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故事 愛情 我一不小心渣了閨蜜的二哥。結果第二天,閨蜜結結巴巴表示:「那是她二叔。」

我一不小心渣了閨蜜的二哥。結果第二天,閨蜜結結巴巴表示:「那是她二叔。」

我一不小心渣了閨蜜的二哥。

結果第二天,閨蜜結結巴巴表示:「那是她二叔。」

叫二哥顯得年輕點。

我特麼????

那你叫我二嬸吧。

……

1

我醒來的時候身邊睡了個美男,一條結實有力的胳膊橫在我腰間。

這個時候身體比心要誠實,昨天晚上他把我那一頓折騰後遺症犯了,動哪兒哪兒疼。

我試圖把那條大胳膊搬開,睡夢中的他察覺到,反而又扣緊了一些。

他偎進我的頸窩,情人般親密。

呼出的鼻息噴灑在我脖子大動脈上,連着心跳又加快了。

我一動不敢動了,用眼角的餘光掃視這個好看的男人,他往前一湊,鼻尖磨蹭着頸間柔嫩的皮膚,然後慢慢吻上了。

我倒吸一口涼氣,發出一聲嚶嚀。要不是醒着,真不敢相信這聲音是從我嘴裡發出來的,黃里黃氣的。

他緩緩睜開眼,唇角上揚,似乎挺滿意我剛才的反應。

接下來,他低頭吻我,唇齒間輕柔的碰觸,再分離,再碰觸。

我挺上癮的,噘着嘴等他的吻落下。

「確定要繼續?」他撐着雙臂看我,眼神中滿是玩味。

我老臉一紅,趕緊從他身下滾出來,抓起地上的一件衣服就衝進衛生間。

嘖嘖嘖,程楠她哥真不懂憐香惜玉。

我打開水洗了個澡,果然清爽了很多。

沒錯,被程楠拉去酒吧,酒醉後睡了她哥這件事,我挺無語的。

總之,我不虧。

畢竟她哥臉好看身材棒。

收拾完畢,我拿起衣服一看,錯了,拿了他的襯衣。

我不能圍着浴巾出去,挺像勾引人的。事實證明穿着男人的襯衣出去,在他眼前晃着兩條大白腿,這才是實打實的勾引。

他看我的時候眼睛都亮了,裡面瞬間燃起了火焰。

嗚嗚嗚,擺明了就是大尾巴狼生吞小紅帽。

2

等再次醒來已經中午了,他已經站在床邊斯條慢理的穿着衣服。

昨天晚上就覺得那一群人中他最好看,雖然老了點,但老男人更帶勁。

重點是輩分也還行,是程楠她二哥。

「以後離程楠遠點兒,別跟着她胡鬧,她就是個長不大的孩子。」他一邊教訓我,一邊麻利的系好領帶。

「唔,二哥。」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也跟着程楠叫他哥。

「你剛才叫我什麼?」他眉頭一皺,鷹般的目光盯上我。

「二哥……」難不成他想讓我叫老公

這進度也太快了吧。

我使勁往被子裡出溜,太羞澀了。

「我是她二叔程瑾川。」他繃着一張俊臉,如果表情能殺人,我估計已經變成篩子了。

「……」

太意外了,二哥變二叔,我這稀里糊塗就給自己提了個輩分?

