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故事 懸疑 連續殺人,兇手靠周易卜卦躲避警察追捕……

連續殺人,兇手靠周易卜卦躲避警察追捕……

1999年,湖北通山縣法場槍決了一名殺人犯。此人為了金錢的自我利益,不僅殘忍殺害多人,甚至連警察也不放在眼裡。

在警方偵查和抓捕過程中,此人極為狡猾,多次逃離警方視線。然而最終他的抓捕,卻又極為容易。表現出此人既狡猾,又愚蠢的特點。

在抓捕之後終於揭開謎團,原來此人篤信算命,一切的行動決策,都是在算命的過程中進行的。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他又是如何被抓的呢?

事情得先從一名刑警說起。

尹俊忠是湖北通山縣的一名刑警,一九九八年剛剛二十八歲。他業務能力強,而且做人做事十分有分寸、有原則,幾乎年年被評為隊裡的先進。

可突然出了一件蹊蹺事,尹俊忠失蹤了,他連續三天沒去局裡上班。既沒有請假,也沒打招呼,這可是從來沒有過的事。

6月4日一上班,張隊長就拿起了電話,他要給尹俊忠家裡打個電話。一邊撥號他一邊在腦子裡設想,電話通了可能會得到什麼樣的回答。

接電話的是尹俊忠的妻子,「他不在家,他都出門好幾天了。他,他沒去上班?」電話里,尹俊忠妻子的聲音明顯有些驚慌。

「你別急,我們以為他在家生病了。我現在馬上安排去查一下,也許一會兒就去你那兒。」

張隊有了一種不詳的預感,立即吩咐身邊的兩個人分頭去了解平時與尹俊忠交往較為密切的人。自己馬上叫上副隊長一同驅車向尹俊忠家裡趕去。

尹俊忠的妻子哽咽着哭訴三天前的情形。

她說那天吃完中午飯,還沒到上班時間尹俊忠就要出門,出門前還接了個電話。

平時他去執行任務,都要把警官證、身份證和持槍證帶在身上。可這次他都沒帶。一邊說一邊把證件遞給張隊。

張隊接在手裡,心想,這幾天沒有緊急任務,尹俊忠能去哪裡呢?現在必須先查找到尹俊忠的下落,看他那天出門後去了哪裡。

經過了解,三天前的下午,尹俊忠先到局裡上班。大約下午四點鐘一名局裡的司機拉他去了縣實驗中學。

他去實驗中學幹什麼呢?查案?找熟人?根據尹妻回憶,那天中午好像聽他在電話里提到過「阿峰……」,而這個人是尹俊忠的中學同學柯於峰,兩人時常來往,柯於峰家就住在中學裡。

其它幾路摸排的信息也回來了,其中有一個也是尹俊忠的同學,兩人關係密切,幾乎每天有事沒事都要通一回電話。

但三四天來,該同學反覆給尹俊忠打電話,一次也沒接通過。也很懷疑是不是出了事?

「那他怎麼不跟尹俊忠家裡聯繫,也不去報案?調查一下他的社會關係和生活情況。」張隊吩咐說。破案不能憑感情,關係好更不能大意。這是張隊多年來的工作原則和經驗。

由於最後的通話人是柯於峰,所以張隊立即派了兩名刑警去往實驗中學追蹤偵查。

柯於峰是尹俊忠上學時候很要好的同學,但長大以後,二人來往卻不算多,因為他們並不是一路人。

柯玉峰外表斯文俊朗,戴着一副眼鏡,讓人感覺到易於交往,好打交道。然而,近些年與他交往的多是一些社會混混。

兩名刑警在學校里見到了柯於峰的母親,他的母親姓周,是一位老師。她只說兒子不在家,去了河南。刑警還想問是什麼時候去的?去幹什麼?但周某上午有課,只得約好下午再來。

當兩名刑警下午再次來到學校時,迎接他們的卻是周某宿舍門上的鐵掛鎖。上午明明約得好好的,她去哪兒了呢?

