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故事 愛情 她和其他男生約飯,被暗戀男神撞見後,他秒黑臉後直接壁咚我

她和其他男生約飯,被暗戀男神撞見後,他秒黑臉後直接壁咚我

1

「所以……你就不能把墨鏡和口罩摘下來嘛?」

余小滿從鍋里撈了一口肉塞進嘴裡,一邊嚼一邊看着對面那個把自己偽裝成特務一樣的人。

余小滿是個十八線的小編劇,坐在她對面的,是她的青梅竹馬,谷野。

谷野之所以把自己搞成這個樣子,是因為他是個明星。

算不上紅,但在最近小有名氣。

半夜三更的把余小滿叫出來吃火鍋的人是他,把自己圍得嚴嚴實實,對着一鍋肉根本不吃的,也是他。

「余小滿你不懂,我這是為你好,要是被拍到我和你半夜在一起吃飯,說不定你明天就能上熱搜。」谷野抽了張紙巾,把被蒸汽糊滿的墨鏡擦了擦,然後又迅速戴了回去。

余小滿十分瞧不上他這副做派,在桌子底下狠狠地踹了他一腳。

「哦!余小滿你竟然恩將仇報!要不是我你連飯都吃不起了,怕你餓死才帶你來吃飯!」

他彎腰揉了揉腿。

「所以,我還得謝謝你咯。」余小滿毫無誠意地道謝,又塞了一口肉,「說真的,每次出來你都這副鬼樣子,我覺得我已經好幾年沒見過你了。」

「怎麼?你想我了?」谷野突然賤兮兮的,就算看不到他的表情,但也能感受到他散發出來的賤意。

「沒吧,我覺得我見你已經夠多了。咱們倆從小就住在對門,又是同個學校同個年級,抬頭不見低頭見的,我覺得我之前見你的面比別人一輩子都多,真說不上想。」

「瞧你現在這個窮酸的樣子,我都不想認識你。」谷野忽然拿筷子從鍋里撈出來了一塊肉,放進了余小滿的盤子,「怎麼樣,你哄哄我,說不準我可以潛規則一下你,給你介紹點資源。」

余小滿把那塊肉塞進嘴裡,瞥了他一眼:「我可謝謝您嘞。」

余小滿和谷野高中畢業之後,一起考到了B市,他學表演,余小滿學編劇。

明明余小滿才是靠才華吃飯的人,卻沒想到最先發財的竟然是谷野!

