」

沒有我想象中的指責,女友握著我的手,柔聲安慰。

「巧瑩……」

我李瑞何德何能,能有這麽好的愛人。

「可是……」女友猶豫了一會兒,「可是那五十多萬,我買了銀行的理財基金,明年才到期,現在取出來就虧了。」

5

「我還有個辦法,現在很多小額貸,渠道正規打錢又快,銀行那邊再等兩個月就到期了,到時候把錢取出來還上就是,叔叔現在著急用錢,能省一點是一點,你說對吧?」

見我著急,女友連忙解釋。

「小額貸?靠譜嗎?」

我總覺得這種貸款不靠譜,可女友的意思也沒錯,現在家裏正是用錢的時候,要是銀行的利息能等到期,也能抵不少。

「你放心吧,朱莉前陣子就貸了二十萬周轉,她是VIP客戶,讓她牽線,利息可以給我們按照最低算,自己人還能坑你麽。」

其實我和朱莉沒見過幾回,但巧瑩和她似乎認識有一兩年了,印象裏是個很有錢的女人,想來不至於騙我們。

女友再三保證,我也逐漸放下了心裏的戒備。

因為急著用錢,當天晚上,我們就去了借貸公司簽協議,朱莉走了VIP通道幫我們加急處理。

「這種協議都一個樣,你趕緊簽吧,就二十萬能有什麽問題,簽了明天早上銀行一開門錢就到賬。」

我拿到厚厚的一沓借貸協議,正準備仔細翻閱下,朱莉不耐煩地催促了兩句。

女友也跟著拽了拽我。

咬咬牙,我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從借貸公司出來後,我回醫院繼續照顧我爸,女友則說要回家整理幾件換洗衣物,明天早上給我送過來。

不知道為什麽,一整晚我的眼皮都在瘋狂跳動。

我忍不住給女友打了個電話,想讓她再和朱莉確認下會不會有意外。

卻發現自己被拉黑了,朱莉那邊也同樣沒有打通。

巨大的不安瞬間籠罩在心口。

我找了個借口跑回家。

不會的,巧瑩不會騙我的,不會聯合外人來騙我的。

可現實狠狠扇了我一巴掌,短短兩小時內,家裏和女友相關的一切,都消失了。

這是一場有計劃的預謀。

我懷著最後一絲希望,坐到第二天銀行開門的時間。

點開了賬戶後臺,余額沒有任何變化。

我又給昨晚借貸的公司打了個電話,詢問貸款的流向,預料之中,是女友的銀行賬戶。

而我,一分錢沒拿到,莫名其妙背了二十萬的債。

「如果你還是選擇繼續逃避,那麽明天上午我會出現在你們公司樓下。」

我偷偷去了女友公司附近,看到她笑容滿面地和同事從辦公樓裏出來,全然沒有一絲焦慮害怕。

我強忍住沖上前質問她的沖動,重新買了張手機卡,給她發了短信。

當天晚上,我終於從黑名單裏被放出來了。

6

「巧瑩,我不知道你遇到了什麽困難,需要那麽多錢,甚至不惜騙我給你做貸款,可我爸等著這筆錢救命,你能不能先給我?哪怕就給一部分!」

下午我媽又打了電話過來,說醫院找她要錢了。

我現在不想追究女友為什麽要這麽對我,我只想盡快拿到錢,救我爸。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麽,這五十多萬在我卡裏,就是我的錢,你爸的病就是個無底洞,我不想一輩子陪你耗,你別纏著我了,就當是為了我們七年的感情。」

「那貸款的二十萬呢!你明知道我現在一分錢都拿不出來,你還讓我貸了二十萬,你知不知道你這麽做會害死我的!」

我憤怒地質問電話那頭理直氣壯毫無悔意地女友,我做錯了什麽,七年的感情,她親手將我推進深淵。

「巧瑩,我求你了,就當我問你借,你借我二十萬,不,十萬,先借我十萬,我爸等著這筆錢救命啊!」

我從來都沒有想到,有一天我會這麽卑微的,問女友借原本就屬於我的錢。

電話那頭沈默了一會兒,過了許久。

「錢我拿去投資虧了,你求我也沒用。」

我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五十多萬啊,你全虧了?!昨天你讓我貸款的二十萬,是不是也是為了填你投資的坑?」

