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故事 勵誌 離婚後,他請前妻吃飯,前妻說:「我小看你了。」

離婚後,他請前妻吃飯,前妻說:「我小看你了。」

01

在我30歲之前,一直單身,甚至連女朋友都沒有談過。

當然,這一切都要怪我爸宋鋼鐵。

我爸人如其名,鋼鐵直男一個,從不會對女人說甜言蜜語,更沒本事哄好我媽。

不幸的是,我也遺傳了他的特質。

02

6歲的時候,我曾試着跟漂亮的同桌交流人生,可她一巴掌打在我臉上,哭哭啼啼地告訴老師我要親她。

我辯解說只是想聞聞她早上吃了什麼餡的包子。

我確實是這樣想的,因為那天宋鋼鐵沒有給我買早餐,他騎着單車一臉凝重地馱着我去學校,然後準備去跟我媽辦離婚手續。

在學校門口,他呆呆地跟我說:「臭小子,吃飽了好好上學,要努力啊,長大了娶個好媳婦。」

他被婚姻折磨得昏了頭,忘記給我買早餐,我還餓着肚子呢。

03

那天,爸爸媽媽離婚了。

我不知道他們為什麼過不下去?明明他們原來挺相愛的。

我那豪爽潑辣的奶奶得知消息後,當天晚上就殺到我家,抱着我在我媽面前哭得驚天動地,邊哭邊喊:「這是我們宋家唯一的血脈,唯一的獨苗,唯一的繼承人啊!你不能帶走他。」

大字不識的奶奶還挺會用排比句,讓我知道了原來自己這麼金貴。

我這個繼承人,將來是要繼承宋家那間筒子樓和宋鋼鐵煙葉廠工人身份的。

在老淚縱橫的奶奶面前,我媽似乎狠不下心了,她最終沒有帶走我。

留下我跟宋鋼鐵相依為命。

04

自從和媽媽分開後,宋鋼鐵變得沉默而陰鬱。

他常常穿着深藍色襯衣,捲起袖子悶頭做家務,把馬牙石的地板擦得鋥亮。

我媽走了以後,他才知道一個女人對家的重要性。

女人就是天,女人走了,天也塌了,我們兩個光棍漢的生活變得一團糟。

他能粗放地當爹,卻不能精細地當媽。

那時的他才剛剛35歲,家裡還沒有時髦的電飯鍋,他只能用甑子鍋煮飯。

因為掌握不好火候,他時常不是把飯煮糊,就是煮得稀巴爛。

我放學回家,他訕訕地說:「兒子,你最近換牙,我特意給你煮了點稀的。」

那時我掉了兩顆門牙,十分影響我的氣質。

我不想說話,只是悶頭吃飯,眼淚卻不爭氣地掉在稀飯里,不是傷心,主要是饞我媽做的紅燒肉了。

宋鋼鐵見了,嘆着氣幫我抹掉眼淚。

05

那時候的他工資微薄,我們的日子一向拮据。

而我偏偏十分頑劣,新買的褲子沒穿一星期就蹭破了膝蓋。

宋鋼鐵趕緊找來針線幫我縫補,可他的技術實在太差,縫得歪歪扭扭、疙疙瘩瘩,女同學們都笑我。

我回家賭氣把褲子脫下來扔給宋鋼鐵,光着屁股躺在床上不說話。

宋鋼鐵騎着單車出了門,回來時給我買了新褲子,花了他好多錢。

在這艱辛的生活中,他終於明白了我媽的不容易,那是一個女人壓抑着自我為家庭犧牲太多,卻無人理解包容的辛酸。

可是,我媽已經過上了她想要的生活,像一隻高飛的鳥,去浙江下了海。

06

我常常在夕陽西下的黃昏里,坐在宋鋼鐵的單車後座,跟他談論那個以前總是嘮嘮叨叨的女人,也談論這個世界許多細枝末節的變化。

我擔憂地問他:「下海捕魚能掙錢嗎?」

宋鋼鐵說:「你媽下海是經商,不是捕魚。」
那是1988年,改革開放剛剛十周年,我才上三年級,這個小城還很貧瘠。

有時我也會央求他:「你讓我媽回來嘛,我想她了。」

他默不作聲,半晌才說:「小子,等你長大就明白了,有些事情做時容易悔時難。」

我媽經常打來電話,問我長高了沒有?飯菜好不好吃?你爸知道鍋兒是鐵打的了沒?

