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故事 愛情 我離婚了,因為一套臺北房子。

我離婚了,因為一套臺北房子。

01

丁南方是高雄人,在南風上的大學

作為一名美女,她婉約又知性,可直到大三都沒有男朋友。

不明就裏的人都很好奇,這麽優秀的妹子怎會沒人追?

其實不是沒人追,而是都被她以各種借口回絕了。

時間久了,大家都說丁南方傲嬌。

丁南方撇嘴一笑。

她自小理性,認為沒前途的戀愛都是耍流氓。

可什麽樣的戀愛才有前途呢?具體她也說不上來,只揉揉眉心說:「人帥,質優,無異地風險是基本前提,其他的看潛力。」

眾人皆懵,大學戀愛不是用來享受青春的嗎?幹嘛那麽現實。

久而久之,校園一眾男生公認「丁南方特難搞」。

02

直到那天,室友小圓讓南方陪她回姑媽家拿東西,緣分來了。

在姑媽家,遇見了小圓表哥的同學,在另一所很牛掰的大學讀研的理工男。

表哥介紹說:「這是我最好的哥們,向北方。」

小圓說:「這是我最好的姐們,丁南方。」

四個人同時哈哈大笑。

小圓調侃道:「一個南方,一個北方,這是什麽神仙緣分哪,給我也稱兩斤。」

而有趣,往往是開始一段關系的好征兆。

03

中午,表哥請大家吃火鍋。

向北方很靦腆,話也少,和美女說話都有些不自在。

只有當表哥和他談論課題時,他的眼睛才熠熠生輝,一串串專業詞匯冒出來。

南方聽不懂那些專業術語,她只覺得向北方好厲害,聲音也好聽,充滿磁性。

此時的南方並沒意識到,她慣有的理性,此刻早已冰消瓦解。

一頓飯結束,南方了解到,向北方老家果然在北方,是個冬天很漫長,冰雪很厚的地方。

她有些失落,如果他不是北方人,不是家裏的獨子就好了。

當然,如果他畢業後能留在這個城市,該有多完美啊。

04

再次見向北方已經是夏天了。

小圓拉南方去表哥學校蹭飯,結果因為追趕公交車,倆人熱得滿頭大汗,丁南方更是中了暑,暈倒在烈日下。

這次生病反而成了契機。

小圓課業緊,沒時間陪她輸液,便強行把課題告一段落的向北方拉過來幫忙。

南方出院時,小圓過來接她,驚奇地發現,南方的小手居然緊緊牽在向北方手裏。

她「咦」一聲:「臭丫頭,你不是不找異地的嗎?」

向北方搶著回答:「我會爭取留校。」

南方低頭甜笑,這次生病真是時候,原來理工男甜起來,也能齁死人不償命。

南方就這樣被順利拿下。

消息傳回學校,一眾男生唏噓,不愧是學霸,追女孩也厲害,一次陪護便搞定了冰山美人。

05

南方大學畢業,進了一家外資公司。

向北方也留校成功,開始了助教生涯。

後來,在老家父母的資助下,北方買了輛小車,每天下班後,載著南方從城東穿到城西,嘗遍各種蒼蠅館子,日子像撒蜜般甜膩。

再後來,兩人開始談婚論嫁。

只是單靠倆人的死工資,怎麽可能在這個城市買得起房呢?兩邊父母都是工薪族,也給不了太多的支持。

面對向北方的失落,南方安慰他:「咱先租房唄,別人租得咱們也租得,有什麽大不了,青春不就是用來奮鬥的嘛,我就不信憑咱倆會買不起房。」

向北方感動的想哭,他緊緊擁抱著南方,仿佛抱著一件稀世珍寶。

06

後來,小圓問南方:「向北方沒錢沒房,你怎麽還義無反顧的嫁給他?這不是你的風格啊。」

南方是這樣說的:「現成的高富帥我怕消化不良,不如找個潛力股培養,從根上烙我丁南方的印兒,多有成就感。」

那時的丁南方又颯又拉風,一副我的人生我做主,任誰看了都羨慕。

轉眼,南方和北方的婚後生活推進到第三年,雖然沒有房,但仍然保持著琴瑟和鳴的節奏。

在他倆身上,很難看到「貧賤夫妻百事哀」幾個字。

07

那時候,作為職場小白,南方的工資只是中下水平,北方稍好一點。

在消費飛漲的城市,兩人的日子並不寬裕。

南方參加同學聚會穿的是不到二百塊的連衣裙。

她第一次被女同學同情,沒想到當年的傲驕女神也有落下凡塵的一天。

有男同學起哄:「南方,你說實話後悔嗎,後悔有我接著呀。」

南方不氣也不惱,淡定地吃喝,淡定地告別。

她只有面對小圓時才會吐露心聲,她覺得什麽時候幹什麽事,目前階段,攢錢買房和提升自己並列第一。

她篤定,只要和向北方齊心協力,一定會買到心儀的房子,過上夢想中的生活。

