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故事 愛情 情人節的前一天我才發現自己被綠了!還有誰比我更慘啊啊啊啊…喬西年

情人節的前一天我才發現自己被綠了!還有誰比我更慘啊啊啊啊…喬西年

今年情人節分手後,我在咖啡店遇到了同病相憐的喬西年。

他比我還慘,被綠就算了,還被全網都知道了。

萬萬沒想到,我們兩個倒黴蛋子也能擦出愛情的火花,收獲甜美的愛情。

這是我成年後無緣情人節、七夕的第十個年頭。

朋友們都說我是「情人節殺手」。

1

我認識喬西年的那天,下著小雨。說來反常,往年的情人節應該是飄雪的,可是那日下著小雨,為了躲雨我走進了街角的一家咖啡店,一眼就看到了與店裏其他人格格不入的喬西年。

他坐在靠窗的位置,翻看著一本雜誌,我說不上來他哪裏特殊,但就是吸引著我走到了他跟前。

「介意拼桌嗎?」我有些緊張的問道,店裏的顧客不止他獨身。

「請坐。」他擡頭看著我笑了笑,金屬框架的鏡片下是一雙深邃的眸子。

「喜歡喝美式?好像一般女孩子都會比較喜歡加糖或牛奶的拿鐵吧?」他看了一眼我端著的咖啡問道。

「偶爾也想品位一些苦味。」我開玩笑的回答了。

「說起來,冬天下雨很反常,對吧?」他放下手裏的雜誌,開始和我聊起來,熟稔的仿佛我們本來就認識。

「氣候嘛,總是變化無常的。但我不反感這種無常,偶爾感受冬雨,也挺有意思。」這是我的真實看法,我喜歡在春日淋微雨,喜歡在冬日感受飄雪。

「浪漫的人總會發現別樣的美好。」喬西年替我總結道。

他很會說話,至少我很喜歡聽他說話。

「你好,我是喬西年。」他拿起一旁的筆,在雜誌的留白處寫下了自己的名字。他的字很好看,強韌有力。

「你好,沈晚雲,我就不寫名字了,字醜。」我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我們倆相視一笑,沒有再說話,他繼續看著手裏的雜誌,我看著落雨的窗外,即使是冬日,即便是下雨了,依然沒有阻擋的了戀人們的熱情。

「今日凡是情侶消費,買一贈一哦。」咖啡店店員對著剛進來門的一對情侶熱情的推銷著今日的情侶限定咖啡。

「還想續杯嗎?」喬西年突然問道。

我看了一眼桌上已經見底的咖啡杯,點點頭。

不一會兒,喬西年端著一杯咖啡一杯白水過來,我這才反應過來為什麽喬西年給我的感覺和其他人不一樣。

他的面前放著的是兩杯白水,喝其他喝著茶或咖啡的人手中那精致的杯子不同,他面前盛著白水的杯子就是個普通的玻璃杯。

「咖啡廳白水怎麽收費呢?」我有些好奇。

「免費。」喬西年笑著答道,表情裏帶著一絲神秘。

「什麽時候盈利的咖啡店也開始做慈善了?免費還能讓你在這兒坐一下午?」我更好奇了。

「大概是看我在情人節這一天失戀有些可憐吧,畢竟那些店員都是我被劈腿的見證者。」喬西年聳聳肩答道,語氣裏有些無奈。

「抱歉,我不知道。還來與你拼桌,打擾到你了。」我有些不好意思,這是什麽運氣啊,碰到一個情人節被綠了的人。

「沒事啊,我覺得挺好的。我雖然被分手了,但是有美女來和我聊天,情人節買一贈一,店裏又送了我一杯白水,我沒什麽損失啊。」喬西年的笑容裏完全看不到被分手的失落感,讓我不由得懷疑這件事情的真實性。

