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故事 愛情 倒追男神5個月無果,心灰的我放棄時,他卻厚臉追我表白

倒追男神5個月無果,心灰的我放棄時,他卻厚臉追我表白

三個月前,我對陸一柏一見鐘情,隨後展開猛烈攻勢。

俗話說的好,舔狗舔的真,後來感情深!

可就在五分鐘前,閨蜜探聽到了他居然有白月光?再低頭看看手機裏他發來的厭惡的話。

淦。

不舔了!

有月光的惹不起!

1

三個月前,秦雪的生日會上,白筱對陸一柏一見鐘情,日也思來夜也思。

第三天,白筱就展開了猛烈的攻勢。

早上送早餐,中午送綠植,下午茶送咖啡,晚上約吃飯。拿到陸一柏的微信後,早中晚三餐定時問候,臨睡前再道聲晚安。

雖然陸一柏從來沒有回應過她,白筱依舊勇往直前。每天她睜眼的第一件事,給陸一柏發天氣預報,提醒他添衣加襖。

甚至,為了能更頻繁的偶遇他,白筱把他旁邊的那棟別墅給買了下來。

早上,陸一柏出門,白筱提著早餐在門口等他。晚上,陸一柏回來,他車子的燈光才閃一下,白筱就飛奔到他門口,等他。

白筱畢生最大的勇氣,對愛情僅剩的向往,全部都給了陸一柏,她每天給他發天氣預報的時候,她都要被自己的堅持感動的稀裏嘩啦。

現在,秦雪告訴她,陸一柏有喜歡的人。

這簡直就是晴天霹靂,白筱的心瞬間被劈的碎了一地。

2

「不至於這麽難以接受吧,怎麽說也是以前的事,又不是現在有喜歡的人,不耽誤你追他。」秦雪安慰道。

「你不是也說了嗎,他對前女友念念不忘才一直單身。」

白筱毫無生氣的趴在前面的咖啡桌,腦袋擱在上面,心裏拔涼拔涼的。一個人心裏住了另一個人,其他的人要再想走進去有多難,白筱知道。

五分鐘前,陸一柏給她發微信,讓她停止對他的騷擾。字裏行間強烈的表達了他的不滿,他的不耐煩。

可是,白筱看到只是傻笑,這是三個月來陸一柏第一次回她微信。

好歹再也不是沒有任何的回響,有進度,再接再厲,繼續加油。秦雪開口的三分鐘前,白筱才給自己打氣。

「白白,要不咱們把標準調整一下,現在幼兒園的小朋友都知道送糖果,你要找一個沒有談過戀愛的人談戀愛,咱這年紀,難度有點大。」

物欲橫流的社會,沒談過戀愛的男人,要麽醜,要麽年紀小。這兩種人,白筱都看不上。

陸一柏是他們這個圈子裏的一股清流,有顏有錢,有才有能力。對他虎視眈眈的女人如同過江之鯽,但是他始終潔身自好,不傳緋聞,不亂搞。

當初白筱一眼看上他,秦雪就鼓勵她放心大膽的追。這世上能入白筱眼的,可能就僅剩一個陸一柏。

可是,誰知道呢,所有的高嶺別人之所以攀登不上,是因為他的路只有白月光才照得見。

白筱最怕的就是有白月光的人。

「陸一柏這樣的,可遇不可求。過了這村,可沒這店了。」

「他這村這店,三個月來遮雨的瓦一片都不肯給我,我才不稀罕。」

嘴巴說的硬氣,可是想到剛才的微信,白筱心裏難受的更厲害。

「白白,你再想想你砸下去的錢,不追到手,你甘心?」

白筱怒瞪著秦雪,真閨蜜,哪壺不開提哪壺。仔細算了算自己為了追陸一柏花的錢,白筱心不僅難受,還開始滴血。

特麽當初腦袋真是被門夾了,看上這麽個狗男人。

3

白筱窩在家裏,大門不出,二門不邁,關手機,關網絡。

十天裏,醉過幾場,哭過幾回,一番傷經動骨,這場無疾而終的明戀她才緩過來。

充滿活力的返回職場,白筱第一件事就是搶了陸一柏一直在洽談的度假屋宣傳片項目,還是政府支持的那種。

白筱想明白了,她的錢不能打水漂,花在誰身上,就要從誰手裏搶回來。