「野哥,我還真有件事想問你。」余小滿忽然諂媚,嚇得谷野一激靈。

「余小滿你好好的,大半夜的別嚇人!」谷野抖了一下。

「野哥,最近聽說你和方怡在吃完飯之後一起去了酒店,是不是真的?」

方怡最近才出現的小演員,是谷野的學妹,前些天他們兩個在外面吃飯被狗仔拍到,照片已經在某瓣上傳得風風雨雨。

「不是,余小滿你腦袋裡面能不能有點正經的東西!就你現在這滿腦袋的黃色廢料,寫出來東西能過審嘛!我看你還是來給我做個助理得了,有你野哥一口肉吃,就有你一口水喝。」

「我可伺候不了你。」余小滿打了個飽嗝,微笑看着谷野。

「你快把你那職業微笑給收起來吧。」谷野拿出手機,遞給余小滿,「去結賬吧。」

「好嘞!」余小滿接下手機,到前台把帳結了。

谷野趁着余小滿結賬的功夫,先出去把車開了過來。

余小滿上車,把手機端端正正的捧給谷野,看着他眼睛亮亮。

「今天謝謝請客哦,谷萬秋。」

2

谷萬秋是谷野的本名,谷野只是他的藝名。

他一直覺得谷萬秋這個名字土,所以每次余小滿這麼一叫他,都能精準踩到他的爆炸點。

谷野把墨鏡摘了下來,轉過頭陰惻惻地看着余小滿:「余小滿,我再給你一次機會。」

「野哥我錯了!」余小滿立刻認慫。

「行,看在你這麼窮的份上,我原諒你一次。」

回到車上,谷野把墨鏡和口罩都摘掉,然後就發現余小滿正在偷偷看自己。

「怎麼,被你野哥迷住了?」

「你的粉絲知不知道她們粉的人竟然是這麼不要臉的?」

「我說得又不是假話,帥氣兩個字,難道不是刻在了我的臉上嘛?」

余小滿瞥了他一眼,冷哼一聲,但沒否認。

說真的,谷野長得確實不錯。

之前上學的時候余小滿可能是審美疲勞,沒覺得谷野長得有多帥,頂多是在他們那個小地方出類拔萃。但是自從上了大學見多了人,這才覺得谷野長得真的是被老天爺偏了心。

余小滿和谷野從還沒出生,就被牽扯上了關係,兩家的媽媽是閨蜜,又住對門,幾乎同時懷孕,所以早年間談笑之中就定了娃娃親。

余小滿小的時候對於這個「婚約」只是害羞地笑,後來青春期覺得自己不可能看上谷野,鬧了一場以後,誰都不敢再提。

這麼多年,余小滿只能算是谷野的「小弟」,兩個人相愛相殺一直到現在。

可誰知道,谷野竟然越長越帥,不僅帥還有錢!

早知道這樣,當初就不應該那麼輕易地就跟谷野劃清界限。

還是草率了!

谷野的車停到了余小滿的樓下,也不說話,骨節分明的手搭在方向盤上:「余小滿,你已經看了我一路了,不會是愛上我了吧?」

「不是,我就是想仔細看看,從你身上吸取一點發財致富的經驗。」

「那你看出來什麼了?」

「毫無內涵的庸俗。」

「余小滿!」谷野轉頭,一把捏住了余小滿的包子臉。

「唔唔唔,你放手!」

「嘖,滿臉油,你出來見我之前就不能洗把臉嘛?」谷野嫌棄的把手指上的油膩蹭到了余小滿的衣服上。

「見你還值得我洗臉?」

「說真的,余小滿,你如果沒有工作的話,我建議你去談個戀愛,這樣也能找點靈感打發一下時間。」

「我可是萬年寡王,要我脫單的話,首先,我身邊得有一個我看得上眼的優質男性。」

「那太難了,畢竟天天跟我這種神顏在一起,的確嗑不下別人。」

「你!」

谷野打了個哈欠,沒讓余小滿說完,催她上去收拾行李:「你別廢話了,趕緊上樓搬東西回我那,要不是我好心收留你,你明天就要去睡大街了。」

「行,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你最大!」

余小滿快步上樓,收拾好了兩個箱子,從窗戶往樓下看了一眼。

谷野靠在車上,點燃了一支煙。

那微弱的紅點在黑暗中忽明忽暗,余小滿覺得自己心頭的某個角落好像被點燃了一點。

原來人長得好看,真的可以禍國殃民。

3

余小滿到谷野家的時候,已經是下半夜了。

余小滿和谷野的工作都屬於那種吃了上頓沒下頓的,但不巧的是,谷野一個人先紅了。

一個窮得交不起房租,一個滿屋子的高定,兩個人的生活水平完全不是一個檔次的。

B市的房租很貴,但是卻擁有着最多的資源,所以余小滿不捨得離開這個城市,更何況,谷野還在這裡。

他們兩個這麼多年相愛相殺,可是卻從沒都沒有分開過很遠,即使很長時間不見面,一想到兩個人還在一個城市,就好像沒那麼遠了。

也是知道了余小滿的情況之後,谷野才讓余小滿搬過來和自己住。

「余小滿,你真的不用我給你介紹點資源嘛?」谷野靠在門口,看着余小滿收拾東西。

「真不用,我有一種預感,我馬上就能來活了。」

「行吧,我的房間就在旁邊,」谷野往回走,然後回頭,「對了,我明天早上的飛機,要去客串一個角色,大概一個月左右回來。」

「我知道啦,你好好賺錢哦。」

谷野的房子中規中矩,一室兩廳總體面積和在老家差不多,可這是在B市,這個地段的房租市余小滿想都不敢想的。

余小滿收拾完的時候,天已經蒙蒙亮了,她一頭倒下去,直到下午才睜眼。

她摸出來手機一看,是自己的老師給自己發的微信。

【小滿,你現在還在做編劇嗎?】

余小滿想到上學的時候,老師曾經說過,這個班裡面一共二十多個人,最後能有一兩個能去真的寫劇本,就很不容易了。

本來余小滿還覺得老師過於誇張了,但畢業這兩年,她忽然明白老師說得的確是真理。

靠筆桿子吃飯真的好難哦。

余小滿趕緊給老師回了消息。

【嗯嗯,在的,老師是有什麼事嘛,隨時說。】

微信那頭很快就回了消息。

【是這樣,我這面有個公司想要寫一個15分鐘,16集體量的劇本,我看了下題材,一下就想到了你,你想試試嘛?】

劇本?!