雨停了,我也該回家了。

「那我先走了,謝謝你的咖啡。」我最後看了一眼喬西年,長的真的很好看。

從咖啡廳外面的落地窗看進去,喬西年揮手跟我示意再見。他穿著一身駝色的呢子大衣搭配著一件黑色的高領羊絨衫,嘴角笑的弧度也恰到好處。讓我想起來了一個詞:儒雅。

2

晚上,閨蜜發信息給我「有沒有看本地的熱搜,簡直炸了,太刺激了。」

我點開閨蜜發的鏈接,映入視線的就是喬西年的面孔。

「情人節上演分手大戰,男小三成功上位。」這自媒體新聞標題,讓我忍不住想一探究竟。

最終結合了爆料者的博文加評論區的碎片信息,我理清楚了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大概就是喬西年準備了鮮花、巧克力和一大兜子禮物,準備去和女朋友慶祝時,恰巧發現女朋友剛剛和人從酒店出來。

喬西年還沒有說什麽,女友反倒先沖了過來質問他為什麽跟蹤自己,連帶著那男小三一起惱羞成怒,兩人在街頭堵住了抱著紅玫瑰的喬西年,儼然一副受害者的姿態。

爆料的配圖是喬西年手中的花被打翻在地,他蹲下身去撿起花束的畫面。這束花我在評論區找到了圖片,最後被喬西年插在了垃圾桶上…據說他把巧克力和其他禮物分給了圍觀的小朋友們,然後走進了旁邊的咖啡廳拿了本雜誌坐了一下午。

從評論區的「知情者」口中我得知,似乎是喬西年一直供著女友讀完大學給女友找到了工作租了房子,結果被反咬一口,女友找到了處處不如他的男人。

也是,想來咖啡廳的店員也圍觀了這場八卦,才會那麽體貼的給他提供了座位吧,畢竟情人節被綠,想想都難受。

我把那張喬西年蹲在地上撿花的照片保存了下來,有一種破碎的精致美感。

那天晚上我閉上眼,滿腦子都是喬西年的笑,那樣的自然又勾人魂魄,明明我只見了他這一次,卻把他的樣貌牢牢的記在了心裏。

隔了幾日,我路過那個路口,下意識的看了一眼靠窗的那個位置,空著。

推門進去,點了一杯焦糖拿鐵,拿了本雜誌架上的雜誌,坐在了靠窗的位置。這裏能夠看到對面的廣場,車水馬龍人來人往,是熱鬧極了的路口。

咖啡店對面就是一家酒店,應該就是那日喬西年經歷人生變故的酒店吧。

翻開雜誌,看到了那天喬西年用鋼筆寫在上面的三個大字:喬西年。這年頭還帶著鋼筆的人不多了,為了省事,大多數人常備的筆都是中性筆。

我看著這三個字發呆,又想起來了喬西年的模樣,他的笑容一直在我腦海裏揮之不去。我想,或許是我對他一見鐘情了吧。

男人長得帥不算吸引人,長得帥還笑的好看,談吐舉止儒雅得體,歷經坎坷見慣了世故最後變得沈穩但依然沒有丟失掉本色的感覺,對我而言才是最有吸引力的。

或許是過了二十歲張口就能說愛的年齡,單純的對外表要求不再唯一後,更希望遇到的是能夠聊得來的人。

比如喬西年,一個會把反常的氣候總結為別樣美好的人。雖然我也時常在看視頻時為全球變暖而操心,但並不排斥他的這番修辭。

就在我發呆時,聽到了一個陌生又熟悉的聲音「介意拼個座嗎?」

我擡頭就撞上了喬西年那溫柔的雙眸,讓我想一直看下去。

「當然不介意。」我都忘了掩飾自己言語裏的興奮。

「你怎麽會…」怎麽還會來這裏,擡眼就能看到讓你傷心的地方,一般來說為了避免觸景生情,應該遠離啊。

「這裏咖啡挺好喝的,上次兩杯你都喝完了,讓我忍不住也想過來嘗嘗。」喬西年說著話,眼睛一直盯著我手裏的雜誌看。

「這本雜誌挺好看的,尤其這個專欄,作者的文字很細膩,很會描寫細微處的情感,我想這個作者應該是個感情經歷很豐富的人。」喬西年指著雜誌上名為「白話館」的專欄說道。

「男性很少讀感性的文字吧,我身邊很多男人讀到這一類文字時,總覺得矯情造作。」這是實話,向來文科班女生多男生少。

「分人的吧,我大學讀工科,研究生時天天泡在實驗室,對數字的認知就是嚴謹,對事件的分析學會的是客觀理性。但是這並不影響我的主觀情感,比如和你一起在咖啡廳享受這冬日暖陽,感受這份愜意和寧靜。」喬西年說這話時,陽光從他身後鋪灑開來,像是鍍了一層柔光,讓我一秒鐘就進入到了某巧克力的廣告之中。

