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故事 真實 自從老公用我妹的身份證買了套房,我腸子都悔青了!

自從老公用我妹的身份證買了套房,我腸子都悔青了!

今年春節,我當著媽媽的面拉黑了歐樺,同時宣布和她徹底斷絕姐妹關系。

媽媽淚眼婆娑地說:「你也生了兩個女兒,如果將來你的女兒鬧成這樣,你的心不會痛嗎?」

我對媽媽說:「我絕不會讓我的女兒變成這個樣子。」

我們姐妹倆走到今天這一步,和父母的偏心有著莫大的關系。

02

我叫歐越,1988年出生在湖北公安的農村。

歐樺是我妹妹,比我小兩歲。

父母都是地裏刨食的農民,又要養兩個孩子,家境可想而知的窮。

我作為家中老大,自小便和父母一起,承擔起照顧家的責任。

小時候的記憶,永遠是爸爸坐在門口喝著小酒,妹妹躲在房間裏學習。

而我在太陽底下洗衣服,我媽一邊做家務,一邊罵我,罵我爸。

但從不罵我妹。

不是我妹多麽乖巧懂事,而是她從小就特別會做表面功夫,討爸媽歡心。

我呢,明明活兒幹得最多,但在家裏地位最低。

用我媽的話說,誰讓你是老大。

老大就該多幹活,就該挨打,就該讓著妹妹嗎?

03

初中一畢業,父母就動念讓我去南方打工補貼家裏。

遠在深圳的叔叔知道後,把爸媽狠狠批評了一通。

後來又在叔叔嬸嬸的資助下,我才有了繼續讀書的機會。

盡管如此,我也沒能成為父母眼裏那種靠讀書出人頭地的孩子。

我高中畢業只考上一所大專,與此同時,妹妹考上縣城的重點高中,且成績穩步提升。

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

明明是叔叔嬸嬸資助我完成的學業,但對爸媽來說,我沒有掙錢補貼家裏,就是賠本買賣。

所以,大專三年,他們連每月兩百塊的生活費都舍不得給,每次打電話要錢,我媽都要罵上半天,每一分錢花去哪兒,她都要我報賬。

好不容易大專畢業,我終於可以自食其力了,但自從我去深圳工作後,我媽每個月都會打電話要錢。

理由五花八門,家裏的人情往來,爸爸的腰扭傷了,妹妹要交學費了。

毫不誇張地說,畢業前幾年,我的工資基本被家裏榨幹了。

04

說回妹妹。

我倆雖是親姐妹,但從小關系就不好。

別人家姐妹相親相愛,或者相愛相殺,在我們這裏是不存在的。

父母眼裏的妹妹乖巧可愛,但對我來說,妹妹從小到大都是特別自私自戀的人。

家裏做了什麽好吃的,或是買了新衣服,爸媽總是讓妹妹先選。

而妹妹永遠會把最好的拿走,說話還特別氣人:「爸媽最喜歡我,所以我就得用最好的。」

小時候,我倆睡一張床,蓋同一條被,妹妹每晚都要裹著被子睡,而我常常半夜被凍醒。

有一年冬天,因為搶不過被子,我背上長滿了凍疹子,可爸媽卻視而不見。

後來,妹妹讀了重點高中,又考上湖北大學,成了爸媽眼裏的高材生、全家的榮耀,因此,對她的偏愛更加明目張膽。

她要什麽,都會第一時間滿足。

05

從妹妹上大學起,我就得負擔她的生活費,每月800元。

我想拒絕,可敵不過我媽一天一個電話的轟炸。

農村家庭大多如此,老大就是家裏的提款機,我無力改變個體命運,唯有拼命加班,多掙些錢。

那時的我不知道,家庭裏也有欺軟怕硬。

家人之間不合理的要求,但凡起了頭,就會沒完沒了。

妹妹大三那年,我媽打來電話,說妹妹的助學貸款出了問題,讓我想辦法借兩萬塊錢,將她往年的學費補上。

這筆錢,對當時每月才2600元的我來說,簡直就是天文數字,更何況我的工資都補貼給了家裏,哪還有存款。

但我媽壓根不管這些,她提出讓我找同事朋友借錢:「你有工作有工資,慢慢還給她們,你妹妹的學費是萬萬不能斷的。」

我不想借錢,我媽就說,如果我不借,她馬上坐火車到深圳,親自來找我的領導。

我知道,她並非只是恐嚇,她真能幹出這種事。

06

最終,我人生第一次找同事借錢,替妹妹補上了學費。

但此舉並未換來妹妹的感激,相反,無論是父母,還是妹妹,他們反而更加得寸進尺,甚至將我的付出視作理所當然。

委屈嗎?

