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故事 愛情 他是我19歲倒追的男友,今日我們結婚,沒想到我媽在婚禮上爆雷了。

他是我19歲倒追的男友,今日我們結婚,沒想到我媽在婚禮上爆雷了。

我第一次主動追男生,是在19歲那年夏天。

他叫許栩,我對他一見鐘情,然後開始了一段曲折的追夫之路。

我們的故事,用閨蜜的話說,原以為你只是隨便談個戀愛,沒想到居然找了個人類高質量男性。

這是什麽運氣?

我想說,這不僅僅是運氣。

02

我叫蔣詩凡,學鋼琴的長沙女孩。

我和許栩相遇在2017年夏天。

那時我是大三學生,暑假在嬸嬸創辦的少兒培訓機構做鋼琴老師。

為了開發我的管理能力,嬸嬸給我報了個管理運營課程。

去了之後才發現,來學習的全是湖南省大大小小培訓機構的創始人和股東。

許栩也在其中。

他的座位在我左前方,第一節課結束,他回頭問我:「同學,能借你的筆用一下嗎?」

我當時就被他的顏值俘虜了。

帥氣的臉龐,自帶低音炮的聲音,像極了飾演《微微一笑很傾城》時期的井柏然。

接下來,我全程都盯著他的背影發呆。

然後,就發現他在發朋友圈,而且還是對鏡自拍的照片。

原來是一個空有好看皮囊,喜歡在朋友圈裝逼的男人。

我對他的帥哥濾鏡頓時掉了一地。

03

那次的培訓為期一周。

第一天課程結束後,我和許栩分到了同一組,他是組長。

接下來,組長要帶領組員學習,因為結業的時候,有一個團隊PK賽表演。

大家嘰嘰喳喳的,提了很多建議。

許栩作為組長很快拿出了方案,說我們可以準備一支舞蹈。

說著,他演示了一段街舞。

動作行雲流水,毫不誇張地說,他跳完就炸場了。

我這才知道,他是一個小有名氣的街舞學校的聯合創始人。

人都有慕強心理,我對他的那些粉紅泡泡又升了起來。

但嘴上不承認,覺得他帥歸帥,屬性還是渣。

用長沙話說,就是調子太高了。

04

盡管如此,我還是悄悄關註著許栩的一舉一動。

不得不承認,他是天生的領導者,在他的帶領下,我們小組每天都拿第一。

而他對我也格外照顧,不由令我浮想聯翩。

有一次,我的學習證掉了,按規定沒有證是不能上課的,許栩二話不說就把他的證讓給我,讓我先進教室。

那模樣真的很man。

還有一次,我去酒店餐廳點了一碗牛肉面,忘了付錢,排在我後面的許栩見狀,默默幫我買了單。

後來我在群裏問,是誰做了好事不留名?大家異口同聲地說是許組長。

而他,只是淡淡回了一句:「小事一樁,不足掛齒。」

春心萌動的我,把這些細枝末節,當成了心動的證據。

培訓結束後,我們小組聚餐,作為組長,許栩堅持要買單,還說自己是組裏年齡最大的,理應請客。

我下意識地問他多大?他看了我一眼說:「我88年的,比你大多了。」

我心裏頓時冒出一個念頭,他年紀這麽大了,就算沒結婚,也該有女朋友的。

這麽一想,感覺自己像失戀般難受。

05

結業那天,看著許栩拎著行李箱走出酒店,那種失戀的感覺又湧了出來。

我不知哪來的勇氣,沖上前攔住他,問道:「許栩,你有女朋友嗎?」

許栩被我嚇了一跳,看了我半晌才搖搖頭。

得到這個答案後,我心裏的烏雲全散了,沖他擺擺手:「一路順風啊。」

許栩的街舞學校在嶽陽,距離長沙半小時的高鐵路程。

我心裏盤算著,如果向他表白,以後我們約會也不算太遠。

是的,關於以後的種種,我已經在心裏預演了無數方案。

06

當天晚上,我便在微信上跟許栩表白了。

我告訴他,對他一見鐘情。

令我沒想到的是,許栩第一時間拒絕了我。

