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故事 愛情 他姬宰相家公子,我許將軍家小姐。他愛我,我就愛他;他要我死,我就…送他上路。

他姬宰相家公子,我許將軍家小姐。他愛我,我就愛他;他要我死,我就…送他上路。

我睡了全書最大的反派。

賢者時間裡,

我們兩個狗男女在東拉西扯地閒聊。

我喃喃自語道:「我睡了最大的反派…」

姬錦繡道:「如何知道我是最大的反派?」

我開始胡說八道:「都睡過一遍,數你最大。」

姬錦繡不愧是大反派,

聽到這種大開眼界的發言,

也只是淡淡地感慨一句:「好傢夥。」

我重生了。

重生之後才知道,

我們都不過是書里的角色。

姬錦繡是書里最大的反派,

走火入魔地愛着傻白甜郡主柳婉婉。

我就是書里的第二大反派,

飛蛾撲火般愛着高富帥太子李長安。

他是姬宰相家公子,

我是許將軍家小姐。

我和他強強聯手,

共同成為男女主感情生活的絆腳石。

不過身為第二大反派的我有點悽慘,

姬相位高權重,許家持半塊兵符,李長安持半塊兵符。

在朝堂上維持着微妙的平衡。

上輩子我和姬錦繡為了兵權鬥得你死我活、兩敗俱傷,

李長安坐收漁翁之利,收了兵權,還抱得美人。

我身為一介反派,被這兩個男人騙來騙去。

既沒有搞到愛情,也沒有搞到事業。

奪筍吶。

山上的筍都被你們倆奪完了。

既然上輩子是被姬錦繡害死的,

那這輩子,就要對他嚴加提防。

在保障生命安全的前提下,

追到我的心上人。

如果有人覺得我會這麼想,

那就大錯特錯。

我可是反派呀!

比姬錦繡多做了一輩子的壞人,

我還能鬥不過他嗎!

我決定採取逆向思維、化敵為友。

重生歸來的第一個月,

我就找到對女主愛而不得的姬錦繡,

和他進行一番友好的會談之後,

共同組成了:

「棒打鴛鴦聯盟」

棒打鴛鴦,

為何打着打着,

打到了床上。

那還不是因為,

我和姬錦繡想盡了法子拆散柳婉婉和李長安,

次次都無功而返,

意興闌珊的姬錦繡和我,

約了酒,

一邊喝一邊抱頭痛哭,

醒來赤條條地躺在一張床上。

我道:「酒後亂性這個情節也太俗了。」

姬錦繡自嘲道:「愛而不得就不俗嗎?」

我笑笑道:「俗,都俗!」

於是我們兩個睡了一覺的俗人,

又開始重操棒打鴛鴦的舊業。

我和他分坐在圓桌旁,

點一盞燈,

昏黃的燭火照亮了姬錦繡精緻到雌雄莫辨的臉。

上一次,

我和姬錦繡一個人負責將李長安引開,

一個人負責安排地痞流氓調戲柳婉婉,

意在給姬錦繡營造一個英雄救美的良好氛圍,

博得柳婉婉的好感,

沒想到事與願違,

被姬錦繡救下的柳婉婉,

反而變得更愛李長安了。

這很離譜。

我和姬錦繡就這個失敗案例,

開展了一場深入的研討會。

我道:「你有沒有一種感覺?」

姬錦繡道:「什麼感覺?」

我道:「我們這般從中作梗,好像一直在給他們打助攻。」

姬錦繡道:「有道理。」

我道:「我看還是等他們有矛盾了,咱們再分頭行動。」

姬錦繡道:「倘若婉婉問我該不該和好,我就說不該。」

我道:「倘若李長安問我該不該和好,我也說不該。」

我和他對視一眼,

一起發出大反派才有的笑聲。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和哈哈。

一連等了半個月,

柳婉婉和李長安,

都沒有吵架,

我和姬錦繡大失所望,

平時的柳婉婉很有大小姐脾氣,

只要有女人離李長安太近,

就會大發脾氣,

和對方吵架。

我和姬錦繡分別作為雙方的備胎,

只有在這時候才會被他們想起,

現在架都不吵了,

連做工具人的機會都沒有。

我和姬錦繡很是惆悵地約酒,

然後嘆氣。

姬錦繡端着碗瞅了我半響,

百般嫌棄道:「黑眼圈這麼重,難怪李長安不找你。」

我道:「就是因為他找我了!」

柳婉婉要過生日,

李長安這個驚世駭俗的直男,

想送她9999隻千紙鶴。

他興沖沖地抱着一兜子彩紙來請教我,

怎樣才能折出好看的千紙鶴。

請教歸請教,你何必把紙全帶來。

如此明顯的暗示,

我還不懂嗎?

