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故事 愛情 我一不小心渣了閨蜜的二哥。結果第二天,閨蜜結結巴巴表示:「那是她二叔。」(完結)

我一不小心渣了閨蜜的二哥。結果第二天,閨蜜結結巴巴表示:「那是她二叔。」(完結)

10
起初在公司里,我也感受過好幾次「不言說的小浪漫」。
前一晚我說喜歡的下午茶,隔天公司就會安排上。
我才念叨要去郊外玩,立刻就有對應的團建。
幾乎從不跟員工聚餐的老闆,也會刻意安排「抽獎」,然後準確無誤地選到我們部門。
隔着人潮敬酒的他,眼神總是精準地找到我。
那些曖昧的小竊喜,足足讓我甜蜜了好一陣。
少女的心事就是那麼容易滿足,你愛我,對我好,就足夠了。
不管是住在高檔公寓,還是偏遠的廉租房,其實我都沒那麼在乎的。
就像長腿叔叔給我的便簽:「好好學習,其他的事都不要想,當你真的需要出現在公眾面前的那天,絕不是你接受施捨的時候,只會是你自己的榮耀時刻。」
簡短的文字,蘊含着巨大的能量。
他給予我的不僅僅是金錢,還有真正的信任和尊重。
自打我跟程瑾川在一起後,我試圖打聽到我的「長腿叔叔」,可惜一無所獲。
「別想那麼多了,你能有今天,還是靠你自己的堅持。」
每每看到我鑽牛角尖,程瑾川總會過來安慰我。
身處高位的程瑾川不懂,見不到恩人親口說出那句「謝謝」,會是我此生最大的遺憾。
此時此刻,我看着程瑾川春風得意的模樣,越發地覺得我們的世界離得好遠。
我能跟程楠成為好友,可跟程瑾川結合卻想都不敢想。
會場裡的氣氛讓我愈發地不適,恰好電話響起,給了我暫時逃離的藉口。
「喬喬啊,明天有沒有時間啊?」
「怎麼了,媽?」
「還不是你小姑,要給你介紹個對象……」
我媽的話還沒說完,電話就被搶了過去。
「喬喬啊,我是你小姑啊,聽小姑說,這次的男孩真不錯,你可不能再錯過啊!」
自從我家的情況好起來後,曾經不願意搭理我們的親戚都竄了出來。
小姑就是首當其衝的那一個。
想當年我要念大學,小姑第一個唱反調。
她主張讓我結婚,還說手上有好幾個好貨色。
後來我們一打聽,才知道都是些不入流的「土財主」,想娶個女學生傳宗接代。
我爸氣得一頓數落小姑,直到我家重新富裕了,小姑才竄出來道歉。
習慣性地準備拒絕,我媽卻把電話搶了回來。
「喬喬啊,這次的人確實不錯,要不你看看?」
媽媽不是記仇的人,也不會拿我的終身大事開玩笑。
眼眸抬起,回望了一眼熱鬧的宴會。
雖然只隔着一道門,似乎卻是兩個天地。
跟自己公司的老闆同居戀愛,說出去都會以為我是瘋子吧?
要再加上一句這人是我朋友的二叔,更會被笑話。
心底默默嘆了口氣,我知道我得腳踏實地一點了。
「好。」
苦笑着回了媽媽的話,然後果斷地離開了會場。
11
關了電話,我直接回了寢室住。
「怎麼回來了?實習公司不是有寢室嗎?」
「是不是跟室友吵架了,等等,你不會是被開除了吧?」
室友三八怪附體,一頓亂打聽。
我越來越煩,根本待不下去。
本想聯繫程楠,又怕她告訴程瑾川,最後還是打車回了自己家。
好在我參加宴會穿的衣服只是正常的套裝,爸媽也沒有起疑。
第二天正好是假期開始,我就在家躺了一天。
到了晚飯時分,媽媽提起了相親的事,並問我要不要回寢室換套衣裳。
「我女兒天生麗質,穿麻布都好看,幹什麼那么正式啊,對方還以為咱們多當回事兒呢……」
我爸女兒奴體發作,才說了兩句就被我媽的筷子敲了。
「這是社交禮貌,我還不是給你妹妹面子。」
想我爸堂堂一個 185 的內蒙古大漢,娶了我媽這個四川小婆娘,立刻成了個「耙耳朵」。
其實我曉得,能共患難的夫妻才是有真感情的。
比起程瑾川那樣子一開始就給你一座宮殿的人,我更相信一步步來的幸福。
「好了好了,換一套吧,就是我沒帶衣服回來,估計明天要先去買。」
「好嘛,用不用老媽陪你啊?」
我搖了搖頭,相親這種事本就尷尬,我可不想家裡人再摻和了。
對方已經通過小姑告知了信息,時間、地點、姓名都說好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獨自去了商場。
經過 LV,沒想到上次接待我的 SA 一眼就認出了我。
「蘇小姐,最近怎麼沒來光顧我呢?」
「對了,前幾天你男朋友來定了幾個手袋,今天正好到了一個,您要看一看嗎?」
熱情的 SA 給我拉了進去,推到了凳子上。
昂貴的包包放到了我的面前,我卻沒有想要打開的衝動。
程瑾川可沒說要送我東西,這個包的主人真有可能不是我。
人一但接受了一些設定,就會自己開始給自己洗腦。
我今天是來相親的,就不要再想着程瑾川那樣跟我不相配的人了。
謝絕了 SA 的好意,我迅速離開了 LV。
