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故事 愛情 我喜歡的人,是好閨蜜的未婚夫

我喜歡的人,是好閨蜜的未婚夫

此乃安琪二十五年以來最倒黴的一日,收到父親死訊時,她正在自己的家裏,將男友同女幫傭捉奸在床。她今日特意提前下班,取回三月前為男友定製的皮鞋,想做男友的生日驚喜,此刻成了武器,她用木質鞋盒敲破了男友的頭。

男友哀嚎的時候,樓下電話鈴響,女幫傭看看僵持的安琪和男友,裹著床單從門後角落跑下去聽電話。

電話是安琪爸爸的律師打來的,告知安琪這一不幸消息,報上一地址,說節哀順變。

安琪做好幾個深呼吸,問:「我能不去嗎?」

「這邊的規定是遺體必須由直系親屬認領,」陳律師說,「你爸爸的遺願也是想回歸故土安葬。」

安琪:「他留下多少遺產給我?」

「此事先不要告訴邱美溪。」安琪掛好電話,心平氣和解雇女傭,給女傭多一倍獎金,褒獎她敬業。

然後她指著門對兩個人說:「滾出我家。」

男友和女傭相攜而去,好似一對遇難鴛鴦。

安琪等他們走出去,致電樓下警衛:「剛走出的女傭偷了我的床單。」

她站在二樓窗戶,抱臂看男友同警衛爭執,女傭捂臉哭泣,過路人指指點點。

男友目光怨毒回頭,仿佛知曉安琪在二樓看戲,他看安琪最後一眼,脫下外套給身邊的情人。

五分鐘後,警衛將疊好的床單送還安琪,安琪道:「謝謝,請幫我扔掉。」

安琪翻出一張世界地圖,找到墨西哥,安豐年把自己殺死在了那裏,一個叫特拉斯卡拉的小城。

據陳律師說,安豐年不遠萬裏去到那個小城,是為陪交往三個月的新男友尋找浪漫。

他新交的男友只比安琪大一歲,是個作曲家。

安豐年在前往與新男友約會的路上遭遇車禍,他兩個月之前立好的遺囑中,財產也有新男友一份。

機票律師已幫安琪訂好匯過來,安琪匆忙收拾行李,臨出門前男友打電話要求復合,安琪問:「你知道我穿幾號的鞋嗎?」

「什麽?」男友楞住。

安琪面無表情掛斷了電話。

電話緊接著再度響起,這次是邱美溪。

「你爸爸留給你多少錢?」

安琪道:「問這些做什麽,你又不在乎他的錢。」

「不一樣。」

「有什麽不一樣?」

「那是你爸爸的錢,」邱美溪說,「你爸爸的錢我就算不要,也不能便宜外人。」

安琪:「這點我同意。」

「才認識一個月就讓你爸爸在遺囑裏寫他的名字,那個作曲家若不是有手段,就是長得很好看。」

「萬一兩者兼具怎麽辦?」安琪說,「又好看又有手段。」

邱美溪道:「那就更難辦了,你只好對他動粗,讓他知道你不好惹,主動放棄繼承權,他還想回國拿錢,就會有人收拾他,讓他非但拿不到一毛錢,還再也沒有手碰樂器。」

安琪:「真的嗎?」

邱美溪:「當然是假的,我的傻女兒,法治社會,再說你外公早已金盆洗手。」

「你怎麽會知道爸爸去世,我明明告訴陳律師……」話未說完,安琪已經明白,翻個白眼。
邱美溪女士在電話那頭發出一聲曖昧低笑。

安琪:「媽媽,現在爸爸死了,你能說句實話嗎?你是否還愛他。」

「愛,」邱美溪不假思索,「但是恨比愛多。」

這倒出乎安琪意料,她以為父母之間只有恨,畢竟安琪對於家庭的回憶沒有半分溫馨,全是他們在吵架。

安豐年很忙,其實回家的時候不多,安琪上新式學堂那幾年,在報紙上雜誌攤上見爸爸的次數比見他真人多,爸爸西裝革履,印在商業欄頭版或雜誌封面,上寫「新晉地產大亨」等字樣。

有時邱美溪和他一起出現在封面,邱美溪穿著她最討厭的那件旗袍,以示對安豐年的鄙棄,然而外人無從獲知此暗示,外人看到相片裏的他們相敬如賓,邱美溪靠在安豐年肩膀,相片底下配文——「窮小子的奮鬥史:與前金虎幫大小姐不得不說的恩愛往事。」