房子出現得比預想中還要快。

南方在地產公司做設計的堂哥告訴她,他們公司新開了一個樓盤,中高端定位,品質特棒,建議她抓住機會,他會幫忙爭取內部價。

聽到那個折扣,南方怦然心動。

再看堂哥手機裏的戶型圖和社區配套,她感覺自己的心跳都開始加速。

那就是她夢想中的家啊,大寬廳,簡潔,通達,想象著陽光鋪過來,心情都是燦爛的。

08

轉天,堂哥驅車帶她實地看房。

只一眼,她就喜歡得不行。

以前她覺得,一眼萬年這種詞完全是杜撰,看了這套房才知道,是真的存在。

回到家,南方興致勃勃地給向北方講,她激動地說,有這樣一個家讓她不吃不喝都願意。

向北方心酸地笑著,笑完暗暗盤算家裏的錢,最後不得不告訴老婆,即使掏光家底,離首付也差一大截,還是要再等幾年。

可是,人一旦挑起最強烈的願望,又怎麽停得下來。

南方表面上很平靜,但夜裏的翻動聲,時不時地沈思,還有嘴邊冒起的水泡騙不了人。

遇到心儀的房子很難得,關鍵有堂哥的申請,價格優惠那麽多。

09

轉機出現在一個月後,向北方突然得到一大筆錢。

那是他爸用命換來的。

向爸在工地看項目,不小心掉進工地深坑,裏面豎起的鋼筋直接穿透胸腔,雖被緊急送醫,人還是沒能救回,據說當時走得十分痛苦。

向北方沒見上他爸最後一面,趕到醫院時,只看見向爸僵硬的軀體,還有臉上定格的痛苦表情。

母子倆被這突如其來的禍事打擊得心神恍惚,賠償事宜是南方出面談的。

建築公司因為在安全措施上存在漏洞,賠償得比較痛快,一共100萬。

10

處理完爸爸的後事,向北方靠在南方身上涕淚交加,他說:「南方你知道嗎,我爸走時沒留下一句話。」

南方說:「我知道,護士說他當時神誌不清,嘴裏一直在喊媽的名字。」

向北方說:「我理解爸的意思,他是放不下我媽,我媽身體不好,你知道的。」

南方說:「我知道,老兩口一輩子恩愛,爸對媽感情很深。」

向北方又哭出聲來:「老婆,這錢咱都給媽,全給她,讓她養老。」

南方攥緊他的手重重點頭:「必須的,都給咱媽,這是爸對媽最後的關照。」

說完,兩人緊緊擁抱在一起。

11

等向媽精神恢復了一些,兩人不得不返程回去上班。

不知不覺三個月過去了,當初南方看中的那個樓盤賣得火爆,她也一直關註著,堂哥打過幾次電話,說好房源已經不多了。

這天下班,南方回家跟向北方商量,買房機會難得,娘家贊助了40萬,首付只差30萬了,能不能先借用一下婆婆那筆錢?

向北方聽了,擡頭看著南方,冷冷地問:「怎麽,那筆錢,你要反悔嗎?」

南方慌忙解釋:「不不不,你別誤會。那錢是媽的,我是說,咱不白用,是暫借,給她付利息,憑咱倆的能力,很快就能還上的。你跟媽提一下嘛,我覺得媽應該能理解,房子買早不買晚,你說是不是?」

「是什麽是!?」向北方打斷她,「不就是你自己想住好房子嗎?南方,咱們自己慢慢奮鬥不好嗎,等幾年再買不行嗎,幹嘛非要要動我媽的錢。還有,買房可以,非要買那麽好的嗎,你能不能活得實際一點?」

南方氣結:「你什麽意思呀?是說我脫離實際,心比天高了?還是說我不配住好房子?」

向北方的臉更冷了:「這是你自己說的。」

南方也生氣了:「我簡直在對牛彈琴。」

向北方更加惱怒:「我是牛,你呢,是狐貍吧,一肚子心眼。你搞搞清楚,那是我爸留給我媽的錢,明面上答應好好的,轉頭就打起主意,你自不自私啊……」

「夠了。」丁南方吼出這麽一聲,眼淚不受控製地滾落下來。

12

那一刻,她有一種無力感。

她想說那套房買下後,他們把婆婆接過來一起生活,錢也會一分不少的還給她。

可眼下都不重要了。

她突然才發現,一向含蓄的向北方居然如此毒舌,一串串傷人的話冒出來,攻擊得她毫無招架之力。

之前有多甜蜜,現在就有多傷感。

這事發生在別人身上或許吵吵就過去了,可一向傲驕的南方怎麽受得了愛人的猜疑和汙蔑。

錢的事沒人再提,房自然也沒買成,日子表面上還是一樣,南方卻明白,這件事像一顆釘子,已經深深釘進彼此心裏。

兩個人變得越來越疏離。

南方清晰地感覺到,有什麽不一樣了,她說不上來,就像本來完好的冰面,悄然間裂開數不清的細紋,不影響什麽,卻不知變故將在哪一刻發生。

有時她會自問,是她做錯了嗎?