「你就不怕我告你麽!於巧瑩,你是不是瘋了!」

「你去告啊,你有證據嗎?這錢本來就是在我卡裏的,什麽時候成了你的了,昨天的貸款協議也是你心甘情願簽的,你不能因為我和你分手,就反咬我一口吧。」

難怪,難怪她可以有恃無恐的正常上下班。

因為我沒證據,所有的手續,合理,合法。

她根本不怕我去告她,拉黑我,只是不想被我騷擾。

「啊!!!!!!」

我憤怒地一拳砸向邊上的水泥墻,「爸!我怎麽辦啊,我怎麽辦啊!我沒錢,我沒錢!」

我不能眼睜睜地看著我爸在醫院裏等死,我翻遍了手機通訊錄,舔著臉,認識的,不認識的,一個電話接著一個電話。

我在問他們借錢。

一筆十萬的轉賬記錄短信突然跳了出來。

我楞了楞,連忙打開銀行後臺,看到匯款人的名字——李耀祖。

是他?

他怎麽會知道我家出事了?

7

其實我和李耀祖已經快三年沒聯系了。

他是我同村的發小,高中畢業就出去打工了。

四年前說要來上海混口飯吃,學歷受限,我只能介紹他到公司的倉儲部做貨運司機。

公司不包住宿,上海的房租又貴,正好當時我們租了個小兩室,多出一個小房間,我便讓他先來住著。

因為這事,我和巧瑩還吵了一架,那是我唯一一次沒有讓步,我不能讓從小一塊長大的兄弟心寒。

許是知道巧瑩不喜歡他,李耀祖除了回來睡個覺,幾乎不出現在家裏。

在我家住了半年後,他突然問我借三萬,說打算跟人合夥去拼個貨車,專門接貨運單,靠死工資想發財太難了。

我這才知道,他居然背著我悄悄把工作都辭了。

當時我還苦口婆心地勸他做人要腳踏實地,現在……

看著卡裏的十萬余額,也許他才是對的。

「耀祖,對不起,我……」

我撥打了那個爛熟於心的電話號碼,不知道該說些什麽。

當年的三萬我並沒有借出去,不是我不借,而是我所有的錢都在於巧瑩手裏,她知道了借錢的事後,趁我不在家,直接把李耀祖給趕跑了。

事後我找到李耀祖道歉,雖然他並未怪我,但我總覺得沒有臉再面對他,漸漸地,聯系便也淡了。

「別說了,小瑞哥,叔叔的病重要,你趕緊把費繳了,不夠再打我電話!」

我擦了把眼淚,這份恩情,我李瑞這輩子都得記著。

我拿著錢急匆匆的趕到醫院,才從我媽口中得知,工地老板來了,主動承擔了我爸所有的治療費用,另外又補償了十萬。

「小瑞,你就放心吧,你爸現在已經脫離危險期了,還好那老板肯負責,你和瑩瑩好好過日子,買房子的錢千萬別動。」

我強忍著心底的悲憤,不敢讓我媽知道,於巧瑩卷走了我的所有存款,還讓我背了二十萬的債。

我在一瞬間有動過拿我爸的賠償款來還貸款的心思,最後還是被我放棄了。

那是他的買命錢,我不能動。

我將我爸脫離危險的消息告訴了李耀祖,最後,又舔著臉問他借了這十萬。

我真的沒辦法了,二十萬的債務,如果我不盡快還清的話,利息只會越滾越多。

以我的工資,不吃不喝,一年也只能攢下十五萬,這是上海啊,怎麽可能。