誰也無法看出這兩個人在家裏是如何歇斯底裏朝對方摔盤子。

安琪升至女子中學,這兩個人各忙各的,回家次數更少,但無論多忙,只要碰面,就要爭分奪秒吵一架。

有次禍及安琪,安琪把一只盤子搶著摔得粉碎,站在父母中間:「真的不知道怎麽過下去,不如離婚吧!」

安豐年和邱美溪雙雙怔住,安豐年說:「你在說什麽呢?」

邱美溪說:「就是。」

「這孩子。」

夫妻兩個手挽手,回臥室去了。

安琪成人,安豐年和邱美溪正式分居,直到安豐年出車禍死了,兩人還是夫妻關系。

安琪實在不明白,為什麽會有人明明互相恨之入骨,也還是要綁在一起。

在她看來,邱美溪和安豐年沒有一點共通之處。

不,也有,他倆都喜歡年輕男人。

安琪先飛溫哥華,再由溫哥華轉機,然後是火車……安琪在各種交通工具上輾轉,寢食難安,偏又無事可做,爸爸和男友交替在她眼前反復出現,不給她喘氣的機會。

折騰兩日半,傍晚到酒店時筋疲力盡,怒火不減反增,陳律師幫她辦好入住,送她進房間,尚有瑣事需處理,要離開一下。

安琪餐也不用一口,叫住陳律師:「他在哪?」

她一刻也不想等,馬上要看看,葬送了安豐年的男人是什麽貨色。

陳律師擡了擡眼鏡,出去打了個電話。

回來時說:「我不能陪你去,可以找酒店會說英語和西班牙語的服務員陪你。」

「不必。」安琪不願讓人看笑話。

 
 

 
俱樂部距酒店不遠。

第二小型音樂廳,一排九號座位。

聽眾陸續入座,異國他鄉,東方面孔再好認不過,安琪站在入口,隔著鮮花,看坐在那裏的男人。

穹頂星光如織,予他萬般光芒,他正裝筆挺,很符合她想象中藝術家的模樣,安靜,斯文,清瘦,唇色帶一點白。

確有使「君王從此不早朝」的資格。

音樂會還未正式開始,喬愉辰低頭看了眼腕表,忽然頭頂燈光被擋住,他擡頭,面前站了位陌生小姐,居高臨下瞪著自己,眼裏寫滿了……憤怒。

對,憤怒。

喬愉辰轉頭看了看椅背,確定沒有錯坐了她的位置,於是問:「這位……」

「不要臉。」安琪打斷他。

場中嘈雜,喬愉辰沒聽清:「抱歉,你說什麽?」

「我說你勾引男人騙錢,不要臉!」安琪怒吼,「搶別人男人的人都不要臉!!!」

這下不僅喬愉辰聽清了,全場大半人也聽清了,安琪滿臉通紅,在百十雙眼睛的註視下跑了出去。

一男子聞聲從後臺走出,看著喬愉辰:「沒事吧,愉辰,剛那個女孩子喊什麽?」

喬愉辰滿臉茫然:「她說我……不要臉?」

 
 

安琪沖出俱樂部,一個小個子突然撲上來拽走了她的包。

安琪措手不及,反應過來,拔腿去追,不知追出多遠,她一跤絆倒,小偷就此跑丟。

她站起,一瘸一拐,發現自己迷了路,離酒店相去甚遠,站在路旁招手叫了幾次計程車,因為不會說西班牙語,且身上沒錢,被一一拒載。

腳踝好像腫了起來,這一跤把父親的溘然離世和男友的背叛都摔了出來,她蹲在地上,嚎啕大哭。

從未有如此無助。

已經入夜,四周寂靜,小城五顏六色的建築白天看起來讓人仿佛置身童話,到了夜晚怪異如恐怖電影場景,路燈全黑,連計程車都不再有。

這一刻,錢也沒有那麽重要了,安琪想要不算了吧,無論如何,那是安豐年在這世上愛的最後一個人,安豐年有為他愛的人花錢的權利。

真是奇怪,安豐年死了,她腦子裏爸爸平時對她的好才開始後知後覺往外冒,她念著這些好,越哭越傷心。

一輛車在她面前停下,一位華人司機下車來看她,「小姐,你還好嗎?」

他把安琪請上副駕駛,送安琪回酒店。

安琪坐進車裏,狼狽盡顯,後座伸來一只手,骨節分明,遞她一方藍格紋手帕。

安琪這才知道後座有人,轉頭,暗中看不清那人面孔,只看見那人一雙眼睛,雪光熠熠。

應該是個年輕人吧。

安琪道謝,那人說:「不客氣。」

聲音聽起來耳熟。

陳律師等在酒店門口,安琪下車,被酒店門口的光亮照明,車裏的喬愉辰才看清,微訝道:「居然是她。」

司機發動車子:「先生認識這位小姐?」

喬愉辰道:「現在認識了。」

 
 

陳律師告訴安琪,作曲家主動放棄了繼承權,他以為是安琪與作曲家見面起了作用。

安琪也以為是。

陳律師:「你當真對他動粗了?」

「沒有,」安琪說,「長得過於好看了,不忍對他動粗。」

安琪說:「難怪安豐年愛他。」

 
 