余小滿眼睛亮亮,手指飛快,瞬間答應。

【那我就把製片的名片推給你,小滿你要加油哦!】

余小滿把製片的名片點開,對方很快就通過了。

【你好,我是明誠影視的許麗,你是立冬老師介紹過來的吧。】

……

兩個人聊得很快,對方清楚的知道自己想要一個什麼風格的故事,余小滿立刻雞血滿滿打開電腦敲了一個大綱過去,等到發完文檔,余小滿才泡了一碗麵,給谷野發了張聊天截圖。

【你看看,我說了我有預感,這活不就來了。】

谷野的微信很快就回了過來。

【還不是我家風水好。】

余小滿覺得谷野有一種魔力,就是連他的字都帶着賤兮兮的味道,就算只是文字,余小滿好像都能聽見谷野的聲音。

本來懟他的話張口就來,但最後卻只剩下一句:「嗯嗯嗯,你說得對。」

余小滿接的這個劇本是某平台的自製劇,題材規定是現在流行的穿書題材,主要講得就是女主穿到書中成為惡毒女配,最後破壞了原書劇情,與男主在一起的故事。

雖然這個題材在小說裡面已經被寫爛了,但拍成劇,市面上還不算多,唯一一個就是去年爆了的一部劇古裝劇,於是平台想趁熱打鐵,直接做一個短劇,投入不太大,算是試水。

16集,每集15分鐘,加班加點準備一個月拍完。

製片方給余小滿一個月的時間,把劇本走向和分集分場給訂下來,剩下的等到開拍之後,讓余小滿跟組,這樣加班加點才能趕上暑期檔。

像余小滿這種十八線小編劇,是對選角沒有任何話語權的,更何況這一個月余小滿忙得昏天黑地,睜開眼睛看見微信就是製片方在要進度。

等到把分集的最後一版大綱定下來,余小滿才揉揉眼睛,伸着懶腰走進浴室。

雖然余小滿現在住在谷野家,但這大半個月余小滿根本就沒見過谷野,演員一進組就不能擅自離開劇組,這是規定。

所以余小滿進浴室的時候,也就沒想着帶睡衣。

於是……在她打開浴室門的抬頭看見谷野的時候,她下意識地一巴掌呼了過去。

4

「余小滿你!」谷野捂住鼻子,瞪着余小滿。

余小滿抽出搭在旁邊的浴巾把自己裹了起來。

她沒想到一直都沒出現的谷野竟然大半夜的回來了!

她可是只穿着內衣就出來了!

「你怎麼回來了?!」余小滿退回到浴室,把門狠狠關上。

「我叫你了啊,你根本沒理我,再說了這是我家,我憑什麼不能回來?」谷野轉頭進了余小滿的房間,把她的睡衣給拿了出來,「你快點把衣服穿上,省得一會你又打我。」

浴室的門被打開,只伸出來了一隻手。

「余小滿,以前你也沒有這種裸奔的愛好啊,你是受了什麼刺激,竟然變成這樣,雖然我也不是很介意啦,但你打人就不對了!」

谷野嘴上說着流氓的話,但耳尖卻紅了。

「你怎麼回來了?」余小滿知道是自己理虧,直接下意識地刪除記憶,把剛剛的事情忘掉。

「我明天要去拍個廣告,今天晚上回來住一晚。倒是你……這是什麼情況?」

「沒什麼,就是趕稿之後的放鬆……不過現在看來好像有點太放鬆了……」余小滿擦着頭髮,「對了,還有件事跟你說,下個月我可能要跟組,一邊拍一邊寫劇本,大概能一個月左右吧,時間不定。」

「呦,你這是要火了?你要不然求求我,或許我能給你個面子,去客串一下,給你抬抬身價。」

「沒,目測火不了,而且你不是一直都覺得短劇沒什麼發展,不想接嘛,我可沒這麼大的能耐讓您老來給我客串。」

「短劇?多短?一分半的那種?」

「不是,大概每集15分鐘吧,是平台自製劇,反正和你不是一卦的。」余小滿瞥了他一眼,「你明天不還有事嘛,還不去睡覺?反正我是困了,我先去睡了。」

余小滿飛奔逃回了臥室,把門死死地關上,根本沒看見谷野的表情。

谷野聽見「嘭」的一聲,然後盯着房門看了兩眼,最後打開手機點開了一個文檔,掃了兩眼之後,回了一條語音。

「之前說的事情我答應了,但是公司承諾給我的事情,也要履行。」

谷野出道三四年,出道的作品便是大導演的電影,只是一個小角色,但也把谷野的位置擺到了電影咖。後來真正讓谷野熱起來的,其實是一部霸道總裁的小甜劇,他在裡面扮演的是男二的角色。