還將我狠狠教育了一通,大意就是,我對他是見色起意,以及談戀愛是一件很嚴肅的事,不能如此過家家。

老幹部畫風幾乎溢出手機屏幕。

我當然不甘心,一見鐘情本就是見色起意,誰還能一眼看穿靈魂不成。

許栩見無法說服我,幹脆自揭其短,說他是婁底人,漂在嶽陽,沒車沒房,家裏有三兄弟,是別人敬而遠之的鳳凰男。

他說:「別鬧了,我比你大十歲,在我眼裏,你就是個小妹妹。」

許栩越拒絕,我越想和他在一起,接連幾天,我都在微信上對他連環轟炸。

最後一次表白,他說:「蔣詩凡,你再這麽下去,我們可能連朋友都做不成了。」

都說女追男隔層紗,可我追許栩這麽用力,卻如同隔著一座山。

真的好郁悶啊。

07

再後來,我開始明目張膽地打探許栩的種種消息,很快,嬸嬸也知道了我喜歡他。

嬸嬸和許栩的合夥人是朋友,了解完他的情況後,便勸我放棄,說他比我大太多,不合適。

嬸嬸說,你還年輕,以後會遇到更好的人。

可我認定了許栩,除了他,誰都不想要。

更重要的是,我覺得他也喜歡我,只是礙於年齡和身份,不好意思承認罷了。

那天晚上,因為許栩的拒絕,更因為嬸嬸的不看好,我一個人在家喝了好幾瓶啤酒。

半醉半醒間,我撥通了許栩的電話,質問他我到底哪裏差了?

說到最後,我在電話裏嚎啕大哭。

許栩怕我出事,全程溫柔地安慰我,說我很好,是他見過的最勇敢的女生。

他這麽一說,我就開始發酒瘋,逼他答應當我男朋友。

他呢,一邊陪我聊天,一邊要我的地址,並買了最快的一班嶽陽到長沙的高鐵票。

等我知道這一切時,已經是第二天中午了。

許栩因為擔心我,第一時間趕到長沙,並在我家樓下守了一夜。

見到他那一刻,我整個人哭到顫抖,從來沒有人如此關心過我。

也是在那一刻,我確定,許栩是喜歡我的。

我死死抱住他:「你已經答應當我男朋友了,說什麽都不能反悔。」

他嘆了口氣說:「行,那咱們就先試試,等你哪天不想談了,記得提前通知我。」

直到那一刻,許栩都以為我對他只是一時興起。

而我,則是在很久之後才明白,我喜歡他並不是因為沖動。

遇見第一眼就喜歡的人,是靈魂認出了對方,所以才會一眼萬年。

08

我追到許栩後,所有人都大吃一驚。

用嬸嬸的話說,我和許栩之間是差著輩份的,她並不看好我們。

大家都在培訓圈,而許栩和他的合夥人以前管嬸嬸叫大姐。

不過,嬸嬸也肯定了許栩,說他很有才華,而且比較努力,是個靠譜的年輕人。

那會還有一個女孩也在追許栩,她當面吐槽我長得不好看,還沒有畢業,配不上許栩。

我直接懟回去:「你好看,你工作了,可許栩也不是你男朋友啊。」

許栩後來形容,我當時不服輸的樣子像只小老虎,又兇又霸道。

我對他說,別人越是不看好,我們就越要過得幸福。

從此,我和許栩高調談戀愛,滿世界撒狗糧,恨不得張揚給所有人看。

09

當然,為了能和他並肩而立,我告訴嬸嬸,要用一年時間,從兼職老師做到機構的校長。

說句自誇的話,我平時雖然任性,但在學習和工作上從未讓大人操過心。

而且,我也很清楚,能讓愛情保鮮的,從來不是愛的小花招,而是不斷追求更好的自己。

這一點,也讓許栩對我刮目相看。

對待自己的專業,我們是同類人,都是嚴謹而又苛刻。

他常常為了摳一個舞蹈動作,一個人練舞到深夜。

我為了能在課堂上百分百發揮,課堂下會做百分之二百的準備。

許栩說了解我之前,以為我是那種無理取鬧的小女生,在一起後,才發現我懂事得令人心疼。

我則告訴他,當初我以為他是那種空有其表的渣男

還好,我倆都透過外表看到各自的內心。

就連嬸嬸都表揚我們,談戀愛沒有耽誤工作。

也許,這就是愛情的力量吧!