一年後。

安琪陪邱美溪去盛公館參加生日會,邱美溪與盛太太在一個拍賣會上認識,因為喜歡同一對古董耳環,成為好姐妹。

盛家家大業大,往來無白丁,邱美溪女士自己就是婚姻的受害者,卻不許女兒沒有歸宿,她隔了很久方知道安琪男友與女傭偷情,找人把安琪男友教訓了一頓。

安琪從墨西哥回來,與邱美溪大發雷霆:「你不是說法治社會?」

「是啊,所以我只是打斷了他一條腿。」

「放心,現場偽造的很好,沒人看得出來,」邱美溪說,「警察廳巡長是我的好朋友。你心疼他了?」

安琪:「我不想再跟他有任何瓜葛,你這樣做,只會讓我欠他。」

安琪後來往男友家送了一大筆醫藥費,得知男友沒有成為殘廢,松一口氣。

媽媽闖禍,女兒買單,也是稀奇。

這一次,邱美溪的理由是安琪空窗一年,如果沒打算余生出家,最好能找一個男朋友,盛家進出的青年才俊多,安琪可以挑一個自己喜歡的。

生日會主角是盛家小姐盛婉婉,比安琪小三歲,卻已經訂婚,將要做新嫁娘。

盛婉婉單純可愛,嬌俏動人,與母親還有安琪母女在小花園喝咖啡,抱怨父母新請的婚紗禮服設計師不合心意。

「安琪自己開有婚紗店,在法國學過服裝設計。」邱美溪說。

「太好了,安琪姐,」盛婉婉喜不勝收,「我有救了,你一定懂我!」

安琪敷衍賠笑,不喜歡為寵壞的公主服務,覺得盛婉婉幼稚,礙於邱美溪頻使眼色,勉強答應。

與盛婉婉約好下次見面時間,她借口出來,總算能透透氣。

沿著盛家花園後頭小路走,是一片青草地,幾個人在遠處打網球。

近處榕樹下,長椅上,有人背對她坐在那裏抱頭喘息,肩膀微微發抖,文明棍落在一旁。

安琪跑上前,彎腰扶住那人,「這位先生,你……」

喬愉辰擡頭,好熟悉一張臉。

安琪退出三步遠。

喬愉辰面色蒼白,眸中卻滿是揶揄:「你怎麽在這兒,憤怒小姐。」

安琪瞪眼:「楊貴妃。」

「你怎麽也在這兒?」

喬愉辰努力辨認她口型:「稍等一下,我現在暫時聽不清。」

安琪重踩幾步,站回他對面,方要開口,一只網球急速飛來,擊中安琪小腿,安琪痛得倒地,眼淚一霎奪眶。

有人在遠處鼓起掌,安琪怒而回頭,打網球的幾人走過來,其中就有男友,不,前男友。

賓客裏同時包含前男友和楊貴妃,盛家人脈之廣,令安琪覺得不可思議。

前男友邵傑掂一掂網球拍,誇張道:「呀,打到了安小姐,我真是不小心。」

他記著斷腿的仇,分明故意為之。

安琪由喬愉辰攙扶站起,順手撈起喬愉辰的文明棍:「你瞎了眼?」

「你怎麽說話的?」邵傑道,「充其量我這是誤傷,在場各位都可以做個見證。」

他球拍橫掃一圈,趾高氣揚:「你們誰看見我故意傷害安小姐了?」

邵家也算小有權勢,諸人都怕他,低頭不敢言語。

喬愉辰道:「如果是誤傷,難道不該賠禮道歉麽?」

邵傑老遠看見安琪在跟一個男人舉止親密,此時仔仔細細打量喬愉辰,見他瘦削文弱,並不將他當做一回事,嗤笑說:「兄臺,為女人出頭之前得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

又望著安琪:「就算找不到我這般人傑,何至於找個次品遷就。」

安琪微笑:「你說得很是。」

話音落,手中文明棍狠狠掄向男友,少時外公抱著她教打架,她嫌棄粗鄙,有意做個淑女,後來一日日長歪,成了個有脾氣的淑女。

邵傑抱頭逃竄,吃痛呻吟,滿場跑著求饒,驚動盛家管家帶著護衛過來拉架,安琪說:「呀,我真是不小心,誤傷了邵先生。」

管家從未見過穿著旗袍與高跟鞋打得男人不敢還手的女子,又因為她和邵傑差點攪了主家的場,目光審視且不悅。

他投向人群之外,喬愉辰不知何時重新坐回長椅,溫和對他點頭致意,一副事不關己,但是管家看見了安琪拿來打人的手杖。

於是管家討好對安琪一弓腰,站直以後肅聲請邵傑出去,邵傑不依不饒,管家附在他耳邊說了句話,邵傑驀然惶恐,瞪大眼睛看向喬愉辰,追悔莫及,卻不肯在安琪面前認慫,在管家陪同下偃旗息鼓,走了。