當聽到陸一柏為此花了好大一通火,公司裏的每個部門主管都被他罵的狗血淋頭,白筱心情瞬間很美麗,一直憋著的一口氣出了,全身上下,任督二脈全都通了。

冷暖度假屋最出名的是它的溫泉,這次度假屋想要做一支冬季宣傳片,為了使拍攝出來的效果更好,老板邀請白筱和她的團隊在拍攝前先體驗。

白筱給團隊預約了下周的時間,這周她自己先約了秦雪過來。這段時間療傷,忙工作,泡泡溫泉正好可以放松放松心情。

可是,等周六這天到了地方,看見人群中的陸一柏,白筱真恨不得一掌拍飛了秦雪。

「這就是你說的多叫些人?」

秦雪說出去玩人多才熱鬧,想要多喊些人,白筱讓她自行安排。可是她沒想到,她說的多喊些人裏面還包括陸一柏。

「我保證,我發誓,真的不是我讓他來的,」秦雪就差把冤枉兩字貼腦門上,「我就問了下我哥,但是他說他不來。」

可是實際上,她哥不僅來了,還帶來了陸一柏。

「那她呢?」

白筱朝秦雪示意不遠處,人群中有一女人,正與周邊的人談笑風生。陳依依,正是陸一柏一直念念不忘的白月光。

白筱覺得自己今天不是來度假的,純粹是來找膈應的。

眼見秦小姐又要豎起兩根手指擺到頭頂,發出靈魂保證,不是我,我不知道。白筱趕緊讓她打住。

不說話,她心情還能好點。

「秦小姐,請問,你能告訴我,你都知道些什麽呢?」

「今晚上的房間……不夠。」

秦雪前段時間拔智齒,對當時的牙醫漸生好感。借此機會,托她死黨幫她把人約出來,她死黨又帶著女朋友。

一共出行五人,秦雪定房間的時候,心裏的小算盤打的劈裏啪啦,最後只定了三間房。

現在一共來了八個人,前臺告知,房間預定已滿,沒有多余的房間。

白筱要被氣笑了,她閨蜜真是一如既往的這麽棒,驚喜製造的讓人接都接不住。

「那現在怎麽辦?就算你睡走廊,房間都不夠分。」

白筱壓住自己一直翻湧的氣血,告訴自己絕對不要扭頭走人,不然到時候圈子裏傳的就是她求愛不成,落荒而逃。

「放心吧,不會有人要睡走廊。」秦松笑著走過來,「剛才一柏打電話協調出來一個套房,夠我們四個人住,你們定的三個房間給他們四人就行了。」

秦松跟陸一柏平常好的能穿一條褲子,秦雪是她妹妹,自己與秦雪你我不分,這樣的安排無可厚非。換做之前,白筱高興的得蹦起來。

但是現在,她不想跟陸一柏過多接觸。就那幾天哭的,她視力感覺都下降了,重新換了副眼鏡。

又是因他燒的錢,肉疼。

「讓陳小姐跟你們一起吧,我晚上睡覺比較晚,會影響你們。」

白筱剛說完,陸一柏結束手機裏的通話走過來,拉過一旁白筱的行李箱,直接邁著穩健的步伐就朝前走了。

剩下的三個人面面相覷,這究竟是誰的行李……

4

「陸先生,這是我的行李。」

陸一柏打開房間門準備進去的時候,白筱攔住了他。

「我知道,不用謝。」

「嘀」的一聲房門打開,房卡插到電源上,整個屋子明亮起來。寬敞的客廳,三個臥室,住四個人綽綽有余。

「房間的隔音效果很好,你的擔心沒有必要。」

白筱怔楞幾秒反應過來,陸一柏是在回應她剛在大廳說的話。所以,自己禮貌性的借口被他認為是善解人意了?

這男人,就該一直單身一直狗。

「陸先生,一個多月前你發給我的微信還記得吧,你讓我不要再騷擾你。最近,我一直在積極的糾正這個錯誤,任何有可能產生誤會的情況我們也要積極規避才是。」

秦雪告訴她的那天,為了不給自己留退路,白筱當天就刪了他微信,刪了他電話,迅速的從他旁邊的別墅搬回她市中心的公寓,每天定點送的東西第二天開始也沒有再送過。

她的誠意表現的還不夠明顯嗎?