10

我和許栩戀愛一年後,爸媽才知道我談了一個大自己十歲的男朋友。

他們差點瘋了。

特別是我媽,她在大年二十九的牌桌上聽到我戀愛的消息,氣得把牌桌都掀了,話也說得很難聽。

「我們家是條件不好,還是你長得不漂亮,非得找個那麽大的,他媽都和你奶奶一樣大,說出去,我和你爸還要不要面子!」

爸媽在還沒有了解許栩的情況下,就對他全盤否定,這讓我十分氣憤。

之後,我跟他們大吵一架,然後偷了戶口本,跑去婁底找許栩。

當時只是想氣氣我媽,但許栩聽說我家的事情後,第一時間給嬸嬸打電話,告訴她,我在他這裏,讓家人放心。

而我媽在電話那端鬧翻了天,恨不得開車追過來。

嬸嬸打包票說:「他們倆都很懂事,不會做離譜的事情,你不要這樣逼孩子。」

家人怕我沖動之下嫁給許栩。

而我起初只是想想,後來真的想到了結婚。

11

因為在許栩家,我過了一個有生以來最溫暖的春節。

他家人多,氛圍特別好,哥哥們一起貼對聯,打掃衛生,嫂嫂們則準備年夜飯。

不像我家,每年過年就是劫難,爸媽永遠有吵不完的架,打不完的仗。

一度讓我十分沒有安全感。

許栩媽把我當成了離家出走的孩子,讓許栩帶我去散心。

他呢,什麽也不問,領著我去菜園裏摘菜,又帶我去河邊放煙花。

我給他說家裏的事,他愛憐地揉著我的頭說:「詩凡,這些都不是你的錯啊。」

那一刻,我哭倒在他懷裏。

小時候,爸媽吵架,或者爸爸不回家,媽媽總是將所有怒氣發泄到我身上,因為有了我,她才會和我爸結婚,也因為我,她和我爸才一直沒有離婚。

一直到20歲前,我都以為自己的出生就是個錯誤。

可是20歲這一年,我愛的男人告訴我,我沒有錯,錯的是我父母。

那一刻,我認定,這輩子,就是他了。

12

那年五月,嬸嬸派我去新開的培訓學校當校長。

六月,我大學畢業,七月,我向許栩求婚了。

但他以我年齡還小,以及父母沒同意為由,再次拒絕了我。

人生第一次求婚以失敗告終,我的倔脾氣又上來了,讓他在領證和分手之間選擇。

許栩說:「詩凡,我比你大很多,理應為你著想,考慮問題更要全面。我喜歡你,也願意照顧你一輩子,但我不希望你因沖動而嫁給我,更不希望咱們的感情不被父母祝福,你明白我的心意嗎?」