安琪自認為憑本事贏得一架,扭身朝喬愉辰驕傲一擡下巴。

「……」喬愉辰不得已,只好為她鼓掌,道:「你腿還疼嗎?」

「好多了。」

「無論如何,打人總歸是不能真正解決問題的。」

「不怕,警長廳巡長是我媽的情人。」安琪道,「還你手杖。」

喬愉辰:「送你了。」

安琪低頭看,方註意文明棍低端已開裂,她改口:「那我陪你一條。」

「回答我一個問題就好,」此疑惑困擾喬愉辰一年,「在墨西哥時,你為何罵我?」

安琪:「我當時也該這麽打你一頓,罵你已經是對你從輕處置,你應當謝些我。」

喬愉辰回想邵傑之慘狀,無奈一笑,「到底為什麽?」

安琪:「你又何必明知故問?」

「我實在不知道,還請憤怒小姐給點提示。」

安琪感到被愚弄,不悅道:「你們作曲家都像你這般虛偽嗎?」

喬愉辰:「……」

喬愉辰默了默:「所以你當時在找一個作曲家,結果錯找了我。」

「沒有錯,鉆石俱樂部,第二小型音樂廳,一排九號座位,就是你。」

喬愉辰這回沈默時間更長:「你確定是第二音樂廳?」

安琪:「再確定不過。」

「可我當時坐在四號廳。」

「怎麽可能,大門進去以後從左數第二個!」安琪不認識用西班牙語標記的數字,唯恐找錯地方,特意看過好幾遍。

喬愉辰道:「二號廳位置是從右往左數。」

安琪堅持:「我不信。」

喬愉辰道:「不騙你,我當不了作曲家。」

「為什麽?」

喬愉辰指指自己耳朵:「我很小的時候就得了一種病,一只耳朵聽力早早喪失,另一只近兩年也快淪為擺設,這方面最好的醫生在墨西哥,可惜他也表示束手無策。」

「那……」安琪不知說什麽才好,想起方才他獨自坐在這裏痛苦的情形,意識到自己認錯了人,頓時局促,窘迫道:「我誤會你了。」

「重新認識一下吧,我叫喬愉辰。」

「……我叫安琪。」

安琪想說些什麽,邱美溪卻在這時呼喚她,安琪道:「一起走?」

喬愉辰道:「我還想在這裏坐一會兒。」這種病發作時常伴有嚴重眩暈,他覺得倒在安琪面前不禮貌。

安琪點頭,與他告別,喬愉辰擡頭看著她:「還能再問你一個問題嗎?」

「你問。」

「為什麽突然改了主意沒對我動手?」

安琪:「……」

安琪想起一年前回答陳律師的話,自己當時說此人長得過於好看了,不忍對他動粗。

安琪與喬愉辰對視,說:「因為那日天氣不錯。」

她走向邱美溪,頻頻回頭顧,邱美溪捅捅她,笑問:「那是誰?」

安琪說:「你不認得。」

「你說了我不就認得?」

「姓楊。」

「哪個楊,本市沒聽說過什麽姓楊的大戶人家,你知道人家盛小姐許了誰嗎?」

「關我什麽事,不感興趣,媽,你好煩。」

「行行行,媽媽不問了,最後說一句,」邱美溪道,「看起來病懨懨,不太康健。」

安琪加快腳步,與邱美溪拉開距離。

 
 

 
盛婉婉隔日來店裏找安琪,安琪將她當成財神爺供,財神爺不會憑白眷顧凡人,必要先授人苦難,才能使人發財。

安琪將鎮店的婚紗給盛婉婉看,準備好被盛小姐刁難。豈料盛婉婉大呼欣賞,見解獨特,好些審美理念與安琪不謀而合。

安琪決定喜歡她了,當即嚴肅對待,拿出紙筆,問盛婉婉想要一件什麽樣的婚紗。

兩個姑娘愉快交談一上午,盛婉婉被司機接走,安琪收拾桌面四散的圖紙,將盛婉婉的意見總結歸納,偶爾凝眉細思,在速寫圖上添幾筆。

店員小光將樣品婚紗一一歸位,感慨道:「有錢真好,可以買到世界上最漂亮的婚紗,穿上醜女也變仙女,婚紗賦予女人神聖。」

安琪應聲:「你說的沒錯,大部分誠心結婚的女人都想要一件婚紗,好讓自己做一天世界上最美的女人,哪怕沒那麽誠心。可在我看來,婚紗的意義,無非是尋一個不容客人拒絕的名頭,把一堆布料賣的比尋常更貴。」

小姑娘夢幻泡影盡碎:「老板,你好現實。」

「我坐在這裏光做夢可給你發不了薪水。」

「可是,女人穿上婚紗那一刻就是很美啊。」

中午陽光很足,店裏擺放的婚紗光彩熠熠,安琪罩在一片金粉中,手指無意識轉動一根鉛筆,道:「女人豈止穿上婚紗那一刻最美,只要自信真實,勇敢做自己,時時刻刻都可以很美。」