俗話說男主是留給女主的,男二才是留給大家的,憑藉這個角色,谷野收穫了一大批粉絲。

只不過接下來的劇本,都是這種了。

公司老闆想讓他快速變現,這種速食的網劇是最簡單迅速的方法。

可是谷野不願意,他更想的是去拍一些自己喜歡的東西。

他想成立自己的工作室。

一個月之後,余小滿進組。

本來余小滿對自己的定位就不高,但是進組之後,被大家一句一句的叫着「小滿老師」,還搞得她有點飄。

但五分鐘之後,她徹飄不起來了。

跟導演和製片的會議緊跟着開始,一路從下午開到傍晚。

余小滿出來之後,都不知道自己往筆記上面都記了些什麼。

吃飯的時候,余小滿也是渾渾噩噩的。

雖然叫「小滿老師」,本質還不是個打工人罷了。

「飯不好好吃,在那扒拉什麼?」

余小滿停下筷子,抬頭看了一眼。

「谷野?你怎麼來了?」

谷野坐在她的對面:「怎麼,看見你野哥來了這麼驚訝?」

「你不會是來探我的班吧,這我可消受不起。」

「你想什麼呢。」谷野敲了敲她的腦殼,「你不會不知道這部戲的男主是誰吧?」

「我還真沒關心,」余小滿狐疑地看了谷野一眼,「不會是你吧?」

「答對了!」谷野站起來,「那就請編劇老師多多關照嘍。」

「可別叫我老師,我現在對這兩字過敏。」余小滿抖了兩下。

在此之前余小滿是真的不知道這部戲的男主角選的就是谷野,在她的印象中,谷野一直都對這種短劇沒什麼興趣的,甚至有一段時間還對某音什麼的進行了批判。

也不知道他的公司用了什麼方法,才讓谷野同意來拍這部劇。

不會……

是因為自己吧?

