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咒

李莊位於江南丘陵地區,到處都是起伏的小山包,長滿了毛竹。這竹筍鮮嫩味美,很受食客們歡迎,常有販子進村來買。村民們靠著賣筍貼補家用。村裏有個人,名叫李德林,他家地多,長出的筍又多又好,借此發了大財。有了錢,他也就心高氣傲起來。

不過,李德林最近遇到了一件糟心事,他老娘得了重病,請了不少郎中,卻沒人能治,眼看快不行了。李德林覺得該給老娘準備後事了,就問她還有啥心願。老娘氣息微弱地說:「用老陳家的那棵大樹給我做壽材吧。」李德林點點頭,應承下來。

說起老陳家祖墳地裏那棵白皮松,也不知長了幾百年了,已有數丈高,枝繁葉茂,幾個大人也合抱不過來,已成李莊一景。陳泗水是陳家這一代的當家人,李德林就找他商量買樹的事。陳泗水一聽,腦袋搖得像撥浪鼓,一叠聲地說:「這棵樹不能賣。我們祖上留下了規矩,啥時候都不能賣,而且這樹被下了咒呢,買了也不吉利。」

李德林好說歹說,嘴皮子都快磨破了,可陳泗水就是不松口。李德林只好告辭出來,恨恨地想,我就不信買不下這棵樹!他信步來到那棵大樹下,盯著樹幹看,忽然眼睛一亮,興奮地喊道:「天助我也!」他氣喘籲籲地跑回家,騎上毛驢就進了縣城。

第二天一早,一位富商帶著一個小夥計來到了大樹下,盯著樹看了一會兒,忽然得意地笑起來。他喚過小夥計,低聲吩咐了幾句,那小夥計急急忙忙地走了。

過了一個多時辰,十幾個差役簇擁著一頂官轎來了。那富商進到轎子裏,換上了官服,大聲吩咐道:「給我敲打起來!」差役們趕緊敲起了鑼鼓。原來,這位富商模樣的人,竟是知縣王虎。

知縣這官是王虎花錢買來的,他上任後就想著撈錢了,李德林沒少給他銀子,兩個人自然沆瀣一氣了。這回,李德林剛給他報了信兒,他就急不可待地趕了過來。

這時,村民們聽到鑼鼓聲,都跑出來看熱鬧。王虎大喊道:「陳泗水呢?快把他抓來!」差役們趕到田裏,把陳泗水捆來了。

陳泗水被押到王虎面前,問道:「大老爺,我犯了什麽法?為什麽要抓我?」王虎惡狠狠地說道:「大膽刁民,不見棺材不落淚!我帶你去看,看你還有什麽話說!」他命差役帶著陳泗水來到大樹下。王虎指著樹幹的一處說道:「你看清楚,樹上寫的啥?」

陳泗水伸長脖子,凝神看了會兒,可啥都沒看出來,疑惑地問:「大老爺,草民眼拙,沒看出來,還請大老爺明示。」

王虎氣呼呼地說道:「看看,這是兩個字:亡虎。這不是在詛咒本官嗎?」經他這一提醒,陳泗水才發現,樹幹上隱約有這麽兩個字。他嚇得臉色煞白,忙辯解道:「大老爺,這棵大樹已長了幾百年,樹上的花紋也是自然生成,與小民無關,更不是詛咒大老爺啊!」

王虎怒道:「你說啥也沒用了!樹是你家的,上面的字明擺著是你在刻意詛咒本官,帶走!」差役們押著陳泗水就走。陳泗水扯著嗓子喊:「娃兒他娘,救我呀!」

陳泗水的老婆六娘真急壞了。可她一個鄉下婦人,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哪想得出救丈夫的辦法?情急之下,她想到李德林見多識廣,急忙登門求助。

一進門,六娘就哭著說道:「大哥,求求你救救孩子他爹吧!他若是有個三長兩短,我們娘倆也活不成了!」

李德林等的就是這話。他想要那棵大樹,就得讓陳家遭災。後來他看樹幹上有個圖形,很像「亡虎」二字,靈機一動,就想到了這麽個損招。這白皮松每長粗一點,外層的樹皮就會有所脫落,新老樹皮斑駁相間,再有人一暗示,說啥像啥。而王虎是想借機敲詐一筆銀子。