窸窸窣窣一陣穿衣聲後,他一把掀開了我的被子。

我弱小無辜又可憐。

「裡面不悶嗎?」他無奈的搖了搖頭。

我點頭,又搖頭,感覺自己的臉頰着了火般,應該紅的不像話了吧。

昨天在酒吧第一眼就覺得這男人長在我的審美點上,今天這麼近距離一看,差點要了我的老命。

我是顏狗,我沒有未來。

嗚嗚嗚,西裝革履的禁慾系成熟美男,刀刀致命。

3

「這個給你,我先走了。」程瑾川骨節分明的手指夾了一張卡給我,準確點說應該是付費。

我回過味兒來的時候他已經轉身走了。

之後程楠打電話要跟我見面,好傢夥,我正有事兒找她,她自己送上門來了。

程楠坦白了昨天晚上的事,之所以叫程瑾川二哥,是因為那樣顯年輕點兒。

我特麼……

三十冒頭的男人哪方面都剛剛好,頭一次覺得年輕這種東西放在程瑾川身上有多不合時宜。

這下好了,二嫂變二嬸,我直接實現了質的飛躍。

但還有一個問題沒解決,程瑾川把我當成了純粹的炮友,不然不會丟張卡就走。

我糾結了,懶得理喋喋不休的程楠,心一下子從雲端掉到地上。

程楠還想追問昨天晚上我跟程瑾川離開的細節,我揮了揮手。

這特麼有什麼好說的。

難不成說我睡了你二叔?

……

下午放學,我無精打采的往外走,口袋裡裝着那張卡,就像揣着個炸彈,隨時可能爆炸。

一輛黑色商務停在校門口,程瑾川穿着卡其色的風衣,倚着車門抽煙。

名車配美男,同學們紛紛側目。

我轉了個方向走,又不是來找我的,是來接程楠的吧。

「上車。」他開車追上我,落在車窗對我說。

我裝作沒聽見,繼續往前走。

「蘇喬,要我拽你上車?」他加重語氣,唇角還是帶着笑的。

「咱們都銀貨兩訖了還來找我幹什麼?我跟你說,這次可是另外的價錢!」我還在為那張卡生氣,它極大程度的傷害了我的自尊心。

程瑾川再也憋不住,笑了。

他停下車,三下兩下將我塞進車裡。

「銀貨兩訖?人傻錢多?誰會為了睡女人甩張無上限的信用卡,瘋了嗎?」

他看着我,眼睛很亮,如同天上的星星。

我愣了,無上限……他把自己的身家財產扔給我花。

車子及時啟動,慢慢地開上了主路。

程瑾川也沒有催促我,留足了時間給我慢慢回味。

事情的發展貌似出乎了我的意料,我得捋一捋了。

如果說昨晚那一覺,是酒精作用下催發的「激情」,那今早的「再戰」則是他認真的情致所動。

三十多歲的男人早已經功成名就,那對女人的愛就必須要最實在的表達了。

手裡的卡,瞬間沉了起來。

4

程瑾川始終沒有催我,唯有等紅燈的時候,才會用那雙迷死人的桃花眼輕瞟我一下。

「所以說,你是認真的?」

油門明顯鬆了一點,男人似乎對我的話不太滿意。

「嗯。」

言簡意賅的回答,鎖死了我準備撇清關係的所有旁白。

沒有慌張,反倒心裡有一抹說不上來的暗甜。

太刺激了吧,好姐妹的二叔竟然要跟我好好在一起。

完了完了,這輩分升的太快,我一時間還有點接受不了!