她當時的決定完全是從現實出發,絕沒有半點侵占婆婆財產的意思。

那麽是向北方錯了嗎?他也沒錯吧,那筆錢對他來說等於他爸的命,是融於血肉的感情。

當現實與情感碰撞,沒想到,會撞得如此面目全非。

以至於恩愛的兩個人,內心漸行漸遠。

13

以南方的性格,最討厭拖泥帶水。

捱過一年,她不想再過這樣死氣沈沈的日子。

說不上刻意,在這一年裏她一直在避孕,可能,這也是變故的前兆。

最終,兩人和平分手。

向北方曾試圖挽留,最終還是選擇尊重對方。

沒孩子,沒房產,分起手來倒也省事。

小圓知道後驚呼:「真服了你倆,結婚義無反顧,離婚快刀斬麻,你們倆這樣,我還怎麽相信愛情啊。」

南方苦笑,愛情是青春的見證,也就僅限於此吧。

是的,她不否定愛情,但也不會唯愛情論。

14

再見面是兩年後。

那時,南方已經從公司辭職,自己做短視頻,剛起步階段。

那天,她約客戶談推廣,就在酒店的走廊猝不及防地和向北方遇見了。

他有一點發福,穿著合體的西裝,看見南方迎面走來,楞怔一瞬後,微笑著過來打招呼。

兩人互相問好詢問近況。

南方這才知道,向北方也辭職了,倆人一辦完離婚,他就火速離開學校,與師兄一道創業,開了一家技術咨詢公司。

向北方說:「今天過來是談風投細節的,有人看好我們,馬上投一千萬……總算熬出來了。」

南方說:「恭喜啊,你肯定行的,當年我就看出來了。」

一句話讓兩個人心緒翻湧,回憶全都湧進腦海,南方只覺得眼睛酸澀難忍。

有人在旁邊喊「向總,客人等著了」,向北方匆匆告別,臨走時問:「南方,你還用那個號嗎?」

南方點點頭。

那個號碼,她已經用了好多年。

那時青春正盛,她剛和向北方談戀愛,他用打工賺的錢給她買了一部手機,選了這個號碼。

這些年,手機換過很多次,號碼卻從沒變過。

15

第二天,向北方的電話果然打來。

他請南方吃飯,點了她最愛的口味,她不愛吃姜和香菜,他都一一吩咐好。

南方知道了他這兩年的經歷,師兄弟三人合作開創公司,歷經波折,好在目前效益不錯。

他說:「南方,我買房了,就在你當初看的小區旁邊,是你喜歡的大寬廳……」

南方微笑著打斷:「是麽,好巧啊,我男朋友也打算買在旁邊呢。」

她眼看著向北方眼裏的火花「噗」一下熄滅,然後兩個人舉杯,吃菜,聊家常。

她為兩個成年人脆弱的自尊,還有不動聲色的掩飾感到莫名好笑。

南方婉拒向北方送她回家的好意,一個人走在路上。

秋風起,視線漸漸模糊。

16

她哪有什麽男朋友?

歷經千帆,已經很少有人能真正走入她的心。

只不過,她明白了,看似完美的結局總有不為人知的內傷。

而男人以為傷害翻篇了,在她看來,結痂了愈合了又怎樣?看不見的肌理層早已發生變化,可忘,卻不可逆。

她想起昨晚,小圓與她通電話,兩人談起向北方,小圓說:「哎喲不得了,這小子發達了,我表哥也是合夥人之一呢,占幹股,不管經營,前一段家庭聚會才聽他說,貌似做得不錯。」

南方突然想起一件事,她問小圓:「他們三個人合夥,你表哥出多少錢,你知道嗎?」

「一百萬啊,每人都是這數。」

「嘩啦」一聲,哽在南方心頭多年的東西,碎裂瓦解。

他舍不得用這筆錢的一小部分滿足她的心願,卻願意拿出全部用來投資。

她感覺從未有過的輕松,也有傷感席卷上來,更多的還是感同身受。

她能夠理解,也能夠想象,向北方用那筆「拿命換來的錢」,會是在怎樣境況下做出的決定。

這樣的結果於她最好。

她終於可以永無掛礙地面對向北方,像一位多年老友,或者像親戚,甚至家人……

唯有情愛,再無瓜葛。

相关推荐: 我正要給助理升職加薪,她卻提離職,理由是她懷了我老公的孩子。

我正要給助理升職加薪,她卻提離職,理由是她懷了我老公的孩子。 我反手賞了她一巴掌,「作為老板,我準你辭職去車房自由;作為原配,我得教訓你,知三當三是不對的。」 真蠢,明明可以堂堂正正做女人,非要用子宮去走捷徑? 1 我正準備給助理蔣媛升職做副店長,沒想到她辭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1条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