忽然鉛筆脫手,她跟著蹲身去撿,一只手杖停在她面前,手杖主人搶先撿起鉛筆,遞給她。

喬愉辰今日穿一月白長衫,儒雅非常。

安琪說謝謝,問:「何時來的?」

喬愉辰笑道:「從你說婚紗的意義開始。」

「那為什麽不進來?」

「因為聽了安小姐的話,對安小姐感到好奇,」喬愉辰環顧店內,「原來你開店真的是為了賺錢。」

安琪:「當然了,誰還跟錢有仇?當然越多越好。」

「我以為你開店只是因為愛好。」

「不是,其實我的愛好是當一名畫家,但是玩藝術填不飽肚子。」安琪道,「是不是很失望,貴公子不喜歡聊錢,偏你面前站了個世俗的女人。」

能出現在盛家,又姓喬,喬愉辰的身份很好猜。

喬愉辰道:「大家誰又不是俗人,我甚至連愛好都沒有,願望倒是有一個,健康地活著。」

頓了頓,他極小心:「家祖在鳳城的確小有威望,但也算不得什麽。」

「過謙了喬先生,我小時候就聽我外祖說,喬老爺子是鳳城的天。」

喬家門第之顯赫,大概抵得過五個盛家和十個安豐年,喬家行事低調,後輩都在國外,不然鳳城交際花媛邱美溪女士不可能不認得喬愉辰。

安琪:「看來世人皆如此,有錢有權的或許為健康所擾,身體強壯的可能要為溫飽而憂。」

她話鋒一轉:「幸而我健康還有錢。」除了情路坎坷。

喬愉辰:「還武藝高強。」

安琪:「過獎過獎。」

小光給喬愉辰送完茶,借口說要趕著回家吃飯,站在喬愉辰背後朝安琪擠眉弄眼一陣,趕快溜之大吉。

喬愉辰:「安小姐還沒吃午飯嗎?」

「喬先生吃了嗎,不如一起?」安琪說,「務必是我來請客,還未正式向你道歉。」

喬愉辰已經吃過了飯,卻欣然點頭:「讓安小姐破費了。」

安琪站起來,習慣將鉛筆插進發髻,道:「咱們要走遠一點,附近的餐廳又貴又難吃,尤其是看起來最高級的那家,對了,你今日怎麽會來這裏?」

喬愉辰:「……」

安琪:「嗯?」

喬愉辰:「今日路過貴店,是因為來這附近替我叔叔視察幾間喬家的商鋪,尤其是看起來最高級的那家餐廳。」

安琪:「所以你一定吃過飯了。」

喬愉辰剛想說對不起,安琪道:「太好了,你帶我進去是不是能打折?其實我早就想嘗嘗,但是你們家菜品貴得離譜。」她吃得起,可是覺得不劃算。

安琪:「我進去吃正餐,你吃甜品,不過先說好,還是由我請客。」

喬愉辰不喜歡甜品,卻仍是欣然點頭:「好。」

兩人正待出門,一女子抱著肚子走進來,拎著一沈重袋子,她面色比手中包裹更沈重,滿是歉意道:「安小姐,我來退婚紗和禮服。」

喬愉辰聞言,主動替她接過袋子,讓開一條路,安琪扶著孕婦就坐,無言看著她。

女子低頭絞著手指,不安道:「我知道改過的婚紗和禮服不能退,可是我用不上了,而且我……」

安琪拍拍她肩膀,讓她稍等,起身上樓。

女子擡頭看向喬愉辰,沒話找話:「你是安小姐的男朋友嗎?」

喬愉辰道:「不是,我和安小姐只是普通朋友。」

「你們那麽登對,我還以為你們是男女朋友,」她臉色漲得通紅,「你從背後看上去,跟我未婚夫有點像。」

說完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急忙解釋道:「不,我的意思是,我……對不起,我未婚夫不在了,所以我才……」

她情緒激動,喬愉辰道:「沒關系,我不介意。」

安琪下樓來,女子在捂臉哭,喬愉辰在旁舉著手帕無處安放,表情好似做錯了事。

安琪將一疊錢和一個紙包放在女子面前,紙包裏是幾件嬰兒的衣服,「店員練手時做的,手藝不怎麽樣,料子倒是柔軟,將來小孩子出生可以穿,李太太不要嫌棄。」

女子道:「這怎麽好意思,還有這些錢,安小姐給多了,本來就應該扣除一部分手工費……」

安琪製止道:「你別管了,婚紗和禮服我自會處理。」

女子好半天慢慢止了哭,看看安琪,又看看喬愉辰,羞赧道:「我還有個不情之請。」

——

二樓試衣間,喬愉辰換好西裝禮服出來,看見對面穿上了婚紗的安琪。

喬愉辰一時怔楞,道:「真美。」

「腰這裏有些大,」安琪低頭打量自己,然後說,「不過你也很風度翩翩。」

「凡事向錢看的安小姐也會做賠本生意。」

安琪嘆氣:「樓下那位李太太是我接待過最窮的客人,她命不好,本來即將有個美滿家庭,未婚夫因為想給她買這套高檔婚紗,偷偷做兩份工攢錢,給人去當泥瓦匠,不慎從樓上跌下來,去世了,一場喜事變喪事,沒過多久,李太太查出了身孕。」

「她親人都在老家,獨自在鳳城沒人照顧,正是需要錢的時候,」安琪道,「再者誰說我會賠本?」

她指著自己身上:「這件婚紗我可以轉手賣給別人,」又指指喬愉辰,「李太太說的對,這套西裝喬先生穿上蠻合身的嘛。」

「喬先生是不是從未穿過如此廉價的衣服?不想體驗體驗我們平民的生活嗎?今年的慈善做完了嗎?這西裝雖然料子一般,但是從設計到剪裁到做工都是本大設計師親力親為的哦,掛在家裏將來沒準可以升值。」