於是我如他所願攬下了這個活,

開始折我的9999隻千紙鶴。

姬錦繡道:「如果不是真的喜歡,誰願意做舔狗呢?」

我道:「加油,舔出風采、舔出風格、舔出水平。」

我和他對視一眼,

碰碗,一飲而盡。

酒過八九十巡,

我已經飄飄然有了些醉意,

眼前的三個姬錦繡飄來飄去,

讓人覺得心下煩躁。

我勃然大怒道:「姬錦繡,你能不能好好說話!」

姬錦繡莫名其妙道:「我幹嘛了?」

我道:「你一次性說一句話,你別三個人一起說啊。」

姬錦繡道:「沒想到你喝醉了還挺幽默的。」

我沖他打了一個響亮的酒嗝。

十一

我是被姬錦繡背回府的,

夜色溫柔如水,

我把嘴湊到姬錦繡耳邊,

氣吐如蘭道:「我有心裡話想跟你說。」

姬錦繡道:「說唄,我的大小姐。」

我道:「心裡話。」

姬錦繡腳步一頓,

顯然是被無語到了,

一想到他滿臉黑線的表情,

我就更開心了,

把下巴搭在他的肩膀上,

開始低低地笑。

姬錦繡道:「小神經病。」

我道:「那也是可愛的小神經病。」

姬錦繡就跟着笑道:「是是是,可愛的小神經病。」

我把滾燙的臉頰貼在他冰涼的耳垂邊,

低低地笑起來。

十二

我醉醺醺道:「錦繡,你對我這麼好,是不是想讓我喜歡你?」

姬錦繡道:「你喝醉了。」

我道:「你想騙走我的兵符,對不對?」

姬錦繡道:「哦?有這麼好騙?」

我道:「不是很好騙,但是你可以試試。」

姬錦繡道:「試試就逝世。」

我笑眯眯地把臉埋進他的脖頸間,

姬錦繡渾身僵硬,起了一層小小的雞皮疙瘩。

被人一語道破心思的他真有趣,

比起上輩子傻傻地被男人騙,

我還是更喜歡和大反派狼狽為奸又勾心鬥角的感覺。

錦繡,上輩子你欺騙我,

這輩子,我再給你幾次機會。

你愛我,我就愛你。

你要我死,我就送你上路。

十三

宿醉醒來,

我的頭很疼。

好黑。

是我從昨晚睡到了今晚嗎?

我費力地撐起身體,

才發現原來不是天黑,

是我婢女黑着臉,

擱邊上瞅我呢。

十四

我爹生前是威名遠揚的鎮國大將軍,

和姬宰相家同為開國元老。

姬相寶刀未老,

可勁兒地生小孩。

我們家就不一樣了,

我是我爹的獨女,

府里只有我一個主子,

所以我也只留了小桃一個婢女。

其他都是煮飯阿姨和府邸保安。

我平時總是吊兒郎當地和姬錦繡鬼混,

小桃既當爹又當媽,

為我這個不成器的主子操碎了心。

十五

小桃道:「小姐,別睡了,太子來了。」

我睡眼惺忪地起床洗了把臉,

儘量不那麼蓬頭垢面地去見李長安。

才來到正廳,

我就看見他正盯着茶杯發呆。

李長安真好看,

和姬錦繡張揚熱烈的漂亮不同,

李長安像一塊剔透的美玉,

是春風拂面一般柔和的英俊,

看得越久,越能咂摸出他的味道。

總有人被他英俊純良的外表欺騙,

但我知道長安可不是什麼省油的燈。

上輩子,姬錦繡和我相愛相殺,

斗得你死我活,

到最後坐收漁翁之利的人,

就是李長安。

長安在品茶,

我在品他。

十六

他纖長白皙的手端起茶杯,

冷不丁就被我握住了。

面對綠茶,

就要比他更綠茶。

李長安臉紅了:「姬小姐。」

我打着哈哈道:「害,我不知道你也要喝這杯茶呢!」

小桃在旁邊眨眼睛,

示意我不要說失禮的話。

我假裝看不見,

就當她眼角抽搐吧。

我道:「長安。」

長安道:「幹嘛?」

我斬釘截鐵道:「干!」

這下小桃的眼角是真的抽搐了。

十七

李長安是個好脾氣的太子,

無論我說出多油腔滑調的話,

他都不會生氣,

最多紅着臉笑笑地看我。

長安能有什麼壞心眼呢。

李長安狀似無意道:「姬小姐,紙鶴…」

長安只是想要你做他的工具人罷了。

我拍着胸脯打包票道:「我保證給你折好。」

十八

我和姬錦繡又見面了,

京城最出名的花樓,

有最烈的酒、最美的舞姬、最軟的床。

我和姬錦繡慕名而來,

喝着最烈的酒,

坐着最軟的床,

叫了一水兒最美的姑娘,

一起來折9999隻千紙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1条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