十分委屈。

但那時的我還是一邊為難,一邊盡最大可能滿足他們的要求。

不為別的,只為得到一點疼愛和一份大女兒很不錯的肯定。

但很可惜,求而不得。

07

轉眼,妹妹大學畢業,簽了佛山的工作。

佛山距離深圳並不遠,但她鮮少與我聯系,這讓我心裏挺不是滋味,跟媽媽抱怨,媽媽說,妹妹是怕我讓她還助學貸款。

那會兒,我換了一份高薪工作,又談了一個做生意的男朋友,經濟條件越來越好,壓根沒想過讓她還錢。

後來,我和男友在深圳舉行婚禮,妹妹終於來了,還給我隨了5000元份子錢。

我挺感動的,覺得自己誤會了妹妹,也覺得妹妹終於長大了。

我天真地以為,畢竟血濃於水,我們姐妹的蜜月期雖然來得晚,但終是來了。

直到後來發生了一系列的故事……

08

婚後沒多久,我懷孕了,爸媽主動請纓來深圳照顧我。

那是我們家最溫馨的一段時光。

因為父母的到來,妹妹來深圳的次數增多,周末的時候,我們帶著父母去公園,去商場,一家人其樂融融。

我懷孕七個月的時候,妹妹突然辭了工作,說是要去貴陽。

我這才知道她談了一個男朋友,是她的初中同學,邀請她去貴陽工作,工資比佛山高很多。

聽了妹妹的介紹,我覺得她那個男朋友不怎麽靠譜,像是做傳銷。

但妹妹戀愛腦上身,死活要去貴陽,還說她男朋友在貴陽有房有車,不可能騙她。

幾天後,她偷偷買了去貴陽的車票。

我雖怒其不爭,但也只能由她去。

09

結果被我說中了,妹妹不但自己被騙去做傳銷,還想騙父母去當下線。

當時,我剛剛生完孩子,她每天一個電話,說想爸媽了,還說貴陽那邊風景好,讓爸媽去旅遊。

爸媽也擔心她,最終決定讓爸爸去看看她,臨行前,妹妹還提出讓我把她隨的份子錢還給她。

我爸去貴陽後就發現不對勁,但妹妹已走火入魔,說什麽也不肯回頭,還把爸爸扣押在貴陽。

最後,我以報警威脅,她才肯放爸爸回來,但她自己仍執迷不悟,做著一夜暴富的美夢。

此後,不斷有親戚朋友打電話給我,說歐樺邀請他們去貴陽玩,我告訴他們實情,讓他們不要上當。

因此,我成了妹妹暴富路上的絆腳石,可想而知,她有多恨我。

那些日子,她不斷打電話來罵我,什麽難聽說什麽。

看在父母的面子上,我忍了又忍。

10

兩個月後,妹妹打電話給媽媽,說她想回家。

盡管我氣極了她這些日子以來的所作所為,但到底是親妹妹。

用我媽的話說,她知道錯了,你作為姐姐,必須拉她一把。

妹妹回來後,當著爸媽的面保證要重新開始,但她自始至終沒有向我道歉。

每每說起,媽媽就在一旁打圓場:「你妹太年輕,才上了人家的當,過去的事情不要再提了,你是姐姐,怎麽能跟她置氣。」

在父母眼中,妹妹的事情,永遠可以大事化了。

而在妹妹眼裏,只要有父母幫襯,她就可以明目張膽地自私自利。

11

這之後,妹妹在我家住了整整兩年。

期間,她從未說過搬家,哪怕後來她領著每月上萬的薪水,也沒有出去租房住的打算。

我也曾旁敲側擊地提醒,她要麽不接話,要麽轉移話題。

我深深體會到了什麽是請神容易送神難。

父母雖說是來照顧我,但更多的是照顧她的生活。

每天做什麽菜,都得先打電話問她愛不愛吃。

妹妹呢,把我家當作自己的家,每天下班回來就躲進房間玩手機,到了飯點出來吃飯。

職場上遇到不順心的事,還得全家人哄著她。

好幾次,我覺得我們不太適合住在一起,但每次一提,我媽就流淚,說妹妹年紀小,出去租房她不放心。