喬愉辰無奈失笑,拿出錢夾給她:「安小姐這麽做生意,將來一定會發大財的。」

安琪道:「借喬先生吉言。」

喬愉辰遞出自己手臂,安琪挽住,被他帶著下樓。

等在樓下的李太太眼眶泛紅,看著這對璧人從樓上一步步走下,仿佛看到了自己和丈夫,禁不住淚流滿臉,這本來也是她可以擁有的幸福,此刻這兩位貴人幫她圓了夢。

安琪將從喬愉辰錢夾拿出來的錢摞在先前給李太太的錢上,對李太太道:「這位喬先生很是中意這套西裝,非常想李太太能轉讓給他,可以嗎?」

李太太通情達理,豈能不知自己的自尊心在被小心翼翼地維護,無地自容:「值不了這麽多錢。」

喬愉辰道:「畢竟是安小姐的作品,我認為值。」

李太太不敢收。

喬愉辰道:「我想請安小姐做我的女朋友,可是安小姐實在難以討好,還要謝謝李太太提供給我這個奉承安小姐的機會。」

安琪聽完,挑了挑眉。

有成人之美做前提,李太太終於安心。

李太太走後,安琪:「你剛才找的借口真不錯。」

喬愉辰不置可否,與安琪一道擡頭,對面是一面墻鏡。

安琪往他身邊站了站,望著鏡中道:「還挺般配,女才郎貌,喬先生有女朋友了嗎?」

「沒有。」喬愉辰反問,「安小姐希望我有嗎?」

「換衣服吃飯去吧,」安琪臉頰滾燙,拎起裙擺,「我餓死了。」

喬愉辰對著她背影,輕聲道:「如果不是借口呢?」

安琪走得太快,沒有聽見。

喬愉辰往前追了一步,忽然頭暈目眩,耳朵裏熟悉的嗡鳴和難以言喻的鼓脹感提醒著他,別癡心妄想。

 
安琪做事不喜拖沓,三天以後拿著設計稿去盛家給盛婉婉看,盛婉婉身材嬌小,不愛大蓬公主裙,安琪為她設計了傘式婚紗,提高腰線,凸顯盛婉婉大氣端莊。

而後還要與盛婉婉商定製作婚紗所用的面料,盛婉婉堅持婚紗主體用亮光緞,力求婚禮當天艷壓四方,安琪說淡極始知花更艷,含蓄才是更好的張揚,所以啞光緞才是首選。

二人僵持不下,劍拔弩張,安琪說:「婉婉,你不懂婚紗。」

盛婉婉道:「你不懂我。」

安琪豁然頓悟:「你說得對,客人才是老大。」

安琪說:「用亮光緞可以,得加錢。」

兩人互相而視,雙雙笑出聲,盛婉婉膩歪摟著安琪:「安琪姐,我才不想你冷冰冰只把我當成顧客,我談得來的朋友很少,想跟你當好姐妹。」

「已經是了,」安琪說,「只有自己人我才會跟她爭得面紅耳赤。」

盛婉婉:「沖你這句話,我決定讓我未婚夫把他的禮服也交給你來做,價錢你隨便開,我要揮霍他的錢。」

安琪笑而不語。

盛婉婉:「因為我最近看他不順眼,討厭鬼!他總是忙,對我們的婚禮不上心,仿佛婚是給我一個人結。」

嘴上在抱怨,盛婉婉眼裏的幸福卻藏不住。

安琪答應下來:「那好,你讓他有空隨時去店裏找我。」

「好,他剛回國不久,對本地行情不熟,安琪姐你可不要欺負他。」

安琪笑笑。

「安琪姐喜歡什麽樣的男人?」

安琪:「邱美溪女士讓你旁敲側擊來問我?」

盛婉婉狡黠一笑:「說嘛說嘛,我也想知道。」

安琪一時語塞,不知為何想起了喬愉辰:「這種事情哪有什麽標準答案,非要喜歡,那我喜歡成熟穩重,好說話,笑起來和氣溫柔的吧。」

盛婉婉笑得不懷好意:「噫,聽起來好具體,難不成你已心有所屬?」突然她眼一亮,站起來跑出去,腳步輕快如小鳥。

想必是「討厭鬼」現身了,安琪八卦心起,跟著探身透過窗戶去看,剛好看到喬愉辰下車,依舊手杖先行,盛婉婉高興撲上去挽住他,與他邊走邊交談。

安琪瞬時心冷,第一反應是悄然逃跑。

她回家以後打電話給邱美溪:「你上次說盛婉婉許了誰?」

「還能有誰?」邱美溪道,「喬家和婉婉同輩的年輕人只有那麽一個……」

安琪掛斷電話,徹底死心。

原來盛婉婉的未婚夫真的是喬愉辰。

這個騙子,他還說他沒有女朋友。

 
 

 
翌日,喬愉辰來店裏找安琪定製禮服。

安琪完全變了一個人,冷淡道:「我這裏不做喬先生的生意。」

說話間有人上門,小光請假,安琪樂得冷落喬愉辰,借著招待別人,將喬愉辰丟在一旁。

喬愉辰不明所以。

等安琪忙完,轉過身,喬愉辰還在。

安琪道:「我要打烊了。」

喬愉辰:「才半日就打烊?」

「我的店,你管我?」

「安小姐,我有得罪你嗎?」

衣冠禽獸,道貌岸然,他竟然還有臉問出這樣的話,安琪道:「我問你,你定禮服,難道不是為了婚禮?」

喬愉辰:「你怎麽知道?」

安琪:「那你還來找我做什麽!」

喬愉辰:「我認可安小姐的手藝。」

安琪嗤笑:「別說笑了,你喬家想要什麽樣的設計師沒有?」

喬愉辰抿了抿唇,上前一步,鄭重道:「好吧,沒什麽好遮掩,安小姐,想必你看得出來我喜歡你,我認為你也是有些喜歡我的,如果是我看走了眼,一廂情願,你可以現在就告訴我。」

