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故事 真實 8:30故事—前任來電,我的婚事要黃

8:30故事—前任來電,我的婚事要黃

01

 

戀愛之初,我就知道程安有前女友。

這年頭,誰還沒有幾個前任呀,所以,我壓根沒把這當什麼大事。

只不過,聽說他和前任交往了七年,我倒吸了一口冷氣:七年,兩個人得積攢多少共同回憶啊?

但轉念一想,戀愛七年都沒有結婚,說明他們並不合適。

果然,程安和前女友是同事,因為程安父母的強烈反對而分開。

程安跟我描述這段感情時,並沒有流露出半點不舍的情緒。

他用異乎平常的語氣說:「我爸媽死活不同意找外地兒媳婦,分分合合無數次,感情慢慢就淡了,最後是她提的分手。」

02

關於前女友的種種,程安沒有瞞我,他說前女友最大的缺點就是不知道尊重他父母。

分手後,程安的前女友去了北京,兩人就此斷了聯繫。

程安是我的相親對象,我的姨媽和他媽媽是同事,也算是彼此知根知底。

我對程安的印象很好,他的外形都長在我的審美點上。

他對我也很滿意,在我之前,他已經相了無數次親,用他自己的話說,都有點麻木了。

之後,我們又約會了幾次,逛書店、看電影,每次都相談甚歡。

03

忘了是哪次突然提到了他的前女友,他把照片翻出來給我看。

那個叫羅艷的女孩長相很普通,和她的名字一樣,丟進人群里,立馬就會被淹沒的那種。

那時的我自信滿滿,覺得自己有魅力讓程安忘掉這段感情。

可是,我卻忽略了,一個分手還保留着前任照片的男人,是多麼的舊情難捨!

 

04

我和程安開始以結婚為目的地交往。

每周約會三五次,一起吃飯、看電影、聊天、散步、逛街。

我在高校當輔導員,有時需要值夜班,他也會來學校接我下班,再送我回家。

我單方面覺得,我們的三觀是一致的,在一起時也很開心。

大約談了三個月,我們就去見了雙方父母,他們都挺滿意。

後來,在我的安排下,大家吃了一頓飯,氛圍也很好。

我媽和程安媽媽更是一見如故,甚至直接聊到了將來我們結婚,她倆誰帶孩子的話題。

05

如果那時候我再細心一點,就會發現其實程安很反感關於結婚的話題。

但沉浸在戀愛中的我忽略了。

我自信地以為,自己無論哪方面都完勝他的前任,我才是他的良配。

與程安父母見過面後,他爸媽對我不是一般的滿意。

有一次,程安媽媽約我逛商場,全程我什麼都沒給自己挑,反而給他父母,甚至外公外婆都挑了適合的禮物。

這讓程安媽媽讚不絕口,逢人就誇我懂事,有孝心。

那天程安的媽媽甚至主動提到了程安那位前女友。

他媽媽的原話是:「那個女孩子很現實的,對錢又特別計較,還愛買名牌,根本不知道心疼我們家安安。」

聽了程安前女友的種種「負面」,我更加沒把她放在心上。

 

06

交往半年時,程安爸媽在市區給我們準備了一套一百多平的婚房。

但程安對結婚並不積極,每次他父母問我們什麼時候結婚,他都故意岔開話題。

一開始我並不在意,畢竟我們在一起才半年,但慢慢地,我發現程安似乎很排斥結婚。

有一次,我們一起去參加他同學的婚禮,當時他的老同學問我們什麼時候結婚,他竟然當着我的面說:「戀愛挺好的,我目前還沒有結婚的打算。」

他的話,令我既尷尬又難堪。

我們一開始就是以結婚為目的交往,現在程安卻說沒有結婚的打算,什麼意思?

07

為此,我們冷戰了兩天。

最後程安來學校找我,向我道歉,說:「我不是不想和你結婚,而是不想那麼早結婚,結婚後我爸媽肯定又催着生孩子,你願意嗎?」

程安知道我也不想要孩子,所以把這個問題拋給我,好像他這麼做完全是為我着想。

我雖然心有不甘,但還是原諒了他。

我們繼續不咸不淡地處着,依舊正常約會,他的同學和朋友也知道我的存在。

後來,我們學校搬了新校區,上班的地方離程安的新房子比較近。

程安媽媽知道後,把家裡的鑰匙拿給我,說心疼我每天通勤時間太長。

真的,程安媽媽是把我當準兒媳對待,處處為我着想。

我和程安也在大人們的推波助瀾下,開始了同居生活

 

08

按理說,我們的關係越來越近了,可是我卻越來越琢磨不透程安在想什麼。

他29歲了,年齡到了,房子也買了,萬事俱備,卻從不提結婚的事。

我含蓄地提過幾次想結婚,他三番五次裝糊塗,說:「我們現在已經是一家人了,結婚不過就是領張證的問題,如果你真想,我們隨時可以去民政局。」

他如此的態度,我再提結婚,顯得就像多恨嫁似的。

這件事,就這樣成為我心裡的一根刺。

 

09

而這時,程安的前女友出現了。

我第一次接到羅艷的電話,是在程安三十歲生日那天。

晚上十二點,她打電話過來時,程安已經睡着了,是我接的電話。

她在電話那端祝他生日快樂,還說:「你曾經許願說,在三十歲這年娶我,現在看來這個願望是永遠也實現不了了,哈哈。」

那語氣,曖昧而幽怨,哪裡像分手的前任!