回到家後,我找到房東,退了這套月租八千的三室兩廳,又找到中介,租了公司附近的群租房,一個月八百,再便宜的不是沒有,太遠了,我還得加班兼職,身體吃不消。

我將自己每天的夥食費控製在十塊錢以內,早飯多買幾個大饅頭,有加班的項目就搶著幹,因為加班包晚飯包夜宵還有加班費。

短短一個月,我瘦了十五斤。

如果我沒有在上班途中,看到於巧瑩就坐在羅凱的那輛888裏嬉戲打鬧,也許我就認了。

我不怨她為了更好的生活離開我,可我恨,恨她為了上位,為了錢,利用我的信任,狠狠捅了我一刀,捅完後,還絞碎檢查一遍,榨幹了我的所有價值。

我在那條遇到他們的路上蹲了一禮拜,終於讓我拍到了他們同框曖昧的照片。

8

於巧瑩曾經用我的電腦登錄過公司郵箱。

我順著她之前的記錄,登錄了她的郵箱。

將當初我懷疑她和羅凱有婚外情的證據整理成一份文檔,又將那天早上拍到的照片放上去。

短短三個月內升職加薪,我就不信她公司裏沒人懷疑。

特意選在周一上午十點,群發了全公司,要求公司高層重視這個情況。

於巧瑩,我不好過,你也別想好過。

然而一小時後,我被幾個警察從公司帶走。

於巧瑩報得警,告我騷擾汙蔑。

同事探究的眼神讓我惶恐,我終於意識到,我被憤怒燒光了理智。

我在做什麽,我不能被拘留!一旦公司以此為由辭退我,我就真的完了!

在去警局的路上,我給李耀祖打了電話。

我找不到任何人可以幫我,這件事不能讓我家裏知道,他們受不了這個打擊。

最後,李耀祖出面擔保,將我從派出所裏撈了出來。

又陪著我去公司和領導解釋,這事才算翻篇。

「小瑞哥,你跟嫂子……」

折騰了一天,我跟著耀祖回了他現在住得地方,兩室的公寓樓,挺大的,看來他現在混得不錯。

我苦笑著和他說了這段時間發生的事。

估計在我問他借那十萬的時候,他就已經懷疑了吧,只是非常識趣的沒有追問,而是二話不說,就答應把錢借我了。

「我到現在也不明白,我哪裏對不起她,她要這麽害我。」

我捂著臉,手心一陣濕潤。

我真的快要崩潰了,每次去醫院看到我爸躺在病床上動彈不得,巨大的愧疚感就壓得我喘不過氣。

哪怕我沒日沒夜的幹,二十萬的利息還是越滾越高。

如果不是顧忌到父母,我真恨不得拿把刀去把於巧瑩捅了,然後直接跳黃浦江。

「這麽大的事你怎麽不早說!現在利息滾到多少了,趕緊的,我先替你還了!」

得知我還借了貸款,耀祖神色一變,「這種小額貸就是個坑!越早還越好,等拖到後面還不動,到時候你的生活就全毀了!」

見耀祖真的掏出手機準備給我轉賬,我趕忙阻止,誰的錢都不是大風刮來的,這錢借給我,都不知道什麽時候能還上。

他能借我十萬已經夠意思了。

「這個時候就別推來推去了!我沒老婆孩子,一人吃飽全家不愁,當年要不是你收留,我也沒辦法這麽快在上海定下,反正都是借,你不如借我的,我還不收利息,難道你還能卷了錢跑?」