「感性的人更容易觸景生情吧,總會由物及人。」我想遮掩著也沒有必要,不如大大方方的聊。

「有些事情總得面對嘛,我倒是應該感謝她,讓我出名了。昨天收到很多信息,誇我長得帥呢,安慰我會遇到合適的人,不過早晚的問題。」喬西年一臉不在意,讓我想起來照片中的他,好像比起人,他更心疼散落一地的花。

「也是,與其傷感,不如享受當下。」我端起咖啡杯,喬西年立刻會意。

「幹杯。」兩個人旁若無人的在咖啡廳裏大笑,這是我第一次感覺到心靈上的契合度有多麽重要。

3

編輯發信息找我時,說有個咖啡廳店主想找我約稿,還沒有談條件沒有見到人,就開了十分豐厚的稿費。

我向來不和錢過不去,雖然我追求靈魂上的自由,想要做一些和理想沾邊的事情,但是我很清楚,前提是我得有錢,實現財務自由才有資格談生活自由。

這活,我肯定是接了。

對方約著見面的地點,還是那家街角咖啡廳。

我進門就有人迎上來問「是相歲老師嗎?」。相歲是我的筆名,我有些懵,這是我第一次和讀者線下見面,怎麽會直接認出我來。

我被安排在了一個隔間等候,據服務員說今天是老板親自和我談。桌上放著的正是最新一期雜誌,我拿起雜誌翻開看,正看的入神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沈老師久等了,不好意思。」

擡眼一看,是喬西年。

「沈老師好,自我介紹一下,我是喬西年,是這家咖啡店的經營者。也是上次你偶遇到的失意人。」喬西年如此大方,倒讓我的驚訝顯得有些小家子氣了。

我忙調整好了狀態,起身伸出手道「我是沈晚雲,專欄《白話館》的作者相歲。」

「怎麽樣?是不是挺意外的,咱倆兩次偶遇後,居然還能在這裏坐在一起談合作,或許這就是緣分?」喬西年一邊幫我倒著檸檬水一邊說道。

「你怎麽知道我喜歡喝檸檬水?」我沒有回答他的問題。

「你的文章,我都讀過,還關註了你的個人賬號,看你經常發各種類型的檸檬飲料,我就知道了。今天特意讓人準備的。」喬西年很自然的答道,並沒有其他人刻意套近乎的感覺。

「我們第一次見面自我介紹以後,你就知道我了?」我問道。

「我以前就一直關註著你的微博,知道了你名為晚雲,也見過幾張照片。那天你自我介紹完,我還不太確定是你。直到我聯系你的編輯後,才確定是你。」喬西年解釋道。

「那就談不上緣分了,這咖啡店是你開的,只要我走進來,和你相遇的可能性就很大。這是已經存在的客觀事實,並非偶然時間發生的偶然事件。」我想到第二次見到喬西年時,心裏的那陣喜悅,就有些生自己的氣。

自以為是的緣分和偶遇,原來是別人生活中的必然事件,這就很讓人惱火,或者說是那麽一點點的小心思原來並沒有想象中那麽浪漫時,有些失落。

「怎麽不算緣分呢?見到你本人之前,我就是你的忠實讀者。我分手那天,正好你出現了並且安慰了我,這就是咱倆有緣。恰巧我當時翻看雜誌也是想要給咖啡店做個新主題,想要請作者寫宣傳,你就來了。」喬西年滿臉都寫著堅定,仿佛此刻我們倆正在進行的一場關於緣分的辯論會。