經過與校方聯繫四處尋找,卻沒有任何消息。

偵查員嗅出味道不對,擔心拖延下去會嚴重影響案件偵破,便立即將情況進行了匯報,並要求馬上申請搜查證入戶檢查。

進入屋內,讓警員們大吃一驚。

客廳的桌子上赫然擺放着一封周某留下的遺書。遺書的內容很簡單,就說她自己得了重病,不想活了,不必安排尋找,家中一切財產由學校處理。

事發突然,經與學校了解,並沒有聽說周某患有重大疾病。那麼,她突然離去只有一種可能,就是為了隱瞞某事,故意躲避刑警的調查。

在技術人員的勘察下,在屋內的床頭、椅子和地板角落裡提取到多處血跡樣本。在儲藏室的旮旯里還發現一柄大鐵錘,上面也粘有毛髮和血跡。

根據這些跡象初步推斷尹俊忠也許已經遇害,而兇手極有可能是柯於峰母子。

由於有了重大發現,接下來的任務,首先是尋找尹俊忠的屍體,同時追查兇手的下落。

通過縝密搜尋,在學校附近並未找到屍體,為了抓住案發最初幾天的關鍵時期,通山縣警方立即將情況在全國警用系統里做了通報。

而很快他們就接到了湖南長沙打來的電話,說是幾天前在長沙市天心區發現了一具屍體。體貌特徵與通山縣公安局網上公布的信息很接近。

接到電話,張隊親自率人連夜趕往長沙,經確認死者確實是自己的隊員尹俊忠。

看着戰友躺在停屍房的冰櫃中,大家十分難過,恨不得立即找到兇手將他繩之於法。

通過偵查,警方得到信息,柯於峰在河南西華縣有一個女朋友,而柯的母親周某也曾說他去了河南。

由此,刑警隊組織了一支幹警隊伍赴西華縣偵查尋找。但數日下來,並未發現柯於峰的任何蹤跡。他並沒有去過女朋友家裡。那他會去哪裡呢?