我自然明白,但還是因為他拒絕而郁郁寡歡。

直到許栩悄悄買了一枚戒指套到我中指上,我才明白,他是真的希望得到我家人的認可。

是的,他願意用愛與耐心,搬開我們情感上所有的路障。

13

七月中旬的一天,爸爸給我打電話,說弟弟進入青春叛逆期,什麽事都和父母對著幹,讓我好好帶帶他。

許栩知道後擔心我太忙,主動提出把弟弟接去嶽陽,他來管。

他還說,對付這種青春期的男孩子,他最有辦法。

還別說,弟弟跟著許栩一個暑假,變化很大,不但懂禮貌了,也知道主動學習了。

而且弟弟很喜歡許栩,早早改口叫他姐夫,就連開學後,依舊讓許栩周末接他去嶽陽,周一再送回學校。

期間,許栩為了方便接送弟弟,還特意買了臺車。

爸媽得知這些後,終於肯去嶽陽見他,也算默許了我們的關系。

得到爸媽的默許,我第一時間拉著許栩領了結婚證。

14

雖然我如願嫁給了許栩,但我媽依然認定,許栩以大齡男子的狡猾拐騙了年幼無知的我。

她的標準很簡單,我們家條件要比許栩家好許多。

對許栩,她則直接出口傷人:「我們長沙嫁女兒都是需要彩禮的,你可別想白白娶個老婆回家。」

好在,爸爸支持我們,他對許栩說,彩禮只是形式,你就按這邊的風俗準備8.8萬就行。

而且爸爸也說了,他會湊個整數當回禮,算是我們新生活的啟動資金。

盡管如此,許栩還是準備了十萬元。

但萬萬沒想到,這筆錢到我媽手上後,她居然背著我爸據為己有。

可悲的是,我爸是在婚禮上才得知此事,結果,他們一語不合,當著眾人的面大打出手。

那一刻,我恨不得找個地洞鉆進去。

知道父母婚姻不堪是一回事,但以這種形式當眾出糗又是另一回事。

當時我的第一念頭就是:太丟人了!這可是我們的婚禮,許栩一定會生氣。

可是,許栩全程沒有半句責怪的話,一直在安慰我。

他還說:「詩凡,我娶的是你,跟其他人無關。你放心,以後我一定不會讓你心裏住進一絲一毫的委屈。」

我哭成了傻子。

婚事變醜聞,全世界大概沒有他這麽倒黴的新郎吧。

15

結婚後,我跟著許栩去了嶽陽。

而原本我們打算在長沙買房,許栩的事業重心也轉移到長沙。

但因為爸媽的事情,我不想被親朋好友議論,只想逃離這個都是熟人的地方。

考慮到長沙的婚禮風波,回嶽陽後,許栩偷偷為我重新籌備了一場婚禮。

從布景風格,到主持,以及跟拍,都是按照我的喜好設計的。

我喜歡周傑倫,他便偷偷排練了周傑倫的《告白氣球》,當他跳著舞,從舞臺上走向我時,我再次淚流滿面。

他不會說漂亮話,但永遠在用行動書寫著兩個字:靠譜。

16

就這樣,我和許栩在嶽陽開始了新生活。

22歲這年,我準備開一家鋼琴培訓班,但手上的錢不夠,許栩便直接把車賣了。

然後租下了街舞學校旁邊的門面,送給我當生日禮物。

我的培訓班在許栩的支持與協助下,最高峰的時候,有近百名學員。

而我也成了孩子們眼裏的小蔣校長。

因為要趁著年輕拼事業,我們約定暫時不要孩子,許栩便把我當成孩子寵。

工作時認真工作,休息的時候,帶我去全國各地打卡。

那是我們最快樂的一段時光。

接下來的事情,你們也都知道了。

疫情來了,沒多久,又雙減了,我們的事業大受沖擊。

17

疫情這幾年,我們前前後後賠了二十多萬。

直到2021年8月,我倆做出人生最艱難的一個決定:關閉街舞學校和鋼琴培訓班。

這兩年受疫情和政策的影響,我們這個行業,外人看著光鮮,事實上每天都有人破產。

我們見了太多因為破產而感情決裂的創業夫妻,也見了太多反目成仇的合夥人。

越是這種時候,我們越是清醒地知道,事業沒了可以重新來過,感情沒了就真的沒了。

我們靠著互相鼓勵與打氣,堅持到了最後。

宣布停課那天,雖然很難過,但我們問心無愧。

雖然沒成功,但我們都收獲了成長。

18

如今的我們,在朋友的帶動下跨行業進了一家地產中介。

朋友開玩笑說,你倆真是倒黴孩子,去哪個行業,哪個行業就不景氣。

玩笑歸玩笑,自從去年11月進入地產業,我倆你追我趕,不斷開單。

20萬的債務對我們來說,不是筆小數目,但我相信,只要我倆同心同德,用不了多久,這筆債就能還清。

白天我們努力賺錢,晚上回家就聽音樂放松,偶爾一起錄個唱歌跳舞的小視頻自娛自樂。

我們相信,一切會越來越好,即便是在人生低谷期,我們也沒有相互抱怨。

因為只要在一起,就有著抵禦一切不幸的力量。

許先生,讓我們一起加油,就像當初婚禮上說的誓言那樣,在一地雞毛裏簡單愛,有家回,有人等,有飯吃。

如斯,就好!

相关推荐: 為了你,我願意低頭,因為幸福的婚姻總有人示弱

张爱玲曾说过,善于低头的女人是厉害的女人,越是强悍的女人,示弱的威力越大。其实这句话男女都非常适用。过的幸福的家庭大多数都是夫妻之间懂得示弱,而不幸的婚姻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夫妻都过于强势,不懂得低头。 正如电影《万箭穿心》所演绎的故事一般,女主李宝莉总是在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