陸一柏一直緊皺眉頭,從剛才白筱叫他第一聲陸先生開始,聽到她後面的話,他直接冷笑出聲,「錯誤?白筱,你的錯誤,你都習慣性的讓別人買單嗎?」

白筱有些想笑,為陸一柏突然的火氣,和理直氣壯。

「陸一柏,你是來碰瓷的吧。」

白筱雙手環胸與陸一柏平視,因身高剛剛只到陸一柏的肩膀,為了減少被他俯視的壓迫感,白筱後退了幾步,因此也未註意到某人緊皺的眉頭終於舒展。

「我追你的三個月,哪樣東西不是我自己掏的錢,你讓我不要再騷擾你,我就沒有再給你發過一句微信,也沒有主動再出現在你面前,我沒有給你留任何的爛攤子,請問,你為我的錯誤買單什麽了?」

「我是造成你金錢損失了,還是造成你心理傷害了。別說沒有,就算有,也只能請你好好受著,我不包售後。」

白筱本想心平氣和的用道理直接碾壓他,結果卻越說越激動,分貝也不斷提升,她心裏的火可以烤熟一串辣椒。

算了,為了讓這個周末的心情能稍微好點,白筱決定她還是打道回府的好,再跟陸一柏待一塊,不知道還會發生什麽。

白筱拿過自己的行李,「陸先生,非必要的正式工作場合,以後遇見,希望我們可以互不認識。」

陸一柏剛舒展的眉頭又皺了起來。

「我感冒了,發燒。」

門剛拉開一個縫,就被陸一柏從後面關上,白筱被他圈著抵在門上。

「今天早上還在輸液,我已經很多年沒有進過醫院了。」

「陸先生,生病了就好好看醫生,你攔著我幹嘛,我又不會看。」

白筱瞟了眼陸一柏的穿著,大冬天,一件薄的羊毛衫外面就穿著一件薄大衣,你不感冒誰感冒。

「請你離遠一點,感冒傳染給別人可不道德。」

看著氣鼓鼓的將頭扭向一邊的女人,陸一柏心情沒來由的變好很多。一點就著的火爆脾氣,嘴巴劈裏啪啦跟機關槍似的。

「真是個狠心的女人。」

說著,陸一柏手輕輕的刮過白筱的鼻子,語氣溫柔,就好像情人間的呢喃。

白筱被陸一柏突如其來的舉動嚇的身子僵硬的一動不動,之前,陸一柏的臉不是冰凍的就是冷藏,今兒撞邪了吧這丫。

「陸一柏,你幹嘛……」

話未落,唇上一軟,被人封住。

「你害我感冒,你要負責,傳染給你,你一點也不虧。」

5

白筱感冒了,重感冒。

冬天每次出門都恨不得將自己從頭包裹到腳的人得了重感冒,秦雪有些詫異。

「泡溫泉那天,你不會是看到陳依依的小女人裙子搭外套,受了刺激,跟著穿才感冒的吧。白白,你這體質一直就是溫室裏的花朵,突然拎出來抵禦風霜,她扛不住的……」

白筱頭昏腦脹,實在不想聽秦雪瞎扯,進去臥室躺著睡覺,將聒噪聲隔絕在門外。

睡一覺醒來,肚子餓的咕咕叫,外面飄來一陣陣香味,白筱老感安慰,秦雪終於幹了件靠譜的事。

來到廚房,看清裏面的人,白筱覺得秦雪這朵塑料姐妹花可以踢走了。

「你來幹嘛,你怎麽進來的?」

陸一柏正在攪動鍋裏的粥,她剛聞到的香味就是從這散發出來的。

「秦雪說你胃口不太好,我給你煮了點粥,馬上就好。」

陸一柏摸了下自己的額頭,再探上白筱的額頭,動作自然又親密,「還是有點燒,一會吃點藥,到了晚上還是不退燒,去醫院看看。」

白筱越發看不懂陸一柏了,那天莫名其妙的親她,今天又突然出現在這裏。

「陸先生,我們之間是不是有什麽誤會,我們連朋友都不是,你出現在我家很不合適,剛才的動作也很越界。」

陸一柏手上的動作未停,將稀飯盛出來,端到餐桌上,「既然是我害你感冒,我負責,你好徹底之前都由我照顧你。」

白筱真想撕了陸一柏笑成花的嘴角,誰說一定是你傳染的?