「當然不會!」

話說到這份上,我也不再推拒,堅持寫了張欠條,承諾以後連本帶利還給他才作罷。

不得不承認,債務的事能解決,我整個人都松了口氣。

但一想到這一切的開端,都是因為被於巧瑩卷走的五十多萬,強烈的不甘心再次襲來,難道就這麽算了嗎。

9

三天後,耀祖約了我去他家碰面。

在那裏,我看見了朱莉,臉色慘白。

「還不快點說!到底怎麽回事!」

平時在我面前頤指氣使的朱莉被耀祖一吼,直接一哆嗦,吐了個幹凈。

原來於巧瑩讀大學的時候就認識朱莉了,連她做色情直播,還是被朱莉帶入行的。

「色情直播?!」

朱莉口中的於巧瑩和我認識的,仿佛完全是兩個人。

後來直播的那個平臺被查處,又正好認識了我,覺得我賺得還不錯,人也老實拿的出手,便幹脆洗手不幹了。

就連那個我一直愧疚的孩子,也是她和別人意外有的,甩鍋到我頭上,讓我對她更加死心塌地。

可享受過奢靡的生活,又怎麽可能真正適應正常人的柴米油鹽。

於巧瑩背著我套現了一張又一張信用卡,還不出就去借貸,我這些年給她保管的錢,早被她霍霍沒了。

難怪,難怪我問她錢去哪兒了,她打死都不肯說。

兩年前她又找到了朱莉,「重操舊業」。

每次去朱莉家裏過夜,就是她做直播的日子。

朱莉借著於巧瑩也賺了不少,互惠互利罷了。

我又從朱莉口中知道了於巧瑩的近況,如我所料,她已經搬進羅凱家了。

「於巧瑩說羅凱一直想要兒子,但他老婆之前生女兒的時候傷了根不能生了,夫妻感情也不好,所以她要是能生個兒子,上位的機會很大……」

是於巧瑩會幹出來的事,但我並不想聽到她現在過得有多好。

上次我郵件群發的事對她也並不是沒有影響,兩人真的被公司高層調查了,為了避嫌,羅凱讓於巧瑩遞了辭職信。

難怪她會氣得直接報警抓我。

「既然搬進了羅凱家,她應該不方便出來做直播了吧,我兄弟人傻信了,羅凱那個老狐貍可不傻。」

見朱莉說得差不多了,耀祖沒好氣諷刺道,「你朱莉姐可不像是做慈善的,沒錢賺還處著,有所圖吧?」

我這才意識到自己被朱莉繞進去了,現在知道這些對我來說根本沒用。

朱莉訕訕地笑了笑,終於說了重點。

因為她發現於巧瑩在辭職後消費反而升級,每次和她見面都是一身名牌,並且都是正版,以她的能力,信用卡可套不了那麽多。

一打聽才知道羅凱居然安排她去了外面的公司做總監,就連法人都改了她的名字,更不要提錢了,給得十分大方。

這才讓於巧瑩更加堅信自己有上位的機會,上不了的話,能撈一筆也不差。

而朱莉的目的,就是從於巧瑩身上撈一筆大的,消失走人。

「你說,羅凱在外面有公司,並且把法人改成了於巧瑩?」

一瞬間我似乎意識到了什麽,再次和朱莉確定,我可不信羅凱是個戀愛腦,被女人坑得差點職位不保還給送錢。

「對啊,我還奇怪呢,怕有意外,打算這段時間就收手走人。」

該說的都說得差不多了,將朱莉打發走後,我才終於將視線拉回從剛才起就像是變了一個人的李耀祖。

「耀祖,你和哥說句實話,不會是在外面幹違法亂紀的事吧?」

我找朱莉找了兩個月都找不到,耀祖僅花了三天人就上門給解釋了,要說沒貓膩,我可不信。