李德林拍著胸脯,假惺惺地說:「救我兄弟,義不容辭!」但他又掉轉話頭說,「這事兒犯了官家大忌,不花百十兩銀子難以擺平。另外,得伐掉那棵大樹,讓縣太爺心裏安生。」六娘一聽說需要那麽多銀子,又傷心地哭了,她家沒錢啊。

李德林假意安慰道:「弟妹你先不要哭,把你家那棵大樹賣給我,我給你一百兩銀子,再幫你去求求縣太爺,也就八九不離十了。」

六娘擺擺手道:「那棵大樹不能賣呀。大哥,你有所不知,那棵大樹是下了咒的,我哪能害你?你是我們家的救命恩人呀!」李德林問她到底是怎麽回事,六娘就講開了。

陳家這棵大樹,已不知有幾百年了,那個咒也跟著傳了幾百年。那個咒就是:樹倒,財散;樹死,村散。

李德林轉著眼珠想了想,不禁開懷大笑:「這樹沒倒過也沒枯過,誰知道那咒靈不靈啊!再說了,我也可以解咒啊。」六娘救夫心切,就說道:「大哥若不怕,那就把大樹買去吧。」李德林拍著胸脯說:「救兄弟的事兒包在我身上了!」買樹的事就這麽定了下來。

李德林請來道士,做了一場法事,然後才請木匠鋸了大樹,運回家裏。他老娘看到大樹,十分高興,病也好了大半,居然爬起身來摸了摸樹。李德林大喜,趕忙跑去縣城,給王虎送上一筆銀子,領出了陳泗水。

陳泗水聽說李德林買下白皮松救出了他,苦笑著說:「我家老祖宗說了:樹倒,財散;樹死,村散。現在這樹倒了,倒不知這咒語是否應驗呢。」

李德林一擺手道:「我已做過法事了,那咒語沒用啦!」陳泗水無奈地搖了搖頭。

李德林把大樹做成了一副壽材,他老娘看著心裏歡喜,病竟然好了。那壽材一時半會兒用不上,就放到了一間閑屋裏。

轉眼就到了開春,該賣春筍了,李德林卻急死了。這是怎麽回事呢?說來也怪,今年他家沒來一個販子,大批的春筍都爛掉了。沒賺到錢,反白搭了工錢,李德林快要愁死了。

李德林騎上毛驢,趕往縣城,想要搞清楚到底是怎麽回事。

轉過一個小山包,李德林見一輛牛車上裝滿了筍,趕車的販子一邊趕牛一邊哼著小曲。他聽販子的聲音有些耳熟,忙催打毛驢趕到販子身側,待看清了販子正是半熟臉的老曲,就生氣地問道:「老曲,你今年咋不到我家去收筍了?害得我家筍都爛掉了!」

老曲看到是李德林,反倒比他還生氣,大聲質問道:「我說你家藏哪裏去了?我找了十幾個村子都沒找到!再不收筍,我今年就要喝西北風去啦!」

李德林蹙眉問道:「你咋會找不到我家了呢?」

老曲氣哼哼地說:「就是沒找到呀!一眼看過去,全都是竹林和山包,哪裏分得清哪村是哪村呀?你們村叫李莊,我跟人家一打聽,縣裏有十幾個李莊,誰知道你住哪一個?我記得你們村西以前有棵特別高的白皮松,老遠就能看到,往前照著走就不會錯,今年卻怎麽也找不到了。那麽高大的一棵樹竟然望不到,真是鬼打墻了!」

李德林突然明白了,那麽高大的一棵白皮松,正是他們村的指路樹啊。有了指路樹,人家才能找到李莊,才能找到他家去買筍;沒了指路樹,人家尋不到他家了,就到別的地方去買筍了。他家的筍就算再好,又有什麽用?難怪陳家的老祖宗說:樹倒,財散;樹死,村散。

李德林一路奔波,尋了許多地方,終於買到了一棵白皮松,回去種在村西的山包上。他對村民們說:「護好這棵樹吧。樹倒,財散;樹死,村散。」

相关推荐: 女孩離家出走後,自己上門找警察回去,意外救了遇險的家人

飄雪的寒夜,年久失修的電話亭,不停響著的電話鈴聲…… 滿身傷痕的小女孩展開蜷縮的身體,接通了這個電話。 聽筒裏傳來滋滋的電流聲,一個溫和低沈的聲音響起:「喬喬,是你嗎?我是你跨越時空的愛人。」 楔子 冬天的夜晚格外的寒冷,呼呼吹著的北風中夾雜著片片雪花,路上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