「你出去,我不想見到你。」

嗓音沙啞,一點威懾力也沒有。陸一柏拉住白筱指向門口的手指,將她摁在椅子上,「嘗嘗看味道怎麽樣,憑香味判斷應該還不錯。」

白筱肚子很不爭氣的在這時候響起,她一整天都沒怎麽吃東西,這粥熬的誘人的很。

白筱重重的哼了一聲,端起碗吃起來。不吃白不吃,她才不虧待自己。不過,味道真的很不錯。

陸一柏身上穿著她的小碎花圍裙,妥妥的家庭煮夫既視感,這還是穿著西裝人模人樣,不可一世的陸氏掌權人?

「陸先生,請維持住你高冷的人設,不要來我這掉馬甲,我不想承認我當時眼瞎。」

白筱忍了忍,沒忍住,噗嗤笑出來,嘴裏的粥差點噴出來。

「你多看幾次就習慣了,臉還是一樣很帥氣,你放心,別人依舊只會誇你眼光精辟。」

秦松說,臉這個東西,一次不要,後面都不會再想撿起來。陸一柏也是行動派,上次不要臉的強吻了白筱後,現在這門技藝已經運用自如。

吃完後,白筱直接將陸一柏轟了出去。

可是第二天早上,白筱剛起來,陸一柏已經在她餐桌上擺滿了各式各樣的早餐。

「你怎麽進來的?」

「我沒告訴你嗎,秦雪昨天把你家裏密碼告訴我了。」

然後,陸一柏又被轟出去了。

6

陸一柏最近的行為讓白筱有些頭大,整天陰魂不散。白筱把家裏的密碼改了之後,陸一柏直接住到了她對面。

每天早上,他提著早餐在門口等她。每天中午,他過來公司約她吃飯,她不答應,他就直接跟著她在他們員工食堂吃了再走。每天下班,他準時上她辦公室堵她,他一句一起回家,當天公司所有的微信群,工作的,私下的,全是八卦她的。

這一系列的騷操作,有些似曾相識。

「陸一柏,你別告訴我你這是在追我?」

「我表現的不夠明顯嗎,我以為你早知道了。」

「你用我用過的爛招,然後來追我?」

誰來把這個二楞子帶去精神科看看。

「你當時用這些招追我,肯定是認為它有用,而且你成功了,事實證明確實有用,你不要妄自菲薄。」

「我成功什麽了,陸一柏,那三個月你對我什麽態度,你這麽快就忘了?」

「所以現在換我追你。」

「你還讓我不要再騷擾你。」

「它的下一句是,你如果決定再繼續,我不保證還能做個人。中途我接秦松一個電話的功夫,你就把我拉黑了。」

這樣的結果讓白筱始料未及,她一直告訴自己放棄陸一柏並沒有什麽不好,因為他不喜歡她,光這一點,她就不必覺得惋惜。

「白筱,我一向主張感情應當理智,快三十的年紀也早已經過了那種沖動與激情,遇見你之前,我認為感情順其自然就好。可是,你太霸道了,強勢的闖了進來,這裏被你填滿後,你又悄無聲息,一聲招呼都不打的退出。我有時甚至懷疑,我是不是只是你的一時興起。」

陸一柏緊盯著白筱,他的眼光太有壓迫感,迫切的想要尋找一個答案。白筱張嘴想要解釋,可又能說什麽呢?