就怕這兄弟走了彎路。

「我,哎,我就直說了,我現在就幹這個!只要她們走了民間借貸平臺,我都能查到!」

我這才知道,原來耀祖這幾年和人搭夥搞了不少項目,賺到錢後,又投資了這種民間貸款公司,雖說是合法的,但多多少少有點打擦邊球的性質。

難怪一開始我怎麽問,他都不肯說。

朱莉在他們那邊貸了不少,所以耀祖一查,人就來了。

「你放心,朱莉在我們這欠了不少,我答應她免利息和延長還款日期,她肯定會幫你把錢從於巧瑩那邊弄出來的!」

原來朱莉也是個慣犯,賭博欠了一屁股債,因為長得好看經常混各種局,但她很聰明,不騙男人,騙女人。

10

她將自己包裝成有錢人,專門混各種局,在上面接觸一些單純又很有點錢沒背景的女生,和她們做朋友,隔三差五就送各種名牌,組各種局。

用真金白銀將對方砸到發懵,以為自己遇到了一個富婆好姐妹。

然後就借著資金周轉的名義,問對方借錢,為了證明清白,會寫借據,有借有還,每次還錢都會帶利息,一波操作下來後,基本可以完全取得對方的信任。

最後,假裝急用,借一筆大的,卷著錢,徹底消失。

因為沒有借據,也沒有任何證據可以證明這錢是借的,就算報案,這錢追回來的可能性也幾乎為零。

穩賺不賠。

而現在,於巧瑩就是她的下一個目標。

一個計劃在我腦海裏形成,我不僅要讓於巧瑩把錢吐出來,我還要她付出代價。

我立刻讓耀祖幫我查了羅凱的公司和外面那家公司的業務往來。

果然,我發現公司的很多項目都是由這家公司負責的,而公司之前的法人也不是羅凱,而是別人的名字。

好端端的,換於巧瑩幹嘛?

除非……是為了背鍋。

為了確認我的猜測,我讓朱莉替我打聽了羅凱的近況。

打聽的結果就是,我又被於巧瑩拉出來罵了一頓,因為羅凱確實被上層和競爭對手盯上了。

現在焦頭爛額,正在考慮要不要辭職出來單幹,但又舍不下公司的資源。

羅凱身居高位,估計利用職權在中間賺了不少好處。

我必須趕在羅凱離職前找到他以權謀私的證據,徹底掀翻於巧瑩的保護傘。

但在此之前,我得先給於巧瑩找點麻煩。

我問朱莉有沒有於巧瑩以前做直播的視頻,起初她支支吾吾不肯說,還說什麽這是違法的。

結果耀祖一逼問,直接發了我一個盤的「存貨」,24K高清視頻,該看的不該看的全都清清楚楚。

就知道他們這種人沒一句實話,估計是想留著「黑歷史」,打算以後拿來訛錢用得。

我忍著惡心看完了所有視頻,將「重點」剪輯出來,打包匿名發給了羅凱。

又讓朱莉拉我進了於巧瑩的粉絲群,用小號加了幾位榜單大哥的微信,發了個朋友圈,假裝不經意地說自己在現實裏偶遇女神,間接曬出了於巧瑩現在的住址。

朱莉告訴過我,這幾個前排大哥都是於巧瑩的資深舔狗,現實裏吃過飯約過會,但於巧瑩一直吊著他們,沒給實質性的好處。

「那幾個大哥一看就是窮屌絲,要不是看在他們每天都來直播間刷禮物打賞,巧瑩連面都不高興見,所以每次見面她都很小心的隱藏真實地址,就是怕被找到。」

如果讓這幫狂熱男粉知道,自己的女神和一個老男人在一起,並且疑似包養,誰知道會不會做什麽傻事呢?