正當人們一籌莫展時,突然傳來了周某被找到的消息。

原來,周某沒想到刑警這麼快就找上門來。她藉故上課支走了兩名偵查員,自己匆匆打點行裝準備隱居起來。可她並沒有跑遠,而是走進了通山縣夏鋪鎮的一座寺廟裡。

這是一座尼姑庵,庵不大,平日裡香火卻很旺盛。6月5日,庵里的師太正安撫一位衣着整齊卻淚痕滿面的中年婦女。

該婦女稱自己罹患重病卻無依無靠,兒子不孝將自己攆了出來。現在無處可去,希望能暫且居住在庵內。

佛家以行善為本,雖對來人不甚了解,可看她面目不像奸邪之輩,安排小尼暗中觀察後,師太暫且答應把她安排在了庵內。而這個婦女正是周某。

然而,周某很快就敗露了。

一天,一名小尼出門化緣,聽到街上人們傳說一名警察被殺,警方正追查一名女教師。小尼回去跟師太一說,師太就明白了。

她讓人將周某叫來,向其介紹了佛門勸人向善以及寺中的規矩,溫言將其勸離了庵中。周某剛走到街上,立刻被巡查的便衣捕獲了。

訊問中周某交代說,6月1日下午尹俊忠來找柯於峰,當她下班回家時,柯於峰拿着從尹俊忠身上得到的手槍說,自己把他殺了。

周某並不知拋屍何處,也不知兒子具體逃往何處。她們只是商定每天通一次電話,通報殺人後縣城裡的動靜。

這個柯於峰並非完全臨時起意殺人,這之前的一段時間,他剛與幾個狐朋狗友從外地回來,原想去南方購買幾支槍,卻空手而歸。

那柯於峰購槍要幹什麼呢?應該說,上中學期間的柯於峰還是比較本分的,但家裡出了兩次意外,父親早逝,於是他的性情有了較大轉變。

中學畢業後,在母親的安排下,柯於峰進入一家大理石加工廠工作,雖然辛苦,但生活還算安定。

有一天,柯於峰的一個堂姐來找他,懷疑自己的丈夫與別的女人偷情,請柯瑜峰幫忙跟蹤觀察。

柯於峰很興奮,進入狀態後,他模仿書中看來的偵探故事,尾隨多日,竟然沒有被任何人發現。

一天,他看見堂姐夫出去後忘記了鎖門,便閃身鑽了進去。

本想通過觀察,像福爾摩斯一樣在房間內找到一些蛛絲馬跡,卻不想在衣櫃內翻找出一筆兩萬元的巨款。

聯想起自己每月幾百元的工資,他的貪慾一下子像烈火一樣燃燒起來,禁不住誘惑,他捲款逃回了家中。

失竊後,堂姐夫妻報了案,雖然懷疑過柯於峰,但由於沒有確鑿證據,案子被擱置下來。

後來他堂姐也離了婚,原告對案子不再過問,案子便從此束之高閣,再無人問津。

獲得這筆橫財後,柯於峰對上班產生了厭倦。母親周某怕他窩在家裡消沉下去,就給他買來書攤上的一些暢銷書讓他消遣。

沒想到一本《周易》把柯於峰吸引住了,他開始如饑似渴的對其中的卜筮算卦着迷起來。

他開始相信這筆意外之財本來就是自己命里該得,進而他想要通過學習《易經》破解更多自己和他人未來的命運。

然而,限於文化知識水平,他對書中大部分內容都是一知半解。在強烈的求知慾驅使下,他開始四處尋訪懂《易經》的高人。

後來他終於打聽到數百里外有一位終生研究《易經》的隱士,便不顧一切地趕了過去。

這位隱士年事已高,礙於柯於峰的狂熱,老者將學習《易經》的一些入門知識進行了傳授。

然而師徒緣淺分薄,僅在一月之後,老隱士便駕鶴西去。臨死前,他為柯於峰卜了一卦,說他28歲時將迎來人生大轉折,好運將持續25年,陽壽為66載。

得到大師點化,柯於峰更對工作完全失去了興趣,他不務正業,四處遊蕩,專等28歲時來運轉。這樣一過就是好幾年。

幾天前,好久不聯繫的中學同學尹俊忠給他打來電話,說要跟他談談。柯於峰找個理由拒絕了。

他心想,跟一個小警察有什麼好談的,等自己發了大財,讓他們再來巴結自己吧!但隔天,他主動又把電話打給了尹俊忠。

他想今年是轉運年,任何一個機會都不能放過,說不定這個小警察會觸發自己命運的轉機呢?