「怎麼,難道你個小丫頭騙了色就想不負責了?」

程瑾川聽出了我的試探,淡淡的笑着回問。

沒有收到我第一時間的回答,他的神色開始有所變化了。

「小崽子,好心提醒你一句,我可不是大學裡那些跟你玩遊戲的小閒魚。」

車子拐了道,朝着警察局開去。

眼看着警局越來越近,程瑾川也變得話裡有話。

「世道是講法的,女人也不能白占男人的便宜。」

暗示地如此明顯,再不懂那我真是個大傻瓜了。

果然,老狐狸就是老狐狸,威脅說得都這麼有立場。

以我淺薄的社會經驗來看,此時認慫才是最佳優選。

車子漸漸開始減速,我只得連忙搖頭,否定了他對我「睡完就跑」的評價裁決。

「我就是剛好不太會用那種卡而已。」

好險,感覺差一點就要被扭送到局子裡去了。

一個轉彎過後,警察局被甩在了身後。

明明什麼都沒發生,可我覺得自己差一點就變成了法制咖。

「不可以教你,不過有一點,你記好了……我可不喜歡人家騙我。」

「……」

嗚嗚,不敢不敢。

5

半個小時不到,我就學會了用那張卡。

奢侈品店裡的SA微笑着送我們離開,看我的眼神就像是看到了蒞臨人間的財神爺。

「我就是個大學生啊,用不着背這麼貴的包啊!」

橙色的大袋子那麼耀眼,跟我完全不相配。

「你就當它是普通的包包,裝點零食雜物筆記本。」

好幾萬的包包被程瑾川拎在手裡,嫌棄萬分。

「況且這只是個普通的LV,連愛馬仕都不是。」

「……」

好吧,雖然程楠經常給我展示有錢人的凡爾賽,可我依舊還真是有點受不了。

就在我念大學之前,我家裡還深陷欠債危機,吃穿用度都被嚴格控制在最廉價的標準之內。

善良的我爸被同鄉騙了,簽下巨額擔保,直到後來對方被捕,我家才獲得了相應的賠償。

高中三年,我一直接受社會資助,要不是有好心的「長腿叔叔」,我真的沒有信心考進全國知名的學府。

「對了,以後和程楠保持距離。」

我沒聽錯吧?

親叔叔嫌棄自己的親侄女,還警告我遠離她?

「說實話,程楠是你親侄女吧?」

本想用個玩笑緩和下氣氛的,沒想到程瑾川直接給我拍死了。

「是親侄女,不過嫌棄也是認真的。」

「……」

電話忽然響了,我只得先接了電話。

是程楠。

「餵……」

程瑾川的眼神立刻掃了過來,我只得用嘴型無聲地告訴他對方是誰。

「昨天你跟我二哥,啊呸,跟我二叔到底怎麼樣了?」

「嗯?什麼怎麼樣?」

「你不是跟他走的嗎,我之前給你電話你就含糊不清的,說你到底跟他怎麼了?」

正主就在我面前,我實在不敢看着他的眼睛撒謊。

轉了個180度的頭,再也看不到程瑾川的臉了。

「咳咳,還能怎麼樣啊,人家送我回家了唄,然後我就被我爸媽一頓訓,我是覺得丟臉,才沒跟你說的……」

嗚嗚,善意的謊言,才不算騙人的。

「那好慘啊,那你應該沒看到了……」

程楠立刻顯得遺憾萬分,不滿地聲音從電話那頭傳來。

「聽說我二叔昨天跟人開房去了,可惜大堂經理是他高中死黨,就是不肯告訴我那女人的信息。」

6

嚯。

這是要捉姦?