一周後,我在群裏看到有位大哥直接激情開麥,將於巧瑩和羅凱的事爆了出來,順帶給了精準定位。

群裏的男粉都接受不了這個殘酷事實,讓於巧瑩出來解釋。

效率高的已經開始組團要去找於巧瑩討要說法,追回損失了。

所以說,惹誰,都別惹腦殘狂熱男粉,一旦脫粉,直接回踩。

11

沒多久,朱莉就告訴我,於巧瑩搞色情直播的黑歷史被羅凱知道了,正在向她求助。

羅凱的臉都丟盡了,一幫男的直接沖到小區門口去堵人。

於巧瑩到現在都以為是她自己不小心泄露了地址,導致被狂熱男粉跟蹤,羅凱郵箱裏的「黑歷史」估計也是那幫男粉幹得。

根本想不到,這件事會有我的參與。

趁著於巧瑩被羅凱嫌棄的空擋,朱莉那邊也加快步伐。

兩人相識多年,於巧瑩也算是朱莉一手扶持起來的,那信任感自然和旁人不同。

「我和她說,男人都是靠不住的,錢得把握在自己手裏,讓她抓緊多撈點……正好,我手裏有個大項目可以帶她飛。」

此時朱莉就坐在我面前,得意地和我說著她的計劃。

隨後像是想到了什麽,略帶嫌棄,「不過那丫頭也太沒用了,還說什麽羅凱會查賬,她不敢動地太明顯,滿打滿算現在也只能湊三十萬。」

「三十萬,之前不是還讓我替她貸了二十萬嗎?!」

「你以為要不是她被借貸公司催著還債,她能鋌而走險拖你下水?」

盡管早已認清於巧瑩是什麽樣的人,此時的我還是忍不住渾身發顫。

我這些年到底和一個什麽樣的女人生活共處。

「三十萬就三十萬,盡快把錢收回來吧,我怕晚了一分錢都拿不到。」

「可這樣你的損失……」

耀祖忍不住開口勸阻,許是覺得這點錢太少了,根本彌補不了我的損失。

但我太了解於巧瑩了,她有本事在短短兩個月內將我替她貸款的二十萬花得七七八八,這三十萬估計也留不住多久。

更何況之前耀祖告訴過我,於巧瑩在各個平臺累計的貸款將近一百萬,一直都是拆東墻補西墻,現在和羅凱的感情也不復從前,我必須加快節奏把錢拿回來。

「錢沒了可以再賺,能拿回三十萬就不錯了,誰讓我自己眼瞎,該!」

我自嘲地笑了笑,確實活該。

按照計劃,朱莉順利從於巧瑩手裏拿到了三十萬,為了顯得逼真,她還偽造了一份合同,只是合同上的信息,全是假的。

不愧是慣犯。

於巧瑩對朱莉很信任,根本不會想到,這個扶持了自己一路的大姐姐,會在她沒有利用價值的時候,榨幹她所有。

就像她當初利用我那樣。

朱莉將三十萬還給我後,就非常自然的「消失」了。

用耀祖的話來說,這女人連名字都是假的,想要找她,難如登天。

與此同時,羅凱被相關部門帶走調查了。

因為我早就提前將於巧瑩當初送我的按摩儀送到了相關機構做了個檢測。

預料之中,是不合規產品,並且有安全隱患。

我總覺得於巧瑩擔任法人的公司有點眼熟,直到我翻到了她當初送我的按摩儀。

按摩儀的製造商,就是這家公司。

我又讓耀祖幫忙,找了幾個人去官網上購買同款,再拿去送檢,還是不合格。

於巧瑩怎麽都不會想到,她當初為了消除我的懷疑而隨手拿來送我的禮物,會成為扳倒羅凱的證物吧。