「好吧,先不論這些。來談正事吧,你想要怎樣宣傳?」我拿出筆記本開始進入工作流程。

「你還記得那天你說,冬雨也別有一番韻味嗎?」喬西年問道。

「記得,你說那是別樣的浪漫。」我笑著答道。

「這就是我想要的主題。生活中總有各種不如意,但是如果換個角度去看,就另有一番意味。就像你被冬雨淋了並不懊惱,我被分手了也重獲了單身一樣。我想要我的咖啡店能傳達這樣的理念。」喬西年說道。

我想了想,腦海裏就出現了那張照片,垃圾桶裏插滿了玫瑰花。我翻出那張照片給喬西年看。

「只要有玫瑰花,垃圾桶也可以成為花瓶,也會讓人駐足觀望。我們可以分主題做沙龍活動,第一期就以這個垃圾桶為例,讓大家投稿自己見過的那些《驚艷到你的別樣風景》,然後在咖啡廳進行為期一個月的展示。」這是我一直想做的一個活動,希望能夠帶動身邊人偶爾停下腳步去發現生活。

「好,和我的想法不謀而合。看來找沈老師是個正確的選擇。就按照你的想法來說,沈老師,合作愉快。」喬西年笑著說道。

「合作愉快。」我也很開心,能夠有誌同道合的人。

4

第一期沙龍,我們拋出的引子就是喬西年撿玫瑰花和垃圾桶紅玫瑰的照片,用喬西年的話說就是「自揭傷疤來變現。」

這兩張照片成為了咖啡店的門面照片,很快就引起了過路人的註意,很多人走進咖啡店了解這個活動,紛紛投稿了自己手機了的一些存圖。

活動效果比我們想象中要好很多。

我再次去到咖啡店時,店員帶我到靠窗的那個位置,拿掉了桌上的「VIP留座」卡牌,笑著說道「沈老師,這是老板給您留的專屬座位。」

我看著那個卡牌上的字,應該是喬西年自己寫的,突然想起來他在雜誌上寫的名字,心裏有些滿足,雖然是來工作的,但竟然無比期待見到喬西年。

「那你們老板什麽時候過來呢?」我問道。

店員有些詫異「老板去外省出差了,您不知道嗎?」

「呃,不知道。那今天誰負責和我對接呢?」我有些失落,原以為今天會見到喬西年,畢竟是約好對接文案和宣傳語的日子。

「店長會和您對接的,您稍等。」店員禮貌的解釋道。

和店長對接完工作後,我並沒有想馬上離開,春日的下午,在這個位置上曬太陽實在是過於舒服了。

於是又點了一杯榛果拿鐵,坐在這裏一邊整理提綱一邊做接下來的其他工作。不知不覺時間就到了傍晚,就在我覺得肚子有些餓時,店員端來了一盤意面。

「沈老師,看您工作這麽久了,應該也餓了。」店員眼裏帶笑。

「謝謝哈。多少錢,一並記在我的賬單裏。」這家咖啡店並沒有提供簡餐,只有一些面包和蛋糕,這份意面估計是從隔壁店裏買來的。

「沈老師,您今天的咖啡和簡餐,都是老板請客。老板說您為我們帶來了流量,這是應該的。」說完店員就走了。

我沒有在追問什麽,就當是乙方請吃飯罷了,不必太在意。只是,他怎麽知道我一直沒吃飯並且還在店裏呢?

心裏這麽想著,擡頭看到了門口的攝像頭,我就明白了。突然覺得有些開心,這麽說來,他在攝像頭裏關註著我的動態了。

我沖攝像頭比了個愛心,吃完了意面後又想了一篇稿子,才離開了咖啡店。

說起來,直到現在,我還沒有添加喬西年的微信。我們目前的工作聯系,全靠郵件往來。下次見面,應該主動添加他的微信,畢竟都見過三次了。我心裏這樣想著,回家路上的腳步也變的輕快了許多。

那天之後,我每天都想去咖啡店,想通過攝像頭和喬西年有那麽一點點的聯系。為了讓自己的理由更加正當一些,我特地帶上了電腦,準備給自己找個最合適的理由:我來這裏工作。所以特地換了一身很OL的衣服。