余小滿搖了搖頭,讓自己清醒一點:谷野可不是那麼不清醒的人。

余小滿認識的谷野,是個看起來非常好說話,卻有着強烈目標的人。他不會因為任何人和事都改變自己的決定,看起來吊兒郎當,但其實很堅定。

余小滿不覺得自己會改變谷野的選擇,就像之前那樣。

5、

原來余小滿的高考志願,是沒有填到B市的大學的。

她的分數如果要是去別的學校,漢語言文學或者是編劇,都可以考上一個不錯的學校,但B市的學校,分數太高,不能上比較好的學校,所以她很猶豫。

當時谷野已經參加完藝考,拿到了兩個學校的通知書,谷野的文化課成績又很不錯,不管他想去哪所學校,都可以。

可是谷野在知道了余小滿的情況之後,並沒有改變自己想去B市的想法,所以他笑的好像很無所謂的跟余小滿說,等余小滿畢業了,再來B市找他。

余小滿沒有再說些什麼,只是偷偷地把志願改到了B市。

但是那天,余小滿除了說志願的事情之外,她還想對谷野告白。

只不過,從始至終在意這段感情的,捨不得的,陷得深的,也只是余小滿一個人而已。

這個短劇是以娛樂圈為背景的穿書題材,叫做《誰都不可能搶走我的光環》。

女主角的扮演者,就是之前和谷野被拍到一起吃法的,被稱為小嫂子的方怡。

她長相甜美,笑起來甜度十個加號。

而男二的扮演者,則是一個新晉網紅,紀思齊。

他在兩個月前,因為一個短視頻在某音爆紅,不過一周就斬獲千萬粉絲,於是迅速被公司簽了下來。

一個新人,一個網紅。

不管怎麼看,都和谷野的咖位不搭。

余小滿甚至覺得,谷野的腦子瓦特了,這才接下這部劇。

雖然在同一個劇組拍戲,但余小滿大部分時間都在酒店很自閉的寫劇本,有的時候甚至那邊都開拍了,她的台詞還沒出來,需要後期去配音。

整個劇組的進度趕到瘋。

高壓之下,余小滿覺得,自己腦子裡的那根弦緊繃着,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斷了。

所以在門鈴被摁響的時候,余小滿清楚的感覺到,自己腦袋裡的那根弦兒,斷了。

「誰呀!」余小滿沒好氣。

她把門打開,然後愣在了原地。

「編劇老師您好,不知道你忙不忙,我有幾場戲想跟你討論一下。」

紀思齊人長得奶奶的,說話也溫溫柔柔,和這樣的人說話,就算余小滿準備要炸了,也能啞炮。

「我不忙,你打算在哪裡?」

不會是在房間裡吧!

「這樣,我看老師也忙了一天了,不如我請老師吃個飯吧,就附近的餐廳,不會耽誤老師太多時間。」

「行,等我換個衣服。」

余小滿回到屋裡迅速換了衣服,還給自己塗了點口紅。

頭髮是沒工夫洗了,乾脆戴上帽子,戴上口罩。

她對着鏡子看了一眼:這幅裝扮……就很像谷野啊。

紀思齊訂的餐廳果然離酒店不遠,開車十分鐘就到了。

這部劇是現代劇,所以拍攝場地選在了繁華的H市,這也是余小滿第一次來H市,只不過她平常都忙着劇本,根本就沒有時間出來,平常吃飯也是劇組的盒飯。

突然的改善伙食,讓余小滿對紀思齊的好感度倍增。

兩個人說了一些關於劇本的事,又說了些別的,紀思齊這才送余小滿回去。

可下電梯,兩個人就看見了等在余小滿門口的谷野。

6

「野哥……你這是?」

還沒等谷野說話,余小滿就直接插了進來:「野哥也是來找我談論劇情的吧,真的是讓野哥久等了!思齊你先回去吧,今天謝謝你啦。」

紀思齊點點頭,本來想跟谷野說句話,卻直接對上了谷野那要吃人的眼神。

余小滿把谷野推進了房間:「你怎麼來了?」

「看你死沒死。」谷野語氣不善。

「你這人說話真的不招人待見,你要是這樣的話,小心我把你給寫死。」

谷野沒搭茬,直接冷冰冰的問:「那小子來找你幹什麼?」

「沒幹什麼啊,他請我出去吃個飯,順道討論一下劇情。」

「呵,你這個破劇有什麼可討論的。」

余小滿收拾東西的手頓了一下:「是啊,這麼破的劇本,你幹嘛要來演呢?」

谷野被問得一愣,他顧左右而言他:「反正我告訴你,這個圈子裡面水可深,你可別被人利用都不知道。」

「知道了。你要是沒事的話,就可以走了。」

余小滿冷冰冰的,是這些年穀野不曾見過的態度。

在谷野的印象中,余小滿是傻的,是軸的,甚至不是很好看的。

但這種冷冷的,是谷野第一次見。

「你這是什麼……」谷野還想說點什麼,但他的電話響了,他掏出來手機看了一眼,然後對余小滿說:「以後你學聰明點,我有事先走了。」

余小滿沒應聲——

她剛剛看到,手機屏幕上顯示的來電,是方怡的。

這部劇本來就短,大家為了趕進度更是加班加點,余小滿寫完最後一場戲交給導演之後,忽然一下覺得放鬆了。

她打開某瓣看了一眼。

因為習慣,她總是搜關於谷野的消息,久而久之的,她的首頁都是他的消息,躲都躲不開。

而最近的一條消息,就是谷野和方怡的照片:兩個人在酒店門前,谷野抱着方怡,不知道在幹些什麼。

時間正好是谷野找自己的那天晚上。

呵,自己玩得這麼花,憑什麼來管我?

余小滿繼續翻,竟然看到那天晚上她和谷野在吃火鍋的照片,雖然谷野把自己遮蓋的嚴實,但自己卻什麼都不管不顧,沒洗頭又戴着厚片眼鏡,甚至連衣服都是帶着油點子的!

果然,底下的跟樓,根本沒人把余小滿當成小嫂子。

後來有人在底下解釋,說是余小滿和谷野的老同學,說了兩個人好兄弟的關係,大家一下就散了。

甚至還有人鬆了口氣,果然如此,我哥哥絕對不會瞎到這種程度。

這條評論給余小滿氣得直捶床:果然!果然還是因為顏值!