安琪受到了莫大的屈辱,喬愉辰怎麽會是這種人,明明馬上要同盛婉婉完婚,還可以在這裏深情脈脈對她說喜歡。

可恨的是他說對了,安琪的確對他動了心,是故安琪又恨又氣,推搡他到門外:「你滾,誰喜歡你!」

外頭人來人往,喬愉辰一把握住她手:「你確定嗎?不喜歡我試試?」

安琪目光落在街角一群乞討的殘疾人身上,脫口而出,「我喜歡啞巴聾子也不會喜歡你!」

喬愉辰被她戳中心事,松開她手,他很快可能變成聾子啞巴。

昨日他在盛家看見了落荒而逃的安琪,因為看得過於專註,被盛婉婉識穿心事,他對盛婉婉說出自己的顧慮,身患宿疾教他不敢將愛慕說出口。

盛婉婉道:「安琪姐如果也喜歡你,是不會因為你的身體就放棄你的,而且你這個病也不是沒有痊愈的希望。」

他馬上又要輾轉瑞士動手術,臨走之前不想給自己和安琪留遺憾,所以才對安琪表明心意。

原來是他會錯了意,安琪不喜歡他。

喬愉辰道:「我知道了,對不起,是我唐突了,以後不會再來打擾安小姐。」

安琪狠狠把門關上,倚著門冷靜站了好一陣子,看見桌上為盛婉婉設計的婚紗圖稿。

過了半個月,安琪借故推掉了盛婉婉這筆生意,她發現自己無法想象盛婉婉穿著婚紗嫁給喬愉辰,那場面足以使她發瘋。

她嫉妒盛婉婉。

她為自己有這種念頭而感到羞恥。

她索性關掉店鋪,給小光放了長假,灰溜溜躲進邱美溪的豪宅。

邱美溪淩晨不知從哪個沙龍回來,滿身酒氣,夾著煙來看她,安琪也灌了自己許多酒,睡得迷迷糊糊,被邱美溪拽起來。

邱美溪:「簡直比跟邵傑分手那時候還萎靡,是那個姓楊的?」

安琪渾噩點頭,鉆進邱美溪懷裏,平日別管如何嫌棄鄙夷,傷心時候總是有媽媽好,安琪委屈控訴:「他要娶別人了。」

「曉得了,」邱美溪在女兒額頭輕輕一吻,為安琪拉好被子,隔著被子拍拍安琪,像安琪小時候哄睡時溫柔,「媽媽幫你懲罰他。」

醉意席卷,安琪閉著眼,說好。

第二天,安琪從床上驚坐起,踹開邱美溪的房門,邱美溪不在房裏,女傭們誰也不知道邱美溪去了哪裏。

安琪顧不得那許多,奪了司機的鑰匙一路狂奔到盛家,沖進門,劈頭蓋臉問:「喬愉辰還活著嗎?他在哪?」

她好怕邱美溪像對付邵傑一樣,對喬愉辰下死手。

盛婉婉被她嚇了一跳,道:「愉辰在醫院,你別著急,我正要去。」

去醫院的一路,安琪心焦如焚,得知邵傑腿被打斷時,她也只是擔心自己受牽連,才去找邱美溪吵架,而這次喬愉辰要是有個三長兩短,安琪一定會找邱美溪拼命。

盛婉婉看她臉色煞白,握住她手安慰她,安琪後知後覺反應過來,自己沖動了,這樣跑到盛婉婉面前關心人家的未婚夫,盛婉婉會怎麽想。

可是為什麽,盛婉婉看起來好像挺高興。

好不容易到了醫院,安琪沖進病房,形如女瘋子,她已做好辨認不出喬愉辰的準備,卻見喬愉辰坐在病房靠窗的椅上,正由護士往胳膊上藥。

他看見安琪,著實驚訝,正要開口,安琪搶著道:「你不是出了車禍嗎?怎的安然無恙?」

喬愉辰:「……」

喬愉辰今天早上是遭遇了一場車禍,一輛車子為躲避亂跑的小孩偏離了馬路,來不及剎車,朝喬愉辰狂摁喇叭,喬愉辰卻什麽也聽不見。

所幸他只是被車子刮了一下,擦傷了手臂,並無大礙。

安琪緊繃的弦松了,只覺渾身癱軟,恨聲道:「明知道自己聽不見,不在家裏好好呆著,亂跑什麽。」

護士小姐聽了抿嘴笑:「喬太太好厲害。」

安琪:「……」

護士走後,安琪瞪著喬愉辰:「既然沒事,又何必來醫院一趟。」

喬愉辰往樓上一指:「我本來是來看我祖父,順便下來請護士小姐幫我包紮一下。」

安琪:「哦。」

喬愉辰:「你呢?」

「什麽我?」

「你以為我出了車禍,命在旦夕?」

安琪否認:「我是陪著婉婉來的。」

喬愉辰:「走得這麽著急?」

安琪打量自己,披頭散發,穿著睡衣,拖鞋不知什麽時候還跑丟一只。

喬愉辰拾起搭在椅背的外套,對她招手,語氣裏不乏笑意:「過來。」

安琪勉勉強強走過去,搶過他的外套披上,喬愉辰拍拍旁邊另一只椅子,讓她坐下。

安琪腳底劇痛,坐下以後喬愉辰從醫藥箱裏取了藥棉,屈膝半跪在她面前,來捧她的腳。