對於她的擔憂,我總能給出肯定的回答。

其實宋鋼鐵知道鍋兒是鐵打的,但他的嘴也是鐵打的,面子比命還重要。

我知道他又後悔又想我媽,但他死都不會承認。

07

上初中時,我媽開始經常寄錢回來,看來她的魚捕得很成功,而我學習成績不錯,我開始驕傲,並且進入叛逆期。

叛逆又暴躁的我,就像一個爆竹,一點就炸,看不順眼的人,上去就打。

每次打完架,老師就會叫家長,宋鋼鐵就得拎着幾條煙,大晚上偷偷摸摸地敲響班主任的家門。

他在煙葉站工作,按照品級驗收煙葉,能買到便宜的香煙,再賠上幾筐笑臉,換來班主任對我的一再容忍。

08

初三暑假,忘了因為什麼和他吵了架,我悄悄拿了他錢夾里的錢想去浙江找我媽。

可一切並非如我想象中美好,我坐在媽媽的新家裡,看着期間不斷接打電話忙忙碌碌的她,還有一個陌生的男人和陌生的小女孩,我手足無措。

很快,我就要回家。

我媽送我去機場,她說:「媽媽有了新家庭,但我還是愛你的。」

我沒有說話,看着她溫柔而又滄桑的臉,我想,她應該是幸福的。

我上高中後,不斷有人給宋鋼鐵介紹對象,他總是笑呵呵地搖頭說:「算啦,我連小寶他媽都留不住,還能留住誰啊。」

算他有自知之明。

09

人到中年的宋鋼鐵,一天天的蒼老下去,也變得越來越嘮叨,讓人厭煩。

面對他的喋喋不休,我選擇了住校,不然他每天都要跟我講什麼「高中三年最關鍵」,「知識才能改變命運」,「我就是吃了沒讀大學的虧」,諸如此類的大道理。

其實,我已經快十八歲了,啥道理都懂,我想要更多的自由和愛。

高二那年,我早戀了,和隔壁班的一個圓臉女生。

她很可愛,我常常騎着車子載她去公園玩。

有一天偏巧被宋鋼鐵看見,他臉都急白了。

為了阻止我早戀,他使出了蠻勁,一邊找老師勸誡,一邊找女生家長溝通。

女生的母親說:「叫你那個打架鬧事的小流氓兒子別來糾纏我女兒!」

宋鋼鐵以自取其辱收場,嘴唇咬得發紫。

他來學校宿舍找我,我拒不開門,隔着門朝他吼:「你是不是嫉妒我能找到女朋友,你找不到啊?」

10

那晚很冷,北風吹得窗框直晃,宋鋼鐵固執地站在樓下籃球場不回去。

我站在窗口遠遠看他,想起我媽走後的那個冬天,家裡的蜂窩煤用完了,屋子裡冷極了。

我蜷縮在床上夢囈:「要是我媽在就好了。」

宋鋼鐵緊緊地把我攬在懷裡,黑暗中,我知道他流淚了。

過往的回憶並沒有阻止我和他的對峙,那次爭吵,讓我們的父子關係陷入僵局。

高考我落了榜,女生考上了省外大學,喜氣洋洋地跟我告別。

我站在學校深紅色的大門下,才發現學習沒法偷懶,我在荒廢了時間之後,也拉開了與同學們的差距。

我索性破罐子破摔,執意要出去打工。

11

宋鋼鐵不甘心看着我沉淪下去,他到處幫我找學校復讀。

我賭氣說我要學我媽下海。

他說:「你如果有你媽的那點本事,早就考上大學了!你以為隨隨便便就能下海?你現在去就是跳海!」

那一年他47歲,耳邊有了數根明顯的白髮,他的手腕依舊強硬,押着我去復讀。

他說:「等你足夠優秀,才能追求更好的女生,別讓人家看不起你。」

有句老話說,知恥而後勇。

那個說在大學等我的女生,不久後就寫了分手信過來,她說看了外面的世界,才知道自己的淺薄。

有些話可能她沒好意思說,看了外面的人,才知道自己有更好的選擇。

我把信撕得粉碎,開始拿出狠勁復讀。

12

宋鋼鐵每晚都來房間陪我,坐在我對面,拿了一堆煙葉分級的書看。

我說:「你不用監視我,我知道該怎麼做。」

他說:「誰稀罕監視你,人總要有危機感,哪天單位改制,說不定我就下崗了。」

那一年,宋鋼鐵陪我熬過許多枯燥的夜晚,又在蒙蒙亮的清晨騎着摩托送我去學校。

那時的我已長得又高又壯,兩個人擠在小摩托車上顯得十分滑稽。

最終,我考上了杭州的大學。

我媽非常高興,馬上就給我打來了學費。

最高興的是宋鋼鐵,他到處跟人說:「沒騙你們吧,我兒子有出息的,比我有出息。」

他一直對有人曾經把我定義為小流氓而耿耿於懷。

