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故事 真實 41歲閨蜜發來遺囑,看完淚目

41歲閨蜜發來遺囑,看完淚目

說閨蜜其實不是閨蜜。

是我姐姐。
姐姐感冒,查出心臟有點問題,沒有確診,但是醫生的話讓她特別恐懼。
我姐上高中的時候,學校有許多得一種什麽病的,她懷疑自己也有,高三休學了半年,高考前半年才去上學。
原本她成績很好,那一年考了大專。
後來專升本考研,做了老師。
姐姐結婚很晚,生孩子也晚。姐姐找到姐夫,可謂琴瑟和鳴。我媽也總誇姐夫懂事。
然而很不幸,外甥10個月大的時候,姐夫突發腦溢血走了。
整理衣物,姐夫的手機裏還記錄著他周邊的許多人,誰哪一點讓他感動,他要回饋別人哪些東西。
還記錄了許多知識內容。
姐夫是個很善良很好學也很單純的人。
但是英年早逝。
姐姐後來和姐夫本家的一個哥哥再婚了,兩個人又生了個兒子。
但是兩地分居。
姐姐帶著老大在天津。
新姐夫帶著老二在湖南。
過年過節寒暑假才能聚在一起。
原本想著過些年,等老二上學了,一家人就團聚。
誰知道,姐姐查出來可能有心臟方面的疾病,加上她原本膽子就小,一個人帶娃常常累得腰酸背痛更懷疑自己的病。
某天給我發來一段文字,說是自己寫的遺囑。
財產一分為三,三分之一大兒子,三分之一小兒子,三分之一給我父母。
我們倆電話裏又說了許多,很是感慨。

我們都知道,以我父母的性子,不會要子女的錢,尤其是子女辛苦留下的錢。所以交給父母,其實也就是給了她的孩子們。
人到中年,不知道意外和明天哪個會先來。

年輕的時候,總覺得很多事距離自己很遙遠,但是一轉眼,四十歲左右的年紀,竟也要立遺囑了。
我跟姐姐說,其實我也想過。
像我一個人在外地,帶個孩子,如果我有三長兩短,孩子的撫養權自然落到孩子父親手中。
但人和社會都是很復雜的。
我這點微薄的遺傳被孩子繼承了,將來也是她的監護人來保管和使用,我在九泉之下是沒法做主的。
所以保險起見,我會把財產一分為二,一半留給孩子,一半留給父母,孩子那份也由父母保管,待孩子十八歲後交給孩子。
我家人口多,但是人心相對簡單。
包括弟媳和妹夫姐夫,都從來沒有占有別人利益之心。
無論多少錢放在他們手中,都是安全的。
就像他們會把全部家當拿出來,供我渡過難關一樣。
原來,人的生命走到了盡頭,所憂心的除了孩子就是父母,孩子比父母更甚。

為人子女,原來並不能為父母養老,我們的心,一點一點傾斜給了自己的孩子。
想到以後,我們的孩子也有了孩子,他們去憂心他們的孩子去了。
做父母的,與孩子終究是一條分離的路。
我只有一個孩子,也沒什麽財產分配不均衡,給父母留一部分,一部分給孩子。只要保障給孩子留的那部分,能夠真的讓孩子享受和繼承到就行了。
她爹按說也不會侵吞,但是誰知道呢。
人到了臨死前,相信只有自家人。
這大概就是血緣的力量。
姐姐這些天還沒檢查出來,因為疫情一直耽擱,她的心情也一直受影響。
我和她性格正好相反,什麽天大的事只要沒有結果,我都當沒事。
退一萬步,真要是有時,我姐需要,我也會撫養外甥的。

(真沒想到,我一個最不喜歡孩子的人,到最後竟然真心覺得每個孩子都是天使,都值得被好好愛護,成長。)

相关推荐: 為了你,我願意低頭,因為幸福的婚姻總有人示弱

张爱玲曾说过,善于低头的女人是厉害的女人,越是强悍的女人,示弱的威力越大。其实这句话男女都非常适用。过的幸福的家庭大多数都是夫妻之间懂得示弱,而不幸的婚姻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夫妻都过于强势,不懂得低头。 正如电影《万箭穿心》所演绎的故事一般,女主李宝莉总是在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