誰也沒想到尹俊忠是來督促他前去自首的。因為8年前的盜竊案有了新證據,證據指向柯於峰就是八年前兩萬元偷竊案的嫌疑人。

柯於峰十分生氣,質問道:「你這麼積極,把我抓了你能得到什麼?漲工資?升職?」

「我什麼都得不到,但這樣對你有好處,你會得到寬大處理。」在同學關係和工作紀律上,尹俊忠的原則很明確。

「我看你就是賣友求榮……」柯於峰越說越氣憤,抓起桌上一個杯子摔在地上。

爭吵後,兩人都不再說話。

柯於峰走進廚房,突然,他看到一柄八磅大錘豎立在牆角。霎時,一個惡毒的念頭浮現了出來。

他望了望外面坐在沙發上背向着自己的老同學,躡手躡腳走了出去。

運足力氣,大錘猛地砸向尹俊忠的頭部,鮮血流了一地,尹俊忠當場死亡。

柯於峰沒有後悔,28歲轉運的理念已經深植於他的內心,他相信這是命運在指使自己這麼做。

對於屍體的處理,他做了占卜,結果顯示應拋屍南方,越遠越好。

趁着夜色,柯於峰將裝在編織袋內的屍體背上了出租車。

在國道上,他又搭乘上一輛長途班車,最後拋屍於長沙市天心區。這一路非常順利,沒有引起任何人懷疑,讓他對卜筮的權威性愈發迷信。

家是不能回了,他決定去河南西華縣自己女友家裡暫時住幾天。

但憑着自己做過偵探的經驗,他去到西華縣,卻並沒有馬上去見女友。果然,與母親約好的通話聯繫在第四天就中斷了。

這說明自己已被警察鎖定,再去女友家無異自投羅網。然後,他果斷登上了去其它省市的列車。

在大半年的兜兜轉轉中,柯於峰做過小生意,打過工,最後卻連生活都快維持不住了。

他摸着腰間手槍心忖:我的好運怎麼還不來呢?難道上天是要我干一票大的,然後找個地方隱居起來,無憂無慮地度過一生?這個念頭逐漸強烈起來。

柯於峰又回到了河南,這次他棲身在了河南漯河縣。

按照計劃,柯於峰化名劉雲飛,以推銷石材的身份聯繫上了當地一個大私營公司的老闆孟偉。

他打聽出此人家資過億,打劫他弄上幾十萬應該不成問題。

按照精心占卜的日子和時刻,1999年3月12日上午八點,柯於峰按響了孟偉家的門鈴。

開門的是一個20多歲的年輕保姆,柯於峰身穿黑西服,一邊說我找孟老闆一邊跨進大門,直向客廳闖進去。

小保姆感覺不太對,一邊追着阻攔,一邊大聲詢問。

柯於峰的計劃是突然襲擊,不給對方準備的機會。

看到小保姆糾纏,他果斷從腰間拔出上了膛的手槍,回身對準小保姆的頭部開了一槍。隨後,柯於峰小跑着上樓,將孟偉夫婦堵在了臥室的床上。

「我是來打劫的,快把錢拿出來。」柯於峰開門見山的威脅道。

「兄弟,有話好說,錢有,我這就拿給你。」孟偉一邊望着柯於峰手裡的槍,一邊光着身子去保險柜里拿錢。

雖然孟偉有錢,然而家裡的現金卻只有一萬餘元,這讓柯於峰很失望。

孟偉見柯於峰不高興,趕緊把家裡的十幾件首飾也都拿給他,並說:「我現在馬上去銀行取錢。什麼都不如命重要,只要你不殺我,以後什麼時候缺了錢。都可以來找我。」

柯於峰笑着搖搖頭:「我現在放你出去,不是讓你領警察來抓我嗎?」

「不敢,我肯定不報案。」

「我已經把你的保姆殺了,你能不報案?不過,你要等我走一個小時之後再去報案,否則我饒不了你。」

看着再呆下去也沒有用,柯於峰威脅幾句後就走了出去。對於撤退的時間和方式,柯於峰早就事先做了占卜。

按占筮的結果,於整十點坐車逃走,一定可以逃走。於是一路上看到巡查的警察,他也並不害怕。因為占卜的結果是吉人天相,一路平安。

確信柯於峰走了,孟偉立即報了警。警方雖然馬上對主要路段進行了布控排查,但離奇的是,還真並沒有抓住柯於峰。

柯於峰一路逃到了洛陽。1999年3月23日,他在金谷園村臨時找了一間房子住下。

漯河縣殺人案在社會上造成了巨大反響,為儘快破案,在公安部協調下,進行了全國殺人刑事案件的串案和併案聯網調查。消息發出後,立即得到了湖北通山縣警方的回應。

根據網上發布的嫌疑人特徵,通山縣刑警隊張隊長等人認為,劉雲飛與柯於峰十分相似。所以將數月前本縣的調查信息派人帶去漯河,並與漯河警方共同開展下一步的偵破工作。

耽於一切都有命運在保護着自己的幻覺,不安分的柯於峰又冒出一個新的念頭。新搶來的一萬餘元雖然可以暫時過一陣子,但若想一輩子躺着吃喝顯然不夠。

他想到那天孟偉曾許諾「只要缺錢,任何時候都可以來找我。」,那何不再給孟偉寫一封信,讓他多送些錢來?