我當即讓幾個購買了按摩儀的消費者向相關部門起訴,之後,又再次整理證據,舉報到了公司總部,順帶還發給了羅凱的競爭對手。

我沒想過會憑這件事扳倒羅凱,我只是想讓他把於巧瑩推出來。

12

耀祖那邊的人一直盯著於巧瑩,發現她也被帶走後,立刻將這個消息告訴了我。

畢竟還在調查階段,所以審訊過後,於巧瑩便被放了出來。

我看著她發瘋了似的到處找朱莉,估計是已經意識到,自己被騙了。

而羅凱將她推出去的這個舉動也讓她徹底崩潰。

更別提,我讓耀祖幫忙交代了幾家借貸平臺,務必,好好,「盯著」於巧瑩。

看來,我可以出場了。

我在朋友圈曬了張匯款水單,配文:人生第一個兩百萬。

當然,這兩百萬是耀祖借我拿來裝門面的。

我知道於巧瑩已經把我拉黑了,但沒關系,我們共同的微信好友,會將這個「好消息」告訴她。

果然,隔天,她便出現在了我公司樓下。

面容憔悴,梨花帶雨,真是讓人心疼死了呢。

「李瑞……」

於巧瑩可憐兮兮地看著我,顧忌到周圍路人的目光,我不得不將她帶回我住的地方。

在看到我住得群租房環境後,她臉上的嫌棄一閃而過。

也不想想,我能有今天,是拜誰所賜。

不等我開口,她直接「撲通」跪下,拽著我的小腿哭訴道歉,

「李瑞我錯了,我被朱莉和羅凱騙了!我不敢讓你知道我在外面欠了那麽多錢,我是被逼得,你救救我,我要被逼死了……」

如果是以前,她這麽哭著求我,也許我真的會心軟,可現在,我只覺得可笑。

當然,面上我還是露出了一絲心疼與猶豫,給她一種我還愛著她的錯覺。

「可是巧瑩,我幫不了你,羅凱有權有勢,我只是一個技術工,我能幫你什麽?就算我替你把被朱莉騙得錢還上,也阻擋不了羅凱推你出去背鍋啊。」

「那,那我怎麽辦?」

於巧瑩無助地癱坐在地上,看來也是意識到我說得話沒錯了,錢的事我可以替她解決,違法亂紀的事,我可沒本事。

「你好好想想,你和羅凱在一起那麽久,肯定有什麽證據,可以證明你的清白。」

我蹲下身,摟著於巧瑩,湊在她耳邊小聲暗示,「能救你的,只有你自己。」

反正對我來說,怎麽算都不虧。

「其實,我是被羅凱逼的,他威脅我必須替他做事,我們不是你想得那樣。」

都到了這個時候,她還不忘給自己洗白。

我恰到好處地露出了心疼的表情,不斷催眠自己:我是舔狗,我是舔狗,我是舔狗。

送於巧瑩回去的路上,我隱晦地透露了我的意思,只要她能解決掉羅凱的事,我們可以從頭開始。

一周後,我不知道於巧瑩用了什麽辦法,居然真的找到了羅凱以權謀私的證據,把他給舉報了。

「李瑞,我們可以在一起了!」

看到她激動地拉著我的手,和我說這個好消息,我強忍著將她甩開的沖動,「嗯,我們可以在一起了。」

如果說她原本還對我有所懷疑的話,在從我父母口中得知,我根本沒有告訴他們我們分手的事,便愈發篤定了我還是她曾經的那條好舔狗。

這次,她主動提出了想結婚。

「李瑞,以前我真是太傻了,不懂珍惜你,沒想過平淡才是福,我保證,以後一定好好和你過日子,再也不和人攀比了。」

她是不是覺得我傻?

結婚?

然後婚後承擔夫妻共同債務嗎?