安琪閃避:「盛婉婉馬上就進來了。」

喬愉辰納罕道:「我給你上藥,跟婉婉有什麽關系?」

「喬愉辰,你怎麽能如此厚顏無恥。」

喬愉辰抓穩她腳踝:「別亂動,消完毒再罵我。」

「你知道我最討厭什麽人嗎?插足別人感情的人,我死都不要做這種人。」

喬愉辰蹙眉:「你插足了誰的感情?」

安琪:「……」

安琪:「話都說到這份上了,你還跟我裝傻充楞,是,我承認我是我喜歡你,但是你要明白,你已經跟盛婉婉訂婚了,婉婉是個好女孩,你不該這麽辜負她。」

喬愉辰看著她,神情從詫異轉為苦笑不得。

安琪:「你笑什麽。」

喬愉辰:「笑一個笨蛋。」

「你才笨。」

「你剛才親口承認你喜歡我,喜歡笨蛋的人多半也是笨蛋。」

「……」安琪十分想踹他一腳。

盛婉婉小跑進病房,喬愉辰道:「婉婉來得正好,告訴安小姐,你要嫁的人是誰?」

「啊?」盛婉婉摸不著頭腦,「當然是你叔叔啊。」

安琪聽完不可置信,盛婉婉要嫁給喬愉辰的叔叔?

安琪:「你們盛家破產了?」要賣女求榮,將女兒嫁給一個中年大叔?

「不是說喬愉辰是你同輩裏唯一的適婚人嗎?」

盛婉婉道:「你不知道嗎?我比愉辰大一輩,別看我們年紀都差不多,按照輩分,愉辰還要叫我一聲小姑姑呢。」

安琪:「那你也不至於……」

話未說完,一年輕男子走進來,與盛婉婉相擁。

安琪瞪大眼睛,用眼神詢問喬愉辰,喬愉辰道:「嗯,我小叔叔。」

喬家叔叔只比喬愉辰年長幾歲,生的端方,打量安琪半晌,道:「啊,我記得你,你就是在鉆石俱樂部對我們家愉辰大吼大叫,後來還被愉辰從路邊撿進車裏的那個女孩子。」

安琪望向喬愉辰:「被你撿到?」

她想起在墨西哥的那個夜晚,自己蹲在馬路旁狼狽大哭,一激動跳起來:「車裏給我手帕的那個人是你!」

頓時痛了腳,抱著小腿嗷嗷叫,喬愉辰幹脆將她抱著放到病床上,不許她再動。

喬家小叔叔投來玩味的目光,安琪不好意思地握住喬愉辰垂在她眼前的手,擋住自己臉,這下真是丟死人了。

喬家小叔叔將目光收回,對喬愉辰道:「行李都給你收拾好了,司機在外面等著,向你祖父告過別,你就該去機場了。」

喬愉辰感到自己的手倏然被握緊,安琪說:「你要走?去哪?」

「瑞士,」喬愉辰指指自己耳朵,「如果手術成功,我還能趕在我叔叔和婉婉的婚禮之前回來。」

所以他那天來店裏找她定禮服,是為了參加婚禮,當然更是為了告訴她,他喜歡她。

安琪說:「如果不成功呢?」

喬愉辰沒想好要怎麽回答,喬家小叔叔接口:「不成功的話,愉辰大概有很長一段時間回不來了。」

安琪點點頭,伸出雙手,對喬愉辰道:「抱我回家收拾行李,我跟你一起走。」

喬愉辰動容道:「安琪,你不必……」

安琪:「我去旅遊,不行嗎?」

安琪覺得走之前,需要跟邱美溪女士打聲招呼。

邱美溪道:「那輛車不是我安排的,這次真是意外,你媽媽是守法的好公民。」

安琪說:「我要跟姓楊的私奔了。」

邱美溪:「他真的姓楊,而不是姓喬?」

果然什麽都瞞不過鳳城交際花的法眼,安琪說:「他姓什麽有什麽所謂,當年你嫁給爸爸,不也沒有在乎過他是誰?」

「那倒是,」邱美溪懷念起過往,「我剛認識你爸爸,他是個一無所有的窮小子,說起來,是不是應該給你的爸爸去上柱香了。」

「我陪你一起去,媽。」

「不用,我們兩口子的事你少摻和,過好你自己的生活,去吧,私奔去吧。」

安琪說:「媽媽,我愛你。」

邱美溪:「媽媽也愛你,還有你爸爸。」

安琪說:「還有喬愉辰。」

相关推荐: 紅顏悴|那天是上元節,我跟著丫鬟上街看燈,被人群沖散,落入了人販子手中。

(一) 我被拐的時候大概四五歲,只記得那天是上元節,我跟著丫鬟上街看燈,被人群沖散,落入了人販子手中。之後的一段時間,我隨人販子輾轉多處,六歲那年被賣進了沈香閣。 沈香閣是京城最有名的青樓。 日子久了,我被拐之前的記憶越發模糊,只記得我是個富家小姐,還記得我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