我咳嗽了一聲,她才發現接電話的不是程安,問我是誰?我說是他女朋友,她便匆忙把電話掛了。

掛了電話,我看着熟睡的程安發了半天呆,想着他各種拒絕結婚,顯然和這位前女友有關。

我把程安搖了起來,問他前女友說的那個關於三十歲的許願是怎麼回事?

他說了一句「無聊」,轉頭又睡了。

而我,卻失眠到天亮。

 

10

這以後,程安好幾次在家裡接電話,神情閃爍可疑,我猜到是羅艷打給他的,但他一直否認。

後來他變得很小心,儘量不在家裡接電話。

可直覺告訴我,他們倆一直有聯繫。

但沒有證據,我也不能說什麼。

上個月,程安辦公室的同事聚餐,我剛好在附近逛街,便一起去參加他的飯局。

一開始氣氛都很好,後來不知誰提到羅艷,我這才知道,程安的客戶都是羅艷幫他搭的線。

他的一位同事開玩笑道:「都說前任是奇葩,羅艷倒是個另類。」

很顯然,所有人都知道程安與羅艷依然保持聯繫,只有我還蒙在鼓裡。

 

11

回去的路上,我問程安這些事情為什麼要瞞着我。

他蠻不在乎地說:「我們以前是同事,你一直都知道,她辭職後,把客戶都給了我,也是走的公司正常流程,你不要多想。」

我怎麼能不多想,但凡我多留個心眼,就會發現我們的生活中有很多羅艷的痕跡。

比如我們的房子,他是按照羅艷的喜好進行裝修的;

他最喜歡穿的兩雙鞋子,是羅艷給他買的限量版;

他心愛的拉布拉多犬,是羅艷買的……

因為這些事情,我們不斷吵架。

每一次,程安都說,我有前女友你是知道的,你也說過不在乎,現在又每天質問我?我也沒有追問過你和前任的事啊。

 

12

道理都是他的,我反而被他說得啞口無言。

可是,既然知道了他舊情難忘,我也表明自己的立場:「我不希望我們的生活里,還有前任的影子。」

我要求程安扔掉羅艷給他買的衣服鞋子,當着我的面拉黑她的聯繫方式,包括將拉布拉多送人。

可是,程安拒絕得很直接,衣服鞋子可以扔掉。

他說那些客戶跟羅艷還有千絲萬縷的裙帶關係,他如果把事情做得太絕,自己的職業生涯也就葬送了。

至於拉布拉多,他更是態度堅絕:這是一條生命,養了這麼多年,跟家人有什麼區別?怎麼可能說送人就送人,你不會連一條狗都容不下吧?

 

13

道理都很強大,可是,我反問他:「你每天都跟前任有着千絲萬縷的瓜葛,考慮過我的感受嗎?」

程安說:「是你想多了,誰還沒有過去?」

我問他:「我們什麼時候結婚?」

他擺出一副非常隨便的樣子:「你想結,隨時啊!」

這樣的態度,讓我覺得結婚簡直就是自取其辱。

 

14

我也知道,面對一個不願結婚、心裡仍有前女友的男人,我只有有兩條路可以選擇,一是繼續等待,二是轉身離去。

續繼等待,失去的可能是自己最後的尊嚴;

離開,雖然會傷心一段時間,但總好過盲目走進婚姻之後,再發現這段婚姻,以及這個男人並不適合自己。

可我又不甘心,畢竟除了前女友這個BUG,程安都是很合適的結婚對象。

最近,雙方父母又在催婚,可是,我猶豫了。

這婚,到底該結嗎?

相关推荐: 剛流產,男友帶5個男人闖進我房裡,那40分鐘的屈辱讓我乾嘔不止

謝秋研究生畢業後北漂,認識了失足女莫小靈,卻沒想到因此跌入險境…… 01. 謝秋研究生畢業後,不顧父母的反對去北漂,立志要在外面闖出一番天地。 她賭氣,不接受父母的接濟,孤身一人拖着行李,住進了潮濕的地下室,也就是在這裡,她認識了莫小靈。 莫小靈是她的鄰居,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1条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