雖然余小滿的顏值比不過那些個明星,但收拾收拾打扮一下,還是非常能見人的。

只不過她平常就宅在家裡,出門洗個頭,都算是對別人的尊重。

余小滿關了軟件,洗了個澡開始收拾東西。

她剛剛給製片人說了,這幾天自己在H市玩一玩,就不等着劇殺青了。

余小滿的任務從交完劇本那一刻就結束了,製片人對於余小滿的工作進度很滿意,知道余小滿要玩幾天,還特意給她轉了些錢,當作甲方請客。

沒有什麼是比給錢的甲方爸爸更值得人尊敬的了!

男人什麼的,只會影響出刀的速度。

所以……直到余小滿離開H市的那一天,谷野都不知道。

7

余小滿到了B市,她發現正好之前自己租的那套還沒有租出去,於是余小滿趕緊聯繫房東把租金續上,等到她回了B市,就從谷野家搬了出去。

谷野回來的時候,發現所有餘小滿的東西都不在了。

自那天之後,余小滿就再也沒回過谷野的消息。

原本谷野只是以為余小滿在忙着趕稿,當他知道余小滿先回來了,還搬走了的時候,他忽然意識到事情大條了。

他回想了一下兩個人最後一次見面……

難道,是因為方怡?

谷野決定,先找到余小滿。

按照余小滿討厭麻煩的性格,她就算找房子,也會在原來的地方找,於是他抱着試一試的態度,去了趟余小滿的上次的家。

正好把余小滿抓個正着。

看着他過來,余小滿沒有太大的驚訝:「你來幹什麼?」

「你為什麼跑了?」

「嗯嗯嗯?」余小滿一臉問號。

「你從我家離開,都不打一聲招呼?你禮貌嗎?」

「這件事是我不對,是我不禮貌了。」余小滿掏出手機,給谷野轉了帳:「這是這兩個月的房租,這次夠禮貌了吧。」

谷野看着余小滿的轉賬,更是氣瘋了:「你知道我不是這個意思的!」

「那你是什麼意思?」

「余小滿你別這樣,你要是因為方怡的話,我可以解釋的。」

「你解釋什麼?你和她的事跟我沒關係,之前沒有,之後也沒有,我們兩個只是純純的同學關係,我這麼平庸,寫得也是破劇本,怎麼可能配得上你呢?」

「不對勁兒,你不對勁兒。」谷野看着余小滿,忽然想起來了那天晚上他自己說的話:「你不會是因為我說你的劇本破,所以生氣了吧。」

余小滿微笑:「沒有。」

那就是了!

「我錯了。」谷野低頭道歉。

余小滿有點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說什麼?」

「我錯了,你的劇本不是爛劇本,那天是我被紀思齊氣瘋了才那麼說的,你原諒我吧。」

「沒事,反正在你的心裡,我也沒有你的方怡重要。」

「方怡真的和我沒關係,那天的狗仔也是她自己找人來拍的,目的就是為了蹭我的熱度。」

「真的?」

「真的。」

谷野知道,自己說什麼余小滿都會相信,更何況,他根本就沒想過騙她。

8

《誰都不可能搶走我的光環》緊趕慢趕終於在暑假檔上了架,一天兩集,兩周播完。

雖然是短劇,但是對於新板塊的開發,製作方也是給了很多宣傳。

加着谷野的人氣,這部短劇馬上就出了圈。可是劇越火,招惹的是非越多。

有谷野的粉絲把谷野的戲份和紀思齊的戲份時間拿出來做了對比,發現身為男二的紀思齊竟然比男主的谷野戲份要多出來整整15分鐘,一集的容量。

本來谷野的粉絲還只是去罵製片方,但是後來,有人扔出了一張余小滿和紀思齊吃飯的照片。

余小滿的微博就是這麼被炸掉的。

她後台的私信瘋狂的湧入,都是谷野的粉絲來罵她沒有職業操守,給男二加戲!