我瞬間慌了。

「……是嗎,那太遺憾了。」

見跟我打聽不到什麼,程楠只得自言自語開始揣測沒,我搪塞了句忙,但是她就是不肯掛了電話。

「蘇喬,我記得你不是學戲劇的啊,怎麼台詞也是信手拈來啊?」

男人幽幽地靠了過來,性感的氣息裡帶着一絲絲冷峻。

像是一股子冷氣,將我瞬間凍住。

五秒後,我的世界徹底炸了。

「有一說一啊,酒吧里帥氣的小哥哥真的很多,跟你去就對了,下次再有好貨色的時候記得繼續給我安排啊!」

程楠那個大嘴巴,瞬間就把我給賣了。

貼着電話的男人把親侄女的話聽了個遍,大手倏地搶過了我的手機。

「程楠,以後離蘇喬遠一點,她有主兒了。」

電話被強制掛斷了,除了那聲隱約傳來的「臥槽」,我來不及聽到更多的話了。

「行啊蘇喬,看來我還得好好了解你一下了。」

程瑾川的嘴角微抽,拎着袋子的手青筋薄凸。

「……」

完了,我似乎是惹了一個大麻煩啊。

……

在連着一周的「遠離親侄女教育」之下,程瑾川終於開始跟我探討正常的話題了。

「聽說你要實習了?」

點了點頭,正值大四開學季,很多人都開始準備實習了。

不像是其他00後,我還是很期待進入社會的。

考研大軍已經很壯大了,不差我這一個小嘍囉了,我就不去湊熱鬧了。

「選好地方了嗎?」

「有兩個很想投簡歷的公司,就怕去不了。」

「哪裡,說來我聽聽。」

程瑾川挑着眉,一邊將切好的牛排遞到我的面前。

自從「正式確認關係後」,他便時不時的喊我出來。

總之這七天,我倆幾乎天天見面。

他給我的卡我還是沒怎麼花,不過他倒是次次都給我帶禮物。

不過才幾天而已,我寢室里的那個行李箱就塞滿了。

那些昂貴的東西我一件沒用,連包裝袋都提前扔掉了。

女孩子天生八卦,我可不想讓人家誤會我被「包了」。

不知道程楠是不是被程瑾川「叮囑」過,倒是沒來煩過我。

「有兩家叫恆遠和天暢的,聽說都挺好的,而且還願意給新人機會……」

我的話還沒說完,就被程瑾川打斷了。

他立場堅定的給了我選擇,絲毫沒有一丁點建議的感覺。

「選恆遠吧,明天就去投簡歷吧。」

7

程家是妥妥的大戶,聽程楠說她自己的長輩都是商場的「扛把子」。

在這種時候,聽聽「老人」言,應該還是沒錯的。

「好。」

其實我心裡一點也沒底,畢竟我的專業不是最合適的。

預估我簡歷最大的命運,就是石沉大海了。

但是這些話我卻不想跟程瑾川說,就是莫名的不想他對我失望。

「簡歷給我。」

驚詫地望着他,卻收到他提醒的挑眉。

「我幫你投。」

不知道是不是程瑾川大我好幾歲的緣故,他在這兒就是有種莫名的權威感,總能讓我老老實實聽他的。

吃了晚飯,程瑾川沒有強留我,而是送了我回校。

臨到下車,他的臂膀拉住了我。

「忘了什麼?」

啊!

想起來了,我的電子簡歷還沒給他呢。

立刻翻着皮包,找出了帶着電子簡歷的U盤,恭恭敬敬地遞了過去,並且告訴了他簡歷所在的文件夾。

捏着手裡的U盤,程瑾川啞然失笑。

大手倏地伸了過來,一把壓過我的後腦勺,他的唇隨即也貼了過來。

濃情的吻讓我瞬間腎上腺素爆棚,臉也紅了一大片。

「我要的可不止是U盤。」

夜風裡我的臉色依舊微燙,紅的像只大蘋果。

室友催着我上樓,說煮了我最愛的螺螄粉火鍋,還是特意加辣加臭版的。

摸着依舊高溫的臉,估計我連寢室門口的測溫槍都過不了,害得我只能圍着寢室樓亂轉。

該死的男色,太耽誤事兒了!