好在,老公心疼我體諒我,加上他又常年在外地幹工程,無法照顧我和孩子,所以,總是勸慰我說,有父母和妹妹在身邊幫襯,他在外面幹活也放心。

這事只好作罷。

12

後來我生了老二,家裏的房間不夠住了,我正式提出讓妹妹搬家。

結果,妹妹發了好大的脾氣,說我眼裏容不下她,還諷刺我越有錢越摳,新房子放著不裝修,逼她出去租房。

是的,那時我和老公購買了一套三居室,但還沒有裝修。

在妹妹的邏輯裏,房間不夠住,為什麽不把新房子裝修好。

我被她嗆得半天說不出話:她真的是徹底被慣壞了。在她的意識裏,盤剝親人就是理所應當、理直氣壯。

這次吵架後沒多久,她談了一個福建的男朋友,主動要求搬出去。

妹妹搬走前,我特意跟她說,讓她搬家是希望她能夠獨立,而不是讓她去和男朋友同居。

結果我的一片好心被當成了驢肝肺。

妹妹不但和男朋友同居,還意外懷孕。

而那個所謂的男友,早就在老家結婚生子,妹妹又一次被騙了。

在家裏,她是橫行霸道的作女,但在社會上,她就是典型的無腦女。

只不過,她吃了虧,受了傷,第一個想到的不是檢討自己,而是回到家裏求同情,讓家人善後。

13

整件事情,明明和我一點關系都沒有,但父母卻怪到我頭上。

特別是我媽,見妹妹死活要以肚子裏的孩子逼渣男就範,竟口不擇言地說,都是我催著妹妹搬家,她才會被渣男騙。

我當時就崩潰了,對她哭喊道:「出了這樣的事情,你們不怪她,反而還責怪我,不覺得可笑嗎?」

接下來,我細數妹妹這些年來的所作所為。

住在我家兩年,從未給父母交過一分錢的生活費,我帶著兩個孩子,又忙又累,她從來都沒搭把手。

有一次,孩子們得了流感,我讓她下班來醫院幫忙,她卻說單位組織聚餐沒時間。

「媽,您憑良心說,這些年,我為她做得還不夠嗎?她又為我做了什麽?為我們這個家做了什麽?是你們的嬌慣,讓她落到今天的地步。」

我媽怯怯地說:「你妹心裏委屈,這麽多年寄人籬下,她的日子也不好過。」

我冷笑道:「你見過像她這樣寄人籬下的嗎?飯來張口,還要挑肥揀瘦,家務從不伸手,衣服還要你洗。」

我媽說:「她是你親妹妹,你計較那麽多幹嘛?」

我特別心塞地反問了一句:「我拿她當親妹妹,她什麽時候拿我當過親姐?你們的偏心,徹底讓她長歪了。你們,真能為她兜底一輩子嗎?」

我媽第一次見我哭得這麽痛心,雖然她還不服氣,但也收了聲。

14

這次吵架後,妹妹消失了整整三個月。

我決定不再管她的事,也不允許父母管她。

我對爸媽說,她已經是成年人了,你們不教育她,社會自然會教育她,與其將來後悔,不如現在狠下心來。

誰曾想,三個月後,妹妹領著一個男人敲開了我家的門。

是的,她又談了一個新男友,至於肚裏的孩子,她早就去做了流產手術。

用她的話說,現在的她是一個全新的歐樺。

我媽為此哭了又哭,說她不知在外面吃了多少苦。

事實上,妹妹對前男友也沒有多少真情,發現自己上當受騙後,就想拿肚子裏的孩子找他要一筆錢。

而這些,她的新男友都知情,且還願意和她在一起。

所以,她決定嫁給新男友。

她這次回來,是想告訴我們,她和新男友準備買房結婚了。

15

以我對妹妹的了解,她不可能存下買房的錢,而她那個新男友,也不像踏踏實實過日子的人。

事出反常必有妖。

果然,她特意提到我一年前用她的身份證在中山買房的事。