到店裏時恰好是人最好的時候,沒有人能拒絕午後來一杯咖啡提升,享受下午茶之後再繼續活力滿滿的工作。就在我以為今天白跑一趟時,店員迎了上來「沈老師,你來啦?」

我點點頭「對呀,想念你們家咖啡了,原本準備在這兒工作的,但是看來人很多的樣子。」

「沒關系呀,這邊給你預留了座位。」店員說著便帶我去了那個靠窗的位置,上面立著提示牌「晚雲專座」。

「這是?」我拿著牌子,心裏有些欣喜,又有些疑惑。

「這是店長專門給您留的位置。」店員說完笑著離開了。

牌子上的字是打印的,應該是臨時做的。她說這是專門給我留的位置,喬西年怎麽知道我還會再來呢?

就在我發呆時,店員給我端來了一杯牛奶拿鐵。「沈老師,店長給您點的,我先去忙啦。」

相比於店裏其他的沙發卡座都是兩三個人滿滿當當的,而我這邊獨占一張大桌子,十分顯眼。我努力不在意其他人的目光,打開電腦準備專註工作時,就發現賬號裏有人留言。

「今天天氣很好,一定要待到傍晚,會看到漫天的晚霞。」

直覺告訴我,那是喬西年。

我打開私信回復他「待到傍晚只怕會餓肚子。」

不一會兒,他就回復了私信「今晚會晚雲女士提供專屬牛排。」

正想要繼續回復時,編輯來催稿了,只能先抓緊寫稿。一篇寫完已經是下午了,伸了個懶腰正準備休息時,看到了他的私信「再忙也要吃飯哦。」

隨後就看到店員端著一份牛排過來「沈老師,您的牛排。」

托盤上還有一張紙條「我與晚霞一起陪你。」

我擡頭看了看正對著我的攝像頭,比了個愛心的手勢,開吃。

這段時間我的日常基本上就是起床後在家裏做運動,讀書,午飯後帶著電腦去咖啡廳辦公,吃過晚飯後回家。

我和喬心年在微博私信上每天都會聊幾句,但兩個人都未提及加微信的事情。有時候距離太近,未必是好事。

5

在我做完咖啡廳接下來整整半年的策劃案之後,店員告訴我喬西年明天就回來了。

第二天中午,我特意穿了身新的連衣裙,搭配一件米色風衣,雖說三月中旬還有些冷,但一想到今天能見到喬西年,我心裏就有一股暖流,根本感覺不到春風的冷冽。

走進咖啡廳時我特意看了一圈,沒有看到喬西年的身影,心裏不免有些失落。坐在靠窗的那個位置後,照常拿出筆記本,但是卻沒有心思敲鍵盤。

就在我對著窗外發呆時,突然感覺有什麽東西不一樣。原來是座位上的提示牌,以前是打印出來的,現在是我熟悉的字跡。是喬西年自己寫的「晚雲專座」。

他回來了。

就在我為此喜悅時,聽到身後傳來「老板好」的聲音。

我第一次如此緊張,緊張的不敢回頭看,既期待見到喬西年,又害怕見到他不知道該說什麽,心裏忐忑不已。

我能感覺到他在一步步的走向我,離我越來越近,但整個人的身體卻像是僵住一樣,無法回頭。

「好久不見,沈老師。」熟悉溫潤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我正要起身時,被人按住了肩膀。