余小滿滿臉懵,她找出來劇一場一場的對,發現谷野的戲份被刪減了不少,整個下來,更像是工具人。

難怪谷野的粉絲會生氣。

余小滿想了想,發了一篇微博。

【劇本是一個劇的最初,而最終故事的呈現,則是大家最後的決定,請大家相信,我也跟你們一樣,很愛程冬(劇中男主名)。】

可是余小滿的解釋,在大家的怒火之中,顯得十分無力。

最後余小滿只能把評論關掉,到最後,連手機都給關了。

所以當谷野出現在她家門口的時候,她還有點懵:「你怎麼來了,你不是在劇組嘛?」

還沒等余小滿說話,就被谷野緊緊地給擁在了懷裡。

只有他自己知道,余小滿的手機關機之後,他有多着急。

「你沒事吧。」

「我沒事,就是你的那些粉絲把我罵的要死,我覺得你應該給我賠點精神損失費。」

「我看你是真沒事,現在還能開玩笑。」

余小滿從谷野的懷裡鑽出來,有點疑惑:「你的戲份被剪,你不生氣嘛?」

「還可以吧,物盡其用而已。」谷野無所謂,「本來在接這部劇之前,我就知道是在給紀思齊抬轎子漲身價,所以他的戲份最後比我多,也在我意料之中。」

「嗯?為別人做嫁衣?不像是你能甘心的事啊。」

「這其中的確是有點別的事,等我處理完之後再來找你,你這幾天先別出門了,手機也少看,多寫點稿子。」

「行,我知道了。」

「另外……」谷野定定的看着余小滿,「你好像……比我想象中的,還要重要。」

余小滿聽着谷野的話,心跳忽然漏了一拍。

「你……說什麼?」

「沒什麼,三天後吧,」谷野頓了頓,「三天後,你再打開手機,到時候你就都明白了。」

9

谷野知道,余小滿很聽話,尤其聽自己的話,讓她三天之後打開手機,她就一定會等到三天之後。

三天後的中午,余小滿按照他的話準時打開手機。

無數條消息瘋狂涌了進來,余小滿的手機遲鈍了好一會,才勉強在一堆消息中找到關於谷野的消息。

上午十點,公司忽然宣布穀野建立了個人工作室,以後谷野的影視活動,全權由工作室代理。

十一點谷野個人工作室成立微博,完成交接,宣布之後谷野的發展方向更偏向電影。

十二點,谷野發了一條微博。

【青梅竹馬,兩小無猜,她又是我「指腹為婚」的「童養媳」,怎麼可能對我不好?】

這個「她」雖然沒有姓名,但誰都知道,谷野說得是余小滿。

不僅谷野的粉絲懵了,連當事人余小滿也懵了。

她趕緊給谷野發了條微信:「你什麼情況?」

谷野的電話隨即打過來,一陣沉默之後,谷野首先開口:「其實余小滿,我一直都知道你喜歡我。」

余小滿???

「我表現的,這麼明顯嘛?」

「呵,」谷野在那邊輕笑了一聲,「其實挺明顯的,只不過你傻,我也不想拆穿你。」

「更何況,我也不想暴露我自己。」

余小滿:這人藏得這麼深的嘛?

「之前公司的規定,我不可以談戀愛,而我簽那個短劇的條件,就是成立工作室。所以我想着等到工作室之後再跟你慢慢說,反正你也跑不了。不過……」谷野沉默了下,「我的那些粉絲好像有點失控,所以在她們對你做什麼之前,我覺得我應該為了你喜歡我,我也喜歡你,而去保護你。」

「是把你藏起來,還是公布和我一起面對,現在這個選擇題交給你。」

余小滿緩了兩分鐘,谷野聽着電話那面的長久的沉默,也不着急。

他知道,余小滿一定會給他一個滿意的答案。

過了不知道多久,余小滿終於開口:「谷萬秋,這麼多年了,你覺得我們兩個的膽量和默契能多少分?」

谷野想了想:「我們的友情加愛情,一定是滿分。」

「既然這樣……那就公布吧,沒什麼可怕的。」

谷野在電話那頭慢慢的笑了起來,語氣是余小滿從來沒聽到過的溫柔:「好。」

勇氣滿分,默契滿分,友情滿分,戀愛滿分。

沒有什麼風雨,能阻擋這一份滿分的愛情。

相关推荐: 我爹造反了,我成了最尊貴的嫡公主。很好,這位公子我要了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悅君兮君不知。 ——《越人歌》 我爹造反了,我成了最尊貴的嫡公主。 但我內心害怕極了,因為這是我第二次做嫡公主。 第一次是三年前,我爹的屁股在龍椅上還沒坐熱,就被我三叔趕了下去。 三叔是陪我爹一起造反的,我爹馬上功夫厲害,三叔嘴上功夫厲害,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