當時,老公可以在中山買一套員工內部價的房子,但由於我倆在深圳已有兩套房,再買房就必須全款,而我們一時半會拿不出那麽多現金。

綜合考量後,我想用妹妹的身份證買,她欣然同意,為此還敲了我一個LV的包,作為謝禮。

房子最終以她的名字貸款,但每月四千塊的月供由我來還。

正因這件事情,她經常向我要禮物作為答謝。

我也從來沒有當回事。

現在她卻突然問我,中山的房子對她現在貸款買房有沒有影響?

我被她問懵了,趕快找熟悉房產政策的人咨詢,得到的答案是,中山有房,深圳不算二套,但只要有貸款記錄首付就要五成了,比首套房高出二成。

而我也明確告訴她,如果她真想在深圳買房,多出來的二成首付,我按銀行的貸款額度給她。

16

按理說,這是最好的處理方法。

但從那天起,妹妹便開始胡攪蠻纏,一會說她買房貸款利率和首付有影響,一會又說契稅也有影響。

後來還是我媽無意說起,妹妹離買房資格還差半年時間。

我只得低聲下氣問妹妹想怎麽解決,她竟然說,這個事情影響到了她的信用卡和花唄額度。

我氣到無語,也終於反應過來,妹妹就是想訛錢。

而我媽呢,全程站在妹妹那邊,當初用妹妹的身份證,也是她極力勸說,說她是我親妹,不會坑我,如今又說,我們親姊妹要互相幫襯。

我算看明白了,在媽媽心裏,妹妹才是她的親女兒。

而我,就是他們的造血器、工具人。

這輩子,就算我把心掏出來給他們吃,他們也還覺得遠遠不夠。

17

是的。這一次,我的心徹底涼透了。

最終,我沒有讓妹妹得逞,而是借錢提前還清貸款,把房子轉到了自己名下。

同時,正式跟她斷絕了姐妹關系。

妹妹的如意算盤落空了。

媽媽怪我狠心,還說房子的事情解決了就好,沒多大點事,也就幾萬塊的稅錢。

她說得雲淡風輕,好像我的錢是天上掉下來的。

至此,我也看清了家人的真實面目。

何為家人?

家人是團結友愛,而非嫉妒和充滿敵意;家人是在失落中鼓勵,而非落井下石;家人是同心同力,而非貌合神離。

而在我的原生家庭,我從來沒有感受到來自家人的溫暖和愛。

從小到大,媽媽一句「我是老大」,便要我源源不斷的付出。

他們到現在都不知道,我時常夢見父母無原則的差別對待我,而號啕大哭。

我今年34歲了,仍不會拒絕家人那些不合理的請求,一直努力孝順並討好父母。

但最終得到的是什麽?

被父母妹妹當成提款機,把我的家當作他們自己的家,一次次算計,一次次把我推向絕望。

18

這一次,我沒有逼父母站隊,而是送他們回了老家。

至於妹妹,房子過完戶那一刻,我和她的唯一牽扯也就結束了。

據說因為沒能買房,新男友也和她分道揚鑣了。

我不想說從此以後各自安好,只想說,下輩子,我們再也不要投胎到同一個家。

血緣,不是愛和家的同義詞。

愛你,懂你,體諒你,善待你的人,才是家人。

盡管過程艱辛,但我依然很慶幸:終於告別了吸血的原生家庭,有毒的妹妹,停止了自討苦吃。

余生,只想為自己和自己的小家而活。

相关推荐: 当年被“拐”的姐姐,是警察抓的“人贩子”

“你好,我想问问,这镇子附近有没有一个靠着水电站的村子……”女人蹩脚的普通话有些南方口音,语气里透露着些许心虚。赵子良坐在售票处内抬起头,女人看着三十出头,穿着一件破旧的布棉袄,一副口罩高高地拉过了鼻梁,只露出两只疑神疑鬼警惕的眸子。现在几乎都是电子售票,在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