主意有了,但事情能否做成?老天爺的意思是什麼呢?柯於峰又擺開了八卦,通過硬幣等多種道具反覆測算後,他得到一個上上的吉卦。

卦象顯示行動日期宜在4月3日,詐騙數額應為36萬。

有了明確的「神示」,柯於峰大喜過望。立即寫了一封索要36萬元的書信寄給了孟偉。要他在4月3日下午四點將錢送到金谷園村18棟15號,並隨信寄去一把房門鑰匙。

還在噩夢裡沒有完全恢復過來的孟偉接到書信嚇得差點沒昏過去,上次僥倖逃得性命,無奈之下答應了以錢換命,沒想到時隔數天就來要錢了。

可錢不是大風颳來的,現在沒有槍逼着自己,他可不願意就這樣把錢送出去,所以立即將勒索信交給了警方。

警察這邊也很疑惑,按道理來說,如此狡猾的罪犯,打劫一次就應該銷聲匿跡,怎麼會再次出現?這不是自投羅網嗎?

不過既然有線索,就必須全力追蹤。於是一張抓捕大網開始展開,提前一星期警方就開始在金谷園區進行布控,並制定了兩套抓捕方案。

一是讓抓捕警員扮做孟偉的隨從去送錢,可這會讓對方充分準備和觀察,稍有不慎就會露出破綻,或許還會傷及無辜。

第二種方案是攻其不備,儘量找到柯於峰的蹤跡,採取主動進攻。這是最好的方案。

金谷園村表面平靜,暗中氣氛非常緊張。抓捕小組每天化妝外出,警惕地注視着每一個行人。

但柯於峰謹守卦象的提示,認準四月三日才最安全,此之前他蜷縮於出租屋內,一步不出。子彈雖未上膛,但行動早已開始。雙方在隔空比拼着耐心和意志。

4月3日天氣非常好,街上的外地遊客明顯多了起來,他們都是前來準備觀賞洛陽牡丹的。

交貨時間定在下午四點,但潛伏多日的柯於峰憋不住了,上午十點剛過,他就偷偷從屋子裡走出來,大口呼吸着外面的清新空氣。

他不時向四處瞄望,感覺一切正常,便沿馬路緩緩向前步行。

柯於峰不知道,他在路上一出現,就被便衣發現了。按照預定方案,幾名抓捕隊員從不同方向圍了上來。

當柯於峰行至洛陽火車站對面的招待所時,一名離他最近的警員迅速起身將他撲倒在地,沒等柯於峰拔出槍來,另兩名警察趕到,三人配合把他牢牢控制起來。

在接受審訊時,柯於峰感嘆:我的手相還不是快死的樣子。按說你們那天不該抓到我,卦象上說那天是上好的日子,會一切平安。卦應該沒問題,怎麼會失靈了?「

最後柯於峰低頭沉思了半天,終於得出一個結論,之前對別人算命非常靈驗,自己卻不太靈驗。應該忽略了算命最重要一點,那就是:心術不正者,全然無效。

1999年7月15日,柯於峰在湖北通山縣法場被執行槍決。

應該說他這個算命高手在最後的領悟還是有些道理,卜卦時,別的要素都算進去了,但他漏算了自己的人品和做惡。

相关推荐: 我出差三個月,回家卻發現,我家裡,藏了一個女人…

我出差三個月,回家卻發現冰箱多出了幾樣吃了一半的新鮮食材 還有,衣櫃門的縫隙里露出的一小節裙角 一股電流直直竄上大腦,頭皮都要炸了! 我從來沒有買過粉色的裙子! 我家裡,藏了一個女人…… 1 我是在兩周前察覺到異樣的。在我結束了為期三個多月的外派任務,終於回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返回顶部