喬西年走到了我對面坐下來「不必如此客氣的,沈老師。」

「既然說不必客氣,又一口一句沈老師。」我有些不滿意,明明卡座上寫著晚雲,發消息也是稱呼晚雲,見面張口確實沈老師。

這種客氣尊敬的稱呼,只能讓我感受到距離和生疏。因此連我自己都沒有發現剛才那句話裏帶了些嗔怪的語氣。

「我怕你會覺得我唐突嘛。以後,我可以叫你晚雲嗎?」喬西年柔聲問道。

「可以啊,畢竟我們已經算是朋友了吧。」我答道。

「只是朋友啊…」喬西年的語氣有些失落。

「還有合作夥伴呀,我們的合約期得一年呢。」我特意提醒道。這一點我非常滿意,至少我們還有一年的時間可以接觸,我可以待在他身邊一年,想到這裏我就開心。

「那,還可以有別的關系嗎?」喬西年問道。

「可以有嘛?」我沒想到他會這樣問,內心期待又緊張。

「讓時間告訴我們答案吧,你不是說了嘛,我們的合約期一年呢。」喬西年笑道。

「好。」

我沒有問過他有沒有從攝像頭看到過我。

他也沒有問我為什麽每天都會來店裏。

或許是都想保持住一份心裏的幻想,怕知道實情了以後幻想破滅,掛念的是一場夢境,最後是自己自作多情。

我隔幾天就會去咖啡店,工作之余和喬西年聊天,一起看雜誌,偶爾晚上會一起去看看電影,或者乘著夜色踏馬路。純粹又美好。

轉眼已經半年過去了,明天就是七夕了。

我們這次的宣傳主題就是緊扣七夕,征集三行情書在咖啡廳展示一個月,凡是上榜的顧客都可以免費獲得咖啡廳的月卡。同時活動會同步到微博等社交平臺,擴大影響力。

很多情書背後都有各自的愛情故事,前來聽故事看展覽的路人也很多,這次活動非常成功圓滿。

當天為了給活動做準備,咖啡廳特意準備了玫瑰花、香檳、氣球和巧克力,氛圍感營造的非常到位。晚上活動結束後,我正要離開時咖啡廳突然停電了,一片漆黑時我聽到了讓我安心的聲音。

「坐在這裏不要動,我馬上就回來。」

外面的路燈照射進來一些光亮,我依稀能看到很多人在走來走去的準備著什麽,但看不太清楚。

直到喬西年回到我身邊,低聲說道「晚雲,手給我。」然後牽著我走過幾個卡座後,咖啡廳裏傳來了悠揚的小提琴聲。

咖啡廳的燈才被打開,我看到了滿地的玫瑰花瓣,看到了我最喜歡的玩偶們,看到了各種各樣關於我的畫像,看到了手捧著玫瑰花穿著西裝的喬西年。

「晚雲,可以做我女朋友嗎?除了朋友、合作夥伴外,我想更進一步了解你的關系。」喬西年抱著玫瑰花單膝跪地,眼裏都是柔情。

「時間說,可以的。」我笑著答道,眼裏一片濕潤。

情人節殺手,在七夕這天被表白了。

我仔細的看過了所有的畫像,發現了一張角度獨特的,像是從斜上方俯視的角度。畫面中我坐在窗邊的位置,正在寫稿。窗外是漫天的晚霞,窗內是柔亮的燈光下嘴角含笑的我。

「這張是什麽時候畫的呢?」我拿著畫問喬西年。

「在外面想你的時候畫的。」喬西年一把攬我入懷笑著說道。

我仔細看了看畫面中我的衣服,是我第一次和喬西年在微博上私信聊天時穿的衣服。原來,他真的有在攝像頭的那一頭的看著我。

6

街角咖啡廳推出了新品咖啡,是老板親自調製的,名為「西有晚雲」。凡是點這杯咖啡的顧客,都會有特有的咖啡杯——繪製了老板娘坐在窗邊工作時的卡通畫,還會都會得到一張小卡片。卡片上印著三行情書:

城市裏的最不缺的是燈光

可我的夜晚依舊漆黑

直到你的出現,點亮了我的夜晚,讓我擁有了漫天的晚雲

相关推荐: 哎呀,我的陛下呀

眾人在一口井裏打撈出一個服飾奇異,言行古怪的女人,在醫院看見江少戎的那瞬間,她的眼睛突然放了光,飛撲進他懷裏:「陛、陛下!她們要毒害臣妾!」 幽幽睜開眼時,看見月亮是紅色的。 不只是月亮,周遭的一切都模模糊糊的籠罩在一團紅霧裏。她覺得喉嚨很幹,幹得像是要撕裂。…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