找了一家相對比較平價的品牌,選了一條還算清新的長裙。
穿着新買的衣服,我坐到了咖啡廳里。
對方還算準時,很快就到了。
「你好,蘇喬小姐吧……」
等到他落座,之後的話就乏善可陳了。
他越說,我竟然越晃神。
滿腦子只有一個念頭——快點結束吧,總結下來一個字——「逃」。
老天似乎聽見了我的期盼,真的在五分鐘後,給我安排了這樣的劇情。
手腕被男人捉住,不由分說地提起。
對面的相親男還沒來得及追出來,程瑾川就帶着我進到了地下停車場。
「失蹤了兩天兩夜,就是跑來相親嗎?」
12
心跳狂飆到快 200,面對他說的事實我卻找不到藉口否認。
「別跟我說什麼手機沒電的話,我不是三歲小奶娃娃!」
車子一個漂亮的甩尾,朝着我來的方向開着。
自知理虧,又帶着一絲莫名的委屈。
「還不開機,找你的人不止我一個。」
經過程瑾川的提醒,我才想起來電話還是飛行模式。
一長串的消息和提示音闖入,直到兩分鐘後才消停。
那手機就像是個炸彈一樣,我不想接,又怕立刻就會原地爆炸。
不敢去看未接來電,我知道能讓程瑾川這麼生氣,那一定不是個簡單的數字。
直到程瑾川停了車子,我這才發現他竟然開到了我家。
「你來我家幹什麼啊?」
不僅僅是程瑾川,我還看見了一個多月沒見的老熟人。
程楠和一對中年夫婦,同時從另外的一輛豪車上下來了。
看面相,他們應該是一家人。
等等,這事情可有點不對勁了啊!
「大哥大嫂,這就是我未婚妻了。」
對面點了點頭,有點突然,可似乎也能接受。
「行啊,你小子終於開竅了,我還以為我這輩子都沒有妯娌呢!」
程楠的媽媽超級豪爽,拍着小叔子的肩膀一頓誇讚。
接着,她就超級自來熟地攬上了我的胳膊。
「弟妹啊,雖說你年紀小,但是我長得嫩,咱倆出去肯定還是姐妹……」
「……」
嗐,我這才曉得程楠那強大的自信是遺傳了誰的基因了。
就這樣,在我爸媽毫無預警之下,迎來了自己的「親家」。
一直沒開口的程楠爸爸,關鍵時刻有如神助,分分鐘就把所有的關係擺明了。
最後,他還拿出了據說是程瑾川親手寫的具有法律效力的財產保障書,以示他們家的最高誠意。
「這是我們家的傳統,只要是認定了的妻子,必須要給予婚前全部的身家當做彩禮,當然了,二位如果還有別的要求,也可以提,我這個做大哥的幫我弟弟補上……」
才過了兩年好日子的老爸老媽,此時此刻顯然已經徹底蒙了。
我只得拿過那份婚書,自己先行閱讀。
程楠還不時在我身邊提醒,以便我不曉得裡邊說的都是什麼。
讓我震驚的不是程瑾川到底有說多少錢,而是那上邊的字。
這是我第一次看程瑾川寫那麼多的字,他所有的起筆落筆,我算是徹底看清了。
拿着紙張的手不住地顫抖,內心似乎找到了那個我一直在努力追尋的真相。
13
抬頭,我看着程瑾川,他卻全心全意投入了跟我爸媽的溝通之中。
當着所有人的面,我忽然拉住他離開了家。
烈日當頭,他半眯着眼睛,有些怔住了。
再也忍不住內心的激動,我問出了那個問題。
「當初資助我的人是你?」
程瑾川也沒想到,我會毫不掩飾地問出這個問題。
我特地向相關部門打聽過,在這種資助關係里,所有學生的資料資助者都是完全了解的。
因為人家有權根據學生的表現,決定下一學年是否繼續資助。
甚至有那種極端的人,還會要求學校郵寄菜單的價錢,以便核實學生有沒有「報假賬」。
但是我的資助人,從來都沒有這樣要求過。
反倒是我不斷地郵寄我的成績單、獎狀,以及參加學校大賽時候領獎的照片。
程瑾川噤聲了,似乎有點害羞。
那一刻,我忍不住勾唇笑了:「我不能嫁給你,因為我早就心有所屬了,我喜歡那人好多年了,始終忘不掉他……」
背過身去,我刻意不看程瑾川的臉,語調還帶着一點點賭氣的委屈。
果然,他聽到我的話,慌了。
「你哪有什麼喜歡的人,你根本就沒戀愛過……唯一一次說了崇拜的,還是個死了一個多世紀的作家……」
情急之下,程瑾川說了只有我和長腿叔叔才知道的秘密。
「上當了。」
很快,他就知道自己中招了。
可沒關係,因為他不知道,從知曉他身份的那一刻起,我就不會讓他輸。
眼前的男人讓我贏得了改變命運的可能,我必須還他一份最獨一無二的謝禮。
……
房間裡,爸媽還是有點蒙。
「太突然了,我們還是出門問問孩子的意見吧……」
我爸最先走了出來,直到看到眼前的畫面,立刻變身銅牆鐵壁,將還沒走出門口的人又都推了回去。
餘光已經掃到了我爸眼裡的怒火,可我卻只能在心底默默致歉。
誰叫我在他的面前親了程瑾川呢?
可憐的老爸,女兒不孝,唯有拿個好姑爺賠你了!

番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1条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