三天後,我果然收到了恆遠的錄取通知。

不僅如此,還有免費的住宿提供。

作為唯一一個拿到恆遠錄取通知書的人,我激動了。

這次我沒顧程瑾川的警告,通過別人的手機聯絡了程楠出來。

到了餐廳包廂,我興奮地告知了程楠這個好消息。

結果她才一聽到「恆遠」的名字,臉就垮了下來。

「你簽約了?」

我點了點頭,實習文件早就和錄取通知一起發來,我也第一時間用了模板回復了過去。

只見死黨捂住了額頭,猛地灌了一大杯的冰水。

「天意啊天意,救不了你了。」

8

看着程楠這反常的舉動,我也不由得心生疑惑。

「怎麼了,恆遠不會馬上要黃鋪了吧?」

「黃鋪不能,沒追兒你還能等到上市的那一天呢。」

「可我看你這表情,似乎我是掉進魔窟了一樣。」

程楠無奈的看着我,那眼神就像是看着待在的小肥羊一般。

「反正你已經簽約了,沒有回頭路了……還得等你自己去了也就知道了。」

本來是我打算請客的,結果程楠死活要買單,說是送我的「壯膽酒」。

當時的我還覺得她小題大做,直到十二個小時後。

望着公司成員的簡介單,我徹底蒙了。

恆遠是程氏企業控股的,老闆正是程瑾川。

第一天上班,我就遭遇了如此的晴天霹靂,對我幼小的心靈造成了深深的打擊。

唯一慶幸的是,我所在的部分隸屬於幕後人員,原則上跟老總二百年應該都見不到。

但是我忘記了一點……

眼前的男人今天已經在我面前出現三次了,惹得部門的人都受寵若驚。

程瑾川作為老闆,擁有打破規則的至上權利。

「大家總覺得市場部才是公司的核心,其實研發部才是我們的保障,沒有你們做出堅實的產品,公司哪有立足之本呢?」

聽着大老闆侃侃而談,我身邊的部長都要熱淚盈眶了。

接着出去喝水的功夫,我暫時逃離了程瑾川的個人膜拜場。

沒想到才一轉彎,人就被拉住了手。

快如閃電的動作後,再一睜眼,就是被堵在逃生通道的我了。

以及,眼前近在咫尺的俊臉。

「我來了三次,你一次都不看我,真狠心。」

控訴完之後,男人的嘴巴逼了過來,狠狠地貼了上去。

親完了之後,他還貼心的拿了一管唇膏出來,細心地給我補好了妝。

「這跟我早上塗的不一樣!!」

這是我找到僅有的控訴了。

沒想到,竟然換來了超級無賴的一句。

「今晚我就給你買齊所有牌子最新款的唇膏,以後你一隻我一隻。」

如蠱般的蜜言,在我的耳邊說着霸道的情話。

「放心,我是負責任的人,我親花了的嘴巴,我一定補好。」

「……」

嗚嗚,有錢人的辦公室戀情,果然夠刺激。

9

終於忙完了辛苦的一天,我拿着公司派發的鑰匙,到了我的實習公寓。

望着眼前輝煌的大樓,我又確認了一遍地址。

牛!

以前我就幫學姐在APP上看過,這公寓地處城市CBD,裝修好交通好,租金趕得上普通小白領兩三個月的薪水了。

這樣的大手筆,知道的是給實習生安排的,不知道的還以為老總在養小情人呢。

拿着鑰匙,進入了直通臥室的專屬電梯。

想來那麼大的平數,肯定不是我一個人住。

拎着行李箱,我緊張地在心裡想着開場白。

「叮咚」,眼前的電梯果然來了。

玄關處明顯有動過的痕跡,看來我的室友已經到了。

因為手上帶着鑰匙,所以的便直接開了門。

隨着鑰匙打開門的剎那,我便開始後悔了。

現在的我是職場人,不應該像學生時代一樣魯莽了。

這要是人家穿得清涼或者還有朋友在,我貿然就進門,實在太過尷尬。

半眯着眼睛的我,嘗試用這樣打招呼的方式緩解下可能引起的尷尬。

心裡做了暗示,最不濟就是撞見誰帶着男票回來。

可我沒想到,實際情況遠比我想得要糟糕的多。

「才回來,去哪了?」

程瑾川接過我的行李箱,動作自然極了。

等等,這不是員工宿舍嗎?

他怎麼穿着浴衣,一副等老婆回家的老公模樣呢?

一屁股坐上了行李箱,面對這忽如其來的現實,我徹底懵住了。

程瑾川倒也不急,直接男友力爆棚,連着箱子和我一起抱進了臥室。

「看來需要整理的不只是箱子啊……」

「……」

就這樣,我被迫開始了同居生活

很快,我就知道了一個道理。

都說狡兔三窟,顯然程瑾川多的不止是房子。

可能還有女人。

……

看着那個穿着性感,眼神火辣的女代表,我自己都聞到了一股子酸味。

公司新的招標會準時召開,程瑾川一身華貴,跟對面公司的CEO站在一起,竟然莫名的有點般配。

餐會上大家開始竊竊私語,什麼版本的小道消息都有。

「我有朋友在程家大宅工作,聽說老闆這兩個多月都不太回去了呢,好像是有女朋友了呢?」

「我也聽說了,貌似老闆搬到景灣公寓去住了,還有人在那邊的公園看到老闆晨跑呢!」

「算算日子,趙總第一次來公司合談貌似就是那個時候開始的吧……」

「哎呀,她倆年紀相仿,配得很呢!」

掂量着手裡的餐盤,似乎還能裝不少的美食。

可惜了,我卻沒了胃口。

餐會依舊,大家對程瑾川的探討越來越深。

他們一致認定,程瑾川一定是有女朋友了。

聚光燈下,我望着似乎是郎才女貌的二人,心底越發的酸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1条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