估計是我最近給她造成了錯覺,覺得我賺到了錢,比上不足比下有余,還好拿捏,不比羅凱那種老狐貍好操控。

既然如此,我就滿足她這個「小願望」。

13

於巧瑩的債務我一分沒給她還,理由很充足,怕她拿了錢就跑。

等我們領完證,自然會給她還上。

誰讓她有前科,理虧,再不滿意,也只能答應。

定好日子後,我特意將兩邊的家人都喊到上海,打算一起吃個飯,「慶祝」七年愛情長跑「修成正果」。

場地是耀祖幫我找的,大包廂,正好能放下三桌,還有個小臺子,可以放投影。

起初於巧瑩還有點不滿意,覺得太寒酸了。

然後我給她畫了一堆餅,承諾明年開春,給她一場體面又盛大的婚禮。

把她哄得心花怒放。

我媽並不知道我們兩的破事,全程瞞在鼓裏,還拉著我的手,一臉欣慰的讓我兩好好過日子。

虧得我爸還在醫院裏,不用面對即將到來的鬧劇。

壓下對我媽的愧疚,見大家都吃得差不多了,我主動上臺拿起話筒。

「深情款款」地看著這個曾經將我推進深淵的女人,訴說著我們七年來的點點滴滴。

這些話,原本是我打算在求婚的時候和她說得,雖然現在用不到了,但我還是想和自己的青春正式告個別。

畢竟我是真的拿她當我的命愛過。

看到對方眼含熱淚,在場的親友也神色動容,我深呼吸了一口氣,示意在後臺的耀祖播放視頻。

衣著暴露的女人突然出現在視頻裏,曖昧的喘氣聲,誘導性的言語。

在場的男性忍不住將目光轉向今日的女主角。

「啊!!!!給我停下!誰放的!」

於巧瑩像瘋了似的沖上臺,想將幕布拉扯下來,可幕布拉扯下來後,背後的墻還是白的,並未影響到現場的觀眾「觀賞」。

這時,突然從門口沖進來一個男人,手裏不知道拎著什麽東西,猛地砸向正在臺子拼命遮擋視頻的女主角。

惡臭瞬間散布開來,是一袋子廚余垃圾。

我記得那張臉,是於巧瑩男粉裏的某一位大哥,聽說為了她差點妻離子散。

我並未通知那幫男粉,唯一的可能性就是……

耀祖在後臺朝我露出了一個幸災樂禍的笑容。

視頻終於在於巧瑩的打砸摔下被強製關閉,但該看的大家也都看到了。

原本應該「圓滿」的儀式最終以鬧劇收場,我收獲了全場同情的目光。

於巧瑩那邊的親戚更是恨不得縮到地縫裏。

我「憤怒」地拒絕和解,做足受害者姿態後,和耀祖扶著我媽離開了現場。

我媽一路上都沒敢和我說話,怕我受不了這個打擊。

過了幾天我才知道,於巧瑩去醫院找過他們了,被我媽輪著尿壺趕了出去。

「李瑞!視頻是你放得對不對!」

我並不意外於巧瑩會來公司堵我,但我無所謂,大不了就讓全公司的人知道我被綠了。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麽,難道還是我逼你拍得嗎?」

我將當初她堵我的話,一模一樣還了回去。

「除了你還有誰!這種視頻只有朱莉才有!你從頭到尾都在騙我!」

「你要是再來騷擾我,我就報警了。」

我沒有再回答於巧瑩的話,她猜到又如何,沒有證據的事,就像她當初害我那樣。

14

於巧瑩又被抓進去了。

這次不關我的事,是羅凱幹得。

誰讓當初於巧瑩為了脫罪,直接把羅凱給賣了。

但當初她收得那些奢侈品可都是公款購買,再加上公司法人又是她本人,不查她查誰。

誰也逃不了。

我好人做到底,將兩人婚外情的證據寄到了羅凱老家的妻子那邊,相信對方應該會很感興趣的。

我不確定於巧瑩最後會不會被判,反正她出來後,余生也將在高額的債款中度過。

而我,即將開始我的新生活。

原本我也想跟著父母回老家發展算了,可一想到還完欠耀祖的二十萬,卡裏只有十萬的余額,整個人都萎了。

罷了,還是先在上海努力賺錢吧,老家那邊我的工作也不好找。

耀祖到底還是聽我勸,將手上像借貸這種有風險的項目轉了出去,聽說現在搞了個租車平臺,邀請我去給他們開發個APP。

聽得我熱血沸騰,畢竟我本職就是搞這個的,苦於沒機會,立馬就給應下了。

我沒日沒夜的拼了命的幹,我想真正為自己,為自己的夢想,活一次。

卡裏的余額漸漸增多,內心的滿足感日益豐盈。

「有錢沒錢回家過年……」

聽到辦公室裏新來的小夥子哼著歌,我才意識到,馬上又一年要過去了啊。

今年,應該可以過個好年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