臨近開學,看着成天樂呵呵忙出忙進的宋鋼鐵,我才恍然覺得,雖然這個家只有他,沒有媽,但我居然那麼那麼的捨不得離開。

臨走的時候,我說:「老宋,等我幾年,到時候讓你享福。」

他搓着手一直笑:「只要你好好的,有出息就成。」

13

大學四年,我沒交女朋友。

宋鋼鐵不准談戀愛時,我非要談,現在他催我找女朋友,我反而不找。

事業未定,何以談情愛。

有時想想,一向沒有惡習、脾氣溫和、工作穩定的宋鋼鐵都沒能留住我媽,我這個樣子又怎麼去留住一個女人呢。

畢業後,我留在杭州一家公司入職,晃蕩了一年也沒找到歸屬感。

2004年,網購已見雛形,我對宋鋼鐵說,要籌錢創業。

那時的宋鋼鐵依舊保守,他不懂什麼是網購,不相信在網上跟陌生人買東西,覺得網購就像傳銷一樣離譜。

他見勸不動我,氣沖沖地把電話掛了。

14

一周後,宋鋼鐵把門敲得山響,扛着個大包,風塵僕僕地來了。

我長大了,不想再跟他吵架,我知道他的一切出發點都是為我好,可我沒想到,他壓根不是來吵架的。

他把一張卡遞給我,說:「我問了北京的朋友,他說你這個想法應該靠譜,喏,這本來是我打算留着給你娶媳婦的,拿去創業吧。」

卡上是二十六萬,53歲的宋鋼鐵居然在即將退休的時候,很不理智地買斷了工齡,換來給我創業的錢。

我拿着卡,看着他笑眯眯的眼睛,突然感覺如山般重。

他一邊從包里一件件掏給我帶的特產,一邊嚷嚷:「創好了業,早點娶媳婦,你小子可別像我,連個媳婦也看不住。」

我的眼睛濕了,轉過身悄悄擦掉眼淚。

15

三年後,公司走上正軌,網購的人越來越多,效益非常可觀。

如何開發產品,把控質量,做好服務,管理員工,都成了我頭疼的事。

我每天在公司忙得四腳朝天,女朋友的影子都沒見着。

那年春節回家鄉,我給學了多年駕照的宋鋼鐵買了輛桑塔納,他小心翼翼地開回筒子樓,引來一幫老鄰居的圍觀。

大家羨慕地誇讚着他有出息的兒子。

他得意極了,笑得滿臉都是褶子。

那一年,我媽也回來了,我把她接來吃了頓飯,宋鋼鐵的紅燒肉已經做得相當嫻熟。

他喜氣洋洋地做了一桌子菜,招呼前妻入座。

我媽舉着酒杯敬他:「老宋,謝謝你把兒子帶得這麼好,當年我小看你了,你比我強。」

宋鋼鐵一飲而盡,看看我媽,又看看我,說:「如果時光能倒流,我會做得比從前好百倍,可惜啊!」

他的話里有對婚姻的遺憾,也依舊有倔強的不悔。

這個五十年代的男人,從初做父親的笨拙到當爹當媽的操勞中,一點點地老了。

他給了我全部,自己卻失去了太多。

16

我30歲那年,認識了一個女孩子。

她是一名律師,免費為貧困弱勢的當事人在法庭上據理辯護的樣子十分動人。

生活中,她會做好吃的紅燒肉和炒豆角,會把一條圍巾織得暖入人心。

她長得不算好看,可滿臉都蓄着一股子堅韌。

我看着她,想起宋鋼鐵說的,等你足夠優秀,才能追求更好的女生,別讓人家看不起你。

我現在才覺得他這句話說得真對,讓我有了全力以赴去愛一個女人,並留住她一輩子的勇氣。

我想,到年底,我就能帶着她回去見宋鋼鐵了,他肯定會笑眯了眼睛,然後拍拍我的肩膀說:「你小子啊,比你爸有出息。」

有什麼出息啊!

想想當年他用單車載着我駛在微亮的清晨,想起他收起自尊賠着笑臉給班主任送煙,想起他在籃球場的冷風中等我的夜晚。

我就覺得,那些歲月里,我欠了這個男人太多太多。

唯有繼續向前,努力創造幸福,還他喜樂康健,免他擔憂忐忑,才能讓他安享晚年。

爸,辛苦啦!

相关推荐: 歲月裏,藏著這個男人最深的愛

我媽是從我出生後的第二個月,開始變得不正常的。 八十年代,醫療不發達,山村又閉塞,誰也沒把我媽神神叨叨的自言自語當回事。 直到我姥爺來給我過百天,他和我爸說,怎麽妮子老一個人說話傻笑,眼神也直勾勾的。 姥姥早逝,姥爺只有我媽一個孩子。 我爸說,沒事,可能是坐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