「陸一柏,我不接受你的追求,我們到此為止。」

白筱移開目光,開門進屋,將陸一柏關在門外。

7

又是那場夢,刺耳的尖叫,無邊的大火。

白筱從噩夢中驚醒,一身冷汗。

她的父親年輕時一窮二白,她的母親是白家唯一的女兒,因為與母親結婚,父親從此搖身一變成了有錢人。

母親以為這是一場羅曼蒂克的愛情,殊不知父親結婚後卻一直與他的青梅竹馬藕斷絲連。後來老天都看不過去,在他某次外出偷情的時候,與情婦一起發生車禍,雙雙當場死亡。

母親接受不了這個事實,情緒奔潰,抑郁瘋魔。一次病發的時候,她將她鎖在房間裏,然後放了一把大火。

最後,白筱被救了出來,她母親則在那場大火中永遠的解脫了。

白筱不相信愛情,陸一柏是她唯一的想要嘗試,可是她卻不敢賭。

第二天,陸一柏沒有出現,接下來的一個星期,白筱都沒有見過他。心裏說不明的失落,每天晚上無故醒來,總會莫名的流眼淚。

也許,每個人心裏都會期待著一個與眾不同。

聖誕節平安夜要來了,白筱在那天重獲新生,所以她把自己的生日改成了這一天。外公想要給白筱舉辦一場生日會,她拒絕了。

二十八歲,真是一個悲傷的數字,她離青春又遠了一步,離滄桑又近了一步。

平安夜,白筱哪裏也沒去,就在家裏待著。親近的人發來祝福,她一一回復,然後坐在窗前看著外面城市的霓虹燈,遠處燃燒的煙火。

門鈴響起的時候,她打開的一瓶紅酒快要見底。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喝多了,她好像看見了門外的陸一柏,穿著一身聖誕老公公的紅衣服,手裏拿著一個蘋果蛋糕。

十二點鐘聲敲響的時候,他說,「白筱,祝你平安。」

8

喝醉的後果就是第二天早上醒來的時候,腦殼疼。而且,這次的後遺癥還有些不一樣,反應還大,難道真的是年紀大了,一晚上腦袋裏都是些旖旎的畫面?

可是,等看清滿室的狼藉,躺在她床上的男人,白筱傻了。

竟然不是做夢!

她隱約還記得自己抱著陸一柏哭的上氣不接下氣,「陸一柏,我矯情極了,我好想你,可又不敢找你。」

「以後都換我來找你,有我在,你可以一直矯情。」

陸一柏捧著她的臉,一點一點吻過她臉頰的眼淚,聲音繾綣,然後一發不可收拾。

「在想什麽?」

陸一柏將人拉進自己懷裏,壓在身下。

「陸一柏,我們昨天要不就當做是個……」

「白筱,你要再敢說是個錯誤,你信不信我掐死你。」

陸一柏冷臉怒目,白筱嚇的脖子一縮,將後面的話收了回去。

「白筱,錯誤是說從一開始就不應該,代表著後悔。我不想成為你的後悔,我很感謝那次相遇,也慶幸你能喜歡我,慶幸自己也喜歡上你。」

「我說過,感情我一直認為順其自然就好,所以上次你刪了我微信,你不出現,我一開始認為無所謂,過一段時間就好。可是事實卻相反,我每一天都過的很煎熬,還有這一次,我每天都是爛醉如泥的被秦松扛回去。」

「我不知道為什麽會這樣,明明我們認識的時間也不算久,可是就是這麽刻骨銘心。我上一段感情持續三個月,沒牽手,沒擁抱,沒接吻,沒上床,如果我知道將來有一天會遇見你,我一定不會開始。」

「白筱,你可以介意,但是不能以此拒絕我。」

秦雪告訴了他理由,他心疼她的過往,卻不能接受他們因為這樣而錯過。

「你說你只談了三個月,為什麽大家都說你是因為陳依依才一直單身?」

「胡說,要不是上次泡溫泉見到,我都不記得陳依依這個人。我一直單身,就是為了等你。從來都沒有白月光,只有一顆朱砂痣,刻在這裏。」

陸一柏拉著白筱的手放在他離心臟最近的位置,聽見裏面咚咚的心跳聲。

「那我怎麽知道,你遇到下一個女孩,會不會也說,如果早知道,就等她了……」

「那你千萬牢牢抓住我,別給我這樣的機會。要不,我們直接把證領了,再簽個協議,我所有資產全部轉給你,沒錢的我,只有你會要。」

秦雪說,白筱認為只有錢不會背叛,如果她的安全感要建立在這個上面,陸一柏願意給她這樣的安全感。

「你想的倒美,我可不會這麽傻。」

白筱眼角眉梢都歡快的在跳舞,「陸一柏,很幸運可以遇見你。」

如果渴望著一個人,不如就鼓起勇氣去試試吧。

接下來,又是一室的旖旎。

相关推荐: 一場同學聚會就遇見了他,熬過了聚會這一劫,我發現他竟是我相親對象的表弟……

畢業那年,我喝醉後把趙可路強吻了。 因為這囧事,我是見到熟人就躲,生怕哪個還和他有聯系。 結果我草率的去了一場同學聚會就遇見了他,熬過了聚會這一劫,我發現他竟是我相親對象的表弟…… 1 陽光真好,大街上男的女的老的少的美的帥的,摟腰的挽手的。 還有我這個打算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